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天和马店老掌柜闵寿楠的女儿闵芸儿,在出嫁前逃婚出走,并随所爱之人寸鹏赶起了马帮。闵家的二少爷闵华洲一气之下,决定替妹妹闵芸儿承诺情债,娶了竺自臻的瘫女竺玉秋。

  闵寿楠经不起女儿逃婚和次子娶瘫女的打击,旧病复发。临死前把儿媳竺晚秋叫到面前,把最重要的遗愿告诉了她。原来,闵寿楠的父亲和竺自臻的父亲,曾一起下南洋。他们在弥留之际,把各自的儿子闵寿楠和竺自臻叫到面前,命两个人回昆明,合伙立业治家。还把这一箱子合伙赚得的财富,托付给了老实忠厚的闵寿楠。

  与此同时,两位前辈还留给闵寿楠和竺自臻各半块“天和宝玉”,一块上刻有“修祺”二字,另一块上刻有“治平”二字。要求闵寿楠与竺自臻:分而立业治家、合而兴邦利国。闵寿楠才把两家共同积累的一箱子财富交给了儿媳竺晚秋。并告诉她,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只有当“天和玉”合壁时,箱子方可打开。

  婚后的闵华洲与妻子竺玉秋感情很好。但当中法战争爆发时,闵华洲投靠前来诠店的黑旗军首领刘永福,奔赴了抗法战场,并在战场上壮烈殉国。其妻竺玉秋得知,自残身亡。

  闵华洲战死,为了履行自己对公爹的承诺,竺晚秋主动与丈夫闵华堂的旧情人——寡居的阿秀接触,将阿秀的女儿小翠认为义女,想为小翠招门纳婿。

  竺万良子承父业,承担了法国人修建滇越铁路的土方工程。但他和妻子林美娟,却不愿继承和延续长辈们结下的恩怨,主动帮助闵家更新经营马店的观念。芸儿对丈夫支持法国人修路大为不满,寸鹏单独出走。寸鹏偶得宝石,不料绑匪耙五也在追劫这块宝石。寸鹏和耙五先后赶到赌石现场,决定以石赌命运:耙五赢了拿走石头;寸鹏赢了也可以把宝石送予耙五,但耙五必须改邪归正,归顺马帮,帮助修路。结果寸鹏赢了,却气得妻子闵芸儿与其彻底决裂,收回马帮,与寸鹏断绝了夫妻关系。看到寸鹏为了支持修路妻离家破,耙五深受感动,决定卖掉石头,帮助寸鹏置备起更大的马帮,投入修路。

  闵家的天和居火爆,对门的聚仙阁饭庄倒闭。闵华堂想将其盘下,却被竺自臻买走。闵华堂想从岳父手中买回聚仙阁,竺自臻却白送给闵华堂经营,但必须经营番菜馆。广西提督苏元春前来昆明,借鉴竺自臻修建滇越铁路土方的经验,闵华堂借机向岳父推荐广西龙州铁路工程。竺自臻不顾风险,投资该工程。

  闵华洲并没有死。他被傣家姑娘玉香搭救,并与其结婚生得一子。他出于对法国人的仇恨,带领寨民破坏铁路的修建。但在炸路时,却意外地炸死了竺万良和林美娟。闵华洲与耙五被朝廷抓获,押解昆明,要在马店门前当众处斩。闵华洲的处斩,使闵竺两家的恩怨达到顶点。在问斩的时候,闵华洲结交的傣族兄弟却突然来劫法场。

  法国神甫为了强买马店,以催缴土方垫付款为由,逼迫竺自臻帮助说服闵华堂。并动用官府,逼闵华堂卖出天和马店。闵华堂为了解救竺家的危难,毅然当掉了天和马店。

  竺自臻为竺家即将破产和面临绝后而痛苦,闵华堂说出了一段历史真相。原来,竺自臻远渡重洋之前,曾把情人何莲芝托付给了闵寿楠。而竺自臻从海外归来时,何莲芝已经成了闵寿楠的妻子。但是,竺自臻并不知道,他走的时候何莲芝已经身怀有孕。一个怀着身孕的姑娘,如何面对当时的人世?闵寿楠为了打消何莲芝自绝人世的念头,保住竺自臻的声誉,毅然与何莲芝结了婚。并允许何莲芝生下了那个孩子。闵寿楠又无法正式接受这个孩子,竟让孩子做了马店的伙计。那个孩子就是和全。

  竺晚秋到傣寨找到并接回了闵家的第四代——闵华洲之子闵家驷;闵华堂找到并说服了和全,回到竺家认祖归宗。就在竺家即将破产、闵家也将失去马店的时候,竺晚秋拿出了那箱子财富。小闵家驷,从外公竺自臻手中和大伯闵华堂那里,拿过两半块“天和玉”,并通过将其合壁,打开了那箱子财富——价值连城的百年普洱陈茶。竺自臻和闵华堂用那箱价值连城的宝茶,并联合云南巨贾,从法国人手里买回了滇越铁路的路权,使中国有了第一条自主的国际铁路。

分集剧情:
第 1 集

  故事发生在清朝末年,英国政府为了征服中国并压制其它列强在中国的势力。英国驻华公使派出叫马加里的书记官带人到普洱茶和云子围棋的故乡彩云之南——云南,接应他们的武装部队。

  云南昆明天和马店的大小姐闵芸儿,由于两家经营之道不同,逃婚离家出走,追随自己所爱之人赶马帮的寸鹏。南洋货栈竺家大少爷为了秉承父命,特意从国外赶回完婚。闵芸儿的逃婚使本来就有换亲之约的竺家恼羞成怒。竺家老姑奶奶竺自萍协同家弟竺自臻带子闯到闵家,便于换亲不成就要讨旧债相比。

  闵家次子闵华洲为了保住马店,一气之下决定替妹妹还情债,当场立约要娶竺家的二小姐竺玉秋。闵家老掌柜闵寿楠为女儿的逃婚和华洲的替婚旧病重生。

第 2 集

  竺家大小姐竺晚秋为了遵循父命己嫁给闵家大少爷闵华堂多年,至今无后。竺晚秋认为父亲竺自臻多年来对闵家的态度不仅仅是因为一百两黄金的旧债,

  闵家老掌柜为女儿的逃婚感到心存愧疚,让长子闵华堂把次子闵华洲的婚约送到竺家并转告竺家无论是霹雷还是闪电闵家将会接受。

  从小和闵家大小姐一起长大并有兄妹之情的竺万良,对闵芸儿的逃婚感到不解,并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姑妈竺自萍。

  在闵家长大的伙计和全,通过马帮得知有一女锅头为了给国人报仇,杀死英国书记官马加里和他的武装部队,告知老掌柜和大少爷,闵家人怀疑是芸儿所为。闵家二少爷闵华洲担心政府追究,让和全赶赴马帮转告闵芙儿不要回家。

第 3 集

  马加里之死的确是闵芸儿所为,朝廷拿当地官员和百姓抵命。

  老掌柜闵寿病情日益加重,把儿媳妇叫到面前将自己多年的的心愿告诉儿媳,一是让晚秋为闵家生下一男半女,二是把闵竺两家祖辈的重托交给了晚秋;《闵寿楠的父亲和竺自臻的父亲为生死兄弟,在南洋打工,在瘟疫中死与非命。临死前两家老人把多年的积蓄托付给忠厚老实的闵寿楠并让二人回到昆明合伙立业治家,二位老人临终前还各自教给儿子半块天和玉。等夙愿完成之后两块玉合二为一,可是两个人一个恪守传统,一个经世致用,商道的不同,不但使天和玉没和,反而成仇。》为了完成祖辈遗愿,闵寿楠把两家人留下的一箱财富交给晚秋,并告诉晚秋不许告诉任何人,只有两家天和玉合二为一箱子才可以打开。

  老掌柜把天和玉传给长于闵华堂,并把三十多年前两家人结下的恩怨告诉了儿子,为了使两家人恩怨不再重演,让儿子守口如瓶。闵家二少爷闵华洲把一直躺在竺家的瘫子竺玉秋娶进闵家。

第 4 集

  老掌柜临终前刻下“诚守”二字,为了是让后代恪守老辈遗愿,闵华堂为了使刚进门的弟妹竺玉秋不至于看出闵家丧喜同办,便告知刘妈要在二少奶奶面前打好支引。聪明的二少奶奶竺玉秋看出破绽,便主动穿上孝服为公爹守孝。

  闵芸儿得知父亲死讯,带丈夫寸鹏赶回闵家,把父亲的死完全推到竺自臻身上,一路打进竺家要找竺自臻讨个说法,竺家大少爷的无意出现,使事先逃婚的闵芸儿感到心存愧疚,才使一场风波有惊无险。

第 5 集

  闵华堂通过寸鹏得知马加里被杀的的原因。此时朝廷为了平息战争便抓了二十名景颇汉子要为马加里抵命。为了给妹妹赎罪闵家大掌柜给二十条汉子设置灵堂,逼谷缩食,为冤魂守灵。

  竺晚秋嫁进闵家数年并无子嗣,如今瘫妹妹又嫁人闵家,竺晚秋想知道闵、竺两家多年恩怨的真正原因,于是返回竺家询问姑妈竺自萍,姑妈便与闵家接竺家一百两黄金为由搪塞晚秋。为了使闵家不至于断送香火,竺晚秋想到丈夫闵华堂的初恋情人阿秀,寡居多年的阿秀有一娇小玲拢的女儿小翠,并且想让小翠为闵家招门纳婿。

  洋神甫的到来,想通过闵华堂认识一向用于经世致用的竺家老总办,为法国人在昆明修建教堂、学校和医院所用,通过竺家老总办和神甫的交谈,大伙计和全得知神甫看上的是闵家马店。

第 6 集

  神甫和闵华堂交谈之后认为想在闵家建起教堂,势比登大还难。竺自臻建议神甫先建起医院和学校至于教堂来日再定。

  竺家大少爷邀请久居海外的同学林美娟来家做客,林美娟对经世致用和当时社会发展趋势评论一番后,竺自臻发现林美娟是一难得人才,并告诉儿子留林美娟在家长住…

  竺家坐上宾林美娟的到来也为行动不便的竺玉秋带来了方便,从国外带来了轮椅。竺万良为做地主之意带林美娟到处游山玩水,两家经商之道的不同再加上多年的恩怨,闵华堂对竺万良的所做表示不敢苟同。

  婚后的闵华洲和妻子竺玉秋感情很好,当一家人在亨乐天伦之时,法国人对华夏土地开始侵劣,难民无处可见。为了使难民不再流落街头闵华堂接受了一批又一批的难民,闵、竺两家在对待难民的意见上有所不同,导致翁婿二人意见不和。多日来上千口人吃住在闵家大院,是闵家将无法维持,在危机时刻竺自臻让人开起了粥场,才解了闵华堂的燃眉之急。

第 7 集

  岳父的粥场使闵华堂躲过一劫,嘴上不说但心存感激,但是闵华堂对岳父在劫难当中发国难财又心存不满。

  黑旗军首领刘永福投靠朝廷来到云南抗法,自小跟随大伙计和全练就一身武艺的闵华洲,在国恨家仇的压力下决定追随刘永福抗法。经过兄弟二人再三请求刘永福便随同人愿答应了闵华洲。

  竺玉秋得知丈夫要夫身沙场,爬到院中目送丈夫。并让贴身使女刘妈将自己的玉佩送给丈夫闵华洲。

第 8 集

  竺自臻为修建教会医院和学校四处奔忙,让爱子竺完万亮和林美娟到香港学习技术和引进设备。竺自臻得知二女婿闵华洲奔赴前线抗法表示不满,并对大女婿闵华堂进行训斥。

  竺玉秋为了给丈夫过生日祝他平安,决定在闵家办洋舞会。竺晚秋怕丈夫不同意心存疑虑,闵华堂不但答应了还表示自己也要参加,这使压抑多年的闵家和竺晚秋从来没想到的。洋舞曲终于在闵家也欢快的响起了。

  中法之战大获全胜,但朝廷还是签了不平等条约,割地、赔款。战争的告捷使离乡在外的难民各自奔赴家园。随之而来的一队伤兵拿着一块玉佩到闵家报丧。为了确定属实,闵华堂找来使女刘妈辨认玉佩,刘妈确认玉佩乃是竺玉秋所给闵华洲。飞来横祸是闵、竺两家又笼罩在阴影之中。

第 9 集

  竺玉秋没想到生日舞会却成了对丈夫的祭奠。二弟为国捐躯,闵华堂为了使抗法英魂不至于飘荡在外,决定为二弟风光大葬。下葬之日竺玉秋表示孝服不穿、葬礼不参加,在竺玉秋的心里丈夫没死,闵华洲永远活在自己心里。

  跑马帮闵芙儿本来就对洋人恨之入骨,听说二哥之死后和丈夫寸鹏赶回闵家,闵芸儿表示将马帮改为人马,闯越南、冲缅甸,专杀洋人为二哥报仇。在大哥大嫂的极力劝阻下闵芸儿才暂且放下报仇的心愿。

  和全在路上遇到舅爷竺万良,得知万良沿中法战争的路线寻找闵华洲的下落。闵芸儿也想为二哥的死查个水落石出,便告别家人独自向中法战争的方向寻找。

  闵华洲战死的消息使妻子竺玉秋失去了精神支柱,不想再给家人添加任何负担的她,安详的躺在飘满玫瑰花瓣的浴盆自残身亡。华洲的战死、玉秋的毅然离去使闵华堂不得不改变自己的观念。

第 10 集

  爱女的辞世使竺自臻卧病于床,林美娟对竺玉秋的离去感到惋惜并告诉竺子臻法国人为了压制其他列强对中国的控制,想在云南修一条从昆明通往越南的铁路来加强自己的势力。竺自臻表示此事未尝不是件好事,并且想把修铁路的工程承包下来。竺万良和闵芸儿先后寻找闵华洲并同时找到一位曾经搭救过抗法英雄的老人,经过交谈得知正是闵华洲,由于闵华洲伤势严重不想回家面见家人,独自离开老人,生死不明。

  竺自臻怕法国人强占马店修建教堂,想以马店有竺家股份为由从闵华堂手里接过并保住马店,闵华堂不但不交出马店还认为岳父是想把马店卖给洋人,翁婿二人口舌之争后,闵华堂表示归还所接竺家一百两黄金的本息,由于数目过大闵华堂受到打击,在妻子竺晚秋的鼓励下闵华堂决定改变以往的老店遗风,使马店发扬光大。

第 11 集

  天和局饭庄的开业,竺自臻心中暗喜。一直尽职尽责的和全成为二掌柜。竺万良、闵芸儿沿路寻找闵华洲仍无下落,闵芸儿不想把这样的消息带回闵家便和竺万良分道扬镳找马帮去了。

  闵寿楠临终前对竺晚秋寄予传代的希望使她的压力越来越大。在晚秋的心里一直认为“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为了履行诺言,晚秋找到丈夫的初恋情人阿秀,想认小翠做干女儿告诉了阿秀婿。晚秋把小翠带回家中遭到闵华堂的反对,于是晚秋想到以死来威胁,使闵华堂同意收留小翠便做出了一场跳井的闹剧。竺家老姑奶奶闻讯后赶来质问闵华堂,不想闵华堂的一番话感动了姑妈。

第 12 集

  闵华堂和小翠用餐时想起青年时代和阿秀的恋情。华堂把小翠要许配给和全的事告诉了和全,和全认为不妥,并讲了自己的看法。晚秋和阿秀的接触使压抑多年的她得到发泄,把自己的想法和经历一吐为快,听了晚秋的诉说,阿秀对自己当年没进闵家感到万幸。

  晚秋对自己数年来不能生育感到怀疑,便回到娘家问姑妈和父亲,晚秋认为是父亲从小喜欢闵芸儿才使两家有了换亲的婚约。恰恰相反的是竺晚秋的婆婆在临终前提出让晚秋做闵家长房媳妇后,竺自臻才提出换亲。经过晚秋的再三逼问自己是否能生育,竺自臻才不得以说出郎中的诊断是有可能不能生育。

  竺自臻也感到愧对闵家便带着一百两黄金的借据来到闵家把借据撕毁,想使两家人的恩怨从此了结。

第 13 集

  竺自臻的医院和学校相距建成,在神甫的帮助下铁路的承包权也归自己所有。竺万良和林美娟的感情也的到认可,并准备举行婚礼,闵华堂为了感谢岳父撕毁惜据准备在婚礼之上大礼相送。

  法国人交给竺家修建铁路的路线图恰恰经过闵家祖坟,经过和法国人多次商谈要想饶过闵加祖坟,都被拒绝,想饶过闵家祖坟要耗费极大的人力,物力及财力,竺家只有奉命行事。

  天和居饭庄生意日益红火,闵华堂想把昆明最有名的饭庄盘过来做为自己的分店。正在这时竺家大管家送来公文,限期三天让闵家拆迁祖坟,使闵华堂误认为岳父撕毁借据为了是动自己家的祖坟,又使两家人出现再次相斥局面。竺晚秋为了不迁动闵家祖坟来求父亲,但为能如愿。

第 14 集

  为了使天和局扩大经营,闵华堂带和全来昆明最有名的饭庄聚仙阁实地考察。竺家的婚事定在天和局饭庄举行,闵华堂借迁祖坟为由并吩咐下属在竺家举行婚宴当天要与竺家丧喜同办,并且送给竺家的贺礼全要活物。二掌柜和全和帐房先生刘德后为了使两家人不再斗下去,在宴席当中做了手脚。婚礼即将开始,竺家客厅里蒗圾不堪,闵华堂派人送来的山鸡、猪等活物到处可见,老姑妈一气之带领下人把所有闵家的贺礼抬进闵家店堂。在侄女晚秋和闵家下人的一再恳求之下老姑奶奶才算罢手。女婿对竺自臻的不理解使他感到大为失望,而此时的竺万良对姐夫的行为表示理解和同情。

  婚礼正在举行,竺家人和所有客人沉静在欢乐的气氛当中,突然大街上出现一队奔丧队伍……

第 15 集

  闵华堂的丧喜同办竺家认为是给自己家增添了乐趣,而闵华堂视为出气。闵家大小姐听说竺自臻为了给洋人修建铁路,把自己家的祖坟挖了,一气之下带领手下上街,见洋货就抢,抢来就烧。闵、竺两家听说闵芸儿烧洋货还惊动了官府,在竺自臻的暗地帮助之下才使一场灾难化险为夷。

  闵芸儿得知小翠的来由之后并对大嫂晚秋感到无比敬佩。

分集:1-15 16-32 返回页面顶部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