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如果大宋的江山需要用鲜血来换取,我杨家子弟愿流尽每一滴鲜血来保住大宋江山!

  《杨门虎将》的故事在炎黄子孙中流传了近千年,这是中国历史传说中最动人、最悲壮的一段,杨门家族传承着保家卫国的信念,一代又一代,为家国江山洒尽热血,

  慷慨赴死,前仆后继。本剧取材于世俗民众耳熟能详的杨门七虎将的故事,突出爱国情操、男儿情怀,更有缠绵悱恻的爱情,引人入胜也催人泪下……

  金刀将军杨业(狄龙饰)从北汉投奔大宋,迅速成为大宋的第一武将,他为人正直,胸襟宽广,受人敬重。其妻佘赛花(赵雅芝饰)生有七子,个个仪表堂堂。有一位隐士告知赛花其子必成大器,但暗示可惜会英年早逝,赛花担心,欲详加追问,但隐士只留下一句“七子去,六子回”,便飘然而去,赛花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关注着孩子们的成长。

  长子杨延平(林江国饰)为七子之首,老成持重,故得父母信赖,父母不在家之时,杨延平便会长子作父,训导众弟,绝不徇私,众弟有错,便会照直向父母禀报,故众弟们对其甚是敬畏。但众弟们有难之时,他亦会挺身而出,绝不迟疑。

  二郎杨延广(张梓宸饰),为人心思慎密,饱读兵书,是天生的谋略家,是众人的军师,也是众兄弟口里的“闷蛋”!

  三郎杨延庆(于小伟饰),为人鲁莽,心里总是怀着“抱打不平”四字,故京师里的恶人闻得他的名字也退避三舍,唯一天敌便是女性,她对女性总是无法可施,任人鱼肉。

  四郎杨延朗(苏有朋饰),天生俊朗,美男子之誉早已传遍京师,是众少女心里的理想郎君,幼年体弱,性格叛逆,常有洞烛先机之自我主张,在父亲杨业眼里总觉他离经叛道,实质他才情武艺自成一格。父亲对他的不认同、母亲和心上人潘语嫣(蔡琳饰)后来对他的不谅解,他都能往大处着想而忍辱负重,一生背负的屈辱非人能忍,也因为他的本性善而造成令人淌泪的悲剧英雄!

  五郎杨延德(保剑锋饰),武功在七子之上,却不喜欢战争,天生慈悲心肠,一心向佛。

  六郎延昭(贾乃亮饰),杨门七子里唯一幸存者。善解人意,能与各兄弟保持良好关系,亦最得父母宠爱,他沈迷武功,希望能改善杨家枪法,光大门楣。

  七郎延嗣(严昆饰),性格活跳可爱没心机,富冒险精神,总是探求新鲜刺激的事物,处事少理后果,时常为众兄弟添上不少麻烦,但同时亦添上不少欢乐。在杨家最受宠。

  杨家几个年轻人,他们对于爱情总有一份盼望与希冀。

  千金大小姐潘语嫣出身官宦世家,她的父亲潘仁美(寇振海饰)与哥哥潘豹(赵强饰)在众乡亲眼里都是鱼肉乡民的奸佞人物,独潘语嫣出污泥而不染,而且心中充满正义敢爱敢恨,是个清纯可爱的女子。

  潘语嫣和杨四郎的相遇可谓不打不相识,语嫣为了追打淫贼,一路追打到杨家军营外,淫贼趁势溜进军营躲了起来,聪明的语嫣便回家改扮成男装也混进了杨家军营,没想到眉清目秀的男装潘语嫣却被军营中的武将杨四郎认为是来闹场的而欲将她赶出营门外,更没想到潘语嫣会被英挺俊朗的杨四郎电得七荤八素,语嫣毕竟是女孩,再怎么逞强也是花拳绣腿,语嫣惟有耍赖拾走杨四郎遗落的传家玉佩,这一阵交手之后彼此留下深刻印象,回来后语嫣对四郎的俊美与才情念念不忘。此时正好杨家奉命即将出征,出争之前要广招兵马,广征各地好男儿入营当兵。相思心切的语嫣便干脆改扮男装报名充军以便到杨家军营借机亲近杨四郎,语嫣身在军营,深深体会到了杨家军的精神所在,然而一个女儿家在军营里要想不被发现身份可是难度颇高,语嫣花样百出,聪慧的四郎三两下就看破语嫣是女儿身却不说破,让语嫣闹了不少笑话,然而四郎从此也被语嫣的气质吸引,两人互生情愫。

  四郎的众兄弟们不解四郎怎么会跟一个娘娘腔的小兵那么好?

  语嫣的真正身份揭晓,她竟然是杨家的敌对----朝廷奸佞潘仁美的女儿,四郎和语嫣的一段孽缘也被掀开。

  四郎和语嫣的爱得不到外人祝福,两人还私订终身。杨家大家长杨业震怒,自己的儿子竟然爱上一个不该爱的女人,杨家兄弟们也不赞成。潘家大头目潘仁美怒法冲冠,自己的女儿竟然爱上仇家的儿子?潘豹更反对。这时惟有佘赛花体谅自己的儿子,认为爱情无关家族恩怨,处处在丈夫面前维护儿子。

  虽然母亲一人的力量微薄,四郎仍深深感受母亲对他的支持与关怀。四郎和语嫣爱得辛苦,但有母亲的支持,他们仍然爱得坚强。

  杨业视察兵营,对于四郎独特的练兵方法很不赞同,四郎认为古法今用已不合时宜,杨业认为兵法自有道理不可擅改,两人又起口角。

  杨家军出征,四郎无意中救了辽国公主明姬(胡静饰)。明姬公主对才情出众武艺非凡的杨四郎一见倾心,她暗中发誓一定要将这个男人占为己有。四郎在战略上的天才帮助父亲打了一个大胜仗。军功嘉奖典礼上,皇帝对杨业战功大表赞许,决定晋升杨业,杨业欣然接受,甚感光荣。

  潘仁美发现爱女竟与仇人谈情,怒发冲冠,决找刚从战场回来的杨业算帐。军功嘉奖礼毕,杨业却遭潘仁美参了一本,诉说四郎私通辽国,甚至还拿出了四郎私通辽国的证据。

  皇帝虽知只是私怨,但亦责备了杨业数语。杨业气结不已,回府质询,四郎直认不讳,杨业痛斥四郎不自爱,态度俨如放弃这个不求长进的儿子,四郎心内更是难过。

  第二天,杨业以教子无方之罪自陈上表,自降一级,一夜间,杨业辛苦建立的军功便荡然无存。四郎为父亲降级一事郁郁寡欢,感觉责任归己,且回想多年以来对杨家一无贡献,更可说是杨家的负累,思前想后之下,决定再度私会语焉,二人筹划私奔,逃避一切烦恼。

  潘仁美为断绝女儿与四郎之情,欲把语嫣嫁给柴王之子柴不凡,但柴不凡生性耿直不为所动,且柴不凡与四郎一见如故,得知四郎与语嫣的苦恋不得解,遂大度地退出。潘仁美继而假借皇上御旨,将语嫣嫁给辽国太子明德。语嫣使了掉包计,把丫鬟嫁给明德。这么一来,她却犯了欺君之罪,不能回家了。

  当大郎及二郎都接连成家立室之后,三郎的感情便成了焦点。众人只道不解温柔的三郎不断逃避上门说亲媒人,却不知他的眼神却默默落在杨家的老管家杨洪的独生女……这个终日与七郎吵嘴斗气的杨楚楚(张谊)身上!杨楚楚自幼随父亲杨洪在杨家长大,虽只是管家的女儿,却与杨家众儿郎自幼青梅竹马,待三郎有如哥哥一般,她可以在三郎身上找到保护,但却不是男女之爱,这种感觉她却可以在七郎身上找到,但七郎却不知少女心事,只当楚楚是玩伴而已。

  五郎又因为自己的慈悲心,感化了当初远自辽国跑来杨家卧底当奸细的青楼弱女子?芸。卧底的?芸反而爱上了慈悲的五郎。

  三郎、六郎及七郎春游,见潘豹抢民女,出手打退之,潘豹怒,暗放毒箭,七郎中箭受伤,潘豹瞬即逃之夭夭。

  在七郎养伤期间,楚楚悉心照顾,衣不解带。面对着自己最好的兄弟和自己最爱的女人,三郎觉得自己应该放手,楚楚跟七郎才是天造地切的一对,而自己只不过是这段纯真感情的多余产物。三郎决定?洒面对,装做不着痕迹的悄悄引退。

  潘豹也喜欢楚楚,在一次酒后,他强奸了楚楚。楚楚痛不欲生。七郎欲娶楚楚为妻,大婚之日,潘豹前来杨家强娶楚楚,并说出自己强奸楚楚之事。楚楚不堪羞辱,跳楼而死。四郎怒气冲天,将潘豹误伤至死。

  恶耗传至潘仁美耳中,悲痛万分,决找杨家算账,兴师问罪。杨业说自己自会给潘家一个交代。杨业铁青着脸,说不管你们有多少冤屈,潘豹罪不至死。杨业要佘赛花绑了自己去代子受过,众儿子跪在杨业面前。

  法场上,八贤王与柴王赶至,大闹法场,太宗无可奈何,只得改判三郎、四郎去坐牢,免去四郎的死罪。

  时潘仁美对于三郎及四郎能逃过鬼间关,怒火久久不能平伏,决暗施毒计,欲在狱中加害杨家二子。此事却被语焉得知,火速前往救之。

  久病初愈的七郎与六郎五郎一同劫狱,千均一发之际,明姬和语嫣在暗中帮助,众人顺利逃脱,而潘仁美虽知劫狱者是谁,但自己暗中加害三郎及四郎的证据亦在杨家手里,故双方唯有隐瞒此事。

  四郎及三郎逃狱成功,同在山野间遇黑店,均被迷昏,语嫣赶至,只发现昏醉不醒的四郎,救之,可是同时被迷醉的三郎却被山贼押回山寨,送与女少主毛小英(王艳饰)处置……

  好胜的毛小英对三郎的硬朗更是倾慕,小英温柔的心却被自己硬朗性格所掩盖。无论如何,毛小英已视三郎为囊中物,决心收复这匹野性不羁的骏马。山寨中,这一对身份回异的男女展开了一段有趣的感情角力,各有所得。

  时辽兵侵宋,战情紧急,朝臣均知杨家含冤,且失去杨家出战,大宋岌岌可危,百官力保杨家,场面悲壮,太宗亦受感动,潘仁美知道怒难犯,亦假惺惺的替杨家说项,心里却另谋毒招,太宗终决定让杨家带罪立功。朝廷召杨家将御敌。父子将准备同上阵去,当年隐士“七郎去,六郎回”的忏语,又再缠上了赛花的心头……

  潘语嫣不顾父亲反对,追到前线找四郎。

  潘仁美用言词惑主,诱太宗亲征,自为监军兼掌帅印,实则存心报复。宋兵分为多路,初时顺利推进,但潘仁美却不时从中作梗,结果宋军主力失利,接连败绩,兵凶势危。

  辽兵在金沙滩设下“双龙会”,诱太宗前去辽皇谈判。杨业期期以为不可,命大郎延平穿上龙袍扮太宗,众子同行,随机应变。会上,延平果被辽人围攻,一龙七虎陷入辽兵包围中,且战且走,延平遭辽兵万箭穿心而死。

  二郎濒死反击,纵马反攻入辽阵,牵制对方,让众兄弟带太宗逃走,结果以十余人之力,大战数千人,力尽之际,跌落马下,遭万马践踏而死。

  三郎七郎突围,到雁门关求援,一起去找潘仁美调兵,三郎负伤双眼失明,七郎受伤腿脚不便,两人互相扶持,最后却被潘仁美以谎报军情为由,将七郎乱箭射死,兄弟两人互相依偎而亡。

  杨业被围困在狼牙谷内,苦战三日三夜,又疲又倦,知大势已去,拒不投降,后来退至李陵碑旁。杨业向四郎安排后事委以重任,要他潜入大辽投降,利用明姬公主对四郎的感情,盗取虎狼谷军情图,挽回大局四郎为此必须忍辱负重。然后,杨业一头往碑上撞去,众军士拉之不及,顷刻身亡。

  五郎得知父兄惨况,伤心欲绝,时有高僧智光大师出现,点化五郎,一切皆为杨家杀孽,为了皇上,为了杨家的好,还是出家吧,五郎遂出家,后更创出闻名后世的“五郎八卦棍”。

  另一方面,辽国明姬公主活捉四郎,留之治伤,救其一命,更芳心暗许,四郎因以为语焉已死,此生不再他爱,故毅然将计就计,迎娶公主,成为驸马,一面笑脸迎人,一面搜集军机,过程艰辛痛苦。

  为考验四郎,明德太子让其追杀宋将柴不凡,柴不凡与杨四郎是至交好友,四郎内心澎湃激战,柴不凡看出四郎是忍辱卧底,四郎把心一横挥刀向柴,柴慷慨自尽,四郎以柴首级获得辽国信任,消息传到大宋,却引起宋国上下的愤怒。佘赛花对此将信将疑。

  潘仁美与大辽签订合约,割让幽云十六州的土地,卖国求荣。

  四郎身陷图囵的消息立刻传到了语嫣的耳中,她拼尽了一切的气力,杀出重围想要救四郎回来。然而最终被明姬所俘。来到了大辽,语嫣却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她朝思暮想的情郎,此时怀中抱着的是明姬,那些曾经只说给她听的海誓山盟,此刻却是对着明姬诉说。她想要从四郎的眼中找到理由,然而明姬的眼睛同样也在寻求答案,她要试探四郎的真心,最好的办法就是当着他的面折磨语嫣,这个他曾经深爱的女人。

  居然四郎就这么冷冷地看着语嫣被毒打而丝毫没有绉过一次眉头,可又有谁知道他心里是受到怎么样的煎熬,他几乎咬碎了钢牙拼命的忍。

  丈夫、儿子都为国捐躯,面对着人去楼空的天波府,佘赛花并没有被命运击倒,擦开眼泪,她重新站了起来。

  天波府从此便由佘赛花独力支撑,带着六郎,率杨家军出征,发誓夺回失地。

  阵前,赛花见对方主帅竟是四郎,大惊,这时,明姬放来暗箭,射伤赛花。当夜,四郎恳求明姬借了金箭去宋营,探望母亲,赛花痛斥四郎不忠不孝,感人的四郎探母,四郎有苦难言,百口莫辩,默默承受这一切。

  佘赛花请命皇帝放出追捕令,对四郎格杀勿论。

  五郎受母亲之命,前往除掉四郎,二人苦战一日,刀枪迸断,五郎慨叹手足相残,相煎何太急,遂离去。

  五郎万念俱灰,选择了代替宋太宗到五台山削发出家,绮芸在寺外痴心跟随。

  四郎终于得机获得潘仁美通敌证据,暗送给六郎。八贤王欲为杨家平反,请来霞谷县令寇准。寇准顶住压力,潘仁美欲逃去辽国,终被六郎擒获,把潘仁美押带返大理寺,智审潘仁美,最后潘仁美落得身首异处。

  四郎盗得虎狼谷军情图,却被明姬发现,四郎无言以对,明德太子欲杀四郎,明姬替四郎挡剑,死在自己亲哥哥剑下,四郎杀了明德,遂夺了被辽兵高挂在辽营门上的父兄的骨灰,归心似箭!

  真相终于大白,沉冤得雪,诸仇尽报!

  杨四郎奔向长城,中原在望,终于可以带着父兄英魂回家!

  我的娘!您受苦了,孩儿就要回来,我知道您正流着欢欣的泪准备我最喜爱的酒菜等着我回来!

  语嫣!我心爱的人!?也受苦了,让我好好保护?,我不会让?再受任何一点苦,我知道?正在妆前画着眉等待我回来!

  爹、哥哥、弟弟们,前面就是长城,我们就快要到家了,苍天不该让我们受这么多的苦难,爹!今天您终于知道我流着跟您一样的血,所有的苦难都已结束,不会再流血了,就快到家了,快到家了……

  长城上,一个戍守边关的老兵凝视着远远奔向回家路上的杨四郎……

  终于攀上了长城,杨四郎取出父兄的骨灰坛放在城廓上,对天祭拜父兄亡魂。

  城墙上,高挂着一张还没及撕掉的缉捕令,上面是杨四郎的画像,斗大的四个大字怵目惊心:“格杀勿论”!

  咻!

分集剧情:
第 1 集

  公元960年,宋太祖赵匡胤夺取后周政权,建立大宋王朝。北汉大将杨业不满北汉主刘祟,携妻儿归顺大宋。为报太宗厚待之恩,率杨家将南征西讨,为宋室平边疆,巩国位,立下汗马战功。太宗册封杨业为右领军卫大将军,幷赐予天波府,令杨家将威名远播。杨业的功绩使得朝中佞臣对之侧目,同时也使他成了辽人的心腹大患,辽人无时无刻不想要将这眼中钉除之而后快。

  杨四郎因儿时救六郎而受伤,故而杨业只让其在军营中做一名文书,四郎心中虽有不甘,却也不敢提出。一日,四郎与三郎、六郎、七郎听楚楚说潘豹又在街上惹事。兄弟四人来到街上,潘豹不但出言不逊还意图调戏楚楚。结果被四兄弟痛打一顿。此时杨业赶到,责备四兄弟惹事,将四人带回家中。佘赛花得知后想为儿子们说话,却引得和杨业的一场争论。

  潘豹前去寻找妹妹潘语嫣,语嫣却不在。潘语嫣女扮男装捉拿淫贼,一路追到杨家军营。四郎不明就里和语嫣比试,无意中玉佩被语嫣拿走。最终四郎用自己发明的手语助语嫣抓住淫贼。

  辽人蠢蠢欲动,宋太宗欲征求杨业与潘仁美的看法。不料两人偏偏意见相左,太宗只得作罢。眼看两人势同水火,太宗只得一方面安抚杨业,另一方面私下又对潘仁美表示信任。

  与此同时,辽国探子营也在公主明姬的指挥下抓紧训练。

  不明刺客驾马车直闯皇宫,被杨业拼死拦下,杨业却因此受伤。朝廷上下一阵慌乱,太宗欲亲去探望杨业,却被潘仁美阻止。太宗命潘仁美调查此事。

  天波府内,众郎担心杨业,杨业却劝慰众人自己没事。为掩敌人耳目,杨业强打精神教七郎练枪,结果伤势加重。杨四郎回到天波府,得知杨业受伤颇为担心,又得知潘仁美调查此事,恐怕其会对杨家不利。但杨业却相信太宗一定不会偏听偏信,会体恤杨家忠心。

  而闯宫的刺客,原来是辽国公主明姬的手下漪云所派。行刺失手,明姬大为恼火,但漪云也已经留下北汉兵器,意欲嫁祸杨家将。

第 2 集

  四郎正在寻找玉佩,正巧杨业回到军营。杨业不问就里便责怪四郎对教头不敬,还用所谓的手语来哗众取宠,于是罚四郎跑步。赛花得知便责怪杨业心狠要杨业撤销处罚,杨业不听。四郎赌气领罚通宵跑步,杨业却在连夜修改手语图。次日,四郎看见图上父亲批注,才知杨业用心良苦。

  四郎去书院演讲却迟到,巧遇语嫣,被语嫣一顿调侃。语嫣对四郎心存好感。四郎请语嫣喝茶,言语之中四郎怀疑语嫣是女子。两人心中揣测,又借玉佩相互试探。

  七郎调皮想要捉弄杨业,于是拖着三郎去偷紫玉簪。不料被楚楚撞见,失手将玉簪弄断。楚楚想要买一支同样的玉簪弥补,又遇潘豹。潘豹假买玉簪想要讨好楚楚,楚楚却不领情。七郎以为潘豹调戏楚楚,和三郎一起要打潘豹,却被潘豹用紫玉簪狡胜。七郎不服,与潘豹打赌,幷将楚楚作为赌注。七郎将打擂之事告诉四郎,四郎却误会。

  大郎与大嫂回到天波府,带回不少特产。三郎与七郎为了讨好楚楚一反常态互相谦让。四郎却收到语嫣用手语所写的信。七郎一阵乱猜,四郎也不点破。

  七郎与潘豹比武却弄得两败俱伤。四郎再度与语嫣交手,取得紫玉簪。楚楚想起这天正是赛花与杨业的结婚纪念日。三郎六郎忙着抬着七郎回家时,恰巧被佘赛花撞见。

第 3 集

  杨四郎在校练场遇见一老兵,老兵感激杨业让自己能在军中养老。但四郎却觉得军中人员老龄化对战斗力有所影响,故而提出裁军建议。大郎恐怕裁军引起军中慌乱,觉得应该从长计议。四郎却从大局着眼,愿意代杨业做这个难人。大郎颇受感动。

  杨业得知裁军大为不满,在老兵面前责斥四郎。四郎却坚持要以国家利益为重。大郎情急之下道出其实杨业一直是用自己的年饷在赡养老兵。四郎与众老兵都大为吃惊。老兵们纷纷离去,四郎深感到情与理之间的矛盾。佘赛花开解四郎,耐心讲解做人道理,四郎颇受鼓舞,心结顿解。

  七郎醒来发现比武未果,于是想要偷走盒子来掩饰紫玉簪之事。而四郎此时已假杨业之名将紫玉簪送给赛花。等七郎摸到杨业房间却被赛花撞到,只得掩饰过去。

  杨业与老兵促膝长谈,互相都颇为不舍。杨业怪四郎不通人情,老兵却责怪自己拖累了杨业。老兵离去,杨业暗自神伤。此时大郎提醒,杨业忽然想起结婚纪念日之事。

  赛花和众郎等待杨业回家吃饭,七郎心里却怕事情被发现。杨业将礼物送给赛花,赛花当众打开盒子。七郎以为事情败露心里紧张。赛花从盒中拿出紫玉簪,七郎才发现原来是虚惊一场。

  四郎深感亏对老兵,向杨业认错。杨业却觉得当务之急是如何更好地帮助老兵安顿。赛花得知,欲当紫玉簪作为给老兵们的补偿。

  另一方面,潘豹责怪语嫣把紫玉簪输给杨家。语嫣却毫不在意,急着出门找四郎。四郎为了裁军一事心中过意不去,无意中耽误了时间。等他赶到时,却又与语嫣失之交臂。

  次日,四郎回到军营,却发现一夜之间老兵已经走光,不禁伤怀。四郎主持募新兵,语嫣却突然出现说要参军。语嫣质问四郎为何爽约,四郎俱实相告。幷说潘家不好,要语嫣少与潘豹来往。而此时,潘豹为了讨好楚楚,却卖起了猪肉。

  语嫣参加征兵考试,大获四郎赞赏。四郎向杨业提出要带兵,杨业却要求四郎立下军令状。语嫣顺利通过考试,却在与男兵相处时屡缝尴尬。四郎询问语嫣为何要参军,语嫣却东拉西扯。

第 4 集

  在四郎带领的新兵训练中,语嫣表现出色。唯独吃饭时语嫣总是抢不过他人。四郎勉励语嫣,两人共同努力。但是杨业却觉得四郎练兵太狠,而四郎却说自己练兵不希望旁人插手。杨业无奈。

  潘豹得知语嫣去当兵,心疼妹妹,大说杨家不好。语嫣却要求潘豹在潘仁美面前给自己打掩护,要潘豹保密自己的行踪。潘豹只得答应。

  语嫣回到兵营,四郎给送来伤药幷告诉语嫣接下去的训练会更精彩。语嫣不以为然。夜里,化妆成蒙面人的四郎考验新兵。语嫣身份差点暴露,四郎却浑然不知还夸奖语嫣警觉。语嫣有气却无处可撒。

  楚楚与七郎上街,发现百姓对楚楚出奇地热情。后来两人才发现原来是潘豹挂出楚楚画像,花钱让百姓讨好楚楚。七郎要潘豹摘下画像,不料却被潘豹打伤。七郎不服气,要楚楚回家,自己却去找三郎帮忙。三郎正在练兵,七郎却让他带着兵去帮自己教训潘豹。结果杨家军和潘豹等在城门展开了一场混战。杨业随后赶到,怒斥二子,幷当众处罚两人。

  四郎去找语嫣,语嫣还在为前事生气。四郎对语嫣讲起自己儿时故事,语嫣颇有感触。此时潘仁美突然来到兵营,语嫣只得想办法避过。

  语嫣无意间看见四郎洗澡,不由心跳加速,失足与四郎撞到一起。四郎让语嫣洗澡,语嫣勉强答应。不料洗澡时却被大郎发现,大郎责问四郎为何带女人进军营。四郎辨说没有,弄得大郎也是一头雾水。随后三郎和七郎得知,觉得四郎和语嫣有所暧昧,一时间军营里传得沸沸扬扬。

  四郎教语嫣兵法。七郎说语嫣是潘豹派来的奸细,暗地里让三郎跟踪语嫣。不料三郎反被语嫣戏弄。七郎回想语嫣往日种种表现,觉得语嫣是女人,四郎心中也开始怀疑。

  三郎吃了语嫣的亏,正和七郎忿忿不平,没想到他们的谈话又被杨业听见。

第 5 集

  四郎请语嫣喝酒。四郎借着酒力对语嫣表白。语嫣连忙借口掩饰,两人直喝到酩酊而归。没想到刚回到军营正巧遇上杨业,杨业一反常态幷未惩罚两人。可四郎离开后,杨业却突然出手揭穿语嫣女子身份幷要求语嫣离开军营。次日,四郎找不到语嫣,杨业佯装不知。四郎若有所失,魂不守舍。

  语嫣回到家中也是闷闷不乐,潘豹便拉她去打猎。潘豹使出浑身解数终于将语嫣逗乐,可语嫣心中仍旧放不下四郎。

  四郎练兵心不在焉,忽然想起语嫣说她妹妹喜欢去看皮影戏。四郎来到皮影戏摊前,发现正是语嫣在演她和自己的故事。四郎存心逗语嫣,让语嫣自表身份。语嫣高兴之际四郎却对其女扮男装之事认真起来,幷要语嫣归还玉佩。语嫣生气,两人不欢而散。

  回到军营,四郎发现语嫣还给她的却是一块女子的玉佩。突然杨业来找四郎,四郎慌忙中随手将玉佩藏在一旁,不料却被兵士拿走。

  四郎始终放不下语嫣,再去书院寻找却又落空。四郎情急之下贴出捉拿逃兵的告示寻找语嫣,语嫣看见却大为生气。

  军营中杨业发现有士兵拿着一块玉佩聚赌。四郎认出正是语嫣送给自己的玉佩,但却不愿对杨业说明真相,杨业不得不连四郎一同处罚。杨业探望四郎,四郎仍在赌气。杨业只得留下伤药和玉佩,四郎心中不免惆怅。

  潘豹约楚楚看戏,楚楚欣然赴约。潘豹大费周章向楚楚求婚,被楚楚拒绝。三郎十分失落,与七郎去酒店买醉。楚楚想要离开杨家,三郎酒醉向楚楚表白。

  语嫣遛进军营探望四郎,四郎假作与语嫣调情趁机拿回玉佩。语嫣赌气,四郎借着解释玉佩来历向语嫣求婚,语嫣却心存顾虑没有答应。四郎让语嫣考虑清楚之后再给自己答复,两人定下深潭之约。

  翠儿向潘仁美告发语嫣之事,潘仁美不准语嫣出门。潘豹帮着语嫣引开翠儿让语嫣出门,但仍被翠儿发现。

  七郎追问四郎语嫣之事,四郎不愿说,七郎决定自己查个清楚。七郎跟踪四郎,在深谭发现四郎与语嫣相会。七郎兴奋之余撞见翠儿,翠儿误以为七郎便是语嫣所见之人,得意而归。七郎又要拉三郎去看热闹,不想被杨业发现。

第 6 集

  杨四郎与潘语嫣在深谭私定终身,杨业与潘仁美得知后双双赶到。两人这才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不由都大吃了一惊。

  四郎坚持要娶语嫣,杨业却坚决不允。赛花以自己与杨业的往事来劝杨业,可杨业仍担心被他人说闲话。四郎一再坚持,赛花心疼四郎答应为其出头。

  潘仁美劝语嫣放弃四郎,语嫣不从,潘仁美也无可奈何。语嫣给四郎写信,四郎接到信后在六郎的帮助下逃出天波府。不料刚出门便遇上杨业。两人骗过杨业,四郎终于再次与语嫣相见。

  四郎与语嫣商量私奔,突然杨业出现劝语嫣放弃。语嫣坚持立场,杨业无奈气走。

  潘仁美想出计策,让太宗将语嫣赐婚给柴王之子柴不凡。语嫣得知赐婚,坚决反对。潘仁美只得软禁语嫣,语嫣却用绝食相抗。

  四郎郁郁寡欢,赛花不禁担心。于是与众郎设计让杨业认错。四郎从赛花口中得知杨业已经答应,不由兴高采烈。

  潘豹绞尽脑汁劝语嫣吃饭,语嫣却要潘豹给四郎送信。潘豹途中偶遇四郎与七郎,又生口角。一气之下潘豹告诉四郎语嫣就要另嫁他人。四郎大感失落。潘豹发现无法对语嫣交代,只能假说四郎绝情,语嫣不信。

  杨业与赛花得知赐婚一事,只得对四郎俱实相告。四郎心中郁闷,醉酒要闯潘府,却被潘豹哄了出来。翠儿看见四郎,假意禀告语嫣。却暗地里把语嫣给四郎的信交给潘仁美,又对语嫣谎称四郎不领情。四郎借酒浇愁,被潘府家丁送回天波府。杨业大怒,教训四郎,幷坚持让四郎放弃语嫣。

  四郎心有不甘,假扮厨工混入潘家。四郎见到语嫣,两人深情相拥。偏偏又在此时被潘仁美发现。

第 7 集

  四郎被潘豹和家丁抓住。潘仁美押着四郎来到天波府兴师问罪。杨业被气至吐血。

  众郎商议帮四郎抢回语嫣。但还未出门便被杨业拦住,杨业与四郎动手,将四郎关入柴房。赛花不忍见四郎痛苦,指点他去找柴不凡。

  四郎对柴不凡说明真相,柴不凡决定退婚。赛花与众郎得知大喜,潘仁美却勃然大怒。潘豹告知潘仁美语嫣与四郎已经私定终身,潘仁美对四郎恨之入骨。潘仁美向柴王道歉,柴王建议将女儿嫁给潘豹。潘豹不肯,表明只爱楚楚。潘仁美坚持,潘豹无可奈何。

  楚楚归来,三郎与七郎颇为担心。七郎让三郎借口给楚楚送花以打探虚实,楚楚对二人一笑,二人看傻了。

  潘豹去偷看郡主,发现郡主丑陋之极。郡主对潘豹也颇为不满,两人对骂。六郎恰时出现,替郡主解围。

  潘豹向潘仁美诉苦,不愿娶丑郡主。潘仁美以为柴王调戏自己,只得提出退婚。但潘仁美心有不甘,又在太宗面前推荐四郎,让四郎出征。赛花与众郎为杨业和四郎送行,赛花知道四郎不舍语嫣,让他放心。

  语嫣得知四郎要出征忧心忡忡,想再见四郎一面却被潘仁美阻止。潘仁美将语嫣房门封死,不让语嫣出门。语嫣以身撞门哀求潘仁美,潘仁美坚决不允。潘豹得知,心疼语嫣,将房门打开放语嫣去见四郎。

第 8 集

  语嫣追到四郎,杨业不许四郎与之见面。语嫣不顾一切与士兵打斗,杨业无奈,只得让两人会面。四郎与语嫣互诉衷肠,定下盟约。语嫣目送四郎离去。

  杨业和四郎来到宋军营地,四郎向二郎打听辽人动向幷提出自己的意见。二郎夸赞四郎,杨业却让四郎要脚踏实地从基本做起。

  语嫣思念四郎整日闷闷不乐,潘豹想哄语嫣四郎不会再回来了,让她不要再为四郎费神。语嫣却表明决心,表示永远只记得四郎一人。潘豹无奈不再多说,窗外潘仁美听见却是怒火中烧。

  潘仁美回到书房发现桌上有人送来夜明珠,不为所动。

  五台山上,五郎自创八卦棍。智光和尚对之十分欣赏,但因为收到赛花书信,恐杨家有事,遂遣五郎回家。路上,漪云装作被无赖控制存心挑逗五郎,五郎不为所动。无赖打骂漪云,五郎仗义相救幷带其逃跑。

  明姬在林中骑马漫步,却被蛇惊了马,危险之际四郎忽然出现相救。四郎问明姬身世,明姬用谎言骗过,但却对四郎心生好感。

  四郎因救明姬归营迟到,被杨业怒斥不守军纪。二郎为四郎求情,杨业不听。四郎直言辩驳,杨业只得退让,但要四郎拟写征战之术。四郎彻夜写下万言书,二郎颇为欣赏。但杨业却说万言书仍欠缺缜密,四郎颇不服气,认为杨业是对自己有所偏见。父子二人不欢而散。二郎劝解四郎,告诉四郎其实杨业对四郎非常欣赏。四郎不信,二郎说杨业已经命人照万言书而行。四郎大喜,顿感释怀。

  四郎心中高兴,写信把事情一一告诉语嫣,但却又自焚其信。

  契丹太子明德便装进城,恰巧看见潘豹与语嫣踢球,不由被语嫣吸引。明德面见太宗,以动兵相挟。八贤王出言相驳,两人势成水火。潘仁美从中劝说,但八贤王与明德仍是互不相让。

  明德再次送夜明珠给潘仁美,潘仁美装胡涂不肯收受。

第 9 集

  二郎与四郎商议对敌之计,忽然听闻辽军蠢蠢欲动。杨业派二郎出战,但不许使用四郎的计策。四郎恳请杨业出兵征辽,但杨业认为和谈结果不明,不愿贸然动兵。四郎与杨业相争,杨业让四郎不要太过狂妄。二郎大胜而归,四郎却毫无喜色。众将为二郎庆功,杨业故意忽略四郎。四郎心情复杂,思念语嫣。

  漪云述说身世哀求五郎收容,五郎不肯,但无奈漪云苦苦相求,只得答应带其回杨家。

  太宗收到捷报不乐,认为有碍和谈。潘仁美明白太宗心意主动要求让语嫣替公主与明德和亲。

  语嫣忽然觉得有不祥的预感,潘豹以为是她多心便带她出去散心。茶楼中,语嫣听到百姓夸赞杨家将心里很是高兴。潘豹见到楚楚连忙去追。语嫣又遇明德。

  潘仁美告诉潘豹语嫣要嫁去辽国,让潘豹多陪陪语嫣,但又不许潘豹告诉语嫣。

  语嫣送明德回住所。明德得知太宗赐婚,却不知就是语嫣。

  赛花要为楚楚庆祝生日,楚楚却已经约了七郎。偏偏七郎迟到又下大雨,两人约会只能草草了之。七郎带着楚楚回家,原来是想撮合楚楚和三郎。三郎对楚楚表白,楚楚无奈答应。其实她心中和七郎一样万分挣扎。

  明姬独探宋营,不想被捉。正将受辱之际,四郎前来解围。四郎得知明姬是辽国奸细,不由一阵惊愕。明姬又用谎言骗过四郎,四郎放走明姬。军士软硬兼施要求四郎隐瞒实情,四郎却坚持要俱实禀告。

  他们的话被巡视路过的杨业听见。

  杨业审问四郎与军士,得知四郎私纵辽国探子大为恼怒。恰逢辽兵挑衅,只得暂押四郎。

第 10 集

  潘豹突然提出要陪语嫣去看字画,语嫣颇觉意外,起了疑心。潘豹敷衍而过。

  五郎和漪云投宿却无奈同住一房,两人彻夜长谈,五郎说起杨家种种,漪云颇为羡慕。漪云对五郎好感日深,五郎却心无杂念。

  明德出门去找语嫣,阿布里告诉明德该去迎娶丞相之女。明德不以为然,让阿布里代劳。明德来到街上,寻找语嫣不获,颇为失望。

  翠儿让语嫣试衣,语嫣又起疑心。潘仁美假意安抚语嫣,答应四郎凯旋后让两人成亲,语嫣欣喜万分。但旋即语嫣便发现仁美说谎,仁美只得告诉语嫣要把他嫁去辽国。语嫣大受打击,与仁美交手,被制服。语嫣谎称患病,趁机逃走。

  阿布里来到相府迎亲。潘仁美发现语嫣逃走,潘豹献计让翠儿代嫁。翠儿不肯,但在仁美一再逼迫之下只得答应。潘豹找到语嫣,语嫣表明决心要去找四郎。翠儿过门,却独守空房。

  宋营内,杨业要斩四郎,四郎不服。三郎、六郎、七郎拿着赛花的信物去救四郎。杨业看见信物不免回想连连。但杨业最终仍不为所动,要亲手将四郎处死。紧要关头赛花赶至救走四郎,杨业与赛花和众郎交手。紧要关头,辽国突然来袭,杨业不得不先去迎敌。四郎主动请缨,却被杨业关入大牢。

  杨业中计被困,赛花与众郎却无计可施。四郎心中焦急,打晕看守士兵逃出牢房。四郎定下计策,带六郎前去营救杨业。

第 11 集

  赛花亲自擂鼓为四郎送行。四郎与六郎潜入辽军,击退明姬。明姬落崖。四郎顺利救回杨业。

  杨业对如何处置四郎犹豫不决,四郎却固执己见。赛花与众郎为四郎求情,杨业颇感棘手。此时智光赶到,对杨业晓之以理。众士兵也纷纷求情。杨业终于答应不杀四郎,但仍判下鞭邢。众郎欲替四郎分担,四郎却慨然领刑。杨业去求赛花谅解,赛花不领情。

  五郎带着漪云回到天波府。大郎见到漪云却不放心,漪云故作晕倒蒙混而过。五郎亲自给漪云喂药,漪云心动。

  语嫣在途中被偷走钱包,只得当卖物品,却坚决不愿将四郎的玉佩卖掉。结果当铺老板诬告语嫣,带官兵来抢玉佩。语嫣与官兵打斗,包袱也被抢去,幸好保住了玉佩。语嫣逃走。

  七郎设计让杨业与赛花和好,让四郎帮忙。四郎练枪,杨业在旁指点。四郎心中高兴却不动声色,杨业找他谈话。谈话中父子二人互吐心事,终于和解。赛花以为杨业有心和好,欣然前来。四郎忽然想起忘记告知杨业,连忙补救。可杨业不愿说谎,赛花再度负气离去。

  语嫣饥寒交迫,不慎落入人贩子之手。语嫣想从人贩子手中夺回玉佩,却有心无力。恰巧明德发现语嫣,将其救出。翠儿无意见到语嫣。

第 12 集

  明德吩咐翠儿煎药,翠儿意外发现语嫣。便要挟语嫣互换身份,幷不许语嫣对明德有任何企图。语嫣无奈,只得顺从。

  七郎设计让杨业中毒,又去向赛花求救。不料赛花不信。众郎手忙脚乱给杨业解毒,但七郎下毒过多,一时幷不见效。众郎纷纷责备七郎,四郎也怪七郎不懂事。赛花见杨业伤重,忙为杨业解毒,表面却不动声色。四郎拿出杨业为赛花所做的礼物。赛花探望杨业,二人终于和好如初。

  明德向语嫣示爱,语嫣婉言谢绝。翠儿在窗外听见却妒火中烧。

  明姬建议辽主与大宋议和。杨家将得知却颇为无奈。杨业与辽主签定和约,明姬对四郎心存希冀,四郎却对其视而不见,明姬生气。明姬一怒之下用从四郎身上盗得的地图陷害四郎。

  潘豹抱怨杨家大出风头,心中十分不满。潘仁美让潘豹不要操之过急。当夜,潘仁美收到地图,心生诡计。

  翠儿大骂语嫣毁了自己的幸福,逼走语嫣。明德被语嫣拒绝,失意买醉回家发现语嫣离去,怒打翠儿。明德找到语嫣,以情动人,终于又将语嫣救回。

  漪云夜探天波府被大郎发现,两人交手,漪云逃脱。大郎追至五郎房间,五郎大惊。漪云听见两人交谈,心生恨意。

  杨家军凯旋回京,太宗欲奖赏四郎,潘仁美突然持地图告状。杨业与四郎俱实禀告,八贤王与柴王纷纷为杨家求情。太宗让杨家父子留京候判。另一方面,太宗私命潘仁美暗查杨家。

  潘豹向仁美献移花接木之计,欲借刀杀人。

  杨家众郎回家团聚,四郎却得知语嫣已经嫁人。

第 13 集

  五郎带漪云见杨业与赛花,请求赛花收容漪云,赛花答应。三郎送手练给楚楚,楚楚心中矛盾但仍收下,三郎心中欢喜。六郎发现郡主竟是美女,惊讶万分。

  四郎路过皮影摊触景生情决定出去寻找语嫣。赛花得知,苦苦相劝,四郎这才打消了念头。

  翠儿下毒欲害语嫣,却差点误杀明德。明德痛斥翠儿,翠儿诬陷语嫣乃是天波府奸细。语嫣无奈道出真像,明德怒杀翠儿。明德喝醉想要奸污语嫣,语嫣趁机逃脱。

  四郎与五郎练枪,四郎大夸五郎棍发。众郎去给杨业赛花请安,只有四郎不愿前去。杨业赛花带六郎去柴王府做客。六郎见到郡主倾心不已,不免语无伦次。郡主与六郎叙旧,笑言六郎是对她最好的人。六郎又既喜又羞。

  三郎问楚楚为何不戴他送的手练,楚楚敷衍。三郎、五郎和七郎大谈感情,却都为四郎担忧。

  四郎想念语嫣以至神智恍惚,被潘豹痛打倒地。明姬出手相救打退潘豹。明姬得知四郎对语嫣一片痴情,但仍温柔相待,四郎却毫不领情。明姬告诉四郎自己知道语嫣下落。

  杨业监督三郎、五郎、六郎和七郎练武,七郎偷懒被罚。七郎回到房间,楚楚正帮着收拾。两人不慎相拥。楚楚满心欢喜,七郎却深感对不起三郎。楚楚处处讨好七郎,七郎感觉亏对三郎拒绝楚楚。楚楚不由伤心。

第 14 集

  明姬让四郎砸东西发泄。

  七郎看见三郎与楚楚一起,心中矛盾不是滋味。楚楚和三郎去庙里求签,幷善对三郎。

  赛花的紫玉簪无故折断,赛花预感不祥。漪云自荐接钗。吃饭时,众人夸奖漪云厨艺不凡。明姬密见漪云,漪云告诉明姬已经初步取得杨家信任。两人谈话差点被楚楚发现。明姬让漪云除掉楚楚。

  漪云向赛花诉说身世,博得赛花同情,收其为女。漪云渐渐融入杨家。赛花对漪云甚厚,漪云心情矛盾。明姬责怪漪云心慈手软,让漪云毒杀楚楚。漪云虽然内心挣扎,仍对楚楚下毒。

  四郎想要回军营,但无奈皇上不许四郎离京,大郎只能让四郎回去。四郎十分失落,恰遇明姬,四郎便约明姬钓鱼。明姬大胆对四郎表白,四郎却装聋作哑不予理会。

  潘仁美得到辽国密探所用金箭,幷连同赵文德侮蔑四郎通敌卖国杀人灭口。紧要关头,明姬突然出面解围。四郎得知明姬是辽国公主,大吃一惊。潘仁美只得主动请罪,太宗则对四郎褒奖有加。幷将赵文德交给杨家处置。

  众郎正在为四郎兴高采烈,六郎突然告知大家城门口出事了。众人赶到城门口,众百姓向杨业请愿,要杀辽国公主。赛花对百姓讲理,说明杀辽国公主幷不能解决问题。不料却激起民愤,纷纷指责杨家通敌。此时明姬忽然出现,众郎哗然。漪云夺剑刺杀明姬,明姬重伤晕倒,被带回天波府疗伤。

  五郎让漪云对明姬认错,漪云慷慨陈辞不肯退让。但私下漪云却与明姬互递眼神。

第 15 集

  明德告诉辽王潘仁美陷害杨家失败。辽主让明德抓住潘仁美的把柄,以后可以再加利用。

  漪云悄悄探望明姬,责怪自己下手过重。明姬则表示无所谓,但要漪云抛弃私仇配合行动。

  语嫣回到京城,却听到三郎和七郎说四郎与明姬在一起,心中失落。语嫣潜入天波府,恰巧看见四郎与明姬相拥,语嫣心如刀绞。

  六郎与郡主关系日密。楚楚身体日渐恶化,晕倒。三郎与七郎照顾楚楚,三人关系尴尬。

  潘豹对四郎心存不满,要找四郎算帐。路上正巧遇到语嫣,潘豹心疼不已。语嫣告诉潘豹明德已知翠儿替嫁一事,让潘豹通知仁美早做打算。潘豹迁怒于杨家,要找四郎为语嫣讨公道。潘豹带四郎去见语嫣,四郎十分意外。

  语嫣告诉四郎自己已经嫁人,而且日子过的很好。四郎不信,潘豹则把一切责任都迁怒于四郎,将四郎赶走。四郎在门口不舍离去,语嫣心存不忍,求潘豹让两人相见。语嫣对四郎提出分手,四郎不愿意,要向语嫣解释语嫣却不肯听。

  漪云替楚楚向明姬求情,明姬断然拒绝。明姬找不到四郎,却遇见赛花。明姬言语中表示对四郎有意,赛花不由担心。四郎告诉明姬语嫣已经回到京城,幷责问为何情况与明姬所说不符,明姬借口敷衍。

  楚楚病重,杨洪误以为楚楚喜欢三郎,便求大郎帮忙提亲。大郎对赛花说明一切,赛花欣然应允。三郎满心欢喜告诉七郎,七郎暗自神伤。三郎对楚楚信誓旦旦会善待于她,楚楚心里却是痛苦万分。

分集:1-15 16-33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