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桌球界战无不胜的游一桥(郑少秋饰)突然无故隐退,令一心想继承父亲衣钵的女儿游加勤(周丽淇饰)失望之余也大感不惑,因为她眼看父亲表面扮作不在乎桌球这回事,在自己经营的曙U内却设下一席桌球「难局」,等待有心人前来解破。直至一天,一桥遇上对桌球有独特天份的靳子谦(邓健泓饰)后,即破例收他为徒,并打算将毕生的球技传授给他,加勤央求父亲一视同仁,因此也成了子谦的师姐。

  子谦对加勤襄王有梦,但加勤的芳心却似乎另有所系,那人正是视其父亲为天敌的雷建冲(郭政鸿饰),他与经理人唐丁(艾威饰)不择手段,为求夺标,不但以感情引诱子谦的姨妈兼经理人钱滔滔(滕丽名饰),令子谦与一桥反目成仇,最后更把两师徒逼上战枱以一杆定天下……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归隐多年桌球高手游一桥於西贡开设餐厅「Cue Power」,闲时热爱钓鱼。老牌糖水店太子爷靳子谦到西贡寻找「Cue Power」拜访桥,谦却错把其弟二波认作桥,而被桥的女儿加勤嘲笑。勤参加了公司主办的全港公开桌球比赛,希望桥可以稍作指导,但他坚持欲成为他徒弟,必先破「Cue Power」的难局。勤的新上司钱滔上任,滔只视勤为一只勤力的牛。谦再次来到「Cue Power」欲拜桥为师,并企图偷看传说中属於桥的「倚天Cue」,岂料却令桥受伤。「倚天Cue」失踪,桥怀疑是谦所为。但当桥质问谦,却发现谦不惜一切寻回「倚天Cue」,令桥感动;桥设局令真正偷了「倚天Cue」的人现身,并把真相道出……

第二集

  桥欣赏女儿参加比赛,休息时查阅女儿是否受伤;因为桥发现勤打波时姿势有异,最后勤进行准决赛时手肘关节剧痛,终决定退出比赛;谦介绍滔与桥认识;想不到滔强拉谦离开。谦询问滔为何讨厌桥,滔为隐瞒真相,只得讹称桥曾胜过谦父亲修文。滔的男友 Jason在滔的家人前向她求婚,滔大喜。勤为了偷师,竟欲私下安排让桥复出。桥发现此事欲指责女儿时,滔竟趾高气扬的到临……勤与父亲争执时,桥戏言说将「倚天Cue」卖出,谦见状将球杆买去。勤要谦将球棍交还,两人不欢而散。桥的生日会上,谦将球杆作生日礼物送回给桥。

第三集

  早上谦看到桥正以「虾酱多士」作早餐时,竟要求分他一份;波发现两人口味相近,怀疑两人是父子。波借意到公关公司探望勤,实则想从滔口中得知桥与谦的关系;滔与Jason与到车房修车,误会了建冲是修车技工;上司KM对滔说出,将会与在世界打出名堂的桌球高手合作;在会议上滔发现此人竟就是冲。桥发现到谦家的糖水店生意已一落千丈,桥将此事告知滔,她与谦调查账目后发现糖水店面临倒闭;谦质问负责管理的二叔修德,反被修德大骂他游手好闲,一直只当二世祖,谦大受打击。滔发现连络不上谦,特意到桥的餐厅寻找他……

第四集

  KM要滔想办争取冲与他们公关公司签约,但滔却只派勤与冲的经理人唐丁见面……其实滔自己与冲见面,但冲悉破了滔只是扮作校友接近自己。滔与表姐玛莉逛街时看见未婚夫竟与旧女友Stella一起状甚亲密,玛莉劝滔当作视而不见。滔发现谦竟私下将祖业卖给德,大感愤怒不已。谦口出狂言说要开餐厅,桥让谦尝试在餐厅工作,让他明白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工作经验。晓高退还谦送给他的球杆,更说一直因听从父亲德,才陪谦耗废光阴。滔要谦接受高的挑战,但原来高一直隐藏实力,结果谦一败涂地;滔见此,竟放除成见,要求桥收谦为徒……

第五集

  桥答应收谦为徒,勤气愤不已;桥解释自己只是教他做人道理,没有打算教他桌球技术。谦成为餐厅的员工,一切重新开始学习;滔发现Jason与Stella在酒店房间见面,大兴问罪时不慎双双跌入水池,但Jason竟只照顾Stella,令滔决定与他分手。滔约Jason见面,除归还以前所赠的礼物外,更算清两人间的金钱赈目。勤发现波不断劳役差使谦,忍不住带他离开,更说出桥并没有打算教他桌球之真相。晚上勤问父亲是自己是否天份不足,桥不禁呆住;桥看餐厅闭路电视录影时,发现谦竟成功破解了自己设下桌球的难局……

第六集

  谦正式拜桥为师,桥要谦放下仇恨不准与高比试。谦欲实习桌球,但桥反要他在餐厅工作,原来想训练谦的做人基本功。KM通知滔、建冲已选择了与他们的公司合作,两人见面时冲说出是自己的主动,更叫她忘记失恋之伤痛专心工作。桥欲让女儿成为自己的徒弟,想不到勤却拒绝。桥要谦与跟随波学波的小朋友比赛,想不到谦竟落败;Jason向滔送上结婚请帖,滔却借机大肆责骂他,谦看见此事,成熟用桥安慰自己的说话来安慰她。勤得父亲提点成功打败前来挑战的球手,终接受成为桥的徒弟。

第七集

  桥要谦与勤比试,令他们可以了解对方实力以作参考;桥发现当年刊有访问波的文章,特意购下送给弟弟,想不到引起争执,波提出要放大假暂时放下餐厅工作与家务;勤私下与波倾谈,得悉他欲自立门户开餐厅。滔到餐厅探望谦,竟发现他没有学习桌球,反而在餐厅中担任侍应;大怒下滔拉谦离开,更阻止他继续跟随桥学球。桥欲与弟弟重修旧好,特意到律师楼把餐厅一半股分给他。桥发现波认识了投资顾问,担心他被骗;波为了赌气,竟决定炒孖展……滔安排谦进入公司工作,更命令勤负责指导他,勤心中不满。

第八集

  谦得勤之助,偷偷瞒着滔跟桥练习。谦发现波欲跳海轻生;原来波在股坛蚀了一生积蓄更欠下了一百五十万的债项;谦提出协助,波感激但请他不能泄秘。谦与冲初次见面,但两人却话不投机。冲拍摄时特意找谦成为「道具」助他拍摄打花式桌球,把谦吓得半死。谦一个人将录像带交回后期制作公司时,却突然收到波的电话……谦发现遗失了影带,滔欲安排重拍,却发现冲竟与正与唐丁正准备离开香港,最终得桥之助解决困难。上班时谦向滔说出已向KM坦白自己犯错,更收到了KM所发的信……滔发现谦私下从银行提取了五十万……

第九集

  桥得悉波欠债,无计可施下惟有将餐厅卖出;苦恼不已的桥,竟一反常态,突然送女儿上班……桥与滔见面,更向她提出让自己复出。KM提出公司已与冲合作,要滔自行决定是否与桥合作,滔大感为难……桥约朱小姐再谈卖餐厅,她却趁机压价;滔突然出现,更提出购下餐厅一半股分。滔约莉等人喝茶,原来是想让冲与莉的丈夫商人欧阳健合作。成为了餐厅老板的滔察各人工作,发现众人原来甚不专业。公关公司举办桌球比球,桥答应勤与谦出赛赚取经验;想不到勤与谦出外练习,却遇上有人挑衅约战。

第十集

  谦与勤首次合作与别人作赛,成功打败对手,两人关系大为改善。滔提出在餐厅进行科学化管理,令众人怨声载道。因两人的管理方向南辕北辙,桥与滔同意以生意额高低来决定谁管理餐厅。桥因为维护员工的失误终让滔胜出。丁向冲说出有关的桌球广告是由桥代拍,冲大表不满。餐厅众人集体罢工;滔无法可施,只得请家人朋友协助。心力交瘁的滔终支持不住晕倒,而她终认同桥的管理方法。桌球比赛快将举行,勤特意将准备好的比赛服装交予谦,但之后却得悉谦的技术已胜过自己,心情不禁如打翻五味架。

第十一集

  勤与谦一起参加公开赛,谦遇上高,更以高超的球技打败高,两人更一笑泯恩仇。勤为证明自己能使出谦的技术,竟勉强自己,最终反令自己落败出局。桥欲开解女儿,但勤却不断追问父亲,终迫得桥说出勤并没有天分的事实,勤听得真相激动得夺门而出……滔发现勤躲在停车场,滔安慰她更接她家中暂住。冲与丁质问滔为何请桥代拍广告,更提出要与桥比试方罢休。谦突然向桥提出不再当他的徒弟,他指因自己出现,令桥父女感情有变。店员显慧的儿子在外国回来,慧特意托勤教桌球让她能在儿子面前显威,勤因此回餐厅与桥见面。

第十二集

  得到勤的帮助慧成功在儿子面前一显技术,勤亦受感动;滔亦替桥说好话,令勤明白父亲的苦心决定回家。冲更成为餐厅周末球赛的冠军,桥只得答允与他进行「闭门比试」。比赛结束,两人对赛果绝口不提;莉偶然发现丈夫竟有外遇。建滔见识到桥的爱杆「倚天cue」的威力后,欲寻找可匹敌的桌球杆,惜无功而回。因网络上流传冲败于桥手下,冲人气大跌;丁特意请泰国球王苏古哈到港与冲比赛以挽回声誉。得桥之助,滔成功自中天处获得「屠龙cue」;冲对「屠龙cue」爱不惜手,而他看到滔为了助他寻名杆而受伤,认为滔爱慕自己。

第十三集

  得「屠龙cue」之助,冲顺利打败哈成功挽回声誉。冲以庆功宴之名约滔见面,但原来他安排了二人独处的烛光晚宴。滔对谦说出健提出赞助谦成为全职球手。谦到餐厅与桥商量,波听后主动提出担任他的经理人。波到健的公司倾谈合约时,偶然撞破了健与秘书鬼混;波带莉捉奸,想不到莉反协助隐瞒。丁的助理挑衅勤球技不精,冲出现解围,更提议当她的师傅。滔与桥商量自己与冲的暧昧关系,当桥鼓励她向冲说出真相时,冲却出现……冲请丁提升勤的实力,丁以催眠法来让勤集中力提升。桥发现女儿行为有异,特意偕谦一起跟踪勤……

第十四集

  谦练习桌球时遇上樽颈无法突破感烦恼,桥亲身以保龄球示显要诀,令谦茅塞顿开。滔发现谦答应与勤作赛,不禁责骂已成为了职业球手的他。经过冲训练的勤仿如脱胎换骨,更将谦打败。冲当众说能成功教育出勤打败谦已证明自己比桥利害,桥听到后不怒反笑,更说感谢冲栽培自己女儿成材。丁私下质问桥,桥从容响应,令丁忍不住说出廿多年来对桥的私怨。勤突然发现自己逐渐失去了对桥的记忆,不禁惊惶失措。滔发现了丁对勤所做的一切,愤怒的她忍不住向冲说出不爱他的真相,冲听后大受打击。

第十五集

  桥以「如胜出便要丁退出桌球坛」为条件,挑战冲之事被传媒广泛报道;桥乘船出海钓鱼,波不满兄长只顾耍乐,但桥竟说出,他利用钓鱼进行自我训练的「秘技」。丁将偷拍到桥与谦练习的片段给冲观赏,反被冲指责。莉到公司要求丈夫与她一起欧游及想制造小生命,却被波无意中得悉;莉突然到餐厅发难,竟指波向传媒透露她与丈夫间之事。正常桥替波向莉解释之际,却突然有记者闯入向莉拍照,滔为了替莉追回底片,不惜飞奔追截,却险些酿出意外;桥为了救助滔,终令手臂受伤。比赛刚开始,桥便中了丁布下的陷阱,不支倒地……

第十六集

  桥虽被下药,但凭意志临场创出新招胜出比赛。当传媒追问丁会否遵守承诺退出球坛时,丁欲借冲来大事化小,但冲却主动提出与他中止合作。赛后桥的奋斗心再被挑起,谦看穿师傅欲再战江湖,主动鼓励桥参赛。为了协助勤巩固记忆力,谦特意送上记下自己与勤相识后事情的日记;莉入院,众传媒以为她为健出轨而自杀。波见滔工作上处处维护健大感不满;当滔到餐厅时,波忍不住对她破口大骂,更令她晕倒……勤到谦的家中取资料为他宣传,却看到了他暗中所画的图画。谦遇上德,亦从他口中得悉桥当年与他父亲的恩怨。

第十七集

  谦发现桥是令自己有不快童年的元凶,不禁大为烦恼。勤在外练习美式桌球时,遇上高手柴飞。谦到外面的球室练球时与丁遇上,丁说出谦的打法与他的父亲甚相似,谦趁机向丁追问有关父亲的种种。在锦标赛的分组抽签会上,桥发现谦,提出想传授新的招式给他,但想不到谦拒绝学习。桥与谦在比赛中顺利晋级,但桥却发现谦的打法出了问题;莉在律师楼向健提出离婚,健反对,更抛出一批有莉与波的照片……桥发现谦竟以SNOOKER技术玩弄对手而感不满;为了阻止谦错走歪道,只得暗中提点飞打败谦之法。

第十八集

  飞虽成功打败谦,但谦仍可以次名出线者身分参加准决赛。桥向滔查问谦是否有异样;两人亦因此发现谦已得悉上一代之间的恩怨。桥托滔约谦到桌球室见面,更向谦道歉;谦没有接受道歉,更说出已从丁处听到是桥将弱点告诉飞出卖自己;愤怒不已的谦更向桥提出要脱离师门。健为了报复莉与他离婚,竟然中止给谦的赞助;为了令谦不受此事影响,桥私下四出替谦找赞助商……冲发现丁潦倒不已,为助他东山再起答应训练谦。谦克服了自身弱点更打败冲,更成功获得德的赞助。

第十九集

  桥积极备战,更让波全权打埋餐厅;波安排刚离婚的莉到餐厅工作,桥得悉后大表赞成,更鼓励弟弟努力追求莉。在比赛中发现自己视力出现问题的桥,虽经医生诊症后,明白有机会失明,但他仍不让家人得知此事。滔发现丁欲以谦打败冲之事来出书,滔大表不满更以公司立场否决此事。KM指责滔私下反对丁的计划,更提出要她请桥与公司合作。桥得悉滔为了维护自己,宁愿被迫放大假,因此竟主动与KM接触……谦协助滔执拾房间时,发现了一本桌球笔记,苦练后技术大进……桥抱病参加比赛,虽凭意志毅力胜出,但终晕倒在赛场上。

第二十集(大结局)

  冲得悉桥接受谦的挑战后,主动与他见面,更建议桥练习瑜珈来提升自己感觉。看到滔努力照顾自己,桥忍不住请她不要将感情放在半瞎的自己身上;滔对桥坦言自己心底话。谦与丁到酒吧作乐,却被人打伤了手。勤参加美式桌球的决赛时,因对手甚强而心中不稳,但终于藉硬币而回忆起桥的教诲而冷静下来;之后勤发现,原来该硬币是谦托人交予给她……正式对赛时,桥发现谦携「屠龙cue」出现;原来冲慷慨借「屠龙cue」予谦,让他与桥的「倚天cue」一决雌雄。桥比赛时突然失去视力,此时滔刚好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