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一方奇墨引来了一段曲折迷离的旷古奇冤,一个奇才谱就了一曲荡气回肠的爱情绝唱。

  三个红粉佳人的痴情,一个伟男子的抉择,让中国化的罗蜜欧与朱丽叶,让中国式的基督山伯爵在乾隆盛世书写出了一部传奇的篇章。

  乾隆年间,因当时的墨品质量低劣,书写的字迹偶遇潮湿便不能持久,致使往来于京城和前方战场的军机战报经常字迹模糊不清,导致金川之战大败,乾隆震怒。大学士纪晓岚向乾隆举荐出身江南梅龙镇制墨世家的才子靳开文督造上乘好墨。

  靳开文才气夺人、生性狂傲,被世人喻为“梅龙狂客”。一次赌坊尽兴,结识了经常女扮男装、生性侠义、精通文墨的慎郡王府格格紫烟。两人得知身份后,惺惺相惜,情生心底。

  时逢皇太后得上了“红狼斑毒疮”恶疾,生命垂危。深得太后和乾隆宠爱的紫烟情急之下,自作主张,告知乾隆,靳开文家珍藏有一方绝世奇墨“八胆五胆红”可治太后之病。乾隆于是下旨,命靳开文写下家书,让钦使前往靳开文老家江南梅龙镇红墨坊取墨。

  江南梅龙镇有两家墨坊,一家是靳开文父亲靳尚德所开的红墨坊,一家是靳尚德师弟乌之鹏所开的乌龙阁。性情阴狠的乌之鹏一直嫉恨靳家生意兴旺,得知钦使前来取墨,于是和身为梅龙县县令的连襟方伯谦暗使毒计,诱使临摹高手、私塾先生万子轩篡改了靳开文所写的家书,然后用假墨调包了靳家的真墨,使皇大后用了药墨后险些丧命。

  乾隆大怒,欲将靳开文满门抄斩。紫烟感到此事皆因自己多事引起,为了搭救靳开文,她私入刑部大牢,在为人仗义的司狱徐尔烈帮助下,偷梁换柱,用自己换出了靳开文。

  靳开文假扮钦使赶回江南梅龙镇,欲查清假墨案,但不曾想,狡猾狠毒的乌之鹏与方伯谦为毁证灭迹,先行杀死了靳父靳尚德,然后识破靳开文假钦使的身份,将其抓捕。

  乌之鹏爱女乌梅从小与靳开文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她深爱着靳开文,当她查觉父亲的不义之举后,离家出走,追随靳开文一起亡命天涯。逃亡途中,他们藏身于万子轩之子万班主的戏班,但最终还是被杀手发现,杀手们误杀了万班主后,将靳开文与乌梅逼进了一个山洞。大雨之中,山洞洞口被泥石流淹没,自知必死的靳开文与乌梅放弃前嫌,相拥一起,欲用炽烈的爱火迎接死神的到来。

  乌之鹏和方伯谦,赴京将真的“八宝龙胆红”药墨献给了乾隆。神奇的药墨很快治好了皇太后的病。乾隆大喜,升方伯谦为五品候补知府,将靳家的红墨坊赐给乌之鹏,并为其在京城所开的墨铺乌龙阁亲笔提匾。

  苍天有幸,泥石流封住了洞口却冲塌了洞顶,靳开文和乌梅得已逃生。他们悄悄潜回梅龙镇,将万班主的死讯告知了改写家书的万子轩。万子轩含着丧子之痛,与靳开文和乌梅前往京城刑部告御状。

  心高气傲、信心十足的靳开文以为官司必赢,他怀冤发狠、身滚钉板,以求震动朝野,使冤情直达圣听。但不曾想,刑审之时,证人乌梅哑口不语,别一证人万子轩不见踪影。

  原来,得知靳开文告御状的乌之鹏与方伯谦生怕奸计暴露,不但派人杀死了万子轩,而且用毒药毒哑了乌梅,从而使靳开文有口难辩,使替靳开文上下求情的紫烟格格束手无策。

  靳开文冒死告御状的事,让乾隆觉得事情并不简单,为了审清此案,他下旨将靳开文发往徽州,让有着“青天”之名的安徽巡抚包亦正审理此案。

  乌之鹏与方伯谦买通解差,欲在半路上结果了靳开文的性命。可他们没想到,此事又被乌梅得知,不识字她作了一幅画将它交给紫烟。紫烟不顾皇法家规,亲率随从离京相救。

  靳开文不死,让乌之鹏与方伯谦寝食难安,眼见审期临近,只好再施毒计。时任徽州知府的方伯谦借用手中权力,将伤寒病人与靳开文关在一起,欲让靳开文染上伤寒而死,可没想到有家传药墨的靳开文居然安然无恙。当得知乌梅为作证已学会写字时,如惊弓之鸟的方伯谦暗中派人行刺乌梅。

  被刺入大河的乌梅幸得靳家刀师耿天洪所救,他们匆匆赶往京城。怀上靳开文孩子的乌梅在义与孝之间几经痛苦决择,决定为靳开文作证。可不曾想,他们委托人送往包亦正处的证据却意外地落入到了乌之鹏手中。

  审期终于到了,关注此案、微服下江南的乾隆也赶到巡抚大堂听审。乌之鹏当堂拿出靳开文小时曾做的一块墨模,上面的铭文把雍正刻成了“维止”。乾隆大怒,当即下旨判斩靳开文。

  紫烟为救靳开文,死谏乾隆,乾隆为紫烟的刚烈所感动,破例改旨将靳开文发配宁古塔。

  惦念着靳开文的紫烟和欲杀死靳开文的乌之鹏都派人去了宁古塔,可带回的消息都是一样——靳开文死了。

  放下心来的乌之鹏派人在京城找到乌梅与耿天洪。乌梅与耿天洪为了保住靳开文的女儿,假意成了婚。

  乾隆为紫烟指了婚。尽管紫烟心中仍怀念着靳开文,但为了父亲慎郡王,为了自己对皇上的承诺,只好勉强应充了婚事,嫁给了自己的义兄那兰容。

  十五年过去了,靳开文还活着,一个被他用药墨救过的老犯人不但教会了他生存的智慧和活下的勇气,还在临死前还告诉了他一个藏宝的地方和逃出宁古塔的方法。

  九死一生逃出宁古塔的靳开文,在被僧人救到寺庙后,却突然陷入对人生和宿命的迷茫。佛法在耳,可心中的仇恨不能溟灭,在剃度之时,他突然决定要在出家之前,了却完自己的尘缘。

  其时,乾隆已在位六十年,为了彰显自己的圣德,他决定退位,名为太上皇,但仍然把握皇权。他的宠臣和珅此时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臣,新皇嘉庆知其野心巨大,急欲除他而后快。

  改名金不换的靳开文充分运用的手中的财富,开始了他的复仇计划。他先是重振了表妹龙碧玉的钱庄龙盛堂,而后在京城办起了最大的墨铺玉光楼,并收集方伯谦贪赃枉法的证据,将他送上了断头台,断掉了仇人乌之鹏的一条臂膀。

  为了扩大生产挤垮乌之鹏,金不换回到梅龙镇找到了自己家原来的刀师耿天洪,从他口中得知耿天洪与乌梅的女儿墨玉原来就是自己女儿。但是为了复仇,为了保护女儿,为了乌梅的幸福,他压抑住自己的感情,绝口不对乌梅和耿天洪承认自己就是靳开文。

  神秘巨商金不换的所作所为,让已称雄墨行的仇家乌之鹏感到莫大的恐惧,为了对付金不换,他设下圈套,收卖了金不换好友徐尔烈的三叔爹徐福作为奸细,又不惜一切代价地攀附上了权臣和珅,他利用和珅的权力,不但搞垮了龙盛堂,谋杀了龙碧玉,诈取了玉光楼,而且查明了金不换的身份,并让和珅状告太上皇乾隆,使其下旨缉拿金不换。

  危难之时,好友徐尔烈舍命搭救了金不换,但乌之鹏却利用徐福挑唆徐尔烈的儿子徐若愚刺杀金不换。

  乌之鹏的阴谋没有得逞,但耿天洪却为了保护金不换死在了徐若愚的飞刀之下。

  对靳开文之死一直心怀愧疚和思念的紫烟,当见到金不换后便看出了他就是当年的靳开文。于是她不顾丈夫那兰容的反对,全力帮助金不换收回了被乌之鹏诈取的玉光楼。

  不肯善罢干休的乌之鹏利用徐福将墨玉骗到了自己身边,并以此为条件让靳开文为他进入皇家禁地圆明园绘制集锦图,以便做出集锦墨来邀宠和珅。

  刻骨的仇恨使金不换变得冷酷无情,他不但拒绝了乌之鹏的要求,还派手下绑架了乌之鹏的儿子乌小山。但在紫烟的劝说和微服而来的嘉庆的旨意下,他最终应了乌之鹏的条件。当他准备释放乌小山时,乌小山却失足跌死于山崖。

  集锦墨历经凶险地做了出来,当金不换拿着集锦墨来交换自己女儿时,却没想到乌之鹏又用乌梅做了人质。当金不换设计救出乌梅与墨玉,乌之鹏却指使徐福刺死了那兰荣,盗走了金不换与紫烟为救治城南疫民而研治成功的“八胆五胆红”药墨秘方。

  城南疫病被扑灭了,但乌之鹏的邀功取宠的伎俩却被嘉庆所识破。

  徐若愚与墨玉在研制“杜鹃红”配方伤时,被前来追捕的他们的捕快发现。两个恋人相拥割腕自尽,鲜血流入墨泥中,成就了“杜鹃红”最后一剂难猜的配方。

  紫烟和金不换用“情人血”和就的墨泥做出了绝世奇墨“杜鹃红”,但无意之中,紫烟被一条用来制作“八宝五胆红”药墨的毒蛇咬中,永远昏睡不醒。

  用杜鹃红写成的秘旨终于传出宫外,嘉庆也终于以私藏集锦墨等犯禁之罪搬倒了和珅,随之,嘉庆下旨责令包亦正重审墨案,使靳家一门的冤屈得以昭雪。

  嘉庆将乌之鹏的生死大权交给了金不换,但在取舍乌之鹏生死时,面对乌梅,金不换领悟了佛法大道,悔悟更多的悲哀来源于自己过度的仇恨,他突然放下了人生的包袱,他把一块生牌掷给了乌之鹏。

  自感生不如死的乌之鹏吞下自产的毒墨撒手而去,而金不换也踏上了遁入空门的不归之路。

  当嘉庆赐给红墨坊的牌匾被送到红墨坊门前时,来人却发现往日热闹非凡的红墨坊已经杳无人影。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清乾隆年间,因书写战报的墨品质量低劣,致使金川之战大败,乾隆震怒。大学士纪晓岚推荐江南制墨世家出身的靳开文监制新墨。靳开文偶遇女扮男装的慎郡王的格格紫烟,两人投缘。太后得了一种怪病,紫烟将靳开文家所藏的药墨——八宝五胆红,推荐给了乾隆。不料,太后用后险些丧命。乾隆大怒,将靳开文及其全家打入大牢。

第二集

  靳开文被关入死囚大牢,紫烟格格为救他,逼慎郡王去向皇上求情。镇上另一家墨坊的主人乌之鹏为了彻底铲除掉靳尚德,让乌家的私塾先生伪造靳开文的家书,将换药墨之事嫁祸于靳开文。乾隆接到家书,大怒,下旨将靳家父子斩立决。紫烟前来探监,让靳开文换上自己的衣服,在司狱徐尔烈的帮助下,逃了出去……

第三集

  靳开文拿着格格送他的金牌令箭,赶回梅龙镇。不料,方伯谦与乌之鹏已经害死其父靳尚德。乌之鹏识破靳开文令箭的秘密,将他抓捕。乌家千金乌梅得知此信,急忙去找耿天洪,让他假装绑架自己,去与乌之鹏交换靳开文。

第四集

  逃亡中,靳开文摔倒在路旁沟里的一块大石头上,昏死过去。一直悄悄跟着靳开文的乌梅救下靳开文,两人在万班主的戏班子里暂避。在躲避乌府杀手追杀之时,靳开文、乌梅二人误入一个山洞。不料洞口被堵死,二人以为必死无疑,抱在一起,狂热的爱火便在那晚燃烧起来……

第五集

  被困在山洞里的靳开文与乌梅意外地发现被泥石流冲塌的一个漏洞,得以逃生。乌之鹏用药墨治好了紫烟和太后的病,乾隆大喜,为乌之鹏题写了“乌龙阁”的牌匾。乌之鹏借此在京城琉璃厂开了一家墨铺,生意迅速火爆。方伯谦也做了徽州知府。靳开文与乌梅悄悄潜入梅龙镇,找到给乌小山教书的万老先生,万老先生听说儿子被乌之鹏手下所杀,悲痛欲绝,同意随靳开文一同上京作证。

第六集

  靳开文与乌梅、万老先生三人来到京城。刑部主审官裕固将靳开文收监,并将此案报告给乾隆。刑部大堂上,靳开文据理申诉,裕固下令去客栈带证人。而这时,乌之鹏派去的人已经抢先找到客栈,将万老先生和乌梅强行带走。刑部捕头在客栈里却根本找不到人,只得回去禀报。

第七集

  紫烟查到乌梅的下落,确定她就被关在乌府中。裕固命令乌之鹏在升堂之时必须将乌梅送交官府。情急之中,方伯谦提出弄哑乌梅,乌之鹏默许。刑部再升堂。靳开文在大堂上见到了乌梅。不料,乌梅在堂上却是一言不发。乾隆让刑部将此案发回徽州重审……

第八集

  龙碧玉识破了紫烟的女儿身,紫烟只好说出自己格格的身份。龙夫人到徽州大牢探望儿子,靳开文为了不让母亲伤心,却故作轻松,得知碧玉一直在照顾着母亲,靳开文给碧玉深深鞠了一躬,说日后定会报答。紫烟在徐尔烈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乌梅。碧玉为了靳开文的案子,决定去行贿安徽巡抚包亦正。

第九集

  能救靳开文惟一的希望,便是乌梅了。耿天洪自告奋勇,要求回梅龙镇去找乌梅,说服她作证人。

  耿天洪混进乌龙阁,却发现乌梅已经哑巴,十分失望,乌梅却在纸上歪歪扭扭写下“靳开文”三个字。不料,乌梅所写的那张纸却被方伯谦得到。方伯谦决定瞒着乌十万,杀掉乌梅灭口……

第十集

  耿天洪带着乌梅赶往京城,去取证词和靳开文的家书,他们在途中与前往徽州的紫烟及徐尔烈错过。

  紫烟让知府摆了酒菜来见靳开文,不料却遭到靳开文的拒绝。紫烟以为靳开文故意冷落自己,赌气而去。路上,落霞苦苦相劝,紫烟这才决定去梅龙镇寻找乌梅。乾隆与纪晓岚也到梅龙镇微服私访,被乌之鹏识破。

第十一集

  乌之鹏发现当年靳开文制墨所用的一个模具,里面的“雍正”二字笔画残缺,灵机一动,将“雍正”改成了“维止”。乌梅因身怀有孕,不能返回,耿天洪托人将靳开文的半页书信和乌梅的证词捎回了歙县。靳开文一案开审的日期已到,巡抚衙门开始升堂问案,关心靳开文和红墨坊的人纷纷前来观审……

第十二集

  巡抚大堂之上,靳开文指控乌之鹏四大罪状,但苦无证据,被乌之鹏辩驳,加上赵衡翻供,形势对靳开文不利。包亦正传来刑部押解靳开文的二押差,眼看靳开文要柳暗花明,突然,乌之鹏反控靳开文利用文人自制墨来攻击大清皇帝、诽谤朝廷,并且拿出靳开文亲手制作的墨模来……

第十三集

  包亦正判决靳开文有罪,将其流放宁古塔充军,永世不得归来。靳开文被发配的途中,紫烟路边摆酒相送,以泪洗面,并对靳开文发誓,一定要把靳开文从宁古塔救回来。乌梅产下一女婴,取名“墨玉”。

  靳开文在流放地,用药墨救活了一个老犯人,老犯人为了报答他,教会了他许多求生的手段。

第十四集

  慎郡王的养子那兰荣突然从西洋归来,乾隆为紫烟指婚。紫烟得到了靳开文的死讯,黯然答应了与那兰荣的婚事。乌之鹏得知乌梅已经生下了孩子,误以为孩子是耿天洪的,遂决定让耿天洪明媒正娶乌梅。乾隆决定禅让帝位给嘉庆,在紫烟的提醒下大赦天下。老犯人在临死前,将一份藏宝图交给了靳开文,靳开文用假死的方法逃出了宁古塔。靳开文昏死在逃亡路上,被人救到了龙吟寺。

第十五集

  在龙吟寺,靳开文在主持的劝说下,决定出家为僧。可当他落完发时,却发现自己心中仇恨不能泯灭,于是决定了却尘缘后再回到龙吟寺承继主持的衣钵。包公子对碧玉一往情深,但碧玉拒绝了他的求爱。在靳开文的坟前,碧玉遇见了改名金不换的靳开文。金不换帮助碧玉重振了龙盛堂。

第十六集

  金不换在京城大行善事,很快成了京城家喻户晓的风云人物。他将徐尔烈从通州请到京城,让他买下了乌龙阁对面的铺子,办起了京城最大的墨铺——玉光楼。金不换的所作所为,让乌之鹏感到十分不安,尽管他派人多次打探,也没查出金不换的底细。紫烟也对京城中突然出现的神秘豪商十分好奇,决定要会一会这个金二爷。

第十七集

  为了查出金不换的底细,弄垮玉光楼,乌之鹏设计将徐尔烈的三叔爹徐福变成了自己的奸细。金不换在乌宅见到了耿天洪,但他改变了请耿天洪帮忙的想法,并且在临走时告诉耿天洪,他很喜欢墨玉。乌之鹏赶回徽州,让方伯谦尽快查出给玉光楼生产墨的墨坊,打算给金不换来个“釜底抽薪”。

第十八集

  乌小山栽赃耿天洪,对乌之鹏说耿天洪亏空了红墨坊3000两银子。乌之鹏不相信,他要留下耿天洪这个身价看涨的刀师。玉光楼红火的生意让乌之鹏非常嫉恨,他通过贿赂和王申,取得了向官办学堂供墨的专权,使玉光楼蒙受了不小的损失。金不换出奇计,走“民间路子”,研究生产出了实用的廉价“金不换”墨。

第十九集

  见眼玉光楼因为“金不换”墨而再度红火起来,嫉恨的乌之鹏花高价挖走了玉光楼的刀师和墨工。乌之鹏与方伯谦以为龙盛堂钱庄是金不换的财源,设计搞垮了龙盛堂。龙碧玉去找乌之鹏算账,不想又中了乌之鹏的奸计,龙碧玉含恨挥剑自尽。金不换带着方伯谦贪赃枉法的证据去找纪晓岚,让纪晓岚将证据转呈给新皇嘉庆。

第二十集

  嘉庆对和王申专权十分不满,他委派包亦正做钦差,严查方伯谦。包亦正将方伯谦问斩。乌之鹏为了重新找一个保护伞,让王干给和王申送去了稀世名砚。宁古塔看守靳开文的标统告诉紫烟,靳开文15年前并没有死。金不换约紫烟到初次相会的牡丹坊一聚,紫烟隐隐觉察到了金不换真面目。

第二十一集

  金不换让徐福给紫烟送去了生日礼物,这引起了那兰容的不快。金不换为了培养刀师,带着徐若愚前往徽州。乌之鹏暗中指使徐福不交税银,然后通过和王申让征税官重罚了玉光楼八千两银子。徐若愚到了红墨坊拜耿天洪为师,并很快与梅娘的女儿墨玉产生了感情。为了打动王干,梅娘与耿天洪给王干操办了婚事。

第二十二集

  金不换为赈济灾民,将龙盛堂所存的80万两银子全部匿名捐给了河南巡抚衙门。耿天洪得知玉光楼受罚,将红墨坊柜上的3000两银借给金不换,却被赶回红墨坊的乌之鹏发觉。那兰容欲研制出墨水与玉光楼一比高低,可研制过程中遇到了无法解决的困难。金不换为报答紫烟,将暗中研制成功的墨水配方送到了香炉阁。

第二十三集

  乌之鹏将耿天洪告到了县衙,诬告他贪污了红墨坊6800两银子。眼看耿天洪难脱牢狱之灾,梅娘终于说出了能洗脱耿天洪罪名的一个秘密。乌之鹏再生毒计,他要王干带人趁夜将墨玉绑架到京城。良心未泯的王干将消息告诉了梅娘,梅娘安排墨玉连夜出走。

第二十四集

  金不换买下众多店铺,降低墨价,以此打垮了乌之鹏。破产后的乌之鹏求救于和王申。和王申找到宁古塔的标统,让他在乾隆面前指认金不换就是靳开文。刑部下了缉拿金不换的公文,查封了玉光楼。金不换重上刑部大堂,嘉庆及时出现,让裕固当堂释放了他。嘉庆的介入,使和王申感到紧张,他让乌之鹏赶紧将玉光楼卖掉。

第二十五集

  金不换料到乌之鹏会卖掉玉光楼,于是他委托紫烟将玉光楼强行买下。受到徐福蒙蔽的徐若愚误杀了耿天洪,被关进了顺天府大牢。乌之鹏为了利用徐若愚,带着墨玉到顺天府大牢探监,徐若愚答应出逃。金不换识破了乌之鹏的伎俩,他与紫烟决定将计就计。

第二十六集

  紫烟和金不换的密切往来,让那兰荣十分痛苦,他决定远去西洋。紫烟为了挽留那兰荣,不给他盘缠,那兰荣只好将香炉阁“一品香”墨汁的专利转让给了乌之鹏。和王申告诉乌之鹏,只有金不换才能做出乾隆所喜欢的彩墨。乌之鹏想用墨玉做筹码,逼金不换做彩墨,遭到拒绝。

第二十七集

  徐若愚为救出墨玉,央求金不换为乌之鹏制造圆明园四十景彩墨,也被拒绝。见徐若愚不顾生死,要擅闯圆明园绘制四十景图,紫烟深受感动,答应帮助徐若愚。嘉庆深夜驾临玉光楼,他命令金不换答应乌之鹏的要求。

第二十八集

  徐若愚假扮成王府轿夫混进圆明园的行为,被慎郡王发现,郡王大为恼怒,他不但重惩徐若愚,还将赶来救情的紫烟也鞭打了一顿。金不换准备释放乌小山,可乌小山仓皇逃跑时不慎失足坠落悬崖。为得到圆明园四十景彩墨,乌之鹏强忍丧子绝后之痛,答应金不换以墨玉换彩墨。

第二十九集

  乌之鹏向官府告密,说玉光楼窝藏朝廷逃犯。官兵赶来搜查,却一无所获。为了若愚的安全,金不换让若愚出城逃亡,但若愚却不肯走,他一定要等着墨玉。于是,金不换想出妙计。乌之鹏发誓要将金不换置于死地……

第三十集

  格格将梅娘被困在菜户营禁区的真情告诉了金不换,众人一起营救梅娘。梅娘离开京城去梅龙镇找王干,准备请王干为靳开文案作证。

第三十一集

  乌之鹏听说金不换和紫烟他们即将制出八宝五胆红,急忙派徐福去盗新墨,那兰荣为抢回配料图,被徐福刺死。徐福盗走了制成的八宝五胆红,乌之鹏抢先一步,献给了嘉庆。乾隆驾崩,和王申为了自保,让乌之鹏去杀金不换。

第三十二集

  若愚不愿落在官府之手,决定自杀。墨玉为情所困,愿意随他一起去死。天黑之时,一对恋人割腕自尽,二人的血流进了墨泥里,终于制成了杜鹃红……紫烟被毒蛇所咬,毒性发作,永远昏迷不能苏醒。金不换将杜鹃红献给嘉庆,嘉庆下旨刑部为靳开文翻案。并将靳家的红墨坊归还给金不换,至于乌之鹏,听凭金不换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