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明朝末年,皇帝朱常洛老来得子,是为皇三子朱由校,此时锦衣卫校尉杨天石接到线报:“刺客入宫”,迅即入宫侍卫,谁知潜入宫禁暗杀三皇子者竟是杨结拜兄弟之一萧云天,杨天石拼死护救,皇子生母仍被杀,萧亦自尽。现场线索发现,杀手竟为皇嫡子朱由检生母、当朝皇后所派。老皇帝悲恨之余,欲立朱由校为太子,遭首辅杨涟强烈反对,皇帝遂徙杨涟,并命杨天石鸩杀皇后,但杨天石却对皇长子朱由桤及锦衣卫指挥使钱仕达心生疑惑。

  宫禁失察,钱仕达及魏公公俱被责罚,为迷惑圣聪,魏及杨天石另一结拜兄弟钱宁,找来与被刺皇妃长像相似的京师第一美女客印月为乳娘。客印月因被盗贼李进忠奸污失身并生下一子,俱为杨天石所救,二人生出刻骨铭心之爱,但客为救李进忠之命,私自进宫为皇三子做乳娘,皇帝见之,龙颜大悦,封客印月为奉圣夫人并据为己有。客印月锁居宫中十六年,竟未能见情人杨天石一面,只有飞鸽传情。客印月与李之子也被天石养大,取名布衣,而李进忠亦自宫为太监,拜魏公公为义父,更名魏忠贤。忽辽东事变,后金入寇。朱由检代父出征,宁远一役,努尔哈赤被炸死,朱由检一战而胜,太子之位,非他莫属。而此时朱由校也被布衣从朱由桤派来的杀手刀下所救,二人遂结拜为兄弟。朱由校从小满怀仇恨,心灵扭曲,他利用杨天石及客印月一家三口之暧昧关系,杀死朱由桤及钱仕达,并弑君夺嫡,即位登基,是为天启皇帝。朱弑君之际,性情大乱,乱伦奸污客印月,并欲据为己有,客印月逃出宫禁,流亡江南,为天下狂禅、致仕后沦落江湖且为昆剧班主的李贽先生看重,以客印月为千古绝唱《牡丹亭》主演。杨天石苦寻至江南,与客印月终于复合,却再次陷入宫廷政变的血雨腥风之中。

  藩邸江南的朱由检秘密秣马厉兵,收服与朱由校有杀父之仇的锦衣卫钱宁为其所用。得知朱由校皇子即将诞生,即派先前诈死的萧云天前去行刺,胎儿母子俱死,萧亦死于魏忠贤及其东厂之手,天石及钱宁十分悲痛。朱由校得知皇兄朱由检阴谋,亲率锦衣卫大军讨伐江南,但心中念念不忘者,仍是淫念太深的对象客印月。朱由检遂利用客印月,引诱朱由校身陷信王府,以巨金购置的西洋火炮将王府炸成废墟。朱由校死后,朱由检即位,是为明朝最后一代皇帝崇祯。千钧一发之际,竟是终生唯利是图的钱宁救了杨天石和客印月一家人的命,这个生前的花花公子,临难之际,壮怀激烈。

  锦衣卫作为宫廷侍卫军,法外之法的刑讯机构,即在君主绝对专制的中国封建社会,亦属独一无二。本剧三位锦衣卫,萧天云惟命是从,钱宁唯利是从,杨天石惟情是从,纠缠着明末天下第一美女客印月的爱恨情仇,伴随着三代皇帝父子兄弟相残的血雨腥风,演出了一曲抗争政治黑暗、寻觅真情良知的旷世悲歌。

分集剧情:
第1集

  明朝末年,皇帝朱常洛寝宫接报郑贵妃生一龙子,起名朱由校。因册封太子之争,此事引起皇长子朱由桤与皇嫡子朱由检强烈不安。郑贵妃亦怕身遭不测,皇帝逐命锦衣卫校尉杨天石进宫侍卫。杨在庙中获密报知刺客已进宫;巧遇和郑贵妃长相酷似的客印月,又痛揍其夫盗贼李进忠。森严的锦衣卫白虎堂,朱由桤与太监魏公公贿赂锦衣卫指挥钱仕达,钱回赠朱由桤一名江南女厨。朱常洛征求国辅杨涟意见立谁为太子?

第2集

  杨涟直言,反对立三皇子朱由校为太子,皇帝气愤而走。郑贵妃被刺身亡,杨天石血泊中救出朱由校,追杀刺客萧云天,萧服毒自尽。刺客与奶娘死前皆供是受皇后指派,皇帝欲杀皇后。朱由检听后,连夜急求杨涟救母后。朱由桤逼杨天石向皇帝奏刺客假口供。皇帝命杨天石、钱宁(锦衣卫指挥钱仕达之子)鸠杀皇后.

第3集

  锦衣卫九宫门禁,杨裢拼死面圣救皇后,被皇帝贬原籍养老。皇后哀求天石带她面圣申冤,但杨天石迫于圣旨违心地毒死皇后。杨天石挥泪葬皇后,又到庙中测命,住持说他一生命运都系在三个女人身上。钱仕达夜访宗仁府,把皇后已死,杨涟被逐的消息告诉被关押的朱由检,劝其和朱由桤联手对付还是婴儿的三皇子朱由校。朱由桤替三弟找来一位奶娘,父皇不仅不要还把他贬出宫门,藩邸江南。

第4集

  钱仕达和魏公公因找奶娘事失职被皇帝挺打。钱宁赴蟠龙镇找奶娘,在赌场遇客印月丈夫李进忠,双方为赌开打。皇帝出于信任,仍派杨天石去蟠龙镇重新寻找奶娘。杨天石蟠龙镇两飞刀救出被绑票的客印月母子,上马飞驰而去,钱宁穷追无果,抓了李进忠回衙。山林中杨天石与客印月互表爱慕之情,天石因已婚颇感为难,便将客印月母子暂安顿在熟人金充及家。金夫人为感谢客印月对自己临产的照顾,收留了客印月母子(与李进忠生的小孩)。

第5集

  杨天石与客印月山林间吟诵《牡丹亭》,决心做一对重情义的夫妻。魏公公为消除皇帝对自己和钱仕达的怀疑,唆使钱宁找长相酷似郑贵妃的客印月入宫为三皇子做奶娘。 钱宁逼天石,以客印月做三皇子奶娘为条件释放李进忠,二人谈崩。矛盾中的钱宁请魏公公免选客印月,魏为固圣宠坚决不允。杨天石告诉客印月,因李进忠杀了锦衣卫的人实难解救。钱宁收买了天石的线人后,用鸽子引路查出天石住处,设计骗出客印月至县衙,魏公公软硬兼施逼客印月入宫侍侯皇上和为三皇子做奶娘。

第6集

  杨天石为此事与钱宁翻脸后决斗。客印月县衙内再三求魏公公一定要免了自己男人李进忠的死罪。客印月为救李进忠活命,答应魏公公入宫的条件。杨天石识破刺杀三皇子、陷害皇后和二皇子朱由检,均为大皇子朱由桤策划,因无证据暂作罢。天石赠客印滦鸥胛椋ニ呦嗨肌;实鄯饪陀≡挛钍シ蛉耍钐焓钍ソ?6年后,皇宫五殿俱焚,皇帝大赦天下。在牢中整日雕刻客印月木雕像的李进忠也被赦回家。皇帝重召杨涟、朱由桤返京。

第7集

    16年前客印月寄养在金充及家的儿子布衣,来到蟠龙镇卖书,遇到他不认识生父李进忠向客员外打听客印月的消息。   客员外百两白银买下布衣的《金刚经》。天石知道布衣为自己和其母过生日要颇为花费时十分感动。布衣追问义父天石自己生母是谁,杨说死了。朱由桤藩邸江南16年重返京城夜访钱仕达,言要弑君夺权。

第8集

  钱仕达命钱宁找隐秘地方藏他从江南贪污的金砖。杨天石接客印月从宫中派信鸽送来"杨父归途凶险"消息,立即上马去找父亲。与杨天石一路同行的布衣路遇一姓"黄"(谐音皇)的青年,因都有幼年失母之痛,故结拜为兄弟。 那位黄姓青年,原是三皇子朱由校,他亲展圣谕,"杨涟官复原职。"朱由校与布衣两结拜兄弟,发誓一生患难与共。

第9集

  锦衣卫衙白虎堂,朱由桤密令魏公公、钱仕达,赶在皇帝立太子前派人刺杀朱由校。钱仕达将刺杀事派给16年前,曾刺杀郑贵妃后被他隐藏的萧云天。皇帝突访杨涟府,又为立谁为太子事让杨涟表态,结果不欢而散。杨天石因自己心爱的客印月被封为皇妃而异常痛苦。

第10集

  杨府内,朱由校为笼络人心假意坦言让朱由检为储君。杨天石夜闯宫禁,被朱由校以客印月的困境要挟,逼杨入伙夺权。朱由桤用寿字展和演出《牡丹亭》为父皇贺寿,客印月看着演出想起她与杨天石当年吟诵《牡丹亭》情景,泪如雨下。皇帝下旨重组内阁:杨涟、朱由桤、朱由检俱为阁臣;钱仕达御任,参与阁事;杨天石升任锦衣卫指挥使;三皇子朱由校任内阁首辅,统领内阁。朱由校要求杨天石加强对军政大权人事变动的情况反映。

第11集

  朱由桤眼看自己立储无望密谋杀害杨天石。杨天石赴锦衣卫上任,钱宁不满。16年前曾刺杀郑贵妃的箫云天在钱仕达的庇护下潜回锦衣卫做杂役。龙辇在宫外木匠坊加工,雕刻龙凤的恰是李进忠;李欲入宫不能,发怒离开木匠坊去喝酒,被布衣等青年寻衅痛打后押回衙门。而布衣根本不知道李进忠就是自己的生父,一伙人险些将李打死,幸遇杨天石发现,李获救治。

第12集

  杨天石欲让李进忠与布衣父子相认,钱宁不允。钱宁密令锦衣卫去荒野闷死李进忠。李进忠从锦衣卫手中侥幸逃命回家,对着客印月木雕像诉说布衣不认他为父的委屈;李进忠为能进宫谋差含泪做了阉术。布衣与义妹金枝被箫云天劫持到黑龙口洞牢,以次要挟天石给他帮忙。杨天石深夜见李进忠家四处血迹,急命锦衣卫齐大人监视钱府。突然,辽宁总兵熊廷弼押着后金俘虏进京,向杨涟报告边关已失锦州等七城,请速奏陛下快征宁远以保京城。

第13集

  陛下听杨涟奏金兵已攻陷七城口吐鲜血。箫云天以布衣被绑架要挟杨天石刺杀朱由校,杨坚决不允。皇帝经考虑决定,皇家三弟兄分别以后金俘虏比武(称"观虏典兵"),胜以代朕出征,即位储君有望。朱由桤命钱仕达挑选锦衣卫精兵强将,杨涟希朱由检胜出,熊廷弼认为三位公子谁也胜不了。朱由校以会见客印月诱逼杨天石率观虏比武时佯败。

第14集

  刘公公奉朱由校之命在宫外找雕刻匠,寻到李进忠家猛看见客印月的木雕像躺在床上,顿时惊呆!朱由校让天石与客印月在木工房相见,两人旧情依然,决心终生相爱。印月不许布衣认李进忠。刘公公把客印月的木雕像交给了朱由校。箫云天让杨天石刺三皇子。

第15集

  朱由校拉拢客印月言他和布衣是义兄,定让她母子相聚,与天石团圆。布衣与金枝逃出洞牢去见杨天石。李进忠做阉术后被召入宫,对魏公公大表忠心,被魏收为干儿,更名魏忠贤。杨天石夫人顾瑾书让天石把布衣带回家。布衣金枝趁不防砸昏了箫云天。皇帝朱常洛观虏典兵,朱由桤虽求胜心切但技不如人被虏兵杀败,连自己也险丢性命;朱由检出奇兵,用查没洋夷的走私火炮将虏兵全歼;朱由校被天石短刀刺入心脏,全场惊愕,杨被锦衣卫押下。

第16集

  比武完毕,皇帝特谕"朱由检代朕出征",朱由桤不服。杨涟急忙入宫求皇帝救儿子天石。钱宁审杨天石,天石说箫云天是受钱仕达指派并有幕后。刘公公安排客印月母子相见。朱由桤命钱仕达谋杀朱由检,钱不但不答应,还反求朱由检将来得势后照顾儿子钱宁。朱由检杀虏得胜全系杨涟策划。三堂会审杨天石时,天石揭发朱由桤用江南女厨师做的毒菜谋害他。

第17集

  朱由校未死,对客印月起了邪念;说天石刺他是自己安排,用的是刀刃能落回刀柄的弹簧刀。魏公公命干儿魏忠贤侍机刺杀朱由校。 杨涟埋怨天石不事先告诉他伪刺由校原委。朱由校得知魏忠贤就是李进忠,亦是布衣亲父、客印月之夫,便借切磋木工手艺拉拢魏忠贤。朱由校代父皇向朱由检授上方宝剑和抚远大将军队旗,壮酒送行。

第18集

  前方捷报努尔哈赤被炸死,皇帝大喜,命百官中秋共赏月,朱由检也立刻回京。萧云天密谋半路上截杀朱由检,杨天石奉父命火速前往营救,决不能让朱由桤先夺嫡后逼宫阴谋实现。杨天石危急中将侍卫重任交齐大人。魏忠贤进宫高举木梃,向床上朱由校砸去。

第19集

  不料魏忠贤黑暗中砍掉的竟是客印月木雕头像,魏当场被布衣活捉。客印月为魏忠贤求饶,朱由校应允后,命魏忠贤重刻客印月雕像。客印月因布衣不认她为母悲痛欲绝。朱由桤将魏忠贤押入密室。朱由校听父皇说拟传位给由检,便兽性大发借拥抱父皇之机,捂死了父皇。朱由检回京路上险被箫云天等刺死,多亏天石赶到救下性命,钱宁为给自己留条后路也主动策马赶来营救,于是三人飞马进京。

第20集

  魏忠贤带朱由桤钱仕达丛密道入宫。朱由校淫乱了客印月,又命刘公公软禁朱由桤,并栽脏朱由桤欲弑君,让布衣伪装父皇声音宣旨:"将朱由桤钱仕达打入诏狱;封朱由检为信王藩镇江南;立朱由校为太子。’朱由检、杨天石、钱宁三人晚到京一步,朱由校已宣布皇帝驾崩,朱由校登基,国号天启,时为公元1621年。朱由校耀升布为锦衣卫指挥使、命魏忠贤组建东场(宫廷内卫)。

第21集

    钱宁探监,钱仕达让其带大量黄金投靠朱由检。朱由检看到朱由桤、钱仕达二人"新皇弑君"血书,十分震惊!   杨涟认为朱钱两人血书是假,朱由检决心再找新皇弑君证据。杨涟看出新皇对客印月图谋不轨,嘱天石善待瑾书。朱由检借钱宁策划的假太后说历史原委,决心重夺皇权。杨涟劝天石对朱由检夺权谨慎应对。朱由校答应朱由检为太后平反。刘公公为灭口命魏忠贤杀天石与钱宁,然后去寻找客印月。

第22集

  客印月随戏班流落无锡,吟唱《牡丹亭》。在班主汤显祖怕被皇室追究而不敢收留客印月时,客印月反被箫天云绑架。杨天石与东厂太监分别来到无锡寻找客印月,客已被箫云天绑架。杨天石在戏班寄情《牡丹亭》彩排。杨涟的老师顾宪成初访信王府,鼓励信王梳理多年积习再建功勋。江南总督李三才怒斥东厂在江南横征暴敛和派密探监视信王。

第23集

  箫云天告诉客印月他受钱仕达之命追杀杨天石,但不忍下手才故意躲着天石。东厂太监和锦衣卫从一个曾是箫云天人口中得出情报,一路追来欲接回客印月,活捉箫云天。箫云天一家和客印月在山路上逃命。魏忠贤和刘公公打开了原魏公公的密室发现贪污的大量金砖。

第24集

  金枝应召陪朱由校玩耍,布衣嫉妒,刘公公出招让布衣叫金枝出了宫门。在无锡一庙中,自称半个出家人的李贽告诉杨天石,说杨的命数现系在魏忠贤的身上。无锡城百姓造反,县衙官兵和东林书生们性命交关,多亏杨天石夺过反民长枪救下众人。箫云天为救妻胁迫反民头目交出郎中。箫云天挟郎中而走。无锡百姓因官宦勾结横征暴敛而造反,东林首领顾宪成让天石去请信王来接见百姓。

第25集

  钱宁告诉信王,牡丹亭下有朱由桤当年曾贪污的大量金砖。反民在书院烧书取暖,顾宪成十分心痛。客栈里,钱宁帮天石救走客印月。但客印月因受新皇宠幸不愿回宫,在东厂太监追逐中被箫云天与钱宁接到信王府。信王对箫云天既往不咎。信王在天石、钱宁、箫云天三人护卫下去接见造反百姓。

第26集

  信王恩威并用将县官交反民治罪;将反民头目斩首示众,杀一警百;免去百姓一年税赋,深获民心。又托杨涟速递奏折草除税制弊端。信王命锦衣卫打擂征兵扩充实力。传教士汤若望以卖廉价军火为由托天石引见信王。魏公公从京师赶到无锡信王府,要求客印月随他回京,信王巧妙应对,客印月暂住信王府南院。为此事信王说他和天石、钱宁得罪了陛下和魏公公已身处险境。李贽在信王府彩排惊天地,泣鬼神,千古绝唱的《牡丹亭》。

第27集

  杨天石不忍心客印月醉歌《牡丹亭》,客印月她是因被新皇奸污,放声痛哭。信王决计不再让客印月回宫奉圣,天石十分感激。信王命箫云天把锦衣卫新兵训练成效忠王爷的勇猛死士。布衣给金枝说他的亲娘就是奉圣夫人。新皇朱由校知客印月被留在信王府十分气怒。蟠龙县令赵琪出主意,让客印月的寡妇姐姐客栖月,顶替长相酷似的妹妹充当奉圣夫人,以博新皇欢心,魏忠贤听后决定明天就去蟠龙镇见客栖月。

第28集

  魏忠贤来到蟠龙镇客栖月家宣旨,召客栖月进宫面圣。烈妇客栖月不愿去而自尽未遂,被迫于皇命进宫。朱由校一见客栖月惊愕万状,当作奉圣夫人拥抱亲热不能自己。为此,皇帝嘉奖魏忠贤,赐布衣姓魏、赐布衣与金枝完婚并御驾亲临。刘公公又细说魏忠贤17年来的委屈与磨难,感动得布衣一声爹叫得魏忠贤泪如雨下。顾瑾书顺道来无锡看望杨天石,却见丈夫与客印月在一起。痛诉天石17年来对她的冷酷和委屈后自尽身亡。天石为发泄与钱宁、云天格斗。

第29集

  天石等三人拟回京城给瑾书超度。李贽把戏班交印月后进京为《牡丹亭》平反奔走。天石感叹自己在爱情上低能,印月大胆拥抱他后说,只有真正理解女人的情,才能爱得安然。魏忠贤为布衣设婚宴,边将孙某上门巴结密报熊廷弼已到杨涟家。金枝不嫁布衣,布衣愤然回府,魏忠贤移怒《牡丹亭》,把李贽押入东厂大牢。李贽情人,《牡丹亭》主演美妇甘愿李贽同行。

第30集

  李贽在东厂大牢刎颈身亡。杨涟王府中与熊廷弼研讨抗金战事,魏忠贤造访,威逼杨涟让金枝嫁布衣。杨涟偶然听到布衣能模仿先皇声音,惊恐异常。杨涟因新皇朝政不举,任用奸佞,弹劾魏忠贤24大罪,率东林党官员集体面圣,东林诸贤也上《劾魏忠贤折》。朱由校赐魏忠贤上方宝剑,对杨涟等可先斩后奏。东林首善书院被纵火。信王对汤若望的新式火炮信加赞赏,让汤死岛上为他造炮500门。假奉圣夫人怀孕,信王派箫云天进京暗杀未出世的皇子。

第31集

  萧云天不听天石劝阻仍赴京行刺。信王劝天石丢掉幻想认清形势紧跟自己,派钱宁回京骗陛下江南巡幸。杨涟在京城书院废墟上为民请命,魏忠贤来栽赃熊廷弼受贿,把熊关进囚车。杨涟为能面圣救熊大人,只得在魏忠贤的威逼下,揽辔上肩驾起囚车,艰难前行。正在宫门侍卫的布衣直奔杨涟身旁,问明原委后大骂魏忠贤。杨涟口吐鲜血哀叹老迈,已接不动大明朝这辆破车!杨涟回家后,又听到刚回来的天石说瑾书已死埋在江南时,怒斥天石对不起瑾书。

第32集

  杨涟回忆一生后悟出,人不能总为虚名而争,气绝身亡,天石忿而进京。箫云天落入魏忠贤网中,天石求朱由校放人,朱言箫曾杀其母不可饶。天石举刀杀魏忠贤被布衣求饶放生。朱由校为了断信王之患,决定巡幸江南,把天石押入东厂;将箫云天砍下头交钱宁带回无锡,箫妻见棺后全家自尽。朱由检率东林诸贤祭奠杨涟,将客印月接到信王府。顾宪成被东厂逮捕,朱由检决心讨回一个公道。

第33集

  朱由校率大军南下巡幸,胁迫杨天石护驾。朱由检在无锡城郊四处埋雷设伏,逼客印月奉驾陛下驻跸信王府。客印月虽不愿当信王弑弟夺位诱饵,但在信王劝说无效,摆出四周埋伏真权下,于无奈中顺从。钱宁再次郊外迎驾,陈述信王迎驾诚心。朱由校应允先住东林书院,又在奉圣夫人已在信王府奉驾诱惑下,被骗至信王府,成为瓮中之鳖。钱宁也赶到信王府欲救天石。此时,信王府在红夷大炮的轰炸声中成为一片废墟,府内全部人马无一生还!顾宪成率东林官员齐呼朱由检万岁。公元1628年信王登基,是为崇祯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