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山东藩台杨康源一人承担了挪用军饷的罪责。临刑前,他把妻女托付给山东巡抚高敬堂。

  被罢官的高敬堂赎出了被卖进妓院的杨妻及女儿杨二娥和杨三娥,并命次子高成栋娶二娥为妻。

  高敬堂的填房夫人林媚春和高成栋有私情。见高成栋成婚,林媚春妒火中烧。在林媚春的舅舅吴献铭的安排下,二娥在林媚春房里撞见了衣衫不整的高成栋。当三娥找高成栋算账时,二娥把事情按了下去。

  高成栋担心二娥说出实情。吴献铭给了他一包砒霜。二娥喝下放有砒霜的汤药后,对高成栋说出了肺腑之言……

  酒醉后的林媚春撞见了二娥七窍流血的尸体。

  被买通的阴阳先生说二娥死于血崩之灾。杨母和三娥赶到高家时,二娥已经入殓。三娥想不明白:二娥怎么会突然死了呢?三娥要求开棺遭到拒绝。

  杨康源的文书黄全,辞职回乡照顾杨家母女。他帮三娥写状纸状告高家。高敬堂要杨母管住三娥。

  知县陶钰接下了三娥的状子。药铺掌柜供出吴献铭买砒霜之事,吴献铭被押入死牢。高成栋送来银票,陶钰以杨二娥砒霜中毒证据不足为由,而草草结案。三娥第一次告状失败。

  吴献铭将高成栋杀害二娥之事告诉了林媚春,并以各种手段向高成栋要钱。

  三娥怀疑是林媚春害了二娥,再次状告高家。陶钰抓捕了林媚春和吴献铭。高成栋又将银票送到县衙,陶钰又以杀人证据不足而结案。

  三娥无奈,向高成栋要了三万两银票。她把银票给了陶钰。师爷水耗子答应三娥,一定将杀害二娥的凶手送上法场。

  林媚春和吴献铭被再次抓进了大牢。高成栋将林媚春的贴身丫头红姐作了替死鬼。林媚春和吴献铭出狱。

  正准备和黄全成婚的三娥脱下嫁衣,将高家告到府衙,并告知县陶钰收取贿赂、包庇罪犯。

  高敬堂闻知杨三娥将高家告到府衙,为保全高家,他带着家产上京捐官。

  知府徐谦看到三娥的状纸,立刻将陶钰,水耗子,林媚春,吴献铭,高成栋都缉拿归案。

  林媚春招认了自己与高成栋的奸情和高成栋杀妻的事实。高成栋被押下死牢;陶钰、水耗子被免去官职;吴献铭越狱逃跑。

  高敬堂给淳亲王送礼捐官不成,便派人到总督处状告淳亲王开黑店。尔后,高敬堂又以官复原职为交换条件,在总督面前替淳亲王遮掩了事实真相。

  就在徐谦准备亲斩高成栋时,淳亲王调离了徐谦,高敬堂如愿当上了知府。随即,高敬堂将陶钰、水耗子官复原职;判决吴献铭是害死二娥的凶手;释放高成栋,休了林媚春。

  杨母正高兴地准备着三娥与黄全的婚事,传来高成栋被释放的消息,三娥如五雷轰顶。她直奔总督衙门再告高成栋。高敬堂闻之带人冲进杨家……

  总督衙门人去楼空。三娥回到家,看见娘倒在血泊里……

  大清灭亡。在北洋军政府任职的黄全鼓励三娥,再一次将高成栋告到检察厅。

  一声枪响,杨三娥多年的冤案,几经周折,终于平复。

电视剧《杨三姐告状》人物简介:

  杨三娥——性格刚烈、活泼,为了找出杀害二娥的真凶,她几经磨难,六告高家,终沉冤昭雪。

  高成栋——他与姨娘有了私情,却听从父命娶二娥为妻;又受他人唆使,毒死了二娥,作恶多端,终有恶报。

  高敬堂——山东巡抚;因挪用军饷赈济灾民被罢官回乡。二娥死后,他不惜用重金买官,纵子行凶,以保全高家。

  林媚春——高敬堂的填房夫人,却和高成栋有了私情……当识破了高成栋的真面目时,她说出了事实真相。

  杨二娥——温婉可人,为了报答高家的恩德,她默默地忍受着心里的委屈,最终还是没有逃出厄运。

  吴献铭——为了钱,他把自己的外甥女嫁进高家;还是为了钱,他借他人之手毒死了杨二娥……

  陶钰——不学无术,贪得无厌,成天就知道抓蛐蛐。当看到银票时,他大呼:当官真好!

  杨母——丈夫舍命救了高敬堂,自己却被高敬堂逼上绝路……

  黄全——与三娥两小无猜,为照顾杨家母女,辞职回乡,并一路陪伴三娥将高家状告到底……

  高成业——高家的长子,可对经商当官都没有兴趣;一心只想“高家别搅和乱了……”

  柳秋莲——身为高家的大儿媳,只恨自己嫁了个没出息的男人,看似多嘴饶舌,实为善良正直。

  瑞王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大清朝就断送在他们手里。

  熊总督——听戏、泡角儿、争权夺利,是总督大人的主业。

  水耗子——县衙里的师爷。听到鸣寃的击鼓声,他知道来钱的机会到了……

  刘文彪——北洋军政府检察厅厅长,在金钱和名誉之间犹豫,最终还是正义战胜了邪恶,为三娥鸣寃雪恨。

分集剧情:
第1集

  山东藩台杨康源因挪用军饷救灾一事独自把罪责揽于一身,在临行前把妻女托付给了高敬堂。

  在老家玉丰县,县衙接到朝廷的御旨,杨家抄家妻女官卖,靠捐官新上任的县令陶钰,于是带人到杨家进行抄家,并把杨家母女卖到了当地的翠月楼……

  高家接到了老爷的来信,被罢官回乡。不几日即将到家,老爷的姨太太林媚春得知后欲求她的情人老爷的次子高成栋带她一起私奔,被高成栋柜绝了。

第2集

  高成栋到姨娘的舅父吴献铭家找吴,告林媚春要私奔的状,被吴献铭灌醉带到了翠月楼。高成栋看上了做粗使丫头的三娥……

  高敬堂回到家述说杨大人救了自己一条命,要想法找到杨大人的家属。老爷回到家,一顿饭时,由老大成业的媳妇柳秋莲积了几年的怨气,话里话外地向老爷讲述着家里发生的事,使高老爷一头雾水……

  黄全回到家听母亲说杨家母女被卖到翠月楼,于是跑到翠月楼确认杨家母女在妓院。此时黄全找上门求高大人出面救她们母女,高敬堂命令二儿高成栋立马到翠月楼将杨家母女救了出来。

第3集

  高成栋在柜上凑足了银子和黄全连夜赶到翠月楼将杨家母女救出了妓院。

  吴献铭夫妇听说老爷回家了,连忙赶到高家要为老爷接风。吴劝林要跟老爷搞好关系,看能否在高家的古玩店明古斋谋个差事,里应外合的做事。

  杨家母女被接出妓院后,暂住在高家的客房,高老爷第二天前去看望杨家母女,看上了二娥,夸二娥心灵手巧。想到要二娥许配给高成栋。

  此时,高成栋在听到要办纱厂办实业能发大财,于是回到家跟父亲提及此事,希望被家人理解,不料却被父亲以先成亲后立业为由拒绝……

第4集

  高老爷找成栋商量婚姻大事,成栋表示要先立业再成家,老爷生气命令成栋要先把二娥娶回家,再谈立业的事。

  高老爷晚上到林房提及成栋的婚事,使林有些惊愕。林满心惆怅,难以入眼。

  杨夫人也答应了高老爷的提亲后,心里老是感到不安,于是与黄妈妈一起到庙里抽签,可却抽得一柱下下签……

  高成栋找理由拒绝结婚,而坚持要办纱厂干实业,被父坚决拒绝了。高家沉浸在喜事的喜气中。

  柳秋莲要把喜字贴在二姨太林媚春的院子被林拒绝了……

第5集

  高老爷去玉丰大戏院参加胡老板母亲的寿筵被冷落,回到家还在耿耿于怀。

  布商又一次催高成栋办纱厂的事要快点,成栋因心里难受喝醉了酒,于是壮起胆找父亲理论,被老爷斥了出来,成业得知后表示了对二弟的理解。

  高老爷定好喜事的日子,让大嫂柳秋莲和林媚春帮关筹办喜事,林以没办过,不会推脱。

  县爷陶钰因一只蛐蛐被衙役误伤死而感到郁闷时,接到了高家的喜贴,而师爷水耗子却鼓动陶跟高家的关系要拿拈好了……

  高成栋的婚礼如期举行了,可是在接亲时,却刮了一股妖风,此时林为没吃成早饭在房间发火……

第6集

  陶钰晚到了高家参加婚礼,不料却不像水耗子说的那样,高家老爷要等他到了以后再开始婚礼,不料高家的婚礼还是如期举行了,高家并没拿他这个新上任的县太爷当回事……

  三娥偷偷跑到姐姐的新房看望姐姐,把姐姐在头天晚上送给她的手镯还给了姐,说爹送的礼物会保佑二娥在高家顺顺当当开开心心的生活。三娥与姐姐的嬉闹时总是话里话外的表示她的软弱会受人欺负的,对姐姐的新生活总是不放心……

  二太太在成栋的婚礼上一直是一张冷冰冰的脸,柳秋莲在席间又在挑唆,于是老爷发放让林不舒服就回房休息。柳看在眼里,及时地送去了消愁酒,使林酒后失态地闹了二娥的新房……

  高成栋在婚礼上喝醉了酒,被陈妈很晚才送回了新房。进门后的高成栋没有及时的掀开二娥的红盖头,就倒在床上睡着了。第二天新来的贴身丫头小艾看见二少奶奶在新婚之夜坐了一夜……

第7集

  成栋新婚第一天就一直忙柜上的事,一整天都不着家。老爷跑到店里质问成栋是不是有了别的女人,被成栋否认……

  县令陶钰一天天无所事事,成天带着衙役们在堂上斗蛐蛐,讲笑话,弄得整个县衙官府一片散漫……

  成栋被老爷从店里斥责一顿回了家,发现二娥与大嫂柳秋莲来往,就没好气地说了二娥一顿,被令以后少与柳来往……

  二娥嫁进高家的第一顿饭,就被二姨娘林媚春的小伎俩重重的羞辱了一顿……

  高老爷的旧相识,此时来到玉丰看望了高,表示如果现在还想回朝做官,可以通过捐官的方式重回官场。

  吴献铭到高家看望林媚春,因为自己的私心,想在高家谋得一个差事,苦苦劝她要对老爷好,只要笼络住了老爷,她才有好日子过……

第8集

  二娥的一句我理解你,顿时拉近了高成栋与二娥夫妻间的感情。

  在玉丰县演出的庆红班有个远近闻名的名角金玉,她直言拒绝了当地的富豪胡老板的邀请。被胡老板怀记心中……

  高老爷受邀请全家去看戏。傍晚时,林假装老毛病又犯了,不能陪老爷一起去看戏,此时林要与高成栋有个了结,约了晚上见面。

  林的舅母受吴的指使到高家看望了二娥,其间故意提及林的老毛病又犯了,也没能陪老爷一起去看戏,二娥听后当即表示晚上要看望二姨娘……

  高成栋接到林的字条后,借口去拒上取账簿而到林处赴约……

第9集

  二娥受了委曲跑回了家,三娥一直追问是谁欺负的,高成栋为什么要打她,二娥就是不肯向三娥述说,只用一句夫妻间的事,她不懂就打发了。看到姐姐居然受了姐夫的气不说,还被打,第二天一大早就跑到高家质问高成栋,二娥怎么他了,他动手打了姐姐。

  不料此事被高老爷知道了,他们都被高老爷请到了房里,问三娥,三娥说姐姐受欺负要老爷为二娥做主,以后不能再有人欺负她;问二娥,二娥首先认错,是她自己不够好,与成栋拌嘴;问成栋,成栋承认一时气急,不理智地打了二娥,保证以后绝不发生此事……

  高成栋害怕二娥将他与姨娘的事告诉老爷,于是找舅姥爷商量怎么办,舅姥爷出主意让成栋想法使二娥把嘴闭上……

第10集

  二娥独自坐在花园出神,被经过的二姨太林媚春发现,她打发小红先回去,于是向二娥走去,林向二娥以恶语相攻,二娥不卑不亢地回敬了林:“当终于有一天,纸里包不住火的时候,我看你们俩怎么收场!”不料她们之间的谈话,被经过此地的高成栋听见……

  高老爷找成栋来问话,成栋以为二娥将真情全都告诉了父亲,已经就要向父承认错误了,此时,林媚春恰巧进门,把成栋将要说出的话给截了回去。

  三娥不放心姐姐,跑到高家看望姐姐,问姐跟姐夫怎么样了,二娥告诉三娥,成栋已经向她赔礼道歉了,让她放心,不要回家跟娘讲,再说夫妻间的事,她一个小孩子不懂,也说不清楚……

  高成栋被林从父亲处解救出来,跑出去找吴一起喝酒,以酒解愁,吴在酒间,煽动成栋心中的怒火,挑唆成栋要看清二娥是个不简单的女人,她被慢慢折磨他,吴让成栋要尽早想办法解决二娥的问题,以免生出事端……

  傍晚,成栋回到家,在院门口正好遇上给二娥送药的厨娘,于是成栋把药接了过来……

第11集

  胡老板为了报复金玉拒赴他的约,找了当地的流氓欺骗负金玉,被及时赶到的高老爷给解了围。

  高成栋来到三娥家发现杨母不在家,于是跟三娥聊起了他的远大报复,还向三娥道歉,说不她不应该那样对待二娥,今后要让二娥和她们母女过上幸福生活。

  林媚春因酒后郁闷跑到高成栋房,发现了二娥的尸首。吴献铭看过戏后跟高老爷一起回到了高家,发现二娥已死,于是给高成栋出主意请阴阳先生来摆平此时。第二日,高家上下沉浸在一片葬礼的气氛中……

第12集

  高家着火后,吴把阴阳先生找来了,陈的一套邪说,把杨老太给说动了心,杨母同意将女儿在第二天下葬,而三娥却强烈要求要开棺见尸。

  小艾从乡下回到高府就听说二少奶奶死了,小艾哭着跑到灵堂要为二娥守灵,而被陈妈带回下人房锁了起来,这举动引起了三娥的疑惑重生……

  三娥到姐姐记里捡回了姐姐的手镯,又听说是林媚春第一个发现二娥尸首的人,于是前去看望了林,林的表现更让三娥怀疑姐姐的死……

  吴克扣了给阴阳先生的筹银,使陈记恨吴此时却见到了三娥,告诉了三娥要想知道真正的死因,就要开棺验尸,三娥回到灵堂请求高老爷开棺见尸……

第13集

  吴献铭听高老爷答应了三娥第二天开棺见尸,不免有些紧张,在老爷耳边不停的煽乎,此举对高家如何的不利,不能听从一个黄毛丫头的任性。

  三娥和黄全在街上拦截了阴阳先生陈万财,陈万财讲他是为了三百两银子,才编出二娥是白虎星入命,他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因为吴黑了他的钱,他多嘴向三娥说了二娥是中毒而亡的。三娥一听火冒三丈当时就要回高家,被黄全拦住。

  高老爷在家突然病了得厉害,连床都起不来了,大少爷成业相信阴阳先生邪说,主动出面连夜将二娥下了葬……此时高家大少奶奶在家里又重新置办着丧事。

  第二天一早黄全跑到杨家告诉三娥,二娥被连夜下葬了。三娥跑到高家质问高成栋,二娥是怎么死的,并把阴阳先生说二娥是死于砒霜中毒告诉了老爷。高老爷把成栋叫来问他,二娥到底是怎么死的,成栋支支吾吾地否认二娥的死与他无关,成栋的异堂反应,让高老爷确认的谁是害死二娥的凶手……

  三娥在高家没能看到二娥的尸首,并确认在高家是没法讲理,没法查清姐姐死因的地方……

第14集

  杨三娥在县衙堂上认出县太爷就是将她们母女卖进翠月楼的官爷,但是县太爷在堂上表示当时的情况是官命难为,如今此事不影响为杨二娥申冤昭雪……

  二娥的贴身丫头小艾被陈妈关了几天,她请求陈妈让她去给二少奶奶守灵,陈妈答应向二少爷求情,但被拒。

  陶钰根据水耗子的授意,派了二位衙役到高家通报,杨三娥状告高家,县衙从今日起开始查办此案,明日开棺验尸……

  柳秋莲到账房报账发现了高成栋我了五百两银子,觉得这与二娥的死了有关系……

  高老爷怕林再生来会惹麻烦,变相嘱咐小红要好生照顾林,等他忙完这段时间就去看她……

第15集

  高成栋得到父亲的默认,准备用银子到县衙走一下,想用钱把三娥告高家的抹平。

  杨母得知三娥把她们母女的救命恩人给告到了县衙,一气病倒在床上,不吃不喝,杨母让三娥把状纸撤回来,黄妈妈也在劝三娥,人死不能复生,高家是不可能害二娥的。三娥不肯,黄全帮三娥想办法。

  县衙的师爷水耗子确认二娥的死肯定与高家某人有关,高家为了摆平这个案子,肯定会来县衙摆平此事,于是劝说县令陶钰耐心等待,今天一开张,他的财源将会滚滚而来……

  吴献铭拉着高成栋没有直接到县衙,而是到了酒馆说不能马上就去,要渗渗,不要让县衙觉得高家有使不完的钱子,他们的胃口的添不满的。傍晚时,高成栋与吴献铭来到县衙,请水师爷在县太爷面前美言,体谅他的丧妻之痛,水耗子答应高、吴在县令面前美言……陶钰看到银票后喜出望外。水耗子的一句:“杨三娥那个小丫头有什么好担心的,要怎么打发她,还不全凭您一句话吗?”使陶钰顿悟,陶下令明天开始查办杨二娥的案子……

第16集

  县令陶钰派衙役用轿子到杨家亲自接杨三娥上堂,以示他的清廉,杨母看到县衙真的来接三娥急忙拦着不让她去,三娥趁母回房取银子的空,将母亲反锁在家,上了县衙的轿子……

  三娥坐县衙的轿子一路走到县衙玉丰县的大街小巷议论纷纷,同时也传到了高家二少爷的耳朵里,高成栋有些坐立不安了,跟吴献铭商量怎么办,吴说他们掉进陶二人事先设好的圈套了,他们是想好好地敲咱们高家一笔。

  堂上陶草草地将二娥的案子过了堂,师爷带人将阴阳先生在翠月楼缉拿,在堂上陈万财没有扛住县衙的板子,向县衙招了二娥是中毒而亡的。

  恰在此时,高成栋到县衙求见水师爷,却看到了陈万财受审的一幕……

第17集

  杨母生三娥的气,一夜没让三娥进屋,第二天一早黄全叫开了杨家的门,杨母看到三娥病得很厉害,很是心痛于是请了大夫给三娥看病。

  高老爷一清早就听说县衙接三娥去告状了,二少爷又命陈妈把看见二娥尸首的人都打发回乡下老家去了,感觉这个家里有隐瞒他的事,于是到林房寻问林有没有什么事隐瞒他,有没有做对不起他的事,林回答他是肯定的。高老爷放心地离开林房,可是林的心却悬在了半空。

  水师爷根据陈万财的供述,带着衙役到县城里唯一一家药铺把药铺掌柜缉拿到了县衙。

  林没了主意,于是就找到高成栋,问他怎么办,高成栋对二娥的死表示了一种冷漠的态度,这让林很寒心,也让她感到了高成栋是怎样的人。二人的谈话,恰被来找成栋的爷在门外无意间听到。高老爷终于知道了家里出了什么事……

  林知道老爷已经知道了他和成栋的事后,不敢在高家住下去了,连夜带着小红赶回了娘家,没想到正赶上县衙前来缉拿吴献铭。

  林跑回高家找到高成栋,让他想办法救吴,高成栋连夜带着一张空白银票赶到了县衙……

第18集

  水耗子告诉高成栋二娥死案还是要公审结案的,否则杨三娥不会罢休,至于开的什么棺,有没有尸首不会有人知道。

  吴献铭为了第二天的公审结案不得不在县衙大牢里委屈一夜,在县牢里吴遇见了他曾经买通的陈万财和药铺掌柜,二少爷在到县牢看了他们,并嘱咐他们在堂上怎么讲话,结了案不把他们都弄出去。

  高老爷为了高家不得不在开堂当天一早跑到县衙找县令陶钰,用过去的威气想吓唬住陶钰,可没想到陶并没买高老爷的帐。

第19集

  三娥躺在床上听说县衙开审姐姐的案子,趁母亲没注意她,强撑着起来往县衙跑去。

  县衙里,县令陶钰如期开堂审理了二娥的案子,县衙请了仵作,在堂上用银针做了证明二娥是血崩而亡,就是三娥跌跌撞撞地跑到县衙时,县衙正好宣布二娥确是死于血崩,对三娥不追究错告高家之罪,黄全在堂上请求看看尸首,没被准许。三娥走上堂时,水耗子在催陶赶紧宣布退堂,三娥一下晕倒在堂上……

  在县衙公审时,高敬堂跑到杨家,劝慰杨母,表示对三娥的理解,认为县衙会给三娥的死一个交待,三娥回到家看到高老爷在和母亲聊天,三娥对高的态度让母亲训斥了一顿,并在母亲的逼迫下向高老爷认了错……

  高家大少爷成业听到县衙宣判高家无罪非常高兴,认为家里许久没有一点喜事了,吩咐厨房多准备几个菜,家人在一起好好庆祝一下,可是到了吃饭的时候,没有一个人……

  第二天,成栋按县衙的宣判给杨家送钱,确被三娥给回绝了。

  高老爷在杨家看到三娥的态度认为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这个家要想保住,他要采取一个措施,于是找到住在玉丰的前朝廷好徐鲲鹏想办法……

第20集

  高老爷回到家让高成栋给他凑足十五万两银子,为了这个家。他准备捐官,要想凑足十五万两银子就要卖掉家里一千多亩棉田,高成栋一看阻止不了父亲的举动,就到成业方找到大哥,想让大哥阻止父亲的行动,却被大嫂借着鸟奚落了一番。

  三娥和黄全来到二娥的坟前却发现姐姐的贴身丫头小艾在给姐姐上坟,小艾的自语让三娥觉得她姐姐的死确是冤死的。在坟前三娥又发现姐姐的坟从未有人动过,使她确定县衙的棺木是假的。

  过年了,杨母答应了黄妈妈让三娥嫁给黄全,她们将来可以互相有个照应,而三娥并未对此事更高兴,她还在想着一定要替姐姐申冤。

  成业受成栋的委托,找父亲劝说父亲不要离开家,被父亲拒绝了,还叫成栋要尽快将家里的棉田便卖凑足进京的银子……

第21集

  三娥随母到高家拜年时到姐姐房中收拾姐姐的遗物,意外发现姐夫说姐姐入葬时穿的衣服在家里……

  成业早上从账房先生哪儿得知父亲带着地契走了,急忙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成栋。成栋急忙备车赶往乡下的棉田,发现他来晚了,老爷已经将一千亩棉田卖给了几百户佃户,让他觉得他的实业已经彻底完了。

  三娥穿上姐姐最喜欢的衣服去看林,把林吓着了,发现三娥跟二娥很像,又陷入了病态中,中午没能到餐厅与大家一起吃饭,林的表现让三娥感觉姐姐的死与二姨太有直接的关系,于是第二次走向县衙,并向县衙提供了二娥从未离身的银镯做证据。

  高成栋用地租和柜上的货银和父亲卖地的银子凑足父亲进京的十五万两银票,陈妈急急地帮老爷收拾行李准备上路……

第22集

  高老爷准备上路了,全家人都到门口为老爷送行,在关行的人中,只有吴看了了高老爷为何重返官场。

  杨家老太太似乎也明白了二娥是怎么死的,她将先生和二娥葬在了一起。三娥在姐姐坟前再次许下一定要为姐姐报仇的诺言。

  师爷水耗子带人到高家将吴、林、厨娘再次缉拿。衙役把林押到高家中堂时,林没控制自己的情绪差点说出高成栋的名字,被水师爷及时制止了,高家又一次陷入混乱中,成业不愿看到高家这样下去,劝成栋栋尽快想办法,但成栋认为这事只有用钱才有摆平。成业认为他们哥俩要同心协力才能挽救高家。成业回到自己房中哄哄柳让她在家里乱成一团时出面当家,柳高兴地接受了丈夫的建议,于是趁柳到下房忙活时,将柳的陪嫁首饰偷拿了出来给了成栋……

  吴三人被带到县衙后,陶连夜审了厨娘,得知当晚二娥喝过厨房送去的汤药,林和小红也去过厨房,于是将吴林二人也请进了县牢……

  高成栋又一次到县衙找到水耗子,想用钱买通官府,没想到这一次他们更是狮子大开口,看上了明古斋的玉瓶……

第23集

  高成栋将吴三人接回了家,还将他们一一嘱咐第二天在堂上如何说话。

  第二天堂审如期开堂了,林媚春在堂上否认曾去过厨房,杨三娥指出这个事实是她听大少奶奶柳说的,并请陶大人当堂让柳上堂作证,可没想到柳在堂上也否认了她自己亲口对三娥说的话,三娥又提出姐姐的确银镯上的黑渍是毒液浸泡所为,也被县衙请来的银器店掌柜给否认了。

  此时的高家也乱成了一团,陈妈让下人葛三牲上房修房子,可他平白无故地从房上掉下来死了,他的死让林又一次受到了惊吓……

  高老爷随庆红班走在进京的路上,正好赶上二娥的七期,高老爷还是很伤感地为二娥烧纸钱祭奠,这一幕让庆红班的名角金玉被受感动……

第24集

  三娥到高家来找高成栋,让他承认是他向县衙使了银子,高成栋无耐承认了。三娥对高成栋说从现在开始他不再当他是姐夫,她还认为县衙就不是一个说理的地方,成栋也一再表示他一定要查出害死二娥的真凶。成栋让三娥提出条件,只要他能办到的,一定会办到,于是三娥提出要在高家私设公堂……

  当天晚上高成栋招集所有的下人,并一一嘱咐谁要是在堂上说错了话,他绝不饶他。第二天高家派车将三娥接到府上,在中堂,三娥和高成栋一起做了高家私堂的主审……

  在询问了高家的有关人员后,并没有让三娥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于是三娥说在高家就是不是一个讲理的地方。她向高成栋要了三万两银子,以做赔偿……

  高成栋离开中堂找到吴商量怎么办,于是吴开始让高成栋打起了老店明古斋的主意……

  三娥拿着高家的三万两银票出了高家的门,又一次敲响县衙的大鼓……

第25集

  三娥将高家的银票递到陶钰的前面,县令看到银票立即眉开眼笑,三娥却直截了当地说她要用这张高家的银票把黑白是非颠倒过来,就是要让害她姐姐的凶手偿命。并把县衙给她写一张字据,水耗子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可陶大人看到了钱就想不了那么多事了,就是当着三娥的面就催促水给三娥写字据。三娥拿着县衙给写的字据离开了县衙……

  县衙拿了三娥的银票,就要为三娥办事,于是县衙又一次要开堂审理二娥的死案,水耗子带着衙役又一次来到高家将吴、林、厨娘三人押入了县牢等待着公审结案。成栋得知吴三人又被县衙带走了,急忙跑到县衙找师爷商量此事,又意外得知三娥用她给的三万两银子要买通官府,于是成栋回到家不得不找到吴,让他帮忙找了买主将明古斋用最低价抵了………

第26集

  高老爷随庆红班到了京城,金玉看出了高老爷有很重的心事,表示对他的理解,她说她会尽力帮助他的,高老爷感到他在暮年得了知已。

  在玉丰,高成栋找到水耗子又再一次想买通县衙,但是水师子劝告高这一次不可能再向前两次那就把杨三娥给糊弄住,恐怕要找一个替死鬼……

  高成栋回到家找到吴商量怎么办,吴马上想到了小红,不黯事是的小红想到二太太在县牢里受了那么大的委屈,高成栋又答应往县衙里使银子,用不了两天又能回到二太太身边,于是提出她可以到县衙顶替二太太坐两天牢……

  就在县衙第二天就要公审的前夜,成栋找到二娥的丫头小艾想让她上堂作证,证明二娥与林之间没有矛盾,小艾反驳了成栋,被成栋打了一个嘴巴,晚上小艾为了不泯灭良心,选择了上吊自溢……

第27集

  高成栋走在街上发现自家的明古斋又热热闹闹的开业了,于是拉开已经当上明古斋掌柜吴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吴劝高成栋要想开点,卖了明古斋的钱保全高家,胡老板是救了他们高家不要想不通……

  三娥回到家向母亲哭诉,无辜的丫环小红做了替死鬼,可怜的小艾为了躲避上堂做假证,上吊了小艾,她想不通,她还要往上告要还县衙一起告,杨母听到了同意三娥的请求,同时也把她将遇到的困难告诉她,杨母和黄妈妈也同意将两人婚事往后延延,等三娥为姐姐申冤回来再和婚事。

  在京城高老爷在徐大人的提示下在隆德坊花十五万两银子卖了一只假青铜鼎,送到了王爷府……

  三娥和黄全在母亲的支持下,来到了府衙继续上告……

第28集

  府衙徐大人听完三娥的讲述,决定接受审理二娥的死案,于是派师爷下到玉丰县调查高家是否贿赂县衙,县衙是否接受贿赂,府衙衙役将县衙陶钰和水耗子,高家高成栋等一行一起带到了府衙……

  府衙徐大人还夜开始一个人一个人的接受调查……

  王爷的生日宴上,庆红班在高大人的带领下给王爷唱堂会,不料被王爷看中,王爷想请金玉吃饭,在王爷生日宴上受冷落的熊总督也看上了金玉也想请金玉,就在金玉两难时,高老爷愿意帮金回了王爷,金玉明白了高的意见,决定赴王爷之约……

第29集

  在府衙的堂上,厨娘崔氏第一次提出当晚她给二娥送药的半路遇上了刚回家的高成栋,于高成栋把药接了过去……

  熊总督以往与瑞王爷有过节,这一次又因为金玉赴了王爷的约而气不打一处来;而此时瑞王爷有找到很多借口不见高敬堂,于是高老爷略施小计,让小乙到隆德坊去买那只又送回店里的假鼎,小乙与店主发生口角,于是小乙将瑞王爷的古玩店告上总督衙门,为了不让瑞王爷丢了面子,高敬堂答应可以在堂作假供,瑞王爷答应高敬堂的请求回朝作官……

  成业得知成栋、林、吴都被府衙带走了,于是和账房先生一起马不停蹄地赶往府衙想用银子将府衙的徐大人买通,不料吃了闭门羹,还在府衙的院子见到了三娥,成业给三娥下跪希望三娥别在告高家了,否则高家就完了,三娥的一句这世界还是有真理的,将成业堵了回去……

第30集

  高成栋在府衙的堂上也经不住府衙的板子,自己也招认了是他害死的二娥,这三娥在堂上很是吃惊。府衙徐大人经过对高家一行人的逐一审查,确认高成栋就是杀害二娥的凶手,就在徐大人准备上报朝廷时,接到了调任通知……

  三娥在得知高成栋就要服法后,并请求到死牢见了高成栋最后一面,三娥说高成栋没有及时停止错误行为,是一错再错。

  三娥赶回家将这个好消息告诉母亲……

  高家大少奶奶这些日子一病不起,成业为她请来了大夫,不料大少奶奶却在这高家混乱之时有了身孕,这多少让高家见到了久违的喜事。

  高敬堂重回了官场,他把林媚春一纸休书休回了家,然后又把陶钰水耗子接受贿赂的理由不足释放了出来,使他们又重回了玉丰的县衙……

第31集

  黄全告诉三娥:“徐大人被调任了,高敬堂成了灞州的知府,陶钰官复原职,高成栋的案子被押回重审了。”

  玉丰的大街小巷到处都张贴着缉拿吴献铭的告示,使逃回家的吴看到了告示,于是吴找到高家向高成栋要钱,不料却被高成栋一刀捅死。

  高成栋被父亲在临行前及时的救了出来,回到家的高成栋开始了放荡的生活……

  高敬堂带人到杨家,准备将杨家再次查抄,将杨母法办,不料杨母却抽出衙役的刀自吻了……三娥和黄全回到家发现母亲已去。黄全气不过高敬堂以权势压人,拿着刀跑到高家要对高敬堂行刺,高老爷被高家人及时解救了。黄全刺杀未成跑回杨家,让三娥赶快逃离玉丰……

第32集

  一年以后,黄全跟着革命军回到了玉丰,黄全把母亲也接回了玉丰,母子俩来到杨家把府衙的封条撕毁,收拾干净,等着三娥能够回家来。当年三娥逃跑后,一直在街头隐姓埋名靠卖风筝为生。一天,三娥扛着风筝经过家门口时,发现家的大门躺开着,三娥慢慢地走了进去……

  三娥在黄全的极力劝说下,时代变迁,现在已经不是现在的衙门了,是法制的社会,二娥的死案一定会平返昭雪,三娥经黄全的再三劝说,报着试试看的想法走进民国社会的检察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