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春秋末年,吴国和越国因战争结下仇怨。吴王夫差为父报仇,在伍子胥的辅佐下日夜勤兵。

  得意之时的勾践铸成“王者之剑”,欲灭吴国而后快。不想,夫差已攻进“剑庐”,伍子胥领兵已渡过大江。勾践大败。

  大兵压境,越国危在旦夕,范蠡提出降吴的主张。为保留一线复国的机会,勾践接受了范蠡的意见,降吴为奴。

  勾践从此为吴王养马、拉车,为了复国的大志受尽屈辱。苟且偷生中,默默等待着。

  伍子胥认为不杀勾践必留后患,夫差却不以为然,一个亡国的奴隶,是翻不起什么大浪来的。

  太宰伯噽向夫差荐上越女西施。在伯噽府,夫差见到了美丽绝伦的西施,为她的美貌所倾倒。

  伍子胥劝说吴王,切不可相信勾践。但勾践的谨慎行事,使得吴王渐渐地放松了警惕,伍子胥的所有谏言也被他当作耳旁之风。勾践和范蠡在暗中逐渐得到了转机,并被夫差准予回越国。回国后勾践仍然谨慎从事,一点一滴地积蓄力量,休养生息。

  伍子胥一再阻拦意欲北进做霸主的吴王,最终却被夫差赐死。吴国实力顿时削弱。勾践终于得到了机会,举兵复国。

  姑苏破城之日,勾践率大军在伍子胥自刎之地向其致敬。败于勾践之手的夫差也拔剑自刎。

  越王勾践,终于历经十数年的卧薪尝胆、韬光养晦、励精图治,实现了复国的宏愿。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勾践往区冶子的剑炉取王者之剑,夫差亦至。夫差杀区冶子,勾践逃脱。夫差率五万兵马攻至。范蠡劝勾践暂避,勾践不肯,誓要与夫差一战。勾践与夫差一战,幸范蠡赶至,救走勾践。范蠡劝勾践向吴乞降。

第二集

  范蠡力劝勾践请降,勾践终答允。勾践派文种往请降,夫差不允。勾践觉再次受辱,欲杀妻毙儿,被范蠡劝阻,范蠡再劝勾践请降,勾践终应允。范蠡得伯嚭之助往见夫差请帮忙,终得夫差允许。越国降于吴国。

第三集

  勾践率官民向吴请降。勾践献上王者之剑,但伍子胥指出勾践献上之剑为断剑,并不是真心降吴,力劝夫差除去勾践。后得勾践及伯嚭一番说话,夫差始不杀勾践。公孙举押勾践等人回越国辞庙,途中勾践因救一女子灵玉而杀死两吴兵,公孙举要越人以十填一命。文种本欲跟勾践到吴,但范蠡要文种留在越国,自己则跟随勾践到吴国。范蠡连夜出外,后在江上遇一撑竹筏之女子。勾践辞庙,准备踏上往吴之路。

第四集

  勾践等不到范蠡便登上船赴吴。范蠡乘着竹筏赶来。范蠡告之勾践晚上离开是为了破吴九术。勾践到吴国作为奴隶,在马工作。勾践夫人被夫差叫往侍寝,勾践难受。 勾践夫人以死威逼,令夫差放弃要她侍寝。夫差要勾践作骖马,拉他在吴国百姓面前巡城。巡城途中有一越人不忿夫差侮辱勾践,勾践杀之。夫差探访伍子胥。

第五集

  伍子胥要求夫差留下范蠡。伍子胥礼遇范蠡。越国送来美女,灵玉在其中。伯嚭从仲佶身上得知西施存在,命勾践前来询问。勾践答允尽力寻找西施,但要伯嚭送回所有进贡来的越女回国,伯嚭允。越女返回越国途中遇伍子胥,伍子胥命人把所有越国女子送回相国府。文种命人在越国找寻西施。

第六集

  文种召集美女送往吴国。上船之际,西施到来。西施自愿往吴。西施与郑旦见面,后失踪。伍子胥的手下与勾践舞剑助夫差酒兴,实为想杀勾践,勾践受伤。勾践伤后,夫差不需勾践再作骖马,改为作马前卒。夫差带勾践往干将处取剑,干将始终未能铸成王者之剑,夫差限其一年内铸成。

第七集

  干将怕一朝练成王者之剑,会招来杀身之祸,勾践告之可往越国栖身,干将拒之。齐国与晋国使臣来见夫差。齐国欲与吴国结为姻亲之国,夫差拒之。灵玉探望勾践,被马爷污辱,勾践欲救无从,心情悲愤。

第八集

  勾践对范蠡言及西施之事。计倪对文种说出对范蠡种种的不满。西施归来。文种喜极。伍子胥从公孙举来报得知西施一事。伍子胥邀请夫差来看女兵演练。灵玉乘此机会刺杀夫差,事败被杀。夫差追究,伍子胥指此事应由勾践君臣负责,被范蠡指出此事实为伍子胥刻意造成,二人才得以脱困。

第九集

  西施踏入吴国境上,伍子胥中途等候,要杀掉西施,范蠡力阻无效,更身受重伤,幸伯嚭赶至,西施与范蠡才得保全性命。西施被怕嚭救走。范蠡被伍子胥救回相国府,同时亦遭软禁。夫差问罪勾践私放越女之罪,因伯嚭及文种皆为其说好话,勾践终能没事。

第十集

  文种来见勾践,告之西施已到吴国及范蠡受伤之事。勾践要文种想办法令伯嚭咁违君令,想办法令夫差得见西施。文种利用伯嚭与吴子胥之间的罅隙,令伯嚭不送西施返国。夫差到访太宰府上,终与西施见面。夫差被西施迷上。文种想出一办法,要勾践认西施为义女,让西施能以公主身份下嫁夫差。夫差答允与晋国婚事,两国结为姻亲。

第十一集

  晋国大夫赵氏于席间吹捧吴王,而勾践顺势迎合。伍子胥站出来指斥勾践包藏祸心,其志不在小矣。他愤然指出,勾践他想要的是吴国,是大王的人头!

  伯嚭借机讥嘲伍子胥,夫差也认为,这样自己岂不成了只喜欢听阿谀之言,听不得逆耳忠言的昏君了吗。

  伍子胥大声说出:昏君也不是一日而成的!他拂袖而去。

  夫差正式召见文种,传达了欲纳西施入宫之意。文种叩首谢恩,欲带西施去见勾践,谁知西施却拒绝了文种。文种无奈,去找范蠡。范蠡见了西施,硬着头皮说道:在下衷心的希望姑娘能以自己的影响,帮助越国,帮助越王度过难关。

  伍子胥愤愤闯宫求见,指明勾践君臣的诡计。夫差不听伍子胥之劝,反而怪他小题大做。伍子胥愤而指责夫差在走商纣王周幽王的死路,夫差大怒,与伍子胥吵翻。

第十二集

  范蠡带西施来见勾践,勾践惊羡于她的美丽。他告诉西施,倘若越国不是现在任人宰割的处境,他勾践宁可失国,也决不会把她献给吴王。西施大为感动,叩头认勾践做了义父。她暗示范蠡,希望入宫前还能再见他一面。

  伍子胥召见范蠡,向他表示了祝贺,并放范蠡回到勾践身边。

  勾践派范蠡秘密前往吴国剑庐一行,去见一见干将。

  西施入宫之期将近,夫差特意批准勾践随西施出城,作为献礼一方的主人参加仪式。

  西施遍巡不见范蠡身影,神情益发不乐。仲佶告诉西施,伍子胥教了一个办法,可以让范蠡自己找上门来。范蠡秘访剑庐,寻机游说干将。

  西施夜见勾践,问他为什么遣走范蠡?勾践说这是国事需要。西施叹息,两国相斗哪有什么义啊!勾践肃容答道:我勾践屈身事吴,甘为奴虏,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光复越国,报仇雪耻,姑娘愿意帮我,我对姑娘终生感激。西施道:你们想把颠覆吴国的希望都压在我身上,我又怎么承担得起?

第十三集

  西施言罢,不待勾践回答,转身飘然而去。

  天色大明,勾践文种整装来请西施出发,西施却早已跑得无影无踪了。

  伯嚭得知大惊,他怒斥勾践:这事弄不好会让我丢官,让你们掉脑袋!

  勾践重新沦为奴隶。他认为只有范蠡回来,才能找回西施。

  范蠡返回姑苏,未及见到勾践,就被伍子胥请去了。

  伍子胥将西施逃走的消息告诉了范蠡,并对他开门见山,说我准备将你正式荐与大王,如果你肯接受我的举荐,老夫宁愿将相国之位拱手相让。范蠡婉言拒绝:勾践仍是我的主人,做臣子的若在此时抛弃他的君主,我也就不值得伍相国如此看重了。

  越国,河的上游,清澈的山溪边,范蠡找到了西施。范蠡与西施在世外桃源中过了几天无忧无虑的日子,最终,范蠡说出要西施赴吴的请求。西施轻叹道:我知道你迟早会来对我说的……

第十四集

  当晚,二人把酒,范蠡酩酊大醉,待他醒来,西施已经不见了。范蠡打马狂追,终于在界江边追上了西施,二人深情相望,久久无言

  涛涛江水载着西施渐渐远去,范蠡仰天长泣,哭倒在江滩上。

  是晚,夫差在后宫为西施摆下接风盛宴。范蠡独坐一隅,面对远处吴宫的灯火黯然神伤,伍子胥忽至,与范蠡煮酒论英雄:勾践如今虽然为奴,但他却是当今天下数得着的英雄,

  夫差与干将约定的日子就要到了,干将带着新铸的宝剑来到姑苏。夫差大集群臣,干将献上新铸的宝剑「不光」。勾践奉命以断剑而拒「不光」,「不光」略胜一筹。突然干将弟子告发干将藏有黑金,并断言黑金之坚之硬绝对胜过「不光」。干将坦言黑金才是真正的「不光」,但它恐怕永远不能铸成大王所期望的宝剑。

第十五集

  夫差一怒之下杀了干将。弟子说黑金不在干将处即在莫邪身上。夫差当场派人去拿莫邪。勾践也趁机进言,大王可以发令文种协助追拿莫邪。勾践希望能在吴国之前找到那块令他梦寐以求的黑金,铸成宝剑,以献剑为契机,说动大王,放他回越国。

  西施娘娘向夫差提出请求,派越人回国为大王置办寿礼,得到同意。范蠡即将回国。范蠡回国前,西施提出要见他一面。勾践回国的心思越来越急切。

  伯嚭对范蠡与西施的关系一直不能放心,他希望勾践能够让范蠡跟文种换换,使他二人彻底分开,再无相见的机会。而勾践则提出,如果黑金能够顺利找到,并铸成天下无双的王者之剑,进献大王,大王必定高兴。此时,伯嚭如果再肯出面进言,凭着大人的威望,大王或许能够答应放他回去!那样,范蠡也就不用留在贵国了。

  伯嚭认为勾践向大王请行,不如先不提放归,而只请回国祭祖,这样,或许更有余地。而要做成此事,须少不了西施娘娘的襄助。夫差宠妃卫姬扣押了前来探望西施的勾践夫人。

第十六集

  西施不得已来见卫姬,要求放义母出宫。并愿代受责罚。西施被卫姬关在后宫的一间洗衣房里做洗衣工。

  夫差问罪于卫姬,从洗衣房带回了西施。

  莫邪要求范蠡答应她报先夫之仇,范蠡应允。她带范蠡来到藏匿黑金之剑的山间。

  莫邪自刎于黑金剑下,临死前告诉范蠡,此真正黑金之剑,称为不光。

  吴王寿筵,伍子胥派门客端科代之前往。寿筵之上,勾践向吴王献上重礼,并承上「不光」之剑。吴王大喜,提出让勾践自己提个愿望。端科离座,斥勾践所献之剑不是「不光」。勾践反驳,他曾听范蠡转述莫邪临终之言,道此剑之威,端视乎对手之强弱,对手愈强,则光芒愈盛,光芒愈盛则威力愈强。平时,它是深藏内敛的。不光这个名字大概就是这么得来的。

  夫差掣出腰间所佩假不光,掷与勾践。双剑相交,发出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假不光被一断两截,半截剑尖飞起来,堪落在端科脚下。

  勾践斗胆提出回国祭拜先祖宗庙的愿望。在伯嚭与西施的怂恿下,夫差准允了勾践的所请。

第十七集

  为勾践送行之后,伍子胥似乎无意中向夫差问起,西施娘娘怎么没有来?接着又点出,西施娘娘在大王之前已经有了心上之人。他就是范蠡。

  勾践一行来到界江边,他兴奋地喊道:越国,我回来了!我勾践回来了!公孙举截住勾践一行,转达王命,叫勾践停止祭拜,即刻返回吴国。勾践恳求公孙举,只到祖庙去看一眼,先祖面前告个罪即回。公孙举同意了勾践的请求。

  姑苏台上,夫差怒斥西施:你与孤家同床共枕,心里却始终想着另外一个人,是可忍,孰不可忍!勾践想杀了公孙举,不再回去送死!但范蠡劝说:,如果你不想功亏一篑的话,就必须得回去。勾践一行返回吴国。一回到马厩,就被监禁在石屋里,哪儿也不能去,谁也不能见。勾践又过起了不见天日的生活。

第十八集

  卫姬来到姑苏台见西施,她告诉西施:男人什么都容得,唯独容不下睡榻上有另外的男人。西施被卫姬送到马厩,去忍受马夫们的凌辱。夫差得知,怒火冲天,一脚踢倒了卫姬。失宠的卫姬来到山头,发誓做鬼也不会放过西施!失足落入山涧。

  夫差到马厩看望西施,西施却不愿跟他回宫。端科救下卫姬,并表示愿意帮助她报仇。伯嚭奏明吴王:策划勾践回国祭祖,就是为了把范蠡跟西施娘娘彻底分开。夫差差异:说来说去是孤家错了?夫差向伯嚭详细询问了西施与范蠡的事情,他做出了决断。

  夫差叫出了勾践,藉口说是想吃他的烤兔了。接着又问他剑上的锛口到底是怎么来的?勾践回答,是一个叫钟离剑的人砍的,他与干将、欧冶子是同一个师傅。有关钟离剑的行踪去向,听说他在北方齐燕一带活动。夫差又问到西施的情况,勾践如实地对他吐露了西施娘娘的过去。

第十九集

  勾践欣喜地发现,夫差爱上了西施,而且是那种钻到心里,发狂的爱。奉夫差之命,勾践去见西施,劝说西施回宫。选择大王,你就能够救范蠡,选择范蠡,范蠡则必死无疑。

  西施终于听从了勾践的劝告。勾践回禀夫差:娘娘回来了。夫差大喜过望,从此更加珍爱西施了。西施问夫差,大王现在,还恨勾践吗?夫差回答西施:从我做王的那天起,我最恨的就是勾践。我只想早一天杀掉勾践,灭掉越国。可是当那天真的来临的时候,我忽然不想杀他了。因为如果突然没有了勾践,我就会不知道自己是谁了!而且现在,我又不可救药地爱上了他的义女。

  在江边做苦役的范蠡回到勾践身边,夫差大度地让他单独会见了西施。范蠡让勾践为吴王献计献策,准备以人力修筑一条贯穿南北的运河,直达淮上。吴国的舟师可以凭藉着淮水之利,四通八达,直抵中原各国。勾践赞同这个好主意,认为越国还可以派出人力。运河一旦修成,吴国再有人想反对北上也不成了。

第二十集

  勾践向夫差献上修筑运河之计,夫差大感兴奋。夫差将修运河的计划说出,伍子胥怒斥,出这个主意的人,该杀。若是此计出于勾践之口,那老夫就要说他是包藏祸心了。

  伍子胥反问,修这样一条大河,史无前例,需要用多少人工?花多少时间?如果河没有修成,那必然是劳民伤财,徒留笑柄;即使说河修成了,那也是国力大伤,兵民疲惫。老夫以为献此计者是想把吴国拖入到一个大阴谋,是想让我们吴国自己断送自己。夫差则有自己的打算,现在是我吴国最强大的时候,我吴王夫差要做的就是那些史无先例的伟大功业!再难也难不住我,再难孤家也要去做!修河之事交给伯嚭来完成。

  越国同意调来劳役,帮助修河。这时,卫姬也根据端科的计策来向西施求和,善良的西施谅解了她。修河工程开始,运河起名邗沟。但劳役跟不上。勾践建议吴王和他一起回越国去征工。如果再能带上西施娘娘一起回去,那岂不是一举两得……西施娘娘有喜了,她拒绝了回越国的要求。

第廿一集

  勾践劝说不动西施,不得已,搬来了范蠡。范蠡和西施又见面了,西施告诉范蠡,西施已经不再是过去的西施了。范蠡心有所动。范蠡和西施弹起琴来,琴声中表露出他们相互的情感。从此,他们真的要分手了,再也不会在一起了。

  卫姬将西施请到自己家中,热情招待,并给她献上自己酿造的果酒。西施推却不掉,只好喝下果酒。勾践告诉夫差,娘娘有了身孕。夫差大喜过望,断然决定:越国不去了,要去也得等娘娘生了孩子以后再去。勾践后悔地狠狠打了自己一掌。

  夫差回到后宫,埋怨西施对自己瞒住了她怀孕的消息。忽然西施脸色刹白,手捂小腹,额头渗出滴滴冷汗。西施所孕之胎儿没了。郑旦报告,娘娘今晚在卫娘娘处,因推托不过,饮了一杯卫娘娘自酿的果酒。夫差大怒,他要严惩卫姬。

第廿二集

  夫差因西施求情不杀卫姬,但在她脸上烙下了深深的烙印。端科在她最危难的时刻,又出手救了她。西施提出要跟夫差一起回越国:此次回国是为了我和大王,我们俩。

  夫差邀请伍子胥一起去越国,伍子胥以身体不适为由拒绝了,他派端科与夫差同往。勾践的儿子琪锳在文种的教导下已经成长起来。夫差带领着大队人马来到越国,文种率领群臣列队相迎。

  越世子琪锳也来拜见父亲和吴王,夫差试探,如果让你来吴国,顶替你的父亲,你愿意吗?琪锳毫不犹豫地回答:愿意!夫差一行从城门豁口入城,端科行过时,目光久久瞄着琪锳。琪锳练习射箭,直到箭囊射空了,靶心部位竟无一枝射中。端科主动教他射箭,趁机与他攀谈接近。西施带着夫差爬山越岭,来到自己的故园。夫差见到自己叔祖的墓,感慨万分。

第廿三集

  文种看出不但夫差爱上了西施,西施也同样爱上了夫差。勾践担心,别让爱情消磨了夫差北上争霸的雄心。天真无邪的琪锳终于被端科的谎言所骗,与端科结下生死之交。端科一步步将琪锳领上危险之路。

  勾践放下祭祖之事,首先忙修河调劳役之事。夫差却感到,勾践越是做的好,他却越是不敢相信他。夫差要回吴国,越国的劳役却一时凑不齐,可勾践也没有留下来的意思。夫差给了勾践两天的自由时间,一是去祭祖,二是见见臣僚,再议议国事。

  夫差和勾践准备回国,琪锳突然要求准许他入吴为人质替回父亲,他以大王亲口承认他已经是大人了为由,博得了夫差的同意,最后父子同去吴国。勾践夫人见到儿子又悲又喜,却感到儿子这回来吴,凶多吉少。琪锳大发议论,分析吴王的好大喜功。但勾践从中觉察出儿子的背后一定有高人指点。

第廿四集

  勾践分析两次回越国的情形大不一样,从失败当中他获得了很多的希望。弱者不怕付出,付出是弱者生存下去的诀窍。等下一次,再下一次,付出的就不该是我勾践了。

  在端科的山洞里,琪锳见到一个奇怪的女人,端科说这是他的妹妹溱妹,她与吴王有着深深的仇恨,不见任何人。琪锳告诉母亲,数月前,他曾在国中结识了一位异士,他钦佩此人的学识。他们约定,无论到什么时候都不能说出这人的行踪。因此他对父亲说了谎,琪锳希望父亲能够谅解他。

  琪锳独自找到端科的那条小船,撑了出去。他为溱妹带来了熏肉,还有自己的香包。他并不知道溱妹就是卫姬。回来的路上,琪锳遇到等待他的父亲。勾践希望他能将那位高人的情形,告诉父亲。琪锳却说他不能食言。忽然内侍来传西施娘娘的话,大王病了。让越王随时准备进宫,听候差遣。

第廿五集

  为侍侯吴王的病,勾践整整守了三天三夜,之后又每日在殿外守侯五六个时辰才肯离开。最后,他居然还尝了吴王之恭,以辩病症。

  琪锳得知父亲的行为,感到极大的耻辱。他摸进岩洞,听到端科与卫姬激烈争辩的声音。端科大喊着奇耻大辱!以前他看错了越王勾践,他本想等时机成熟,就把计划合盘告诉勾践,二人可联手破吴。端科又正言:我的计划非同一般,一个人要只是有正直和勇敢,是不能完成它的。

  琪锳要求端科说出他的计划,端科欣然允诺。勾践一直感到琪锳在逃避什么。勾践要求儿子,要学会接受你不喜欢的,甚至厌恶的东西,这是你必须要过的一关。琪锳不以为然。端科要劫持夫差!伍子胥无奈,事已至此,他也想不出什么比这更好的办法了。他表示,所有的罪名由老夫一人承担。端科默默叩拜伍子胥。

第廿六集

  琪锳转身而去,行至洞口,突然听到卫姬一声低哀的呻吟,回头看时,不禁大惊失色。卫姬握着剑柄的手上已满是鲜血,她微笑望着琪锳,死去。

  戴着大斗笠的琪锳摘下斗笠,闪进相国府。相国府中伍子胥还在对夫差述说着勾践的危险。这时,侍者装束的琪锳端着热腾腾的肉汤随众而出,渐渐接近了夫差。一瞬间,他忽然飞身一跃,落到夫差面前,手中短剑同时递出,抵住夫差心口。

  琪锳要吴王当众宣布,立刻礼送他父王母后回国,撤回在越国的吴国军队,从此不再向越国索要贡品。这时端科走上前来,提醒琪锳不该这样指着大王。琪锳稍一疏忽,端科将短剑刺进他的身体。

  琪锳瞪着茫然的双眼死去。早已包围了大堂的侍卫们立即上前,绑了勾践。伍子胥指责这一切是勾践指使,勾践却缓缓抬手指向端科,他才是主使之人。

第廿七集

  端科无奈,挥起断剑,自刎而死。伍子胥无奈跪在他的尸体之前,难道这一切都是天意吗?夫差终于放勾践回越国了,路上却遇吴王军队的“护送”,勾践叹道,吴王的这份礼物,真耐人寻味。

  文种率领越国臣民百姓,在江边恭迎越王返国。勾践哽咽着向大家还礼:勾践不德,累众卿受苦了。欢迎的人群中,混杂着猎户打扮的钟离剑和居竹父女。

  一名叫杜垣的独臂大汉提着革囊走出人丛,来到勾践面前。他用嘴咬开革囊的塞子,将一位老者手中的大碗倒满,老者双手捧碗,递与勾践。勾践畅饮着家乡的酒。忽然吴军小队长来见勾践,说是公孙举要见他。小队长当面辱骂了勾践,范蠡立刻给他还以教训,勾践愤然掉头而去。

  勾践不肯向公孙举低头,接受他的侮辱,他认为那样会挫伤百姓的心,打击他们的斗志。

第廿八集

  百姓在杜垣的带领下,铸造兵器,准备与吴决一死战。钟离剑赶到,指出其不足。吴军杀了进来,老者的孙子中箭身亡。

  公孙举包围了勾践府,说是越王的百姓私铸兵器图谋不轨,他命令勾践交出祸首,并占领了越王殿。夫差得知越国出事,但不相信勾践能负他。于是,派伯嚭亲自去那里了解情况。范蠡激励越王,要帮助他一起来磨砺“断剑”。

  百姓包围了越王殿,要将公孙举赶出来。杜垣带领众百姓围住了公孙举,公孙举被杜垣打败踩在脚下。范蠡让大家且忍一时之气,将此人交给越王处置。

  伍子胥向夫差提出辞去相位,告老回家。夫差表示,这个相位会永远替老相国留着。勾践坚持,不管怎么样,我这个越王决不能站在自己百姓反对的一面,现在无论是复国,还是复仇,勾践可以依赖的,惟有他们了。

第廿九集

  而范蠡劝导勾践,无论是复国还是复仇,是引领百姓,而不是依赖。夫差让伯嚭按兵不动,他相信勾践有能力处理好此事。伯嚭到了界江。勾践来见伯嚭,伯嚭首先斥责了公孙举对勾践的无礼,又暗讥越国百姓的暴动,对勾践突然翻脸。

  勾践清楚夫差想要的结果就是让他失掉民心。失掉了民心,勾践就没什么可以和他抗衡的了。勾践做出弃玺让冠,听凭大王处置的决断。伯嚭劝导吴王,如果想要一个稳固的后方,需要一个盟友的话,还是应该选择勾践。

  勾践感谢吴王的不弃,也深谢伯嚭对他的信任。伯嚭首先要求勾践杀掉杜垣,但勾践回答,此人一时还没有抓到。伯嚭反斥,如果堂堂的越王连一个闹事的罪犯都抓不到的话,那就不单是我了,整个吴国都要问,这样的越王,还值得信任吗?这样的越国,还可以视作盟友吗?

第三十集

  正在勾践为难之际,壮士杜垣出现在勾践面前。勾践让他离开越国,三年五年之后再回来。而杜垣为了越国的复国大计,决定为国献身。勾践亲自监斩杜垣,他狠心喊着:越国的百姓,都看好了,反抗吴国,这就是下场。勾践挥手,刽子手手起刀落。

  勾践赢得了吴王的谅解和信任。伯嚭警告公孙举,大王需要的是一个稳定的后方,而不是一个起火的后院。你莫嫌我危言耸听,要是越国再有这等激生民变的事情出来,你这个将军也该做到头了。

  新落成的草宫正殿,勾践迈着沉稳的脚步走来。范蠡文种等八大夫分两班列定,这是勾践归国以来第一次问政。伍子胥正在自己的府中仔细地挑选着美女,但目前还没有使他满意的人。勾践急于想知道还要几年才能够打败吴国,实现真正的复国?范蠡和文种预计十年赶上吴国,而战胜吴国需要整整一代人的时间。

第卅一集

  勾践则认为,再等十年,无论是对我还是对越国的百姓来说,都太长了。但是越国要重蓄国力,重建军队,必得有人有物,要一年一年的积累,十年生聚,这是最最起码的。勾践也懂得这个道理。

  范蠡这时终于拿出了他从前辈隐士处得到的“破吴九术”。现在勾践要速胜吴国,恐怕不得不用这些奇诡之谋了。他们首先考虑的就是越国重建军队之事。并堂而皇之地将建军之事告诉了公孙举。

  伍子胥终于发现了自己府上的侍女月岫,是个美丽、单纯的姑娘。她曾是端科的侍婢,端科待她就像父亲一样。伍子胥赎了月岫的身,将她单独留在了身边,对她进行了特别的教导。

  文种来到吴国,向夫差汇报越国的情况,并到姑苏台觐见西施娘娘。他向吴王提出了重修姑苏台的建议。重修姑苏台,势必要耗去巨大的人力物力,显然这是个祸国之言。

第卅二集

  夫差笑罚让越国出人重修姑苏台。但他最终还是接受了文种的建议,重修姑苏台。文种又向伯嚭述说了建立军队的用意,是为了让越国以吴国盟国的身份,帮助吴国称霸。

  勾践的建军计划也得到了吴王的批准。勾践和范蠡有感于蚂蚁屯兵洞窟的现象,决定建立一明一暗两支部队。明的是给夫差、公孙举看的。暗的,是一支能打败吴国的军队。范蠡还替勾践招募了数百名山民,开始了凿洞屯兵的工程。

  越王以进山找修姑苏台的巨木为由,去寻找钟离剑,为自己重铸王者之剑。勾践夫人感到自己老了,难以再承大王之欢。她考虑,大王的后宫该添新人了。勾践偶然一次疏忽,起晚了,耽误了上朝,引起众臣的批评。勾践诚恳地承认了错误。并因此要在后宫建一座和吴国一模一样的石屋,勾践夫人虽然不愿再回忆过去,但也勉强同意为他重建石屋。

第卅三集

  从此这石屋就成为勾践的寝宫,以此励志。居竹有着超长武艺,勾践聘请她来帮助范蠡训练部队。月岫已经被伍子胥训练成为一个淑女,伍子胥认为时机已到,他不能再留着月岫了。

  勾践给自己定的五年之期就要到了,他心里着急,非要亲自到吴国走一遭,去看看那边的情形,谁劝也劝不住。伍子胥拜见了吴王,他告诉夫差,老夫舍不下大王,舍不下吴国啊。夫差欣喜地握住伍子胥的手,相国舍不下孤家,孤家又岂能舍得下相国?好,我们君臣同心,我吴国的霸业何愁不成?勾践拜见吴王,夫差告诉他,吴国就要出兵伐齐了。

  齐国不断向鲁国进攻,鲁君向吴国发出了求救之请,吴国准备出兵相救。夫差说,当初孤家同意你建一支新的军队,就是因为我吴国需要一个强大的盟军。勾践表示,勾践的新军虽然无法与大王的军队相比,但大王北上伐齐,勾践仍愿请为马前,以报大王之恩于万一。

第卅四集

  夫差的寿宴上,各国使臣纷纷祝贺,并献上礼品。勾践献上了一双天然神木,以备修姑苏台之用。伍子胥起身献礼,却突然变得目光呆滞,四肢僵直,随着酒爵坠地的声响,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轰然倒地不起。原来伍子胥是自己咬破了舌根,故意倒地不起。他看出吴王对西施那份毫无顾忌的痴情,临时改变了主意。他觉出,即使月岫再美丽,也斗不过西施。

  夫差相府探病,伍子胥借机献上月岫,希望夫差能把她献给越王。勾践带领范蠡来见西施,范蠡却被挡在门外。西施问勾践:“义父有没有想过,终有一天,也许我会背叛你,背叛越国?”勾践大为困惑。猎猎军旗,整齐岿然的军阵。

  强大吴军的侧翼,是一支装备虽差,却也很整齐,看上去士气很高昂的偏师,他们的阵中飘扬着越国的军旗。主帅范蠡。振奋的鼓声里,吴越联军开始向前推进。勾践擂鼓,吴军勇不可挡,齐军渐渐崩溃。一阵急似一阵的战鼓声里,吴军杀得齐军大败。

第卅五集

  为庆贺伐齐之胜,吴王大赏有功之臣。他告诉勾践,夫差个人还有礼物赏给他。夫差赏给勾践的正是月岫,面对美丽的月岫姑娘,勾践色咪咪地对她说,凡有姿色的女人,我都喜欢。勾践回到越国,心中热血沸腾,他要遵从自己内心的召唤,他要伐吴!

  勾践已经找到了钟离剑,他同意为勾践开炉铸剑。勾践铁了心,伐吴之意已不可挽回。但范蠡认为,无法挽回也得挽回。非常之时,也只有行非常之策才能奏效。范蠡根据他亲眼所见,亲身所感,吴国现在的实力还很强,越国不是他们的对手。但是吴军虽强,可他们在一点一点地衰退,而越国的新军,则一天比一天更强更多,总有一天,会超过他们的。

  草堂内,八大夫个个表情肃然。勾践再次提出伐吴的动议。首先遭到范蠡和文种的反对,他们认为时机未到。但勾践的决心丝毫没有动摇。

第卅六集

  范蠡用计先把钟离剑父女诓到勾践身边,停止了铸剑。又转移了藏兵洞里的士兵,使得勾践得不到一兵一卒。勾践愤而找到范蠡。范蠡分析,伐齐一战让勾践清楚地看到越军和吴军在实力上的差距。

  勾践预感到,用不了多久,夫差就要成为名扬天下的霸主,而且是在越国的帮助下成功的。这个结果勾践是接受不了的,所以,勾践宁愿两败俱伤,宁愿冒再次失败的危险,也不愿意再忍受绝望的煎熬。

  勾践大怒,毅然挥剑,斩向范蠡。被居竹以身挡住。在痛苦和迷惘之中,勾践晕倒在血泊之中。大病之后的勾践卧薪尝胆,记住越国所有的苦,不忘越国所有的恨。全国上下积极备战。

  正殿内,勾践向众臣倾诉,不管战胜吴国的目标有多么艰难,多么长远,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即使勾践这一代不能完成,我的后代和你们的后代也要不懈地努力下去,直到我们战胜吴国的那一天到来。月岫夫人怀了勾践的骨血,勾践“亲切”地对她说,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

第卅七集

  越国受灾,文种向伯嚭借一万石粮,以帮助越国度过灾年。伯嚭欣然借粮。然而,半路上粮食车被伍子胥截住。伍子胥要去姑苏台见吴王,阻止这一行动。

  伯嚭放走了文种和粮队。姑苏台上,伍子胥用秋蝉的故事来隐喻夫差的不计后患,对越国有求必应,授以把柄。夫差认为这是伍子胥的偏执。而伍子胥大声疾呼,大王,你要记住,越国是示弱,不是真正的软弱,等到勾践真的露出了另外的一面,吴国可就危险了。来年,越国还粮。

  月岫密报吴国,勾践还的粮食有问题。公孙举发现了勾践的藏兵洞。吴王的称霸计划也在进行。伍子胥将密报报告了夫差,夫差决定亲自去越国处理此事。夫差告诉西施,勾践正在对他施行一个令人发指的巨大阴谋。但他不愿把西施牵连进去。而西施恳请与吴王一起去越国探察。

第卅八集

  文种还粮的队伍正要出发,夫差的大军就到了。大批吴兵渡过界江,扣押了越国的粮船。夫差首先来到勾践的草宫,草宫虽然简陋,可也不乏虎踞龙盘、君临天下之势。夫差又去看勾践的石屋,发现这石屋完全是按照吴人惯用的方式建造起来的。

  伍子胥揭发,还吴国的一万石稻谷,是蒸熟了再晾干的。好让这些稻谷分给百姓,以此做种,无法发芽,给吴国带来一场人为的灾难。再有就是藏兵洞了……

  西施见到范蠡,西施说,大王是志在天下的伟人,义父是一心复国的忍者,而范大夫你是识见超卓的人杰,终有一天,你们会分道扬镳,各自走完你们截然不同的路。范蠡求西施:给我留最后一个机会。西施默然。范蠡只向西施说了两个字:等我。转身走了。

  搜查的结果,新军没有找到,“蒸熟”的稻谷也发了芽,勾践再次挫败了伍子胥的发难。

第卅九集

  夫差明确告诉伍子胥,此次即便是找到勾践阴谋的证据,孤家也不会杀他。为了西施,孤家不会杀他;为了勾践给孤家做了三年的奴隶,十年恭顺的臣属,孤家一样不会杀他。夫差也明确告诉勾践,你是想借孤家的手除掉伍相国,你嬴的并不光彩。

  月岫夫人自杀了。勾践答应她,一定让小王子继承王位。他不但要当父国的王,也要当母国的王,要当吴越两国唯一的王。吴军要出征伐齐,伍子胥拦住了出征的队伍……

  士兵报告越王,吴王已率大军启程奔赴中原了。伍子胥拦驾死谏,吴王不听,他已愤然自杀。勾践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等了十二年,总算把这一天等到了……勾践当着公孙举的面,打开藏兵洞的门,成千上万的越兵涌了出来,漫山遍野,源源不绝……

  公孙举葬身于这茫茫人海之中。临行之前钟离剑献上他为勾践铸的“钟离剑”。大军向吴国进发。吴王取得霸主地位,但姑苏城信使前来禀报,勾践率越国大军进犯我国。

第四十集

  勾践攻下姑苏城,在伍子胥拦驾自刎的地方祭奠了老英雄。夫差赶了回来,他佩服勾践的隐忍之心,能将一颗复仇的心埋藏十几年。二人相约再战。

  夫差终于知道了西施的身份,他感到奇耻大辱!你不是我的敌人,可是你却做了所有敌人做不到的事情,你俘获了我的心。西施平静以答,大王也俘虏了我的心。这也是我十几年一直留在大王身边的原因。对一个女人,这该是她全部的青春,一个女人能够给予男人的还有什么?夫差让西施离开:他们一定会像迎接凯旋的英雄一样接纳你的。如果你无处可去,那就留下来陪我这个失败的王。西施苦笑:没有失败,也没有胜利,这世间的一切,就像现在的你我,一个男人,一个女人,注视着,厮守着,等着白天的消失,夜晚的降临……

  吴军全部退入大营,范蠡命令包围大营,不给吴军留任何退路。

第四十一集(大结局)

  大局已定,范蠡来向勾践告辞。但勾践不允:明天这一仗,你必须要在。然而,第二天范蠡不见了。铠甲,侍从,他什么都没带走。勾践将重任委给了文种。

  伯嚭被捕,他向勾践请求再给吴国一线生存之望。在勾践的奚落下,他自尽在勾践的长矛之下。

  西施在姑苏台上饮下毒酒,倒在匆匆赶来的范蠡怀中。范蠡抱着西施向前走去,一叶小舟飘向远方。勾践与夫差见面了。夫差冷对勾践,夫差永远是夫差,我不会学你。勾践平静以对,勾践要是学你,二十年前越国就不存在了。夫差坚称,孤决不投降。勾践寸步不让,吴王必须投降。

  夫差自尽在勾践面前,实现了他决不投降的誓言。面对夫差的遗容,勾践百感交集,他用王的礼仪,厚葬了夫差。得胜的勾践,身披红袍,缓缓登上盟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