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西汉中叶,雄踞北方的游牧民族匈奴陷入了连年内乱之中,本已岌岌可危的胡汉关系又一次面临着历史的抉择。匈奴杰出的首领呼韩邪单于,为了匈奴的统一,审时度势,决意与汉朝盟好。而他的哥哥呼屠吾斯受一心追求权势的颛渠阏氏蛊惑,冥顽不化,坚持与汉朝为敌,兄弟俩不得不分道扬镳。与此同时,汉朝内部围绕着皇权的斗争,在胡汉关系上,也表现出截然不同的态度。一时间天下动荡,危机四伏。

  在边关长大的王昭君虽然才貌出众,见识过人,但是她却摆脱不了命运的安排,不得不以后庭待诏的身份进入宫禁森严的皇宫。在宫中她不为富贵荣华所打动,洁身自好,深得众人欣赏。

  在阴谋篡位的淮阳王、张博的策动下,呼屠吾斯出兵攻汉,大军势如破竹,汉廷一片惊慌。呼韩邪见状决意发兵阻止战争。淮阳王趁火打劫,准备里应外合,夺取皇位。与呼韩邪、呼屠吾斯争夺匈奴大权的屠耆也蠢蠢欲动,暗中夺取王庭。

  呼屠吾斯为了救颛渠阏氏,失去了优势,战争越打越苦,最后夫妇二人兵败而死。

  边患平定,为确保胡汉长治久安,呼韩邪决议与汉朝和亲。元帝下诏后宫,征寻愿随单于出塞者。昭君不愿终生禁锢宫中,决议自愿请行随公主远嫁匈奴。呼韩邪入汉,与昭君一见钟情,共同的理想志愿使呼韩邪与昭君走到了一起。

  屠耆欲阻止胡汉和好,假借呼韩邪之名侵袭汉朝边塞,消息传来,朝野大哗,幸而被及时揭破真像,这才平息了事态。被指定和亲的平都公主不愿远嫁匈奴,以死相威胁。呼韩邪向元帝表示愿意迎娶一位普通汉家女子,元帝大感欣慰。皇后王政君为了自身的利益、也加紧活动,想送昭君出塞和亲。一直暗恋昭君的王莽为使昭君获得幸福,不计私利劝说元帝,而画师毛延寿更是把王昭君出塞当成自己的生命,在昭君的画像上点了一颗泪痣,种种机缘,促使元帝决定让昭君出塞和亲。

  未央宫,昭君上殿,艳惊四众,元帝大为后悔。张博借机鼓动元帝以汉俗为名留昭君在宫中,呼韩邪欲携昭君出走,昭君深明大义劝阻了呼韩邪。

  淮阳王向元帝建议瞒天过海,以平都公主假冒昭君。为阻止元帝妄为,王莽随王政君来到甘泉宫,陈说利害,说动太后出面阻止。太后将昭君收为义女,经过一番斗智斗勇,呼韩邪和昭君终于辞别亲人,离开长安。

  途中遇到屠耆的袭击,为救昭君,表哥赵遂重伤而死,众人为其立了青冢。而一直对昭君倾心的江湖高手殷如墨,则一直追随昭君来到自己的出生地匈奴。

  回到王庭后,为确保匈奴的长久太平,呼韩邪带人马西征屠耆。殷如墨借机骗昭君离开王庭,后被昭君识破,脱身逃走。但却因此引起了呼韩邪和昭君之间的误会。殷如墨自认与呼韩邪有杀父之仇,前来行刺,却误杀自己的父亲日逐王先贤掸,后惊闻身世,从此远居雪峰绝顶,发誓永不下山,苦修赎罪。淮阳王阴谋败露,与张博饮鸩自尽。

  晋庙大礼上,呼韩邪问昭君:你还想长安吗?昭君说:我所有的一切都在匈奴,和你在一起。

  昭君出塞后,汉匈维持了半个多世纪的和平。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匈奴,虚闾权渠大单于去世后,凶狠残暴的握衍驹提篡夺了单于之位。一次,握衍驹提率各部首领会猎。他要一队士兵用箭射他的宝马,士兵不敢。他下令杀了这些士兵。接着,他又让另一些人用箭射他最宠爱的阏氏。众人不敢怠慢,万箭齐发。美丽的阏氏倒在血泊中。

  虚闾权渠大单于的儿子呼图吾斯和嵇候珊年少有志,相亲相爱。他们每天在草原上比武、打猎,决心练好本领,夺回被握衍驹提抢走的王庭。

  日逐王将自己年仅2岁的儿子留在王庭做人质。新阏氏阿渠偷偷让人将其带走,却谎称日逐王将孩子抢走。握衍驹提大怒,派人追杀。日逐王的队伍死伤惨重,只好投向汉朝。

  原阳,大批汉军杀出,日逐王获救。

第二集

  10年后,呼图吾斯和稽候珊长大,练就了一身好武艺,成了草原人民爱戴的英雄。然而,握衍驹提一直派人监视他们,既不让他们带兵,也不让他们离开王庭半步。

  左地乌禅幕来到王庭,乞求握衍驹提允许稽侯珊到左地和自己的女儿成婚。都隆奇坚决反对,怕稽侯珊离开王庭后率众造反。阿渠却认为,只要扣住了与稽侯珊感情深厚的呼图吾斯,就不怕稽侯珊造反。握衍驹提放走了稽侯珊。

  稽侯珊来到左地,各部落英雄纷纷来聚。他们看不惯握衍驹提的凶狠残暴,看不惯他对汉民族的烧杀抢掠。大家一致拥戴稽侯珊当呼韩邪单于,让他带领大家杀回王庭。

  深夜,呼图吾斯在阿渠阏氏的劝说下逃出王庭。

第三集

  呼韩邪单于发兵攻打王庭。握衍驹缇派人向弟弟求救,弟弟拒绝了他。握衍驹提无兵可派,在大帐里自杀了。深得民心的呼韩邪单于终于占领了王庭。

  握衍驹提的亲弟弟得知哥哥自杀的消息,纠合残部,自立为屠耆单于,率部队进攻王庭。

  为保存实力,呼韩邪单于主动撤出。屠耆占领了王庭。匈奴各部不服,纷纷自立为王。一时间,匈奴各部落纷争不断,引起大汉皇上的忧虑。

  冯将军从长安回到原阳,与王襄将军一起做战前准备,以防不测。

  此时,皇上将淮阳王召回长安。皇太子与淮阳王都很焦虑:自己能否取得皇位?

  王政君父母为能攀龙附凤,留政君在皇后身边。政君很受皇后赏识。

第四集

  呼韩邪单于派人寻找呼图吾斯,无果,心里非常焦急。

  皇太子代圣秋祭,引起淮阳王的嫉恨。皇太子喜欢冯良娣,一心要立其为太子妃。可是为了能争取新的支持势力,保住太子地位,许侯爷劝太子放弃冯良娣,改立王皇后选定的王政君为妃。为了大汉江山,太子只好委屈自己,娶了王政君。

  呼韩邪单于率部攻打车犁,大获全胜。车犁率余部逃窜。为避免流血,呼韩邪单于派人前去劝降。来人有理有据的言辞,使右车犁心甘情愿地归顺了呼韩邪单于。

  呼韩邪单于平定了匈奴东南大部,势力大增。

  为秋祭,淮阳王食素斋戒,皇太子却在东宫作法为冯良娣祁福。皇上震怒。

第五集

  皇上重病在床,许侯爷很担心太子的地位,吩咐御林军总管王凤密切注意立储动向。

  皇上晏驾。御林军立即封锁了宫内所有宫门,不许任何人出入。太子继位。王政君被册立为皇后。冯良娣被册立为昭仪。新君初立,万象更新。

  几年后,呼图吾斯回到故乡。呼韩邪单于高兴地和他一起畅谈、喝酒,发誓永不分离。

  已长大成人、化装成男子的王昭君与表哥赵遂一起来到琴社。昭君为大家抚琴。殷如墨贸然闯进,与昭君琴萧合奏。优美的曲调,博得了大家的赞誉。

  有人喊:“匈奴人来了。”大家跑出去迎敌,琴社里只剩下王昭君一人。几个匈奴人冲进来,昭君勇敢地与他们周旋。危急之际,赵遂闯进来,打退了强敌。

第六集

  唯恐天下不乱的阿渠找到呼图吾斯,挑拨呼图吾斯与呼韩邪单于的关系,受到呼图吾斯的斥责。与此同时,在大帐内议事的呼韩邪单于提出想把单于之位让给哥哥,被众人劝止。

  被捕的匈奴人,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奉呼韩邪单于之命进犯汉朝。冯将军根据以往对呼韩邪单于的了解,认为其中必有蹊跷,请日逐王前往匈奴查探。

  殷如墨到昭君家找儿时的同伴小宫,看到了王昭君,便甜言蜜语,大献殷勤。赵遂劝昭君不要相信来路不明的人。昭君不以为然。

  心怀鬼胎的张博,极力煽动皇上攻打呼韩邪单于。冯将军以全家性命作保,称进犯大汉的匈奴人绝非呼韩邪单于所派。

第七集

  根据萧太师的计策,汉军终于查清,进犯大汉是屠耆打着呼韩邪单于旗号干的,与呼韩邪单于无关。

  王襄将军见边疆不太平,让昭君与家人尽快回到家乡秭归。恋恋不舍的王昭君只好准备行装,并与家人一起,在表哥赵遂的护送下离开原阳。

  长安,淮阳王要求接母亲去藩地。王凤担心淮阳王有篡位之嫌,可皇上却不以为然。

  为让哥哥立功,呼韩邪单于命令呼图吾斯消灭与屠耆联盟的闰振。呼图吾斯英勇善战,一举杀败了闰振大军。闰振也当着呼图吾斯的面自杀了。

  胜利了,阿渠来到呼图吾斯帐内,说尽了谗言,使尽了诡计,终于得到了呼图吾斯的爱。

第八集

  呼韩邪单于率众将欢迎凯旋而归的呼图吾斯,当众宣布要将单于大位让给哥哥。呼图吾斯拒绝接受,只想让阿渠作自己的女人。接着,他心满意足地带着阿渠走进了大帐。

  淮阳王的母亲到了淮阳。已无后顾之忧的淮阳王四处网罗党羽,甚至派人去匈奴联络,寻找夺取皇位的同盟。

  呼图吾斯在训练士兵。阿渠劝他去争单于之位,被呼图吾斯拒绝。阿渠又鼓动呼图吾斯去抢汉军兵器库。糊涂的呼图吾斯竟然答应了。

  呼韩邪单于得知呼图吾斯抢了原阳的兵器库,气愤地前去质问。呼图吾斯不服,拂袖而去。呼韩邪单于当即派乌禅幕将武器、俘虏送回原阳,并为大汉官兵送去牛羊马匹。

第九集

  皇上得知武器库被抢,立即赶回长安。此时,乌禅幕已带着呼图吾斯从汉朝抢来的兵器、俘虏来到了原阳。为了不至引起战争,冯将军亲自上长安,向皇上说明缘由。

  回乡路上,昭君看着一路好山好水,很想趁机游玩一番。她留下信,偷偷地和婉儿一同离开了家人。途中,淮阳王看到了美丽的昭君姑娘和婉儿,心起歹意,派人跟踪。

  未央宫大殿,冯将军将呼韩邪单于已派人将被抢兵器、俘虏原数送回的事禀报后,张博和京大人极力主张出兵伐匈,还坚持要让呼韩邪单于交出呼图吾斯,受到萧太师等人的驳斥。

  呼图吾斯借酒浇仇,发泄着对呼韩邪单于送回武器的不满。阿渠煽风点火,再次鼓动呼图吾斯去抢单于之位。

第十集

  原阳,汉朝将士看到呼韩邪单于送来了那么多的牛羊马匹,非常高兴。为了进一步加强胡汉友好,副将王襄提议,从兵器库里清理一些兵器物资,以大汉皇上的名义,送给呼韩邪单于。冯将军很赞成,马上派人安排,并将此事上报皇上。

  郊外,王昭君与婉儿遇到了淮阳王派来的黑衣人的袭击,幸亏殷如墨赶到,杀退了他们。

  皇宫内,皇上最宠爱的冯昭仪中毒身亡。皇上十分伤心,派人严查,得知是胡太医下的毒,命人抓捕。胡太医已自杀。

  一心要霸占整个草原的阿渠和卫律,极力在呼图吾斯面前挑拨呼图吾斯和呼韩邪单于的关系,甚至造谣说呼韩邪单于非礼阿渠。呼图吾斯很气愤,当夜带着人马离开了弟弟。

第十一集

  殷如墨护送昭君和婉儿回家,意外地遇到了王老爷子。目光敏锐的王老爷子一眼就看到了殷如墨身上佩带的、刻有匈奴王族标志的银牌。傍晚,殷如墨发现有人跟踪,立刻带两位姑娘从后门离去。

  饭馆里,淮阳王正因黑衣人跟丢了王昭君而大发雷霆,邻座的王老爷子答了腔。诡计多端的淮阳王,终于从王老爷子处探听到了王昭君的姓名和地址。

  呼图吾斯与呼韩邪单于反目成仇、自立做了郅支单于后,野心勃勃的屠耆立刻派都隆奇劝说呼图吾斯与自己联合,共同攻打呼韩邪单于。呼图吾斯假意答应了,并与都隆奇商定,十五月圆时一起起兵,共伐呼韩邪单于。

第十二集

  十五,屠耆正在约好的地点,焦急地等待呼图吾斯大军。呼图吾斯已趁王庭内部空虚之际,攻下了王庭。屠耆自知王庭粮草充足、易守难攻,只好落荒而逃。

  王庭大帐,呼图吾斯发誓要把整个草原捧给阿渠,阿渠却要他征服天下。

  与此同时,呼韩邪单于决定派人去汉缔结友好盟约。为了表示诚意,他让儿子随行赴汉做人质。

  后宫,为了皇上要在全国征选美女一事,皇后正和哥哥王凤密谋。他们决定,要想尽办法不让有姿色、有见地的女子见到皇上。同时,他们要搞掉对手,夺取兵权。他们选定的第一个对手,就是驻守边关的冯将军。

第十三集

  未央宫,众大臣正为呼韩邪单于派使者赴汉缔结友好盟约而高兴,王凤当众提出,冯将军在上报皇上之前,就已将兵器送给呼韩邪单于,是欺君之罪,应重判。萧太师据理力争。皇上只好派萧太师查清此事。为了保住冯将军的兵权,副将王襄挺身承担全部责任。

  殷如墨爱昭君,又怕昭君看不起自己,独自在酒馆喝酒。淮阳王借机和他交往。他们一见如故,殷如墨甘愿为其卖命。

  夜晚,陈汤闯进屋,告诉昭君一家,因送兵器一事,王襄将军已被捕入狱。

  钦差大臣到秭归县甄选美女,为避免昭君入宫,王老夫人决定先给昭君办婚事。

第十四集

  昭君该嫁谁?母亲希望她能嫁给知根知底、老实可靠的表哥赵遂。

  从小和殷如墨一起长大的侍女小宫,将此事告诉了殷如墨。殷如墨便利用昭君生日之际,不请自来,送给昭君一份非常特别的礼物。昭君从心眼里喜欢这个人。

  昭君坐在院子里,王老爷子走过来,愤愤地抱怨说,他亲眼看到殷如墨和跟踪昭君的人在一起,可殷如墨就是不承认。昭君心里不免打了个问号。

  第二天,赵遂将夜里有一黑衣人从殷如墨房内闪出、跳上房走掉的事告诉了王昭君。王昭君却怀疑赵遂是因婚事嫉妒殷如墨。

  草原正在召开赛马大会,阿诺兰公主当众向呼韩邪单于示爱,被呼韩邪单于婉言谢绝。

第十五集

  王昭君在凉亭里,殷如墨吟着《凤求凰》走过来。昭君故意问起殷如墨的家乡、朋友。殷如墨言词闪烁,说是自己独往独来只有昭君一个朋友。昭君决定,答应母亲嫁给赵遂。

  殷如墨得知,跑到酒馆喝酒,还发誓要让喜婚事办不成。他的话被身旁的官差,听得清清楚楚。

  第二天,宾客盈门。王昭君、赵遂正要拜堂,殷如墨闯了进来,伸手要揭昭君盖头,还对着大家嚷道,昭君是喜欢他的,只有他才能给昭君所喜欢的生活。赵遂和他打了起来。此时,王昭君义正词严地告诉殷如墨,她不会跟他走。

  婚礼正要重新开始,钦差到,宣布王昭君被选入宫。昭君母亲当场昏了过去。

第十六集

  三天后,无可奈何的王昭君告别母亲和婉儿随钦差进京。赵遂、王老爷子为救王襄将军也护送王夫人出发去长安。

  殷如墨不甘心,拿着银牌到匈奴寻找自己的身份。阿渠骗他说,他出身王庭,父亲是被呼韩邪单于和屠耆所杀。不明真相的殷如墨,义愤填膺,发誓要为父报仇。

  淮阳王派人以自己王爷的身份找到屠耆,说自己可以配合屠耆攻打大汉,而且一旦大兵压境,自己夺了大汉江山,就将阴山南北黄河河套富足的土地送给屠耆,还要帮他夺取整个匈奴。屠耆欣然同意。

  被选入宫的女子们被送往掖庭,皇上让王凤筛选。王凤决定为皇上送些庸脂俗粉。

第十七集

  赵遂在街上遇到了严先生。他们一起想办法要营救王将军和王昭君。

  夜晚,昭君的琴声、歌声和优美的身姿,引起了皇上的注意。皇上急急忙忙走近,人已不见。皇上找来毛画师,要他将掖庭待召女子的像都画出来,然后凭图筛选。此令一下,掖庭的待召女子们纷纷贿赂毛延寿,请他将自己画得漂亮些。

  汉匈和好后,天下太平,人民安居乐业,呼韩邪单于独自一人去找哥哥呼图吾斯。久别重逢的兄弟俩终于见了面。他们一起喝酒,一起摔跤,痛快极了。两人谈兴正浓,卫律带人要杀呼韩邪单于,被呼图吾斯喝住。为减少矛盾,呼韩邪单于只得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第十八集

  一天,皇上要到御花园,得知消息的掖庭待召们纷纷赶去。王昭君独自一人在房内弹琴。萧姑姑很好奇,和她攀谈起来。萧姑姑被王昭君的胸怀、才气所感动。无意中听到她们谈话的王漭,对昭君也很赞赏。

  王漭告诉昭君,皇上对她父亲要严查重办。昭君听后心急如焚。为了救出父亲,昭君希望能尽快见到皇上。她请毛画师画像。自私自利的毛画师竟为了不让皇上发现昭君,把画像偷偷地扣了下来。

  呼韩邪单于回家路上遇到强盗。他杀死了绝大部分,剩下两个被殷如墨所杀。他和殷如墨成了好朋友。

第十九集

  昭君为救父急于见到皇上,萧姑姑安排她在太后寿宴上弹琴,被皇后设计取消了。

  深夜,淮阳王派人闯进逐鹿王子住处,说他父病重,要他立刻返家。涉世不深的逐鹿王子二话没说,骑马就走。不料,误入淮阳王设下的埋伏圈,死活走不出去。

  淮阳王等人一口咬定,逐鹿王子出走,是因为呼韩邪单于要进攻大汉,要皇上赶快调兵遣将,攻打匈奴。此时,严先生与赵遂到。萧太师告诉他们逐鹿王子逃跑之事,严先生感到事态严重,立刻起身追赶逐鹿王子,希望能迅速弄清事情真相。

  皇后得知皇上在找弹琴人,急忙赶到掖庭,看到才高、貌美的王昭君,很怕被皇上发现,立刻派她到祖庙祭扫。

第二十集

  呼韩邪单于的部下纷纷来报:逐鹿王子被大汉扣留长安。大汉军队正向边境聚集,准备向匈奴开战。呼韩邪单于立即赶到边关了解情况,并下令,情况没搞清之前,不许轻举妄动。

  边关。冯将军得报:呼韩邪单于率大军已到原阳。冯将军感到事有蹊跷,立即派日逐王前去查看。此时,呼韩邪单于才知大汉调兵遣将是因为逐鹿王子私自离开长安。

  屡屡遭人截杀的逐鹿王子,终于被严先生救出回到匈奴。父子相见,真相大白。呼韩邪单于意识到汉匈友好的不易,立刻派人护送逐鹿王子回长安。

  一场危机化解了。王漭拜见皇上,劝皇上利用呼韩邪单于愿意与汉交好之机,释放王襄,促进双方友好。

第二十一集

  王襄被无罪释放,回到了久别的边关。

  大街上,王老爷子与殷如墨偶然遇到了日逐王先贤婵。相互问候时,先贤婵看到了殷如墨胸前的银牌,心生疑窦,上前询问。殷如墨却不愿理他,敷衍几句就走了。

  欺骗逐鹿王子逃离长安、又挑拨大汉出兵攻打呼韩邪单于的淮阳王,对计划失败非常懊恼。他不甘心,又派张博去王庭鼓动呼图吾斯出兵攻汉,企图挑起汉匈争端,再以勤王的名义将大军调入长安,趁机夺取大汉江山。

  张博的一片谎言果然欺骗了呼图吾斯,呼图吾斯对大汉的仇恨更加强烈了。

第二十二集

  张博见呼图吾斯已上当,边煽风点火,边建议呼图吾斯趁汉不备,出兵攻汉。不分青红皂白的呼图吾斯,答应了张博,把部队开到了原阳城外。呼韩邪单于立刻派左翼秩恣王前往呼图吾斯大帐,劝其三思而后行。呼图吾斯不仅不听,还将左翼秩茈王扣留在王庭。

  得知呼图吾斯出兵的消息,淮阳王非常高兴,决定再派人联络屠耆,让屠耆从另一方向夹击汉朝。

  王凤到后宫,指责皇后不该把王昭君放到祖庙当杂役,担心疾恶如仇的王漭会告到皇上那儿,后果不堪设想。皇后告诉王凤,王昭君是王襄之女,要夺兵权,就不能让皇上见到。王凤随后赶到画师毛延寿处,以送毛延寿一所大宅为条件,要他把王昭君画丑。

第二十三集

  原阳,边关将士奋勇反抗,大汉疆土固若金汤。呼图吾斯决定改攻他处。临行前,他让阿渠率领一部分兵马带着左翼秩茈王先回王庭。

  萧姑姑看望王昭君,说起匈奴犯境之事,昭君马上想到,呼韩邪单于不会进犯大汉,进犯大汉的应该是呼图吾斯。萧姑姑十分钦佩昭君对匈奴和战事的了解。

  昭君家。王老爷子正悠闲自得地坐在庭院角落里闭目等候赵遂,隐约听到了殷如墨与小宫的谈话。原来,接到张博命令要去边关传令的殷如墨告诉小宫,他要去边关干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大事一成,昭君自己就可以出宫了。王老爷子将此事告诉了赵遂。

  宫内,毛画师故意将昭君像改丑。

第二十四集

  殷如墨来到匈奴,赵遂偷偷地紧跟其后。殷如墨千方百计甩掉赵遂后,横马停在呼图吾斯队伍前。他拿出淮阳王的令牌,要呼图吾斯改道去朔方郡,说是朔方郡有内应,并交给他一张汉军部署图。在内应的配合下,呼图吾斯大军所向披靡。汉朝十分危机。人民惨遭涂炭。

  汉朝皇上与大臣们商议军情。张博提议让各地王侯赴京勤王,并极力推崇淮阳王,受到萧太师的质疑。

  接到淮阳王指示的屠耆,也安排一半兵马,按照约定,从另一路进攻汉朝。呼韩邪单于惊闻此信息,看到了呼图吾斯和匈奴所面临的双重危险。他要求率兵入关平寇,制止这场战争,得到了大汉皇上的允许。

第二十五集

  战场上,汉匈两军正在厮杀。呼韩邪单于率队赶到,用部队分开了汉匈军队,逼匈奴军队退回草原,并苦口婆心地规劝呼图吾斯不要一意孤行地破坏汉匈友好,以至给匈奴带来灾难。呼韩邪单于的强大军队和肺腑之言,迫使呼图吾斯撤退。

  左翼秩茈王警告阿渠,屠耆决不会用全部兵马打大汉,一定会分兵打王庭。阿渠派人向呼图吾斯求救。此时,淮阳王以勤王为借口率数万军队兵临长安。皇上下令,军队驻守城外,只许淮阳王一人进城。淮阳王的阴谋没有得逞。

  殷如墨趁夜黑进宫,来到昭君房内,要带昭君出宫,被昭君拒绝。恼羞成怒的殷如墨举剑要杀刚刚进屋的婉儿,却错手杀了小宫。

第二十六集

  跟踪殷如墨到匈奴、后又返回长安的赵遂,刚刚掌握了殷如墨的部分罪证并对殷如墨的身份有所察觉,就被以通敌罪逮捕。大殿上,张博还极力要给赵遂定罪,受到萧太师的斥责。

  冯昭仪忌日,皇上梦见了王昭君。第二天,他找来毛延寿,命他将掖庭女子的画像一一展开,认真查找。画像上被丑化了的王昭君,让皇上感到不堪入目。

  王漭探监,赵遂告诉了他真相。但因证据不足,怕惊动了通敌者的幕后主使人,赵遂准备含冤受屈,闭口不谈。

  为防不测,阿渠派人向呼图吾斯求救。呼图吾斯的增援部队还未到,屠耆就已打进王庭。阿渠只好率部分残兵逃离在外。

第二十七集

  逃跑途中,阿渠中箭。伤重的她,将殷如墨的身世告诉了卫律,要卫律利用殷如墨杀害呼韩邪单于和日逐王先贤婵。

  萧姑姑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屠耆的数万军队投降了呼韩邪单于,战乱平息了。皇上下旨,与万民同庆,宫女也可出宫,与家人团聚。

  夜晚,出了宫的王昭君和婉儿,像两只出了笼的小鸟,一边往家走,一边兴致勃勃地看景、观灯。她们看见一位身材魁伟的壮士技压群雄,用一张两人抬进来的大弓箭,赢得头彩,又将银子分给众人,很是感慨。

第二十八集

  不久,王昭君又亲眼目睹了那壮士从狂奔着的马蹄下救出了一个孩子,并在闹市中制服了这匹惊马。那壮士看到了人群中美丽的王昭君,急忙下马追上了她。两人一见钟情。壮士告诉王昭君,他姓云,身在遥远的北方。王昭君和云大哥在街上漫步、谈心,心心相印、恋恋不舍。含情脉脉中,云大哥为昭君买了一个非常漂亮的莲花灯。

  呼图吾斯中了汉军埋伏,大败而逃。乱军中,见到了奄奄一息的阿渠。阿渠告诉呼图吾斯,她说的呼韩邪单于非礼自己的那些话是假的,是因为呼韩邪单于轻视她,她才故意那么说的。阿渠死在了呼图吾斯的怀中。呼图吾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也挥刀自杀身亡。

第二十九集

  夜深了,王昭君默默地看着莲花灯,思念着远方的云大哥。

  卫律对呼韩邪单于讲述了呼图吾斯的自杀经过。听说是屠耆最先向呼图吾斯发起的进攻,愤怒的呼韩邪单于指挥军队一举夺下了王庭。

  呼韩邪单于伤心地思念着哥哥。大家都担心,他会不会一怒之下发兵征讨汉朝?呼韩邪单于辗转反侧最后决定,为了匈奴和大汉的安宁,他不出兵。

  汉匈之战平息了。为了进一步加强汉匈友好,他们决定胡汉联姻,从汉朝娶一位公主。

  胜利了,陈汤被封了侯,赐了婚,还请求皇上释放了赵遂。婉儿非常高兴。

第三十集

  呼韩邪单于要到汉朝和亲的事,传遍了汉匈朝野。皇上下旨,要挑选一批宫女随行,凡去匈奴的宫女,十年后可恢复自由。时刻渴望自由的王昭君自愿请行,要求随嫁去匈奴。萧姑姑带来一个好消息,凡自愿请行的宫女,可以出宫与家人团聚。王昭君高兴地离开了皇宫。

  深夜,为了破坏和亲,殷如墨受淮阳王之命刺杀逐鹿王子。逐鹿王子奋力反抗,还是受了伤。幸亏严先生赶到,挥剑打败殷如墨,殷如墨趁乱逃跑了。

  逐鹿王子没有死,淮阳王很生气。为了让汉匈矛盾更加尖锐起来,他又派殷如墨去找屠耆,让屠耆打着呼韩邪单于的旗号攻打大汉边境,让呼韩邪单于出不了长安,回不了匈奴。

第三十一集

  殷如墨潜入迎亲队伍驻地,抓住了卫律。卫律骗他说,自己是他亲哥哥,要殷如墨与自己联手,杀死呼韩邪单于,为父报仇。分手前,卫律告诉殷如墨,呼韩邪单于已到长安。

  早晨,王昭君刚刚走出大门,就见云大哥正在门旁。久别重逢的喜悦,让两人激动不已。他们互诉衷肠,不知不觉走到郊外。

  树林里,淮阳王派来的人开始放毒烟。云大哥假装中毒倒地,见敌人上来,一个鹞子翻身,腾空跃起,将敌人打倒。敌人一批批冲上来,云大哥抱着昏迷了的昭君左打右躲,趁敌不备,跑入林中。云大哥将昭君安放好,赤手空拳将敌人打退。半夜,昭君醒了,他们无所不谈,感情更加深厚。

第三十二集

  天亮了,昭君和云大哥返回长安。

  殷如墨接到淮阳王命令去匈奴找屠耆,让屠耆换上呼韩邪单于的旗号,从边关各处向大汉发起进攻。他们要釜底抽薪,挑起胡汉之争,让汉朝收拾呼韩邪单于。

  呼韩邪单于的迎亲队伍到达长安,皇上亲自率众大臣到城门迎接。整个长安城欢欣沸腾,只有被选中和亲的平都公主哭着闹着不愿嫁到匈奴。

  欢迎宴会上,呼韩邪单于和大汉皇帝一见如故,平都公主却以头痛之由拒绝与呼韩邪单于相见。皇后非常生气。卫律趁机挑拨,乌禅幕痛斥了他。

第三十三集

  边关。屠耆打着呼韩邪单于的旗号从不同地方同时袭击汉朝边塞,见人就杀,火烧关市。虽然汉朝皇上和众大臣感到了其中的蹊跷,但情况复杂,和亲的一切活动只好停下。

  淮阳王买通了一群泼皮在呼韩邪单于居住的迎宾传舍门口骂人、砸门,甚至扯掉匈奴王旗。卫律也极力挑拨,眼看两边的人就要打起来,呼韩邪单于把自己的人叫了回去。一场争端被平息。深夜,殷如墨到呼韩邪单于居住的迎宾传舍去窥探,遇到了呼韩邪单于,引起了呼韩邪单于的怀疑。

  未央宫大殿上,张博怀疑呼韩邪单于和亲的目的,但呼韩邪单于在长安的所作所为赢得了皇上和众大臣的信任。

第三十四集

  胡汉和亲重新开始。为破坏和亲,淮阳王假情假意地告诉平都公主,匈奴如何可怕。平都公主受不了未来苦难生活的描述,选择了上吊自杀。

  饭馆里,殷如墨和卫律在密谋,跟踪而至的赵遂远远地观察着。不过,时间不长,赵遂的跟踪就被殷如墨发现。第二天,赵遂以私通匈奴罪被捕入狱。当晚,赵遂被化装成胡人的殷如墨救走,扔到郊外。随后,城内到处流传着胡人把赵遂救走的消息。

  到处是自己的影像,到处是通缉的文告,赵遂有家不能归,只能流浪到塞外。

  为救赵遂,昭君、婉儿去找严先生。严先生认为,一定是赵遂发现了什么秘密才给自己引来大祸。

第三十五集

  平都公主死也不去匈奴,淮阳王教唆她要得个永远好不了的病。平都公主疯了。

  皇上约呼韩邪单于打猎。闲聊中,呼韩邪单于提出,和亲的人一定要心甘情愿,至于出身是否高贵并不重要。皇上听了非常高兴。王凤趁机推荐了自愿请行的王昭君。

  王昭君得知皇上要自己去匈奴和亲十分震惊。她讨厌内宫的争斗,如今却要她做匈奴阏氏,实在苦恼。让王昭君去和亲皇上不放心,重新看了昭君画像,感到太丑,怕呼韩邪单于不高兴,想换人。王凤劝他可以多备几个宫女候选。

  屠耆军营,几匹患瘟病的战马倒地将死,赵遂装成哑巴自告奋勇为马治疗。马病愈后,屠耆留下了他。

第三十六集

  严先生告诉呼韩邪单于,皇上选的姑娘不愿意嫁他,但又希望能借此机会离开皇宫。呼韩邪单于答应严先生,先把这位姑娘选走,到了匈奴,汉匈关系稳定了就放她回家。王昭君听了对呼韩邪单于十分敬佩。她已决定,为了天下人的幸福,她要放弃自己的幸福。

  傅子云告诉毛延寿,王昭君就要远嫁匈奴了,是他的画像让皇上舍得放走王昭君。毛延寿受不了这种刺激,难过得近乎疯癫。。

  毛延寿连夜画了一张真实的昭君画像,要把它献给皇上,让皇上把昭君留下。王莽发现了此事,动手抢下了它。

第三十七集

  未央宫大殿,皇上准备宣众宫女上殿让呼韩邪单于挑选。呼韩邪单于拒绝了,只要皇上为自己选好的女子。皇上几次相劝,呼韩邪单于毫不动摇。

  昭君缓缓上殿。待她抬起头来,皇上、淮阳王、呼韩邪单于都没想到,跪在殿前的王昭君,竟是自己朝思暮想的美女。昭君也没想到,呼韩邪单于就是和自己情深意重的云大哥。

  皇上舍不得王昭君,当众暗示她,如果留在长安,照样可以有荣华富贵。王昭君不为所动,坚持要随呼韩邪单于去匈奴。

  呼韩邪单于和王昭君当众行了和亲大礼,正式结为夫妇。

  宴会上,第一次见到呼韩邪单于的平都公主突然反悔,吵着要嫁呼韩邪单于。

第三十八集

  宴会结束,呼韩邪单于向皇上告辞,没想到,皇上竟让人将王昭君带到偏殿,要呼韩邪单于三天后再来接。为了胡汉友好的大局,呼韩邪单于只好先带人离开皇宫。

  一出宫门,呼韩邪单于就被婉儿拦住。婉儿认出了呼韩邪单于就是云大哥,非常高兴。她告诉呼韩邪单于,姐姐对他一直念念不忘,只是为了胡汉友好才不得不入宫。现在,呼韩邪单于就是姐姐的云大哥,姐姐今生再也没有遗憾了。呼韩邪单于被王昭君的真情所感动。

  深夜,皇上来到昭君房中,并以封皇后,让她统帅后宫、母仪天下为诱饵,劝说昭君留在宫中。昭君明言,她的志向在匈奴。皇上无奈,只好离开。

第三十九集

  第二天,淮阳王拜访呼韩邪单于,希望呼韩邪单于能把昭君让给汉朝皇上。呼韩邪单于义正词严地告诉他,自己绝不答应。王昭君眼看着呼韩邪单于和汉朝皇上为了自己而剑拔弩张,有了自杀的念头。萧姑姑向呼韩邪单于求救。呼韩邪单于及时赶到宫中,劝阻了王昭君。

  淮阳王给平都公主出主意,要她在呼韩邪单于接昭君出宫时,蒙混替嫁。

  皇后告诉太后,王昭君和呼韩邪单于本已当众行了和亲大礼,皇上又想强行将王昭君留在宫中,已引起匈奴的强烈不满。此事如果处理得不好,大汉江山不稳。太后深感事态严重,立即启驾去未央宫。

第四十集

  三天的时间到了,呼韩邪单于到宫门迎接王昭君。带着红盖头的平都公主坐着凤撵出现在大家面前。匈奴将士要求见新阏氏一面,张博等人却说,新人入洞房前盖头不能揭。

  呼韩邪单于命令将马牵来,平都公主不敢上。呼韩邪单于又命人把琴拿来,让新阏氏为匈奴将士弹奏一曲。平都公主也不会。呼韩邪单于质问大汉皇上:“她到底是谁?”匆忙赶来的萧姑姑告诉大家:“她是平都公主。”

  平都公主只好揭掉盖头。呼韩邪单于向皇上要人,张博等借故推托。匈奴将士大怒,拔刀围住了大汉君臣。皇后宣布,太后已收王昭君为义女,加封长公主,并当众将雍容华贵的王昭君交给了呼韩邪单于。

第四十一集

  昭君走后,一心想把王昭君据为己有的毛延寿,接受不了昭君远嫁的事实,自杀了。

  由于赵遂的密报,皇上知道了屠耆假冒呼韩邪单于进攻大汉的真相。这让淮阳王十分惊慌。他要屠耆找出隐藏在屠耆身边的钉子,拔出来,消灭掉,还要屠耆半路截杀呼韩邪单于。

  夜晚,天凉了,昭君阏氏为乌禅幕大叔和逐鹿王子送去两床棉被。逐鹿王子热情地为她唱歌。王昭君与匈奴人的和谐关系,令呼韩邪单于很高兴。

  太后召见皇上,告诉他昭君与呼韩邪单于行了和亲礼,就是有了婚约,强占她,就会激怒匈奴,要他以江山社稷为重,不要因一个女子而外树强敌内失民心。皇上对皇后极为不满。

第四十二集

  屠耆大帐,殷如墨告诉屠耆,有人已将屠耆的行动告诉了大汉君臣。这个人就是隐藏在屠耆身边的汉朝奸细。屠耆拍案而起,发誓要揪出这个奸细。

  屠耆故意把王爷的信放到了大帐内的案子上。赵遂见帐内无人,偷偷溜进去寻找来信,被当场抓获。已经破了相的赵遂装做是去抓老鼠,并当众生吞了被抓住的老鼠,才躲过了屠耆的怀疑。

  婉儿的婚宴后,王昭君和呼韩邪单于情谊缠绵地观星看月亮。阿诺兰公主跟踪在后,醋性大发,第二天一早就跑到昭君房中告诉昭君,呼韩邪单于和她情投意合,早已私定终身。她在呼韩邪单于心中的位置是无可替代的。

第四十三集

  呼韩邪单于来找昭君,被婉儿骂了一顿。呼韩邪单于找到阿诺兰,斥责她所做的一切,并告诉她,在昭君身上永远不会发生她所希望的一切。

  屠耆大帐,殷如墨看着淮阳王命令他截杀呼韩邪单于的信,知道昭君嫁了呼韩邪单于,气得暴跳如雷,发誓要杀掉呼韩邪单于。

  士兵进来报告,呼韩邪单于正去左地,要在那里休息几天才能出发。屠耆下令,密切观察,半路埋伏,要等呼韩邪单于从左地出发走进埋伏圈再出兵截杀。

  左地,阿诺兰硬是凑到呼韩邪单于身边,要和他喝酒,被呼韩邪单于不客气地轰走了。

第四十四集

  夜晚,呼韩邪单于为王昭君举办了一个隆重、浩大的篝火晚会。呼韩邪单于的子民们热情地为呼韩邪单于和昭君阏氏献上了美酒。酒罢,呼韩邪单于和王昭君和大家一起跳起来。这晚,呼韩邪单于留在了昭君帐内。

  呼韩邪单于率领的迎亲队伍刚刚走到一个地势狭窄的地带,屠耆的人就从山上杀了出来。因敌众我寡,形势十分危急。此时,赵遂将身上的铁链甩出,用铁链把屠耆的脖子紧紧勒住,命令他下令退兵。殷如墨不听令,屠耆的副将威胁要说出他的身份,殷如墨才无奈地逃走了。此时,有人从背后射了赵遂一箭。赵遂伤重死亡。屠耆兵被呼韩邪单于打得大败。

第四十五集

  王凤把平都公主嫁给了一个47岁的乞丐,并让乞丐奸污了她。平都公主疯了。皇上为此十分气愤。

  呼韩邪单于回到王庭,得知屠耆向西逃窜,顾不上祭庙大礼,立即率部队前去追击。

  呼韩邪单于走后,殷如墨与卫律勾结,欺骗王昭君,说她母亲病重,要她立即回家。怕昭君不信,殷如墨还拿出一封隔壁米店老板代写的书信。

  昭君听了心急如火,写了一封信压在大帐案上,又请卫律转告呼韩邪单于和乌禅幕大叔自己母亲病重之事,就带着婉儿和殷如墨一起匆匆走了。返身进帐的卫律,特意从案子上拿走了王昭君留给呼韩邪单于的信。

第四十六集

  呼韩邪单于胜利归来,卫律告诉他,王昭君和一个年轻的汉族小伙子不辞而别了。王庭内,传遍了王昭君与人私奔的谣言。呼韩邪单于一怒之下,骑马去追。

  殷如墨带着王昭君要从五原郡入汉,引起昭君的怀疑。昭君拜托王老爷子回汉帮她查清母亲是否患病,就和婉儿连夜返回。途中,她们遇到了前来追赶的呼韩邪单于。不容分说,呼韩邪单于把她们带回了王庭。事后,昭君多次找呼韩邪单于解释自己的行动,呼韩邪单于闭门不见。

  阿诺兰公主假装脚扭伤不能走路,坚持让呼韩邪单于抱她回去。呼韩邪单于抱她进帐,正巧被婉儿和昭君看到。昭君伤心地决定,从此以后,再也不对呼韩邪单于动真情了。

第四十七集

  呼韩邪单于告诉昭君,自己可以放她回长安,只要她愿意。 昭君告诉单于,她不会离开匈奴,因为她在这里还有未尽的使命。昭君的冷漠态度让呼韩邪单于忍受不了。他气得带人去打猎。打猎归来,阿诺兰故意大喊,让手下把呼韩邪单于送给她的狼皮拿进去。婉儿气得要去找单于,王昭君劝阻了她。

  呼韩邪单于命人铸造金人,准备召开祭祀大典。呼韩邪单于的铜像铸成后,卫律警告阿诺兰,昭君的金像如果铸造成功,匈奴女主人的位置就是王昭君的,谁也动不了了。他还特意提醒阿诺兰,铸造金人如果不成,可是大凶之兆。

第四十八集

  铸造现场,阿诺兰趁人不备,用刀将风箱划了一个大口子。不久,铜炉爆炸了。王庭内传遍了王昭君是恶魔的谣言,卫律声嘶力竭地要把昭君撵出王庭,不明真相的人们呼应着。

  呼韩邪单于在现场发现了一块被人用刀划开的皮子。他告诉大家,铸金人失败并不是上天的惩罚,而是有人故意破坏。呼韩邪单于下令重铸铜像,并要派人严密看守。

  再搞破坏已不可能,卫律和阿诺兰又通过大祭司,要用一个匈奴孩子的命血祭铜炉。王昭君赶到现场声明,自己宁愿不铸金人,不做匈奴阏氏,一定要放了孩子。呼韩邪单于果断地拿刀割破了自己的手腕,用自己的血祭了铜炉。

第四十九集

  殷如墨化装成送信人突然刺杀呼韩邪单于,呼韩邪单于赤手空拳和他对打。日逐王看不过拿刀迎战殷如墨,被殷如墨砍成重伤。殷如墨口口声声说要为父报仇,奄奄一息的日逐王拿出了和殷如墨一模一样的银牌。眼看阴谋就要败露的卫律拿刀刺杀呼韩邪单于,被飞刀砍中。临死前,他说出了殷如墨是日逐王之子以及阿渠设计欺骗殷如墨的事实。

  日逐王死了,殷如墨懊悔之余将淮阳王的令牌和淮阳王与屠耆间的所有来往书信交给了呼韩邪单于。呼韩邪单于又把它们交给了汉朝皇上。淮阳王、张博畏罪自杀。

  隆重的祭庙大典之后,昭君正式成了匈奴阏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