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康熙帝国》第一次以正剧的角度浓墨重彩刻画了清朝初期康熙皇帝充满传奇的一生:顺治立意遁入空门,危急之际,孝庄太后力挽狂澜,将天花大病初愈年仅八岁的玄烨推上龙座,成为康熙皇帝。

分集剧情:
第 1 集

  晨曦未露,六岁玄烨已在冰天雪地之中,赶往蒙馆读书,但仍迟误了半个时辰,帝师魏承谟鞭责陪同玄烨念书的儿子魏东亭。顺治皇帝下旨,令众皇子廷试,并视廷试情况奖罚师徒。其实,此举乃是顺治有意向佛,挑选接位之子,并请僧人行森大师相助。玄烨在廷试中顶撞顺治,被罚站立应试。顺治爱妃鄂贵妃病危,提出想要一个孩子,顺治准备将玄烨过继给她,引起玄烨生母佟妃不满,向孝庄太后哭诉,孝庄太后决定将玄烨带在自己身边。玄烨廷试表现优异,令顺治和行森惊叹不已,被奖,并可在龙椅上睡觉。少女苏麻喇姑被孝庄太后怜爱,收在自己身边,并叫她做玄烨的姐姐,陪伴玄烨。不料,玄烨突生恶疾天花,病情危急。在行森的挑唆下,加上鄂贵妃病势加重,顺治更加坚定了皈依佛门的心意。玄烨突生天花,顺治疑是曾生过天花的苏麻喇姑所染,令宫内太监将她拉出去办了。

第 2 集

  宫内太监准备将苏麻喇姑活埋,幸亏孝庄太后赶到,加以阻止,并令苏麻喇姑出宫。顺治为鄂贵妃和玄烨病情所困,向佛之心日重,久疏朝政,令大臣万分着急。在行森的建议下,顺治为鄂贵妃举行佛法道场,宫廷内弥漫氤氲佛声。全国四方急奏高积,众大臣无奈之中,闯入道场,企图劝驾。孝庄太后也是万分悲急,令大臣改朱批为蓝批,处理朝政事务。苏麻喇姑上山采集天花良药芨芨草,在宫廷外跪站一天,终被叫进宫内。玄烨服用以后,病情开始好转。孝庄太后令佟妃送同样的药给鄂贵妃。在顺治面前,佟妃却说这药原是牛服用的,于是被顺治斥退。玄烨病愈,孝庄太后欣喜之余,说救命恩人是苏麻喇姑,苏麻喇姑又被召进宫伺候玄烨。鄂贵妃终于病逝,顺治在灵堂中决定皈依佛门。大臣索尼闯宫被阻,在大堂外大喊大叫。

第 3 集

  顺治终于给索尼开了门,并说日出之前决定归宿。众大臣遂相告孝庄太后。孝庄太后令索尼寻找行森师爷玉林秀,请他收治行森,并对宫廷防备作了安排。孝庄太后和顺治母子在挂有祖宗画像的大堂内相见,孝庄太后怒斥顺治,并向顺治跪下哀求,但顺治终无意皇位,向心佛国。孝庄太后决定毒死顺治,将准备好的毒酒递给顺治。顺治正欲喝下,被躲在门外偷听的玄烨冲进夺下。孝庄太后怕毒酒一事影响玄烨一生,将此事问玄烨,玄烨机灵作答,说出自己的想法,令孝庄太后非常欣慰。孝庄太后与玉林秀相见,将皇帝在行森引诱之下想当和尚之事实情相告,玉林秀愿以佛门法规收治行森。

第 4 集

  玉林秀厉责行森,说劝诱皇帝出家,必将引起宫廷震怒,殃及佛门,但行森力辩,死不改意。顺治有意禅位玄烨,问玄烨敢不敢做皇帝,玄烨态度坚决。顺治令魏承谟拟“罪己诏”,魏承谟无奈之中只好从命。玉林秀见行森顽固到底,只好搬用佛门法规火烧行森。顺治令人给他剃度,奴才均不敢应承,苏麻喇姑站了出来,替他剃了头发。索尼等众大臣在旁监督火烧行森。行森面无惧色,一意孤行。顺治赶到现场,意欲救行森,众大臣却跪下请皇帝下旨。顺治无奈之中,只好眼睁睁看着行森被烧死。魏承谟宣读由他笔录的顺治退位的《罪己书》,众大臣力主不应该将其公之于众,孝庄太后却令加上三条罪己条文,明示天下,并公告清始祖顺治皇帝龙御归天。顺治遁入空门以后,法名行痴。玄烨即位,是为康熙皇帝。

第 5 集

  康熙即位仪式,本由帝师魏承谟司仪。但鳌拜等权臣以魏承谟是汉人为由,提议应由满人吴良辅即鳌拜的干儿子执掌,孝庄皇太后为了稳定政权局势,只好妥协,改由良辅主持皇位登基,并封鳌拜、索尼、遏必隆、苏克沙哈等四人为侯爵,主持朝政。公元1661年,八岁康熙正式登基。鳌拜大肆圈占土地,魏承谟上奏诉清查,康熙令索尼彻底清查,索尼则提议应以苏克沙哈主持此事。鳌拜与遏必隆等开始结党,索尼则居中观斗。鳌拜派人捕走康熙侍卫,康熙大怒。康熙命魏东亭免去陪读之职,管带鳌拜派来的新的侍卫。在朝政上,鳌拜、遏必隆等权臣借口不愿意与奸党同朝,站在大殿外拒绝入内,威逼康熙,而索尼又称病不朝,魏承谟只好称疾请退出朝政,康熙无奈准请。魏承谟退出朝政之后,鳌拜方才进入大殿,称捕走侍卫乃是因为他们在后花园内舞弄刀棒拳脚有违祖规,并已斩决。康熙震怒,鳌拜又称此等人在宫廷内散布先帝未死而是去当和尚等谣言,罪当斩杀,康熙只好愤然宣布退朝。

第 6 集

  鳌拜得寸进尺,向孝庄皇太后提议改换帝师,称魏承谟告他圈地乃是诬陷,孝庄皇太后为大局计,准鳌拜所请,同意鳌拜提议的帝师人选,但同时又要鳌拜提议魏承谟出任外省巡抚。康熙将鳌拜捕杀侍卫之事记恨在心,魏东亭终于为他寻得一个报复的机会。吴良辅为了给义父鳌拜的生日送贺礼,偷窃宫廷宝物,被康熙抓住,并以监守自盗为名,棒责吴良辅。鳌拜领来新任帝师济世拜见孝庄皇太后,却被告吴良辅被棒打,火速赶往,吴良辅已死。济世跪地请命,康熙只好称师,但对他教学不满,济世却以先帝之师要挟。孝庄提醒康熙,济世并非等闲之辈,要把他当作磨刀石,磨练自己。

第 7 集

  康熙询问济世自己才学如何,济世说只及秀才,望在两年之内达到进士水平。康熙决定匿名参加科举考试,遂勤奋攻读。考子伍次友困饿于旅店门口,被明珠相救。苏克沙哈与班布尔善相商,共同搜集鳌拜圈地证据。苏克沙哈又隐名造访伍次友和明珠,望他们在应试中关注圈地活动,以争取下层民意。鳌拜、遏必隆与苏克沙哈同时拜访索尼,企图争取这位权臣。鳌拜等权臣提出以班布尔善为科举主考,苏克沙哈则力争自己担任,并就考试展开争论。索尼居中左右为难,干脆佯装急疾突发,退出朝议,并且在家闭门不出。为了磨练康熙独立处理朝政能力,孝庄皇太后令鳌拜、遏必隆、苏克沙哈尽心辅助康熙。孝庄走后,康熙一身轻松,魏东亭则提醒他别忘了后天即是科举考试之日。鳌拜与属下权臣相议圈地一事,表示决不退让,并决定与班布尔善一起向苏克沙哈摊牌。

第 8 集

  科举应试之日,伍次友以自拟试题“论圈地乱国”最早交卷,康熙也在另室隐名应考。进土放榜以后,康熙榜上无名,万分懊丧。苏克沙哈来报,请康熙御点进士头三名,康熙始发现自己化名的卷子高中三甲,济世愧然请辞帝师。苏克沙哈拿出伍次友的卷子请康熙定夺,康熙阅毕,说要请此人为师,苏克沙哈决定奏请弹劾鳌拜圈地,及康熙提前亲政。班布尔善向鳌拜密告伍次友的卷子,鳌拜大怒,派人搜寻伍次友的下落。两人决定在朝政之日向苏克沙哈出手。济世向康熙请辞,并说自己是鳌拜派在皇帝身边的眼线,但自己从未做过违心之事。康熙决定在明日朝政除掉鳌拜之后,提前亲政,苏麻喇姑无法劝阻,连夜赶往东陵,拜见孝庄皇太后,孝庄决定即夜回京。朝政开始,索尼也被抬着进殿。苏克沙哈上奏弹劾鳌拜,鳌拜反奏弹劾苏克沙哈,形势一触即发。苏克沙哈拿出伍次友的卷子,称请民意,提出惩办鳌拜,并请班布尔善作证。班布尔善则声称鳌拜并未圈占一亩土地,众臣纷纷附议。鳌拜等权臣反戈一击,并要求捕抓伍次友。康熙赶快小声令魏东亭让伍次友躲藏起来。

第 9 集

  朝政之上,鳌拜威逼有加,康熙无力控制局势,只好逮捕苏克沙哈。孝庄皇太后回京以后,严斥康熙。鳌拜、遏必隆、班布尔善面见孝庄皇太后,故作自责。孝庄皇太后为了安抚鳌拜等权臣,下旨斩杀苏克沙哈。康熙不解,孝庄说要用苏克沙哈的头换取天下几个月的太平,并在除掉鳌拜之后,再给苏克沙哈平反。康熙以龙儿之名造访伍次友,拜伍次友为师。苏麻喇姑对伍次友颇有好感。伍次友对康熙纵论天下大事,并说目前可以扭转局势的人只有索尼。明珠在门外翻看马鞍,辨识龙儿身份。康熙与明珠在门口相遇,康熙向他道中举之喜。孝庄皇太后造访索尼,为了拉拢索尼,作主将索尼之孙女赫舍里嫁给康熙。鳌拜等人深感不安。鳌拜决定暂且退让,向孝庄皇太后贺喜。孝庄令他主持康熙婚礼大典。康熙联姻索尼,实力大增。

第 10 集

  朝政之上,索尼主张康熙亲政,鳌拜虽反对但也不敢肆意嚣张。康熙故意三辞,最后在众臣的一片拥戴声中,开始亲政理国。赫舍里回索府,索尼告戒孙女要谨慎从事。康熙与赫舍里互诉衷肠,感情开始融洽起来。索尼病情日危,康熙前往探望,索尼告诉康熙,清廷有两大隐患,一是鳌拜、二是吴三桂,应该分而治之。索尼终于病故。鳌拜又开始称病,要求设立首辅大臣,向康熙施压。鳌拜不朝,军机陷入混乱。康熙知道索尼病故,鳌拜少了一个强硬对手,急欲乘机扩展自己的权势,但康熙仍不同意封鳌拜为首辅大臣,而是每个内阁大臣为辅政大臣。退朝之后,魏东亭提醒康熙请孝庄皇太后收服鳌拜。康熙决定自己亲自动手,并向几位大臣下了密旨。鳌拜和班布尔善等几位权臣也在商议对策,班布尔善提出废君另立,鳌拜认为不妥。

第 11 集

  六人举行手迹表决,除鳌拜写的是“隐”之外,其他五人写的均是“废”,鳌拜决定废君。康熙又向伍次友求学,苏麻喇姑对伍次友日益爱慕起来,为他缝了一双新鞋。街头发生殴斗,在伍次友寓外放哨的魏东亭介入其中,被京城九门提督、人称铁丐的吴六一抓住,幸亏康熙从寓所出来看到,叫苏麻喇姑令吴六一放人。明珠向康熙跪立称奴,康熙封他为五品后补道台。康熙启用刚才街头善斗之人,成立新的贴身侍卫,以备清除鳌拜之用。康熙故意让贴身侍卫与鳌拜过招,俱败,鳌拜更加藐视。京城内外军队俱为鳌拜所掌,惟独九门提督吴六一除外。康熙决定重用吴六一,并将其身陷囹圄的义父从狱中放出。鳌拜也去拉拢吴六一。吴六一的义父被送回吴府。吴六一却主张送义父回牢房,用自己的功劳换回。鳌拜开始调防京城嫡系部队,却借遏必隆之手批复。康熙怒斥遏必隆中立自保,将他拉回自己一边。

第 12 集

  鳌拜密探报告康熙经常与伍次友来往,班布尔善提议将康熙杀死在伍次友寓处,然后嫁祸于伍次友,此刻,康熙来访,鳌拜佯病迎出。康熙表面上对鳌拜敬重有加,称他为大清恩人,鳌拜有所心软,但班布尔善却极力怂恿,按既定目标行事。吴六一与魏东亭密商擒鳌拜之事。康熙向孝庄皇太后表白擒鳌拜决心,并劝孝庄去奉天避避风头,但孝庄不愿,对康熙鼓励有加。康熙为侍卫们喝酒壮胆。班布尔善向吴六一传鳌拜的假圣旨,企图以明升暗降的办法,将吴六一调离九门提督,由自己心腹执掌。待他走后,吴六一却拿出康熙圣旨宣读,自己还将留任。康熙约鳌拜单独晋见,鳌拜思量再三,慨然前往。班布尔善居心险恶,想在康熙与鳌拜搏斗之时,冲进宫内,杀死康熙,然后嫁祸于鳌拜,企图篡位。鳌拜单独来到康熙殿前,身后重门一扇一扇关上。康熙怒斥鳌拜,侍卫与鳌拜展开血搏。班布尔善在宫外试图冲进,用巨木撞击宫门。康熙最终擒获鳌拜,鳌拜仍劝康熙退位,可以保其平安。班布尔善撞门不休。

第 13 集

  危急之际,吴六一率军赶到,与班布尔善展开血刃。康熙方才走出大殿,上朝。康熙令遏必隆审理鳌拜案件,并令在魏东亭身边的卧底现身,称赞魏东亭是位忠臣。康熙在荒郊野外巧遇行痴大师,行痴请康熙查看他在北方种水稻的试验,并说秋日即可收获,对康熙谆谆教诲。分别之后,苏麻喇姑说行痴重病染身,将不久于人世。康熙欲重用伍次友,伍次友却请辞离去,苏麻喇姑追上,问他为何舍她而去,伍次友述说原委。

第 14 集

  苏麻喇姑开门之后,却不从,孝庄皇太后也无奈,下旨给她新建一座尼姑庵,让她永久居住,带发修行。朝政之上,康熙让念朱国治上奏弹劾吴三桂之折,群臣沉默谨慎。后又让念吴三桂上奏弹劾朱国治之折,诬陷朱国治拥兵自重,割据一方。在京郊小店,朱国治与周培公相遇,相谈甚畅,后周培公见朱国治将要披枷进京,询问原委。

第 15 集

  康熙来到狱中,欲杀朱国治,但说杀他并非因他诬陷吴三桂,而是为给国家争取两年稳定,以后定当给他昭雪,子孙受封,朱国治慨然赴死,康熙却下令释枷,说杀忠臣自己岂非昏君,并下旨命朱国治为云南巡抚,以牵制和监视吴三桂。朱国治提出想启用周培公。周培公流落街头,卖字为生,并用自己老师伍次友写给康熙的推荐信的背面,给一位冤女写了诉状。吴应熊行贿索额图,请他疏通皇太后,吴应熊向孝庄表忠。孝庄皇太后提醒康熙平“三藩”不要操之过急。

第 16 集

  三藩正商议撤藩之事时,假称朱三太子的杨起隆来访,鼓励“反清复明”,被吴三桂抓下,后又被吴三桂故意放走,以便利用杨起隆对付朝廷。黄敬密报杨起隆,康熙要出京。吴三桂向朝廷修书一封请辞,背后又大动军事。康熙南巡,驻扎户部尚书陈廷敬老家山西阳城皇城村。为体察民情,康熙分三路进行,在皇城村汇集。康熙召集当地文武百官训话,纵谈天下大事。魏东亭一路探得知府周云龙私通吴三桂,剥夺百姓,却被封为廉吏。康熙不知底细,也称赞周云龙为三晋楷模,并封他的夫人为一品诰命夫人。康熙询问百官,如果有人谋反,你们将会如何?康熙恩威有加,声明誓死维护疆土统一。

第 17 集

  康熙将错就错,令魏东亭查实情况,处死周云龙,然后再给他哀荣。王辅臣晋见康熙,康熙对他晓之以礼,并封他为山峡大将军,统领军队,他的儿子留京陪侍。康熙下旨给明珠,索额图准备庭议撤藩之事。康熙在朝廷上痛斥“三藩”之弊,“三藩”开支已占国库支出一半,“三藩”之力足可敌国,群臣纷议。赫舍里怀上龙胎,孝庄皇太后满心欢喜,吴应熊又来表忠。众臣各怀心事。索额图说应安抚吴三桂,不应撤藩,明珠、陈廷敬则力主削藩。康熙痛下决心,朝廷只准议论如何撤藩。吴应熊向孝庄皇太后陈述今天朝政就是商议如何撤藩之事,孝庄大惊,怒斥康熙。康熙痛斥南巡所见,表明“三藩”已成清朝大患。

第 18 集

  吴应熊修书吴三桂,说明康熙已定撤藩,但内部仍有歧议。新任云南巡抚朱国治拜见吴三桂,宣读康熙同意吴三桂请辞的圣旨,吴三桂表面表示尊旨,并处斩拒不同意撤藩之下属,还向朱国治家中送礼。周培公露宿寺庙,来到冤女卖豆腐处巧遇康熙。康熙看了冤女诉状,见背面却是伍次友对周培公的推荐信,便邀周培公到茶馆一叙。周培公向康熙跪地叩拜,表明知道康熙身份。康熙令北京府衙护送被错抓的冤女回乡申冤。明珠来报,称云南巡抚朱国治奏折已到。

第 19 集

  朱国治向吴三桂传达朝廷同意撤藩所用钱粮额度奏折,吴三桂交出平西大印,并称履约撤藩日期。吴三桂去信吴应熊,叫他离京回滇。吴应熊决定暂不离京,以麻痹康熙,并与杨起隆相见,捐钱资助杨起隆起事。云南奏折到京,称撤藩日期已定,康熙大悦,向孝庄皇太后报喜。黄敬向康熙吹说烟花之处明月楼如何香艳,康熙微服前往,魏东亭在近处侍卫。鸨母叫来头牌名妓紫云给康熙翩翩起舞,颇吸引康熙。周培公宫廷内遍寻康熙不着,万分着急,率兵来到街上,碰到太监小毛子,得知康熙在明月楼。康熙对紫云颇有好感。吴应熊向杨起隆点明应谋杀康熙,杨起隆称在康熙身边安插了许多密探太监,并说可以利用自己的妹妹紫云谋杀康熙。

第 20 集

  康熙怀疑宫内有杨起隆乱党卧底,因此故意鞭责太监小毛子,让他混入乱党卧底。吴三桂兵力对准朱国治,封锁关隘,准备起事。朱国治请钦差大臣速赴京城向康熙报告吴三桂起兵一事,自己拒绝逃逸离滇。钦差大臣装成跑马帮的,潜出云南。朱国治在家中与夫人商谈后事,表明为国慨然赴死决心。朱国治夫人自缢殉节,朱国治又杀死一对儿女,直闯吴三桂兵营,怒斥吴三桂,被血刃祭旗。吴三桂正式起兵反清,杨起隆在北方遥相策应。康熙又与被另外安置的紫云相会。在杨起隆处卧底成功的太监小毛子火速回报,说紫云要毒害康熙。

分集:1-20 21-46 返回页面顶部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