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大宋皇帝仁宗春游归来,去天波府看看自己的功臣杨排风。不料杨排风正遭刺客追杀。仁宗还以为是两个漂亮姑娘练武,看得兴致勃勃。那刺客正是被杨排风在战场上打落马下的叛将之女葛兰,寻杨排风报杀父之仇来了,葛兰看见了皇帝,丢下杨排风来杀皇上,幸好被佘太君和穆桂英保驾。事后,仁宗皇帝连下数道圣旨,对杨排风大加赏赐。还要杨排风随佘太君赴明天的太子百日宴……

分集剧情:

第1集

  山路上,两匹高头大马载着两个衣着亮丽的女人飞驰而去—— 葛英接到报告,妹妹葛兰只带着女友葛草,到京城找仇家报仇去了。

  葛英大惊,马上派人追赶,并自己带十几个人化装成商人,连夜赶赴京城。 葛英带着乔装改扮的人马赶来,看着地上躺倒的马匹,只好让先前追赶的人马回去,自已带着“商队”赶往京城——

  京城里,一派庆祝胜利的喜悦气氛——

  杨排风南方平叛胜利归来,皇上封她为火帅,并赐她火帅府一座。

  可是,杨排风刚刚回来,半路就遭人暗杀,她十分纳闷,不知道自己得罪了什么人。皇上的封赐刚到,就有一个美丽无比的姑娘找上门来,要与她决一死战。这更让杨排风莫名其妙。 那姑娘就是南方叛将的女儿葛兰,葛兰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被杨排风杀了,寻上门来替父报仇,看见皇上来了,就想把皇上一起杀了算了,多亏了杨排风英勇,赶走了葛兰。

第2集

  当了火帅的杨排风很为难,她对佘太君说,自己不过是烧火丫头,前几年跟着穆桂英破了天门阵,只是帮帮忙,功劳当然应该记在杨家将身上,这次平叛,自己本来没打算去,不料想穆桂英病了,皇上又点自己的将,没办法,就去打了一仗,仗打完了也就完了嘛!自己根本就不想当什么火帅,既然要我当我就当,我就在天波府当个火帅好了,又要给我这么一大栋院子!既然这院子给了我就随我怎么安排嘛,又这不准那不准的!这火帅当得没意思!请佘太君去跟皇上说说好话,把这火帅还给皇上!

  请佘太君笑她孩子气,说是先当当再说,说不定当着当着就当出点味道来了。 杨排风还说,不要自己赴明天太子的百日宴,自己不想去,那些文武百官都是满腹经纶,自己只认得“天波府、杨排风”六个字,去了为难。

  太子的百日宴果然热闹非凡——

  要说皇上中年才得子也不对,庞妃给他生了个儿子快一岁了。可正宫娘娘这是第一胎,仁宗已经想好,就在百日宴上封这孩子为太子,好好庆祝一番。带个皇后和庞妃喜气洋洋地参加宴会来了。

  文武百官都来了,谈的都是很有文化的话题。

  佘太君带个杨排风也来了,佘太君倒是应答自如,杨排风就掉入了云雾之中。

第3集

  同时被邀请来的武将还有孟良的孙子孟小宝和焦赞的孙子焦二牛。这两个是杨排风在战场上的副将。

  文官个武官们在国酒的唆使下,故意为难杨排风。

  杨排风气得差一点儿晕了过去——

  皇上看着杨排风来了,很高兴,说自己就有两大心事,一个是继承人的问题,这个问题皇后已经解决了!另一个是叛乱的问题,现在杨排风已经解决了,皇后已经是皇后,再往上封也没什么可封的了,杨排风还得好好封封,又是一道圣旨,封杨排风为天下兵马大元帅。 这一回,杨排风没有吓傻,连忙跪地说自己不能领旨,她愿意替皇上去选一个天下兵马大元帅来。

  孟小宝很高兴,偷着乐。焦二牛心里也暗暗较劲,狠狠打击着孟小宝。

  正在这时,太监慌慌张张来禀报:太子不见了!

  这可是石破天惊的大事情,立刻,百日宴乱成了一锅粥!整个皇宫乱成了一锅粥!

  两个小偷——桃子和李子以为是什么贵重东西,用半篮子砖头换下了藏孩子的小木箱。两人跑到一座破庙里,仔仔细细把木箱打开,顿时两人惊呆了:里面是一个睡的十分香甜的孩子!孩子戴着黄色的小帽,穿着黄色的小衣裳,盖着黄色的小棉被- -

  孩子越哭越厉害,两人正急的无法可施时,听的身后一声话语:把孩子给我! 两人回头一看,一个美若天仙的姑娘和一个中年女人站在身后,葛兰和葛草不知什么时候跟上了她们。

第4集

  李子高兴异常,马上就要把孩子交给葛兰和葛草。

  桃子对李子那是恨铁不成钢,小小一个男孩子,居然就被美色迷成这样,实在不配做她的徒弟!说的李子脸红耳赤,再不说话了!

  桃子抱起孩子就跑- -

  葛兰紧追不舍- -

  杨排风和孟小宝、焦二牛追上了在宫里怀疑的那两人,一场打斗,夺回了篮子,掀开一看,却是半篮子砖头,不仅仅是杨排风等人傻了,就连那两人溜了- -

  桃子当然被葛兰追上了,和李子一起被葛兰、葛草绑了起来。

  就在杨排风在自己的火帅府为太子的下落焦急的时候,孟小宝的奶奶和焦二牛的奶奶先后到了,都是来为孙子提亲的。

  杨排风恭恭敬敬地接待着两位皇上都让三分的老太婆。

  这两位老太婆都一致认为,杨排风说是替皇上选了天下兵马大元帅,这元帅就成了自己的老公,其实倒过来说也未尝不可,就是只要杨排风找到了自己的老公,这老公就必然是天下兵马大元帅!那么,除了自己的孙子还有谁呢?

  杨排风十分伤脑筋,就让一个多会几个字的火夫写了三封信,分别送到天波府和孟、焦二府,说是只要谁找到了太子,她就向皇上推荐谁来当这个天下兵马大元帅!要是她杨排风找到的,那就谁也别想当这个天下兵马大元帅。信一送走,杨排风谁也没告诉,只带着自己最要好的朋友,一个掌勺的丫环——杨小勺,出去寻找太子去了。

第5集

  葛兰和葛草早已看出这孩子是皇家的人,不然也不会费这么大劲来和桃子争夺这孩子,她有她的计划,她要用这孩子把杨排风引出来,抱杀父之仇,想好了主意,她就在路边的人家买了几件平常的小孩衣服,给太子换了,先把孩子带到了她表舅家——糊涂山庄。 桃子和李子跟着葛兰进去,机关转动,把两人关在了地牢里面。

  糊涂山庄的庄主叫张天鹏,是个憨态可掬,糊涂得可爱的中年人。正因为他的糊涂,朝廷才没有把他与葛达的反叛连坐,躲过了灭门之祸。

  张天鹏两口子边看孩子边猜测孩子的来历,越猜越糊涂,怎么也想不通甥女凭什么没有老公就有孩子?就把自己家里教私塾的年轻先生请来了,糊里糊涂地向年轻的先生请教。

  这个年轻的私塾先生叫潘少春,英俊潇洒,风度翩翩。他发现了孩子肢脖子上系著的一条黄色缎带,眼睛里有光一闪,马上就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

  葛兰偷偷看见潘光春,心里竟然被打乱。 焦府、孟府和天波府接到杨排风的信,各有各的反应——

  佘太君发出了邀请,请孟奶奶和焦奶奶过天波府来喝茶。

  三位老太婆在天波府见面了——

  都知道今天来喝茶的全部内容,一个个都稳操胜券。

第6集

  庞妃眼见阴谋会要败露,派出杀手来追杀那两个提篮子的人。

  杨排风寻到那两人时,两人已被杀了。

  桃子和李子在地牢里已经饿得头昏眼花。

  正在桃子和李子绝望的时候,一个蒙面人将二人救了出去,像提小鸡似的把二人扔在树林里。可二人已经没有了行动的力气,突然,她俩又发现了那救她俩的人留下一个布包,打开一看,一些大米和一只绑着双脚的,先抓一把生米嚼了起来。缓过气来,才把鸡抓住。

  就在俩人生火不着,拿着那只活鸡不知怎么办的时候,杨排风和杨小勺出现在她俩身后。杨排风也不说话,拿着烧火棍一阵飞舞,既象武打也像舞蹈,那火竟然就烘烘地燃烧起来。杨小勺也三下五除二,把一只鸡烤得香喷喷的。

  吃饱了的桃子和李子舒舒服服躺下来,打着饱嗝,很坚决地认定,救她俩出来的就是刚才烧火烤鸡的两个姑娘,这两个姑娘就是恩人,以后做两块牌位好好供着。

  葛兰就一定要再一次去寻找杨排风,葛草劝也劝不住,只好紧跟着她上了街市。

  葛草当然不答应。她心里很着急,只希望葛英赶快到来——

  葛英带他假冒商队的人马也进了京城,他把人马分开,约好相会的地点,然后一个个混杂在人群中,寻找妹妹的踪影,——

第7集

  满街上都贴出了告示,是火帅府的告示,文理有些不通,道理讲得很清楚,谁要是找到了小孩,就有重赏。

  桃子和李子,拣人多的地方挤,看告示的人多,她俩也挤了过来。焦二牛也在人群中,桃子正好是掏他的包,焦二牛一点也没发现。听人念了告示,桃子突然就记起那个孩子来了,掏包的手掏到半路停了下来,被焦二牛发现了…… 满街的人看了告示,议论纷纷,都认为是杨排风在平叛的时候有了私生子,带回来让老公发现了,被老公让人把孩子弄走了,可杨排风是什么人?是皇上的红人,是国家的功臣,有个私生子算什么?那老公岂是她的对手,现在已经被杨排风休了,休了老公找孩子,就这么简单的事情——说得有鼻子有眼的,杨排风气得差点没晕过去。 就在离杨排风不远的桌子上,潘少春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那张告示到了焦奶奶手上,到了孟奶奶手上,也到了佘太君手上——

  告示也到了庞妃的手上,传言也到了庞妃的耳中,她责令那两个杀手,尽快将太子找到,斩草除根。

  杨排风一进火帅府就惊得目瞪口呆,几百上千的男男女女抱着孩子满院乱跑,只问杨元帅在哪里,给她送孩子来了! 这时,有人来报告杨排风的告示,街头上议论纷纷,说那孩子是杨排风的私生子!

  皇上一听,笑了!也好!就是杨排风的私生子吧!要是让人家知道那孩子是太子,说不定麻烦更多一些!其实,这些告示,正是皇上让宰相派人张贴的,他现在更是就汤下面,颁布下一道旨来,封杨排风为太子的义母!

第8集

  这旨传到火帅府,杨排风哭笑不得,这都成什么回事了?自己还是个黄花姑娘,怎么就做起母亲来了?那边说是私生子,这边又成了义母,整个儿乱套了!再说,这孩子还没找到呢,这圣旨下得一点意义也没有!

  专拣人多的地方掏包桃子和李子,看见火帅府人多,也挤过来了,居然看见自己的恩人就是大名鼎鼎的杨排风,居然自己偷的孩子就是杨排风的私生子,不知道自己是救了孩子还是害了孩子,是该对恩人说清楚还是不说为好,左右为难,只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连忙与李子溜走了。

  外面乱哄哄的,看来那一大群私生子不会轻易走散,杨排风只好带着杨小勺再次偷偷走出了火帅府。

第9集

  破庙里,桃子和李子商量怎么办才好——

  杨排风和杨小勺来了,桃子和李了很是紧张,以为杨排风是来找她俩的麻烦来了。杨排风说,自己已经有家不能回了,就准备在这破庙里栖身。桃子很奇怪,你不是堂堂杨排风杨元帅吗?皇上新赐的火帅府不是你的家吗?怎么变得无家可归了?

  杨排风解释了一番,桃子和李子明白,杨元帅是在找自己那些私生子。并且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出来躲在什么地方!

  桃子听了就不激动了,就绕着弯说自己很有办法,说不定能帮杨排风找到真正的私生子,杨排风当然很高兴,也不计较到底是不是自己的私生子,马上就好好地感谢桃子和李子。桃子和李子放了心,以破庙主人的身份热烈欢迎两位的到来,并分工合作,要杨排风一个元帅出去讨米要饭当然很不合适,估计杨排风偷盗手段也不高,要是让她俩出去偷盗,万一被人抓住,元帅的脸上不好看。就这么定了,桃子和李子主外,杨排风和杨小勺主内。

第10集

  桃子和李子刚刚出去“主外”,庞妃的杀手就寻找来了,一见杨排风,拔剑就杀,从庙里打到庙外,正在杨排风渐渐占了上风的时候,杀手一声呼啸,几十个武士从树林里窜了出来,把杨排风团团围住。

  正在这时,半空中落下一个人来,竟然是葛兰,正当杨排风暗暗叫苦,自己这次肯怕是在劫难逃的时候,葛兰出手了,武士一个个倒下了。

  杨排风正要好好谢谢葛兰时,葛兰却说,自己就是要亲手取杨排风的性命,不愿意杨排风死在任何其他人手上。要杨排风休养好,三天后来与她一比高低。赢了她葛兰,她那私生子就交给她,要是杨排风输给了她,——那是要输掉性命的一种输——杨排风那私生子她葛兰就会好好养着。 正说着,葛兰一眼瞥见了杨排风胸前的那块玉,两眼又冒出火来,剑出鞘,寒光闪烁。但她一咬牙,还是忍住了。说,什么账都以后一次算!飞身走了。杨排风还来不及详细询问,也来不及好好解释,葛兰已经不见了身影。

  躲在远处暗暗准备帮助妹妹的葛英,一睹了杨排风的风采,不禁暗暗叫好。

第11集

  桃子带着李子正在街上“主外”的时候,又遇上了焦二牛,桃子拔腿就跑,焦二牛几步就追了上来。焦二牛面对桃子灿烂的笑容,很腼腆地笑笑,轻轻地,很温柔地尖着手指拿下了桃子肩头的一根草屑。桃子浑身一抖,跑了。 焦二牛傻傻地站在那里,脸上那笑容凝固了。

  杀手们向庞妃报告,说很可能那孩子就在糊涂山庄里面。可糊涂山庄实在是让人糊涂,四面又好像没有路,又好像四面都是路,而且高手如云,这一次没能得手!焦二牛回去后,也是闷闷不乐,奶奶一问,他就把那小偷的情况给奶奶说了,说那姑娘如何如何地机灵,如何如何地可爱,如何如何地让人怜惜。奶奶一听,乐了,说,你对杨排风从来就没有这种感觉,只是从理性上觉得要娶她做老婆,现在这种感觉才是真正的爱的感觉,把那小偷娶回来就是了。杨排风带着杨小勺到那天给桃子烧火做饭的地方勘查,看是不是能够找出那个莫名其妙的山庄的地理位置,也和庞妃他们一样,找了半天,没看见山庄在哪里,糊涂山庄凭空消失了!

  突然,庞妃的那一些杀手好像是从天而降——

第12集

  杨排风心头窝着火,尤其怕杨文广受到伤害,就打得很有些疯狂——

  这时,葛兰出现了——

  葛兰同样气得要命,为什么每次遇到你,就是你在和人家打斗,打得惊天动地,然后就是精疲力竭的,弄得自己想动手就是找不到一个公平的时候!你杨排风到底得罪了多少人?有多少仇人?这么多人想你死,你当然就该死! 杨排风莫名其妙,自己拿她的什么东西了?先是说我杨排风有了私生子,现在又说我杨排风偷了人家的东西,我杨排风成什么人了?为什么什么脏水都往我杨排风头上倒?杨文广一面劝杨排风不要生气,一面为世界上竟然有这样漂亮的姑娘而惊奇,不断地追问杨排风到底拿了人家什么东西。正在杨排风气恼不已的时候,一个蒙面人从半空中落下,问杨排风是不是在找一个孩子,杨排风一听,马上精神一振。在蒙面人的带领下,蒙面的杨排风和杨小勺来到了神秘的糊涂山庄——

第13集

  焦奶奶在街上看见了宝贝孙子爱吃的桃子,连忙下轿,买了满满一篮子桃子。把篮子挂在轿杠上。桃子和李子分别潜到轿子的两边,便跟着轿子跑,边玩杂质拟的,桃子把桃子从篮子里拿出来,高高抛起,落在那边李子背的一个口袋里——

  两人都开心得不得了,猛地,手腕也被焦奶奶抓住了。在糊涂山庄里,杨排风还在犹豫不前,蒙面人又出现了,就跟着那蒙面人走进了山庄深处。 转眼间,蒙面人又不见了。杨排风仔细一看,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内室,蚊账里传出来一声孩子的哭声,和杨小勺扑过去一看,一个脚脖子上拴着黄缎带子的孩子躺在床上,两人相对一看,抱起孩子就走。刚出房门,大批的人马围了上来!团团地把杨排风和杨小勺围在中间——

  正在这时,葛兰杀出,要来抢这孩子——

  也正在这时,孟小宝和穆桂英也跟来了,帮着杨排风一路杀了出来——

  孟小宝一眼看见了美丽的惊人的葛兰,丢下其他的人专和葛兰对手。一直寸步不离妹妹的葛英看了偷偷地笑,他看出孟小宝已经喜欢上了自己的妹妹,觉得这是化解葛家与宋朝矛盾的机会。

  破庙里,杨排负无可奈何多走着颠着哄着啼哭不已的孩子,哭笑不得地说,真要是自己的私生子,就没这样为难了!正在这时,庞妃的杀手带着大帮人马围上了破庙,要来抢杀这孩子。

  杨排风一手抱着孩子,一手迎敌,穆桂英和杨文广连忙出手,但终因来人太多,把他们三人连同孩子紧紧围住了——

第14集

  眼见得杨排风和穆桂英、杨文广有些抵挡不住的时候,有两个同样装扮的蒙面人几乎同时从空中落下,两人的武艺都十分高超,很快把庞妃的杀手们赶走了。

  穆桂英也等不及了,坚决要杨排风和她一起进宫送孩子。加上孩子哭闹得厉害,杨排风怎么也哄不住,只好和穆桂英一起进宫——

  皇上、皇后一听孩子找到送来了,高兴得不的了,马上迎出来接孩子。 可是皇后接过孩子一看,大失所望,说这不是太子!

  皇上大怒,说杨家将欺君,杨排风欺君,要治杨家将的罪,要杀杨排风的头。 还是皇后讲情,杨家将的罪免了,杨排风也不杀头,但火帅是要革除的了,火帅府是要归还朝廷的了,杨排风马上搬出火帅府,戴罪立功,尽快把太子找回来。三天找不回来,杨排风自己提头来见!

  杨排风抱着孩子,回了破庙——

  庞妃决定自己亲自出马,她让一个老是想皇上宠幸的宫女给她打掩护,说皇上要是来了,就说是她让这宫女来给皇上伺寝的,她对宫女说,你要是给皇上怀上个龙种,就光芒四射了。

第15集

  葛兰觉得将孩子交给表舅舅实在是很大的错误,就与葛草一起回到糊涂山庄,要表舅舅张天鹏把孩子还给她。

  可是,张天鹏已经不愿意了,他的计划已经开始实施。

  葛兰大吵大闹,被张天鹏关了起来。葛英找不到妹妹,十分焦急,派人四处寻找,不见踪影。葛兰出不去,想了个办法,写了张纸条,包着一锭银子,扔到了窗外,被一庄丁捡得,不识字,交给了潘少春。

  潘少春想办法将纸条交到了葛英的手上。葛英夜潜糊涂山庄,救出了葛兰和葛草。葛兰知道是潘少春把她的纸条交给了哥哥,更加深了她对潘少春的爱意。 杨排风因假太子差点丢了性命,与杨小勺再探糊涂山庄,遇上蒙面的潘少春,杨排风认出就是那个把她引入糊涂山庄偷抢孩子的蒙面人!不觉怒火中烧。

第16集

  几个回合下来,蒙面人只是护着自己,并不认真还手。杨排风累得气喘吁吁,半点便宜也没占到。杨排风又是气又是恼,多少还有点不好意思,带着杨小勺抽身走了。

  杨排风和杨小勺离开潘少春之后,本想回破庙,走着走着,杨排风有些挪不动脚了,老是念念叨叨地说这蒙面人的武艺可真绝,连说话的声音都那样好听!杨小勺偷偷暗笑,笑得杨排风心里发毛。

  杨小勺干脆挑明,说杨排风是动春心,有些爱上这个蒙面人了!

  杨排风听了一愣,恍然大悟,对呀!自己是有些爱上这个蒙面人了!可自己爱上这个蒙面人有什么不对吗?

第17集

  一个偶然的机会,焦二牛和桃子看见了私自出宫的庞妃,两人决定要留下庞妃私自出宫的证据,就让桃子和李子偷走了庞妃随身佩带的环佩。庞妃没有个环佩,回不了宫,据分析,是桃子和李子所为,就盯上了她俩,把桃子抓住了,并让人送信给焦二牛,让他拿环佩来换人。可这时,葛兰已经救走了桃子。并要桃子转告杨排风,她救桃子,也算是一个人情,杨排风的帐连同这次人情,到时候一起算账。

第18集

  皇上果然来到庞妃宫中!其实皇上本来是到庞妃这里来探探虚实的,庞妃不在,那宫女极尽全力地恭迎着皇上,完全彻底地把庞妃给卖了。糊涂山庄里,张天鹏找来自己的两个心腹,密谋下一步的计划——

  庞妃是庞太师的女儿,庞太师隐权误国,被赵家天子了头,可听说这女人很是媚人,赵家天子舍不得,尽宫作了妃子。着太子一定就是她给出来的!与她合谋,事情就好办得多!

  有一个部下曾经是庞太师的家将,庞太师被诛,逃出来投靠了糊涂山庄,他说她认识庞妃,自告奋勇与庞妃联系。 张天鹏很高兴,马上派他带几个人潜进宫去与庞妃联系——

第19集

  急急赶来的庞妃等人被一帮人拦住了,原来是穆桂英带着杨文广、八姐、九妹等人来帮助杨排风的来了。

  杨排风和杨小勺潜进了糊涂山庄——

  庞妃一伙自然不是穆桂英等人的对手,担打着打着,穆桂英觉得这为头的女人有些面熟,猛然记起这好像是庞妃,这皇上的妃子深更半夜地溜出宫来,到底要干什么?要是有皇上的什么机要任务,自己带着人马阻挡,是犯了杀头的罪的。但也看着杨排风有危险还不知道,不挡一挡也不行!左右为难,不敢贸然下手,只有悄悄吩咐杨文广和八姐九妹,手下留情,慢慢逗她玩,缠住她就可以了。 这时,张天鹏的那部下带着人来了,马上帮着庞妃来打,穆桂英等人乘机撤退了——庞妃等人找了个客栈住下——

  皇上夜访杨排风并赐她尚方宝剑,杨排风送皇上回宫之时,由于手边只有尚方宝剑,没有称手的烧火棍,被庞妃和国舅带人抓住了。

第20集

  葛兰救出杨排风,她的条件是杨排风要嫁给她哥哥葛英。但是,阴错阳差,让潘少春走进了葛兰布置下的姻缘圈套。这让葛英十分懊恼,让葛兰更是醋意大发,但是,却无可奈何。

  张天鹏为了躲避国舅的追踪,把糊涂山庄放弃,搬进了新的巢穴——明白山庄,但是,他照样逃不掉国舅与庞妃的控制,今天有了一位不速之客——庞妃。 庞妃的惊人魅力和高贵气质,马上让张天鹏觉得非同一般,他看出这是宫里来的人了! 此时已经走投无路庞妃说了一句让张天鹏越琢磨越有嚼头的话:你要做成你要做的事,不觉得还缺少一个很特殊的帮手吗?这帮手自己找上门来了,你还犹豫什么呢?

  庞妃说今天我来了,就得把孩子带走!你不答应也得答应!

  张天鹏听了哈哈大笑,杨排风已经三进山庄,全都无功而返,你一个妃子,有什么能耐说这样的话?

  庞妃带着人就打了起来——

第21集

  庞妃没有办法,就把这孩子确实是真正的太子,是皇上和皇后的孩子,并不是什么皇上和杨排风的私生子,以及现在自己已经没有退路的情况照实说了。 张天鹏又笑了,早这样说白了多好!

  庞妃回不了宫,相孩子厉害,就偷偷回去看望孩子,不料张天鹏派人前来杀害庞妃的孩子,好让自己的孩子顺利当上太子,被及时赶来的杨排风和潘少春救走。

  庞妃知道,杨排风是绝不会加害于孩子的,到了杨排风手上,比在自己手上更安全,她更放心地与张天鹏勾结在一起了。 本来打算强抢太子的杨排风,突然又觉得不合适,要是张天鹏情急之下,杀了太子怎么办?就只好骗、偷、抢一齐来!

  张天鹏追杀老婆,要抢回孩子,不料,潘少春救走了张天鹏的老婆和孩子,躲进了一个秘密山洞。 山洞里,张天鹏的老婆对潘少春说,你也用不着蒙面了,我知道你是谁!不就潘仁美的孙子潘少春吗?

  潘少春愣住了——

第22集

  潘少春对张天鹏的老婆笑笑,你既然知道了,那,张天鹏也一定知道了。 潘少春说,已经听到了庞妃和张天鹏的对话,知道了这孩子是赵家太子,根本就与杨排风无关,杨排风忍辱负重,更增添了他对杨家将的崇拜!不错,自己是潘仁美的孙子,但从来就很惭愧自己祖父的所作所为,潘家对不起杨家,他不想这仇怨就这样世世代代结下去!

  手下来报告张天鹏,找遍了山庄,也没有找到庄主夫人和潘少春,更没有看见那孩子。

  庞妃十分着急,张天鹏还很得意地说,不管结果如何,自己已经和皇上的老婆睡过了,也就已经得到了半壁江山,看来,这一辈子,值!

  庞妃对他的这种心态很反感,她委身于一介山野村夫,目的不是来送半壁江山给他的,但她忍了下来,她起床来,说自己要出来,把自己的宫女打手带到山庄外,好与张天鹏里应外合。

  张天鹏没有让她走,要她看着他把潘少春抓住,再说,就这么件小事,还用得着什么里就外合?

  庞妃没办法,只得留下——

第23集

  杨排风在潘少春的指引下,找到了新的巢穴——明白山庄,带着杨小勺、焦二牛和桃子潜进了山庄——

  可是,刚进山庄,就掉进了张天鹏预先设好的陷阱里面——

  张天鹏带着庞妃来到了潘少春的房间,很熟悉地从隐秘处拿出了潘少春念念不忘的小木箱,对庞妃说,潘少春肯定要来取这个小木箱,我们就在这里安安心心地等就是了!

  张天鹏说,潘少春一定会回来!信不信?我们打赌?! 正说着,潘少春已经站在了他俩的面前——

  潘少春想向他们讨回小木箱——

  潘少春还说,张天鹏的所作所为,无疑是一个给大宋朝添大乱的阴谋,自己决不能袖手旁观,多帮杨家将一次,就给自己的祖父多赎一份罪,他相信,在自己这一代人之后,再没有人对潘家指背吐涎了!张天鹏护那小木箱,和潘少春打了起来—— 庞妃眼看张天鹏打不过潘少春了,马上出手相助,两人围住了潘少春,潘少春一时也难以取胜——

  就在这时,四处响起一片惊慌的喊叫声:着火啦!三人抬头一看,火烧红了半边天!张天鹏和庞妃无心恋战,夺路而逃!没等潘少春看清楚,两人已不知去向——

  皇宫时在,皇后逼着皇上派人去向杨排风要太子,说要不回来太子,就要带杨排风的人头,要不是她居然没有本事也敢接了圣旨,兴许别人早就把太子找回来了!皇后说,只要鸡叫了头遍,只要鸡叫了头遍,太监就可以出发了,到那里就是鸡叫二遍的时候!要是等鸡叫二遍才去,到得杨排风那里,不就是鸡叫三遍了?让皇后觉得奇怪的是,怎么今天都到这时候了,这鸡——怎么就不叫呢? 太监很有道理的说,那鸡什么时候叫,那是有它自己的规矩的! 后宫的院子里,几个太监一个抓了一只公鸡,狠狠地捏着它们的脖子。 公鸡们拼命地挣扎着,一个个试图引吭高歌,却怎么也歌不出来。突然,有一只鸡挣脱了一个太监的手,宁死不屈地拉长了脖子——

第24集

  掉在陷阱里的杨排风,叹了口气,十分神往地说,现在真是希望看到那个蒙面人。 杨小勺马上就很有看法了,鸡叫了,人陷了,你杨排风也不看看都什么时候了,惦记着的竟然是老公! 杨排风火了,那你要我惦记着谁,皇上?皇后?还是你? 杨小勺也火了,现在谁也别惦记着,就惦记着我们怎么出去!要换个说法的话,你现在谁都可以惦记着,就是不要惦记着那个什么莫名其妙的不是老公的老公! 桃子很惊讶那蒙面人是杨排风的老公,更不知道为什么那是个莫名其妙的不是老公的老公!还想问个仔细,被焦二牛制止。 杨排风看着杨小勺半天,说,你今天说了这一辈子最有水平的一句话! 正急急地往糊涂山庄赶去的孟小宝,猛然看见通天的大火,大喊糟了,看来杨排风已经动手了!他对跟在身后的葛兰说,走快点!要不就帮不上杨排风了! 葛兰很不愿意地紧走几步,十分强调自己不是去帮助杨排风,只不过是帮帮自已未来的老公而已! 孟小宝主,帮自己就是帮杨排风,因为自己就是去帮杨排风! 葛兰认死理,也是给自己找台阶,自己就是帮帮孟小宝而已,说一千,道一万,尽管自己很不乐意嫁给孟小宝,可与父亲有言在先,不好违背。哥哥也已经认可,父亲升天,长兄为父,自己已经没有退路,马马虎虎嫁给你孟小宝就算了!既然如此,老公的事情就是自己的事情,这天底下,老婆不帮老公帮谁?至于你孟小宝帮谁,只要不是帮情人,那就不管了!如果他孟小宝还要一再强调帮了他孟小宝就是帮了杨排风,那她葛兰立马走人,不再奉陪! 这些话让孟小宝很是受用,一路走一路乐得屁起颠屁颠的——

  杨排风等人被关在陷阱里,一筹莫展——

  杨排风急得团团转,急火功心,火助帅威,杨排风解下腰带,猛地一抖,腰带如火龙出洞,杨排风解着腰带立起的那一刹那,猛地跳出了陷阱——

第25集

  杨排风成功了。她把陷阱里的人一个个都拉出了出来。

  可等他们站起身,回过头来,却发现张天鹏带着一大帮子人正整整齐齐地围在他们周围,一个个笑眯眯地看着他们。张天鹏很诚恳地表示对杨排风等人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也很诚恳地表示自己山庄里面竟然有一个这样的大坑实在是奇怪的事情!杨排风不和他多费口舌,单刀直入要孩子!张天鹏刚想否认,一回头,看见葛兰和孟小宝站在他的旁边,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来的! 葛兰冷冷地说,表舅舅,那孩子本来就是我给送来的,现在我已经准备嫁给孟小宝了,那我就是大宋的人了,杨排风的部下了,这孩子得拿回去!张天鹏一听,连忙改口了,说自己一知道那孩子是皇上和杨排风的私生子,而且上次杨元帅来把那孩子拿错了,就很想亲手把孩子从火帅府换回来,可是,潘少春知道了,就把孩子抢走了,而且,不怕你杨元帅笑话,自己的老婆也跟着潘少春跑了!张天鹏大摇其头,长叹其气,这山庄里被潘少春玷污的姑娘多了去了,也没少教育,可屡教不改,发展到今天,竟然把自己的老婆也勾搭上了,居然不放过杨元帅和皇上的孩子!你杨元帅大概还不知道这潘少春是谁吧?是大奸臣潘仁美的孙子!也怪不得他这样的恨杨家的后代,当然也是恨皇上的后代!明白了吧?我们也满山庄地找呢!自己暗暗爱上的人竟然是这么个东西!杨排风气得眼冒金星!其他人对张天鹏的话半信半疑,杨排风却分不出真伪了!立即布置分头寻找,找到了,把潘少春杀了再说!

  山洞里,潘少春看着通红的天空,听着乱糟糟的人声,对张天鹏的老婆说,自己再也忍不住了,就算外面就是坟场,也得出去!必须与杨排风里应外合,联手作战,才有可能把张天鹏消灭!你就在这里好好躲着,不把这山庄平了,好好活着出去就是一句假话!

  张天鹏的老婆尽管很是害怕,尽管很不愿意潘少春去与杨排风联什么手之类的,但事已至此,也只能答应。

  山洞里,庞妃突然出现在张天鹏老婆的面前——

  张天鹏的老婆本能地紧紧护住孩子。

第26集

  庞妃对张天鹏的老婆表现出惊人的客气,但话语却十分的刻薄。尤其是说到自己与张天鹏昨晚的艳情,更是下流和无耻。 张天鹏的老婆晕了头,把孩子放在草堆了,和庞妃拼命了—— 庞妃见目的达到,就像猫戏老鼠一样地和张天鹏的老婆开打了—— 潘少春与杨排风相遇了,他十分高兴。可是杨排风一见潘少春,怒火中烧,不管三七二十一,抡开了烧火棍就打了起来。 潘少春连忙招架,欲说不能,很是着急。 杨排风说你不就是大奸臣潘仁美的孙子吗?蒙上脸我就分不清忠奸了?你爷爷把坏事做尽,你现在又来把坏事做尽!你们潘家怎么就专和我们杨家过不去? 潘少春不想在这方面纠缠,可是任潘少春怎么解释也解释不清,杨排风就认死理,说潘少春把孩子收了起来,还把人家老婆占了! 杨排风已经累得大汗淋漓,直喘粗气。一看潘少春,就跟没事儿似的,知道杨小勺说的也不无道理,也就借坡下驴:说,你就说,我看你能说出个乾坤颠倒,黑白混淆来! 潘少春也不多说,只是说,先把孩子保护出去再说! 可是当潘少春领着杨排风和杨小勺进到那山洞里时,张天鹏的老婆和孩子都不见了! 这一下,杨排风更气了,觉得自己又上了潘少春的当! 还没等开口,也没等开打,外面已经把洞口封销了,箭矢如雨一样射了进来。 潘少春、杨排风和杨小勺都被堵在了山洞里—— 这一来,杨排风连愤怒的时间也没有了!她没有了别的办法,头一低,就要迎着箭矢往外冲,刚刚冲到洞口,箭像飞蝗一样射来,潘少春把他拉到身后,有两支箭射中了潘少春的肩膀,却也留下了杨排风一条命。 杨排风看着潘少春的伤口不知怎么办才好,潘少春撕下长衫,自己缠着伤口。取下头上的斗篷,弄了许多土堆在斗篷上,然后脱下长衫,紧紧裹住斗篷,做了个简易盾牌,要杨排风和杨小勺紧紧跟在他的后面,冲出山洞! 孟小宝和葛兰被关进了铁笼机关里! 冲出了山洞的杨排风和潘少春等人,四处寻找太子的踪迹,救出了孟小宝和葛兰。 整个山庄被杨排风等人杀得七零八落,张天鹏和庞妃见大势已去,杀出了山庄。 在半路上,他俩看见了被皇上处死的国舅的尸体。 皇宫里,皇后见鸡老是不叫二遍,杨排风没有一点消息,再看皇上没什么反应,就大叫一声扑了过来,哭着喊着要儿子,拽住皇上又找又抓。 皇上连亏喊来人,杀人,把这泼妇给我拉开! 有人把皇上和皇后拉开了—— 皇上和皇后一看,拉开他俩的是提着剑拿着刀的张天鹏和庞妃—— 俩人怒目圆睁地看着皇上和皇后—— 皇后不哭了,恐惧催垮了伤感—— 皇上和皇后看看周围,一个人也没有—— 皇宫里,张天鹏对着皇上和皇后哈哈大笑,他已经把一切都告诉这了夫妻俩,说是要他俩死个明白,反正现在庞妃已经归他所有了,皇上和皇后以及太子都没了,杀了这对夫妻,自然是庞妃的儿子登基,这就像春天来了树叶要发芽一样的顺理成章!他对着庞妃得意地笑着说,我不是说,我还有一个更好的窝吗?没说错吧?我说要把执政天下的权利就在这两天拿到手,也没说错吧? 笑罢,挺剑就向两人刺了过去—— 叮当声响,剑被隔开了,是孟小宝和焦二牛拦住了这二人,救下了皇上和皇后,杨排风抱着太子站在一旁。[ 杨排风把太子交给皇后,后院里的鸡叫了—— 杨排风领着孟小宝和焦二牛,和张天鹏、庞妃一场恶战,从宫里一直打到宫外,终于把这两个狗男女杀了—— 不料,潘少春受了重伤——

第27集

  潘少春受了重伤,杨排风十分着急,一直伤心落泪。 焦二牛、桃子等人,四处给潘少春寻找草药。 皇上也暗暗关心潘少春的伤势。 终于,在大家的关心下,潘少春的伤好了,杨排风与潘少春的爱情也成熟了。但是,潘少春和杨排风都十分担心,老太君那里是一大关,自己作为杨家将几代人的仇家的后代,会不会被老太君接受? 天波府里,佘太君正在看手稿,很有些激动—— 杨排风和穆桂英站在门外等着,杨排风很有些焦急,问穆桂英,你说,老太君怎么就还没看完呢? 穆桂英要她别着急。 杨排风嘟噜着,能不着急吗?一辈子的事儿呢! 佘太君终于看完了最后一页,气得全身发抖,把手稿往桌子上一摔,大叫,穆桂英何在! 穆桂英连忙答应,杨排风深感大势已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穆桂英刚刚进屋,佘太君就对着她狠狠地说,这是潘家欺负我们杨家无人!懂不懂?我们杨家的家世和军事谋略,怎么要潘家来写? 穆桂英小心地回答,老太君说得对!那——潘家必然竭尽诬蔑毁谤之能事! 佘太君吼道,问题是他没有,他写得这样准确,写得这样深刻,这就更让我气不打一处来! 穆桂英有些惊奇,不好怎么回答了。 佘太君平静下来,叹了口气,几代人拚拼杀杀,血洒疆场,就没有人愿意按下心来好好学学文化,好好想想自己的祖先,自己的父辈,好像杨家就只有两个字:忠勇!杨家骨子里的辉煌的东西,杨家将与生俱来的辉煌的东西,要仇家的后代来发掘;杨家将上百年实战的经验,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经验和教训,要仇家的后代来总结、归纳,上升为理论!这难道不是杨家将的遗憾?难道不是杨家将的悲剧?!就是我,如果不看这部手稿,我就不知道杨家将有这样的伟大和壮丽! 穆桂英只是听着,不知道佘太君到底拿这个杨排风和潘少春怎么办! 佘太君走来走去,突然停在穆桂英面前,杨排风呢? 穆桂英连忙小心地回答,在门外候呢!又悄悄地告诉佘太君,杨排风看上了这小子,只怕—— 佘太君没等穆桂英说完,就叫道:杨排风!你给我进来! 杨排风胆颤心惊地进来了。 佘太君瞪着她半天不说话。 杨排风本来很紧张的,一咬牙,就挺直了腰板,也用眼睛瞪着佘太君! 佘太君叹了口气,说,不把潘少春属为杨家的人,我们就永远把潘家放在我们的对立面!要把潘家放在我们的对立面!要把潘少春接进杨家,这心里暂时还解不开这个结,好在你有了你的火帅府,我就成全你吧!穆桂英你给我听着,贴出告示,寻找杨府女婿潘少春,杨府的人马全部出动,在明天鸡叫之前,把那潘少春给我抓到火帅府去来拜堂成亲!

第28集

  杨排风高兴得跳了起来,不过她请求佘太君,这告示是不是就可以不贴了?自己已经被告示弄怕了,实在是听见告示这俩字就心惊肉跳,更不用说看见告示这玩意儿了—— 佘太君镇住了她,怕什么怕?在杨家将面前,没有可怕的东西!敌人的千军万马都不怕,把仇家的孙子收为女婿都不怕,还怕自己贴出去的一张告示?要杨排风陪她面见皇上,把原来不要的圣旨给要回来,另外再要几道新的圣旨—— 杨排风很奇怪,圣旨是随便可以丢来要去的?再说,要那么圣旨干什么?我现在听见圣旨也害怕了! 佘太君说,别人也许不可以,我,可以!你杨排风现在怎么什么都怕了?把潘少春给你娶回来你怕不怕? 杨排风嘿嘿地笑着,老太君您是开玩笑了,杨家女将有哪一个是怕老公的?从您这儿开始。 宋朝开国以来最大的婚礼在进行—— 皇后抱着孩子和皇上坐在中间,两边是佘太君和孟奶奶、牛奶奶—— 杨排风和潘少春在火帅和兵马大元帅的旌旗辉映下夫妻对拜—— 葛兰和孟小宝在二品诰命夫人和护国大先锋的旌旗映下夫妻对拜—— 桃子和焦二牛在二品诰命夫人和保国大先锋的旌旗映下夫妻对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