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江湖传闻,当年闯王兵败之后,曾经遗留下一批价值连城的宝藏,而开启这笔宝藏的秘密被当年闯王帐下胡、苗、范、田四名武功高强的护卫分别掌握。由于宝藏的缘由,四姓后人数代间大起冲突,而宝藏的秘密却越来越虚无飘渺。

  根据传闻,苗、田家上人是被胡先父所害,所为独吞宝藏。苗人凤听从了田归农之挑唆,欲寻胡一刀报仇雪恨,而田实则为觊觎胡手中的宝藏线索。胡遣人将当年实情告苗,却因有人从中做梗而未达。胡终接下战书,二人一场苦战。交战几日,二人虽为仇家却视为知己。田归农暗中涂毒,胡以小伤毙命,临终前将宝藏线索之一交与苗,胡夫人将幼子托与苗,随夫自尽。田归农欲加害幼子,幸为平阿四救下。

  官家小姐南兰由于遭人追杀,苗人凤将其救下结为夫妇。

  田归农近年势力大长,由于受苗人凤辖制,心生不满,田归农知宝藏线索在苗手中,伺机下手,勾引南兰,终与南兰私奔,但仍找不到宝藏线索。苗带幼女苗若兰一路追至商家堡,田归农却被福康安救下。

  胡死后,其子胡斐按刀谱习得武功,在商家堡初见苗人凤,赞其风范。

  此后胡斐巧遇赵半山,并承其助。不意,赵、胡等人均遭商老太暗算,胡斐大战商老太得胜。

  几年后,苗若兰离家,路遇胡斐渐生情愫……

  胡斐到广东,遇当地恶霸凤天南欺压百姓,几欲除暴安良却屡遭袁紫衣阻拦,使凤氏父子杀人后逃走。

  胡斐在追赶凤的路上,再遇袁紫衣。袁与其若即若离,胡斐已情系紫衣。而后二人巧遇凤天南。胡斐欲杀之,又被紫衣干扰,致凤贼逃脱。

  有人欲害苗人凤,信中剧毒瞎了苗双眼。胡斐敬佩苗,故从中保护。

  苗人凤担心自己受伤后女儿被田归农带走,将女儿托付胡斐。胡斐遂带苗若兰下洞庭寻“毒手药王”为苗治眼。

  已故“毒手药王”之高足程灵素对胡斐一见钟情,遂携药北上为苗大侠医眼,回到苗家正逢田归农带众人偷袭苗,胡斐勇退田等人,程灵素即为苗大侠治眼。苗人凤承认胡一刀系己所伤。胡斐心中矛盾,未吐露身世,由于苗人凤之侠义与眼伤,终离苗而去。

  胡斐与程二人继续追赶凤天南来到京城,几经周折后找到凤并与之交手。袁紫衣再现,掩护使其逃脱。

  紫衣终透内情,言凤乃其父,当年将其母强奸生有紫衣,后又逼其母致死,故紫衣为报父女之情当救其三次,今后定当杀之。

  田归农为将宝藏归为己有,挑唆福康安召开天下掌门人大会,以期寻找宝藏线索,同时令天下英雄自相残杀。而胡斐在西岳华山推选掌门之处争得掌门之位,带程化妆前往。

  袁亦来京城,与胡、程二人配合,大闹掌门人大会,并趁乱打死了凤天南。

  胡斐与袁、程从掌门人大会逃出。袁方道明自己原为尼姑,虽深爱胡斐却不能留下。

  药王庙外,胡斐巧遇红花会众人。后又遭程之师叔等埋伏,欲挟程交出《药王神篇》,胡斐为救程灵素而中剧毒,程灵素为救胡斐而丧生。

  胡斐来到父母坟前,将程姑娘的骨灰埋在这里。见到了前来找他的袁紫衣,打退了围杀他的田归农。田以告之其父身死真相为由求饶一命,捏造一番,诬陷苗人凤为下毒之人,胡斐欲找平阿四一问究竟。

  胡斐找到平之时,平已死在田刀下。现场痕迹为苗人凤所为,胡斐誓找苗人凤报仇。

  田归农于掌门人大会后返家,却遭天龙门内讧,终于死在对苗人凤的恐惧之下,天龙门大乱。

  各路武林高手受邀前往玉笔峰会胡斐,因据闻胡斐将在此与苗人凤决一死战。玉笔峰上众人重新争夺当年闯王之遗物,也同时是江湖上传闻的宝藏之线索所在。

  胡斐如约至玉笔峰,峰上诸人因各怀鬼胎,惧怕胡斐,俱避内室。苗若兰镇定而出,接待胡斐,往日情愫涌上心头,二人顿生爱恋。因庄主不在,胡斐暂避峰下。

  众武林人揭出宝藏指南,而另一线索就在苗若兰身上。众人欲于峰后寻巨宝藏处。行前将苗若兰点穴并脱去其衣裤。胡斐再至峰上,遭遇只着内衣之若兰。

  苗人凤中奸人之计,胡斐勇出杀敌救苗。但当苗又见胡斐所出之床上尚有只着内衣的女儿时,认为胡斐乃奸恶小人,追击胡斐。

  胡抱若兰逃下峰去,巧见寻宝诸人于藏宝洞因贪婪彼此厮杀,遂将诸人关闭石门之内,使其永不见天日。

  而此时苗人凤赶到约胡斐相斗,胡面对恋人之父,这一刀他是进是退?

分集剧情:
  传说中,明末李闯兵败后,留下了一批价值连城的巨额宝藏,开启宝藏的秘密被闯王手下胡苗范田四大贴身护卫分别掌握。四姓的后人为了揭开这个秘密,数代间结下无数纠葛情仇,最终,胡家传人胡一刀与苗家传人苗人凤两位不世出的英雄豪杰进行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生死决战,决战中,两人惺惺相惜,但田家后人田归农为了宝藏的秘密,暗下毒手,在胡一刀与苗人凤决战时以毒杀害胡一刀,胡一刀临终前将初生的儿子胡斐交予忠仆平阿四。

  长大后的胡斐寻苗人凤为父报仇,途中又邂逅程灵素、袁紫衣及苗人凤之女苗若兰,从而展开一段缠绕不清的恋情…

  同时,为揭开宝藏的秘密,或为利己野心,或为赈济天下灾民,江湖中以及朝廷中的各方善恶势力也展开了连番争斗。

  胡斐在红花会的帮助下,得以机会探索大顺遗宝和自家渊源,终揭开前世谜团,亦得大顺遗宝,造福百姓。

  后胡斐终与苗人凤相遇并于雪山一决胜负,究竟历代恩怨能否从此化解?

第1集

  清初乾隆年间,乾隆帝深畏江湖武林人士以武犯禁,动摇社稷,定下毒计,欲使武林中人自相残杀。乾隆特招辽东天龙门田归农进京作为计划执行者,田归农本是当年闯王李自成手下胡苗范田四大护卫中田氏后人,胡氏后人辽东大侠胡一刀和苗氏后人金面佛苗人凤均为当今天下武林中最顶尖的高手英雄,深为乾隆所患。但四大护卫后人因为当年闯王兵败死后一个重大秘密相互猜疑拼杀了数代,苗范田三家与胡氏后人间一直误会重重。一心飞黄腾达的田归农利用这层关系,挑拨号称打遍天下无敌手的苗人凤与胡一刀决战辽东雪山。胡一刀带着即将临盆的妻子在赶赴决斗地时义助当地客栈小伙计平阿四于危难之中,殊不知客栈中田归农已带领江湖捍匪陶百岁等已经霸占了客栈,化装成伙计埋伏妥当,欲将他一家斩尽杀绝。此时苗人凤也来到客栈,江湖中最惊心动魄的对决一触即发。

第2集

  胡一刀与苗人凤雪山激战,风云变色,不分胜负。两人却对对方感到惺惺相惜,引为知己。苗人凤尤对胡一刀夫妇武功风范甚为仰慕。田归农党羽几次想加害胡一刀夫妇,却均被胡,苗和伙计平阿四暗中化解。胡夫人即将临盆,风雪之中,只能请来当地兽医阎基代为接生,田归农暗中收买阎基欲加害胡一刀。胡一刀跟妻子讲出当年闯王兵败后留下的大秘密,想把这秘密写在一封信中告知苗人凤,化解四家仇恨。信托阎基转交,但阎基却编了谎话,私自扣下了信。

第3集

  胡苗决战继续进行,两人相互仰慕之心却欲发强烈。胡一刀雪夜奔驰数百里,以苗家剑法代斩苗人凤大仇人八卦刀商剑鸣。决战进入第3天,仍旧不分胜负,两人决定互换兵器,胡使苗家剑,苗使胡家刀。胡一刀将自己家传刀谱和当年藏在闯王剑中的秘密交给夫人保管。大内侍卫刘元鹤带来乾隆密旨和毒手药王所制奇毒,田归农等利用机会,让阎基和自己在两人刀剑上分别下毒。转日决战中,胡一刀赢了苗人凤半招,自己也被带毒兵刃刺伤,身中奇毒而亡。平阿四将噩耗带给胡夫人,胡夫人把孩子胡斐和胡一刀留下的东西托付给平阿四,自杀殉情。平阿四带胡斐逃跑,却被阎基劫住,欲抢夺胡一刀留下的刀谱秘密,平阿四拼死搏斗,被阎基砍断一条胳膊,带着孩子跳崖逃跑,胡家刀谱却被阎基抢去前三页。苗人凤晚到一步,不见了孩子,誓要找到胡斐,追查凶手,为胡一刀报仇。躲在暗处的平阿四却认定苗人凤是杀害胡一刀的大仇人。

第4集

  平阿四九死一生,带着胡斐脱离险境,誓要将胡斐养育成人,为胡一刀夫妇报仇。陶百岁追查阎基刀谱宝藏去向,阎基咬牙不讲。田归农回京回复乾隆,乾隆胁迫田归农。让他一定要找到胡一刀留下的闯王宝藏秘密,并且答应扶持田归农成为天龙门掌门。转眼间十年已过,乾隆得知闯王的秘密当年被分成四份手札,胡苗范田四氏后人分别执掌,范田二份已落入自己手中,另外胡苗二份让田处心积虑得到。田归农却从自己先祖遗信中得知四份手札拼在一起为寻找闯王宝藏的地图,交给乾隆二份他事先已经抄了备份,自己苦参手札上记载的四句诗含义其中秘密不果,知道必须找到另外二份手札,方能解其秘密。苗人凤十年间遍走江湖,寻找胡斐为果。苗在路上遇到几名大盗追踪一告老京官南仁通和其女儿南兰,为抢夺其携带的家传宝刀。众盗杀死南仁通。苗人凤出手相救南兰,却中大盗毒镖。南兰感激苗人凤救命之恩,为其用口吸毒。苗感怜南兰情意真诚,身世飘零,两人结为夫妻。将宝刀埋在胡一刀坟中。

第5集

  苗人凤带南兰回归苗家庄,苗对妻子极为呵护。不久后,两人生下女儿苗若兰。田归农为得全四份手札,决定再次拜访苗人凤。南兰是官家小姐出身,十分娇惯。而苗人凤江湖豪杰,虽爱极妻女,不惜变卖家产满足妻子要求,但却丝毫不解风花雪月之情。自己全家死于江湖武人之刀下,丈夫偏偏将武功视为生命,南兰心中觉得十分苦闷。恰田归农来信说密议大事,苗嘱咐南兰多加照顾兄弟。田归农到来,伪装被铁花会打成重伤,挑拨关系,并在苗家庄里住下,其间百般打探手札下落,却均被苗人凤回绝。田察觉到南兰与苗人凤之间的夫妻隔阂,决心以南兰为突破,拿到苗家手札,对南兰百献殷勤,田风流倜傥,比起性情粗豪的苗人凤,更合南兰心中渴望的男人标准,终于禁不住诱惑,投入田归农怀抱。

第6集

  田归农要南兰随其私奔,并拿了苗人凤那份重要东西,南兰虽不舍女儿若兰,但为追求个人幸福,终于抛舍家庭,随田归农而去。苗人凤察觉追出,要杀二人。却听到妻子表白与自己毫无真情,只觉万念俱灰,回到家中,若兰却一定要找到妈妈,苗人凤决定带女上路,追上南兰,做家庭团员的最后一线努力。胡一刀忌日,平阿四带胡斐回雪山为其父母扫墓,在镇子中连续遇到田归农,阎基及其党羽,预感有阴谋发生。田归农等果然计划使陶百岁使离间计,挑拨苗人凤与铁花会关系,让两方相斗,使两败俱伤。扫墓日,平阿四与胡斐避开苗人凤,苗家父女却被铁花会几大高手围住……

第7集

  铁花会高手擒住陶百岁,与苗人凤尽释前嫌,田归农事败,带南兰雪中逃亡,躲避苗人凤追逐,路中遇险,得飞马镖局马行空和女儿马春花,徒弟徐铮带领的镖队相助。田归农隐藏身份,田马行空邀请二人到前方不远的商家堡故人处暂避风雪。商家堡主人商老太和儿子商宝震却正是商剑鸣孀遗,多年来母子一直想杀胡一刀苗人凤报仇。平阿四胡斐盗匪,尾随天马镖队的盗匪阎基一伙,苗人凤父女先后赶到商家堡,苗人凤武功气势震涅全场,平阿四趁机从阎基手中夺回三也刀谱。苗家父女终于见到南兰,南兰却已恩断情绝,田归农乞怜性命,苗人凤不忍杀死二人,携女而去。田归农变脸要伙同阎基劫镖,胡斐出头义助,侥幸脱险。田,阎众人离开,商老太却从胡斐武功中看出与胡一刀的渊源,百般试探,胡斐有所警觉,一直遮掩。商家母子提起当年往事仇恨,让儿子向马春花求婚。决心不让众人生出商家堡,计划却被胡斐无意得知。

第8集

  胡斐将商家母子计划告之马行空平阿四,商家母子计划破产,徐铮恼恨,与商宝震决斗,双放撕破脸皮动手,八卦门高手王氏兄弟与一众大内高手却保卫贵公子福康安来到,商老大求助,除胡斐逃脱外,众人皆被擒住。福康安垂涎马春花美色,百般诱惑,马春花终于投入其怀抱。胡斐单身闯堡救人,得到铁花会三当家赵半山协助,众人大厅比武,却被商家母子困于铁厅之中,厅外放火,要烧死众人,马行空遇难。胡斐在众高手协助下,脱出铁厅,激战商老太,终于解救了众人性命,商老太自尽。平阿四感念铁花会英雄侠义,将胡斐托付于赵半山带回铁花会培养,洒泪相别。

第9集

  数年间,胡斐在西域铁花会内得尽会内高手真传,成长为风华正茂的青年英雄。为雪先父仇恨,查访平阿四去向,胡斐告别铁花会,只身闯荡江湖,行走至广东佛山,得知当地村民钟阿四一家被当地豪强凤南天欺压至家破人亡的滔天冤情,勃然大怒,连砸凤南天酒楼赌场,要在关帝庙中逼出凤南天,为钟家讨还公道……

第10集

  胡斐关帝庙中大败凤南天,逼其向钟阿四一家偿还公道。转日却发现钟家满门遇害,凤南天抛弃家产,不知去向,胡斐发誓,天涯海角也要追杀凤南天,以雪钟家血海深仇。京城天下掌门人大会即将举行,凤南天北上参加,也为躲避胡斐追杀。胡斐追踪途中,屡次被一个白马紫衣的年轻姑娘袁紫衣骚扰,袁紫衣武功智计都与胡斐不相上下,二人相斗多场,互生情愫。袁紫衣原来也是铁花会中人,会内地位还在胡斐之上,紫衣要胡斐听从自己指挥,协助自己夺取各地参加天下掌门人大会的掌门之位,在胡的协助下,紫衣连夺数派掌门。此时京城内,福康安密招田归农,告之从此自己就代表乾隆,天下掌门人大会由他一手计划……

第11集

  福康安与田归农密议,天下掌门人大会的举行背后其实隐藏着重大阴谋。胡斐和袁紫衣继续结伴北上,先后制服两名大内侍卫,袁紫衣又夺几派掌门之位。路途之中争来斗去,二人之间的感情却更为深厚。胡斐再遇凤南天,要杀他报仇,却有人暗中出手相救凤南天,凤逃跑,胡斐悲愤异常。袁紫衣带胡斐来到一尼姑庵中,她的身世之迷即将揭晓……

第12集

  袁紫衣在尼姑庵中看到生母,得知自己身世,多年前袁母被凤霸占侮辱,凤南天却是袁紫衣生父。袁得知这个消息内心凄绝异常,知此生与胡斐无缘,避门不见胡斐。胡斐用计追上袁紫衣,袁对他却态度全变。胡斐追踪线索,在一野庙之内与凤南天父子相遇,胡斐将凤氏父子打倒要杀之际,紫衣感念凤对母亲还有一丝挂念,哀求胡斐放人,胡斐不允,紫衣出手相救,胡斐惊讶异常,袁径自离去。京城中,福康安与田归农也得知袁连夺20几派掌门的消息,而田真正担心的是苗人凤会到大会搅局,暗中定下毒计,要用毒手药王奇门毒药给苗下毒。计划却故意被南兰得知,南兰挂念女儿,感念苗人凤当年恩情,决定相救。

第13集

  南兰庙中上香,将一封密信委托给庙中老僧,让他向苗人凤示警,胡斐认出南兰,知道信中隐藏着关于加害苗人凤的秘密,自己也想会见苗人凤,揭开父母死因之迷。胡斐夺信寻访苗人凤,路中却遇到逃家出走想寻找母亲,化妆成小乞丐的苗若兰,若兰执意认胡斐为大哥,与其同行,若兰冰雪聪明,可爱异常,胡斐也极为喜爱。二人来到苗家庄,胡斐把信和若兰交还苗人凤,早已埋伏的大内侍卫放出彩蝶,信中药粉与彩蝶混合生成奇毒,苗人凤双目致盲。胡斐自告奋勇,要寻访毒手药王,为苗人凤找解药。大敌当前,苗感觉到胡斐英雄豪迈,对他极为信任,把若兰托付给胡斐照顾。

第14集

  苗家庄在火海中化为灰烬,胡斐坚信苗人凤无恙,带若兰赶赴洞庭湖寻访毒手药王。南兰得知苗家庄消息,与田归农争吵,田露出真实面目,南兰悲愤羞愧之下,自尽而亡。胡斐若兰来到洞庭湖,遇到也来寻访药王的江湖豪杰钟氏三雄,众人结伴找到药王谷,在谷口遇到村姑打扮的程灵素,灵素要众人帮手浇田,只有胡斐相助。在灵素指点下,几人来到药王谷,在谷口全部中毒,只有胡斐安然无恙,胡斐进谷又见程灵素……

第15集

  胡斐知灵素绝非常人,要灵素为若兰等解毒,灵素却指使胡斐和若兰干些杂活,原来灵素一直在考验二人心地,出汗是解毒的唯一途径,胡斐对灵素的医理渊博和心计智慧甚为钦佩。一夜,药王谷内变,灵素的几个师兄师姐逼迫灵素交出师傅密传绝学七心 海棠的方子解救大师兄之子,胡斐方知灵素是药王关门弟子,毒手药王本身为正直善良之士,灵素几个师兄师姐利欲熏心,才使药王门毒药传播江湖,留下恶名。灵素凭智慧化解危机,并救下铁花会当家骆冰,灵素要胡斐若兰离开,胡斐却知灵素师兄师姐还会再回去找灵素麻烦,决定暗中返回药王谷相助……

第16集

  胡斐返回药王谷,灵素师兄之子已经死去,灵素自知冤仇已结,化妆与胡斐若兰同行,躲避同门追杀,路途之中,几番遇险,却均被灵素化解,几人赶回苗家庄,看到苗人凤留下暗号,按照指引找到苗人凤,灵素开始医治苗人凤眼疾,得知苗人凤原来与师父毒手药王相交甚深。胡斐见苗眼伤已好,想与其决战报父母之仇,但见若兰父女情深,却迟迟不能开口说明真相,此时,众人却又中了田归农设下的埋伏之内。

第17集

  苗人凤施展神功,以胡家刀法退敌,众人都回忆起当年往事,胡斐只觉父母死因疑团重重。苗人凤也看出胡斐的武功与胡一刀必有渊源,胡斐编造身世将其骗过。独处时觉苗人凤英雄豪杰,不是想象中的卑鄙小人,而自己武功又非其对手,父母血海深仇不能相报,懊恼不已。田归农又生毒计,将南兰死讯大张旗鼓宣扬,得知必能以此引出苗人凤,苗家父女得知此消息,果痛心不已,若兰再次不告而别,留书要独自去天龙门祭奠亡母,中途遭遇田归农埋伏被擒,田归农逼问若兰苗人凤去处,胡斐灵素赶到。

第18集

  灵素以奇毒治住田归农,袁紫衣这时却也出现,四人结伴返回苗人凤处,苗人凤眼睛即将复员,紫衣灵素都感觉到对方对胡斐一片心意,几人之间感情纠葛难理,紫衣将母亲留下的一对玉蝴蝶交给胡斐一只,做为定情信物。灵素闷闷不乐,用计盗出胡斐的玉蝶,慌称胡斐已经送给自己给紫衣看到,紫衣气苦异常,不告而别,胡斐不明所以。苗人凤心中有数,但却无可奈何。福康安向田归农再次逼问宝藏下落,并派多名大内高手跟在田身边监视。袁紫衣心情伤痛恼恨之际,欲再夺天剑门掌门之位做为发泄,不料却是福康安设下的埋伏……

第19集

  紫衣误中埋伏被擒,福康安却垂涎紫衣美貌,将其带回府内软禁。马春化在大帅府内也受尽大福晋欺凌,被其软禁,见到了紫衣。福康安回府,放了春花,对紫衣百般诱惑,却毫无成效。苗人凤眼疾痊愈在既,心中完全清楚胡斐必与胡家有极深渊源,来此是想杀自己报仇,将当年与胡一刀决战往事全部告之胡斐,让胡斐动手杀自己。胡斐确认苗人凤是杀父仇人,但看着若兰,却终不能动手,带灵素离开。福康安一心想得到紫衣,乾隆知紫衣与铁花会渊源,逼福速速解决紫衣,以绝后患,紫衣在囚房之中,却一心思念着胡斐……

第20集

  胡斐和灵素北上,灵素心知胡斐记挂紫衣,心中不乐,与胡斐分手,却半途遇险,胡斐救下灵素,灵素将心情全部向胡斐表白,胡斐感念之下,提出要与灵素结为兄妹,灵素心中却十分难过,知道胡斐终究爱的还是紫衣。凤南天来到京城,拜访福康安,与紫衣相见,福康安追查紫衣身世,凤方得知紫衣是自己女儿。父女相见,凤要紫衣投靠朝廷,被紫衣严词拒绝。马春花秘见紫衣,让她误中福康安圈套,也得知紫衣身世。灵素师姐薛萼也来投靠福康安,献给福奇门淫毒桃花雾,要福下给紫衣。马春花在街上遇到胡斐,将紫衣下落告之,胡斐灵素夜闯大帅府,救出紫衣,胡斐却误中桃花雾……

第21集

  福康安下令捉拿胡斐与袁紫衣。程灵素与胡斐有了夫妻之实,解了桃花雾之毒,紫衣要程灵素与胡斐好好生活,自己黯然离去,想起往日师傅告诫,情愫之事最难耐,此时方知其中苦痛。田归农带来了新任毒手药王薛萼帮助福康安捉拿胡斐等人,同时利用凤天南引紫衣出手,紫衣念在父女之情果然出手相救,凤天南对往事后悔不迭,父女之情略有好转。同时,福康安得不到袁紫衣令他更加渴望,已是旧人的马春花受尽虐待,连自己生病的孩子都无法见上一面,她准备殊死一搏……

第22集

  胡斐和程灵素救下了受伤的马春花,向静云观躲去,薛萼等人随后而至。薛萼心狠手辣只求程灵素与胡斐一死。马春花杀了大福晋,为求保命不得不听命于福康安,福康安许以重诺,令马春花答应接近胡斐,将他引入圈套……马春花之事令程灵素不禁疑心是福康安设的计谋,胡斐却心怀坦荡,不愿怀疑马春花,拿了马春花绘制的福康安府地图,表示要将马春花的孩子救出。胡斐中了薛萼交给马春花的毒,不及时解毒,毒性蔓延将会变成疯子,连程灵素都无计可施……

第23集

  胡斐中毒连连噩梦,程灵素回忆起师傅所教,自己尝过百毒的血便是解药,用自己的血再次救了胡斐。马春花被逼寻找胡斐的刀谱,却被早已醒悟的程灵素发现,程灵素早看出毒是马春花所下,胡斐也明白马春花是一直在暗中害自己的人,马春花愧疚难耐,欲自刎,却被胡斐拦下,胡斐表示,相信马春花也是被逼无奈,愿意用刀谱救回马春花的孩子,马春花被感动,与胡斐设计用刀谱换回孩子,田归农却识破计谋,眼看将孩子杀死,却得到了铁花会已捉住了福康安的消息…… 马春花在长相相似互康安的的陈家洛怀中死去。

第24集

  为了寻找受伤离开的凤天南,紫衣找到了福康安府上,入了福康安的圈套,中了桃花雾与软骨香,被福康安带入房中……百晓神尼谴责凤天南不该为自己性命拿女儿交换,却没有杀了凤天南。百哓神尼救出了袁紫衣,福康安气急败坏。百晓神尼要袁紫衣参加掌门人大会,胡斐欲见袁紫衣,也欲前往掌门人大会,当选了华拳派掌门,只待以掌门身份前往大会。薛萼为报杀子之仇,一心要杀了程灵素,欲在掌门大会上埋伏……铁花会众人与各武林帮派都已到达京城,眼看一场武林之战开战在即……

第25集

  天下武林掌门人大会上,福康安以玉龙杯为诱饵,欲使众掌门人互相争夺,武林正派一一退出,留下争夺玉杯之人,不是福康安的人,就是奸险之徒,眼见从此武林永无宁日……苗人凤捉住了田归农,却由于田归农苦苦哀求,表示往后再不作恶,苗人凤又放走了田归农。铁花会成员搅乱了天下掌门人大会,并毁了玉龙杯,杀了海大人,通知五大门派,提防乾隆得知大会失败后对众武林中人下手。紫衣与胡斐道别,表示要剃度,师傅却要她等候百日。灵素知道胡斐只爱袁紫衣,要胡斐抛下自己去找紫衣,胡斐到了庙门,却无法得见紫衣一面……

第26集

  胡斐和紫衣回到程灵素住地,却发现薛萼擒住灵素,要药王神篇还有七心海棠的果实来药王谷交换。程灵素被百般折磨,胡斐来到药王谷解救程灵素之时,见到了薛萼的师叔,同为药王神篇而来。程灵素用计挑拨师叔与薛萼,紫衣却在与师叔交手时中了毒。程灵素同时身中毒素,明白胡斐只爱紫衣一人,为救紫衣牺牲了自己的性命,把七心海棠之果实让紫衣服下,自己选择了死亡。但紫衣之毒只可维持七年,只有服下另一颗七心海棠之果,才能成活。胡斐悲痛欲绝……

第27集

  灵素为紫衣而死,紫衣不愿与胡斐相伴,独享快乐,决意与胡斐分开,胡斐表示,一定要种好七心 海棠,七年之后挽救紫衣的性命,紫衣明知不可为,与胡斐一别乃是诀别,悲痛而去。掌门人大会因为五大门派的退出和苗人凤等人的搅局而失败,福康安十分恼火,同时又得到了紫衣已死的消息,更为气恼。胡斐巧遇平四,叔侄二人喜忧参半,平四得知胡斐要为一个女子荒废七年的时间种花,不禁气恼,但终究被胡斐说服,与他同上雪山种植七心海棠。雪山环境险恶,种子发了芽,胡斐更找到了藏在其中的宝藏,雪山飞狐之名从此远扬……

第28集

  苗若兰得知了江湖上传言的雪山飞狐,猜测到飞狐便是平斐,一心要去找他。苗人凤欲给苗若兰结亲,却被苗若兰搅局。苗若兰表示,嫁人定要嫁个奇男子,就像平斐,苗人凤却不愿她再嫁武林中人。福康安因为连连失手,已受乾隆冷落,找到宝藏之事迫在眉睫。福康安与田归农密送军饷,生怕中了绿林埋伏,谨慎小心,却还是中了雪山飞狐之计,军饷尽数被劫走,福康安下令捉拿雪山飞狐。苗若兰听说飞狐事迹,更欲前往一见。苗人凤知飞狐便是胡斐,来到铁花会,欲与胡斐一见,若有不测,则将若兰托付众人。七年已到,紫衣体力不支,百晓神尼要紫衣去铁花会寻求延缓之法,师徒别过……

第29集

  福康安和田归农设计,要以飞狐之名约众人上山,与胡斐鹬蚌相争,自己则尽享渔翁之利。下贴之人乃有宝树、苗人凤等人,只待胡斐与众高手厮杀。铁花会得知田归农之计,准备出手相帮胡斐,紫衣愿上山将田归农之诡计告诉胡斐,令他早做准备,此时紫衣才知,胡斐竟真的种成了七心海棠,即将结果。苗若兰接到了田归农借胡斐之名送来的帖子,苗若兰信以为真,偷偷出门,欲到雪山玉笔峰上寻找胡斐。化名为宝树的阎基接到帖子,得知雪山上有宝藏线索,同时也猜到飞狐正是平四当年抱走胡一刀之子,矛盾中准备雪山一行。田归农与福康安之间互相算计提防。雪山脚下,刘之鹤、田归农、宝树、陶百岁、苗若兰、袁紫衣、平四聚头,准备上山……

第30集

  一行人上山后,田归农认出苗若兰手中的凤钗乃有宝藏的线索,袁紫衣欲保护若兰,却奈何体力不支,武功消退,危急之时,胡斐出现。胡斐将几人困在山上,无法下山,又无粮食,众人焦躁准备和飞狐一决死战。各人心怀鬼胎,都等着尽享渔翁之利。袁紫衣看出苗若兰对胡斐有感情,若兰天真无邪。胡斐表示,要为胡一刀和胡夫人报仇雪恨,要各人讲述当年真实情况。田归农和宝树各执一词,互相推委,当年苗人凤与胡一刀之战的真实内幕渐渐揭开……

第31集

  田归农骗取了平四的信任,要平四带他出去,以求生路。胡斐带袁紫衣看他七年来种植的七心海棠,袁紫衣看到胡斐一片真心,眼看花明天就要结果,两人就可以长相厮守,而此时,不知情况的苗若兰出于好心,为七心海棠浇水,导致七心海棠结果失败。胡斐愤怒异常,将苗若兰轰下山去,紫衣命之不久,与胡斐相依相伴,度过了人生中最幸福的最后时刻。平四知田归农诡计多端,将几人带至绝境,要田归农等人讲出当日大战真情,田归农恼羞成怒,要用平四的性命与刀谱交换……

第32集

  平四不愿胡斐将刀谱交给田归农,牺牲了自己性命,胡斐一日之内失去紫衣和平四,悲痛欲绝。宝树等人发现宝藏,狂喜中已忘却下山无路。苗若兰下山伤心至极,险些遭到流氓欺负,福康安出手相救,打探出苗若兰身份,爱苗若兰美貌,肆意追求,苗若兰涉世未深,对福康安不禁产生信任。福康安骗苗若兰与他一起上山,点了苗若兰的穴道。苗人凤误以为胡斐轻薄苗若兰,要与胡斐决斗。

第33集

  吊桥之上,苗人凤与胡斐一决死战,苗若兰心急如焚却奈何不得。眼见田归农要苗人凤与胡斐自相残杀之计就要得逞……田归农已练成周伯通双手互搏术,加上胡家刀法,眼看就要称霸武林。雪崩发生,苗人凤和胡斐滚落悬崖,苗若兰也跟着落下……苗人凤被福康安生擒,胡斐身受重伤。欲瓜分宝藏之人被田归农尽数除去。苗若兰被救起,发现脑中有血块,失去了记忆,福康安骗若兰说她是自己的未婚妻,眼看就要成亲……

第34集

  苗人凤被禁在福康安府中,苗若兰却想不起来爹爹。福康安将苗若兰和苗人凤带回京城,欲与福康安成亲。胡斐在铁花会照料下醒来,欲进京救苗若兰,被拦下。田归农与福康安在京城见面,田归农知苗人凤被捉住,欲与苗人凤练武来修炼自己的武功,并提出了破坏苗人凤功力的办法。苗人凤假教田归农,却又在其中留了三个破绽,表示田归农救出苗若兰便会告诉他破绽之处,田归农气急败坏却又无可奈何……

第35集

  铁花会接到了福康安纳苗若兰为妾的消息,怀疑是圈套,但胡斐执意前往相救。成婚当夜,福府热闹非凡,胡斐出手相救,苗若兰却不认识胡斐,胡斐被福康安手下圈套擒住。福康安与苗若兰成亲,苗若兰脑中血块渐渐消失,入狱与胡斐相见,往日种种却又回忆不起来。由于福康安贪恋美色,娶要犯苗人凤之女为妾,招致乾隆大怒,乾隆将兵部尚书之职交到田归农手上,欲重用田归农削弱福康安之力。福康安不受重用,气急败坏撒气在苗若兰身上,胡斐趁福康安出门之际,欲带走苗若兰……

第36集

  胡斐和铁花会成员想救走苗若兰,但无果。田归农表示苗人凤若不说出三处破绽,必死无疑。苗人凤为了给胡斐留下痕迹,找到破绽,与田归农的对打中不还手,用自己的身体伤口记录了田归农的一招一势,含恨死去……胡斐知道苗若兰失去记忆,想带苗若兰回雪山慢慢治疗。苗人凤明日斩首,铁花会知道这是为引他们出来相救,但为了苗人凤,只得出手冒险。福康安和田归农之间互相猜忌,在乾隆面前,两人使出各种手段,欲置对方于死地……

第37集

  田归农请示乾隆,要将苗人凤和铁花会无尘的尸体曝尸三天,引铁花会出手,一网打尽。乾隆知道田归农野心极大,怕他武功太高将来对自己是威胁,与福康安合谋钳制田归农,当日重用不过是缓兵之计……胡斐知道田归农已武功盖世,眼见报仇毫无希望,不禁灰心。田归农被留在福康安府中,不禁怀疑其中有诈。苗若兰在与田归农的相处中渐渐记忆被唤起,但又无法完全记起。田归农对苗若兰百般殷勤……

第38集

  胡斐知道田归农已经练成双手互搏,左手胡家刀,右手苗家剑,只觉克敌无望。胡斐等人决意要抢回苗人凤的尸体。田归农带着苗若兰去看苗人凤的尸体,欲试探苗若兰是否真的失去记忆,当看到苗若兰在自己的促使下拿刀捅向苗人凤的尸体时,才终于摆脱了疑虑,相信苗若兰真的失忆。原来苗若兰是福康安故意派到田归农身边的卧底,要苗若兰悄悄下毒。田归农设下陷阱,将苗人凤和无尘的尸体公之于众,就等铁花会和胡斐上钩。铁花会准备得当,田归农却发现自己功力使不出来。胡斐找到了苗若兰,要救她离开,苗若兰却还是想不起胡斐……

第39集

  铁花会抢到了苗人凤的尸体,看到上面六十七处刀伤剑伤,明白苗人凤是故意受折磨来留下痕迹,苗人凤留有字样,标明了田归农破绽之处,明白苗人凤一番苦心,胡斐不禁感动……田归农看守尸体不力,乾隆发怒,田归农表示要挖胡一刀尸首,同样能使胡斐自投罗网。胡斐知道了田归农要挖坟之事,准备一决死战。苗若兰在与田归农相处中,隐忍自己悲痛情绪,原来她早已恢复了记忆,留在田归农身边只为报仇和助胡斐一臂之力。胡斐等人纠结兵力,只待明日一战……

第40集

  胡斐战前祭奠家人,若是一命归西,则与家人团聚。铁花会擒住了福康安,陈家洛与乾隆摊牌,旧日之仇与今日之恨一并结算,要乾隆出兵帮手,结果田归农。田归农已知苗若兰内应身份,百般折磨……胡斐与田归农仇人相见,挖出坟下埋的宝刀,利用苗人凤留下的破绽指点胜了田归农,为自己的亲人报了仇。但苗若兰却不见踪影,身中剧毒,危在旦夕。胡斐拼命寻找,若兰冥冥中终于听到呼唤,却无力回应,终于利用田归农留下的毒药留下痕迹,濒死之际被唤回人间,与胡斐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