剧情梗概:大结局
  极品小男人vs成功大女人

  一个成功女人的背后,也许都有一个成功的男人。标准的小男人葛国光﹝陈锦鸿饰﹞,自愿跟老婆大人高希敏﹝宣萱饰﹞签下‘不平等条约’,奉行男主内,女主外,务求让任职裁判官的敏可在事业上无后顾之忧。

  由于光两个妹妹葛宝怡﹝唐诗咏饰﹞和葛宝贝﹝陈思齐饰﹞忙于事业学业早出晚归,母亲钟锭英﹝吕珊饰饰﹞生活上毫无寄托,光见状力邀英到家中帮忙,那知英和敏在生活细节上却相处不来,为免引起婆媳风波,光只得带英到社区中心参予活动,却遇上刚被敏重判社会服务令的何时富﹝许绍雄饰﹞,光、英不知就里,还误会富乃善心义工,对其留下好印象。

  光的围村兄弟葛德云﹝李思捷饰﹞与女友分手从外国返港,力邀光一起创业,云还说服光成为其壮阳药品代言人,令敏在人前出丑,迫令光放弃做代言人,云却在光耳边挑拨离间,令光、敏夫妻间鸿沟渐深。

  敏被委派到北区裁判法院为主任裁判官,遇到麻烦人物的表表者就是有‘长毛大状’之称的黄志坚﹝王凯韦饰﹞,其‘出位’言论,每每令敏疲于应付。但初出茅卢、任职检控主任的怡却对其欣赏倾倒不已。

  同时,敏为了减压学习健康舞,遇上健康舞教师何秀秀﹝滕丽名饰﹞,在得知了秀因患轻微精神病,而失去儿子抚养权的悲惨遭遇后,对秀甚为同情,二人结为好友。光更主动介绍秀到幼稚园兼职教舞,又让秀成为儿子葛彦祖的契妈,好让秀找到感情的宣泄口,秀对光一家感激不已,更非常羡慕葛家的幸福。

  躁狂大男人vs高官小女人

  一次,光遇上意外,伤及头部,醒来后竟突变躁狂,性情大变。敏担心不已,但明白光只是因为脑中肿瘤才变得躁狂和极度大男人,爱夫情切之下,甘愿迁就光之病情变做小女人,好令光早日康复。但敏同时兼顾家庭和事业,不免疲累,但有机会与家人多了相处,却是似有所得。而云见光大振夫纲,为之大乐,乘机教唆光,对敏作出整蛊报复,令敏大为气结。

  英为了医治光,四出寻访名医,在富介绍下,终找到一名‘神医’,但最终证实却是骗子一名,令敏对富添偏见。

  富为了满足养女伍凯彤﹝黄智文饰﹞这个爱扮靓的‘伸手派’,唯有利用牌局向师奶阿婶开刀,因而被指出千。富再度上庭,敏认定富死性不改,重判之,秀为富求情,敏始知秀与富之父女关系。光并助秀、富和好。

  光康复后,敏介绍光到调解组职当调解员,好令光的‘长气婆妈’有用武之地。而光参与调解工作多了,深感通过一般法律诉讼,虽能判断是非对错,但始终未能真正解决到问题症结,与敏在看事物的观点上渐有分歧。

  身世之谜

  时敏之父高天﹝骆应钧饰﹞遗传病发作,光大为紧张,叫敏作身体检查,却无意中发现敏与天之血型不符。为了找出事实真相,高家三口决定进行DNA 测试,那知报告出来,敏惊悉自己竟不是高氏夫妇的亲女,晴天霹雳!光努力下查出敏出生产房曾发生小火意外,怀疑因此调乱了婴儿,但当年之医院己被拆卸重建,追查身世之事彷如走入死胡同,令敏失落不已。

  此时,富无意中发现了与秀血型不符,证实了二人果真不是亲生父女,秀与敏提及此事,竟惊悉二人均是在同一段时日、同一医院出世,敏怀疑秀可能便是天、娟之亲生女!经过DNA测试,证实秀果真是高氏夫妇之亲女,三人得以相认。但另方面,敏因对富有偏见,坚拒承认富是其生父,更不肯进行测试。光在云献计下,成功偷取敏DNA样本测试,结果证实富与敏真是亲生父女关系,但敏坚决不肯与富相认。

  那知,敏的敌人利用了贝和彤的天真,探取敏、富的‘父女关系’的私隐,再乘机攻击敏在早前的官司对富判刑过轻,有偏私之嫌,上司还要求敏放大假,等候案件进行覆查,敏因此大受困扰。

  ‘脑’作怪

  天、娟见状,担心不已,为帮助敏,不惜说谎,力证敏是亲生女儿,又暂缓帮秀争取儿子抚养权之事,秀只觉被父母出卖,大受刺激下旧病复发。秀行为古怪,刻意学敏装扮言行,敏发觉秀暗中偷自己唇膏搽,误以为秀有同性恋倾向,大感不安。光见秀表现有如葛家女主人,亦感不妥,那知秀还变本加厉,竟扮敏企图和光亲热,光及时惊觉喝止,秀大受打击下,竟私自带走祖。

  光、敏因儿子失踪,紧张不已,敏为了救回儿子,更是不顾一切,最后富冒险相救,终在秀手中救回孙儿,自己却受了重伤。至此,敏终被富之真情打动,父女终于相认。

  此时,法院覆查当日敏审理富的案件,证实敏当日不单没有偏私,判刑还稍嫌过重,敏终得还清白,一家人正开心之际,光却突然晕倒…

分集剧情:
第一集

  裁判官高希敏与当计算机程序设计的丈夫葛国光大清早带着三岁彦祖到幼儿园面试,面试后校长大赞光比一般爸爸花更多时间照顾祖。有杂志选了敏为年度风云裁判官,敏一笑置之。光一家返围村,看见十三公葛德云带着村民与筑路工人起冲突,敏发现云等将拆池塘误以为拆祠堂,遂以非法禁锢罪吓唬他们放走工人。光追问云为何返港,云透露已跟鲁咏诗分手。光的新居装修完成要搬走,令仍未从丧夫之痛中恢复过来的母亲锺锭英倍感失落。光构思一个儿童游戏程序,但拍文件Ryan签约时竟按客户要求加上暴力情色元素,光不满。英因误用了亡夫生前的八达通而被告,英不认罪。

第二集

  法庭上,敏当英的品格证人,并列出证据证明英使用长者八达通全是无心之失,法官判英无罪。清洁女工萍姐被已逝世同居男友的妻子刘芳控告盗窃骨灰,敏判萍无罪但要归还骨灰给芳。光使计拿到少量骨灰,萍感激。敏将擢升为主任裁判官,而光之妹宝怡获录取为检控主任。光在街上重遇好友苏亚基及梁昕昕,遭二人戏弄。基与昕宣布结婚,请祖做花童拍摄婚纱照。光希望与敏拍摄婚纱照,敏欣然答应。敏审理何时富被控在商场游荡引起别人不安案件,富砌词狡辩,被敏一一驳斥,富被罚社会服务令。敏欲赶往婚纱店时,看见富鬼祟地跟着一少女走进横巷,于是尾随,结果被拉上警局。

第三集

  敏来不及到婚纱店,担心光会生气,光没有生气只感失望。基与昕逛街后返酒店,惊见昕之父母已来港,昕母更要求在港举行别开生面的空中婚礼,基感苦恼。云揶揄基有个有钱老婆,基说出苦况,云提议基与英上契,让葛家全力支持他。敏也赞成上契,好让英有精神寄托。敏处理臭豆腐滋扰居民案,为求公平而作实地考察,最后凭一条手帕的气味判被告有罪。基与昕结婚日,云等喧哗嘈吵,惹得昕母不满。在飞机上,云无意中偷吃了新人行礼时吃的汤丸,昕母怒斥云不是,又指责基招惹不三不四的人,基忍无可忍反驳,引致基与昕互责而闹分手。

第四集

  基仍心爱昕,敏拿着他的婚前协议书给昕,其后建议基发表爱的宣言,又为她实现童话式婚礼,终感动昕。敏正式到北区裁判法院当主任裁判官,为怡拿来英的爱心汤而苦恼。英误踩富扔弃的蕉皮而滑倒,误以为扶她上车的富是个好心人。Gary提出拆伙,敏认为他存心吞去光的股份,要控告他,光阻止。云着光合股做生意,没想到做甚么就先去找店铺,光失笑。云对健康舞导师何秀秀一见钟情,决定租下健美中心对面的店铺。秀往接儿子明放学,惊悉前夫已替明退学,并身在机场移民去也,秀情绪失控要寻死。

第五集

  敏成母饥U秀暂时禁止前夫带明出国移民,秀感激。怡首次以检控主任出庭,辩方律师竟是被称为「长毛大状」,并曾在酒吧跟他发生龃龉的黄志坚。怡出庭时发现拿错文件被敏斥责,其后更因准备不足而让坚胜出。云逼光协助追求秀,秀却对他不理睬。光替秀安装计算机及视像通话,秀感激。秀请敏吃饭答谢她帮忙,又劝她跳健康舞keepfit及减压。云欲搞印度壮阳油生意,敏阻止光入股,云知道后怒斥光没有男子气慨。秀买了手机送给明,向光展示时给贼人抢走,光追捕时头撞向石墙昏迷。敏赶到医院即被光大骂一顿感错愕。

第六集

  光因助秀抗贼撞伤头部,虽无大碍,但脑内留有瘀血,引致性情变得大男人,易发脾气,四处惹事闯祸,更经常责难敏不顾家庭,令敏受尽苦头,疲于奔命。云的新公司开张,借机接近秀,却遭秀冷待。大飞遭村民大咪设计陷害,以致被控醉酒驾驶,恐停牌失业,坚替其出庭辩护,巧计还飞清白。光又因小事在巴士上怒骂乘客,不料被人偷拍短片于网上发放,被网民封为「巴士阿哥」,敏因短片一事为法庭同事知悉而感尴尬,光却沾沾自喜。云看准光的形象,以激将法骗光替其壮阳药油「男人魅」拍广告。

第七集

  敏不满云利用计算机改相片,令光以超人形象作代言人,与云理论,反令光不满被当作有病,秀从中调解。富介绍神医给英,以童子尿替光治病,被敏发现,怀疑富为同党骗财,终证实他无辜。光要云更改广告形象,才肯继续为「男人魅」作代言人。秀于云公司外重遇富,回想起昔日片段,富却不知眼前人为亲女。怡再次到酒吧遇坚,得悉他已有女友,却不知道二人正值分手。敏因照顾光而疲于奔命,致在庭上打盹被投诉,令案件要发还重审,敏备受压力又感羞楚A回家怪责光,光反过来着她辞职回家,不用自寻烦恼。

第八集

  敏获同事全力鼓励,却反令敏更感孤单。秀从富的养女伍凯彤口中得悉富的事情,借故到士多探望富,见富与师奶客打情骂俏,不悦。怡见坚的女友与人开房,恐坚受伤害提醒他,又陪坚姨婆庆祝生日,坚为报答怡,教她打赢重审案。敏的父母天、娟,回港与敏一同饮茶,光又因小事当众怒骂敏,敏委屈落瓷C敏审理宠物遭遗弃案时,回想对婚姻的承诺,决定向师父松请大假,陪光养病。光在敏照顾下终康复,但云却要光继续骗敏,既可令敏继续放假陪祖,又可令光保持大男人形象,为「男人魅」作代言人,并接受二妹宝贝之杂志访问。

第九集

  敏终发现受骗,一怒离家,光后悔求敏原谅,却不为接受。敏销假回法庭,发现松请坚作暂委法官。坚首次上庭,以嬉笑怒骂形式审案,并判无辜老妇脱罪,但敏认为坚表现有损法庭庄严。虽然英一众助光接敏回家,但敏认为与光之结合建基于责任,根本是错误。英于富的士多,得知彤非富之亲女。云欲找秀替其新药「女人魅」作代言人,借机亲近,找光帮忙作说客。秀与光谈话,得知其夫妻之事,遂借故安排敏返回昔日就读小学,敏重遇儿时校车司机,令她得悉一段她未知的往事。

第十集

  敏因秀原故,得知光自小已暗恋自己,而非为责任结婚,终与光和好如初。秀与彤为云之女性药物拍摄广告,其间富到场为彤打气,秀戏弄富令他跌进泳池。富在小区中心与英相遇,富提及赶走妻女往事,深感内疚。富家子李景豪超速驾驶,引致女途人心脏病发死,欲藉法律漏洞逃罪,但坚撤销其保释,豪遭还押羁留,敏认为坚滥权,痛骂坚,怡感大快人心。云为追求秀,登门送礼表达爱意,秀儿子明恰巧回家,坏其好事。光因意外得知敏与天血型不配,终验证得知天非其生父。

第十一集

  敏追问光为何要验DNA,光只好和盘托出。敏欲向娟查问亲父是谁,惜没有机会。云为讨好秀,请缨帮明砌模型,欲被明戏弄。敏审理锺大发被控殴妻一案中得到启示,不想破坏天与娟之恩爱,决定放弃追查亲父真相。云陪秀母子拜祭其亡母,遇到富与彤。富看到秀母的遗照始知道秀是其亲女,后悔当年冲动赶走她们母女,但秀拒绝相认。英介绍师傅给富修补打碎的玉镯,巧遇娟来修补玉坠。敏怀疑娟跟情夫会面,跟踪下发现情夫是富,惊愕。天无意中发现DNA报告,质问娟奸夫是谁,娟大呼冤枉,三人决定再验DNA,结果令人震惊。

第十二集

  DNA报告指出敏并非天和娟的亲女,四人错愕。娟怒责天冤枉她红杏出墙,搬到敏家。敏和娟调查医院产房三十多年前的出生纪录,可惜全被销毁,失望。天哮喘病发作入院,天与娟和好。天的酒庄揭幕,却迟迟不见敏出现,原来敏找到天和娟亲女线索,得知当年保育医院失火,有人误将高家与何家的女婴对调,而何家女婴名叫何四喜。秀前夫杰返港,秀始知明是资优生,不愿上大学而偷偷返港。杰在街上怒掴明而被拉上警局,最后杰答应暂时由秀照顾明。敏审理歌手刘小冬殴打摄影记者鸣一案,得罪了报馆,遭鸣跟踪及捏造新闻,敏气愤。

第十三集

  鸣不停跟踪敏一家,敏反感。怡不值狗仔队所为,坚献计。敏以反跟踪照片控告鸣报馆藐视法庭,由于证据不足罪名不成立,但作为裁判官的坚建议敏申请禁制令防止再被跟踪。敏从怡口中知道是坚献计,认为与坚身份有抵触,要求发还重审,但坚自言问心无愧。秀以杰曾掌掴明一事再争抚养权,二人争执。云与富约杰出来谈判,意外令杰受伤。秀为怕富因此坐牢而与杰谈判,杰要求取消争抚养权,二人再起争执。明突然失踪,众在球场找到明,光的一番话令杰放弃逼明实时上大学。坚辞职,怡感内疚,坚带她到老人院画壁画作补偿。敏接获找到喜的消息,赶去茶餐厅惊见喜是个…

第十四集

  敏惊悉喜已接受部分变性手术快将变成男人,加上喜有些不三不四的朋友,又曾入过女童院,深怕天和娟接受不了而不敢相告,光不认同。光接触过喜后,认为喜是个好人,提议验DNA以证身份。秀为富的爱心靓汤而苦恼,但当知道他为保护亡母遗物而抗贼受伤,终原谅了他。喜从敏四人口中惊闻自己的身世,难以接受及拒验DNA。喜因手术费被贵利财追债,娟见喜被殴,以名贵腕表当抵押还债。娟接喜回家,天与敏担心娟操之过急,日后会失望。敏看见坚和怡离别之吻,警告坚勿伤害怡,反令坚向怡表白爱意。喜不满敏看不起他的朋友,怒然搬走,娟怪责敏。

第十五集

  喜担心自己不男不女的身份令娟日后更难受,娟决定资助他完成变性手术。喜收拾衣物时发现自己并非在保育医院出生,接着看到DNA报告,内心挣扎。娟提取二十万元给喜到泰国做手术,知道被骗后质问喜。娟晕倒送院,喜偷偷归还二十万。娟让大家空欢喜一场,决定资助喜一圆成为男人的心愿,喜感激。富为筹钱修葺秀亡母坟墓,答应财做中港货运司机,岂料因走私货品而被捕。坚指出要找到财才能脱罪。光与云无意中找到财,成功让富脱罪。富与秀的DNA报告指二人并非亲父女,秀摸不着头脑,重申亡母没有不忠。秀向敏倾诉,敏怀疑秀是天与娟之亲女。

第十六集

  化验报告证实秀为天、娟之亲女儿,举家上下大喜。惜敏对富存有成见,未能接受富是父亲的事实,故对外隐瞒。光安排敏到老人中心看富的表演,望能改变敏对富之观感,惜弄巧反拙,及后敏虽见富舍身救小孩,仍未能对富改观。敏审理金毛犬伤人案,到现场了解实情后,判狗主无罪。彤因挥霍致欠卡数累累,云献计富向医院追讨赔偿,令敏感富卖女求财。秀给钱富替彤清还咭数,离开时富瞥见秀与天同车感奇怪,跟踪二人至秀家,误以为天对秀另有所图而打伤天,及后始知二人关系,并得知敏为自己亲女。

第十七集

  富因敏不肯认自己而怒极,但仍去探望祖及光,富、祖二人在公园,同因遗传性花粉症病发入院,敏责光让富见祖,令祖学坏,不料给富听见。光受坚邀请协助专业调解工作,表现出色,坚提议光进修成为专业调解员。富改变过往陋习望改善与敏关系,但敏对富之偏见未有改观,更误会富偷书。怡盛装等待坚替她庆祝生日,坚却带怡出席保育示威,其间“渔夫”与警卫发生冲突,怡欲制止打斗,反被指打伤警卫,遭警方通宵扣留,幸终获警方通容及帮助,坚方可在警署内替怡庆祝生日。

第十八集

  怡被控伤人,与敏起争执,一怒离家,到坚家暂住。敏、光为怡四出寻找证据,终在网上找到短片,助怡辩护脱罪,而“渔夫”亦得敏之轻判。山在酒会上,与秀认识,二人谈笑风生。云知山与秀单独上堂,借机挑战山舞技。彤因挥霍无道入不敷支,惟有亲自推销「男人魅」,却险遭非礼,幸为云所救,彤始知父一点钱也没留下。富因意外堕楼,光带敏到院探望,却见富口花花如昔,敏不悦离开。秀、娟与天庆祝生日,天遇旧情人被娟发现,二人大吵一场后各自离家,秀从旁欲劝无从,感觉自己像局外人。

第十九集

  秀为天、娟吵架而自责,云教秀用榴莲做蛋糕令二人和好,但原来敏已为二人调解,秀顿感失落,更觉自己如外人。云借机追求秀,但总是不经意被山抢去机会,云气愤难平。法庭出现怪客,经常看敏判案,恰巧敏经常收到奇怪礼物,又感被人跟踪,令敏大感困惑。怡与坚共住一屋,常感不便,却又不欲开口向对方提出搬迁。坚与友人设计骗怡自行搬走,却被怡揭发,怒然回家。法庭怪客原为感激敏判案之人,但送赠礼物及暗中跟踪敏的实是富所为,企图父女能团圆,却令敏更为反感。

第二十集

  祖学校得奬,光安排富、秀与一家到场,但富、秀在内感尴尬。秀前夫杰再婚,后母与明关系良好,令秀感不安,欲藉天、娟再争抚养权。贝与彤知道怡、坚吵架,设计令二人言归于好。云欲以苦情搏取秀同情,却又被山捷足先登,惟有着彤陪他借酒浇愁,翌日竟发现自己被换去衣衫与彤共处一室,大感吃惊。彤通知敏、光,富外游失足堕山,生死未知,敏在彤家发现富留言,得知富对己之心,令敏大感内疚。富忽然返家,原来堕山乃一场误会,但总算父女相认。同时,二人关系亦被传媒所知悉。

第二十一集

  敏被追访的记者撞伤左眼入院,天、娟取消美国之行到医院,秀心中不满。富带着DNA报告偷偷到医院,自责累己累人会自动失踪,敏终与富相认。云坐立不安等彤回来,彤骗说二人已发生关系,云即表示会负责任。怡到坚家,看到坚与前女友Ling相拥,怒掴他离去。报纸杂志渲染质疑敏当日审理富案的公平性,松表示已成立项目小组重新复核,又提议敏放大假。贝辞职时,遇富到报社找晦气,拉他离开。敏知道秀为取消去美国而闷闷不乐,说会劝服天及娟一起去美国,秀大喜。富涉嫌在报社纵火,众担心。一众到沙滩烧烤度假,秀见众人对敏呵护备至,妒忌不已。

第二十二集

  警方正式起诉富在报社纵火,富始透露曾折返报社,但否认纵火。山审理富案,拒绝让富保释外审。敏到便利店寻找线索,不果。秀向心理医生透露讨厌敏,誓要从敏手中抢回一切,医生建议她去看精神科。贝与旧同事聚会,无意中得知鸣欠下大笔贵利。坚使计令鸣指证贵利纵火,富得以无罪释放。坚给怡家门新钥匙,保证只有她才能入屋,二人和好。云以为山一脚踏两船,其后始知他与秀根本没有拍拖,苦恼。光脑内生肿瘤,需接受手术进一步化验,却找不到机会告诉敏。富突然返乡,敏决定回乡找他。光发高烧,秀照顾他俩父子,但行为有异。

第二十三集

  敏得知富因救人而受伤入院,并助养了多名孤儿,对他印象大大改观。Ling遭前富贵男友豪追回送给她的礼物,坚当众揶揄他,新仇旧恨令豪不惜自残身体,控告坚伤人。怡以为坚为Ling跟豪争风吃醋,提出分手。云陪秀买药材给光补身,惊见秀打扮成敏的模样。云因腰酸背痛到医院求诊,瞥见秀跟踪她至病房,始知光入院。敏与富返港,云告知光有病。敏慌忙到医院,光向她赔罪。敏对秀自认为葛太,对一身像她的打扮感可疑;继而无意中听到她与心理医生的对话,怀疑她旧病复发,想取代自己的身份,众人担心不已。光接祖放学,惊悉秀已接走了祖。

第二十四集

  敏担心秀会对祖不利,云怒斥她只关心祖而忽略有病的秀。云四出找秀时接到秀的求救电话,慌忙赶往长洲。云借口买消夜致电给光,又在庙外拿走一束花以讨好秀,岂料却令有花粉症的祖呼吸困难,二人慌忙送他入院。医生追问祖的病历,令自称是祖之母却一问三不知的秀失控大叫,幸光与敏及时赶到。秀整天不言不吃,娟等忧心忡忡。云在秀面前狂吃,秀不忍阻止而恢复进食。怡到pub饮闷酒,豪挑衅她斗酒,更在怡酒中下迷药;怡将计就计,成功让坚脱罪。坚要求复合,怡却说要去英国。光发现自己的记忆力衰退,担心。敏陪光去医院看化验报告,途中驾车的光突然休克…

第二十五集(大结局)

  报告指光的肿瘤属良性,由于越来越大而令记忆受阻,并会头痛及晕倒,若切除可能会丧失部份记忆,光闻言拒绝做手术。敏决定放假照顾光,并等他答应做手术。云为庆祝公司周年纪念,请秀表现健康舞,秀拒绝并提议由彤表演。周年纪念日,彤突然不适,秀只好顶替表演,让她重拾自信。此时明突然出现献花,秀喜出望外。敏发现光曾有一剎那忘记了她感担心,但光坚决不肯做手术,敏即提出离婚。彤告知当日同床真相,云即赶往机场向秀表白爱意…敏从坚口中知道光立下遗嘱,并录制了一光盘,敏看完光盘泣不成声。光无意中看到敏自制的光盘,做了一个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