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奇幻武侠剧《八阵图》以《三国演义》内容为历史背景。讲述了公元两百年间,魏、蜀、吴三分天下,诸葛孔明穷毕生精力完成的“八阵图”,因为他的骤然辞世不知所踪。但后人坚信,这部变化莫测的阵法兵书,会如武侯所预言,六百年后再度出世,而且,“得八阵图者,得天下”。唐玄宗晚年,女魔头罂素的闯入将 “八阵图”的封印打破,在众人追寻“八阵图”的过程中引发了一连串激烈惨痛的战乱纷争。该剧云集众多内地、港台明星,于波、杨俊毅、蔡少芬、周海媚纷纷加盟。在宣传造势期间,就曾以《三国演义》强大的历史背景和赏心悦目的3D特效吸引观众眼球,期待赢得较高收视率。

  故事概述:

  首部以《三国演义》为历史背景的最震撼超现实魔幻武侠殿堂级巨献,穿梭时空六百年,赏心悦目的3D特效纵横睥睨。

  公元两百年间,魏、蜀、吴三分天下,诸葛孔明穷毕生精力完成的[八阵图],因为他的骤然辞世不知所踪。但后人坚信,这部变化莫测的阵法兵书,会如武侯所预言,六百年后再度出世,而且,“得八阵图者,得天下”。

  转眼六百年将至,时当唐玄宗晚年。峻峭高耸的定军山中,世代守护着八阵图的“玄武门”门主马云风,不愿战乱再起,联合门中长老封印蠢蠢欲动的八阵图,谁知女魔头罂素闯入,打破封印,八道光束冲天而起,刹时间地动天摇,山谷四壁上八将现形,各持兵器,分别为天灵针、悲鸣琴、孔明扇、金算盘、龙腾鞭、紫微剑、黄金戟和后羿弓。

  奄奄一息的马门主,交代门中最不成材的徒儿荀日照,尽快找到八位将军的后人和八种兵器,以免八阵图复出后落入奸人这手为祸苍生。

  纯真善良但武功低微的荀日照,垂头丧气的回到靖国将军府,当家作主的荀老太君暗自担心,因为荀家数百年来隐姓埋名为的就是因应八阵图复出后的巨变,而继承这一重责大任的荀日照,恰是体内流着诸葛武侯血脉的传人,也是唯一能够开启八阵图的钥匙。

  为恐日照遭逢不测,太君选定的孙媳妇,是长安首富、千家庄庄主千魁之女千寻……一位貌美如花、武艺高强,但是性烈如火、出名难缠的姑娘。

  日照抗拒包办婚姻留书出走,半途中和身世可怜的蝶衣邂逅,日照的善良和慷慨,让蝶衣对他产生了深深的依恋。当他兴冲冲的领着蝶衣父女回到长安城,竟不知蝶衣与千寻原是同母异父的姐妹,而蝶衣之父韩杰,正想利用他毁掉千寻全家。

  同具侠义心的日照和千寻,在打打闹闹中不自觉的亲近起来。两人结识了江湖中赫赫有名的赏金猎人雪痕,并在不断与奸臣杨国忠作对的过程中结为莫逆。雪痕发现日照异于常人的武学根基,鼓励他勤练内功心法。日照对着荀家密室石壁上的文字潜心修习,武功大进。

  共同经历一场生死劫难后,日照决心迎娶千寻,浑然不知蝶衣对他已是非君不嫁。而始终默默爱着千寻的雪痕,却受到私逃出宫的七公主拾欢热烈追求。还有伶牙利齿、爱财如命的美艳牙婆桃花,痴心等待着蝶衣的千家庄少庄主千冲……这一众小儿女的爱恨情愁,连带他们的身世使命,纠缠牵拌、扑朔迷离。

  罂素利用她暗中辅佐的节度使安禄山回京的机会,散布八阵图出世的消息,经杨国忠公报私仇的陷害,挑起玄宗猜忌,认定靖国公府隐匿八阵图不报,有谋反叛国的野心,荀太君被玄宗白绫赐死,侥幸逃出火场的日照一夕之间从世袭靖国将军变成了全国通辑的要犯。杨国忠、杨贵妃兄妹和手握重兵的安禄山,在朝野间的明争暗斗白热化,终于各自打着保唐和灭唐的旗帜,在各地掀起战火。

  眼看着百姓流离失所,颓废丧志的日照在千寻和雪痕的鼓励下重新站起来,学成了修真界的绝世武功,仿佛元神出窍般的回到六百年前,亲历先祖诸葛武侯启动八阵图的威力,以及他壮志未酬的最后一战,他认清了自己肩上的重任,逐一寻找到当年八位将军的后人,以各自的祖传兵器联手重启八阵图,帮助太子李亨号召天下勤王之师,平乱复唐,底定天下。

分集剧情:
第一集

  三国末期蜀魏两军决战于五丈原,帷帐中病重的诸葛亮点燃续命灯,开启他呕心沥血完成的八阵图,大败魏军,可惜蜀军魏延报捷时一脚踢倒了续命灯,战事功亏一篑。诸葛亮自知无力回天,憾然辞世,临终前托付马岱与身边八将全力守护八阵图,待它六百年后重新开启,一统天下……

  时光荏苒,已经到了唐玄宗晚年。

  定军山中,玄武山庄弟子日照偷溜下山,遇见为父亲找毒虫治病的蝶衣,不明就里的日照奋身为蝶衣驱走吸血蝙蝠,自己却中毒昏死,蝶衣歉然而去。

  日照被下山找他的师兄不屈所救,再度溜进市集看热闹,扮成小乞丐的千寻对他百般戏弄,游侠雪痕看不过去,替他解了围。

  玄武门密室,马岱后人、玄武门主马云风,观察天象变化,心知八阵图即将出土,但当时朝政昏庸,内忧外患,而唯一能开启八阵图的诸葛后人又不知所踪。为免八阵图落入杨国忠等奸臣手中祸乱苍生,马云风与门中长老决定逆天而行封印八阵图。

第二集

  不屈绑了日照回玄武门,途中却遭来寻八阵图的罂素宫主毒手。日照上山搬救兵,反而被罂素紧随其后杀进了玄武山庄,云风与众长老不敌,被罂素打破镇锁水晶罩,八阵图冲破封印而出不知去向。云风临死前将半片玉璜交给门中唯一幸存的日照,嘱咐他寻找保护八阵图的八将及诸葛武候后人。

  日照伤心的回到世袭靖国公府的家中,当家祖母荀太君得知玄武门惨遭灭门脸色大变,罚日照进石室练功思过。

  荀太君找来牙婆桃花为日照做媒,唯一的条件就是女方必须武功高强。靖国府设擂台比武招亲,罂素再度现身对日照狠下毒手,危急之际雪痕正欲出手相助,却见千寻飞身而来,仗义解围。荀太君对千寻十分中意,桃花告诉太君她是长安首富、人称“笑面阎罗”的千家庄主千魁之女。荀太君决定去向千魁提亲,日照百般不情愿。

  日照留书出走,又遇上外出找毒物的蝶衣。蝶衣见他未死,惊喜交集,将父亲韩杰遭人下毒必须依靠以毒攻毒缓解痛楚的经历告诉日照,日照为自己的冒失致歉,又自告奋勇帮他们父女安置好客栈住下。

第三集

  日照被太君贴身丫鬟良辰、美景带回靖国府。荀太君领着日照亲自上千家庄提亲,将马云风留给日照的那半片玉璜作为聘礼,千魁最宠爱的夫人玉婵,推说此事需问过千寻本人才能决定,太君不满,日照回府趁机劝奶奶打消提亲念头,却收到千寻来函邀请他在“得月楼”一叙。

  杨国忠偶见雪痕身手了得,想收纳他为已效力,桃花收了好处,受师爷季东明之托前来游说,被雪痕拒绝。

  日照来到“得月楼”赴约,千寻故意浓妆艳抹大肆铺张,想让日照知难而退,日照果然被她百般捉弄,尴尬万分,幸得雪痕暗中相助。千寻修理日照不成,却把自己喝得烂醉,又吐又闹,神智不清,日照无奈只好把她背进客栈,悉心照顾。

第四集

  日照因一夜未归怕奶奶责罚,丢下熟睡的千寻赶紧回家。途中撞见雪痕,认出他就是多次出手助他之人,亲近之感油然而生,日照将自己和千寻的亲事告诉雪痕,暗自喜欢上千寻的雪痕,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千寻醒来发现自己身在客栈,气冲冲的把日照从靖国府揪出来,日照解释了半天,千寻罚他去做苦力,为逃水灾的难民送去食物。日照见平日蛮横娇纵的千寻,诚心诚意帮助难民,对她改观。

  渭河水患,百姓流离失所,杨国忠在罂素献计下煽动难民涌进长安城,又故作狼狈的在玄宗面前哭诉灾情,玄宗动容,下旨让杨国忠负责调拨库银开仓赈灾。

  韩杰命蝶衣将一个锦盒送入千家庄。蝶衣来见玉婵自称是她儿时玩伴的女儿楚楚,玉婵信以为真,要义子千冲领着蝶衣在庄内游玩,多住几日,自己关上房门打开锦盒时大惊失色,因为盒中是一只她熟悉的碧玉婵。

第五集

  千魁回庄发现玉婵身中碧玉婵上的剧毒,急忙闭门为她运功疗伤。千冲见义父神色不定想一问究竟,有难言之隐的千魁搪塞隐瞒。

  杨国忠找千魁无偿为他调拨船只运粮赈灾,千魁知他另有所图,交代千冲小心应对。

  日照到客栈探望蝶衣父女,韩杰得知日照是靖国将军后人时心中窃喜。蝶衣回客栈劝父亲放弃对有财有势的千家庄进行复仇计划,韩杰却得意的告诉她,日照邀请他们去靖国府住下。

  桃花向老太君报告千家庄答应了婚事,日照诧异,把千寻已将订亲之物玉璜退还给他的事告诉太君,太君训斥日照不思长进,又把他关进石室。日照看着室中石壁上的文字突有所悟,默诵之间体内激荡的真气竟将他弹出了石室。曲嬷嬷和太君闻声而来,惊诧莫名。

  千寻来到荀府拉着日照去探望难民,却发现难民们领来的救济粥饭里尽是泥沙草根。千寻火冒三丈,冲到粥场找赈灾官兵算帐,日照怕她又惹祸,紧跟其后。

第六集

  眼见赈粥场官民间的冲突愈演愈烈,雪痕担心被杨国忠陷害,拦住日照对他晓以厉害,日照极力劝阻难民暴动并拉着千寻离开,千寻一路还忿忿不平。

  杨国忠果然添油加醋的将粥场闹事的情况禀告玄宗,并归罪于不法商户乘机囤粮抬高米价,玄宗大怒下令严惩,并命户部将剩余的赈灾银两立即拨给国忠,国忠奸计得逞,立刻展开五鬼搬运计划。

  雪痕发现赈银被杨国忠调包,暗中跟踪杨府护卫找到银两下落,不料却遭季东明毒手。千寻也收到消息,与日照来找赈银下落,发现了重伤的雪痕救他回家。醒来后的雪痕与日照义结金兰,雪痕发现日照内力充沛,根骨奇佳,只是还没学会如何掌控自如,日照奋发图强,决心认真习武。

  玉婵苏醒后惊魂不定,因为碧玉婵是当年自己与韩杰定情之物,千魁知道仇家未死,而且已经找上门来,决定安排千寻尽快出嫁免受牵连。

第七集

  太君发现日照的改变倍感欣慰,知道他是受结拜大哥的影响,亲自来到雪痕的林中木屋致谢。交谈间太君对雪痕极为赏识,恳请他日后尽心保护日照,雪痕允诺。

  千寻和日照打探不到官银下落,雪痕怀疑杨国忠已将银两转移。千寻告诉雪痕,杨国忠调用千家庄的货船为他运粮南下,雪痕恍悟,三人赶到粮仓外阻止粮食装船,与季东明和杨府侍卫大打出手。紧要关头收到雪痕信号的太君领着皇帝来到,翻出了藏在粮食内的官银。

  雪痕看见玄宗立刻抽身离去,千寻感到奇怪。

  季东明一人担下了所有罪责,太君不平,要皇上明察秋毫。玄宗有心包庇杨国忠,但碍于荀太君面子,只好撤去国忠所有官职。

第八集

  住进靖国府的蝶衣对日照日渐情深,憨厚纯真的日照浑然不知。韩杰假扮花农混进千家庄,将玉婵心爱的牡丹全部毒死,玉婵见状大惊,确定前夫韩杰与女儿蝶衣尚在人间,千魁告诉她楚楚很可能就是蝶衣。

  皇上为安抚荀太君,送来贺礼恭喜荀千两家结亲。千寻见荀府送来凤冠霞帔,撒娇耍赖着不要结婚,遭到千魁训斥。千寻怒气冲冲的来找雪痕喝酒,雪痕见千寻酒后胡话连篇却都不离日照,知道她口不对心,心中大感失落。雪痕问日照究竟对千寻是何心意,日照自己也弄不清楚。

  杨国忠请罂素帮他除掉狱中的季东明以绝后患。不久后玄宗果然听到季东明在狱中畏罪自杀的消息,玄宗经不起杨贵妃哀求,答应稍后就召杨国忠进宫复职。

第九集

  日照把在雪痕处喝得大醉的千寻送回家,玉婵发现日照真诚善良好感大增。韩杰见荀家上下张罗着办喜事好生奇怪,打听之下才知荀千两家即将联姻。韩杰恼羞成怒,讽刺女儿一厢情愿,毫不知情的蝶衣听后顿觉晴天霹雳,痛不欲生。

  荀太君听说玄宗有意让杨国忠官复原职后大动肝火,决心弹劾到底,雪痕劝太君不要以卵击石,免得他日遭杨国忠报复,太君怒气难消,不肯妥挟。

  绝望的蝶衣留书出走,日照还莫名其妙,韩杰告诉他蝶衣对他一片痴情,求他将女儿找回。日照满山奔波救下欲寻短见的蝶衣,蝶衣抱住日照放声痛哭。

  千寻不忍见母亲伤心,答应嫁给日照,日照却听信韩杰唆使,求千寻将婚礼延期,千寻气得对日照拳打脚踢。

第十集

  雪痕暗中跟踪罂素,发现季东明在罂素安排下诈死逃狱。季东明感谢罂素救命之恩,罂素劝他另投名主。

  太君进宫力谏皇上严惩杨国忠,杨贵妃出言支持兄长,岔开话题,说干儿子安禄山来信提及将回京献上八阵图,太君暗惊。禁军统领陈玄礼,禀告玄宗民间流传“得八阵图者得天下”的说法,太君一时情急出言质疑,反遭玄宗怀疑。

  太君回府途中遭人伏击,蝶衣及时出现舍身相救,韩杰又在太君面前装腔作势诉说女儿苦命,求太君念在蝶衣救人受伤的份上让她下嫁日照为妾,太君反而觉得事情巧合的有些蹊跷。

  日照来到小屋见雪痕已不告而别,心中闷闷不乐。太君看着雪痕留给他的内功心法,嘱咐日照勤加练习,不要辜负结义大哥的一片心意。

第十一集

  千魁为千寻采办嫁妆回来,告诉玉婵他顺路回老家打听过,根本没有楚楚其人,玉婵更加坚信来的就是女儿蝶衣。

  日照将雪痕离京的事告诉千寻,千寻正为千魁把她关在家里而满腹怨气,于是借题发挥要日照和她一起离家出走去找雪痕,日照左右为难。

  太君不放心八阵图的下落,派曲嬷嬷前去安禄山军中打探究竟。

  千寻偷偷溜出家门,被潜伏在旁的韩杰跟踪。千寻贪玩跌入深洞摔伤脚踝,日照似有感应的从梦中惊醒,出门寻找,听见千寻呼救不假思索的跳进深洞,让千寻哭笑不得。日照细心的帮千寻接好断骨并对她小心照顾,千寻不由心动。韩杰见两人被困洞中悄悄放出毒蛇,千寻被咬伤昏死过去,日照不顾一切的为她吮出毒血,自己却中毒昏死。

第十二集

  千荀两家发现千寻和日照失踪,顶着风雨四下寻找。千寻醒来发现日照为救自己身中剧毒,伤心悔恨,日照出言宽慰。千寻四处寻找不到出路倍感绝望,眼见着日照身体渐渐失温出现幻觉,千寻咬牙以身体为他取暖。

  玉婵心急如焚的等待千寻的消息,却见韩杰鬼一般的出现在她面前。韩杰告诉玉婵当年千魁为了得到她毒害自己的经过,玉婵震惊。韩杰以千寻为要挟,要求玉婵李代桃僵让蝶衣冒充千寻嫁进荀家,玉婵无奈答应。

  千冲根据玉婵派人送来的纸条找到千寻和日照,太君见日照中毒昏迷不醒,情急之下怒斥千寻,千寻羞愧难当。太君以御赐金丹稳住日照心脉,但三日内如寻不着良医仍性命难保。韩杰告诉太君若能请到神医“见死不救”,日照必能起死回生。

第十三集

  太君请高力士帮忙寻找神医“见死不救”,力士透露此人与杨国忠颇有交情,太君救孙心切不得已来求国忠,国忠故意与力士一搭一唱,以太君放弃弹劾他为交换条件。

  千寻从千冲口中得知日照危在旦夕,强撑着病躯来探日照,被太君拒之门外。千寻偷偷溜进日照房间,见日照脉息全无,伤心得向老天祈愿发誓,愿以自己一生幸福换日照平安,如果离开日照就不会再带给他灾难,千寻也愿忍痛照办。昏迷中的日照似有反应。

  雪痕一路跟踪罂素与季东明,见二人来到玄武门后山。季东明向罂素许诺要用尽毕生所学拿到八阵图,为安禄山的灭唐大业效命,罂素大喜。

  曲嬷嬷潜入行营打探八阵图下落被安禄山察觉,安禄山不念旧情狠下毒手,雪痕拼死救走她,曲嬷嬷临终前嘱咐雪痕转告太君,要提防安禄山图谋不轨。

第十四集

  太君见曲嬷嬷遇难悲痛万分,雪痕告诉太君季东明诈死是罂素安排的,如今已投靠安禄山帐下,太君大惊。

  雪痕见蝶衣守在日照病榻前悉心照顾,大感奇怪,蝶衣告诉雪痕自己才是日照心仪的女子,雪痕信以为真。

  千魁发现玉婵对自己十分冷淡,追问之下反遭玉婵斥责。玉婵悄然赴约哀求韩杰让她见见女儿蝶衣,韩杰拒绝,跟踪而至的千魁要杀韩杰被玉婵阻拦,千魁见自己已然失信于深爱着的妻子,决心放手一博。

  高力士来到荀府,告诉太君杨国忠没能请动“见死不救”,太君明知被国忠戏弄却也无可奈何,在场的雪痕听到“见死不救”名号,脸色有些不对。林中木屋内,已醒的千寻见雪痕回来,如见亲人般的扑进他怀中放声痛哭,雪痕柔声安慰,玉婵见两人亲密无间,暗生误会。

第十五集

  相国府内,“见死不救”神医崔复正为杨国忠献计讨好皇上,突见守城官拿了一只造型奇特的酒葫芦来通报,崔复连忙起身告辞,杨国忠认出酒葫芦乃雪痕之物,心中起疑。

  崔复见到雪痕不禁老泪纵横,跪地参拜口呼“少主”。原来雪痕乃玄宗当年赐死的太平公主之子,留下一批忠心老臣誓死为旧主向玄宗报仇,与杨国忠的交往也是扰乱朝政的计策之一。谁知早已厌倦了皇室内争的雪痕,不许崔复再提往事,只求他搭救日照性命。

  崔复出手果然令日照起死回生,千魁夫妇得知日照康复,忙来荀府探望,千寻怕太君责怪不肯同行,却还是忍不住偷偷来看日照。日照见到千寻开心不已,激动之下吐出体内残余毒血。千寻却以为自己的出现又给日照带来灾难,悲伤地夺门而出。玉婵告别太君,悄悄来找韩杰想见蝶衣,被韩杰骂走,千魁随后而至痛下杀手,韩杰负伤逃脱。太君不愿卷入江湖人的恩怨,韩杰答应尽快搬离靖国府。

第十六集

  千寻又拉着雪痕到酒楼陪她喝酒,恰好撞见杨国忠与崔复正在密议。崔复佯称雪痕对他有救命之恩,国忠对雪痕口蜜腹剑的继续拉拢。

  杨国忠发现御赐东珠被盗,通街贴满告示捉拿飞贼。小乞丐拾欢追杀飞贼,败在闻讯来救人的雪痕手下。原来飞贼也是太平公主旧部,偷御赐东珠是给少主的见面礼,雪痕不受,严命他们忘掉往事,永远离开长安去做寻常百姓。

  韩杰要蝶衣搬出靖国府去找玉婵,蝶衣极不情愿的来见玉婵。玉婵面对女儿既羞且愧,许诺要尽力成全蝶衣嫁给日照的心愿。

  千魁一路追杀韩杰反遭韩杰下毒算计,一切被千寻与雪痕看见。千寻追问原由遭到千魁怒斥,转而向母亲探询究竟。玉婵无奈将当年被千魁所骗,以为韩杰、蝶衣父女已死的往事告诉千寻,千寻倍受打击。玉婵求千寻将日照让给从小受苦的姐姐蝶衣,千寻故作大方一口答应。

第十七集

  高力士带着玄宗的赏赐来到荀府,说皇上特准太君三个月假期专心为日照张罗婚事,太君识穿玄宗有意将她支开,以免再纠缠杨国忠的事。太君上殿,苦谏皇上切莫姑息养奸,谁知国忠兄妹花言巧语哄得玄宗即刻下旨让他官复原职。

  日照身体康复,活蹦乱跳的要去找千寻,太君告诉他曲嬷嬷被害身亡,训斥日照只记挂儿女私情,不思长进,日照羞愧的来到石室,对着石壁上的文字默默修习心法,只见手心渐渐浮现出火焰印记,手印所到之处,竟让斗转星移。季东明见北斗七星变化而大吃一惊,告诉安禄山,能够开启八阵图的人可能已经出现。

  太君听到日照的喊声奔入石室,只见原先石壁上的文字已完全消失,二人被一道强光吸进石壁,进入了另一间从来无人知晓的密室。日照发现里面竟陈列着诸葛武候与八将的雕像。太君明白时机已到,吐露秘密,告诉日照他就是诸葛武侯的后人诸葛日照。

第十八集

  千寻把蝶衣将代替自己嫁给日照的计划告诉雪痕,雪痕大吃一惊,劝千寻莫做让自己将来会后悔的事,千寻故作满不在乎的要雪痕替她保守秘密。

  蝶衣搬入千家庄,玉婵欣喜万分,兴奋的为她忙里忙外,千寻亦开心的与姐姐相认,只把千魁一人冷落在书房中喝闷酒。杨国忠自从在酒楼见过千寻后念念不忘,命千魁将女儿送进相府,千魁婉转说明千荀两家已订婚约,恃宠而骄的杨国忠不以为意,一意孤行,千魁惊觉祸不单行,苦思对策。

  安禄山回京,到靖国府探望曾救过他一命的荀太君,故意问起曲嬷嬷的情况被太君岔开话题,禄山不死心又试探太君,说自己从战场上拿到一部八阵图,太君有些坐不住了,提出想看看八阵图的原形,狡猾的禄山却以要献给皇上为由一口回绝。

第十九集

  太君趁夜偷偷潜入安禄山行馆想一睹八阵图真相,却被早已暗中守候的陈玄礼打伤,这一切又被黄雀在后的杨国忠躲在一旁窥见。太君仓皇逃走,途中遇上神医“见死不救”拦截,向她提出要借荀家世代守护的八阵图一用。太君大惊,才知八阵图已成各方争抢的首要目标,而怀壁其罪的荀家,无可避免的要被卷入。

  崔复一再苦劝雪痕完成太平公主遗志取李氏王朝而代之,雪痕断然拒绝。崔复仍不死心,无意中遇到乞儿打扮的拾欢,发现她酿得一手好酒,于是派她去给雪痕送酒借此接近贪杯的少主。雪痕虽识破崔复计谋,却抗拒不了美酒诱惑,留下拾欢做了小跟班。

  陈玄礼来到荀府,告诉太君自己在安禄山行馆中打伤一名蒙面刺客,两人心照不宣。送走陈玄礼后,太君意识到荀家只怕难逃一劫,决定提前替日照完婚。

第二十集

  玉婵听说婚礼提前,强忍不舍为蝶衣准备嫁妆,蝶衣终于被玉婵的母爱感动,与玉婵、千寻抱头痛哭。

  日照用内力为太君疗伤,太君见日照武功大有长进欣慰不已。

  婚礼前夕,千寻情不自禁来看日照,沉浸在幸福之中的日照并未觉察千寻的异常。大婚当日荀府上下宾客满堂,行礼时日照发现新娘并非千寻,当场拒婚,被拆穿的蝶衣难堪,太君难得见到孙子如此坚定的要找回千寻,默许他悔婚离去,蝶衣迁怒荀太君向她出手却被日照挡回,蝶衣咬着牙负伤奔去。

  千冲在房中惊讶的发现喝得烂醉的千寻,这才知道荀家花轿接走的竟是蝶衣。千魁以为女儿已顺利出嫁,刚放下一桩心事,又发现玉婵已被韩杰劫走。

第二十一集

  千魁追到崖边求韩杰放过玉婵,被韩杰胁迫喝下毒酒当场失明。千魁挣扎着去救玉婵,两人被韩杰打落山崖,赶到对面山头的千寻亲眼目睹父母惨死,晕厥在地。千冲见义父母被杀,愤怒得将韩杰一掌击下山崖。千冲下山寻找,救了侥幸未死的玉婵,但玉婵眼见千魁为她身亡,心灰意冷的远走天涯,并叫千冲暂时别告诉千寻。

  千寻醒来,伤心地要为父母报仇,无意中听见蝶衣被日照当场拒婚后不知去向,于是决定先找回蝶衣。蝶衣晕倒在桃花家门口被她收留,桃花劝蝶衣忘掉过去,凭她的美貌去教坊卖艺赚钱。

  日照求助雪痕帮忙寻找千寻,雪痕不慎说漏了嘴,日照惊闻雪痕竟早就知道蝶衣代婚之事,伤心气愤的对雪痕一顿乱拳,内疚的雪痕不还手,拾欢却心疼不已。

第二十二集

  郁闷的雪痕来到太平公主墓前,求母亲保佑他尽早帮日照找回千寻,跟踪而至的拾欢对雪痕的真正身世大吃一惊。

  玄宗对着安禄山献给他的“八阵图”寝食不安,日夜难眠,因为他始终不知如何解开。安禄山进宫面圣,心知他献上的根本是季东明伪造的八阵图,为了转移焦点,故意口出狂言,自愿带兵剿灭京城附近的山匪。

  安禄山路遇拾欢要带她回宫,被雪痕阻止,两人动起手来,雪痕不敌,被安禄山掳走,躲在暗处的拾欢不得不亮明身份,叫高力士来向安禄山要人。原来,拾欢竟是玄宗最宠爱的七公主。当雪痕走出禄山行馆,见拾欢在门外迎接,对拾欢的身份已起了疑心。

  坠下山崖的韩杰悠悠醒来,见大仇已报,女儿又已嫁作人妇,忽然空虚莫名,决定出家了却余生,方丈却提醒他尘缘未尽。

第二十三集

  千寻忍不住偷偷来看日照,饱受相思之苦的日照发现千寻踪影,立刻追出。日照质问千寻逃婚的理由,千寻泣不成声的告诉他,蝶衣是自己的亲姐姐。日照坚定的表白心迹,千寻却仍咬牙拒绝,坚持要他对蝶衣负责。

  高力士拿着太君夜探安禄山行馆时掉落的发簪来到荀府,太君以为皇上已经知道自己正在追踪八阵图下落,心中恐慌,却不知这一切都是安禄山暗中捣的鬼。

  千寻终于找到蝶衣,将爹娘的死讯告诉了她,并劝她跟自己回家,今后可以相依为命。谁料满腔怨恨的蝶衣对千寻恶言相向,委屈伤心的千寻醉倒在酒馆里,被念念不忘她的杨国忠发现带回相府。

  太君担心靖国府难逃浩劫,为保全日照决定将他支开。蒙在鼓里的日照,还兴冲冲的依奶奶嘱咐带着她的亲笔信件出门寻找千寻。

第二十四集

  耿直忠心的太君铤而走险,进宫想向皇上解释清楚。玄宗正为无法解开八阵图十分烦躁,却见太君贸然闯入声称宫中的八阵图是假的,玄宗质问太君,真图是否藏于荀府后院石楼中,太君百口莫辩,杨国忠趁机煽风点火,求圣旨去荀家查探究竟,玄宗虽未应允,却已对太君猜忌更深。

  禄山剿灭山匪立功,国忠妒火中烧,表面却极力巴结,为他在教坊设宴庆功。席间蝶衣的舞姿和美貌给禄山留下深刻印象。高力士受皇命来到荀府,太君自知大限已到,献出祖传的白玉麒麟哀求力士放过日照。太君自缢身亡,力士命禁军一把火烧了后山石楼,回禀玄宗就说日照已烧死在石楼中。

  山中木屋里的日照发现天象变异,大惑不解,只身来到山顶默默推敲,却被北斗七星的光束击中,日照茅塞顿开,想起了刻在后山石室壁上的字句,急忙打坐默诵,转眼进入禅定之中。雪痕上山找寻日照,却见日照被一个巨大的光茧环绕着,仿佛陷入昏迷。雪痕欲救日照,却始终无法接近光茧。木屋中的拾欢无意中看了日照包袱里太君所写的信笺,说明荀家遭劫,要千寻带着日照逃走。拾欢大惊,连忙上山通知雪痕,两人却双双被季东明派出的杀手打伤。

第二十五集

  及时清醒过来的日照功力大增,轻易的将杀手击毙,救了雪痕和拾欢下山。日照试着为雪痕疗伤,只见手到之处伤口立刻痊愈,却固执的碍于男女有别不肯为拾欢治疗,雪痕无奈,又惊讶于日照奇异的内力,只好去找崔复来为拾欢治伤。

  玄宗听说荀家石楼被毁,勃然大怒,高力士解释此举是为追捕日照斩草除根,而且烧毁石楼,从此也断了世人对八阵图的觊觎之心,玄宗暂且息怒。安禄山假做顾念旧情,请求皇上准他在荀家守灵三日,玄宗应允。

  蝶衣听说日照葬身火海,自己竟没了报仇的对象,急急奔赴荀家后山,从废墟中独自烧着纸钱的丫鬟美景口中确认了传闻,从此只觉生不如死。

第二十六集

  苏醒后的千寻发现自己被杨国忠软禁又急又气,假装中毒,国忠来探,千寻以自杀为要挟不慎真割伤了颈脉昏死过去,国忠连忙找来崔复为她止血医治。

  日照和雪痕从崔复口中得知千寻下落,并肩来到相府后院,发现林中布下阵法。日照找到破解方法,将千寻救出。当初在相府布阵的罂素吃惊,以为是雪痕练成奇功破了阵法,提醒禄山要尽快除掉他以绝后患,禄山笑答雪痕自有杨国忠对付。千寻回到爱侣怀中,不由想到父母的惨死和蝶衣的怨恨,忍不住抱着日照放声痛哭,日照全心安慰并将奶奶的信件交给她。千寻读信后脸色大变,日照询问信中内容被千寻支吾以对。

  雪痕告诉千寻太君已死,荀家败亡,千寻担心还蒙在鼓里的日照承受不了这个打击,与雪痕商量如何继续瞒住日照。

第二十七集

  杨国忠转眼不见了千寻,火冒三丈,找上千冲要人,千冲来找雪痕,见到日照没死大吃一惊,诧异的将荀府遭杨国忠陷害太君惨死的事告诉了他。日照伤心回家,眼看一片废墟,想起昔日奶奶对自己的失望和期许,羞愧自责不已。日照要去找杨国忠报仇,被众人拦住,劝他暂忍一时,目前不要自投罗网。

  蝶衣高烧不退,桃花慌忙来找崔复帮忙。千寻听说姐姐重病担心不已,又苦于蝶衣对自己仇视的态度不敢前去探望,左右为难。雪痕提议千寻尽早与日照完婚,一则让蝶衣死心,二则绝了杨国忠的觊觎之心。千寻担心日照心情低落不能接受,不料日照却一口答应并提出要回靖国府在奶奶灵前完婚。

  罂素听说日照没死,并且即将成婚,心生一计,故意放了假消息给杨国忠。国忠听说千寻要跟雪痕成亲,旧恨新仇齐上心头。他以剿灭荀日照朋党为由向皇上要来两营禁军,想一举毁掉婚礼。安禄山一旁暗中得意。

第二十八集

  日照终于要跟千寻厮守终生,想起奶奶对他们的期望,心中无比感伤。千寻温柔的安慰日照,鼓励他尽快走出悲伤的阴影。这一切都被蝶衣看见,妒恨交加。众人料定婚礼上将有一场恶战,嘱咐日照与千寻无论如何要坚持完婚。

  杨国忠指使禁军来荀府抓人,雪痕、拾欢与千冲奋力抵抗,日照与千寻在厅外激斗声中拜堂成亲。雪痕为保护拾欢身受重伤,伏在屋顶上的蝶衣出手相助受了伤,被安禄山救走。日照与千寻牵手而出,见禁军蜂涌而至,愤然出手,转瞬间禁军被打得落花流水。拾欢怕事态闹大惹恼了皇上,忙请千寻照顾雪痕,自己匆匆而去。

  太子李亨熬不过从小感情最好的妹妹拾欢一再哀求,答应出面暗助。国忠听说禁军竟未能取雪痕性命,气得进宫再求皇上增兵,不料李亨早一步请高力士禀明皇帝,玄宗怒斥国忠假公济私强抢民女,国忠灰头土脸的被遣回相府闭门思过。

第二十九集

  雪痕被日照救醒后,听说拾欢不告而别大感失落。千寻听雪痕叙述知道婚礼当夜蝶衣被蒙面的安禄山带走,十分担心,拉了日照到行馆找蝶衣,蝶衣假意原谅了千寻,并做出重伤虚弱之状,千寻让日照去请崔复来诊治,蝶衣一见日照离开,竟狠心的对千寻下毒手,却被心生不安折回来的日照隔墙出手挡回,掌力反震伤了蝶衣,日照拉着伤心的千寻离去,这一切都被季东明看见。

  安禄山得知蝶衣被日照打伤十分心疼,季东明发现自己错认了敌人,日照才是功力大进的八阵图守护者。禄山嘱咐东明去荀家后山再查八阵图下落。

  日照劝千寻不要再相信蝶衣,千寻却放不下姐妹亲情,决定分一半千家庄的家产给蝶衣。千寻和日照回千家庄找千冲商量分家之事,千冲终于忍不住告诉妹妹,玉婵夫人尚在人间,千寻喜极而泣。

第三十集

  千寻看出日照想家,提议趁夜陪他回靖国府看看。两人发现石楼废墟上有冲天火光,走近一看却见两只麒麟似的小精灵冲出石楼密室,钻进日照体内,日照当场昏迷过去。躲在暗处的季东明与安禄山目睹,对日照更生戒心。千寻把日照背回小屋,连神医崔复都无法救醒气息正常却昏迷不醒的日照。

  禄山对蝶衣示爱,愿意无条件帮她做任何事。蝶衣直言不讳的表白自己向不爱她的日照报复的决心。东明说日照与八阵图关系密切,蝶衣愿与禄山合作各取所需的毁掉日照。

  千寻给蝶衣送来千家庄的房地契,蝶衣假意大受感动。千寻伤心的告诉姐姐日照莫明其妙昏迷不醒,一旁的季东明趁机表示自己懂得治疗之法。千寻信以为真,求东明出手搭救,东明故意在蝶衣的苦苦哀求下方才答应。

  钻进日照体内的麒麟精魄,引领着日照的元神,回到六百年前五丈原蜀魏两军大战的战场上。

第三十一集

  季东明救醒了日照,却将麒麟精魄困在线球中带回禄山行馆,密而不宣,暗地作法想收服精灵。季东明把线球藏在怀中却被麒麟击伤,崔复看出端倪,要日照去相国府后院,取布阵用的麒麟血树汁送给东明治伤,日照和雪痕溜进相府遭到伏击,幸得拾欢出现解围两人方才脱身。

  雪痕见杨国忠都对拾欢忌惮三分,更怀疑拾欢的真实身份,追问之下拾欢情绪失控,将母亲遭杨国忠兄妹陷害惨死后宫的往事和盘托出,雪痕吃惊,更难向拾欢坦白自己的身世。力士向桃花打听雪痕来历,得知“见死不救”竟是易容后的太平公主旧部崔复,力士顺藤摸瓜,禀明玄宗,“雪痕”原来就是太平公主之子“薛恒”。

  日照对自己身上发生的各种怪事一时无法厘清头绪,想起曾在太君处见过一对与那两只麒麟精魄相似的白玉麒麟,再回旧宅寻找线索,发现杨国忠的人早将靖国府搜了个干净,却是一无所获。

第三十二集

  雪痕不解日照为何一再冒险回靖国府,日照将自己是诸葛武候后人的身世,生来为守护八阵图的重责大任告诉了雪痕,雪痕想起太君以前的嘱托,恍然明白过来。蝶衣将偷听来的日照身世告诉安禄山,禄山情不自禁的表现出对蝶衣的爱意,触怒罂素动了杀机。

  罂素不愿任何人干扰安禄山的复国大计,追至林中对蝶衣痛下杀手,禄山及时赶来拦住,警告罂素不许碰他的女人。千寻趁机将受伤的蝶衣救走,告诉日照凶手正是当日比武招亲的擂台上追杀他的妖妇,日照怀疑罂素毁掉玄武门是暗中有人指使。季东明饮下麒麟血树汁疗伤,不料线球中的麒麟精魄闻到气味反而惊慌逃窜,禄山和罂素听到东明屋内连夜传出怪声,疑心他投靠禄山另有所图。

  崔复告诉雪痕,麒麟精魄乃寻找八阵图的关键,收服它就能拿到八阵图一统天下,雪痕忿然打断,警告崔复不许再打八阵图的主意。

第三十三集

  蝶衣用苦肉计向日照表白心迹被千寻看见,千寻心中不是滋味,雪痕出言安慰,拾欢却指责千寻坚持留下蝶衣又要怀疑日照,是对二人的感情不够真诚,雪痕维护千寻骂了拾欢,拾欢伤心失望却仍不舍得离开雪痕。

  力士拿着荀太君送的白玉麒麟到街上给行家鉴定,被日照和雪痕看见,两人联手抢回麒麟。

  杨国忠听说皇上为七公主出走大为伤神,为了表功,与高力士设计从贪财的桃花处骗到了拾欢的住处。千寻发现国忠的人将拾欢迷晕抬走,雪痕拉了日照闯进相府要人,高力士告诉雪痕拾欢的真实身份,雪痕以为拾欢碍于二人辈份有别而不敢倾心相爱。拾欢被送回宫中,雪痕十分失落。玄宗警告拾欢不许再与雪痕来往,拾欢不从被玄宗软禁。

  日照捧着一对白玉麒麟怎么召唤也没反应,崔复告诉日照,这白玉麒麟只是那对灵兽暂寄的驱壳,它们的精魄早已被季东明收走。

第三十四集

  禄山怀疑东明瞒住自己在房内不知作些什么妖法,大为不满。日照和雪痕夜探行馆寻找麒麟下落,正与四处窜逃的麒麟精魄撞个正着,顺利收回了它们,东明无力阻拦,懊恼不已。

  东明与日照的斗法造成星辰异动,玄宗听钦天监报告,怀疑雪痕要造反,立即派出禁军围剿太平公主旧部,雪痕和日照及时赶到,救下大部分弟兄,但也诚恳表明自己无意于争天下,要大家尽快离京免遭杀身之祸。

  蝶衣偷走白玉麒麟交给安禄山,禄山故意将麒麟给了东明,自己却在暗中监视。日照不见了白玉麒麟,怀疑是蝶衣所为,千寻却一心为姐姐辩护不许日照冤枉她,日照无奈,想不到东明将麒麟暗中又送回木屋想引出它们的精魂,蝶衣不明安禄山是何用意,日照看出季东明的企图,却仍不知如何启动白玉麒麟。

第三十五集

  拾欢以不吃不喝来对抗父皇,玄宗大伤脑筋,命李亨前去说服妹妹。拾欢剖白自己对雪痕的真心,李亨大受感动,决心帮妹妹乔装逃出宫去,却被高力士识穿拦阻,玄宗大发雷霆。

  日照回玄武门寻找麒麟线索,雪痕放下情伤一同前往。两人来到玄武门后山撞见独居小屋的韩杰,才知他原来就是门主马云风临终前交代日照、凭玉璜寻找的大师伯。

  韩杰听说日照竟未娶他的女儿蝶衣怒不可遏,一掌击向日照,谁知日照怀中的麒麟精魄跳出线球,瞬间与随身玉璜化做一副白玉盔甲护住了日照。三人大惊,顿悟麒麟护主,当日照发生危难时麒麟才会发生作用。

  这时谷底窜出一条云龙将日照带上云端,守护八阵图的八将现身,告诉日照必须找回他们八人的后代方能重新封印八阵图。日照依指示将窜离八阵图的八将光魂收回,八阵图终于回到日照手中。韩杰见日照竟是诸葛后人,决定助他完成大业。

  日照将麒麟甲胄收回玉璜之中,带着八阵图回到小屋,季东明却将千寻和蝶衣掳走要挟日照交出八阵图。

第三十六集

  日照无奈的将八阵图交给东明换回千寻和蝶衣,两人却再遭罂素下毒险些送命。禄山对罂素一再伤害蝶衣忍无可忍,罂素吐露真相,说她原来是安禄山的亲娘,从小让安禄山生长在艰苦的环境中,自己暗中保护,培养他茁壮成材,绝不能容忍儿子因为一个女人而断送大好江山,禄山却漠然以对。

  雪痕接到李亨传书与日照乔装进宫带走拾欢,被玄宗发现。玄宗怒斥雪痕利用拾欢想夺皇位,日照跪拜玄宗要他还荀家清白,玄宗见到鬼似的大惊失色。雪痕叫日照对沉溺女色的皇帝不要再抱希望,李亨假装被二人挟持逼退禁军,雪痕、日照带着拾欢离开皇宫。

  千寻发现日照带回的大师伯竟是自己的杀父仇人,誓要找他报仇被日照阻拦,千寻伤心的回家找千冲。蝶衣见到父亲悲喜交加,韩杰劝蝶衣放下因爱生恨之心,不要走当年自己的老路。

  玄宗担心日照、雪痕会利用八阵图造反,杨国忠趁机提醒玄宗,手握重兵的安禄山可能是他们的同伙,玄宗震惊。

第三十七集

  安禄山收到高力士密报,得知玄宗想借故削掉他的兵权,故意上殿面圣请辞节度使,玄宗果然上当,赞扬禄山坦荡无私,不但不削兵权反而委以重任,东明恭喜禄山举事时机已到。

  千冲劝千寻放弃报仇之念,千寻气愤的离家,正撞见玉婵回来,母女相拥而泣,玉婵也劝千寻不要再去纠缠上一代的恩怨,千寻回想起目睹父亲惨死,仍心有不甘。

  韩杰偷偷来看玉婵,蝶衣暗中跟踪。韩杰与玉婵唏嘘往事,蝶衣迁怒玉婵当日让自己代婚反遭羞辱,千寻却怀揣匕首欲杀韩杰报仇,混乱中伤了挡在中间的玉婵,千寻和蝶衣后悔莫及,方寸大乱。

  日照潜入行馆欲取回八阵图,安禄山劝他和自己联手夺下大唐江山,日照大义凛然的拒绝,被季东明现身拦下。东明以麒麟血树汁引开日照的护体麒麟,两人动上手,两败俱伤,一旁观战的安禄山惊讶的发现,季东明的身手竟与日照在伯仲之间,禄山对东明投靠的用心愈发起了怀疑。

第三十八集

  玉婵垂危,蝶衣和千寻悔不当初。千寻焦急地等待日照回来救醒母亲,不料日照刚支撑着回到木屋就昏迷过去,千寻不知所措。雪痕想起那日在谷中所见日照的护身盔甲,请韩杰出掌试试能否引发日照的护体神功。果然日照一受到攻击,麒麟精魄立刻与玉璜融合化为甲胄,日照清醒过来。

  玉婵被日照救回,母女三人冰释前嫌抱头痛哭。

  蝶衣来找安禄山,告诉他自己已无心报仇,禄山要蝶衣随他而去,蝶衣被他真情感动,与禄山结了连理。罂素见儿子举事在即竟仍牵挂儿女私情,伤心悲凉的对禄山细数这几十年来母子二人为复国大计所做的努力和牺牲,禄山动容,答应母亲暂时将蝶衣放下。

  桃花眉开眼笑的找到千寻,告诉她自己在千家庄送她的田地里挖到一只金器,日照发现金器形状酷似八将所用兵器“黄金戟”,追问之下才知桃花竟是八将之一的焦将军之后。

第三十九集

  国忠领旨去行馆接掌安禄山的兵权,罂素露出真面目,国忠被安禄山拿下吊上了城门。玄宗如梦初醒,急召陈玄礼出兵讨伐。

  日照和雪痕再回定军山寻找八将后人的线索,惯用长鞭的雪痕果然是龙腾鞭将军之后。二人出谷时正遇玄礼与东明交手不敌,幸得日照出手相助救下玄礼。

  韩杰与蝶衣在林中撞见罂素,韩杰气愤罂素当年害自己被逐出师门,两人动手,蝶衣相助,赶来的安禄山眼见母亲死于蝶衣剑下,憾然抱着罂素尸身离开。

  日照来到千家,千寻开心的告诉日照,母亲已证实自己和千冲分别是夜鳞刀和后羿弓的传人,韩杰把天灵针传给蝶衣,拾欢也想起母亲留下的悲鸣琴,八将之后除紫微剑外都已有了着落。

  玄宗听玄礼回报对日照倍感愧疚,当即为荀家平反。日照回到靖国府,惊闻奶奶身边的忠义丫鬟良辰,当初瞒着太君乔装改扮替奶奶赴死,把喝了迷魂茶的荀太君留在密室中。劫后余生的太君见孙子平安归来不禁老泪纵横。

  众人齐聚靖国府叹奸相误国,拾欢鼓励太子李亨取而代之,太君算出李亨正是具有帝王气可使用紫微剑之人。

第四十集

  安禄山叛军势如破竹,不久就攻下洛阳。日照发现天象又变,意识到季东明正欲开启八阵图,日照集合八人一起前往定军山八卦谷。

  日照高举玉璜,仰天而呼,刹时间狂风突起,旌旗作响,八将后人就位。安军大帐中的季东明也作法抗衡,双方在虚空中酣战。

  安禄山遭到日照指引天象攻击,不明就里的误会是东明意图不轨,忿而出帐杀了东明,东明临死前遗憾的告诉禄山自己乃司马懿后人,一心只想辅佐他一统江山,禄山痛悔不及。蝶衣不忍伤害禄山自行罢手,韩杰补上女儿位置被击毙,蝶衣大恸归队,大破东明留下的阵法,日照顺天应人的成功封印了八阵图。

  安禄山的军队长驱直入,玄宗弃京城而逃,杨氏兄妹命丧马嵬坡。半年后李亨登基,郭子仪率领勤王大军抗击叛军,安禄山被部下所杀,战乱了七年的山河重归平静,日照与千寻、蝶衣姐妹回到靖国府侍奉荀太君安养天年。八阵图再度出世,又要再等上六百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