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晚清时代,初秋时节,徽州富商程府上下喜气洋洋,大家都在张罗着老太太六十大寿的寿庆。二奶奶祝绍兰更是满面春光,因为即将见到远在杭州经商与她分别多年的丈夫程嘉轩。程府掌事大奶奶杜兰馨则为自己丈夫未能如约归来而黯然神伤。

  乡下姑娘秋菊为了逃脱被哥哥卖与他人填房的命运,躲在程嘉轩船上的行李箱中,被一起运进了程府,引起了一场闹鬼风波。大奶奶网开一面留她一宿,让她次日一早离开。

  老太太寿辰将至,却收到土匪留书要在寿庆当天上门拜访,府内人心惶惶,二爷将女眷们转移进府城后,亲自带领家丁留守。夜里巡查时,发现了并未离开的秋菊,二爷受到秋菊的启发,想出了退匪的良策,并对天真聪明的秋菊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匪患结束,秋菊的哥哥找到程府要人,得知秋菊身世之后,二爷仗义买下了秋菊。

  秋菊成了程府的丫环,与二爷朝夕相对,日久生情,在一个月色撩人的夜晚,两人情难自禁,发生了关系。

  邻村的名门庄府上门求亲,老太太留下了庄公子的生辰八字。一直暗恋着程府千金程嘉怡的祝绍东(二奶奶之弟),得知此事后,十分紧张,求姐姐出面帮忙。其实老太太对祝绍东也颇有好感,为此事左右为难。大奶奶暗中买通了算命先生,通过测生辰八字,把嘉怡许给了庄公子。

  徽州商会来信要二爷提前返回杭州,负责筹办为皇帝南巡杭州盖行宫之事,秋菊恋恋不舍,二奶奶更是百般不愿,二爷临走前得知二奶奶已有身孕后满心欢喜,老太太更是喜出望外。

  二爷走后,二奶奶迫不急待要求赶走秋菊未果。恰逢祝绍东来向姐姐要钱还赌债,在他的帮助下,二奶奶导演了一场栽赃把戏,秋菊被赶出程府。

  祝绍东帮姐夫筹办盖行宫所用木料,被人设计受骗,损失惨重,二奶奶急火攻心流产了,还被诊断可能终身不孕,老太太唉声叹气,抱孙子的希望又一次破灭。

  嘉怡的婚期如约而至,洞房花烛之夜,庄公子却口吐鲜血,庄府请老郎中和其徒弟小郎中为庄公子看病,公子被诊断患了痨病。小郎中则对美丽的新娘充满怜惜,送她一只祛毒御体的香袋。嘉怡感激不已,送他一双为自己丈夫做的布鞋。

  秋菊离开程府后,在油坊和酱菜坊帮工,吃尽了苦头。秋菊的哥哥意外地发现了怀孕的妹妹,得知孩子是程府二爷的,立即去程府敲诈要钱。程老太太听说秋菊怀上了程家的孩子,很是惊喜,当即要大奶奶赶到酱坊,却不见秋菊的踪影。

  秋菊逃跑途中,在一尼姑庵门外产下一名男婴……

  庄公子病逝,在送葬的队伍中,嘉怡意外地看到了小郎中的身影和关切的目光。此后在守寡的漫长日子里,嘉怡的心里有了牵挂……

  春来秋去,转眼一年过去,秋菊决定带儿子去杭州找二爷。

  守寡的嘉怡抑郁成疾,回娘家小住。

  秋菊带着孩子来到杭州,却正值二爷出远门去了,秋菊只好卖烧饼为生,等待二爷。

  秋菊的哥哥跟踪而至,找到了秋菊的烧饼店,设计拐走了孩子。丢失孩子的秋菊急得快疯了,于心不忍的邻居老伯说出了真象。

  一路寻来的秋菊终于找到了被赌徒殴打的奄奄一息的哥哥,得知了孩子的下落。

  秋菊赶到程府要见孩子一面,老太太不允,秋菊在门外苦苦哀求不走,嘉怡不忍心,让刘妈带秋菊悄悄从后门进来见孩子一面,谁知秋菊抱着孩子就跑出了程府……

  秋菊被程府众人追到悬崖边,无路可逃,她紧紧抱着儿子以死抗争,程府为了保住香火只好答应了秋菊的二个条件:一是让她母子永不分离。二是要给她一个名份。

  秋菊回到了程府却受到了冷遇,二奶奶更是视其为眼中钉,肉中刺,只有嘉怡同情理解她。

  京城徽商会馆传来大爷程嘉和在京城暴病而亡的消息,程府上下沉浸在一片哀痛之中。随后程府接到朝廷圣旨,追绶大爷二品衔,但这并未给程府带来丝毫喜气。老太太和大奶奶悲痛万分,整日以泪洗面,程府的事一时无人张罗,秋菊只好打起精神尽力应付着。

  三天后,大奶奶决定亲自进京处理后事,并将大爷灵柩扶回徽州。

  秋菊的儿子认了宗,上了族谱,取名程怀天,但秋菊的次妻身份要等嘉轩回来并经过仪式才能确认。

  小郎中到程府给怀天看病,巧遇嘉怡,两人心中都不禁泛起一阵阵涟漪。

  程府祸不单行,二爷在返回徽州途中遇害不治身亡,二奶奶受不了这个打击疯了,秋菊强忍悲痛打理程府。在二爷的葬礼上,秋菊要求与二爷成亲,得到了程氏宗族的认可。

  祝绍东进程府看望姐姐,他走后,已经疯了的二奶奶说今晚有人要打劫程府,全府上下都没有当回事,但却引起了秋菊的警觉,让大家严加防范,果然夜里有匪来劫,但被有备而来的家丁们击退,土匪走后留下了几具尸体,秋菊命家丁逐个查看,赫然发现其中一具竟是祝绍东!

  大奶奶扶棺回徽州历经艰辛,路过青云岭时遭遇山匪,匪首以杀掉所有家丁并将棺材推下悬崖要挟,逼大奶奶与之成亲,大奶奶无奈只好答应,条件是放掉家丁并让丈夫灵柩回家。洞房花烛之夜,大奶奶跳下悬崖自尽。

  大爷的灵柩终于回到了程府,众人得知大奶奶跳崖自尽,群情激动,一致要求族里向县衙、州府上报,为大奶奶申请节烈牌坊。

  不久,程府接到圣旨,旌表程府大儿媳妇杜氏兰馨殉夫守节的感人事迹,恩赐节烈牌坊一座。死气沉沉的程府一时有了喜庆气氛,上下都为建牌坊之事忙碌着。几天后,奠基仪式正在隆重举行,跳崖获救的大奶奶突然回府,令众人大惊失色,为封锁消息,族长决定将大奶奶关押起来,秋菊却带上大奶奶的女儿怀珠偷偷与其相见,并予盘缠,劝她离开程府远走他乡,从此不要回来,被大奶奶拒绝了。树牌坊之日,大奶奶悬梁自尽。

  一系列的变故后,程府日趋衰落,秋菊仍顽强支撑着程府大家的门面。嘉怡难以忍受家中压抑的气氛,同时庄府也不断来人催促她回去为亡夫守节,嘉怡让刘妈悄悄带信给小郎中,约他次日一早在程府后门等候,放风筝为号,一起离家出走。

  次日,天蒙蒙亮,嘉怡准备完毕,风筝也在晨风中飞舞,却发现程府每扇门均有人把守,无奈的嘉怡鼓起勇气找秋菊摊牌,秋菊以家族荣誉和嘉怡的前程为由,坚决反对嘉怡出走,两人发生了激烈的争论。嘉怡告诉秋菊:你要的是名分,你已经得到了,我要的是自由,你不应当阻拦。

  嘉怡在秋菊充满不安、不解和迷惘的眼神里离开了程府,奔向自己自由的天地,远方,一轮朝阳已经升起。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晚清时代,初秋时节,徽州富商程府上下一片忙碌,大家都在张罗老太太六十大寿的寿庆。乡下姑娘秋菊为了逃脱被哥哥卖与他人填房的命运,趁乱混进了程府的厨房躲在柴堆里,引起了一场风波。

第二集

  匪患结束,二爷把女眷们也都接了回来,秋菊也得到老太太的夸赞。秋菊的哥哥找到程府要人,得知秋菊身世之后,二爷仗义买下了秋菊。

第三集

  庄府管家前来祝寿,并转达庄府想向嘉怡提亲之事。祝绍东在后花园讨好嘉怡的举动,被大奶奶刚好看见。

第四集

  祝老太太因庄府的人在先,又不好驳二奶奶和祝绍东的面子,左右为难,而大奶奶则从家族利益和嘉怡的幸福出发,不赞成把嘉怡许配给祝绍东,老太太最后决定让算命先生把庄公子和祝绍东的八字放在一起测,看谁的八字与嘉怡的相合。

第五集

  秋菊自己走了出来,跪在天井里受罚。二爷看到后出面为她开脱,说是花瓶算是自己打碎的,大奶奶见二爷如此说便也只好作罢。二爷又一次救了秋菊,秋菊更是感念二爷对自己的庇护。

第六集

  第二天,杭州商行来信了,二爷要提前返回杭州,临走之前得知二奶奶已有身孕满心欢喜,老太太更是喜出望外,还说要亲自过问二房的食谱。

第七集

  祝绍东帮姐夫筹办盖行宫所用木料,被人设计受骗,损失惨重,二奶奶知道后急火攻心流产了,还被诊断可能终身不孕,老太太抱孙子的希望又一次破灭了。

第八集

  二奶奶流产之后,对秋菊更是恨之入骨,认定秋菊就是克死她孩子的狐狸精,每天不仅恶言相向,还动不动拳脚相加,秋菊默默承受着所有的委屈。

第九集

  庄府的婚礼热闹非凡,洞房之夜,公子却口吐鲜血,庄府请老郎中和其徒弟小郎中为庄公子看病,公子被诊断患了痨病。

第十集

  在庄府第二天郎中来为庄公子复诊,小郎中跟嘉怡婉转地说了庄公子的病情,并送给她一只祛毒御体的香袋,嘉怡感激不已。

第十一集

  嘉怡向大奶奶问起了秋菊,得知秋菊已经被赶出府后很是愤愤不平。秋菊来到了一间油坊当苦工,由于她出众的外貌受到老板的骚扰,老板被秋菊拒绝后便把秋菊骗到了青楼准备买掉。

第十二集

  秋菊的哥哥无意中发现了怀了孕的秋菊,趁机逼秋菊拿出全部工钱做赌本。庄老夫人知道风筝之事后,吩咐管家以后不要再让小郎中进府。

第十三集

  老太太得知秋菊已怀有程家血脉,立即要大奶奶赶到酱菜坊,却不见秋菊的踪影。秋菊挺着个大肚子开始四处漂泊,而她哥哥也一直在到处打听她的下落。

第十四集

  庄公子病逝,在送葬的队伍中,嘉怡意外地看到了小郎中的身影和他关切的目光。秋菊在尼姑庵住了下来,得到了老师太的精心照料。

第十五集

  秋菊在杭州到处打听二爷的消息,在混沌店老板好心的帮助下,在他店前摆了一个烧饼摊,边做小生意维持生计,边打听二爷的消息。秋菊的哥哥在尼姑庵打听到了秋菊的行踪,便赶到程府告诉了老太太秋菊生下了一个儿子,老太太让他马上到杭州要回那个孩子,但不能让秋菊知晓。

第十六集

  二奶奶找来弟弟祝绍东,让他去杭州找二爷,不要让他认秋菊母子。秋菊只想着找二爷无心打理生意,她的烧饼摊便关门了,赵武师让她到武馆做饭。秋菊的哥哥找到了秋菊并偷偷跟踪她,并设计拐走了孩子带回程府,秋菊急疯了,从看门大爷那儿得知是被她哥哥拐走的,决定赶回徽州寻找儿子。

第十七集

  嘉怡告诉老太太怀天的药方有问题,老太太很生气把怀天接走了。秋菊在门外苦苦哀求不走,嘉怡不忍心,让刘妈带秋菊悄悄从后门进来见孩子一面,谁知秋菊抱着孩子就跑出了程府。

第十八集

  二爷写了一封书信让店小二送到家里。小二却拿着银子进了赌场,碰到祝绍东,结果书信却落到了他手中。祝绍东看了信的内容后大惊失色,于是让店小二骗二爷说信已经送回去了。

第十九集

  怀天生病了,秋菊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嘉怡知道后便让人去请小郎中来。京城徽商会馆传来大爷程嘉和在京城暴病而亡的消息,程府上下沉浸在一片哀痛之中。老太太和大奶奶悲痛万分,整日以泪洗面。

第二十集

  大奶奶扶棺回徽州历经艰辛,路过青云岭时遭遇山匪,匪首一眼看中了大奶奶,以杀掉所有家丁并将棺材推下悬崖要挟,逼大奶奶与之成亲,大奶奶无奈只好答应,条件是放掉家丁并让丈夫灵柩回家。洞房花烛之夜,大奶奶把匪首灌醉后,逃了出来跳下悬崖自尽。

第二十二集

  死里逃生的大奶奶历经坎坷回到了程府,大家都欣喜万分,然而老太太却把她关了起来,并跟她说明皇上已赐给她节烈牌坊,并表达了宗族祠堂的意思,大奶奶心如死灰,说不会让老太太为难的。嘉怡找秋菊商量救大奶奶的办法,秋菊答应了。

第二十三集

  秋菊走后,大奶奶悬梁自尽了。二爷的随从找到了二爷,因天色已晚,二爷只好等第二天再走。夜里店小二引来了一伙强盗要劫财害命,二爷和随从拼命抵抗,但二爷不幸身负重伤,不治身亡,在临终前让随从把随身带的玉观音带给秋菊。

第二十四集

  祝绍东进程府看望姐姐,他走后,伺候二奶奶的丫鬟跑来告诉秋菊她听祝绍东说要替姐姐报仇,立即引起了秋菊的警觉,让大家严加防范。次日,嘉怡却发现门被加了锁,嘉怡坦诚地告诉秋菊,你要的是名分,你已经得到了,我要的是一种新的活法,你不应当阻拦。

  嘉怡在秋菊充满不安、不解和迷惘的眼神里离开了程府,奔向一片真正属于自己的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