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乾隆末年,诸皇子争位,其中最有可能继位的是为乾隆所称许的十一皇子永瑆和十五皇子永琰。为此,众大臣在朝野内外明争暗斗,二位皇子的母亲也频出奇招以讨乾隆欢心。

  永琰天性豁达,对此了无兴趣;永瑆却充满野心,并得和珅鼎力相助,渐占优势。为对付永琰,和珅将其心上人花椒下狱;永琰冒死救出,和珅随即派兵追杀。乾隆得知,要求和珅誓死保护。是杀是保,和珅两难,最后只好应承以先求自保;可永瑆不惜牺牲盟友,着兵全力追杀。事已至此,和珅只好携永琰逃亡。永琰之母认为永琰如此景况是因花椒,便逼花椒嫁给了永琰的好友福康安。永琰得知,误为乾隆所为,就发誓不回宫,并力荐永瑆为太子………

  经过此事,乾隆对皇位继承人已然有数,便带永琰微服私访民间,不曾想却爱上了江湖匪首黄河水之女黄蜂,准备带回宫中。黄河水以为黄蜂被人拐走,便一路追杀 ………

  永琰对福康安娶花椒之事一直耿耿于怀;为报复,便将其身世公诸于世,福康安无法接受一病不起。当永琰知道真相后追悔莫及,哀求乾隆骗福康安乃高贵血统;福康安终于在谎言中平静死去。此时,永瑆还惦记着皇位,永琰还想与花椒再续前缘,可惜世事难料……

分集剧情:
第1集

  乾隆率众皇子狩猎,以考察太子人选。各皇子都早已安排射杀好了的猎物充当战果,国舅爷珪杰也为自己的外甥十五阿哥安排好了猎物。和珅得知围场之内并无猎物时,派人告知十一阿哥“空即是胜”。

  众皇子拿着事先宰杀好的猎物向乾隆展示射技高超,乾隆却很失望,告诉他们围场内的猎物都被清空了,根本没有猎物可猎杀。只有十一阿哥和十五阿哥空手而归。十一阿哥永瑆说不愿跟兄弟争斗所以没去狩猎,十五阿哥永琰则说猎物是舅舅给他准备好了的,自己根本一只都没有打到。

  永瑆和永琰在狩猎中胜出,乾隆令他俩明天上金鸾殿上朝。众大臣为了知道两位阿哥中谁最有可能当太子,派各自的夫人向和珅夫人打听。

第2集

  珪杰对妹妹魏佳氏说永琰不是当太子的料,魏佳氏却相信乾隆更喜欢永琰在猎场的表现。两位阿哥在猎场都没有捕获猎物,但永瑆却没有说出事先准备好的猎物,乾隆更偏爱永琰一些。

  为了应对明天的上朝,永瑆查到乾隆重视盐务,遂和盐务大臣串通好。在早朝上,盐务官启奏盐务事宜,永琰对盐务一窍不通,出尽洋相,永瑆却对盐务颇有见地,乾隆采纳了永瑆对盐务提出的建议。退朝后,乾隆揭穿了永瑆和盐务官串通好在他面前弄虚作假,叫永瑆在金鸾殿前罚跪,另叫永琰和自己去钓鱼。

  乾隆本更器重永琰,却发现永琰不喜读书,认为他没出息,便又把目光转到永瑆身上。永瑆为了扳回在乾隆心中的印象,打发掉拥护他的大臣们,并闭门思过。

  八月十五到了,乾隆让永瑆和永琰去西城寺给太后上香,永瑆以闭门读书为由把这个荣誉的机会让给了永琰。乾隆对永瑆点头赞许,永瑆却暗中派大内高手韩车下手,在宫外杀死永琰。

第3集

  永瑆秘密约和珅在一家客栈见面,要和珅和他作一宗交易:和珅帮他做上太子,永瑆则娶和珅的女儿为妻。和珅认为永瑆做事很有帝王气魄和谋略,答应下这宗交易,决定辅佐永瑆登上太子位。永琰在西城寺烧完香后,去民间街市闲逛。韩车偷偷尾随至后,杀死了永琰的两个跟班太监。

  永琰遇到了正在变戏法赚钱的花椒,被她的清纯貌美所打动,身上却没有带钱打赏,于是把手上戴的戒指送给花椒当赏钱。韩车骗花椒爹,说永琰是离家出走的孩子,要他帮忙迷昏永琰以便带回家。花椒爹为做好事,迷昏了永琰。

  花椒觉得有些奇怪,钻在马车底下跟随韩车。在无人的河边,韩车将昏迷的永琰投入河中。花椒看到此景惊讶不已,韩车走后,救起了永琰。永琰醒后,对自己的遇害一无所知,只以为是变戏法时睡了一觉。

  中秋赏月,永琰却迟迟未归,乾隆很不悦。永琰终于回到宫中,乾隆叫他罚跪。永瑆和韩车暗中惊讶永琰未死。

第4集

  乾隆发现永琰的两个跟班太监死了,知道有人因为太子之争要害永琰,要和珅想办法把永琰送出宫生活。珪杰给永琰分析,要杀他的人肯定因为他是当太子的有力人选,而永瑆最有可能害永琰,因为除了永琰外最有可能当太子的就是永瑆了。永琰顾及手足情,不愿相信这些。

  永瑆和永琰去东陵祭祖。永瑆纵容永琰去见花椒,回到宫中报告乾隆永琰私自游玩,没有去祭祖,乾隆大怒,命令不许永琰回宫。永琰找到正在卖艺的花椒,帮她拉生意。花椒看到永琰衣着华丽,知道他不是普通人家的子弟,要他不要再来找她。正好有媒人来给花椒提亲,花椒爹满口应许,花椒却不愿意。永琰略施小计,帮花椒退了亲。

  永琰回宫,却被关在城门外不得入内。永琰意识到犯下没有祭祖的大错,后悔不已,跪在城门外。乾隆见永琰有悔过的意思,亲自扶起自愿罚跪的永琰。

第5集

  永瑆找到正在卖艺的花椒,告诉她永琰因为和她见面被父亲关在书房抄书,但他可以让两人见面。在书房抄书的永琰万般无聊之际,永瑆给他送来一份礼物。永琰打开礼物箱,看见躲在里面的花椒,两人见面万分欣喜。

  永琰带花椒到皇宫看新鲜,撞见正在巡逻的韩车。花椒想起把永琰投入河中的人正是韩车,拉着永琰赶快跑开,并告诉永琰要杀他的人是韩车,但永琰不相信。韩车见事情败露,以民女私闯后宫当斩为名追杀花椒。逃跑中的永琰和花椒,闯入御书房,无意中揭穿了和珅和国师勾结,以上天显灵的方式要乾隆在北方边关的战事上不战而和。

  本可以偷偷溜出宫去的花椒,为了永琰的安全,冒死面奏乾隆要杀永琰的人是韩车。当乾隆得知带花椒入宫的人是永瑆时,大惊。为了查出韩车背后的指使人,乾隆要花椒留在宫中当诱饵。韩车饮毒酒而死,查出酒是永瑆送的,但永瑆当众喝下那瓶酒以证明酒里没毒。

第6集

  为了防止事情败露,和珅杀了国师灭口。魏佳氏和金佳氏在乾隆面前为花椒的去留争闹不止,因为和民女结合会影响永琰当太子,魏佳氏欲让花椒出宫,而永瑆要额娘阻止花椒出宫。

  乾隆告诉永琰,如果要和花椒在一起,就不能当阿哥了。永琰愿意舍弃阿哥身份和花椒在一起,两人正欲出宫之际,被魏佳氏阻止,并将花椒打伤。为了救昏迷的花椒,永琰答应乾隆永不再见花椒。看到伤痕累累的花椒,乾隆要她出宫,不要继续留在宫里受苦了,但花椒为了诱出幕后杀永琰的人坚持留下来。

  永瑆把花椒调入自己部下打扫书房,为花椒和永琰创造见面的机会,两人对永瑆感激不尽。花椒为了让永琰听从乾隆吩咐不再和她见面,叫永琰做不上太子不要来见她,永琰从此发奋读书。

  福康安班师回朝,乾隆率众大臣迎接凯旋归来的英雄。福康安告诉乾隆,班师途中有人告诉他十一阿哥永瑆跟和珅在城外秘密会面。在一旁的秦公公已被和珅收买,他听到后马上给和珅通风报信。

第7集

  为了扫清登上太子的路途,和珅建议永瑆除掉福康安。宫里唱大戏庆祝福康安班师回朝,永琰因为听了花椒的话发奋读书,没有去看戏。金佳氏在乾隆面前挑唆,说永琰没来看戏肯定是和花椒会面去了,魏佳氏正好想让乾隆看到永琰在刻苦读书,于是乾隆和两妃到永琰书房来检查。

  永琰对乾隆的提问对答如流,乾隆很是欣慰,不料此时有人报福康安和众阿哥斗殴,并将十二阿哥打死。原来永瑆暗中挑起众阿哥对被传是乾隆私生子的福康安的嫉妒,并对其大打出手,福康安出于无奈才自卫反击。十二阿哥并未受伤严重,是永瑆派人毒死十二阿哥并嫁祸于福康安。

  花椒不让永琰来见她,让永瑆陷害永琰的计划落空,于是永瑆装好心让花椒去见永琰,并正好让乾隆撞见。花椒被罚入太医院煎药,永琰因为读书专心,乾隆让他和永瑆共审福康安的案子。

第8集

  珪杰告诉永琰,乾隆让他和永瑆共审福康安的案子是对太子人选的考试,要他按乾隆的意思审案,永琰对此话却摸不着头脑。永瑆煽动永琰要为十二阿哥报仇,永琰冲动地将关在牢中的福康安杀死。

  为了让乾隆治永琰的罪,永瑆说他已查出十二哥并非被人打死而是被人毒死的真相,乾隆大怒,让永琰自刎以抵偿误杀福康安。而此时,福康安却出现在乾隆面前。原来,这是永琰为了让案件真相大白使用的计策,会变戏法的花椒让福康安身首易处,别人以为他死了。

  珪杰和花椒提醒永琰,要提防永瑆害他,永琰却视永瑆为好兄弟。福康安出征前来找花椒和永琰,永琰和永瑆审案去了。闲聊中,福康安跟花椒说起私生子不被父亲所认的苦恼,花椒好言相劝,福康安被花椒的乐观所感染。临行前,花椒送福康安一壶云南白药在沙场上用。永琰和永瑆在审十二阿哥的案子中,没有审出凶手却审出太医们贪污的事情。

第9集

  永琰和永瑆审案回来,在花椒所在的太医院喝酒。趁永琰和花椒不备,永瑆在自己的酒碗中下毒,以诬陷两人。酒中没有毒,是碗中有毒,而碗是花椒拿来的,乾隆把花椒打入天牢侯审。太子之争明显在十一阿哥和十五阿哥之间,众大臣由此划为两派。支援十一阿哥的大臣到乾隆面前为十一阿哥祈福,乾隆却因为这样是皇子在结党营私而大怒。

  魏佳氏哭闹着要上吊,阻止乾隆前去见为十五阿哥祈福的大臣,免去了永琰结党营私的嫌疑。珪杰虽然明白永瑆是在用苦肉计加害永琰,却苦于找不到证据。为了洗去永琰谋害永瑆的嫌疑,珪杰利用花椒对永琰的感情,要花椒扛下毒害永瑆的罪名。

  为了救花椒,永琰违令闯到城外,追回出征途上的福康安。和珅令部下不得打开城门,不让永琰和福康安进城。在乾隆面前,和珅说这样做是为了以免福康安违反率军出征的圣谕。乾隆虽然爱子心切,却不得让他们俩进城。

第10集

  永琰和福康安以木制的假炮威胁守城门的官吏打开城门。进城后,福康安不要永琰参与劫走花椒的行动,要他以大局为重,当上太子。在福康安一味坚持下,永琰只得答应。福康安杀入天牢,准备劫走花椒,却发现乾隆早已守侯在此。乾隆告诉福康安这么做并不能救花椒,畏罪潜逃等于让花椒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福康安决定让花椒接受三堂会审,自已在天牢等候处置。永瑆觉得乾隆不会让花椒的案子三堂会审这么简单,以不愿看到兄弟情谊受到挑拔为由,要乾隆撤了案子,乾隆却决定查出案子的真相。魏佳氏为了保住永琰,告诉花椒,乾隆认定永琰毒害永瑆并要将其处死,以坚定花椒独自扛下所有罪名。

  三堂会审时,花椒自行招认罪行,乾隆无奈只得处以死刑。永瑆、和珅诱使永琰劫走花椒,这样劫走死囚的永琰就不会有当太子的机会了。珪杰得知永瑆、和珅的计谋后前来阻止,但永琰一心只想救花椒。

第11集

  乾隆听取和珅的建议,纵容永琰劫走花椒,让永琰去民间生活,以逃避宫中险恶的太子争斗。和珅私下跟守城门的官吏打好招呼,到时装做不小心放永琰出宫。

  劫狱前夜,永琰一一看望在宫中的亲友,珪杰发现不对劲,觉得永琰可能被和珅唆使劫狱,那永琰以后永远不得回宫,魏佳氏却觉得儿子不会这样做。劫狱当天,和珅要乾隆出宫游玩,以免不忍心让儿子走。

  永琰拿着和珅给他的令牌劫狱,珪杰发现后前去阻止,反被永琰施计关在牢房中。珪杰从牢中出来后,找到乾隆要他制止永琰劫狱。魏佳氏叫儿子不要走的哭喊声让永琰犹豫良久,花椒因为劫狱会影响永琰的前程而不肯逃走。

  和珅只得偷偷告诉他俩,让永琰劫狱是乾隆的意思,这样永琰可以去民间生活,以逃避宫中的争斗。和珅故意让永琰拿他自己做人质,要卫兵退下,永琰和花椒逃出宫去。

第12集

  乾隆听取和珅建议,革去永琰皇子身份,并降为庶民,这样永琰没有资格竞争太子,而避免在宫外遭人行刺。乾隆找到福康安,要他暗中保护永琰。

  花椒劝永琰回宫,永琰却说自己虽然是皇家子弟,但皇家关系十分冷漠,非常羡慕普通人家团结和睦。听了永琰的话,花椒同意永琰和她家人一起生活。卖艺时,花椒被人欺负,永琰出手相救,因此得罪了地头蛇。在福康安的暗中帮助下,永琰打败了地头蛇。永瑆、和珅看到福康安暗中帮助永琰,猜到这是乾隆安排的。和珅提醒永瑆,永琰虽被贬为庶民,但却是乾隆心中的太子人选。

  看到众皇子整日游手好闲,乾隆很失望,由此十分相念永琰。珪杰打探到了永琰的住处,魏佳氏知道后急着叫太监给儿子送东西,被金佳氏拉着乾隆撞见。乾隆私下告诉珪杰,叫宫里的人接触永琰只会给永琰带来危险,要珪杰亲自去看永琰。

第13集

  戏班今天的收入特别好,原来是珪杰来看永琰,还给他带来了乾隆赐的防身小刀。永瑆先派人刺杀暗中保护永琰的福康安,后派人装成永琰得罪的地头蛇要杀永琰。混乱中永琰和花椒走散了。受伤的福康安被花椒发现,为救福康安,花椒拦住珪杰的马车,两人被送进珪杰府中。

  珪杰和魏佳氏为了让永琰对花椒死心,决定施计让花椒喜欢上福康安,对永琰变心。花椒全家被杀,乾隆发现其中没有永琰的尸体,长嘘了一口气。福康安没有在约定的时间面见乾隆,乾隆知道他已遭不测,叫和珅亲自去寻找永琰,如果没有找到完好无损的永琰就要和珅的身家性命。已经和永瑆结盟的和珅不得不反过来全力营救永琰,带永琰逃入紫云观。

  和珅设法让和夫人告诉永瑆,他奉乾隆的命令保护永琰,让永瑆停止追杀。永瑆表面上答应,从和夫人口中套出和珅跟永琰的藏身地后,却派出大量杀手将两人赶尽杀绝。

第14集

  永琰要去找花椒,和珅只好跟随前往,正好躲过了永瑆派来的杀手,而紫云观则遭灭门之灾。和珅告诉永琰,要杀他的人是永瑆,因为只有永瑆知道他们在紫云观,永琰不得不相信永瑆要害他的事实。

  乾隆见永琰、和珅、福康安都没有消息,又气又急。和珅现在帮助永琰了,永瑆拉拢拥护和珅的大臣们,要他们跟他一起对付永琰和珅,如果他当上太子,少不了他们的好处,大臣们见风使舵,投奔永瑆。和珅和永琰都身无分文,吃面不给钱,坐车也不给钱。

  狡猾的和珅还让贪心的车夫替他们投石问路,丢掉了性命。和珅发现把守皇城的官吏被永瑆收买,两人只好在外流浪。走投无路的二人躲进妓院万花楼,无意发现了妓院在贩卖人口。和珅想在厨房里找个差事,却被管事的朱八刁难。恰巧来了一位口味挑剔的沈大人,和珅一展厨艺,也不知结果如何?

第15集

  因为和珅做的菜符合客人口味,和珅和永琰在万花楼的厨房谋到了差事。为了避人耳目,和珅要永琰叫他师傅,而永琰改叫小魏。福康安中了毒剑,魏佳氏要花椒嫁给福康安,好让永琰对她死心,不然的话不给福康安解毒。花椒犹豫再三,但为了保住福康安的性命,只得答应。

  万花楼的客人大都是朝中的大臣,和珅深暗他们的口味,所以他做的菜,大人们都很喜欢。永琰在万花楼给客人送菜,在旁边偷听到朝中大臣徇私枉法、 贪污受贿的事情。乾隆为了知道永琰和珅的消息去找和夫人,金佳氏知道后前去阻拦,幸亏珪杰前去解围。但和夫人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不敢把永瑆派人杀永琰和珅的真相告诉乾隆,只告诉乾隆两人藏在紫云观。

  一位被发配边疆大臣的女儿落入万花楼,永琰送饭时发现了这位被捆绑的子砚姑娘,永琰帮她逃跑,却被万花楼的打手追回。和珅告诫永琰不要多管闲事,以免暴露他俩的藏身之地。

第16集

  福康安醒过来了,花椒见福康安病势已好,正要离去,被魏佳氏撞见。魏佳氏告诉花椒,福康安的毒并未完全解除,要他俩成亲之时,她才给福康安完全解毒。永瑆料到和夫人会要乾隆去紫云观,早叫人事先把紫云观布置好,乾隆并未找到永琰,也没有发现紫云观有什么异常。

  永琰一定要救子砚姑娘,和珅为了不让永琰鲁莽行事,只好想妙计救人。子砚对屡次救自己的永琰感激不尽,两人互生情愫,但永琰仍时常想起花椒,不能忘怀。金佳氏知道花椒和福康安在珪杰府中后,在乾隆面前告密,说珪杰私藏逃犯。

  乾隆见福康安未死很高兴,福康安告诉乾隆当时杀永琰的人是大内高手,是宫内的人要杀永琰。珪杰说未把福康安花椒在自己府中的事告诉乾隆,是因为怕宫中耳目众多,为了两人的安全所以封锁消息,乾隆赐珪杰无罪。永瑆为了引诱永琰出现,以不再追杀和珅为条件,要和夫人帮忙从珪杰手中抢到花椒。

第17集

  永琰喜欢听戏,珪杰到茶楼去找他,碰到了女扮男装的和夫人。只要永琰安全回到宫中,和珅便可卸去保护永琰的重任,所以和夫人出计,让花椒重新入狱。因为福康安是功臣,可以免去亲属的死罪,为救花椒,福康安必定会娶她,到时大办喜事,便可引诱永琰回到宫中。而且此计可以让永琰断了对花椒心思,专心政事,珪杰采纳了和夫人的计策。

  花椒被和府的人带走,重新关入天牢,珪杰告诉福康安,要救花椒只有他娶花椒。永瑆在军机处处理公务,军机处的大臣们都已被永瑆收买。珪杰为了判花椒死罪,以此逼福康安娶她,故意上奏折给军机处替花椒求情。永瑆果真以律法如山为理由要乾隆处死花椒,乾隆虽然爱惜花椒,却没法赦免她的罪。

  永瑆到牢中来看花椒,说是其他皇子要害永瑆永琰,并挑拔他们哥俩的关系,企图说服花椒说出永琰目前藏身的地方。花椒表面上相信永瑆说的话,实际上她已看穿了永瑆的真面目。

第18集

  永琰和花椒两情相悦,福康安犹豫良久,最终为了救花椒,请求乾隆赐婚。花椒嫁给福康安可以免去死刑,乾隆为此高兴,但顾及永琰和花椒的感情,乾隆决定将此事延后再考虑。珪杰再次以是否给福康安解毒为要挟,坚定花椒嫁给福康安的决定。在乾隆面前,花椒违心地说出,自己喜欢的人是福康安,而不是永琰。

  永瑆意识到福康安娶花椒是珪杰使的招,这样永琰对花椒死心便会回到宫中,要额娘金佳氏在乾隆面前阻止这门亲事。魏佳氏知道后,赶过来要乾隆成全福康安和花椒的亲事。永琰在万花楼送菜逗留时间太久,和珅提醒他不宜多露面,来这里的多是权贵大臣,以免撞见认识他的大臣。永琰却顽皮,不听和珅的话。

  万花楼要来大人物了,厨房拿到一张这位大人喜欢的菜单。和珅看到这张菜单,觉得很熟悉,但一时想不起菜单上的口味是哪位人物的。永琰去送菜,撞见这位大人物正是乾隆贴身太监秦公公。

第19集

  永琰送菜时撞见秦公公,马上转头就走,秦公公也没看仔细。秦公公是和珅收买了的人,和珅本想让他递信给乾隆来接他们回宫,但当两人来到窗外,看见秦公公和永瑆手下的大臣在一起,正在接受他们的贿赂,知道秦公公被永瑆收买了。

  子砚扮成道士装神弄鬼,逗客人开心,永琰要她设法从秦公公口中套出额娘和舅舅的近况,当知道额娘因为他终日以泪洗面、舅舅日渐消沈时,十分伤心。子砚说是给魏佳氏一道逢凶化吉的符,托秦公公带进宫,里面其实是永琰给额娘的书信。和珅知道秦公公一定会发现书信回来找永琰,要永琰勒死秦公公灭口。

  在珪杰的促使下,乾隆终于给福康安和花椒赐婚。为了阻止这场婚礼,永瑆派人去毒死花椒,正好被珪杰撞见,保住了花椒的性命。在金佳氏的提醒下,永瑆意识到,婚礼阻止不了,但只要封锁婚礼的消息,永琰就不会出现在婚礼上了。

第20集

  秦公公果真知道了永琰在万花楼,折回来见永琰。永琰不忍心杀秦公公,和珅亲自上阵,永琰反帮秦公公跑了。永瑆向乾隆提出要操办福康安的婚礼,并把福康安的婚礼操办得热热闹闹,珪杰、和夫人去福康安的将军府走了一圈,觉得永瑆此举很奇怪,后来他们发现永瑆亲自操办婚礼是不想走露婚礼的消息。福康安说会对花椒好,但花椒却表示只喜欢永琰,要福康安在永琰回来后休了她。

  秦公公回至宫中便倒地身亡,没有说出永琰的下落,原来是和珅事先下的毒。但是从秦公公身上,永瑆搜到了永琰给额娘的信,想通过信纸的来由源地找到永琰。花椒出嫁的前夜,魏佳氏来找她,告诉她永琰必须当上太子,如果将来是其他皇子当皇帝的话,永琰的命运会很惨,因此花椒必须心甘情愿地嫁给福康安,好让永琰专心地登上太子位。

第21集

  万花楼有客人叫花椒到房里,永琰以为花椒被卖入妓院了,大打出手,却发现花椒是客人要的一盘菜。从客人口中,永琰得知了福康安要成亲的消息,和珅知道乾隆一定会给福康安主婚,他们回宫的机会到了。要离开万花楼了,在和子砚惜别时,永琰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这位姑娘,答应将来给她赎身。

  永琰因为自己同时喜欢上两个人苦恼不已,不敢相信自己对花椒的感情有所动摇,但又十分喜欢子砚。和珅和算命先生串通好,算出神明的旨意是要永琰和子砚在一起,永琰不相信。看到了福康安的迎亲队伍,永琰要冲上前去,被和珅拦住,因为他料定永瑆派了杀手埋伏。果然,永瑆表面上松驰了戒备,暗地里派出大量杀手。

  和夫人施计,让管家带人把藏在人群中的杀手暴露出来。杀手虽然被揪出来了,在将军府门前迎客的大臣却是永瑆的人,和珅设法把这名大臣引开,让永琰偷偷溜进府去。新房中的花椒无意间看见了扮成乐手的永琰。

第22集

  看见永琰回来了,花椒冲出房门找寻他,被珪杰撞见,劝了回来。金佳氏和魏佳氏争风吃醋,耽误了乾隆前来将军府的时间。永琰被永瑆在将军府中安插的杀手认出来,被追杀的永琰误入花椒房中,两人见面喜极而拥,但未等花椒解释嫁给福康安的原因,杀手追进来了。

  和珅进得府来,把永琰拉至安全的地方。永琰知道福康安的 新娘是花椒后,伤心欲绝。和珅拉永琰出将军府,故意让永瑆的人知道,好让他们放松戒备。永瑆来到花椒房中,最后关头劝她不要嫁给福康安,这反而让花椒觉得应该嫁给福康安。

  拜天地前,花椒从乾隆口中确定了永琰是太子人选。自己是个平民女子,将来不可能当皇后,为了永琰的前途,花椒坚定了嫁给福康安的决心。在拜天地的最后一拜,永琰赶到了,要花椒不要嫁给福康安,求乾隆收回赐婚。乾隆让花椒自己决定嫁给哪个男人,最后,花椒选择把婚礼完成。

第23集

  婚礼后,众人回宫时,永瑆派人劫持永琰,并假装充当英雄救下永琰,博取乾隆的信赖。洞房花烛夜,珪杰终于给福康安送来解药,为了让不知情的福康安服下解药,花椒只得告诉他自已被逼成亲的事。福康安很感激花椒为了他牺牲自己,答应让她守身如玉。

  乾隆要和珅带着自己在万花楼转了一圈,了解到永琰当时是怎么逃命的。和珅还告诉乾隆,这里还有一位永琰喜欢的子砚姑娘,却对乾隆隐瞒是永瑆在追杀他们,只说是江湖黑道。明天就是永琰和珅回来后的第一次早朝了,各方势力都在自做打算。珪杰要永琰借这次遭人暗杀的机会,在乾隆面前告倒永瑆,并给他准备好了状纸。

  永瑆也追杀了和珅,金佳氏怕和珅在乾隆面前告状,永瑆却算到和珅不会做这么冒险的事。那些在和珅逃命其间对他置之不理的大臣们,又开始拍他的马屁了。福康安对珪杰逼花椒成亲的做法很痛恨,珪杰说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永琰登上太子之位,要福康安等他达成心愿以后再找他算账。

第24集

  乾隆想从永琰口中证实杀他跟和珅的人是不是永瑆,永琰虽痛恨永瑆,却不忍将他供出,只说是遭江湖黑帮的追杀。早朝上,和珅说要告一位阿哥,众人顿时紧张。出人意料,和珅告的是十五阿哥永琰,并借此反帮永琰和花椒洗脱了罪名。永琰也说要告状,告的也不是十一阿哥永瑆,而是把永瑆手下两名贪赃枉法的大臣绳之以法,永瑆只得忍气吞声。

  乾隆明里劝两兄弟关系好,实际上是告诫永瑆不要再对永琰下毒手,否则他不会坐视不管。和珅和永瑆以前虽是盟友,但永瑆生死追杀和珅,两人不免互生心结,但以后还要同朝共事,和珅想出利用永琰消除这块心结的办法。永琰心急地跑去万花楼找子砚姑娘,帮她跳出火炕。

  带着子砚的永琰来到了花椒家,触景生情,正好碰上了福康安和花椒在这里祭拜亡灵。花椒看见永琰和子砚牵手在一起。永琰和花椒虽然相见了,但已不同往昔,两人只能淡然离开。子砚在一旁默默地陪着伤心的永琰。

第25集

  珪杰认为永琰要当上太子离不开和珅的帮忙,于是想法子给和珅送了一份大礼,和珅正好利用还礼的机会,把金佳氏私设太子祭坛的事泄露给珪杰,实际上是想借永琰打击永瑆,再帮永瑆扳回败局,这样两边都讨好。

  永琰看透了永瑆的真面目,决定对其施以打击,于是在乾隆面前检举了祭坛的事。乾隆率众人前去查看祭坛真相,和珅事先调了包,让永琰无功而返。子砚无家可归,永琰把她安置在紫云观中暂住,并说只要有他在,子砚就不是单身一人。

  子砚回忆起十一阿哥那边的一个大臣贪污赈灾粮款的事情,永琰正要去查办,发现那名大臣已被灭口,原来道观中有十一阿哥的耳目。金佳氏和魏佳氏又为儿子的事斗嘴,金佳氏借着气话故意让魏佳氏知道永琰和子砚的事情。

第26集

  珪杰要永琰拉拢福康安,因为朝中只有他一人对永琰忠心耿耿。永琰却因花椒的事情对福康安心存介蒂,不愿接受福康安的帮助。魏佳氏来看子砚,要子砚回万花楼,搜集那些贪官污吏的罪证,好让永琰多办案、办好案,以取得乾隆的信任。

  永琰知道后劝子砚回去,子砚却为了永琰坚持留在万花楼卧底。永瑆知道子砚回去的目的,派出几位大臣,故意让子砚收集到大臣们贪赃枉法的证据。福康安接到很多状告永瑆的人买官卖官、无法无天的密函,但永瑆把管军机处,无法把奏折顺利递到乾隆面前。花椒提醒福康安,可以让十五阿哥代为呈交,但是永琰不愿见福康安。

  为了让乾隆惩治那些贪官污吏,花椒进宫,亲自向永琰递交奏折。永琰对花椒又爱又恨,本不打算见花椒,最后忍不住见了。花椒递完奏折后,随福康安离去,永琰借酒消愁。福康安的奏折要揭发也是和珅部下的人,永琰要当上太子,和珅是不可得罪的人,珪杰不让永琰把此奏折递给乾隆,但永琰一身正气,最后在乾隆面检举了和珅手下官吏的劣迹。

第27集

  永琰把福康安的奏折递给乾隆,但奏折上一个字也没有。珪杰知道永琰一定会呈给乾隆奏折,所以事先把奏折替换了。花椒去紫云观上香,遇见了子砚。子砚告诉花椒永琰时常挂念她,花椒装作无动于衷,子砚误以为花椒是负心人。永琰到紫云观跟子砚会面,遇见了花椒。永琰未能将福康安的奏折递给乾隆,花椒认为是永琰对福康安怀恨在心,临走前她告诉永琰,福康安没有对不起他。

  子砚把贪官的证据交给永琰,魏佳氏叫永琰先把证据让舅舅辨认,但珪杰事前拦阻他呈递福康安的奏折,所以永琰决定把证据直接呈给乾隆。上朝时,福康安举报和珅手下一名官吏,永琰也把一名官吏的罪证呈上。为了锻炼两位阿哥审案,检验他们是否能秉公执法,这两件案子分别由两位阿哥审理。

  永琰检举的案子牵涉到珪杰,这是永瑆利用子砚施的计策。永瑆不愿得罪和珅,让证人翻供。永琰审出了舅舅贪污的事情,一方面想公证执法,另一方面又顾及亲情,永琰不知如何是好,想去问和珅。

第28集

  永琰为是否供出珪杰的事犹豫不决,和夫人建议永琰顾及亲情。魏佳氏在永琰房外唱儿歌,勾起永琰小时候对舅舅的回忆。永琰在亲情的促使下,把舅舅罪状的供书烧了。保全了舅舅,但那名照舅舅意思办事的官吏要被抄斩。为了保持公正,永琰最后供出了舅舅犯下的事。

  珪杰本罪可致死,永琰请求替舅舅死,乾隆判珪杰没收财产、贬为庶民。舅舅是个节俭的人,永琰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贪污。珪杰告诉他,为了让他登上太子位,买消息、拉关系都需要银子。永琰觉得是自己害了舅舅,珪杰却说这是他当上太子的代价。

  魏佳氏想偷偷给珪杰送些珠宝,被乾隆拦住,说这样才能成全永琰秉公执法,虽然牺牲了舅舅,但能赢得满朝文武的拥戴。乾隆告诉她,他已决定立永琰为太子。子砚又打听到了十一阿哥审案时让大臣们翻供的消息。珪杰被抄了家,去紫云观和子砚会面的永琰,撞见了在观门前摆摊算命的舅舅。

第29集

  十一阿哥审的吴正德的案子虽然已经结案,但永琰得知大臣们做伪证后,想一查到底,乾隆决定重新审理此案。吴正德的幕后是和珅,和珅的幕后是永瑆,所以此案牵连甚大。乾隆以死相胁,想逼大臣说出实情,但大臣死不承认。永琰带乾隆微服来到妓院,在子砚的指引下,找到那几个翻供的大臣。

  几个大臣把吴正德案子的实情说得正热闹时,乾隆和永琰破门而入,撞了个正着。吴正德逃脱不了罪行,必定会供出幕后主指,和珅、永瑆都派出人灭口。永琰带吴正德入宫审问,遭人追杀,幸得福康安相救,但让吴正德走散了。正遭灭口的吴正德知道保住性命的办法就是投案自首,进宫受审。

  他找到将军夫人花椒,花椒再通过魏佳氏,逃过杀手进宫认罪。先前永瑆没有将此案查明,这次乾隆派永琰主审。吴正德供出了他所知道的所有内幕,但老奸巨猾的和珅,收受贿赂都是通过夫人之手,没有留下其他证据。

第30集

  永琰头次处理这么大的案子,魏佳氏要乾隆教教儿子,但乾隆也不知道要怎样审。官场险恶,福康安感到帮永琰不是他凭武艺就行的。花椒要福康安远离是非,出征边塞,但她又不忍心离永琰而去。和珅约永琰到万花楼故地重游,以让永琰回忆起两人共患难的经历

  。借着酒劲,和珅含蓄地提醒永琰,他对永琰有不少的恩情,永琰也含蓄地告诉和珅,他现在这么做正是当时和珅所教,并让和珅知道,他不会卖情面,而会将此案追查到底。吴正德的案子,乾隆要永琰不要触及和珅,永琰感到疑惑。

  乾隆说,虽然和珅是个奸臣,自己贪了不少银子,但有他在,大清的国库从来都很殷实。永琰表面上顺从了乾隆的意思。和夫人要受审了,要和珅照常去军机处处理公务,以示坦然。和夫人的伎俩不比和珅差,永瑆相信永琰审不倒和夫人。

第31集

  在万花楼待过一段时间,永琰知道和珅和夫人感情深厚。审案时,为了撬开和夫人的嘴,永琰骗和夫人,他已将和夫人招供的消息报告给乾隆,和珅知道后肯定会为她开脱而自己承担罪名。只要和夫人指证金佳氏和十一阿哥的罪行,永琰答应此案不伤及和珅。乾隆和珅来看永琰审案,和夫人为保全幕后的人趁人不备自杀灭口。

  永琰审案逼死了和夫人,和珅伤心欲绝。乾隆对审案结果十分生气,永琰觉得自己设法审出真相没有错,但对和夫人的死觉得很惋惜,于是身披孝衣,前去和府悼念。永瑆派人凌辱并杀害子砚,让永琰料定是和珅为夫人报仇所为,如果杀害朝中首席军机大臣和珅,永琰肯定坐不上太子的位子。

  知道子砚死了,悲伤气愤的永琰果然中计,拿着剑直奔和府要杀和珅。花椒知道后,前去阻拦永琰的冲动之举。她告诉永琰,如果他现在杀了和珅,就当不上太子,那所有人的努力都白废了。永琰不听,执意要杀和珅,花椒以死相逼,才让永琰放下了手中的剑。

第32集

  和珅说自己没有杀子砚,永琰不相信,乾隆决定让福康安审理此案。福康安查出和珅的管家确实对此事不知情,花椒要万花楼老板描述凶手的模样,却被人先下手灭口。珪杰推测和珅不会做出为夫人报仇而得罪皇子的事情,一定是永瑆利用子砚的死从中挑拔。

  珪杰让福康安装作知道凶手所在,故意虚张声势地进行搜捕,抓住了永瑆派去打探消息的人。永瑆知道上当,劫持花椒引诱永琰前去解救,并埋伏下大量杀手。永琰寡不敌众,福康安及时赶到,并为救永琰身负重伤。子砚的案子已查明,永瑆不得不认罪。各方都为了太子之争伤痕累累,永琰不愿再计较仇恨,求乾隆赦免永瑆。

  福康安伤势太重,弥留之际,向乾隆求证自己的身世。乾隆不忍将福康安是罪臣之子的真相告诉他,承认他是自己的儿子。永琰被乾隆正式册立为太子,永瑆疯了。花椒送福康安的灵柩回乡,永琰追至,但花椒决定随福康安而去,两人漠然惜别。(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