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金超群、何家劲版《包青天》:宋仁宗年间,开封府尹包拯,通称包青天,为官清廉,为民伸冤,强调“人在做天在看”、“举头三尺有神明”不畏强权,除恶务尽,较脍炙人口的单元有《秦香莲》、《真假状元》、《狸猫换太子》等。

  陈世美家境贫寒与妻子秦香莲恩爱和谐,十年苦读陈世美进京赶考,中状元后被仁宗招为驸马。秦香莲久无陈世美音讯,携子上京寻夫,但陈世美不肯与其相认,并派韩琪半夜追杀。韩琪不忍下手只好自尽以求义,秦香莲反被误为凶手入狱。在陈世美的授意下,秦香莲被发配边疆,半途祌官差奉命杀她,幸为展昭所救。

  包拯欲治陈世美之罪却苦无实证。陈世美假意接秦香莲回驸马府,又以二子逼迫秦香莲在休书上盖印。展昭至陈世美家乡寻得人证祺家夫妇,半途上祺大娘死于杀手刀下,包拯找得人证物证,欲定驸马之罪,公主与太后皆赶至阻挡,但包拯终不让步将陈世美送上龙头铡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北宋汴京城,繁华如昔。

  街头,人群熙来攘往,少妇秦香莲携子女到驸马府认亲,岂知驸马陈世美非但不认妻儿,更斥责秦香莲为疯妇,为掩饰心虚怒砸秦香莲出示的父母牌位。秦香莲认亲不得,无奈徘徊街头,恰逢王丞相回府,秦香莲拦轿喊冤,声称是驸马糟糠之妻,丞相将信将疑,设计暗查真相。

  王丞相寿诞之期,驸马到宴祝寿,其间秦香莲抱琴献歌,曲中字字血泪声声怨,陈世美闻声恼羞成怒,失态离席。王丞相察言观色,心知秦香莲所言不虚,却碍于此事涉及皇室颜面,不敢造次。秦香莲不肯认命,王丞相突然想起朝中也许有人可以为她申冤。

  秦香莲依照丞相授意到开封府击鼓鸣冤,包拯闻言也十分震惊,秦香莲无状无证却状告皇亲国戚,包拯深感事关重大,与王丞相商议之后决定亲至驸马府一探虚实。在驸马府中陈世美一口咬定和秦香莲毫无瓜葛,但言谈之间露出诸多破绽。包拯苦劝其承认秦香莲母子,然而陈世美惧于欺君之罪,依然矢口否认,并对包拯下了逐客令。

  包拯回府与公孙策商讨案情,都认为秦香莲与陈世美确是结发夫妻,但若秉公办理,陈世美必定难逃一死,非秦香莲所欲,左右为难。秦香莲此时方知要回丈夫已不可能,最终决定独自带着儿女回家。

  深夜,离开开封的秦香莲母子走在县城小巷,谁料陈世美竟然派韩琪追杀三人,秦香莲逃到土地庙再无退路,危急关头秦香莲拿出公婆牌位证明自己确系驸马原配,为求忠义两全,韩琪放走秦香莲母子之后挥刀自尽。秦香莲被巡夜的衙役当作疑凶抓走。

  县令与陈世美串通一气,将秦香莲屈打成招,发配远方。

第二集

  秦香莲带着一双儿女被发配军前,押解衙差却奉命半途对三人下毒手。危急关头得一侠士相救,秦香莲认出侠士就是当年家乡放赈之时曾救过自己的恩公。侠士听说秦香莲被驸马陷害,担心她们还会有危险,便带着三人来到土地庙。土地庙中显然已经被人清理过,尸体、钢刀、鲜血都消失无踪,侠客嘱咐三人在庙中等候,独自夜探县令府第,以进宫腰牌骗得县令信任,顺利取走作为凶器的钢刀,钢刀上印有驸马府的印记。

  事已至此,为洗脱杀人罪名,秦香莲不欲状告驸马亦不能。钢刀既得,侠客指点她在包拯回府途中拦轿喊冤,秦香莲依言而行。包拯见钢刀十分震惊,将母子三人带回府中。侠客在人群中见此情景,放心离去。

  在开封府中,秦香莲向包拯陈述自己遇险获救的经历,此时展护卫回府,秦香莲方知两次相救的恩公竟是御前四品带刀护卫展昭。包拯对陈世美杀其灭嗣的罪行十分震怒,在公孙策的劝阻下决定先与王丞相商议,王丞相为顾及皇室颜面,提议再对驸马好言相劝。谁知两人善言相劝,陈世美却 非但不领情,反而冷嘲热讽,包拯一怒之下与陈世美对簿公堂,却因证据不足,让陈世美巧言脱罪。

  一战失利,包拯决定沉着再战,展昭调派人手一边搜集证据,一边对陈世美攻心。

  陈世美停妻再娶、追杀妻儿,终于受到良心谴责,昔日情景夜夜入梦,韩琪阴魂也似乎萦绕不散,在展昭攻心策略之下时时感到被父母责备,更加度日如年。县令畏惧包拯,不敢再帮陈世美作恶,陈世美终觉走投无路,向王丞相要求与秦香莲相见。

  在王丞相安排的僻所,陈世美对秦香莲痛陈自己的悔恨以及种种无可奈何,拿出银子安顿家小,善良的秦香莲答应成全丈夫的荣华富贵独自回乡,陈世美安心之后终于真情流露,将一对儿女拥入怀中。谁料这一幕被闻讯赶来的公主看在眼里,见公主冷冷地转身离去,陈世美惊魂之下立刻追逐而去,扔下秦香莲怅对空屋。

  倍感委屈的公主在府中又哭又闹,惊动了太后,陈世美向太后表示心里只有公主,但公主不依不饶定要陈世美休妻。太后认为休妻之举太过仗势欺人,表示要见见秦香莲,王丞相和包拯让秦香莲放心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