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大结局

故事大纲

缉私营的聂致远(马浚伟饰)为剿灭盐枭窦家寨,故意扮作落难秀才博取盐枭之女窦胜雪(杨怡饰)的同情及收留,因而与窦胜雪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某天官府突然派兵剿寨,在溷乱之中窦胜雪身受重伤并与聂致远及家人失散,幸得盐商胡坚(郭锋饰)之子胡亭轩(黄浩然饰)相救,并暂留胡府待找回双亲及聂致远,但窦胜雪却惊见父母的尸首被悬于城楼示众,而站在楼顶大义凛然地告诫众人不要贩卖私盐的官员,竟是令自己日夜牵肠挂肚的聂致远,窦胜雪柔肠寸断,且对聂致远有彻骨之恨……

胡亭轩为助窦胜雪忘却不快,安排她在胡府经营的盐栈工作,而窦胜雪为报答胡亭轩救命之恩,不计劳苦为盐栈出心出力,那段日子令胡亭轩对窦胜雪由怜生爱,却碍于恶疾缠身,一直未敢表白,直至窦胜雪的二叔突然现身,暴露了窦胜雪的真正身份,胡亭轩为防家人报官竟向窦胜雪提亲……

角色对照表

演 员 饰演角色 演 员 饰演角色 演 员 饰演角色
马浚伟 聂致远  骆应钧 屠应龙  彭冠中 李 发
杨 怡 窦胜雪  蒋志光 姚守正  曾守明 徐 宽
郭 锋 胡 坚  王维德 汪东平  招石文 马 文
黄浩然 胡亭轩  郭德信 朱永祥  郑家生 赵 武
敖嘉年 胡亭辉  陈荣峻 周 广  林影红 小 桃
陈山聪 蔡子安  黄泽锋 孔 良  曾琬莎 小 菊
谭小环 胡亭碧  黄泆潼 陆五娘  欧瑞伟 窦 勐
陈思齐 胡亭嫣  张美妮 映 月  李丽丽 窦夫人
马蹄露 胡彩蝶  梁丽莹 小 沅  李鸿杰 林文浩
李国麟 窦 雄  郑世豪 王 勤  李海生 王 财
惠英红 蔡银花  游   劳 九  余子明 吕建康
韩马利 聂张氏  何俊轩 姜 伦  江 晖 马 富

 

分集剧情:

碧血盐枭 剧情介绍 (第一集至第二十五集)

第一集
杨州大盐商胡坚被一众小盐商联合要求减收盐引费(运输食盐的官方凭证),不然就集体拒绝购入盐引;无计可私的坚惟有求助聪明但体弱多病的二子亭轩,轩反建议父亲加价……另一边商,缉私营正成尼薴J盐枭窦家寨,盐枭窦勐好不容易带家人杀出重围,但女儿胜雪的情人聂致远却与大家失散。得悉盐枭被消灭,众盐商只好接受坚的高价。坚解决眼前困境后,得悉有吕神医懂医治轩的消渴症,于是带儿子长途拔涉入山求医;但原来勐等人早已到吕处求医,为打发坚,雪竟冒充神医胡乱开医方……得神医医治后的轩回杨州时,竟救回了为避官兵追捕而掉下水中的雪……

第二集
冒认自己是吕神医女儿的雪跟随坚等人到杨州,因坚认定雪能助轩克服病情,因此视她为上宾;但坚三子亭辉却误以为雪是青楼女子而被她教训一顿。早上担任当家一职,坚的妹妹带来了一分「不老药」请雪参详当中成分,令轩发现雪不懂药材。轩不动声色派人跟踪雪,发现她在庙中呆站了一天。轩忍不住出现向雪查问之际,雪听到有盐枭尸首在城门前示众后急忙赶去,终发现父母之尸首;而站在城楼上宣布盐枭罪状的,竟就是雪的恋人远。远原来是缉私营的将领,特意使计溷入窦家寨;在晚上的庆幼b过后,独自回家的远遇上了雪……

第三集
雪不欲在胡家白吃白喝,主动要求在盐栈帮忙;坚看到轩处处照顾雪,不禁暗自高兴。盐栈朱掌柜晚上到远的母亲聂张氏经营的酱油店,原来他静静将剩盐悄悄让给她……聂发现远捉盐枭受伤担心不已,聂的好友,坚的妹妹彩蝶建议替远成家,令他不再过分拼博;而蝶竟推议远与坚之幼女亭嫣成亲。两家人瞒着远请他到胡家相亲,远得悉后主动推辞。留在胡府作客的远与雪相遇,但竟被婷发现……与坚友好的盐运使调任,由山东来的姚守正接任;坚为了拉拢正,竟请他到胡府居住;但胡家亦从此多事……

第四集
坚大女亭碧的旧情人盐商蔡子安,利用碧来偷取坚家中珍藏;众盐商替正设宴,未受邀请的安竟自行参加,替正送上厚礼更出言将取代坚的总商位置。坚对安突然嚣张不以为然,但轩认为有人在安身后撑腰挑战坚。醉后的正欲见成了妓院老闆娘的旧情人陆五娘,却在门前遇上远及他的上司兼义父屠应龙;正当众指龙是贪官,远大惑不解。坚为捉贼躲进书房,最终被他发现贼人,却可惜……胡家众女不断针对雪,令她决定私自离开胡家;但她在离开前却听到轩与远互诉心事……正上任后正式召盐商开会,坚更答应轩偕雪一同前往……

第五集
正提出公开竞投总盐商之位,坚担心不已,轩与雪努力安慰。远发现一直传递盐枭消息的内应失踪,几经辛苦再发现他,但他却捉了辉当了人质。得正的师爷汪东平相助,远终把内应摛获,但欲问出真相时,内应却遭人用箭射死。正得知远怀疑自己,主动向他揭露自己私下的作为……轩代父出面请盐商退出竞投,众盐商表面支持,但暗中却与安合作集资竞投。为了胜出竞投,坚总动员计算资产;轩推算出可付出的投标之价,更叮嘱父亲好好收藏标书。晚上突然有小偷潜入胡家,众人忙于捉贼,而碧则向父亲的房间接近……

第六集
雪偷入安家之事被发现,逃走时遇上远;远没有揭发反让雪离开。远发现龙与安一起,不禁向乾爹质问,终明白龙原来是……雪赶回家将安标书内容告之轩,终令胡家胜出竞投重掌总商之位。远练武洩愤时龙突然出现打伤远,原来龙认为是远出卖自己,令取得总商之位化成泡影。远回家,发现母亲原来私下办高利贷,不禁对两位至亲的行为大感失望。辉带远到青楼,更要欢喜自己的映月服侍远,令一片情深的月大受打击。坚看出轩对雪有意,不断示意要儿子向雪表白,更代轩购下精美耳环……

第七集
龙要求远复职,但远宁远买醉;母亲聂张氏欲开解儿子,反被远指责。远替老妇捉贼后,老妇不肯报官更说官比贼坏,远心痛不已。坚重掌总商之位后收到不少厚礼,但却被辉私下享受及弄坏,父子争吵起来。月避见辉,更答应当富商廖老闆的妾侍。綵灯会至,坚要轩约雪同往,但轩却宁让雪早点离开盐栈。借綵灯会,碧请嫣联络安相会,但此时辉发现月与廖状甚亲密,忍不住出手打人却反被打。嫣通知安碧受脚伤不能相见,两人更言谈甚欢。翌日辉带众乐师到妓院,更声言要替月赎身娶他;龙带队剿盐枭时,本己辞职的远却出现……

第八集
远把剿得的私盐专赠村民,龙大怒将远降为守门卒;正得悉此事欲向远打听因何被眨,远坚拒不说。绸缎商欲重提迎取月,辉阻止,五娘提出公开竞投赎回月之卖身契;因坚拒绝协助,辉四出借款。到竞投当天,坚得悉此事欲禁锢辉在家中,雪竟助辉逃走;辉不够银两竞投,月兴众姊妹一起凑数给辉,但可惜金额实在太少……辉不自觉地对雪说出家人上下均知轩极喜欢她后,两人不自觉地有所避忌……正向远查问不得要领,竟向龙查问原因;晚上远饮醉时,突然有人将他打至遍体鳞伤。倒在地上呻吟的远,刚好被雪遇见……

第九集
雪为帮助远之事闷闷不乐,轩为让她振作,特意捉来大量萤火虫放在庭园内让她欣赏。正与平在城外郊游时,发现安竟在偏僻的地方起有别庄;正借机讥讽安后离开,却遇上正欲与安见面的碧。嫣欲代姊通知安,安却借机把名贵玉镯送给她。龙发现远被打后大怒,私下代乾儿子教训偷袭远之人时,远却出言替他们求情。远受到江苏总督任命,要他调任跟随正工作,龙不敢得罪总督,只得替远设宴庆祝……被剿的盐枭易家寨馀党,受到安的唆罢,竟欲洗劫胡家;而被易家枭所救,雪的二叔窦雄却主动推辞不加入洗劫……

第十集
易家寨把轩掳走更勒索廿万两,雪追出遇上雄,雄答应不会为难轩。家人不明坚为何因赎款感头痛,雪代坚说出胡家为投得盐引已倾尽家财。辉向辞了官的远说出此事,远特向雪查问却不得要领。雪欲带药材託雄交轩时却遇上易家枭等人,结果被捉与轩一同囚禁。坚为了筹款赎儿子,不惜贱价出售盐引。易家寨受到指示要杀掉轩与雪,雄欲阻止亦一同受绑。坚施调虎离山计引开跟踪的远与辉以交赎款;易家寨收到赎款欲杀人灭口之际,幸远赶至;四人且战且退,而轩、雪与轩更不慎跌下山崖,生死未卜……

第十一集
轩死裡逃生,更助雪安排雄养伤;雄感谢轩帮助,但却指雪对远馀情未了放弃替父母报仇。有银号到胡家追收欠款,银号老闆咄咄逼人令坚招架不止之际,幸轩赶回,提出十天后还债,不然让对方取去盐栈。雄约远决斗,远赴约;雄不是对手,雪与轩赶至向远求情,更向雄说出连雪也不知的秘密……轩与远分析绑架之事,发现应是有人蓄意安排,远四处打听却无功而回,正特意协助请来一众盐商让远查问,终得知……龙发现轩成功替盐栈解决财困,恨得要下令除去他;雄得轩与雪劝告下,决定在盐栈栖身及工作。

第十二集
得辉介绍,远到轩家担任护院;远母到胡家欲阻止,但远却一意孤行,碧等人更私下认为远欲亲近雪而特意到胡家工作。龙明白远到胡家是为了保护轩后,怒不可遏。得雪与远协助,轩成功迫辉留在盐栈工作;辉出外收账却把金钱输掉,最终与父亲吵翻更离家出走。嫣刻意让碧与安不能幽会,令自己可以接近安……安从碧口中得知轩病重,特意带众盐商与龙到访,想不到此时正亦出现;这边厢,病重的轩欲离床与盐商们见面,但雪与坚却不欲轩的病情加重而阻止……正再向远查问龙之事,想不到龙却躲在暗处偷听……

第十三集
晚上刺客欲潜进胡府杀害轩,远与雪拼命阻止,可惜仍是不敌……翌日远见龙,龙取笑自己妇仁之仁,两人最终仍是不欢而散。丫环小沅探望离家出走的辉,最终两人发生关係;轩得知辉欲离开杨州,特前往阻止更求弟弟回家时,却病发昏迷不醒。晚上远与雪商量如何寻觅吕神医,蝶却误会二人……远契而不捨,终推断出吕之所在,坚更託雪偕远一起出法寻找他。朝廷再批出盐引,坚安排辉代表与盐商开会,但辉的无知令众盐商起哄指骂……雪与远出发途中,终得悉对付胡家的幕后黑手是……

第十四集
远与雪发现吕染瘟疫死去,远更不幸被传染;雪不顾性命安危照顾,远终康复。两人决定杜撰吕的医书,讹称轩的昏迷不碍性命。碧发现嫣与安过从甚密指责两人;安发现嫣躲起来痛哭,细问下更得知嫣与亲母见面……正为新到盐引与众盐商开会时,安当众将坚抛弃嫣妈之事说出,趁举众哗然时提出摆免坚……坚回家责备嫣,令她离家出走。轩终甦醒,但众人不欲令他操心,刻意隐瞒家中所发生之事。嫣寄居安家,最终更与安发生关係。看见了雪为轩的付出,远提出辞去护院之事;这边厢,安突然派人前来提亲……

第十五集
坚气愤下冲到酒楼指责安,更在众目睽睽下打伤坚的僕人房陞;突然有官差到胡家,指陞突然死去因此将坚带返衙门。坚被收监,众家人乱作一团只懂向大病初愈的轩求救,幸雪出言分配各人工作。坚入狱,众盐商推举安担任新总商,正只得要辉代父出任,更以官威迫众盐商就范。辉发现曾与他争夺映月的绸缎商到倚翠楼生事,正担心五娘安危偕辉同往,到后始发现是个陷阱……正被削权没法再帮助胡家。嫣成功逃离胡家,安更特意将喜帖派到囚房给坚;安与嫣大婚晚上,碧竟带利剪出现在喜宴上……

第十六集
正见碧被逐出安家,因担心她而追出,发现她竟欲投井……众人终安排碧暂住远家。坚託辉成为当家,而当辉回盐栈时,却被大批商人追讨取盐,吓得他抛头勐奔。雪提议在商会上由辉当众向安求借盐引,安表面答允却私下拒绝,更奚落辉一番;碧在酒楼遇上安与嫣,怕得躲起来;碧穿上红衣自尽,幸被正所救。下人小沅向辉说出已怀有他的亲骨肉,辉却不欲理会;雪得悉此事后代沅出头要求辉负责任,面对多种压力,辉终崩溃。清晨辉向轩告别后便逃离胡府。坚的杀人桉开审,因人证物证充分,坚杀人罪成被判问斩……

第十七集
雪主动提出嫁入胡家得坚答允,但雄私下要雪三思。雪出外时被街上行人指指点点,说她嫁给病入膏肓的轩是贪财;远刚听到此事,心如刀割但仍仗义出言相助。远偕雪见碧,欲说服回胡家却不果;沅被家人得悉怀了身孕给赶离家,月安置她于城郊屋子暂住,雪亦答应要让辉负责任。雪出嫁前夕与月等好友饮宴,沅与月因此得悉雪同时喜欢上两个男性。早上沅向远说出雪之事,远竟潜入胡府,向雪提出私奔……雪正式嫁入胡家,临危受命成为胡府的当家,而她首次运用权力,就是把常搬弄是非的蝶赶出胡府……

第十八集
远正苦恼是否接受雪的请求时,却遇上潦倒不堪的辉;原来雪已去函辉祖母,阻止她接济辉。正欲助碧面对现实,碧却逃至妓院内,更得月收留当杂工。被削权的正发现安贩卖私盐,几经艰苦说服同僚出兵搜查却无所获。正纳闷之际,却发现一直喜欢的五娘准备成亲;正与五饮酒聚旧祝贺她,但竟突然醉倒。龙请正的上司到扬州,更发现正与五共睡一床……正辞去官职,却仍决心与龙对抗。远答应助雪製私盐,雪亦说服雄与远合作。三人合作,终成功製成第一批盐,但在运送途中竟遇上官兵……

第十九集
雪遇上武功高强的盐枭蔡银花,雪为保众人与花单挑,虽惨败却得到花的赏识。五娘结婚正到妓院恭贺;酒后的正在后院与人分享,替碧不值,被当杂工的她听到。雪偕众顺利返回扬州,更发现装死的吕神医;原来吕得知轩病情加重,特前来助他续命。轩与雪探望狱中的坚.向他报告已稳住盐栈,更成功疏通将坚的处决日期押后。辉被人在街上打昏,得月相救,亦收留他在妓院中当龟奴;辉受尽折磨,更与碧相遇。突然有官兵到盐栈,指雪贩卖私盐;正与碧发现安与嫣在街上派米,终鼓起勇气指责两人不是……

第二十集
雪成功包围花,花却以雄当人质脱身。正继续挑衅龙,龙私下请流氓殴打正时被人所救;正认出是胡家护院,知是碧暗中帮助自己。远约正的师爷东平见面,坦言已当上盐枭更请他帮助对付花,却被平拒绝;两人讨论时发现仵工任照突然变成富翁,查问后让他说出真相。坚无罪被释之事传遍扬州,安与僕人昇均猜度是龙所为,暗自惊慌不已。龙与远再次交手,龙说出两人恩断义绝。坚摆寿宴时,辉突现出现,指发现沅难产却找不到大夫,雪即偕吕神医相救。沅顺利诞下男婴,却说出不会回胡家及原谅辉……

第二十一集
远一行潜入花盐寨失败,幸好平出现将他们救出;龙为免正查出此事,竟将盐寨烧毁。远到雪父母前拜祭道歉,雄主动安慰他是受龙利用;三人更密谋刺杀龙。安正悄悄调资金离开时,龙突然到访,更指花是安的姑姐,要她到安家暂住藉以监视他。轩与坚说出龙是一直加害胡家的主谋,提出举家搬离扬州,坚答应。胡家离开前夕,轩约远与雪见面,说出两人是假夫妇一事,更託远照顾雪……正与平出发至苏州,途中遇上杀手伏击,平身中多刀与正一同堕崖。胡家准备离开时,轩竟当众说出,雪将不会跟随大家离开……

第二十二集
吕私下请轩回扬州,请他阻止雪等人欲行刺龙的计划;龙发现酒楼新伙计懂武功,已悉破众人计划,更反客为主佈下天罗地网。行事之日,轩突然出现阻止众人,更带他们去看被囚禁的昇。原来轩发现昇担心自己会被龙灭口,索性将他擒获后送离扬州。轩偷偷与成为了安妻子的嫣见面,请妹妹协助安排与安见面。正与平大难不死,正为平採草药时,竟发现龙独个儿进入一小村落中……雪与月偕沅出外,特意让沅看见辉自力更新,更在沅父母舖中当杂工,但沅不为所动。为掩饰远与轩悄悄离开扬州,吕竟向外说出远染上天花……

第二十三集
雪发现轩与远私下让爱感气愤不已;但轩与远仍互让,欲劝雪应选择好友才是终身伴侣。雪终与江苏总督会面前,不提儿女私情。三人进入苏州后,发现碧亦到此地寻觅正,才得知正被龙派人袭击生死未卜。三人深夜潜进总督府,将正所写之书函交予总督,亦说出安会协助揭发龙。龙的恶行被揭穿,总督下令缉拿他之际,龙竟胁持轩作人质逃走。远与官兵跟随轩所留下的线索赶至,却发现了倒在地上的轩……胡家上下赶回扬州见轩最后一面,沅亦带同儿子回胡家,在轩面前原谅了辉;晚上雪陪轩在郊外看萤火虫,直到轩将眼合上……

第二十四集
正与碧发现龙藏金之处,刚派出平往找官兵协助时,龙与花带手下众前来掘金。碧拼死阻止正与龙见面,更拉正躲起来;龙遗下价值数百万两的金砖逃走,正与远因此洗脱污名复职。总督提出要再选总商之位取代安,正特意推荐坚;正拜访坚说出来意,胡家上下不欲坚再牵涉此事,而怀着丧子之痛的坚,向正说出自己的心底话。雪陪沅回家见她父母,沅父大发脾气欲责打她之际,辉出现说自己就是坏沅名节之人,更任由沅父用棍打他……正护送金砖返京时抵驿站休息,但原来驿站的官员早已被龙杀掉,由手下顶替……

第二十五集(大结局)
雪发现窦家寨的三当家,欲上前与他相认时,却被人打晕。原来远不欲被雪得悉,雪父母之死与自己有直接关係;三更向他勒索一千两,远只得向辉筹借。龙成功潜回扬州,立誓要击杀远;龙闯入远家,得悉他到了盐神庙。雄与久别的三相遇,但却发现他神色有异更借故离开;雄跟踪他,发现他竟到了盐神庙与远见面。龙听到三握有远的秘密,竟兴奋得现身将三劫持,更带他直闯胡家,欲要三在雪面前说出一切……事情告一段落,远与雪亦在一众亲友祝福下拜堂;但在新房中,远终决定向雪坦白有关她父母之死的原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