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清乾隆年间,云南铜矿发生了一起惊天动地的大案。

  云南总督鄂文英对铜矿工人和矿主盘剥、谋取私利,矿工奋起抗争,鄂文英下令残酷镇压,工人血流成河,鄂文英却欺上瞒下。矿工刘昆亮冒死逃至京城,告了御状。乾隆震怒,在左都御史钱沣的推荐下,派李侍尧前往云南彻查铜案。李侍尧不负众望,在与鄂文英的较量中巧用计谋,揭露了鄂文英的贪污行径,使铜案真相大白。为确保自己的仕途平稳,他以雷霆手段迅速杀了鄂案几十个官员,引起圣怒,幸得钱沣从中斡旋,才得以免罪,并担任云南总督兼署铜政司,办理云南铜政。

  李侍尧将云南治理得井井有条,铜矿产量年年上涨。乾隆大喜,派钱沣与和珅为云南观风钦差,授予李侍尧“天下第一能臣”称号。

  钱沣在云南,眼见官场奢靡之风盛行,他不禁对这个曾经是自己推荐的“能臣”产生了怀疑,种种迹象显露,云南铜案的背后实则隐藏着更大的案情。

  李侍尧治铜有功,为达自己加官进爵的目的,他不惜向京城官员大肆行贿,并将官铜私自卖与异邦谋取暴利来填补资金亏空,眼看着运铜进京的日子渐进,为保证足数铜进京,他遂下令矿工不顾安全隐患,加大开采力度。汤水县令刘昆亮指使工人盲目施工,引起矿难,死伤百人,李侍尧恐怕事情败露,不惜指使其销毁铜矿资料,并伙同和珅企图将案情隐瞒。

  在前妻侠女雪奴的帮助下,钱沣细心追查,抽丝剥茧终于从三个傩面中得到线索,逐渐查明案件真相。正在此时,好友铁图却被活埋于事故矿井之中,知情人突然消失,证据被毁,线索又都被掐断。此时皇太后却下旨让钱沣与李侍尧的妹妹李娟儿择日成婚,钱沣虽深爱着娟儿,但为了查清李侍尧案不惜抗旨拒婚。为了肃清大清官场腐败之气,保住大清江山根基,乾隆下旨令钱沣就地彻查李侍尧案。

  李侍尧为求自保,杀害自己亲信灭口,销毁了一切证据。钱沣的追查再次陷入困境之中。不想绝处逢生,雪奴救下神秘疤面人张劫生,得到李侍尧经营铜矿的所有帐簿。李侍尧案遂行告破,涉案官员悉数斩首,钱沣奉旨押解李侍尧赴京候审,至此,云南铜案,真相大白。

分集剧情:
第 1 集

  清乾隆年间,云南总督鄂文英对铜矿工人和矿主盘剥、谋取私利,矿工奋起抗争,鄂文英下令残酷镇压,工人血流成河,鄂文英企图欺上瞒下。矿工刘昆亮受众所托突出重围进京找表哥御史钱沣帮忙告御状,路上遭到追杀,危机之际,得钱沣前妻白衣师太雪奴相救。

  京城,钱沣为生计而作《奔马图》,长顺去恒宝阁卖画适逢微服出巡的乾隆与和珅,乾隆深感钱沣为官清廉,重金买下《奔马图》回赠钱沣。是日,和珅与夫人吴卿怜去给钱沣祝寿并送上玉白菜,钱沣不收反被铁图笑纳,席间,乾隆与阿桂不期而至,一时间,君臣同欢,其乐融融。

  突然,刘昆亮跌跌撞撞闯进钱家,伏地恸哭。

第 2 集

  刘昆亮哭诉云南铜乱,并献上“万民折”。乾隆大怒,遂决定派能吏任钦差去云南,调查情况,安抚铜民,恢复生产,并要铁图先往云南整顿军务,钱沣向乾隆推荐李侍尧。

  李侍尧在永清县担任书办,县令杨安对他百般凌辱,此刻接到圣旨被委以重任,他发誓以后要不择手段东山再起,在狠狠整治了杨安后,他扶着刚过世的妻子的灵柩带着妹子娟儿进京面圣。御花园中,乾隆对李侍尧此次前往云南委以重任,李侍尧将妹妹娟儿托与和珅照顾;驿站中,卿怜前往迎接娟儿,娟儿被钱沣的字画吸引;李家老宅中,李侍尧以前的仆人西北狼邓尚又前来投奔。

第 3 集

  卿怜与娟儿逛琉璃厂,路上竟逢长顺在卖假的钱沣字画,酷爱钱沣字画的娟儿一眼看出蹊跷,卿怜看出娟儿因其字画早对钱沣心仪已久,遂产生撮合二人之意,当下设局让娟儿亲往钱府辨认字画真假。钱府中,钱沣与娟儿见面,一直以为钱沣是老先生的娟儿却把真钱沣当成了钱沣的侄儿,钱沣初见娟儿便对其产生好感,也就无意点破,两人对《奔马图》的创作意图产生分歧,娟儿愤然离去。

  和珅家中,娟儿与钱沣再度相见,得知眼前这一俊美男子就是钱沣本人后,娟儿大窘,却芳心暗许。

  鄂文英得知李侍尧要来云南干预铜务,暗中定计要为难李侍尧。

  李侍尧去云南上任,途经雪奴所在的尼庵,见尼庵竟挂着男人衣物,当下生疑,于是邓尚夜探尼庵,与雪奴大打出手。

第 4 集

  一番打斗以后误会终于消除,原来是被雪奴解救的铜矿受难矿工钱四毛躲在了尼庵中,告别了雪奴后,李侍尧带着钱四毛赶赴云南。

  在昆明,为对付李侍尧,鄂文英早想好万全之策,他安排一批女眷迎接李侍尧以此来打杀其锐气,而后又指使铜矿锅头集体失踪,并令所有办铜官员借找寻锅头的名义也集体消失,摆出一出空城计令李侍尧查案难以进行。

  李侍尧来到昆明,一方面要钱四毛去寻找铜案重要证人刘昆亮,一方面张贴告示寻找铜案知情人,然而处处受到鄂文英的暗中阻扰,线索全无,查案进行不下去,李侍尧带着铁图终日流连于风月场所。

  然而此时在京城,钱沣与娟儿在和珅夫妇的撮合下,感情日深。

第 5 集

  乾隆得知李侍尧到云南不务正业专泡妓院后,龙颜大怒,钱沣却认定李侍尧有自己查案的方法,遂替李辩护,乾隆同意等到限定的运铜日如出不了铜将予严处。

  李侍尧明里是上妓院,暗里通过妓女寻找失踪的锅头,找到锅头高大川后,他又在刘昆亮的帮助下到铜案现场收集到了重要物证,并向大众昭示了自己誓死要破云南铜案的决心,令高大川等深受感动,在众人的协助下,李侍尧掌握了云南铜案的证据,一举将云南铜案所牵扯的官员都打入狱中。

  听闻鄂文英等入狱的消息,京城中受过鄂文英好处的亲王大臣纷纷替鄂文英求情,迫于种种压力下,乾隆下旨,将鄂文英等27个涉案官员押往京城候审。

第 6 集

  李侍尧深知如果把鄂文英等押往京城候审将会对自己不利,他决定先斩后奏,一方面他准备问斩鄂文英,另一方面他组织云南民众声讨鄂文英,写下万民血书,并让邓尚带血书去京城找钱沣。

  炮响刀落,鄂文英等人头落地,传旨钦差快马加鞭却已为时晚矣。

  得知李侍尧抢在圣旨到来之前杀了鄂文英等,乾隆盛怒,命将李侍尧押解进京侯参,让铁图代管云南之事,钱沣与娟儿也被牵连关入天牢。

  邓尚来到京城于狱中见到钱沣,钱沣指点其求助卿怜。

第 7 集

  在钱沣与和珅夫妇的安排下,娟儿的侍女小兴赤身带万民血书进宫,并通过太后把血书传递到了乾隆手中,乾隆见血书深感民众对于社稷的重要性,将李侍尧改为在云南带枷侯参,李侍尧逃脱一死。

  天牢中,钱沣与娟儿互述衷肠,一时情感交融连乾隆前来探监也浑然不知,乾隆装作大怒,赐“毒酒”与娟儿,并下令把两人关在一起。生死关头,钱沣道出与雪奴的往事,并向娟儿表露爱意。

  雪奴得知钱沣入狱,夜探天牢,见钱沣与娟儿两人情意绵绵,雪奴心灰意冷离去。

第 8 集

  铁图一介武夫,为治理云南铜政之事头疼不已,受钱沣指点,他求助于李侍尧。李侍尧明里是带枷侯参,暗地却立行治理铜政,他留下本应在铜案中处斩的锅头高大川,并将之毁容更名为张劫生,在张劫生的启示下,李侍尧决定以修筑运铜路作为提高铜产量的首要举措,刘昆亮主动请缨率众修路被破格录用。

  在钱沣的筹划下,乾隆终于决定让李侍尧担任云南总督,并在朝中公开选取云南铜政主事。

  李侍尧不满足于仅仅只当任云南总督,更想兼署铜政,他用金钱拉拢朝中大臣为其说好话,并送给和珅一份大礼请其从中斡旋。

第 9 集

  借着李侍尧的大礼,和珅排挤鄂尔谨当上了户部尚书;因为和珅在乾隆面前的美言,李侍尧也如愿兼署铜政;而钱沣却因此得罪了阿桂,致使阿桂的儿子明瑞被贬湖南。卿怜三十岁大寿之际,钱沣借酒性画荷花喻卿怜,画污泥喻和珅,泄心中爱憎。

  李侍尧治理云南铜政赏罚分明,刘昆亮因修路有功被提拔为汤水县令,在上任的第一天他收到了锅头行贿的五万两银子,他以此向李侍尧行贿,却遭到李拒绝。

  铜政司副主事肖旭明深夜跟踪邓尚,发现了李侍尧私自将官铜走私缅甸的事实。

第 10 集

  云南在李侍尧的治理下铜矿产量年年上升,李侍尧也大批大批地往京城送银子打通关节,昭示自己的功绩,乾隆大喜,派钱沣、和珅为观风正副钦差前往云南授予李侍尧“天下第一能臣”的牌匾,并令卿怜与娟儿一并随同前往。

  一路上,钱沣与娟儿感情日益加深,然而在一个偶然情况下钱沣从仆人长顺口中得知雪奴未死的消息,从此开始冷落娟儿,娟儿得知事情原委,心知雪奴始终是钱沣心中最爱的人,她独自上尼庵寻找雪奴,想逼雪奴与钱沣见面。

  李侍尧从各地办铜官手中克扣官铜卖与异邦谋取暴利,为应付朝廷所需官铜,他下令各矿加大开采力度,保证按时交铜。

第 11 集

  钱沣、和珅等一行来到云南受到李侍尧的隆重款待,眼见酒席间穷极奢靡,钱沣拂袖离去独自前往钱家村。

  一路上钱沣听到云南百姓盛赞李侍尧,他觉得自己错怪了李侍尧,长顺却在车里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人鬼傩面。

  钱沣来到当县令的表弟刘昆亮家中,哪知刘昆亮不在,钱沣发现刘府中呈现出与县令不相符合的奢华,当下生疑,从刘妻口中钱沣套得刘昆亮受贿的事实,并取得受贿银票作为证据。

  各省办铜官群起闹事,为保证按时出铜,李侍尧向刘昆亮下达了三个月产一百万斤铜的硬指标。

  时逢雨季,矿井渗水,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为保证完成李侍尧下达的任务,刘昆亮冒险施工,终于导致矿井崩塌,147个矿工葬身矿难。

第 12 集

  矿难以后刘昆亮失心落魄,万般无奈下他找到张劫生,张劫生面授机宜,让他用李侍尧走私官铜的罪证要挟李侍尧,保全自己。

  李侍尧与和珅交好得知自己有望进军机,此番得知矿难的消息,欲杀刘昆亮灭口,但又恐自己走私事情败露,为保仕途,他纵使刘昆亮销毁出事矿井资料,安抚受难矿工家属,藏匿知情人员,企图瞒天过海,将矿难事实化解于无形之中。

  钱沣找到李侍尧向其揭发刘昆亮受贿并要求肃查,却被李侍尧说是多管闲事,李侍尧深知现在自己与刘昆亮已经是同一根绳上的蚂蚱,他向和珅行贿请求其务必阻止钱沣参劾刘昆亮。

第 13 集

  由于观风钦差不得干政,钱沣不能查案还处处碰壁,只得返回钱家村小住,正逢雪奴下山来找他索要休书,雪奴表示自己尘缘已尽要钱沣善待娟儿,钱沣伤心之下只得答应。

  京中传来太后要赐婚钱沣与娟儿的消息,一心爱着钱沣的娟儿却有意欲抗旨,存心成就钱沣与雪奴。

  李侍尧指使刘昆亮填埋事故矿井来销毁矿工尸体,而张劫生却指使小豆把矿难的事透露给铁图,铁图闻讯后赶往出事矿井查证,一路上遭邓尚跟踪,这一切却被将要离开昆明的雪奴看在眼里,她决定最后帮一帮钱沣。

第 14 集

  雪奴跟踪邓尚却遭其暗算,身中巨毒。

  铁图在事故矿井下发现了多具尸体,证实了汤水铜矿的事故,他派文案小多拿自己的玉白菜回去报信却正赶上刘昆亮来填埋矿井,为恐事情败露,情急之下刘昆亮听从邓尚命令活埋铁图,铁图在最后时刻写下血书藏在贴身小兜中。

  李侍尧得知刘昆亮活埋了铁图,恐慌与震怒之余他暗觉自己身边出了奸细,遂派邓尚前去捉拿张劫生,哪知却扑了个空。

  这时候钱沣在钱家村去给表弟钱四毛过生日的时候发现钱四毛不在,从众人的闪烁其词间他预感事情不好,再三盘问之下四毛媳妇道出汤水出了矿难,矿工死了一百多人。

第 15 集

  钱沣回到总督府找到李侍尧,质问汤水铜矿的事故,李侍尧以观风官不能干涉地方政务为由反驳,两人言语不和引起争吵,时逢太后赐婚的谕旨下达,钱沣当众抗旨,表明自己一定要彻查矿难。

  钱沣回到钱家村却发现唯一的证人四毛媳妇已经被灭口,来到矿井查证,却发现矿井已经被填平,想通过众人了解,哪知所有的人都矢口否认,甚至到铜政司查找矿井资料,出事矿井就根本没有资料记载,钱沣想从刘昆亮身上打开缺口,就连已经确凿的刘昆亮受贿事实也被彻底翻供,当一切线索都已经被掐断的时候,长顺在车里又发现一个傩面,钱沣深觉矿难并不是那么简单,云南铜案背后迷雾重重,黑幕重重,他开始怀疑李侍尧。

第 16 集

  钱沣的抗婚令娟儿十分难过,她找到钱沣要问个究竟,钱沣虽深爱着娟儿,因为李侍尧的关系却只能任凭自己被娟儿误解。

  这时候铁图的数日未归终于引起人们注意,雪奴飞针传书指引钱沣寻找铁图,在出事矿井周围的草丛中钱沣找到了小多遗落的玉白菜,钱沣预感铁图凶多吉少,他想与和珅联名上书说明云南黑幕,并请得钦差实权来彻查云南铜案,和珅因受李侍尧贿赂不愿牵扯其中,以病推脱。

  李侍尧为隐瞒矿难真相,营造出一起矿工聚众斗殴的假案,利用各省办铜官予以证明了结真正的矿难,并且动用京城的力量向乾隆施压,迫使乾隆将钱沣调回京城。

第 17 集

  迫于各方面的压力,乾隆下旨令钱沣即刻回京,钱沣深知自己一旦离开云南,云南铜案一定会不了了之,贪官也势必会逍遥法外,于是在回京的路上他假意摔伤了腿,以养伤之名继续留在云南暗中查案。

  失去了钦差身份,钱沣只好暗中从各省办铜官处寻找云南铜案的蛛丝马迹,办铜官之首明瑞因为选取铜政司主事一事一直对钱沣怀恨在心,最后终于还是被钱沣的诚心所打动,决定配合钱沣追查云南铜案。

  李侍尧为掩盖铁图死亡真相,找来一具假尸体说是铁图打猎之际不幸坠崖身亡,并要和珅作证联名上书汇报朝廷了结铁图失踪之案,和珅在李侍尧的威逼利诱下与其结成一党。

第 18 集

  在众办铜官的出谋划策下,钱沣决定从各家铜矿处了解云南铜帐,这时候,钱沣的屋门口却出现了第三个傩面,等明瑞指点钱沣找到傩面的主人铜政司副主事肖旭明时,发现他已经惨遭杀害,桌上放着未完成的第四个傩面,得到四个傩面的启示,钱沣终于明晰云南铜案的真相,要破案,关键就在于找到疤面人张劫生。

  与此同时,邓尚却已经找到疤面人张劫生,在销毁了铜矿的真实帐目后,邓尚又要杀张劫生灭口,幸好雪奴尾随赶到,救下张劫生。

  钱沣上的折子让乾隆深切地感受到官场正气对于社稷的重要,他终于痛下决心,命钱沣恢复钦差身份,彻查云南铜案,

第 19 集

  钱沣领旨查案,出门不利,刘昆亮已经自杀,张劫生又找不到,钱沣决定挖开矿井直接找寻矿难证据。李侍尧深恐矿井挖开钱沣找到铁图遗体得到血书对自己不利,伙同和珅利用钱沣对娟儿的感情将钱沣骗离挖掘现场,并由和珅取得铁图遗书。钱沣回到矿难现场见到铁图尸体却找不到血书,心中悲愤,唯有以酒祭奠亡灵。他知道自己是中了李侍尧与和珅的调虎离山之计,随即找到和珅希望能用多年来咸阳宫四友的感情来打动和珅拿回证据血书,却遭到和珅矢口否认,从此,钱沣与和珅决裂。

  另一方面,云南铜案的关键人物隐姓埋名改毁容颜在雪奴的尼庵养伤,哪知又被邓尚找到。

第 20 集

  张劫生终被邓尚所杀害,但是他临终前写下了云南铜矿的所有帐目让雪奴交给钱沣;李侍尧知道事情败露杀邓尚灭口;娟儿终于看到自己哥哥的真实嘴脸,处于情与义中她左右为难,唯有以死解脱;钱沣完成了作为大清御史的使命却失去了自己最疼爱的人;和珅却因为破案有功而官至军机;乾隆深深感知清官对于社稷的重要性,发出感慨:“行路难啊!”

  至此,云南铜案,天下大白。李侍尧被押解进京等待秋后问斩,半年后,乾隆把对李侍尧的判刑由斩立决(死刑)改为斩监候(死缓),流放新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