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咸丰年间,局势风雨飘摇,社会颓像渐显,帝国的最高统治者——咸丰春秋之年却无子嗣,许多双眼睛便盯上了未来的皇位,流言也不胫而走,传遍宫廷内外“皇上没有生育能力”,皇上有病,不能要孩子,这些流言的背后是各种政治势力的抗衡和较量。

  兰儿被咸丰无意撞见并得宠,她的胆略、见识更让咸丰刮目相看。咸丰欲立兰儿为贵人,遭到太佛爷康慈的极力反对。一番争斗,虽然取得贵人名分,但太佛爷所下懿旨中规定兰儿一年之内,如不能怀有皇上子嗣,便从此打入冷宫。

  兰儿无意间知道了皇上的难言之隐。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兰儿通过太监安德新安排自己儿时好友凌治同进宫为咸丰诊治,但凌治同行踪被咸丰身边的卧底密报康慈。

  康慈集团感到此事可以大做文章,于是精心设下圈套,企图一石二鸟,即证明咸丰确有花病,不能有后,又嫁祸兰儿私通宫外,欺君罔上,进而逼皇上立大阿哥为储君并除掉兰儿……

  公元1856年,兰儿生下一子,被册封为皇贵妃。太贵妃康慈一病不起,听到兰儿生子的消息,当即召儿子恭亲王进宫,说完“你不要从政,不要和兰儿斗,你斗不过她”之后病逝。

  天子有后,大事已定,但皇家的心病还未去,知情的安德新、凌治同等人被派人除掉。

  兰儿默默燃香,为安德新、凌治同安魂,在冉冉缭绕的香烟中,她看到了自己——一个在残酷的宫廷斗争中变得决断冷酷的新兰儿。

  6年后,咸丰病故,兰儿所生之子继承皇位,年号同治。兰贵妃被册封为皇太后,也就是历史上的慈禧太后。安德新之弟得慈禧重用,很快成为大内总管。此人便是显赫一时的大太监安德海……

分集剧情:
第1集

  咸丰四年端午佳节庆典正在进行。咸丰与身边手舞足蹈的汉人花儿嬉笑,坐在一旁的太佛爷康慈看在眼里,她怒不可遏。咸丰面露怒容,但终不敢与太佛爷对峙。作为皇帝要想保住皇位就必须早有子嗣。街头闹市,咸丰偶遇戴兰花的女子,为之心动。但咸丰帝最终还是与戴兰花的女子失之交臂。兰儿的心上人被强盗绑票,兰儿陷入了焦急与不安中……

第2集

  奉咸丰之命,京城上下衙门禁军全城搜寻戴兰花女子。终于在闹市找到兰儿,岂料生性倔强的兰儿得以逃脱。兰儿一心想救心上人柳志同,一张契约改变了一个普通女子的命运。慈宁宫内,康慈因皇上依然在圆明园宠幸汉人花儿却对宫中满人嫔妃持续冷落而怀恨在心,便与顺亲王商议如何把汉人花儿撵出园子,一个歹毒的计谋被酝酿了出来。

第3集

  柳志同被释后拿着王七赠送的金银财宝赶回家中,却听到兰儿进宫的消息。福海上发现了一个死婴,康慈暗暗窃喜想以此为由,再趁朝廷对咸丰不满之情绪、无后之事实,立大阿哥为皇太子。“走影儿”之事,引发了以康慈和咸丰为首的朝廷两大权力集团的明争暗斗。

第4集

  海晏堂管事姑姑报兰儿走失,无疑给断了线索的刘福一线生机,一旁的安德新听说宫女名叫兰儿惊魂不定,一直以为皇上日思夜想的心上人远在天边,没想到却近在眼前。兰儿趁凌美不备趁机逃脱回到海晏堂,却因脖子上有伤痕被刘福怀疑带去总管值房亲自审问。刘福叫来了牙婆给两位姑娘验身,证明兰儿尚是处女,凌美也未见妊娠。

第5集

  安德新善用巧舌当场戳穿了月影想要诬陷凌美,举假证的行为。刘福气极,不顾安德新的阻挠对兰儿用刑,想从兰儿口中找到突破口。没想到任他打骂用刑,兰儿几次昏死过去口吐鲜血也死咬着不说,兰儿醒来,见安德新站在自己的床前,而自己竟躺在皇上寝宫九洲清晏偏殿的卧榻上。

第6集

  夜里,咸丰急不可耐地召兰儿伴寝。沐浴、梳头、更衣等繁琐程序后,兰儿被包裹在毯子里带到了一个陌生的男人面前。一个少女的梦就此破灭,一个少女的贞操就此被剥夺……兰儿的眼泪滴在龙凤床上。刘福无意中得知皇上根本没有生育能力,康慈和顺亲王听了大为惊喜,自认抓到了咸丰的把柄,而另立阿哥皇太子之事也就更合情合理。

第7集

  康慈一听说兰儿是叶赫那拉家族的后裔不由得警觉起来,现在这个兰儿已经成为了皇上的新宠,无疑是一个巨大的隐患。兰儿一早从九洲清晏走失,皇上大怒,一路追赶无望后不顾安德新阻拦夜闯慈宁宫,向太佛爷寻问兰儿的去处。此时此刻,在偏远孤寒的热河遗妃宫内,无辜的兰儿无论身体还是心灵都在忍受着非人的折磨。

第8集

  瑞英奉命把两位先皇遗妃送到热河遗妃宫,走过门前一看,那个背对着自己正洗衣服的女孩正是安德新千寻万寻的兰儿。在安德新的安排下,兰儿乔装打扮逃出了遗妃宫,马车直奔圆明园,很快把她带到对她朝思暮想的咸丰帝面前。兰儿被找回居然还怀上了皇上的龙种!

第9集

  玉儿表面上是来伺候兰儿,实则居心不良,终于发现兰儿随身携带的刻着“柳记”的定情手镯,太佛爷断定兰儿怀的根本不是皇上的龙种。正大光明殿,康慈当着咸丰的面要审讯兰儿,咸丰以兰儿怀有子嗣不能惊吓为由试图阻止,却苦于拿不出证据,情急之中,安德新挺身而出,说有人可以证明兰儿怀的子嗣确实是皇上的。

第10集

  一个风雨交加之夜,康慈的计谋又一次得逞。兰儿心里渐渐明白,只有拿到册封的名分才可以不被欺负。皇上宠爱兰儿也一心想要册封她为贵人,大殿上,兰儿按照皇上的旨意身着贵人的服装等待册封,没想到竟被康慈视为先斩后奏。

第11集

  因前一晚她与咸丰暂住养心殿坏了祖宗的规矩,就连皇上在一旁也爱莫能助。大臣肃顺向皇上进言说务必保留兰贵人的称号,不能撤封。顺亲王向康慈献计,条件是兰姑娘一年之内必须怀上皇家子嗣,否则立即撤封。

第12集

  兰儿一心想让瑞英在身边当差,安德新竟然恳请皇上接受太佛爷派来的侍女红珠给兰贵人当差。安德新的弟妹从老家河北赶来,说是官府的人借机抓走了被冤枉的老爹,正关在大牢里命在旦夕。安德新略施小计,共事多年的汪公公露馅之后向他坦言是刘福想要加害安德新。

第13集

  朝廷中,长沙战事告捷,太平军也在琦善的强攻下如鸟兽散,咸丰听了大为振作,下旨犒赏三军。为安抚兰贵人,咸丰同意将红珠调离怡兰殿,兰儿听后满心欢喜。小粽子给刘总管送信,兰儿将他藏在帽子里的白条子抽出,只见上面写着四个小字:“红珠宠幸”。

第14集

  兰儿一心想要夺回自己在皇上心中的地位,她精心打扮,想用真心感化万岁爷,没想到当晚还是红珠召幸伴寝。一年的大限眼看就要过去了,兰儿不由得为自己担忧起来。安德新的父亲从狱中释放,安德新这才明白原来一切都是兰贵人暗中所为,安德新当着兰儿的面发誓要知恩图报。

第15集

  安德新对兰贵人事事忠心,流露出对皇上“可能有病”的担忧,而唯一的方法就是拿到太医替万岁爷诊病的处方,再在宫外寻找秘方。可与此同时,红珠也在担负着同样的使命:窃取处方。终于,署名王太医的方子顺利地落到了康慈的手里。

第16集

  安德新与刘福在总管值房喝酒叙旧,酒到酣处,刘福拿出秘藏的处方,表示皇上得了脏病和兰贵人双双气数已尽,立大阿哥是指日可待的事。安德新借着醉意想要烧毁处方却未能得手。兰儿翻遍了医书,最后发现安德新偷来的不过是一张普通补肾处方,与脏病毫不沾边。

第17集

  安德新带着乔装的兰儿来到养心殿,将处方呈给了皇上并告知此乃刘福与红珠串通一气所为,红珠被抓。顺亲王找到杏林高手,看出复制的处方是治疗下身脏病或男性不育的特殊方剂,正等着从康慈处拿到真处方赶去和本家王爷共同起草立大阿哥的奏折。刘福和康慈顿时傻了眼!肃顺建议从刘福身上找到突破口。

第18集

  刘福被抓,皇上下令革职查办,康慈从此不敢再提立大阿哥的事,不由得怒气中生,顺王爷献上了更妙的一招。咸丰向兰儿吐露了常年怀不上子嗣是的确有病缠身,兰儿听后发誓说要治好皇上的病。

第19集

  兰儿让安德新出园子寻访“神医张”,并记起柳志同的父亲就是当年江南一带的名医。安德新来到兰儿家,从柳志同口中证实,柳的父亲柳子谦又是张神医的入门弟子。安德新道出得病的是咸丰爷却遭到了神医张的拒绝且说此病无药可医。

第20集

  安德新回到园中对兰贵人言明医治万岁爷的病已无可能。兰儿心灰意冷,想到怀上子嗣之事几乎成泡影,等大限一到,便要按约废除册封,即使皇上也救不了她。可没想到安德新的决心似乎更坚决,他决定孤注一掷、铤而走险,做最后的拼搏。

第21集

  外差房北房,安德新让柳志同换上了一套太监宫服,太监小姚子领着柳志同混过了门卫的检查。安德新为兰儿带来了神医张的药酒,却说柳公子对能否治好万岁爷的病并无把握,所以不如双管齐下成其好事以求万全。

第22集

  柳志同被抓后被带到码头边的差房审问,张岩山逼急了扑上去要扒柳志同的裤子,被柳志同一脚踹在脑门上恼羞成怒。张扬言要找来帮手彻底揭穿假太监与兰贵人“走影儿”之事,一阵敲门声,张欣喜若狂,可进来的却是安德新。

第23集

  夜里,咸丰喝下了神医张调制的药酒后迫不及待地要与兰儿共赴阳台。军机处半夜急呈十万火急奏报,咸丰接过插着羽毛的信封,连夜起驾。想到昔日恋人为救自己却面临生命的危险,兰儿起身找到瑞英,恳请能在今生今世再见柳志同最后一面。

第24集

  富丽堂皇的皇家寝宫东暖阁中,惊魂未定的柳志同做梦也没想到站在他面前的华丽女子竟然就是自己的兰儿。柳志同失踪了,安德新认定“走影儿”成功,问兰贵人要人,兰儿知道其实安德新是奉旨灭口,拒不说出公子藏匿之处。

第25集

  慈宁宫内几个王爷和康慈等着顺亲王前来商量对策,没想到中了咸丰的调虎离山计。安德新带柳志同划船离岛未遂,刘福赶来看到安德新独自远去的背影,认定假太监插翅难飞。兰儿的贴身丫环云儿被抓,刘福眼看着时机成熟,是揭穿兰贵人与假太监男盗女娼的时候了。

第26集

  刘福得到御膳房人线报,想到其中肯定有诈,便命手下严查船只并且开箱检查。因兰贵人吩咐安德新护送家人离岛,安德新急于知道柳志同藏身之处,以便在离岛之前将他灭口。但此时此刻,安德新更为牵挂的则是瑞英。

第27集

  安德新知道想要让柳志同顺利逃脱的可能几乎为零,而无辜的瑞英也许会为此葬送自己的性命。兰儿故做镇定状陪同家人在九洲清晏观赏闲聊,安德新急报说刘福正带着人上岛搜查,刘福来到了柳志同和瑞英藏身的密室门口。

第28集

  夜里,瑞英和柳志同再次下水,他们把一条无人的小船推向湖心,自己却上了另一条小船向相反的北宫门方向划去。安德新闻讯急报兰贵人,安德新得知柳志同从北宫墙逃脱,追到园外又不见其踪影,可皇上仍坚持决不能留下活口。

第29集

  圆明园东书房内,咸丰在兰儿面前矢口否认要把化名为神医之孙的柳志同置于死地,还说为了表彰其功特赏了他一枚刻有“至清至慧”的黄田石印。柳志同将在园中发生的一切告诉了王七,王七要了皇上赐给柳志同的黄田印章,答应救公子一命。

第30集

  柳志同被王七放了,已离开沧州。慈宁宫中,兰贵人有喜了,离太佛爷所定的期限只有一个多月了,兰儿恳请皇上万万不可传扬此事,就连身边的贴身奴婢也要隐瞒。三思之后,皇上同意了暂时明哲保身,让兰儿安心静养。

第31集

  云儿供出了兰贵人怀孕的事实。康慈听了气急败坏,要想证明兰儿肚子里的孩子并非什么龙种凤胎,只有尽快找到“走影儿”的证据。

第32集

  兰儿建议在刘福身边也安插一个眼线,安德新抓到了张岩山偷着典当宫中玉器以还赌债的证据,决定在他身上下下功夫。张岩山只好同意了充当内线。

第33集

  安德新告诉张岩山说兰贵人对她的举动深表谢意,张信以为真,便答应了前去和兰贵人会面。九州清晏膳厅,安德新把一包毒药投入了兰贵人的饭菜中。

第34集

  云儿中毒身亡,而正在东小屋等候的张岩山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当作凶手拿下。下毒一事让咸丰怒火中烧,决定收回册封太佛爷为皇太后的诏书。

第35集

  宣州街道,身着和尚服的柳志同走进了“客来居”……一日,江湖头目王七来到兰儿家中,王七走后,梅儿随即离家而走。

第36集

  刘福启程南下沧州,指认走影儿的假太监。金龟寺附近的古庙里,在王七的帮助下梅儿终于见到了已经是出家人打扮的柳志同。刘福带领顺王府的随从强行搜查金龟寺,终于在祠堂门前抓到了柳志同。

第37集

  宣州路途中,刘福的队伍被太平军冲散,刘福趁机拖着被缚的柳志同躲进了一间小草棚,草棚外,安德新和刘福为了各自的主子展开了殊死搏斗。刘福被安德新的暗器所伤。宣州湖面安德新威逼柳志同投海自尽。

第38集

  终于,咸丰如愿以偿龙脉得传,兰贵人因劳苦功高顺利地坐上了兰贵妃宝座。1855年冬,44岁的康慈与世长辞。荣禄按兰贵妃的指示带着安德新来到了修葺一新的安氏冥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