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华山派掌门人岳不群之女岳灵珊,对林平之渐生爱意;嵩山派掌门人左冷禅想吞并五岳剑派,杀了衡山派刘正风和魔教长老曲洋;两人死前,把《笑傲江湖》曲谱传给了华山派大弟子令狐冲;

  令狐冲被自小爱慕的师妹岳灵珊疏远,外出散心时,和魔教圣姑任盈盈相识;盈盈舍身入少林换取易筋经挽救令狐冲的生命;

  问天问用令狐冲换出囚禁的魔教前教主任我行;令狐冲在狱中学会了吸星大法;他去救助衡山派,却成了全是尼姑的衡山派掌门人;魔教教主东方不败修炼葵花宝典,引刀“自宫”而功力大增;令狐冲帮助任盈盈,任我行将东方不败杀死;

  任我行想灭掉五岳剑派,吞并武当少林,一统江湖;令狐冲对岳灵珊念念不忘,任盈盈在父亲和情郎之间无法取舍;魔教教主与正派和解,任我行暴毙,岳灵珊被林平之杀死;令狐冲终于明白了任盈盈对自己的深情,两人合奏《笑傲江湖》,结为伉俪……

分集剧情:
第1集

  江湖永远是江湖,不可能有平息之日。有的只是刀光剑影,尔诈我虞,有的只是黑与白,正义与邪恶,虚伪与真诚紧紧纠缠,难以辩驳。令狐冲受师命与师妹岳灵珊乔装打扮成酒栈伙计,伏于武夷山脚,没想到令狐冲巧遇魔教长老曲洋,两人意气相投,惺惺相惜,却惹上一段江湖恩怨,卷入到血腥的中心。

  福威镖局少镖头林平之在山上狩猎,甚是威风,歇脚于令狐冲和岳灵珊的酒栈中,和一个余姓青年发生了冲突,由于令狐冲暗中相助,杀了余姓青年。这一切看似偶然,却又都是在安排之中的。林平之回到家中,发生了一连串奇怪的事情,镖局的人接二连三,莫名其妙地死去,林家鸡犬不宁,鬼影绰绰。原来余姓青年是青城派掌门人的公子,青城派弟子在掌门余沧海的带领下前来寻仇。结果逼得林震南一家妻离子散。复仇并不是青城派此次出行的最大目标,还有更大的阴谋。

  逃窜到酒店的林平之已是走投无路,令狐冲侠义心肠,奋力相救,戏弄了一番青城派弟子,结果招致青城派众弟子围攻,性命未卜……

第2集

    在青城派掌门人余沧海和众弟子的严厉攻击下,令狐冲步步退守,危在旦夕。这时,曲洋身背古琴,飘然而至,救下令狐冲。同时,魔教圣姑任盈盈奉日月神教教主东方不败之命来追杀曲洋,令狐冲不顾正邪难容,义救曲洋,危难之际,受曲洋之托,答应把焦尾琴带给刘正风,圣姑任盈盈感于曲,刘二人情深,违背教令,放过曲洋。

  青城派“青城四秀”之一罗人杰及同门押着林震南夫妇在山间赶路,但由于让林平之逃走了,害怕师门不容,欲自行了断,被于人豪救下。青城派欲施偷梁换柱之计,押着空车上路,岳灵珊尾随监视。

  古木参天,云雾蒸腾,采花贼田伯光调戏清秀绝俗,美丽动人的恒山派小尼姑仪琳,恰巧令狐冲化装路过,出手相救,二人凭借大树葛藤,与田伯光周旋,最后,田,令二人激战一团,令狐冲却惹出一段情缘。逃走的林平之躲进了小镇,青城派押送空车,欲演“空城计”,岳灵珊跟踪至此,仪琳已是惊弓之鸟,闯到小镇,田伯光如影尾随,把仪琳押到回雁楼,乔装的林平之上楼看热闹。而令狐冲端然坐在楼上,此时,罗人杰,于人豪也赶到,还有天松道人……回雁楼一时危机四伏。为救仪琳,令狐冲身负重伤,最后,巧设妙计,智取田伯光。正当仪琳为令狐冲疗伤之际,青城派罗人杰挺剑而入,令狐冲顿陷囹圄……

第3集

    岳灵珊和华山派同门相遇,卸下伪装,现出清纯秀丽的女儿身……

  白云庵庵主,恒山派掌门人定逸师太听信天松道人谣传,以为令狐冲掳走仪琳,怒愤填膺,要找令狐冲算帐。江湖多奇变,两派相遇,定逸师太杀机突现,掳走岳灵珊作抵押,要岳灵珊父亲——华山派掌门人岳不群来交换人质。这一切都被乔装的林平之看在眼里。

  令狐冲强忍伤痛,戏谑“英雄四杰,青城四秀”为“狗熊野猪,青城四兽”,计杀罗人杰,自己也晕死过去。残阳似血,仪琳拖着令狐冲在田野里蹒跚而行,精疲力竭,心急如焚,也昏厥在晚风花海中,待她醒来,令狐冲已是人迹皆无。令狐冲被尾随的曲洋和孙女曲非烟带走,又得圣姑任盈盈相助。

  衡山城内,各路英雄豪杰,汇集一处,热闹中杀机四伏,林平之脸涂炭灰,装扮成驼背,混迹人群之中,“福祸皆因强出口”,临街茶楼,几位江湖汉子褒贬人物,引得衡山派掌门人“潇湘夜雨”莫大先生显露绝技——“琴中藏剑,剑发琴音”。

  衡山客栈,刘正风金盆洗手,封剑归隐之日在即,在门口笑迎来宾,不料,却连续地抬进了几具尸体。天门道人,定逸师太,余沧海都向岳不群要人,呈剑拔弩张之势,“君子剑”岳不群气度不凡,坦然处之。不得已,定逸师太抖露真情,余沧海恼羞成怒,道出岳不群的隐衷,寻找“辟邪剑谱”,就在一触即发时,仪琳踉跄而至,说明事情真相,洗刷令狐冲不白之冤。

  衡阳城里,一个小顽童唱道:“金盆洗手,羊入虎口,家破人亡,魔王乱走”。刘正风金盆洗手之日,同掌门师弟莫大先生互相辩驳,自古黑白不相容,二人抱头痛哭。目睹此景,令狐冲背着焦尾琴在雾中狂奔……

第4集

    令狐冲和余沧海狭路相逢,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余沧海痛施杀手,令狐冲身负重伤,鲜血直吐,林平之也是血性男儿,挺身相救;“塞北明驼”木高峰也欲染指“辟邪剑谱”,救下林平之,对其威逼利诱,想得到剑谱,戏弄于股掌之间。关键时刻,“君子剑”岳不群赶到,木高峰悻悻而去,林平之欲投身华山派门下,寻求庇护,岳不群却是“欲擒先纵”,不肯答应。

  刘府张灯结彩,刘正风准备举行金盆洗手仪式,众多英雄前来祝贺,而作为五岳剑派的盟主——嵩山派却迟迟不见派人来,刘正风心里隐隐不安;而衡阳城中朔风卷地,沙石飞扬,嵩山派来势汹汹,杀气腾腾,包围了刘宅,奉五岳剑派盟主左冷禅之令,费彬前来制止刘正风退归江湖,诬陷刘正风勾结曲洋,施挑拔离间之计。一言不和,一时刘门子孙人头纷纷落地,惨不忍睹,各大门派之中人,目睹惨变,却是无能为力。

  遭此大劫,刘正风心灰意懒,正要拔剑自刎,受曲洋之托的令狐冲挺身而上,以焦尾琴相示,刘正风紧抱焦尾琴,精神一振,感慨零涕。这时,几十名嵩山弟子持剑直指令狐冲和刘正风二人,一时二人身处险境,局势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第5集

  一场血腥的混战迫在眉睫,魔教左使曲洋突然现身,取走古琴、玉箫,和刘正风边战边退,结果二人身受重伤。嵩山派弟子兵分二路,一路由费彬带领下紧紧追杀曲、刘二人。一路跟着陆柏去搜捕令狐冲,岳不群无可奈何,看着令狐冲落入嵩山派的手中。恒山派仪琳、师妹岳灵珊前来搭救令狐冲,被嵩山派设计捉住,幸遇日月教圣姑任盈盈出手相救,方才脱险。定逸师太道破嵩山派左冷禅想要吞并五大剑派的狼子野心。

  在任盈盈的暗中安排下,曲洋、刘正风得以逃出嵩山派的追杀。二人抛弃生死,危难中坦然自如,琴萧相和,赋得一曲“笑傲江湖”,一时间,山泉凝固,草木为之动容。赶到的令狐冲、任盈盈、仪琳等人凝神静听,无不感慨。

  乌云锁日,山崖惨雾弥漫,大嵩阳手费彬寻上山头,惨杀曲非烟,仪琳心怀令狐冲和曲洋,刘正风奋不顾身,围攻费彬,幸得衡山派掌门人莫大先生相助,杀了费彬。

  曲洋、刘正风把《笑傲江湖》的琴谱箫谱交给令狐冲,希望这首震铄今古的曲子能流传,双双飘然而逝。山腰上,却是横尸遍野,任盈盈力斗嵩山弟子,绝不留情,待她回到曲、刘二人抚琴和箫之处,已是曲尽人散,捅下斗笠,揭开面纱,这张美丽的脸孔蒙上一层惆怅。

  嵩山派弟子在五岳剑派令旗底下烧杀抢掠,无所不为,一方面追捕刘正风,一方面探寻“辟邪剑谱”的下落……

第6集

    林里兵刃相击,密如联珠,却是岳不群在逼问余沧海林震南夫妇的下落,待到令狐冲闻声赶来,二人形迹杳无。

  山神庙里,阴风凄惨,“塞北明驼”木高峰正在拷问林氏夫妇“辟邪剑谱”的下落,林震南宁死不开口,木高峰想下毒手,寻声而至的令狐冲巧施“空城计”吓跑木高峰。灯枯油尽的林震南让令狐冲传达遗言,要林平之到福州向阳巷老宅找祖传之物,随即气绝而亡,林夫人也触墙而死。埋葬了双亲,林平之如痴如呆,失声痛哭,在定逸师太的极力相劝下,岳不群瞻前思后,把林平之纳入到华山派门下。

  山间小院,任盈盈一身缟素,为了替曲洋及其孙女曲非烟报仇,她痛下杀手,命令教众只要是嵩山派的,见一个杀一个。此时,日月教教主东方不败见曲洋已死,令任盈盈返回总坛——黑木崖。

  令狐冲欲把林震南的遗言告诉林平之,却被岳不群打断,并且要他闭门思过,令狐冲一头雾水……

第7集

    万花寨集市,恰逢“乞巧节”,岳灵珊,林平之及六师兄陆大有下船玩耍,被一伙人施“调虎离山”之计,林平之落单,差点又落虎口,有意无意间岳不群出现,让赶到的岳灵珊,陆大有送林平之上船,四个魔教装扮的人拦路打劫,被魔教薜堂主无意撞破阴谋,这一切岳不群在在瞧入眼里。

  嵩山派,青城派都前来抢林平之,令狐冲急中生智,让众人敲锣打鼓,在船上演出一场精彩的“空城计”。但林平之报仇心切,却被余沧海擒住。最后,几十只船混战一场,胜负难分。关键时刻,任盈盈出手相助,救出林平之交给华山派,这件事使岳不群满腹狐疑。7巍巍嵩山,蓬莱仙境。左冷禅静坐禅思,似乎胸有成竹,没想到等待他的是十几具同门尸体和如丧家犬的弟子。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左冷禅以为费彬是岳不群所杀,欲以此要挟他赞同五岳并派之事,一边安排人去泰山请玉玑子,谋划篡夺泰山掌门人之位,一边让陆柏亲自寻访华山剑宗传人,想挑起华山“剑宗”、“气宗”之争。

  华山之上,岳不群夫人宁中则领着华山众弟子在练剑,其乐融融。然而,岳不群责备令狐冲违背门规,为人轻浮,滥杀无辜,交结魔教人物,黑白不分,正邪不辨,并且冥顽不化,罚他到思过崖面壁一年。令狐冲有口难辩,众人虽是心怀不解,却是无可奈何。

  令狐冲,岳灵珊自小青梅竹马,情意绵绵,岳灵珊经常到思过崖看望令狐冲,并且赠送令狐冲父母定情之物——玉石宝剑以表情意。二人把纯真的爱情凝聚在剑法上,自创了一套“冲灵剑法”。同时,此刻华山派也是危机四伏,处境艰难,宁中则要岳不群传授令狐冲华山绝学“紫霞神功”,岳不群借故没有答应。嵩山派请来泰山派的玉玑子,商议夺位事;费彬查明是莫大所杀,左冷禅要挟之计落空,就派陆柏加紧查寻华山派“剑宗”传人,也被岳不群察觉。五岳并派的步骤似乎日益紧逼,岳不群忧心忡忡,不准岳灵珊再上思过崖,扰乱令狐冲心神,而要她去请母亲宁中则传授“玉女十九剑”,岳灵珊衔泪默应……

第8集

    左冷禅踌躇满志地看着弟子在封禅台下演练武技,不断地有弟子传来华山派众人的消息。此时秋日已到,令狐冲在思过崖面壁修行,岳灵珊的“玉女十九剑”已经略有成效,岳不群要林平之用家传辟邪剑法与岳灵珊拆招。宁中则以慈母之心,做了一件棉衣要岳灵珊送到思过崖,岳灵珊和令狐冲在篝火中度过美好的一夜。次日,林平之来了,二人双双下山,撒下一路欢声笑语,令狐冲若有所失。

  林平之在华山派学武多时,进展不大,常败在岳灵珊剑下,遭同门嘲笑;夜间,他就独自一人跑到山林中,对着画有仇家的石壁练剑,如痴如醉。平常林平之陪着岳灵珊练剑,拣松子,拾榛子,月下对歌,不免日久生情,引起陆大有的不满。在一场对剑中,令狐冲对剑失手,惹怒了岳灵珊,二人分歧日益加深。而恒山派悬空寺里,尼姑仪琳日夜思念侠义英雄——救命恩人令狐冲,被前来寻女的父亲不戒和尚撞破。

  思过崖上,令狐冲终日盘坐冥想,失神无语。一日,令狐冲练功时无意发现思过崖的一个后洞,里面全是骷髅,武器,这使他目瞪口呆,没想到这里就是魔教十长老和五岳剑派决战之处,石壁上刻着十长老克制各剑派的武功。

  而此刻,陆柏找到华山派“剑宗”传人成不忧,月光中,左冷禅兴致所从,霍霍起舞,称霸武林的野心,尽在舞剑中……

第9集

    华山派“剑宗”传人成不忧,封不平等人来到嵩山会见左冷禅,商议剪除岳不群,扶持“剑宗”重掌华山派以及五岳并派的事宜。

  令狐冲进入后洞,见石壁有许多奇怪的招式,仔细揣摩,如痴如醉。这时,岳不群,宁中则来考察令狐冲武功进展,传授“紫霞神功”。在与宁中则的对剑中,令狐冲无意使出壁上所绘招式,破解了“无双无对,宁氏一剑”,引起岳,宁二人的怀疑,以为他走上了“剑宗”之路,吓得令狐冲胆颤心惊。

  田伯光为见令狐冲一面,在开封伪作了几件案子,引开岳不群、宁中则夫妇。岳不群为了探寻左冷禅的动静,也就离开了华山。田、令二人相见,开怀痛饮。令狐冲劝田伯光改邪归正,田伯光却是受不戒和尚的要挟来请令狐冲和仪琳见面的,令狐冲不从,二人便刀剑相对,各施其能。二人打打歇歇,令狐冲不断地到洞中学练武功,后遇同门前辈风清扬指点武扬,得知洞中发生之事,又学会了“独孤九剑”,击败田伯光。这时六师弟陆大有上山求救,原来嵩山、衡山、泰山三派已围住华山,要助“剑宗”夺取掌门之位,令狐冲不顾面壁之罚未除,飞奔下山。不料,半道上遇见“桃谷六仙”的歪打滥缠,也要押他去见仪琳,令狐冲哭笑不得,又是心急如焚,费尽心思,才摆脱六人疯癫无常的的纠缠……

第10集

  华山正气堂中,岳不群、宁中则与前来寻仇的成不忧,封不平等人对峙而立,双方剑拔驽张,局势一触即发,令狐冲匆匆赶到,拔剑与封不平战成一团,最后使出“独孤九剑”,牛刀初试,封不平手忙脚乱,颜面丢尽,却突施暗算,使令狐冲身负重伤,跟随而来的“桃谷六仙”抓起封不平,从空中摔下,筋骨寸断,惨叫气绝,然后携起令狐冲,跑得无影无踪。成不忧、陆柏见形势不妙,悻悻而退,众华山弟子漫山遍野寻找令狐冲,岳不群对令狐冲的武功更加怀疑。

  “桃谷六仙”以内力替令狐冲疗伤,六道真气在令狐冲体内冲撞,险些害了他性命,在令狐冲的要求下,又把他送回华山。岳不群欲用“紫霞神功”给令狐冲维持性命,但大敌压境,还是不敢损伤真气。身负重创的令狐冲找了一个机会把林震南的遗言告诉了林平之。

  岳不群权衡再三,决定弃山而去,与华山全体弟子一起上嵩山找左冷禅理论。无意中,岳灵珊从林平之口中得知“紫霞神功”可以救得令狐冲性命,暗记在心。外面不断地有消息传来,说这一切的变故都是由林家的“辟邪剑谱”引起的,林平之听了觉得既很惊诧,也很迷惑。

  偌大的华山灯光辉煌,演的却又是一出“空城计”,人都走光了,只剩下陆大有照顾令狐冲,皓月当空,二人斜影相对……

第11集

    岳灵珊不顾父亲之令,偷取“紫霞神功”交给令狐冲,而令狐冲不肯违背门规,誓死也不学上面的功夫,陆大有故意读给他听,不得已,令狐冲出其不意制住陆大有穴位,留下“紫霞神功”,一个人跌跌撞撞下山。恰巧遇到前来相会的仪琳、不戒和尚、田伯光,不戒和尚也以内力替他疗伤,令狐冲体内又多了一道相互冲撞的真气。

  华山弟子一路悄无声息,成不忧报仇之心不死,尾随而至,与岳不群展开生死之斗,不是对手,岳不群“君子风范”,放走成不忧。岳不群发现岳灵珊带走了“紫霞神功”,速返华山,发现令狐冲一伙人,而华山上的陆大有早已气绝身亡,“紫霞神功”也不知去向。一切错过都归罪到令狐冲头上,使他心灰意懒。

  山间农舍,任盈盈心乱如麻,十二年前,东方不败恩将仇报,为了“葵花宝典”夺取了她父亲任我行的教主之位,但为了欺骗教众而留下了她。从此她和魔教左使向问天就一直在寻找下落不明的任我行。没想到父亲没有找到,东方不败就对她产生了怀疑,下令要她回去。

  陆大有之死和“紫霞神功”秘笈的丢失使令狐冲遭受了大家的误解和冷落。令狐冲随着华山派一行人来到药王庙和宁中则回合,数十个蒙面黑衣人悄悄地把华山派包围了,索要“辟邪剑谱”,而令狐冲此刻功力尽失,眼看着华山弟子遭受杀戮……

第12集

    岳不群虽是奋力抵挡,终是寡不敌众,让蒙面人逼得手忙脚乱、狼狈不堪,偏偏陆柏、成不忧等十几骑也急奔而至,形势对华山派非常不利。令狐冲凝神运功,恢复了些许功力,奋力击退了成不忧和蒙面客一干人,自己也力竭元失晕倒在地,无力再杀敌。令狐冲的武功和刚才的行为引起了岳不群强烈的不满,令狐冲也闭口不提思过崖上发生的事。将至河南界境,岳不群倍感处境艰难,林平之邀请众人到他在洛阳的外公——号称“金刀无敌”的王元霸家中去,众人受到热情款待,岳不群和王元霸似乎都有意在撮合岳灵珊和林平之。

  跟随华山派而来的任盈盈向令狐冲讨取“笑傲江湖”的曲谱,而令狐冲一口咬定是任盈盈杀死陆大有,偷取了“紫霞神功”秘笈,两人话不投机,一言不和便以剑相对,岳不群等人循声而来,任盈盈抽身而遁,令狐冲支吾掩饰,岳不群知道令狐冲是在装模做样演戏,满怀怒火,拂袖而去,派人暗中监视令狐冲,师徒二人的关系越发紧张。

  至此,令狐冲欲辩无言,一条好好的汉子愁容满面,形如枯槁,宁中则十分担忧。令狐冲和岳灵珊的关系也日益僵持,内忧外患,令狐冲就日以酒浇愁,混迹于赌馆酒楼,形同痴人,任由无赖痞子欺侮……

第13集

    令狐冲眼看误会越积越深,也不想再去申辩,要把玉石宝剑还给宁中则,宁女侠苦口婆心,良言相劝,令狐冲不忍伤害师娘一片慈母之情。王家也十分怀疑令狐冲的行径,王伯奋,王伯强兄弟奉父亲王元霸之令暗中监视令狐冲,看到令狐冲捧起一本册子——“笑傲江湖”曲谱,仔细揣摩,沉醉其中,模样可疑。王氏兄弟以为这就是“辟邪剑谱”,当场抓住令狐冲,要他到众人面前去评理,但众人皆不识得曲谱,只好到城东绿竹巷的绿竹翁、绿竹婆那里去辩别真伪。

  绿竹婆演奏起“笑傲江湖”曲谱,令狐冲听得如痴如醉,遥想往事。是非评定之后,令狐冲却与绿竹婆一见如故,绿竹婆探知令狐冲身怀难治之症,奏起“清心普善咒”以琴音替令狐冲疗伤。令狐冲仰慕绿竹婆高风大为,自己又身患绝症,毅然馈赠“笑傲江湖”曲谱,在这里度过了人生最快乐的时光。

  任盈盈、令狐冲再次相遇,令狐冲二话不说,一口认定是任盈盈杀了陆大有,夺取“紫霞神功”。两人都是心高气傲,不肯听对方把话说完,令狐冲挺剑而上,任盈盈无奈,举剑相迎,缠成一团,战得难分难解。最后令狐冲使出“独孤九剑”刺伤任盈盈,但由于身上已负重伤,筋疲力尽,晕到在地……

第14集

  令狐冲醒来,却发现躺在绿竹巷的竹楼里,却不知绿竹婆就是乔装打扮的任盈盈。任盈盈再弹“清心普善咒”,替他疗伤。

  王家大院,岳灵珊和林平之对剑比武,竹林唱和,感情弥笃。王元霸决定为岳灵珊生日大办酒宴,令狐冲听说了,便到绿竹婆(即任盈盈)那里学得琴曲,想作为礼物弹给岳灵珊,不料却弄巧成拙,大为扫兴,岳灵珊落泪而走。对令狐冲早生情意的任盈盈看到此景转忧为喜,现身嘲弄令狐冲,却没想到又大动干戈,岳不群赶到,一掌击伤任盈盈。

  令狐冲循着任盈盈的血迹追踪而去,送给任盈盈一瓶恒山派的“天香断续膏”疗伤。次日,令狐冲到绿竹婆那里学习琴艺,却发现一路血迹,一直到达绿竹巷。任盈盈忍痛和令狐冲一起唱和汉代古曲“有所思”,谐和雅致,令狐冲开始疑虑绿竹婆的身份。

  岳灵珊生日之时,岳灵珊、林平之到大佛寺祈祷平安,互诉衷曲,私订终身。令狐冲和绿竹婆谈琴论酒,快意恩仇,好是惬意。成不忧复仇之心未泯,掳去岳灵珊和林平之二人,逼问“辟邪剑谱”的下落。任盈盈有意透露这个消息,令狐冲听了,一路飞奔,直扑大佛寺,以“独孤九剑”迎战成不忧等人,苦苦硬撑。等到岳不群夫妇和王元等人霸赶到,令狐冲已是强弩之末,一头栽倒,昏死过去……

第15集

    令狐冲、林平之、岳灵珊三人的关系十分尴尬,心里都不是滋味……签于嵩山派的屡次攻击,而魔教也在捕捉机会待发,岳不群权衡再三,决定远离洛阳,前往福建武夷山,一切尽在不言之中。令狐冲前来向绿竹婆道别,无意中透露口音,令狐冲欲目睹绿竹婆的音容笑貌,被拒绝,任盈盈弹奏一曲《笑傲江湖》相送,泪水禁不住地汨汨流下。次日,绿竹婆派人送来“清心普善咒”,自己在亭中弹唱“有所思”,令狐冲在陶醉中感伤,船帆渐去渐远……

  开封城中,在宁中则的劝导下,岳不群夫妇去找以“医一人,杀一人”著称的“杀人名医”平一指,桃谷六仙也在此,平一指正在给桃花仙治伤。岳不群提起替令狐冲疗伤之事,平一指根本就不予理睬。

  华山众人都下船了,令狐冲一人孤坐在船上,却有人奉命送来美酒和礼物,令狐冲不知所以。一个叫祖千秋的人和令狐冲坐论酒道,替他疗伤,而平一指也打破规矩,不请自到,来给他疗伤,但是这位神医也是无能为力,赠送“镇心理气丸”,助令狐冲抑制病情,却不肯告知是受谁之托。刚喝完酒的令狐冲莫明其妙地给一个老头子抓去了,原来祖千秋送来的酒中有老头子炼制的“续命八丸”,是用来救他女儿的性命的,老头子掠来令狐冲,要用他的血替她女儿治病。明晃晃的尖刀在令狐冲面前挥舞,令狐冲安然等待着死亡,这时,响起了“咣当”的推门声……

第16集

    正当老头子刺向令狐冲的时候,祖千秋撞开门,扑了进来,告诉老头子这是令狐冲,结果两人都跪在地上,但怎么也不肯说这是怎么回事。令狐冲把两人绑在椅子上,二人闭目等死,令狐冲却手持刀子,刺向自己的手腕,把血给老头子的女儿喝了,等两人挣开绳索,令狐冲失血过多,晕到在地。

  岳灵珊和林平之不知被谁掠去了,留下一张字条要岳不群到五霸冈去要人。华山弟子持剑守在船边却看见,祖千秋和老头子抬着晕厥的令狐冲来了,岳不群强忍怒火,把令狐冲抬到船上命令弟子看守起来,桃谷六仙陪伴在旁。

  黑木崖大殿,日月神教正在举行诡秘怪异的宗教仪式,众教徒向东方不败行虔诚的教礼,鲍大楚和童柏熊押着十几个叛教的武士,众武士大呼冤枉,东方不败的总管杨莲亭为排除异己,痛施杀手,任盈盈忍泪看着教众死去。

  华山派一行人到达五霸冈,下了船,有人把岳灵珊和林平之二人送来了。云南五毒教教主蓝凤凰与令狐冲一见投缘,给令狐冲疗伤。岳不群冷漠地看着这一切。

  少林寺听说江湖人士要在五霸冈聚会,告诫弟子要小心魔教,谨慎行事。任盈盈筹划五霸冈聚会之事让日月教知道了,对绿竹翁很不满,绿竹翁自毁武功以谢罪。任盈盈前来五霸冈,遭到昆仑派,少林派弟子偷袭,身负重伤,任盈盈力不从心,虚晃一招,扑入芦苇丛。五霸冈上,众多江湖英雄都在欢迎令狐冲,华山一行人也跟随令狐冲而至,众英雄在此煮酒论剑,好不快活。平一指对令狐冲的伤病束手无策,形同白痴……

第17集

    平一指苦于不能疗治令狐冲的伤,竟然拔剑自杀,令狐冲好不伤感。忽然,五霸冈一片混乱,华山派趁乱悄悄地走了,待令狐冲回来,五霸冈一片狼藉,心中一片凄凉,以酒浇愁,体力不支,竟晕过去。待到醒来,听见有人在演奏“清心普善曲”,令狐冲呆呆地坐在凉棚前凝神静听。追杀任盈盈的三人仗剑而来,令狐冲强打精神,凭借“独孤九剑”赶跑了杀手。少林弟子请来了方生大师来找任盈盈寻仇,令狐冲为了保护绿竹婆,使出了“独孤九剑”,由于风清扬有恩于少林寺,方生放过了二人。直到此刻,令狐冲才发现绿竹婆原来就是任盈盈,发现了近段发生的许多事情都是任盈盈安排的。真相大白以后,两人都十分痛苦。

  离开任盈盈的令狐冲面无表情,毫无目的地在山林中蹒跚而行,忽然口吐鲜血,昏厥过去。两名青城派弟子紧随其后,想要伺机暗害令狐冲,被追踪而来的任盈盈挥剑救下。

  从昏迷中醒过来的令狐冲忽然听见祖千秋和老头子的对话,知道了黑木崖现在也正在追捕任盈盈,正想出去看个究竟,忽然看见凉棚外伫立一人,手握长剑,满脸杀气……

第18集

    令狐冲认出那人是任盈盈,却听到任盈盈传话给祖千秋,老头子二人,要他们通知江湖各路英雄,追杀令狐冲,二人一头雾水,狼狈而走。令狐冲再也忍不住了,现身想见,二人冷言相对,相持伫立。任盈盈十分气愤,令狐冲转身而走,任盈盈追上去,令狐冲闭目等死,任盈盈却投入到令狐冲怀抱,透出心中苦衷,原来她是想把令狐冲留在自己身边,二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青城派弟子为了报仇,一路查询令狐冲下落。杨莲亭分析江湖格局,踌躇满志。岳不群和宁中则商谈今后计划,岳灵珊和林平之与众同门在一旁有说有笑。左冷禅欲借令狐冲与任盈盈的关系要挟岳不群。

  洛阳小镇酒楼,童柏熊突袭成功,抓住向问天。正在得意之时,却给向问天全身而退,逃走了。令狐冲和任盈盈回到绿竹巷过上了几天宁静的日子,任盈盈忍耐性子等待向问天的消息,然而等来的却是一队黑衣蒙面瞎子和青城派前来寻仇的弟子以及成不忧等人,令狐冲为内伤所困,晕到在地,任盈盈一边演奏“清心普善咒”,一边挥剑对敌,险象环生,绿竹翁舍身救主,令狐冲振作精神,手起剑落,人头落地,但令狐冲自己也是筋疲力尽,晕到在地,任盈盈抱着令狐冲,遁入竹林……

第19集

    岳不群为了表示自己的清白,决定把令狐冲逐出师门,门贴送往各大门派,众人议论纷纷,揣测岳不群的心思,尼姑仪琳为此事尤为心焦。听说“易筋经”可以治疗令狐冲伤病,为救令狐冲,任盈盈不顾正邪难两容,毅然登门少林求救,访证大师希望以佛法化解任盈盈的凶杀之气,以十年为期要求任盈盈呆在少林,不准外出一步。还有很多事情正等着她去做,任盈盈痛苦地作出抉择,为了令狐冲,答应了留在寺中。访证欲授令狐冲“易筋经”,但遭令狐冲婉言拒绝。

  华山一行人来到江西境内,林平之极力想找到“辟邪剑谱”为父母报仇雪恨,在寺庙中求得一卦,却示将有血光之灾,这使岳灵珊十分担忧,努力想使林平之忘却寻宝报仇之事……

第20集

  见不到任盈盈,又被师门逐出,令狐冲不禁心灰意懒,百无聊赖。无奈之中,步下少林寺,混迹于江湖之间,受尽屈辱,却是久久不能忘却任盈盈音容笑貌,琴声在脑海里久久不能散去。20薛香主在家中设酒宴招待魔教左使向问天,二人相谈甚为融洽,那知薛香主为了魔教左使的位子,对向问天痛下杀手,同时,嵩山派弟子也前来追杀向问天,向问天宁死不屈,边饮酒边驱敌,气薄云霄,终是人单力薄。一路尾随而来的令狐冲路见不平,拔剑相助,却力不从心,还幸得向问天相救,二人逃离虎口。向、令意气相投,结为忘年之交。向问天见令狐冲武艺高超,但身患不治之症,想找人替令狐冲疗伤,虽然对计划一点也不清楚,但令狐冲还是十分信任他。

  令狐冲和向问天分别扮作嵩山派和华山派弟子来到雅致宁静的“梅庄”,向问天出示四件宝物,引起庄里四位庄主——“江南四友”的注意,以和令狐冲比剑的输赢决定宝物的去留。令狐冲连赢江南四友,江南四友不服气,把令狐冲引到梅庄假山湖底的一个溶洞里。令狐冲没有想到里面竟是任盈盈和向问天正在寻找的任我行,依向问天之计,令狐冲和任我行在洞里比剑,二人皆是剑术奇才,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未曾想,忽然,任我行一声大吼,激起一片水浪,挡住了“江南四友”视线,接着又是一声石破惊天的狂啸,江南四友和令狐冲都被震晕在地……

分集:1-20 21-40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