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明朝天启末年,朝廷暗藏着一场宫变,天启皇帝病危待亡,却无子嗣继位,唯一的骨肉便是皇弟朱由检。大内总管魏中贤阴谋用宫女的婴儿冒充太子承继大统,以保住阉党的荣华富贵。不料,那宫女却生下一个女婴。这时,已被驱逐出京的朱由检突被锦衣卫捕回宫中,他以为自己将被殉葬,万没料到竟在龙榻前继位,成为崇祯皇帝。而那宫女带着初生的女婴侥幸逃至扬州,起名陈圆圆。

  陈圆圆一日当中被卖了三次,落入妓院学艺。长成后,竟然成了名满天下的歌妓。

  崇祯即位后,立志中兴大明。然而朝廷始终内忧与外患。内忧是全国饥民过半,中原一带以高迎祥、李自成为首的义军蜂起;外患是关外的大清八旗军雄兵压境,皇太极登基开国虎视关内。崇祯始终处于巨大的危机中,苦心竭虑地试图挽救危亡的帝国。

  陈圆圆被大公公王承恩选入宫中侍驾,她屡屡抗拒崇祯“圣宠”,却忠心爱上了勇将吴三桂。

  中原义军被朝廷官军围困在车厢峡,即全军覆没。正当崇祯调兵将想一举全歼义军时,皇太极却突然挥师南下,兵临京城。万急时,崇祯坚持拒和迎战,率军民击退了皇太极,但中原义军又龙出生天,再度恢复生机。

  崇祯把坚持“以战谋和”的蓟辽总督袁崇焕凌迟处死,让吴三桂升任宁远主将,为笼络其心,又将陈圆圆赏赐给他。一对恩爱男女,终于奉旨成婚,但是,婚后仅三天,吴三桂只身北赴边关,陈圆圆不得不重返宫廷沦为人质。

  高迎祥、李自成攻克大明的龙兴之地凤阳,张献忠掘皇陵断了朱明王朝龙脉,大胜之时义军内部却发生了分歧……崇祯得知凤阳皇陵被毁,痛彻心肺,不食荤腥,孝衣理政。他痛苦的认识到,义军是比皇太极更可怕的对手,迅即用全国力量来剿杀义军,义军遭受了重创,闯王高迎祥被捕,押送京城处死,张献忠也投降了官军,李自成仅剩下七个弟兄,但他不屈不挠,孤军奋战,继承了闯王之位。

  皇太极厉兵秣马,锐意革新,大清日渐强胜,已完成了入关南下,一统天下的所有准备,就在出兵前夕,皇太极却发脑中风,一代英主抱憾而亡,大清宫廷也随之陷入了夺位之争。勤政殿上亲王多尔衮与皇长子豪格领着各自的旗主,横刀相向,眼看一场流血宫变将发生,万急时刻,聪明的庄妃在降臣洪承畴的指点下趁势将小皇子福临推上了皇位,是为顺治帝,而多尔衮成为摄政王,大清消弥了宫变,复归稳定。而庄妃为了福临的安危与大清未来,也屈身侍奉多尔衮。

  李自成为闯王后显示出不世的雄才大略,义军如燎原烈火,席卷全国,并在皇太极病亡时抢先进兵,迅速逼近京城……

  崇祯拒绝求和迁都,决心守城应战,但这时人心尽丧,兵无斗志,臣子如鸟兽散。破城前夕,崇祯杀死亲生骨肉,自尽于煤山,大难中,陈圆圆救下三岁的小皇子。李自成进京后,开国大顺,登基为帝并在全国搜捕小皇子,同时他极力拉笼率二十万大军驻守在山海关的吴三桂,于此同时,关外的多尔衮与庄妃也在屡屡劝降吴三桂。吴三桂处于国破家亡,进退两难之间,而且日夜悬挂着京城中的父亲与陈圆圆的安危。

  李自成的部将刘宗敏爱上了陈圆圆,强行住进吴府,他觉得闯王的霸业已成,自己也厌倦了长年征战,只想抛弃一切功名利禄,与陈圆圆归隐家乡过小日子。

  吴三桂终于决定“归汉不归夷”率军归降李自成,但在进京路上遇见管家,惊闻父亲被义军杀死,爱妾被刘宗敏强占……吴三桂口喷鲜血,怒发冲冠,立刻调头返回山海关。关前吴三桂又遇见亲自来劝降的庄妃与洪承畴,他痛苦权衡,终于同意“顺清”,并借清兵剿灭大顺军,以图光复大明。

  多尔衮为利用吴三桂的勇略,封其为平西王,并与他杀马为誓,将八旗军全交给他指挥。

  京郊,清军吴三桂的铁骑合击大顺军,李自成兵败,只得匆匆退出北京,临行前,刘宗敏不舍陈圆圆,强行带走了她,吴三桂大胜,但他想进京与陈圆圆相会时,却发现整个京城都住满了八旗军,多尔衮甚至不准吴三桂进城祭奠崇祯与家父,严令他继续追杀大顺军。吴三桂只得在城外遥遥拜祭,之后立刻统兵追杀残余的大顺兵,同时寻救陈圆圆。

  山野,吴三桂与负伤的刘宗敏决斗,陈圆圆牵着小皇子奔来,试图阻止,但苦劝无效,她眼见着吴三桂杀死了善良的刘宗敏。……也就这时,李自成也在深山力战而亡,京城里小顺治被迎上了太和殿,大清一统天下。吴三桂与陈圆圆破镜重圆了,他俩都以为从此幸福终身,不料更大悲剧刚刚开始。

  首先,多尔衮“以汉剿汉”令吴三桂南下追剿大明残余,吴三桂不得不统兵南下,远离京城,他也想借此躲避以成为清宫的北京。

  其次,在进兵路上,天下百姓都在唾骂吴三桂与陈圆圆,认为这一对痴男怨女是祸水,祸国殃民导致了大明灭亡,这时吴三桂倍感痛苦与悲愤……

  接着,多尔衮在全国范围内搜杀“朱三太子”,而这个小皇子正依偎在陈圆圆怀抱中,相互之间已亲如姐弟……最令吴三桂痛苦的是,这时的陈圆圆突然怀孕了,吴三桂搞不清陈圆圆肚里孩子是自己的?崇祯的?还是刘宗敏的?……甚至连陈圆圆也搞不清。吴三桂觉得自己作为一个男子汉,忍受着天下最大屈辱!当清军密使要进军营搜查朱三太子时,吴三桂为了避免灾难缠身,当着陈圆圆的面,竟然愤恨的摔死那个三岁的小皇子!……剧痛之下,陈圆圆晕倒,她早就和这个孩子结下深厚感情,她觉得无论皇朝如何变换,这孩子是无辜的,她一直视他如亲弟弟。

  黎明时,吴三桂命令拔营南下,当他走进陈圆圆帐中时,只看见一把扯断银弦的琵琶,从此陈圆圆不知所终……

  至此,崇祯年间大明、大清、大顺三方,改朝换代中的风云人物,流入历史长河……

分集剧情:
第 1 集

  明朝天启末年,大太监魏忠贤发现天启帝的腿已浮肿,并正在尿血。经查,天启帝的肾、脾严重衰竭,生命危在旦夕。魏公公认为掌控大明的时机到了,速劝说皇妃娘娘假冒怀上了皇上的龙子,目的是不让皇上的弟弟朱由检继承皇位。天启帝病情恶化,急诏信王朱由检,魏忠贤却想尽办法百般阻扰他们兄弟见面。

第 2 集

  奉命监视信王29年的太监王承恩,在关键时刻倒戈信王,并道出了自己一辈子是“奸贼”和“忠仆”的双重身份。天启帝的大限将至,却一没立太子,二没立遗书。魏公公更是加紧了“制造皇子”的计划,一面将一姓陈的怀着男孩的孕妇弄进了宫里待产,一面派人深夜到信王府去捉拿信王朱由检。

第 3 集

  为了保护信王,王公公护着信王进宫,却被魏忠贤挡在了门外。魏忠贤实际已将天启帝软禁起来,又将信王扣押在后宫。王公公见势不妙,深夜四处求救,与兵部侍郎洪承畴共同策划闯宫,救出皇上和信王。与此同时,陈氏孕妇生下的并不是男孩,而是女孩,魏忠贤“立小皇子”计划流产,他甚是绝望。皇上传位于弟弟朱由检后驾崩了,临终前他希望弟弟放魏忠贤一条生路。

第 4 集

  魏忠贤被发配边关,负责押送他的王公公为避“后患”,将其暗杀。崇祯元年,朱由检登基,他决心振兴大明。新皇后向崇祯皇帝进言要杀掉王承恩,因他知道的太多,更因他为“阉党”监视了朱家多年。皇帝想改造“阉党”为己所用,便不杀王承恩,反倒封他为大内总管太监,并将魏忠贤的大宅子赏给他。皇上下令捉捕为魏忠贤生皇子的陈氏母女。与此同时,陈氏母女躲到了南方的一个小地方,母亲以卖淫为生。为振兴大明,崇祯皇帝召集大臣们献计献策,兵部侍郎洪承畴的一番“治乱治心”的理论很得皇上的赏识。

第 5 集

  陈圆圆的母亲死了,死前对女儿留下两个心愿:第一不许入娼门,第二不许进皇宫。而圆圆却被人卖到了扬州妓院当歌妓,不得不违背了母亲的第一个心愿。十年后的陈圆圆已美若天仙,位居“扬州八艳”之首。皇后将自己的隐痛悄悄告诉了王公公,即皇上登基以来厌倦女色。为了让皇上放松安逸,她让王公公去苏杭一带为皇上选美女。王公公来到扬州,一眼看中了陈圆圆。

第 6 集

  陈圆圆为遵守对母亲的最后一个承诺,执意不去皇宫。王公公用重金买了一把唐朝李后主留下的“天目琵琶”,用它弹唱了“碧云天”,陈圆圆惊叹。王公公道出了自己如何当上太监的实情。圆圆的心离王公公近了许多。大明南忧北患并起,宁远军将吴三桂闯宫夜报:宁远官兵因拿不到军饷而造反,已割下宁远巡抚毕大人的一只耳朵。

第 7 集

  皇上决心用重兵前去镇压乱军,而吴三桂却极力阻止镇压,说只要皇上给他10万两银子做官兵的军饷,他就能帮皇上平定乱军。皇上最终只给了吴三桂5万两银子,但同时也派了御林军,准备恩威并重,平定乱军。辽东已无主帅,吴三桂、王公公力荐忠勇善战的兵部废员袁崇焕,皇上采纳。皇后娘娘将“废宫”眠月阁赏给了新进宫的陈圆圆。王公公把“废宫”里的“密事”讲给圆圆听,圆圆从中得知这眠月阁便是母亲生她的地方,并知道皇室一直要追杀她们母女。吴三桂劝说造反官兵只要缴械投降,保证免罪。御林军的宋军台却说皇上有密旨,要全部杀掉叛军。

第 8 集

  吴三桂决定让乱军互相残杀,留下最勇猛善战的53个士兵免死……“宁远兵变”平定了,吴三桂用这53人组建了自己的军队。宋军台回京见皇上,将平定宁远乱军的功劳巧妙地归于自己,并在皇上面前说了很多吴三桂和大臣们的坏话。王公公明察秋毫,抓住宋军台贪功诿过,借机收买宋军台,利用他了解近日频频向皇上进言要弹劾自己的人是谁。皇上诏袁崇焕进京,准备委以重任。不料袁崇焕称病抗诏。王公公给皇上支招——用“恩御”和两棵老山参表达诚意,将袁崇焕诏进京。袁进京后第一个去王府拜见王公公,王公公真诚地表示要做袁崇焕在宫内的“后台”。

第 9 集

  户部尚书周延儒冒死向皇上进言,认为王承恩的权利过大,是另一个危险的魏忠贤。为对付八旗军的皇太极(他已自称大清皇帝),皇上请袁崇焕献策。袁崇焕夸下海口——五年平定辽东。皇上大喜,命袁崇煥为蓟辽总督,并授予他“临机专断、先斩后奏”之大权,并亲自从皇银里拨出30万两银子给袁做军饷。一时间,袁崇焕成为“天下第二人”。王公公通过宋军台查出监视并想弹劾他的人就是户部尚书周延儒,从此恨在心里。罪将吴襄被多尔衮的清军围困,血战黑虎崖。

第 10 集

  吴襄之子吴三桂为救父,只率53名自己的标骑冲出辽远城与清军决一死战。皇太极与吴三桂“别打边聊”,皇太极最终打败了吴三桂,但仍觉吴三桂是个汉子,愿与他交个朋友,并劝他归顺大清,“何时想来都可以,来了再走也可以”,还让他带话给袁崇焕,贬低大明和袁本人,霸气十足……其实皇太极很看重袁崇焕,认为袁崇焕是崇祯皇帝的胆,发誓要除掉这个胆。皇太极有一个美丽、聪明的庄妃,庄妃娘娘的老师却是个汉人范仁宽。范仁宽的大智颇得皇太极的赏识。

第 11 集

  皇太极和庄妃决定微服南下,摸清大明底细。袁崇焕对吴三桂的战功大大渲染一番,并故意派吴三桂押送其父亲吴襄进京接受处置,为的是以吴三桂的战功减轻吴襄的罪责。吴三桂向父亲表明爱上一个“宫女”(此时他还不知道这个“宫女”叫陈圆圆),父亲说那个“宫女”一定是皇上的女人!袁崇焕为了说服皇上“以战求和”,写了一封信让吴三桂进京交给皇上身边的王承恩。王承恩在老家青龙镇为老父扫墓,正巧皇太极的左右臂范仁宽也回老家青龙镇看望父母,得知父亲已被清军打死,去父坟扫墓,正遇在墓边等候多时的王承恩。王公公劝范仁宽归顺大明朝廷,未果,转而又希望范仁宽能在“关键时刻”劝说皇太极与大明讲和。

第 12 集

  皇太极和庄妃假扮汉民上了“山海关”,摸清了对手的兵力布局,又用银子将“山海关”脚下的“十里香”小酒馆的名字改成“太极十里香”,目的是让崇祯皇帝知道他已来过此地。范母突然接到太监们代表朝廷送来的重礼,引起她的疑虑,范仁宽只好向母亲讲出了他一直为清军效劳的实情,并告诉母亲他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和平的理想。范母不理解,悲愤地悬梁自尽了。王公公已发现了皇太极来过“山海关”的事。乐安公主偷偷带陈圆圆上街玩,听见民间传唱“英雄吴三桂”的曲子,圆圆很是好奇。

第 13 集

  皇后借皇上高兴之机,将精心为皇上准备的“美味”(陈圆圆)献上,皇上甚是喜欢……不料陈圆圆故意说自己已不是女儿身。皇上暴跳如雷!陈圆圆因“亵渎圣上”被捕。周延儒乘机在皇上面前揭发:陈圆圆是王承恩为皇上找来的,皇上盛怒,他虽然深知王承恩是忠心能干的人,但不能容忍王承恩替主子做主,要弹劾王承恩,他忍痛让熟知法律的王承恩自己判自己刑——当廷受杖,直到打残。

第 14 集

  吴三桂深夜秘密拜见王公公,将袁崇焕“以战求和”的信交给了他。王公公没有看信,猜出了信的内容,将信撕掉,并告戒吴三桂——全当从来未有过什么“密信”。王公公善意地理解了皇上“打是亲,骂是爱”,认为皇上真正的用意是让“阉权”的流言不攻自破。王公公让圆圆唱小曲给他听。一旁的吴三桂听着小曲,动情地向圆圆表达爱意。为了圆圆,他不惜要杀皇上。圆圆用歌声回答了吴三桂的情意。圆圆还是被赦免了,皇后要她今后好好地侍奉皇上。

第 15 集

  皇上念吴襄“生了个好儿子”,让他归乡养老,命吴三桂继任父职,并让陈圆圆向大英雄吴三桂敬酒,又让她为吴三桂唱曲,圆圆唱得情真意切。皇上问吴三桂与皇太极交战时,皇太极都说了些什么。吴三桂谎说是“明、清应和平”。吴三桂求皇上把陈圆圆赐给他,并发誓他能将大明的敌人皇太极的头砍下来献给皇上。皇上含糊地答应:如果吴三桂再立战功,便将陈圆圆赐给他。圆圆对王公公说,吴三桂是惟一真爱她的男人,希望王公公替她去求皇上。此时的王公公更受到皇上的信任,因他对皇上最理解且深明大义,使皇上欣慰。

第 16 集

  皇太极利用崇祯多疑心重的心性,决心先斩断崇祯对得力干将袁崇焕的信任——写一封“议和书”,让袁崇焕转交给皇上。袁崇焕知道皇太极并非真心讲和,便一面积极备战,一面将“和书”上交皇上。皇上果真起了疑心,命王公公派鲁四去监视袁崇焕的一举一动,并召集众臣商议“和书”,以试探每个人的态度。王承恩再次受到重用后,府上又是宾客满堂了。大臣们纷纷送来重礼,洪承畴也不例外,王公公故意不收他的银子,提出了交换条件。

第 17 集

  崇祯认为周延儒通敌,将周革职,交刑部审问。周延儒一夜之间白了头。在狱中,洪大人奉皇命前来,以请周大人喝酒的方式审案。周延儒认为让他喝的是毒酒,但还是一饮而尽。周延儒喝下酒后并没有死,很是感激洪大人。洪大人借酒劲让周讲真话,并说其实他完全赞成周大人的“南剿北和”之策。周大人发现洪大人是个两面派,洪大人笑周大人:“在观人这一点上,你又输给了王承恩。”

第 18 集

  朝廷众臣弹劾袁崇焕,而皇上在王承恩的影响下,按住对袁的恼怒,反倒嘉奖袁。皇上命袁崇焕驰援西部的圣旨已到,但马匹和时间都不够。但皇命不可违抗。袁崇焕只好亲自带兵赴西部。可当袁崇焕到达西部,皇太极已经离开,并且速向京城进攻。袁崇焕又火速掉头向京城追赶。皇上动员京城全民皆兵,这是崇祯皇帝一生中最勇敢和辉煌的时刻。明清两个皇帝将在此决一死战!为保卫京城,皇上急将已启程的援助陈奇瑜围歼流寇的八万军队立刻又调回北上,投入京城保卫战。

第 19 集

  陈奇瑜已得知援兵被调走的消息,担心十万闯军突围。而此时李自成代表所有义军前来受抚。陈奇瑜布下天罗地网,想在义军放下武器徒步走出虎口时,将义军斩尽杀绝。但义军早有准备,当两军靠近时,用石头及暗藏的短刀反将明军全歼。陈奇瑜剖腹自杀。京城的青壮年不肯出来助战,杨嗣昌求王公公劝皇上拿出银子来。王公公不肯“出面干政”,却让杨大人去求皇后。

第 20 集

  皇太极已率清军兵临城下,让军队在城边休息,养足精神,等袁崇焕的兵马一到,趁袁军人困马乏之机,一举歼灭袁崇焕的部队。袁崇焕派吴三桂率三千骑兵先行去“骚扰”皇太极,一是为了安抚皇上的心,二是暂时拖住皇太极。多尔衮等人劝皇太极趁大明援兵未赶到,快速攻城,而汉臣范仁宽则劝皇太极不攻城———因为时机不成熟,否则将腹背受敌。皇上见到范仁宽,说“议和”之事要与大臣们商议三天。而范仁宽说皇太极有严命:必在当天答复。

分集:1-20 21-40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