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康熙12年11月,吴三桂联合耿精忠、尚之信发动了三藩之乱。占领了江南大部,20岁的康熙皇帝,派兵三路应敌,局势相当紧张,而此刻,黄河大水泛滥。

  安徽巡抚靳辅受命加收救灾捐税,在筹款过程中,歙县知县唐敏,为了讨好上司,不顾百姓死活,催逼勒索,交的节流最多,靳辅对此并不知情,当众表扬了他。

  唐敏得到巡抚赏识更有恃无恐。而上交款子最少的知县于成龙却不买账,不仅顶撞了靳辅,还挪喻靳辅是个昏官。

  靳辅知道于成龙是个清官,不与他计较,也不因人废言。他派徽州徐知府下歙县调查。不料唐敏心狠手辣将徐知府毒杀,靳辅又派于成龙前往调查,哪知于成龙正要查案,被淹没的安徽灾区发生了饥荒,明朝余党所谓的朱三太子又派杨氏父女等人到灾区策反,煽动饥民暴动以策应吴三桂的叛乱。

  饥民冲进县城,要抢动粮仓。唐敏派兵镇压,祸乱一触即发。于成龙赶到了,发现其中有阴谋,他一面开仓放粮,一面抓捕了两个朱三太子的爪牙。来调粮的索额图亲信当即扣押了于成龙,并马上驰报索额图,私动军粮是死罪,索额图回奏康熙,正为战事焦急的康熙十分震怒。派人押解于成龙进京,要杀一儆百。

  康熙念于成龙为民作想,最终赦免了于成龙,此时,黄河决堤,原河道总督畏罪自杀,康熙任命靳辅为河道总督,专职治理黄河。唐敏巴结上索额图升任京官。

  靳辅想先从河南入手考查灾情。途中,在邯郸吕祖祠遇见了布衣陈潢。两人交谈中,靳辅见陈潢对黄河水患的历史了如指掌,对治理黄淮也有许多高见。便把陈潢收为幕僚。

  一路上靳辅看到了受灾百姓苦不堪言,急切地想根治黄河,连向康熙上了八道本章。

  靳辅开始了治河工程。唐敏遇有机会便给靳辅出难题。朱三太子也亲自到清河。从中作乱,给靳辅添了许多麻烦。好在有陈潢的帮助,有曾经受过他恩泽的饥民的支持,靳辅终于堵住了决口,使何水复归河道。

  康熙勘察黄河,在清江河道召见了靳辅。康熙说明平三藩战争局势好转,要加快黄河的治理。康熙的急切心情感动了靳辅,他保证三年为期让黄河清。索额图当即抓住这句承诺,大做文章,向各省发了明谕。事后,陈潢对靳辅说,三年的时间太短,根本无法使黄河清。靳辅只得硬着头皮领着大家治河,累得晕倒在大堤上。

  第二年黄河又遇大水,黄河又有几处决口。索额图发动自己的亲信,纷纷写折子弹劾靳辅。明珠则力保靳辅。幸而康熙皇帝认为,不能以一次的决堤论成败。派曹寅从江南织造调款支持河工和赈灾。靳辅十分感动。

  随后,于成龙出任安徽按察使,主张按大禹的办法疏濬黄淮入海口。指责靳辅的治河办法——诸如束水冲沙、修减水坝等,都有孛古训。康熙让靳辅回答,靳辅和陈潢上书说明,现在的黄河已经不是古时的黄河,不能拘泥于大禹成法。束水冲沙是解决悬河的最佳办法。入海处,地湿平,挖沟不如筑堤。康熙委决不下,派人前去调查,第一次去的人是明珠的党羽,回来支持靳辅;第二次派的人是索额图的党羽,回来支持于成龙。康熙无法表态。

  正遇秋汛,靳辅为了保住新修的大堤,要利用减水坝降低洪水压力。于成龙为了保自己一方百姓的利益,亲自冒冒着生命危险带领民工加高减水坝。结果保住了安徽境内没被水害,却冲决了下游的大坝。黄水灌入运河,阻断了漕运,妨碍了康熙对解放台湾的备战。

  康熙震怒了。索额图乘机攻击靳辅,把靳辅拘捕起来。后,靳辅面陈隐情,康熙才免了靳辅的总督职务,准许他戴罪立功。

  唐敏在拨给河道经费的时候贪污了巨额拨款,靳辅发觉了,但他是戴罪之身,被索额图的亲信压制。靳辅告知了明珠。明珠派人调查唐敏,唐敏故伎重演,将来人拉下了水。这时,于成龙插手此案,并察出了唐敏杀人害命的旧案,唐敏被刮了,吐出了他贪污河道的赃款。

  靳辅非常高兴,他感谢于成龙,于成龙却认为靳辅整天接触流水般的银子,三年工程还没有让黄河清,一定也是个贪官。仍采取不合作态度。

  靳辅在陈潢等人的帮助下,终于在黄河两岸修整了长堤、建了缕堤、减水坝。沙子被冲走了,河也清了,漕运也通畅了。康熙微服出行,勘察河道,心中非常高兴。他在堤上看见了瘦骨嶙峋的靳辅,夸奖了他。靳辅向康熙推荐了陈潢。并且说以前没有推荐他是因为治河风险太大,官场也险恶,怕出了事连累了陈潢。康熙在慨叹之余,授陈潢三品佥事道衔。

  陈潢又向康熙建议开中河。因为漕运中有一段在黄河主流中行驶,遇风浪或汛期漕船就只能泊在码头上等待。于成龙当即反对,说这样太耗费国力,会增加百姓负担。靳辅和陈潢说在治河过程中涸出许多土地,可以卖给农民,所得的银两可以用来开中河。于成龙又反对,说涸出的土地应归原主。双方各执一词。康熙为了南北大动脉的畅通,还是赞成了靳辅、陈潢开中河的主张。

  明珠的劣行越来越显露,于成龙连同朝中京官,上本揭发,明珠倒了,靳辅和陈潢都被视为明珠一党,被罢了官。陈潢还被投进天牢,他无钱无势,在狱中受尽折磨,而靳辅也心力交瘁病倒了。

  于成龙代替了靳辅,按自己的一套古理治河。结果一场大水下来,黄河决口二十几处。于成龙自己锁着自己进京请罪,并且承认黄河要清,只有启用靳辅、陈潢。康熙明白过来的时候,陈潢已经死在狱中。

  旨意下到靳辅家,靳辅领着儿子带病上路,却死在赴任途中。康熙得知,无限遗憾。

  于成龙到了京师,跪在养心殿外请死。康熙没有杀他,将陈潢的遗作交给了他,让他留任河道总督,把治河的大任交给了他。

  于成龙大刀阔斧地按陈潢的办法治理黄河,殚精竭力、夙兴夜寐。经过几任河督、几代河兵、数百万河工艰苦卓绝的奋斗,到康熙五十岁生日的那一年,康熙终于欣慰地宣告天下:海内称平,民生富庶,民心皆一,河工告成!黄河的大治,为康熙盛世的开创立下了不世之功。而靳辅、陈潢等人的治河措施和理论,是中华民族治河史上的一笔宝贵财富,有些至今仍有实用价值,一直被借鉴和沿用。

分集剧情:
无分集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