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剧情:大结局
第 16 集

  李母讨饭得尝人间酸辣。不料遇上果亲王在松花江鹤楼,果亲王请李母吃饭,并约定要请李母到家里吃饭,但一直没有让李母知道自己就是果亲王。李卫亲自来到福桐府上,公开说明他已经掌握了闵靖元和海宁贪污的证据,也就是向福桐公开叫板了。八爷接到福桐呈报年希尧要军饷的事,八爷同意给年希尧银子。岳思盈却与年希尧谈起交易,要年希尧配合对帐销帐,李卫帮他从皇上那里要到在江南设立西北粮饷转运衙门。

  福桐决定舍弃闵靖元,因为他知道李卫已经盯上的闵靖元。他要程一山从闵靖元那里将海宁的一本帐和他自己保留的一本帐拿来,并要闵靖元从岳思盈那里拿回岳子风那本旧帐。福桐要程一山通知其他几家江西巡抚,安徽巡抚,以及两省的布政使前来苏州对帐销帐,同时要程一山去安排红儿毒杀年希尧。

第 17 集

  福桐表面上答应了年希尧的要求,而程一山却已按福桐的指意,找到了红儿,将一瓶叫“不过旬”的延缓毒药交给红儿。

  李卫从任南坡和顾盼儿那里得知,自己的岳父被杀那年,与岳父交往很深的安徽巡按李子卿也辞官失踪了,出家在一个寺院里。李卫派人四处寻找李子卿,因为找到他,就能查清当前的黑帐内幕。

  红儿往年希尧的茶碗里投毒时,被年十一发现了。年希尧来了个将计就计,要红儿告诉福桐他们,就说年希尧已经喝下了毒药,同时年希尧又让年十一满城找郎中,放出自己生重病的风声。

  李卫带着小满来到了空灵寺,李子卿将他们请出了自己的禅房。果亲王和唐大元也来到了空灵寺,进了李子卿的禅房,李子卿开口讲出当年江南是如何贪污、如何对帐销帐的内幕,之后运气圆寂了。以至程一山带领的官兵扑到空灵寺抓李子卿时,只见到死去的李子卿。

第 18 集

  果亲王通过李子卿了解到了江南贪官黑幕,巧妙地安排李卫去行动。要李卫先到江西巡抚裕隆那里探明情况。李卫从古董店弄了几幅假唐伯虎的画,乘裕隆不在时,前往裕隆住的客栈。

  安徽巡抚杜之贵带着帐本前来苏州,但他不急于进城,他知道李卫和果亲王都在苏州,担心这次对帐销帐会出事,但在城边的客栈先住下,以探听虚实。李母讨饭讨到了安徽巡抚杜之贵住的客栈,被杜之贵手下的人抓住,杜之贵一见是李卫的母亲,不但不为难李母,还请李母大吃一顿,还认李母为老姐姐,杜之贵已感八爷的势力不行了,于是抓住此机讨好李卫。

第 19 集

  李卫花言巧语,终于在裕隆的小妾手上看到了裕隆带来的《论语》,裕隆回来见到李卫送是假画,又听小妾说李卫看到了《论语》,心里不免紧张起来。

  果亲王一边安排着如何摸清福桐的底细,一边给皇上上折子,为岳思盈的父亲之死讲明原因。

  杜之贵跟着李母,带着一大堆礼品,来到李卫府上。

  福桐已明白果亲王就是来帮李卫查案的,他决定不能按八爷以前的老规距来对帐销帐了。但他仍然要程一山在木渎山庄准备销帐。

  李卫回到府上,一见杜之贵竟送上门来了,因为李子卿已经告诉果亲王,当年就是杜之贵出卖了岳子风,所以八爷才派人杀了岳子风。李卫将杜之贵带到一小屋里开始盘问杜之贵。

第 20 集

  李卫从杜之贵口中了解到今年对帐销帐的七家主人和地点。岳思盈见到杜之贵,拔剑要杀掉出卖父亲的仇敌时,被李卫制止。

  福桐这时开始将几家的帐都往自己的手上收。他准备自己手中的六本帐与年希尧手中的一本帐,六对一地对帐销帐。并决定要除掉已经暴露的闵靖元。他认为只要杀了闵靖元,年希尧在销完帐后也死了,那江南官场又清静了,雍正也拿他们没办法。

  李卫和岳思盈夜访闵靖元。李卫知道闵靖元也会象陈督监和海宁一样,命已难保,福桐要对他下手。于是在怒斥闵靖元之后离去。李卫一走,福桐和程一山带人来到闵靖元府上。在福桐的逼迫下,闵靖元只得服下毒药,葬身在一场大火里。福桐随后给朝庭上折子,说闵靖元在抚衙起火时,因抢救公文以身殉职。

  闵靖元的死吓坏了杜之贵,他带着帐本来到李卫府,硬要把帐本交给李卫,然后离开苏州,回安徽等侯皇上的发落。不料,李卫并不想要杜之贵的帐本,他要杜之贵还是按福桐的要求,把帐本给福桐送去。

第 21 集

  杜之贵将帐本给福桐送去后,福桐告诉了他具体销帐的地点和时间。杜之贵马上报告了李卫。但岳思盈怀疑福桐会不会单独跟年希尧对帐销帐,而木渎山庄只是用来障人耳目的。

  李卫为了能在木渎山庄一举抓获福桐一帮贪官,找果亲王要扳指,以便调来八旗兵。而果亲王却说他要离开苏州了,在木渎山庄摆宴席,答谢一下在苏州的四品以上的官员。这一下把李卫也弄糊涂了。果亲王去了木渎山庄,唐大元才将果亲王来苏州的真实目的和雍正要他保护李卫的旨意告诉了他,并一起前往昆山搬兵。

  年希尧在果亲王的随园里,得知果亲王已对福桐他们对帐销帐之事了如指掌后,便答应配合果亲王和李卫来端掉福桐这帮贪官。他不仅得到福桐的五百万两银子,还得到雍正特准的江南西北粮饷署理衙门。

第 22 集

  木渎山庄里,果亲王将前来销帐的福桐、杜之贵、裕隆、以及江西安安徽的布政使等人都请到酒桌前坐下,单等李卫和程一山来了就开席。

  这时的李卫正在福桐与程一山较量着。程一山将手中的帐本投入火中,李卫情急之下抽过唐大元的剑将程一山杀掉,从火中抢出了帐本。李卫带着帐本来到木渎山庄,福桐见程一山没来,想借故亲自去请程一山离开,但被果亲王硬留下来。

  木渎山庄里,展开了一场精彩激烈争斗,最后以福桐发疯,其他贪官被捕为结局。

  八爷他们得知江南的势力完了,便想到西北地盘上捞回来,因为年羹尧在西北正在卖官,他们要从年羹尧手中将陕西巡抚搞到手。

  江南贪污案的破获,李卫一家高兴的等着雍正对李卫的奖赏。

第 23 集

  八爷为了挑拨雍正与年羹尧的关系,命西安布政使胡期恒回西北后就将年希尧被李卫抓起来的消息通报年羹尧。可八爷没想到雍正放了年希尧。

  年羹尧在西北骄狂无忌,他迟迟不与叛军决战,就是想以此来要挟雍正,不断满足自已的私欲。年羹尧将雍正派到身边的军前襄办都兴阿以勾结叛军为由杀掉了。雍正一下子失去了在西北的耳目。

  深谋远虑的雍正想到了李卫。李卫跟年羹尧当年同为潜邸的奴才,有兄弟之交,让李卫到年羹尧那里去,可以时时提醒敲打一下年羹尧。就要李卫一家人在苏州果亲王的随园里喜庆地吃着叫化鸡时,李卫接到了皇上的圣旨:革去苏州织造,降至六品,回京简用。年羹尧得知李卫被罢了官,立马派人给李卫送去礼物和银两,并告诉李卫,只要他愿来西北,在他年羹尧那里,李卫还是四品官。

  李卫不离开江南回京,他一家人留在太湖,跟渔民们一起打鱼织网,他嘴里说一辈子也不当官了。十三爷派人送信要他回京,他看都没看一眼就将信差打发走了,并要信使告诉皇上和十三爷,打死他李卫,李卫也不会再当官了。年羹尧派来的人,他只收了年羹尧送给他的骰子,退掉的银子。

第 24 集 (电视剧情大全 http://www.tvpad.cn/)

  十三爷见李卫不肯进京,便亲自从京城来到太湖找李卫。渔市上,李卫正在叫喊着卖鱼,头戴斗笠的十三爷出现在李卫面前。在十三爷的劝说下,李卫同意跟他一起回京。李卫从十三爷嘴中了解到现在的年羹尧已不象从前的年羹尧了,而雍正的意思是要李卫到西北给年羹尧当军前襄办,并且要年羹尧开口让李卫去当。

  年羹尧在没有皇上的旨意下,私自进京。他表面是要报销军费,实际上是试探雍正对他到底能恩宠到什么程度。按大清律法,无旨进宫是死罪,年羹尧这样做,给雍正出了个大难题。

  回京路上,年羹尧找借口罢掉了陕西巡抚琦良的官,琦良便与都兴阿的儿子密谋杀掉年羹尧。

  李卫接雍正的旨意,到西北一是要将年羹尧卖陕西巡抚的官职搞到手,而不能让八爷的人买走,二是要敦促年羹尧尽快与叛军决战。

  八爷给胡期恒三十万两银子,要他一定卖到陕西巡抚的位子,这样八爷他们就能在丢了江南后,要西北重新找回地盘。胡期恒的小妾叶儿是八爷的人,为了完成八爷的使命,叶儿开始动用她的心计和美色。

  李卫带着从江南搞来的那五百万两银子,做为给年羹尧的军饷,前往保定,阻拦年羹尧无旨进京之举。李卫和小满来到莲花寺等侯年羹尧。而琦良则找到都兴阿的儿子,要他在莲花寺内杀掉年羹尧。

第 25 集

  李卫和小满一到莲花寺,寺内方丈慧空便找到李卫,告诉他年羹尧不能来寺内住,因为刚伦已带杀手埋伏在寺内,满寺都是杀气。李卫了解年羹尧的脾气,知道很难阻止他来莲花寺住,于是去找直隶总督李维均,可是到了李维均处,竟看到了刚伦。李卫没有办法,只得连夜出保定城,半路去拦截年羹尧。拦到了年羹尧后,年执意要去莲花寺,李卫百般劝说,硬是想出办法将年羹尧劝到了涿州。

  刚伦没有杀成年羹尧,琦良要他乘年羹尧招卫兵之际再想办法混进年的军中,找机会杀年羹尧。

  在涿州,李卫将五百万两银票给了年羹尧,并等到了雍正的圣旨,让年羹尧进京。年羹尧进京后,真得就在雍正面前提出要李卫当西北军前襄办,并要雍正同意西北官员的任免一概由他年羹尧说了算。雍正为了大局,只得应允了年羹尧的要求。

第 26 集

  雍正要李卫从年羹尧手中买到陕西巡抚一职,还要他想办法让年羹尧入冬前与叛军决战。但当李卫跟年羹尧谈到打仗和推荐陕西巡抚时,被年羹尧挡了回去,还给李卫来了个约法三章:在用人,用钱,用兵的事情上,不许李卫过问,如插手这三件事,他真有可能象杀都兴阿一样杀了李卫,还振振有词是按军法处置。

  李卫装病不想去西北,他发现年羹尧完全不是当年的年羹尧,他倒不是怕年羹尧真的杀了自已,而是怕年羹尧真的有违皇上,自己放不下与年羹尧多年的交情。但在十三爷的劝告下,李卫只得带上母亲和思盈、小满前往西北。果亲王也告诉李卫,说他也要去西安,去逮一种蛐蛐。

  琦良让人在西安散布年羹尧卖官,李卫听说陕西巡抚要价三十万两银子,可十三爷只给了他十万两。怎样才能按雍正的旨意将陕西巡抚弄到手,成了李卫一个最头痛的事了。

第 27 集

  李卫到年羹尧设在西安军中衙门,一看,果然买官者甚多,知县到巡抚,都将银子交给年羹尧手下的人。

  琦良则是故意从中制造混乱,想用年羹尧卖官的事来搞垮年羹尧。

  叶儿为了帮八爷将陕西巡抚的位子买到手,想出英雄救美人之计来接近勾引年羹尧的儿子年之富。年之富要叶儿切不可参与公开的买官之事。果然,年羹尧突然来到了买官的现场,当着李卫的面,当场将前来买官的官员骂了一通后,没收了他们送来的银子充公,并永不许录用。

  谁都没想到,年羹尧让自己的心腹三丑在悦来客栈悄悄地设下了收银子买官的办事处。叶儿决定带上八爷给的银子,亲自前往悦来客栈找三丑买官。李卫则在跟年之富喝酒时,从年之富口中也得知年羹尧在公开场所那只是做做样子,背地里让三丑在悦来客栈收银子的密秘。

第 28 集

  李卫和小满来到悦来客栈,正好遇见叶儿来客栈给三丑送银子。叶儿除了送银子给三丑,同时还用女色迷住了三丑。李卫摸清叶儿送了三十万两银子买陕西巡抚,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而琦良眼看年羹尧卖官得逞,也急着想对策,决定去找果亲王想办法。果亲王让琦良去找李卫,要他们两个人联合起来对付年羹尧。

  李卫让琦良派的关中富商去悦来客栈,拼命地抬高陕西巡抚的价钱,逼迫叶儿退出来。但是没想到叶儿除了勾引上了三丑,还决意要将年羹尧征服。

  李卫一边忙着对付年羹尧的卖官,一边要催着他与叛军决战。可年羹尧以找不到叛军主力为由,并且跑到寺庙去求签决定什么时侯打仗。

  李卫不得不陪年羹尧去寺庙,而叶儿也追到了寺庙,她提前到了寺庙,用钱买通的方丈,要方丈按她的意思告诉年羹尧与叛军的决战最早也只能放到明年开春。这一下子李卫更着急了。

第 29 集

  年羹尧烧完香,在山路上遇上了其实是在等着他的叶儿,年羹尧一见到叶儿,便被叶儿的美色倾倒了。而李卫知道叶儿正在为将陕西巡抚买到手而忙碌着,一旦叶儿勾引上了年羹尧,李卫要想拿到陕西巡抚几乎不可能了。李卫极力劝说年羹尧不要沉溺于叶儿的美色,几乎快要说服了年羹尧时,叶儿拿着一纸休书出现在年羹尧面前,李卫的一番游说便化作了烟云。年羹尧爽快地答应让胡期恒当陕西巡抚。

  李卫不顾一切找到胡期恒,指明他是能三丑送了银子,送了年羹尧女人才得到陕西巡抚的位子。胡期恒没办法,只好招供出叶儿是八爷党的人,买陕西巡抚是八爷的意思。

  李卫每天只能处理军中喝酒打架的事,干涉不了年羹尧卖官和打仗的事,气得李卫让闹事的官兵拿大顶。李卫找到副帅岳钟麒,了解到只要有了年羹尧的银令牌才能调动西北几十万大军与叛军决战,李卫开始一边拼命寻找叛军主力,一边思索着怎样才能从年羹尧那里拿到令牌。

  李卫却带人将叶儿和三丑当场捉奸在床,逼叶儿和三丑写下自供状,要叶儿跟年羹尧讲不能让胡期恒当陕西巡抚。

第 30 集

  叶儿害怕李卫将自供状交给了年羹尧,害怕失去了好不容易找了自已所爱的人,便以胡期恒不适合当巡抚为由,要年羹尧不要将陕西巡抚的位子给胡期恒。

  三丑杀了年之富。而叶儿又设计,以三丑调戏自己为由,让年羹尧严明军纪为由,在军前处斩了三丑。

  李卫逼年羹尧打仗,年羹尧认为只要李卫找到叛军主力就打,李卫只好派刚伦去大漠里寻找。

  李母为了帮果亲王找到蛐蛐,独自进大漠找蛐蛐,不料被叛军抓住了。刚伦寻找叛军,救出了李母,自己却死在叛军的剑枪之下。

第 31 集

  李母从大漠回到了家中,李卫从李母嘴中得知刚伦的死和刚伦临死前告诉叛军主力就在西梁海。剩下就是怎样得到年羹尧的令牌,以调动大军作战。李卫找到年羹尧,企图说服年羹尧出兵。年羹尧在叶儿的挑唆下,不但不出兵,还劝李卫不要学都兴阿,否则全象杀都兴阿一样杀掉李卫。李卫气急败坏地离开了年羹尧的军帐。

  李卫与任南坡他们想办法怎样能拿到年羹尧的令牌,因为指望年羹尧主动出兵已是不可能了。最终想出只有把年羹尧灌醉了,偷出令牌,让岳将军率军与叛军主力决战。可是年羹尧是海量,根本不易灌醉。李卫找到了叶儿,指出她是八爷党的人,是她杀了三丑和年之富,并以还在手上的自供要挟她,条件就是要叶儿配合他放任南坡,将年羹尧灌醉。

  果亲王叫唐大元配合着岳将军随时出兵,单等李卫拿到令牌。

  酒宴上,李卫和任南坡变着法让年羹尧喝酒,加上叶儿的劝酒,终于将海量的年羹尧灌得个烂醉如泥。

第 32 集

  李卫拿到了年羹尧的令牌后,交给了一直在外守侯着的小满,小满将令牌传至岳将军。等到年羹尧酒醒后,前线已传来胜利的捷报,叛军主力全部被消失。

  年羹尧大怒,责问李卫为何偷走令牌。李卫说因为年之富被叛军抓住,而年羹尧又大醉不醒,为救年之富,李卫只得私自拿走令牌,与叛军开战。年羹尧哑巴吃了黄连,有苦难言。

  西北战事已完,果亲王带着李母和岳思盈、小满回到了北京王爷府。李卫则陪同年羹尧进京。但行止保定,雍正的圣旨便到了,革去了年羹尧抚远大将军之职。

  任南坡劝年羹尧给皇上上一个请罪的折子,但自负的年羹尧却早已上了请功的折子,任南坡认为年羹尧必死无疑了。

  果然皇降旨,赐死年羹尧,并由李卫监药收尸。李卫没想到皇上会处死年羹尧,念自己与年羹尧多的兄弟情,李卫摔碎了药瓶,进京求情。李卫找到十三爷,找果亲王,都无济于事。李卫亲自找到雍正替年羹尧求情,求免除年羹尧一死。可是治国治法,不容情面。雍正没有答应李卫免除年羹尧一死的要求。

  刑场上,李卫感情复杂地看着年羹尧和追随而来的叶儿双双自刎剑下……

  就在李卫情绪低落地回家的路上,小满跑来告诉李卫,岳思盈怀孕了。结婚多年的李卫,终于有了自己的孩子,李卫一下子从沉重之中跳了出来,欣喜若狂地朝家里奔去……

分集:1-15 16-32 返回页面顶部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