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陶乐(姚懿珊饰演)、叶语彤(刘容嘉饰演)和余灵芝(谢韵仪饰演)是中学同学,当年因为喜欢吃同一个摊位的杏仁糊而结为好友。

  三人性格各异却情同姐妹。长大后,陶乐和叶语彤一起修读了厨师课程,还到同一间餐馆当厨师助理。余灵芝则在大学毕业后,当马场副市场经理。

  陶乐生性怯懦,常被同事欺负,然而天性乐观的她总是甘之如饴。陶乐因为耳疾的关系,工作偶尔会发生一些小状况,叶语彤常常为她解围。陶乐对叶语彤心存感激,对她更是百分百的信任,不管叶语彤叫她做什么事,她都会义不容辞,全力以赴。

  陶乐记忆里最快乐的事情就是小时候祖母亲自下厨,煮家传菜给大家吃。当时一家人围在餐桌吃得津津有味。祖母煮“香菇炖鸡汤”更是让她久久不能忘怀。小小的陶乐受到祖母的影响,立志当厨师。

  陶乐的祖母原本经营一家叫“陶家庄”的小吃店。“陶家庄”专卖陶家家传菜;除了“香菇炖鸡汤”,还有一道“荔枝肉”。“荔枝肉”是陶乐父亲陶大成(叶世品饰演)最爱吃的一道菜。

  陶大成好赌,常常欠了一屁股债而需要陶乐的祖母帮他解决,也因为常常到云顶赌博,陶大成在马来西亚有了另一头家。

  陶乐10岁那年,陶大成又欠下了一笔为数不小的赌债,陶乐的祖母狠下心要陶大成自己解决。想不到陶大成居然偷偷把“陶家庄”卖了,还间接害死了陶乐的生母。

  从那天开始,陶乐祖母便不准陶大成出现在陶家的饭桌上,而“荔枝肉”也从那天开始再也不曾在陶家的饭桌上出现过。

  陶乐由祖母一手带大,而陶大成则把马来西亚的妻儿—杨丽丽和陶喜(曾少宗饰演)接了过来。杨丽丽到了新加坡之后才知道陶大成另有妻女,因而对陶乐有深深的愧疚。然而陶乐从来没有怪过杨丽丽,甚至和杨丽丽的关系很不错;跟陶喜的感情更是好得不得了。

分集剧情:
第1集

  陶乐、语彤和灵芝是好朋友。这天是灵芝的生日。一心要成为厨师的陶乐和语彤特地请假为灵芝下厨。两人精湛的厨艺让灵芝赞叹不已。

  灵芝准备去上班,却因为任由水龙头的水流泻,而和大嫂丽仪起了冲突。芝父和芝母护着灵芝,丽仪更加不高兴,把气发在杜仲身上。

  灵芝得到上司告知,得知自己有机会升职,开心不已。

  陶乐到老人院去当义工,巧遇一名神秘的老人Uncle Chan。Uncle Chan对陶乐留下深刻印象。

  彤母到如意楼用餐。陶乐撞见彤母来到,以为彤母是特意来看语彤的,连忙告诉语彤。语彤在陶乐和强哥的鼓励下,亲自为彤母上菜,竟而得知彤母根本就不晓得自己在如意楼上班,失落不已。

  语彤和学仁回家,惊见彤母在家。学仁先行离开。语彤为了学仁的缘故,又和彤母起了争执。

  灵芝要陶乐陪自己去买东西,在陶乐家楼下巧遇应邦,和应邦为了停车位起争执。

  灵芝和陶乐到购物中心选购东西,结果遇到一中学女生碰到色狼。灵芝和陶乐见义勇为帮女生抓色狼,结果抓到的色狼竟然是应邦……

第2集

  陶乐和灵芝抓住了应邦。灵芝一口咬定应邦是色狼。警方查证后,表示没有证据证明应邦就是色狼。灵芝愤愤不平。

  陶乐开信箱,发现大耳窿追债的传单。邻居看到陶乐,对陶乐指指点点。陶乐难受。

  陶乐往找丽丽和陶喜,得知大成已经失踪多日。陶喜知道大成又欠大耳窿钱,对父亲更加不满。

  陶喜向陶乐试探语彤的近况,陶乐觉得奇怪。

  语馨约陶喜吃饭。陶喜却要赶去兼职。陶喜在兼职的地方碰见惯性小偷。陶喜一时心软,放过他。

  大成来找陶乐要钱。陶乐表示没有。大成要陶乐卖掉房子。陶乐拒绝。大成欲头陶乐的手机去卖。陶乐发现,和大成抢夺手机,结果手机摔坏。陶乐鞋子被偷,唯有穿拖鞋去上班,结果被阿才责难。

  语彤陪陶乐去卖鞋。陶乐遇到佑芳,佑芳用一块钱美金跟陶乐兑换了两毛零钱。陶乐在餐馆又巧遇佑芳。陶乐要把一块美金还给佑芳。佑芳拒绝接受。陶乐和语彤练习“抛镬”,阿才恶意作弄,不料却反而害到自己被镬烫伤…

第3集

  语彤与陶乐练习着炒绿豆,阿才进来讥讽与语彤口角,故意打翻语彤手上铁镬,结果导致自己受伤。阿才请病假,强哥让Mark暂时接替阿才二炉位子。语彤毛遂自荐接替三炉位子,强哥答应。学仁贴心买脚底按摩器给语彤,语彤想起陶乐手机坏了,买了一台新的给陶乐,陶乐感激。语彤代替Mark做三炉位子获得客人好评。

  灵芝约了客户Ben的朋友要商讨请帖设计,路上遇佑芳强行上车,灵芝对佑芳留下不好印象。灵芝来到咖啡座,发现佑芳就是客户朋友,两人讥讽对方,灵芝拿到佑芳插图,两人最后不欢而散。

  灵芝告知陶乐和语彤遇到佑芳的气事。三人回到灵芝车上,有蟑螂蹿出,灵芝尖叫,语彤与陶乐帮灵芝清理车子,意外把之前佑芳插图丢掉。灵芝发现插图不见,后到停车场找到,却已经弄脏不能用。

  陶乐回家遇邻居,告知有色魔四处偷女人衣物,要陶乐小心。陶乐经过应邦家门口,见应邦在收拾女人衣服,心下生疑。大成欠大耳窿,大耳窿上陶乐家追债,陶乐吓坏。语彤知道大成又欠钱,找灵芝商量,两人挪出自己钱要帮陶乐。

  灵芝来找佑芳,见佑芳因为没有钱,被酒店赶出来,借请吃饭,要求佑芳再画一张画,佑芳以为灵芝不尊重自己的作品,生气大骂灵芝,并誓言不会帮灵芝重画。

  阿才回来,Mark与语彤打回原形,语彤发现Jenny与阿才暧昧之事,在偷听到Jenny有了身孕当儿,手机突然响起。语彤眼看就要被阿才发现自己行踪…

第4集

  语彤发现Jenny与阿才暧昧之事,在偷听到Jenny有了身孕当儿,手机突然响起。眼看阿才就要发现语彤行踪时,语彤在最后关头,逃离现场。阿才追出,却见陶乐,误会陶乐就是偷听之人,威胁陶乐,陶乐满头雾水。

  佑芳来将请帖的插画交给灵芝,灵芝欣喜之余,被佑芳讽刺几句也不在乎。灵芝来跟余父借钱,余父爽快答应,丽仪见状又跟杜仲抱怨,杜仲受不了到小贩中心吃红豆冰,认识阿茹。

  灵芝与语彤拿钱给陶乐帮大成还债,陶乐感激不已。语彤上厕所时,遇到阿才与Jenny,决定跟踪两人到公园,并录下阿才要Jenny堕胎的情景。

  灵芝陪陶乐回家拿助听器去修理,碰到应邦,以为应邦是偷内衣内裤的变态色魔,与前来相助的几个阿嫂群殴应邦。后警察来到,才知道是误会一场。应邦要告灵芝,灵芝无奈只好道歉,但是心里却还是认为应邦就是色魔。

  语馨故意在巴士站等陶喜,想约陶喜出去,陶喜推辞。大成来肉干店找陶喜借钱,陶喜生气赶他走。语馨来店里找陶喜吃饭,陶喜暗中打听语彤与学仁关系,也暗示语馨两人不可能,语馨却不放弃。

  大成来跟语馨借钱,假称自己有病,语馨不疑有他,借钱给他。学仁找陶乐,想借钱给陶乐还大耳窿,方发现语彤与灵芝比自己早了一步。学仁假意暗示自己与语彤感情上有问题,陶乐误以为真。

  语彤暗中将阿才与Jenny谈论怀孕短片寄电邮给酒楼的人。才嫂刚好来到,闻言一切,气极与Jenny大打出手,最后搞到Jenny与阿才都得辞职。

  Ben与Esther来告知婚礼很成功,感谢灵芝。灵芝以为自己升职在望,不料上司却宣布位子由别人顶上。灵芝失望之余,冲动辞职。灵芝跟语彤和陶乐在陶乐家借酒消愁,三人喝醉跳舞。隔壁应邦嫌吵,过来警告,不料灵芝竟吐在应邦身上…

第5集

  重复上一集尾,陶乐、灵芝和语彤在家里喝醉跳舞,应邦嫌吵,过来警告,不料灵芝吐了他一身。陶乐跟着去道歉,应邦气结不理回家去。次日,三女醒来,灵芝却忘了前一晚发生的事。灵芝买了早餐回家,告知自己辞职事,丽仪惊呼以后家里水电费要增加,引起芝父不快。

  陶乐做了萝卜糕来乐龄中心,又见Uncle Chan。两人相谈甚欢,Uncle Chan对陶乐印象更佳。语彤向强哥表示希望可以升做三炉,强哥表示会跟大老板提议,语彤欣喜。Uncle Chan来酒楼巡视,陶乐意外原来他就是大老板。强哥向Uncle Chan建议升语彤为三炉,Uncle Chan却要语彤与陶乐一起比试厨艺,才决定升谁。语彤和陶乐各自准备了面食让Uncle Chan试吃,结果Uncle Chan比较中意陶乐做的面食。

  灵芝独自在家又开冷气,又开电风扇。丽仪回家,不禁唠叨。灵芝受不了出门,忍不住又逛街买东西。灵芝在厕所遇到色狼,愤气追去,结果逮到色狼,买的东西却落在厕所。灵芝买了豆沙饼上中药店,请家人吃。丽仪因为不吃豆沙饼,以为是灵芝故意的,心里不爽,后听到芝父叮嘱灵芝,在自己与芝母去沙巴的时候帮忙着看店,觉得芝父不信任杜仲和自己,更是诸多抱怨。

  强哥宣布升陶乐为三炉,语彤心里不平衡,问强哥因由。强哥告知语彤,一切都是Uncle Chan的决定。语彤心里不快,对陶乐冷淡,陶乐顿感失落。语彤向学仁倾诉,觉得自己的天份不被重视,学仁安慰语彤。

  酒楼有喜宴,指明要酒楼招牌菜。强哥吩咐陶乐准备招牌菜。陶乐腌制招牌菜时,却被暗中回来偷鲍鱼的阿才破坏,这一切语彤是唯一知道真相的人。次日,强哥欲招牌菜时,发现陶乐所腌的肉有异,最后关头,唯有用比较昂贵的菜肴代替,让酒楼蒙受损失。陶乐为此引咎辞职,而语彤却始终保持缄默,心里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