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鸦片战争后,中国的社会矛盾急剧激化。不堪忍受清王朝残酷压榨和外国侵略者疯狂掠夺的各地人民群众,纷纷组织起来进行英勇顽强的抗争。在这些此起彼伏、前赴后继的革命大潮中,以洪秀全为首领的“拜上帝会”于1851年1月11日在广西桂平县金田村正式宣布起义,并定国号为太平天国。从此,中国革命开创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

  太平天国大军从众万千,势如破竹:进围桂林,北逼长沙,出洞庭,入长江,连克汉阳、武昌,水路兼程直下江南,迅速包围南京,之后仅十二天即进入了这座龙蟠虎踞、号称帝王之家的大城市。计自金田起义到此时,只两年三个月就席卷长江,截断了清王朝的漕运,控制了中国的心脏地区。

  攻克南京后,建都的问题摆在了太平天国领导者的面前。熟悉历史的天王洪秀全虽然知道“局促于东南,而非宅中图大之业”。还是接受了东王杨秀清的建议:定都于此,称天京。

  穷困百姓的衷心拥护、誓死效忠,是太平天国迅速取得伟大胜利的根本保证。建都天京后,颁布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农民革命的纲领《天朝田亩制度》,揭示出“有田同耕,有饭同食,有衣同穿,有钱同使,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的美好前景。在废除私有财产制的原则下,还实行了圣库制度、手工业国有制度、乡官制度......,特别是对妇女解放的重要规定,激励成千成的妇女昂首奔向战场、投身社会、参加生产,即使侵略者对此也不得不认为:“人类的幻想也未能形容其伟大”。

  金田方起义,满清王朝即认定:在遍布全国的无数起义队伍中,唯此是“腹心大患”,决定集中全力先打太平军。无奈文臣武将畏葸无能,绿营、八旗腐朽无用,清军毫无阻挡能力。不得已,起用了汉族地主代表人物、湖南儒家名徒曾国藩。然而这个要对当时封建统治因循怠玩的政治振作一番的"曾剃头“,尽管以封建纲常、乡土观念、厚禄重饷编练武装了一支叫做湘军的反革命军队;尽管慑于太平天国蓬勃的革命势力,不敢轻举妄动的西方侵略者一面公开宣称“中立”,一面偷偷地把成千成万门的洋枪炮接济给他。但面对集中体现了中国人民反帝反封建的英雄气概和爱国主义精神的太平天国大军,照样束手无策,屡战屡败。天京定都后的1854年4月,太平天国西征大军于湖南靖港迎头痛击湘军,曾国藩大败,投水自杀;第二年翼王石达开又用计在九江打垮湘军水师,曾国藩再次投水自杀,系清王朝存亡大任于一身的“曾剃头”自觉无颜于人世了。

  在担负反抗封建统治的任务之外,还担负着反抗外国侵略者的新任务,是太平天国不同于中国历代农民战争之处。早在金田起义前,洪秀全就曾明确提出:各国之间应“各自保管其自有之产业,而不侵害别人所有;我们将要彼此友谊,互通真理及知识,而各以礼相接”。建都天京后,更是坚决拒绝接受侵略者强加于中国的不平等条约,指斥侵略者贩卖鸦片的罪行,向他们庄严宣布对外政策:“害人之物为禁”,“通商者务要凛遵天令”!对于擅自闯进境内的外国兵舰立即开炮轰击,针对英国侵略者准备公开大规模干涉太平天国革命之前的诱胁手段,更是赫然震怒“倘敢”与我师抗敌,则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当时太平天国的英雄们以雷霆万钧之势,把侵略者打得一败再败,以至不敢见仗。李鸿章报告清政府:“嘉城复失,逆焰大张,西兵为贼众所慑,从此不敢出击贼”。

  不论在中国,还是在世界农民战争史上,太平天国荟聚英才之众、动员民众之多、斗争规模之大、扩展疆域之广、纲领之完整、影响之深远,都是空前的。在当时的历史环境条件下,取得成功的归宿是完全有可能的。然而,偏安东南,孤军北伐,已经一误再误,更有1856年7月的天京事变,使得太平天国的大好革命形势骤然跌入低谷。总理国务、执掌实权的东王杨秀清自恃功高,不仅对诸王相帅日益骄纵专横,普遍打击,而且竟然压不住觊觎天王宝座的欲望;暴发户出身的北王韦昌辉,原本是革命的投机者,杨秀清违背政体,触犯众怒的篡权行为,正好为其提供了借刀杀人的好机会;至于只顾自己一家“父子公孙坐天朝”,一统天下万万年的天王洪秀全,对杨秀清称万岁断非心甘情愿,更何况密报传来:杨秀清要杀他夺位,自身性命不保。于是杀戒大开,奉诏诛杨的韦昌辉兽性毕露,竟屠杀太平天国革命骨干两万多人;石达开怒斥韦昌辉,韦又要杀石,石急避安庆起兵靖难,还未待石回天京,韦昌辉和他的党羽已被人诛灭了。太平天国惨重的损失并非到此为止,诛韦之后,全朝公举石达开提理政务,但此时的洪秀全除了洪姓人氏,对任何人均心存疑惑。石达开被迫带领大批精兵良将,走了分裂主义岐途,最终,英雄末路,牺牲在大渡河畔。

  堡垒,最易从内部攻破。

  内讧,毁灭了太平天国。

  此后,虽然太平天国的英雄们继续不屈不挠进行了数年艰苦卓绝的战斗,并且在年青而杰出的军事家陈玉成、李秀成的天才指挥下,时有辉煌的战绩,令曾国藩惊叹:“太平天国之善于用兵,似较昔年更狡、更悍”。但终因政权中心元气颓败,最终敌不住加紧了联合行动的中外反革命势力的疯狂进攻。1864年4月洪秀全病逝天王宫。6月天京陷落,太平天国中央政权倾覆。

分集剧情:
第1集

  十九世纪,旧中国内忧外患,民不聊生。广西金田村里,私塾先生冯云山,烧炭工人杨秀清、肖朝贵、秦日纲、客家地主韦昌辉等,秘密串联集会,宣传“拜上帝教”,准备起义。大湟江口,饥民聚集,满载鸦片的货船高挂“大湟江巡检王”的官府大旗。拜上帝会先派林凤祥、女将洪宣娇,智探鸦片船。此时,洪秀全率会众和广大饥民登上官船,搜查船仓,救林凤祥,烧鸦片,开仓放粮,赈济饥民,自此“拜上帝会”的威望日浓。洪秀全四处传教,专程前往白沙渡,找罗大纲及苏三娘入会。官府四处搜查,抄出几本《原道教世歌》之类的小册子,逮捕了冯云山。洪宣娇赶到白沙渡报信,罗大纲、苏三娘准备劫狱。洪秀全不让他们打草惊蛇,独闯桂平县衙,营救冯云山。

第2集

  杨秀清借“天父下凡附体”,号召会众拥戴洪秀全共渡难关,进入小天堂,大大稳定了人心。洪秀全回到紫荆山后,为顾全大局,在杨秀清“天父下凡附体” 时,也和大家一起跪地遵旨。冯云山被释放,他担心杨秀清“天父附体”会对洪秀全的最高领袖地位造成威胁。劝洪秀全起用曾受教育的石达开、韦昌辉、陈永溶农民首领,制约识字不多的杨秀清、肖朝贵。众会首韦昌辉、石达开、胡以晃,都在自己的地盘中率众打造兵器,积蓄火药,操练兵马,秘密进行起义的各种准备。洪宣娇与林凤祥的关系日益密切,洪秀全深夜来找妹妹,要求宣娇嫁给肖朝贵,宣娇哭着跑了出去。

第3集

  杨秀清不信任海盗出身的罗大纲及苏三娘“艇军”,将其解散,分归各部。罗、苏等负气率部队出走,洪秀全追赶上罗大纲、苏三娘,替杨秀清“负荆请罪”,二人感激万分,誓死效忠。杨秀清为此赌气辞职,洪秀全知人善任,智激杨秀清。杨秀清命罗大纲、苏三娘二人为先锋,在金田发动向前来围剿的清军,大败清军。洪秀全三十八岁生日,金田村天平天国起义将士盛典庆祝,正式宣告成立“太平天国”。洪秀全封杨秀清、肖朝贵、冯云山、韦昌辉、石达开等五位主将,均受中军主将杨秀清节制。冯云山忙着为天国制定典章制度礼仪,洪秀全对老朋友的地位降至杨秀清、肖朝贵后面十分内疚。冯云山对名利不以为意,劝洪秀全早日杀出紫荆山,图谋大业。

第4集

  牛排岭之战,清军又败仗。洪秀全亲自提升林凤祥官职,请林不要再与宣娇来往,宣娇无奈,与肖朝贵成亲。咸丰皇帝命塞尚阿为钦差,增兵进剿太平军。太平军断粮,冒雨突围,洪秀全让妻妾们下车,让车给年幼的童子军谭绍光。清兵突然袭击天王中军部队,洪秀全身先士卒,奋力厮杀,掩护老幼妇儒。危急中得曾水源救驾,突围成功。太平军攻下永安,洪秀全在举行盛大的“封王大典礼”,发布太平礼制,册封杨秀清为东王、肖朝贵为西王,冯云山为南王,韦昌辉为北王,石达开为翼王,万人空巷,军民欢腾,史称“永安封王”。苏三娘、洪宣娇等奉命率领童子军营,陈玉成、谭绍光、曾晚妹等都在日夜练兵。外出招兵的周锡能,被清军俘虏,塞尚阿以高官厚禄说服周锡能叛变。

第5集

  周锡能率领清军化妆成太平军混进永安城内,计划里应外合,夺取永安城。参见杨秀清时,周锡能目光闪烁,东王起疑,注意周锡能的举动。洪宣娇对林凤祥旧情难舍,热情地把北王的妹妹,韦玉娟介绍给林凤祥,但天国规定除“王”之外,连夫妇都不能同营。周锡能已将家眷秘密送走,东王将计就计,派李秀成乔装打扮成周的手下,入清营送假情报,清军统帅向荣中计攻城,结果大败而逃。太平军永安突围,洪大全自告奋勇要作后卫,在龙寮岭他坚信天险,被敌人攻击,使太平军两千多家属陷入清军之中,全部遇害。大峒山,全体太平军将士白衣素服,同仇敌忾,为亲人复仇,打得清兵四处逃散,董元甲等四大总兵被杀。

第6集

  败报传至北京,朝廷震动,皇帝下旨严惩塞尚阿。洪大全被俘后,冒称自己是天王洪秀全的御弟。“天德王”塞尚阿如获至宝,诈以高官厚禄,洪大全叛变,为塞尚阿向太平军写信劝降,却无人理睬。塞尚阿决定将洪大全押送京城,“献俘”立功。太平军兵临桂林城下,攻城的太平军伤亡惨重,陈玉成、曾晚妹等均受伤坠城。不过,太平军用兵神速,一夜尽撤桂林之围。石达开交还清将乌兰泰尸骨,在城墙上刷下嘲讽清军的诗句,清军统帅向荣也不得不服。杨秀清挥兵北上,进攻湖南。洪大全被押解到河南,要求给皇帝上书,乞求活命。太平军进攻全州,全州清军火力凶猛,太平军久攻不下,冯云山指示林凤祥,李开芳等将用穴地法攻城,一鼓作气,拿下全州。蓑衣渡之战,冯云山制止太平军兵卒丢弃大炮,被清军炮火重伤。

第7集

  冯云山去逝前,嘱咐洪秀全加强团结,防止内乱。洪秀全悲恸万分,冯云山伤重不治,天王痛失臂膀。肃顺、曾国藩共同审问“天德王”,终于发现这个洪大全是伪造的天王兄弟。咸丰大怒,将塞尚阿下狱,处斩洪大全。太平军包围了长沙,日夜攻打。众人逃到荒山躲避太平军,左宗堂不愿避难,更化妆成打柴人,入太平军营,夜见石达开,纵谈天下大事,希望左宗堂能对太平军有进一步了解。而长沙城下,战事激烈,西王肖朝贵中炮阵亡。

第8集

  石达开领左宗堂在军营巡视,遇见东王。左宗堂对东王指出太平军的三大失误,东王不悦,竟要以“清妖坐探”的罪名捉拿左宗堂,左宗堂对太平天国大为失望,决定不再晋见天王。左宗堂后经朝中友好拉拢,投向清朝。石达开派陈玉成化装成小和尚,混进长沙城,谎报向荣说太平军地穴攻城,把地道挖到城内大般寺底下。向荣上当,率兵进城,大挖大般寺,一团混乱。城外石达开趁机撤兵,攻占龙潭,又进兵益阳,向荣恼羞成怒,全城搜捕小和尚陈玉成,危急中,药铺掌柜的女儿胡玉蓉救出陈玉成。洪秀全命石达开、唐正财等筹建太平天国水军,石达开视查军船,突遭江贼偷袭,小姑娘刘益阳奋不顾身救了翼王,被石达开认为义女。胡玉蓉帮忙陈玉成女扮男装,混出长沙城。

第9集

  陈玉成归队,童子营一片欢腾,曾晚妹向陈玉成表爱意。太平军建浮桥打外援,穴地炸塌城墙,千军万马攻下武昌,老百姓潮水般踊跃参加太平军,天王把林凤祥、李开芳升为副丞相,不过,只给罗大纲一个小职位。陈玉成率童子军“闯大户”,在劣绅李祥家,起出一百二十万两。太平军还从前湖广总督程采家中,抄出脏银三百万两,充盈天朝的国库。程采的二女儿程岭南,国色天香,韦昌辉将她献给东王杨秀清。东王果然心动,赦免程家死罪。陈宗扬、谢满妹破了天朝的禁令,相亲很久,誓同生死。太平军在会议上讨论要北上,还是东下,洪秀全主张北上,而杨秀清、石达开等认为手中有几万水军,应顺江东下直取富庶繁华的金陵,在会议上,东王让程妃出来给众王端献水果,被洪秀全看中,杨秀清经一番思考,将程妃献出。武昌败报传到京城,咸丰震怒,严令各路军马围追堵截。

第10集

  太平军杀向南京,罗大纲率部化装成难民,冲入清兵把守的天险,老鼠峡,用火船冲阵,清兵大败。清廷震动,咸丰帝寝食难安,终任用汉官曾国藩训练精兵,以镇压太平军。杨秀清一面要林凤祥、李开芳穴地攻城,一面派杨辅清率部化妆成僧人混进城中,里应外合,经过血战,南京城升起太平天国大旗。太平军开进南京城,百姓们争相观瞻,杨秀清在人群中发现了才女傅善祥。洪秀全、杨秀清建议定都南京,然后派精锐之师,北伐中原,直捣北京。南京陷落,咸丰帝气得大病,一面调集兵马反攻,一面催促曾国藩抓紧编练湘勇,咸丰痛骂王公大臣昏庸无能,决定不论满、汉,谁能攻下南京,剿灭太平天国,就封谁为王。太平天国大开庆功宴,洪秀全身着黄绥九龙袍,接受文武百官的跪拜和三呼万岁。庆功宴后,韦昌辉忙于给诸王看风水,建造王府。

第11集

  洪秀全明知苏三娘与罗大纲的关系,坚持要以君命宣召苏三娘进天王府作掌朝仪。琦善率绿营兵在南京城外扎下江北大营,日夜饮酒作乐,不敢进攻,命部下隔一天向杨州打一次炮。太平天国派出林凤祥、李开芳等两万军士,誓师北伐,洪宣娇赶来,送上天王赠给的手枪,林凤祥表示,只要有性命回京,必定迎娶宣娇。晚妹偷翻陈玉成背囊,发现同心结鸳鸯荷包,对陈玉成和胡玉蓉的关系大为吃醋。正在这时,天王召见陈玉成,欲将仪美公主许配,陈玉成婉言推辞,天王不悦。

第12集

  陈承急得大骂侄儿抗婚招祸,陈玉成连忙向苏三娘、洪宣娇等求助。太平天国派出老将曾天养和胡以晃、赖汉英等率军西征,攻打长沙上游的安庆、南昌,曾晚妹、谭绍光等赶去给爷爷送行。东王与程岭南偷偷幽会,程妃将天王府的情况,细细汇报给东王。洪宣娇为陈玉成拒婚的事向天王求情,天王却表示可以把陈玉成捧上天,也能将其打入地狱。仪美公主听说陈玉成抗婚,十分悲伤,同时也增长了对陈的爱意,要求洪宣娇安排见陈玉成一面。曾晚妹从谭绍光处得知陈玉成要作天王的女婿,大骂陈玉成,投河自尽,被陈玉成救起,洪宣娇指斥她不知珍惜陈玉成的爱情。仪美公主和陈玉成暗中见面,陈玉成承认自己已有所爱,仪美公主决定牺牲自己,成全陈玉成与曾晚妹。

第13集

  仪美公主向父亲表示不愿嫁给陈玉成,杨秀清不愿洪秀全网罗陈承,陈玉成叔侄也来个“天父附体”,借天父之口表示仪美只能嫁文臣。太平北伐军起初打了许多胜仗,但孤军深入后,形势恶化,林凤祥派人到南京请求增援,但当时西征的太平军也不顺利,东王竟无力派兵救援北伐军。东王府的二尚书侯谦芳是洪秀全安在东王身边的坐探,他向洪秀全密报,东王杨秀清和程妃幽会。就在洪秀全落实程妃是东王心腹时,程妃娇向东王报告,已怀天王的龙种了,洪秀全为了削弱东王势力,故意告诉程妃,说东王府的丞相曾水源是自己安插在东王身边的坐探。东王以“天父”旨意将程妃召来东王府幽会,程妃告诉杨秀清,曾水源是身份,东王听了不动声色。

第14集

  东王召来北王韦昌辉、翼王石达开、陈承、曾水源等,商议太平天国开科取士之事。韦俊从前方回京,和哥哥韦昌辉密议朝政,韦昌辉看出洪、杨内讧的预兆。傅善祥高中太平天国女科状元,还没向洪秀全谢恩,就被东王杨秀清留下作了东王府的东殿女薄书。众臣都觉得东王太跋扈,天王假装若无其事。傅善祥留在东府后,杨秀清对其倍加宠信。杨秀清对曾水源耿耿于怀,竟命曾水源仅带一百名牌刀手,深入清军重兵把守的丹徒,要在十天内筹粮二十万回京,借此杀曾。曾水源不知东王为何要杀自己,转向天王求救。但洪秀全见死不救,曾水源无奈,只得含泪出发。北伐军一直打到天津静海,陷入清军的重重包围,屡向天京求救,可是不见援军。

第15集

  曾水源率部虽英勇奋战,无奈寡不敌众,全军复没,曾水源将自己七岁的儿子曾宪托付给付善祥。洪秀全利用程妃为其尝酒食,亲自下毒杀死有孕的程妃,杨秀清纠集韦昌辉等人马,把天王府包围,扬言要“清理天王府”,查出毒害天王的罪魁祸首。洪秀全拿出“君王”的威仪,将众人遣散。曾水源自绑自己,上东殿请罪,杨秀清故意请示洪秀全,洪秀全反而嘉奖东王,晚上杨秀清来到付善祥的住处,付善祥再三为曾水源求情,东王不允,而且告诉付善祥,是天王要杀曾水源,在付善祥极度伤感的情况下,东王占有了付善祥。林凤祥派出的求援特使汪一中拜见东王,含泪请求速发救兵。杨秀清终下决心,派丞相曾立昌率万余人马北上增援。

第16集

  曾国藩率湘军水师在靖港被太平军打败,急得投水自尽,结果被随从们救起。靖港大战的同时,另一部湘军却在湘潭伏击了林绍璋,太平军丢师两万。汪海洋在乱军中弄丢了左宗棠给翼王的题词,题词落在曾国藩手中。曾国藩为了维护湘军和汉族地主武装的团结,坚称题词是“伪造”,掩护了左宗棠。曾国藩又上表给朝廷,为靖港惨败自请处分,曾国藩的忠义博得了咸丰皇帝的褒奖。洪秀全垂涎苏三娘美色,深夜宣苏三娘侍寝。苏三娘拼死抗拒,表示不作天王的妃子,却作忠贞的臣子。

第17集

  洪秀全肃然起敬,封苏三娘为“美烈侯”,放其出宫,派其到罗大纲军中带兵杀敌。苏三娘为证明自己的清白,到罗大纲营中献出处女之身。陈玉成奉命随韦俊西征,武昌出发前和晚妹一起进宫拜会仪美公主,公主为斩情丝,皈依佛门。林凤祥率北伐军孤军苦战,而北援军在丰县漫河上被清军胜保的骑兵追上,全军复没,曾立昌、陈仕保战死。因无意中冲撞了东王车驾仪仗,东王竟锁拿了七十多岁的韦源,众人求免,东王冷酷不答应,北王韦昌辉代父受刑,当众被杖责五十军棍,东王的专权,引起韦氏将领极大不满。许中洋带北残兵,战败回京,杨秀清将其收入东牢,又派秦日钢率军北上增援。秦日钢出发前,与韦昌辉话别,并对东王敢怒不敢言,也对北上增援不抱希望。韦俊率陈玉成、曾晚妹等浴血奋战,第二次攻破武昌。

第18集

  晚妹的爷爷曾天养在城陵矶之战阵亡。曾国藩率部进迫,太平军不得不弃守武昌。秦日纲的北援军冲不过清军的阻拦,无功而返。东王在拥重权,北王韦昌辉为巴结东王,把妹妹韦玉娟许配给东王弟弟杨辅清。燕王秦日纲的马夫,因对东王的叔叔杨茂井没行跪拜礼,被杨毒打。路过的卫天侯黄玉昆息事宁人,没有严惩马夫,激怒了杨,状告东王。陈承为黄玉昆求情,但被东王打了五十大板。秦日纲、黄玉昆、陈承不甘屈辱,一起辞官,洪秀全不准辞职,并亲自为三人与东王和解,谁知杨秀清又来了“天父附体”,杖责秦、黄、陈等上百人,把秦日纲的马夫五马分尸。谢满妹怀上了陈宗扬的孩子,犯了杀头之罪。满妹急切地向洪宣骄求救,没等洪宣娇行动,东殿已把谢满妹关在东牢。

第19集

  两次北援失败后,杨秀清无意再派兵支持北伐军,洪宣娇来找洪秀全,请命要亲自带八千女兵北援,不过,洪秀全表示天国的兵力要用来保卫天京。陈宗扬得知谢满妹入狱后,毅然独自赶回天京,坦承自己就是谢满妹的爱侣。杨秀清认为陈宗杨是在挑战东王的权威,决心要杀陈与谢,震摄人心。洪宣娇、付善祥、陈承等人极力反对处死二人,天王亦亲自下了紧急诏旨,赦免二人死罪,谁知东王不理洪秀全的诏旨,更下了“明天处死”的九千岁王令。第二天,东王又来了“天父附体”,借天父之口,下达处死陈、谢的命令。洪秀全无力对抗“天父”之命,但他当场宣布,从此废除天国“夫妻不同居,男女不准通婚”的制度,结果赢得军民无限欢呼。洪宣娇拜祭陈与谢的合葬墓后,与江元拔北上寻找林凤祥。

第20集

  曾国藩的湘军与太平军对垒,攻下武昌、黄州、兴国等城镇,又在田家镇获胜,洋洋得意起来,一直为湘军组织粮饷后勤供应的左宗棠提醒曾国藩,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从天京来九江指挥作战,千万不要硬打,惜曾国藩听不进左宗棠的忠告。石达开率井启蓉、罗大纲、苏三娘、秦日纲、陈玉成、韦俊各部,奇袭小池口湘军水师大营,曾国藩一败涂地。北伐军在连镇固守待援几个月,弹尽粮绝,援军也无音信,最后与僧格林心部决战。北伐军被消灭,林凤祥等几百人退到运河边,拒绝投降,宁死不屈,跳入大运河。洪宣娇和卫士江元拔千里迢迢,北上追至沧州,劫囚车,跃断桥,救出身负重伤的林凤祥和北伐军将士。

第21集

  林凤祥因坐骑系烙有清廷绿营的“绿”字战马,暴露身分,被清捕捉。咸丰皇帝下令将林凤祥押解到北京,肃顺建议以高官厚禄招降林凤祥,瓦解太平军斗志,不过,林凤祥不肯答应降服清朝。江元拔孤身进入肃顺府,劫持肃顺,以救林凤祥,惜事败。洪宣娇全身素服,抬着棺才,大闹法场,欲与林凤祥共死,被汪一中救出。太平军三克武昌,罗大纲、苏三娘血战,陷进竹坑,双双阵亡,曾国藩怜其忠义情深,命部下用黄绢裹葬。

第22集

  洪宣娇辗转回天京,为林凤祥哀恸不已,傅善祥百般劝慰。杨辅清给新生的儿子取名“太平”,对天国的未来充满憧憬。杨秀清全权处置太平天国军政大事,北伐军李开芳虽兵败,但在长江中下游战场上,石达开攻占江西全境,太平军先后击破清军江南大营和江北大营,东王大为兴奋,天朝上下,一片欢腾。陈玉成和童子军时的伙伴们偷偷饮酒庆祝,燕王秦日纲在陈承容处歌舞宴饮,醉骂东王赏罚不公,陈承容连忙送贵重的玉炔给舞女小月,嘱咐她不要张扬。小月当面答应,不过,转身就到东王府告发。谭绍光酒醉,被巡逻队抓获,傅善祥出面谎称谭是自己表弟,将其解救到自己府中,免其挨军棍。

第23集

  东王为傅善祥举行廿三岁的生日,借机考察自己在天朝的权势和众人的态度,洪秀全微笑示弱,命两名哥哥送上厚礼。在傅善祥生日宴上,青年将领李秀成结识了翼王石达开的义女石益阳。宴会高潮时,东王出来祝贺傅善祥生日,百官跪拜,东王突然“天兄附体”,说秦日纲、陈承容二人“帮妖”。全场震惊,曾宪此时下手刺杀东王,不果。石益阳抓住了小曾宪,东王欲认其做义女,石益阳婉拒。秦日纲惧祸,惶惶不安,北王韦昌辉派人持令牌,破例放燕王出城。石达开告诉石益阳曾宪刺杀东王是正义复仇,石益阳后悔不已,决心救出小曾宪。东王心腹李寿春,早就对傅善祥妒忌不满,逼迫小曾宪交代自己刺杀东王的主谋是傅善祥。各处的密探把东王的情况报到天王洪秀全。

第24集

  曾宪反咬李寿春是刺杀东王的主谋,东王半信半疑,把李寿春下狱。天王要削弱东王羽翼,要杀李寿春,故意下诏升李寿春的官,东王中计,杀了李寿春,同时下令处决小曾宪。石益阳在行刑时救出曾宪,藏身于谭绍光大营里。东王决定明媒正娶封傅善祥,谭绍光为此痛苦不堪。美国军舰要求上岸,谭绍光、傅善祥接见美国使者麦尔,命令其离开。石益阳、曾宪偷偷弄走美军舰长的枪,兴高采烈结拜姐弟。天王府女官阻挡东王车驾,东王找天王算帐,天王一再退让,但东王步步紧逼,又惜“天兄附体”,杖责天王四十板。军民跪地哭求替代洪秀全受刑,东王不许,天王受责,杨秀清丧失人心。韦昌辉给父亲分析形势,坦承已有替洪诛杨的打算,韦介虽痛恨杨秀清,却不愿内讧。傅善祥劝杨秀清收敛,东王却得意忘形,只顾看《太平舞》。

第25集

  在江西前线与清军作战的石达开,接到洪秀全密旨,召其进京。秦日纲久攻丹阳不下,陈玉成在激战中负伤,回叔叔陈承容府中养伤。见陈承容日夜焦虑抑郁,再次劝其辞官上前线,远离是非,陈承容却难舍名利。洪秀全、韦昌辉、石达开密议诛杨,天王要诸王耐心等待,以朕的密诏为准诛杨。洪秀全诰谕东王,要东王出巡江西,逼其造反。东王又借“代天父宣诏”,要天王到杨府议事,洪秀全率暗中全副武装的卫队前往。

第26集

  东王逼洪秀全封其为“万岁”,洪秀全欣然收回要东王出巡的命令,当场表示要在东王生日时,封其为“万岁”。傅善祥见情况紧急,为杨秀清献计,或与天王和解,恪守臣道,或杀洪自立。杨秀清刚愎自用,反而打了傅善祥一巴,傅善祥愤而出走。洪秀全一面下密诏调秦日纲、石达开进城,一面要下属们加紧为东王修造 “万岁府”,以麻醉杨秀清。韦玉娟也预感天京要大乱,暗中让杨辅清劝东王不要当“万岁”,并把北王调离天京,以免两家残杀。洪秀全暗中让韦昌辉遵东王令出城,找机会悄悄潜回。石达开接天王密诏后,内心十分矛盾,不愿替天王杀东王,他听从石益阳的主意,开始称病,拖延进京时日。而傅善祥投奔谭绍光大营,绍光喜出望外。韦昌辉与秦日纲密谈,决定不再等石达开。

第27集

  韦昌辉怕韦氏家庭走漏风声,竟将府中族人包括父母亲一起关押。事变在即,洪秀全又留一手,天王府不出一兵,且要韦、秦、陈等不要滥杀无辜。北王、燕王率兵马猛攻东王府,杨秀清措手不及,东王府顿成血海。韦昌辉权势熏天,乘机剪除天王羽翼,将天王打入东王府的内应,坐探一并杀死。又借肃清东王余党之名,株连九族,太平军力量大为削弱。洪秀全控制不了韦昌辉,放出了比东王更凶恶的魔鬼。洪秀全决先拆散韦、秦、陈联盟。天京成了恐怖世界,韦玉娟母子侥幸获救,韦昌辉为机密不外泄,命死党持雷剑看守族人,韦氏全族都怨恨韦昌辉。石达开听到天京变乱,韦昌辉杀人如麻的消息,匆匆回京。曾国藩等闻天京事变,立刻仿韦昌辉的字体,施行反间计,让在外带兵的杨辅清和韦俊互相猜忌,大动干戈。

第28集

  杨辅清兄弟果然中计,连夜率部投奔翼王。洪秀全秘密召见秦日纲、陈承容,恩威并施,秦、陈等投向天王,韦、秦、陈三方同盟渐趋崩溃。傅善祥把东王头颅缝回遗体上,哭祭东王,被韦昌辉捉住下狱,韦昌辉借机侮辱傅善祥,傅善祥抗拒,刺伤韦昌辉,韦昌辉大怒。曾宪、谭绍光、洪宣娇等悄悄来到北王府,在韦玉娟帮助下营救出傅善祥。石达开进京拜见天王,洪秀全要其赶紧带兵进城,石达开仍不想为大开杀戒,他徒手想说服韦昌辉收手,不过,二人谈判失败,韦昌辉翻脸。石达开一离去,韦昌辉立刻调兵遣将,包围翼王府。石达开避入洪宣娇府,洪宣娇连夜送翼王缒城出逃。

第29集

  北王率部包围天王府,向洪秀全索要石达开。韦昌辉屠翼王府,为了巩固韦、秦、陈联盟,北王狠毒地逼迫秦、陈亲手杀死石达开的叔叔和爱妃。石达开逃回本部大营。李秀成、陈玉成商议如何说服翼王不要兴兵复仇,以免为清军所乘。韦昌辉耀武扬威,在天京城里大索石达开、傅善祥,连洪宣娇府邸亦不能幸免。天王欲从韦昌辉手中夺回大权,先为东王平反,册封幼东王,收集东王残部。韦玉娟与韦昌辉彻夜长谈,要其放父母族人还乡,惜韦昌辉不听。石达开力排石氏众议,只抽调江西援鄂万余兵马,打出“奉旨讨逆”的旗号,全军素服,兵临城下。韦昌辉要求身统重兵的韦俊前来救援,不过,韦俊镇守武昌,按兵不动。韦昌辉天怒人怨,大势已去。洪秀全召见秦日纲,命令秦日纲为母设寿宴,邀韦赴宴,藉以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