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竹山县地方上,一夜之间连续发生了一起凶杀案、及雷击死亡案,大家都在引颈期待,新任的县令是个老成持重、有德有能之人,结果跌破众人眼镜的是,新县令极为年轻,仅仅带着一个大剌剌的娘、还有一位鬼灵精怪且同样年轻的师爷,这就开始办案了……

分集剧情:
第一部:贵妃棺(十五集)

  新县令开始办案了,民众皆一片怀疑又好奇的群起围观。

  结果出人意料,这三人聪明伶俐、有条不紊、抽丝剥茧、还运用怪里怪气的工具、出人意料的方法,以证据和分析推理,让凶手无所遁形、当场俯首认罪,转瞬之间,就以“杏仁断凶”、并视破了“假雷击谋害亲夫”,这下惊动乡里,杭铁生、县太爷的娘、加上陆彦青这个铁三角,顿时声名大噪,为父老们所津津乐道。

  位子才刚坐稳,铁生三人就接到公文,当今太子殿下,将驾临竹山县境,前往著名古刹观音寺,为皇上和皇后祈福。太子的得力手下左卫统领武森,先行前来竹山打点,一意孤行的选中孙姓民宅为太子行馆,蛮横的驱逐孙老夫人及小孙子宝儿,孙家乃是一门忠烈之士,老夫人受不得如此欺凌,竟悲愤的一头撞死在自家门前。宝儿悲痛大哭,奔去欲告官,那武森竟一不作二不休,跨上座骑追杀宝儿,幸而此时正逢出外巡视的铁生,和路见不平的凝香,同时出手相救,将武森手到擒来后,凝香却已不知去向。

  紧接著,天龙太子在雨珊的伴随下,威风凛凛的进城,铁生等三人预备前来当街拦人,兴师问罪,讨回公道,不料这时忽有一名妇人(忘姑),受火惊吓,惊恐乱闯,惊吓了迎接马队,险些丧命乱蹄下,幸而铁生奋不顾身出手救之,却被翻覆的轿舆困住,天龙太子大怒,而雨珊又放箭攻击,眼看就要遭殃时,凝香又再度现身,立即将雨珊制住,天龙太子与之过招,登时惊为天人,竟忘形罢手,凝香立即扑向妇人,急声喊娘,原来这二人竟是一对母女,铁生表示眼前应以救人为先,天龙一为群众支持铁生、二为凝香之美所震撼,只得隐忍暂退让。

  在县衙中,妇人得到彦青的医疗,病情稳定住,女子感激不已,表明母亲名忘姑、自己名凝香,来自山中观音寺,因忘姑长年为疯病所苦,近来病情加重,时常语出惊人、或天马行空得不可思议,因此决心下山寻访名医,幸得老天眷顾,不止名医遇到了,还遇到了天底下最好的人,说著含情脉脉望铁生,她的单纯、善良、纯情,与铁生、慧心、彦青之间交织出若干趣味。

  天龙太子前来县衙兴师问罪了,铁生不畏对抗强权、据理力争,元康愿意重金补偿民众损失,但不能失了面子,要求铁生释放武森,不料却被拒绝,天龙勃然变色,与铁生大打出手之际,心仪佳人竟又横身卫护铁生,令天龙心中好不是滋味,这时,已略为康复的忘姑,听闻太子提及皇上云云,忽然又再失控,拉著元康直喊皇上,又直称自己为柔妃云云……混乱之中,天龙终脱身而去,愤恨的扬言将班师来夷平此地、雪耻报仇。

  原来忘姑其实确为昔日柔妃,只是丧失了所有记忆,每逢刺激方记起某些片断,然发作过后,却又茫然不复记忆了……。

  廿年前,有一柔妃宠冠后宫,为段皇后所深恶痛绝,便联合贴身亲信阿南,陷妃于死罪,结果发现妃已怀有身孕,帝遂特下恩诏,缓刑至生产之后。然而后岂肯善罢甘休,趁帝出宫祭祖,欲谋杀妃,幸而太监有乐和忠仆花蕊,深知妃含冤不白,而设计了舍身抢救之计谋,花蕊带著身孕,冒充妃身份,火烧寝宫而亡,而有乐则将妃放出了皇宫,妃仓皇逃跑中,引发阵痛要生产,并不幸失足,坠落了万丈深渊。帝回,见宫中巨变,抚棺痛不欲生,孰料棺中赫然传出婴儿哭声,开棺一看,冒充妃之花蕊,竟拼著最后一口气,产下了一子,段皇后立刻见风转舵,将之收养,取名天龙,若干年后,帝怜柔妃,而封其为太子,段皇后挟太子而更形尊贵稳固了,从此,整个皇宫无人敢提一字半句之往事,故元康也一直以为自己是皇后所出,而他并非正统的这个秘密,就随著故事的发展,一步步的揭开了……。

  天龙气冲冲回宫向皇上状告铁生,皇上立刻下令宣召铁生进宫觐见,表面上似乎天颜动怒,实则皇上早已风闻铁生官声,明白是太子无理,刻意要当面化解、并藉机教训太子。雨珊无意间透露出竹山所遇,皇后与阿南听闻后,虽觉匪夷所思、绝无可能,却仍感到惴惴不安,暂时按兵不动,静观其变。铁生进宫觐见,慷慨陈辞,没想到皇上非但不怪罪,反而支持他,并赐铁生尚方宝剑斩武森,天龙大惊欲辩,帝义正严辞的训斥之,命其返回竹山,亲自到孙老夫人灵前上香告罪,天龙颜面尽失、灰头土脸,帝唤身边亲信太监万有乐,奖赏铁生,听到有乐之名,铁生不禁震动,在竹山与忘姑相处当中,曾听过这个名字,不料竟真有其人,而且确实身在宫中,岂不奇哉怪哉?

  铁生与有乐私下谈话时,便加以询问求证,果然有乐大为震撼激动,但他显然讳莫若深,语多保留,然而即使如此,奉命暗中监视二人的雨珊,将讯息传回后宫时,已足够令皇后及阿南惊骇之极了,倘若柔妃尚在人世,那么当年棺中产子的就另有其人,而非柔妃,如此一来,天龙也非皇上血脉了,她们廿年来所费苦心,岂不付诸东流?

  情势有如渐渐拉满的弓,皇后人马和有乐不约而同,都有前去一见忘姑,以求证实的念头,皇后人马更巧为布局、设下阴狠的计谋,有乐、忘姑、凝香母女,以及铁生等人,已不知不觉陷入暗潮汹涌中,而险象环生了。有乐见到了忘姑,证实了她是柔妃,偏偏忘姑却有记忆上的障碍,无法相认,有乐痛哭流涕道出往事,令暗中跟踪前来窥伺的阿南,终恍然大悟花蕊替死的秘密。

  有乐对柔妃死里逃生,虽激动万分、感谢老天有眼,但仔细一想,柔妃此刻处境之凶险,较之廿年前,只有过之而无不及,何况牵涉到太子非正统之秘密,事态实在重大,因此百般踌躇,阿南趁著所有秘密还在他肚子里时,就对有乐痛下杀手,随即易容乔装、摇身一变为有乐,唬过了铁生等人,说动师太、忘姑,随她进京一同秘密面圣,证实身份,以寻求皇上的庇护,众人皆不疑有他,熟料这一去,再传来消息时,却是发生了凶杀案,忘姑当场人赃俱获、罪证确凿,死者是师太和真正的有乐。

  事情震动了皇上,忘姑除了面容神似以外,其他一片茫然,有利于她的人证,不但尽数消灭,反使她蒙上意图冒充,被识破之后,杀人灭口的罪名。案子发生在铁生的辖区内,又关系到皇室的秘辛与尊严,铁生在责无旁贷和皇上的信任之下,义无反顾的承办此案,然而铁生、慧心、彦青这铁三角,面临著空前的大考验,为了平反冤屈、查明真相,他们必须对抗皇后和太子,而且还背负著时间的压力。至于天龙太子,从一开始和铁生结下了梁子,就记恨在心,继之而来的,是与铁生争夺凝香之爱,以太子之尊,非但败下阵来,甚至发现连在他身边百依百顺的雨珊,竟然也心怡铁生,对自己只是一片虚情假意,重重打击,令天龙简直和铁生势不两立、不共戴天,而皇后和阿南便频频利用他的怒火,像操纵一个傀儡般的一再打击铁生,直到最后,终于人定胜天,铁生等人克服万难,恢复忘姑的记忆、查出了案情的真凶、秘密也水落石出,唤醒了天龙的良知,至此,他才痛定思痛、恍然大悟自身存在的意义,是他那忠烈的母亲,在冥冥之中的引导,藉他之手,将这一切重见天日、真相大白。

第二部:古井奇冤(十二集)

  竹山县发生一桩年轻少妇谋害亲夫的命案,县令铁生出马查案,师爷彦青因病不能到场验尸,给了年轻的仵作阿祥一展长才的机会。阿祥带著年仅小他八岁的女儿喜鹊一同验尸,并提出“解剖验尸”这等惊世骇俗的主张,最后终逼凶手俯首认罪,助铁生漂亮破案。喜鹊总称呼阿祥“小爹爹”,二人的关系引起铁生好奇,唯话题一旦触及喜鹊的身世,阿祥便明显的有所隐瞒。

县城里突然来了自称神医的郑宽,声称能与药王菩萨沟通,并安排一对夫妇假做病患,特别选在大庭广众之下展现自己“隔空取药”、“冥想治病”的神技,藉此打响名气,甚至就地开设医馆为人治病。热心的慧心积极拉病中的彦青前去求诊,果然见识了郑宽神奇高明的医术,不料中途喜鹊竟冒了出来,直指郑宽是个哗众取宠的骗子,并将彦青扭送官府。

  其实郑宽的确医术高明,只是多利用了“隔空取药”、“冥想治病”这样奇特的手法引人注意,以招揽病患罢了。他此行来到竹山,背地里还有个目的,就是要等候刚自朝廷告老还乡的董太师,解决十四年前彼此种下的宿怨。

  年轻时的郑宽,医术深受董太师肯定,乃被推荐成为御医,并负起为皇太后治病的重任,董太师偶然在坊间得到一本有关医学的奇书“青囊经补述”,并转送郑宽,书中提及在当时简直不可能施行的所谓“器官移植”的概念,郑宽读罢被深深吸引,并且大胆运用在皇太后的身上,不料结果失败,竟活活医死了太后。郑宽与董太师为图脱罪,乃将过失嫁祸给另一名御医,郑宽甚至进一步害死那对御医夫妇灭口,过程中将御医的妻子掷入井中毁尸灭迹。董太师在得知郑宽手段凶残之后,于是推翻允诺,拒绝了他与爱女玉凤的婚事,甚至将郑宽打残,逐离。

  董太师于朝中退休以后,依照计画回到竹山故里养老,殊不料竟然遇到了专来等候的郑宽。郑宽对其怀恨,要胁要与玉凤成亲。玉凤对其父与郑宽的恩恩怨怨完全不知情,对郑宽感情一如从前,这些年甚且因思念过度染上心病,董太师虽对郑宽多有顾忌,但为了治好玉凤的病,也只有任由郑宽为所欲为。

  郑宽与董太师之间的紧张关系,以及阿祥对郑宽特殊的畏惧,引起铁生的关注,后来更因为郑宽的贴身心腹阿东害死了不断勒索金的那对假病患,造成命案,促使铁生决定追查郑宽不为人知的另一面。最后终于在凝香的协助下抽丝剥茧,渐渐地挖掘出十四年前喜鹊父母被害的事件。

  当年郑宽行凶,曾被当时年仅十岁的阿祥亲眼目睹,并将御医夫妇的两岁女儿从郑宽的追杀中救离。事过境迁,小女孩已长大成人,正是喜鹊,只是阿祥为免喜鹊受到伤害,对其身世始终不肯多提。直到十四年后,郑宽来到竹山,又勾起了阿祥的危机意识。然阿祥不断回避与郑宽接触的同时,喜鹊却好管闲事地不断与诈骗行医的郑宽纠缠周旋。

  阿东因命案被捕,乃以当年郑宽害死喜鹊父母的往事做为要胁,要郑宽帮助脱罪,郑宽被迫于探监的时候暗施毒手,杀害阿东灭口。铁生逐渐查出真相,直指郑宽不法,不料董太师却在此刻,运用权势,多方施压。董太师之所以维护郑宽,一方面是受女儿与郑宽感情的影响,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掩盖自己当年的罪过,这时的他,不得不与郑宽坐上同一条船,成为命运共同体。

  郑宽终于知道阿祥就是当年在行凶过程中,携同死者女儿逃走的那名小男孩,于是设计加害,将其灭口,阿祥因此牺牲性命。喜鹊终也得知一切,燃起报仇念头,不料反被郑宽捉住幽禁。

  郑宽之所以不杀喜鹊,为的是要实践他的梦想,打算挖出喜鹊的心,为染有心病的玉凤做器官移植,好成就他真正神医的美名。幸好在被挖出心脏以前,被玉凤偶然的知一切,私下放走,总算捡回一命。铁生被太师迫害一度因而丢官罢职,甚至遭郑宽嫁祸是杀害阿祥的凶手,被绑赴刑场。所幸凝香不断奔走,千钧一发地将铁生救起。铁生在获取皇帝信任后,重新搜集了郑宽与董太师所有的不法罪证,并于喜鹊故居井底,起出当年喜鹊母亲的骸骨,又加上玉凤临门一脚地出面做证,终使得郑宽无所遁形,俯首认罪。

第三部:龙雀配(十七集)

  宋室皇帝微服私访,密谋夺权的王爷封锁消息,企图置皇帝于死地,王爷指使太监崔浩勾结水寇混江龙,劫了贡船,混乱之中,皇帝负伤,被俞慧心所救,二人产生了情愫,慧心却不知道自己所救的人是皇上,贡船在竹山县被劫,身为竹山县令的杭铁生责无旁贷,也与凝香,彦青等展开艰难的侦察。皇帝失踪,王爷派了女杀手寒星接近凝香,伺机行刺皇帝。

  杭铁生面对空前的压力,亲自乔装打入水寇内部,赢得了混江龙的信任,终于发现贡船被劫是有内奸提供线索,杭铁生等人为了追查内奸,又开始了新的行动。

  与此同时,在京城的王爷,却遭到大臣严峰的挑战,严峰得到妃子梅妃协助,揭穿了王爷封锁皇上微服出巡的阴谋,严峰亲自赶赴竹山,协助杭铁生侦破太监崔浩的真面目,生擒了寒星。贡船一案破了,严峰取代不称职的宰相。

  皇帝回到宫中,大摆宴席庆祝,席中,皇帝赏赐有功的梅妃一颗夜明珠,就在众人赞叹之际,灯火全熄,夜明珠被人盗走了,现场只留下一枝梅花。

  皇帝大怒,派大内总管包大海缉令一枝梅,包大海是个草包,凡是叫一枝梅的都抓了起来,竹山有个琴师也叫一枝梅,也因此入狱。杭铁生觉得此案有很多可疑之处,尽在大内,便将计就计,故意制造一枝梅已死的假相,赶到京城,在皇宫中展开了新的侦察行动。夜明珠曲折离奇,神秘怪异,王爷兴风作浪。杭铁生追查下去,赫然发现,夜明珠一案的背后ㄒ隐藏著一个皇妃调包案,现在这个梅妃其实是假的,而一手包办这件大逆不道之事的却是严峰,竹山贡船一案,铁生与严峰早成莫逆之交,严峰任宰相之,更是政绩蜚然,朝中少数能与王爷对抗的忠正之人,要不要为这个小案而毁了国家栋梁?杭铁生陷入痛苦的抉择之中,最后,他认识了国家栋梁是国法,终于不顾凝香等人反对,判了严峰死刑。严峰临死之前也跟王爷同归于尽,为国除了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