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雍正四年,典试题目“维民所止”四字被指是“雍正无头”,结果雍正大兴文字狱,废除浙江科举,以致浙江士子从此不得为官,沦为幕后出谋献计的师爷。廿多年后,浙江人周炳奉老师戴有恭之命,投靠到新进进士君博手下当幕僚。二人性格南辕北辙,常常斗气,可是却连破大案,拉倒不少贪官污史。但没想到周炳与君博的身世,竟与当年“雍正无头”的文字狱有关,就连周炳的妻子玉卿也在他们背后另有所图。

  深受幕学大师兼养父戴有恭(刘家辉)的提携,足智多谋的周炳(马国明)因利成便加入官场的幕僚行列,不过他择善固执,不屑幕僚间的种种陋习,终日投闲置散,更不时上酒馆打发时间风花雪月,迷上善解人意的酒馆老板庄小娴(唐宁),惹起醋坛子正妻赵玉卿(徐子珊)日夜发飊,对他穷追猛打。

  有恭顾念周炳,推荐他为新官沈君博(高钧贤)作幕僚,二人经过磨合,由心生猜忌而渐成患难兄弟,但周炳却无意间发现了恩师有恭正是君博的亲生父亲,见利忘义的君博为保仕途,竟利用玉卿的秘密身份借刀杀人,周炳始发现日夕共寝多年的发妻原是朝廷派来监视自己的密探……

本剧看点:
  高高在上的官老爷身后,总有一名刁钻经营的白鼻子师爷。但可知这位身处幕后的师爷,他受的俸禄可比官老爷还要多?架子比官老爷还要大?他们的真面目,将会在剧中,向观众一一呈现。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杭州的朱大人上报朝廷开垦了良田八百亩,朝廷派郑巡按到杭州巡视。朱在幕僚周炳授意之下,刻意要郑在妓院等待。朱到来,看见席上食材奢侈,又有美女侍候,遂假意斥责众人,扮作盛怒之下离席。翌日炳向郑表示朱欲上书朝廷参众人一本,郑遂明白昨日是一个局,只好和朱一同视察所谓的「良田」。途中郑收了朱的贿赂,同时他要求昨日侍酒的妓女陪伴。不过,该名「妓女」竟是炳之妻赵玉卿!原来卿是个醋坛,她时常窥探丈夫行踪,所以当日扮成妓女。事情虽然解决,不过主簿刁彭辉却忧心百姓因为虚报良田而要多付粮饷,他决心自尽,幸得炳所救。于是炳盗用官印,叫辉将公文加急呈上朝廷。炳晚饭时被落毒,性命垂危。

第二集

  卿要额图交出救炳的解药,图提醒卿的身分是粘杆处的密探,告诫她不能对炳动情。卿找不到解药,只好死马当活马医,将所有解药一并让丈夫喝下……朱收到公函被革去其职务,炳直认是他所为;朱四出散播谣言诋毁炳,令他不能再在官场立足。炳之师傅有恭教训了炳一顿,但过后却以金钱接济爱徒。恭大寿卿与炳到贺,卿看到丈夫被同门奚落大感难过。江苏首富沈长麟带儿子博向恭贺寿,亦同时提出欲替博筹组幕僚,以助快将当官的博。恭介绍炳之师弟们给博,但博不满各人只懂替上司搜刮利益,炳因此对他留下好印象。

第三集

  图欲再杀炳以绝后患,卿只得奋身相救。卿怕炳得悉其真正身分后会嫌弃自己,于是离开周家。炳发现妻子不在大为兴奋,更四出游玩。炳突然醒觉卿失踪多天,因此心生悔意。麟与恭请炳相聚,原来博新官上任出了乱子。炳回家见卿强迫他改行,只得应恭要求到金山县协助博。炳要求博亲自相邀,但博不允,麟只得请炳先到衙门暂住。博施下马威要求炳服从上司,却反令炳气得拂袖而去。炳发现金山县亦有击走运动,便到「击酒馆」玩乐一番,却被他遇上了白玉郎带高手到来挑战酒馆的老板娘庄小娴。

第四集

  炳对娴的美貌及击走技术甚为欣赏,炳向娴明言知道她用小诡计赢得胜利,娴因此对他甚为反感。麟通知炳说博突然失踪,怀疑是盐枭所为;炳请麟给两位大人送钱,望两人能全力协助;但想不到两人将银两退回。炳高调地四出张贴失踪寻人启示,更安排快马前往游说赵总兵出面救博。孔、尚两官为怕事情闹大惊动朝廷,只得通知盐枭放过博。孔、尚两位大人到沈家探望,炳乘机迫他们捉拿盐枭归案。炳更为博上书朝廷,严果大人接获书函,立即下令捉拿盐枭,炳与博终获得胜利。博以为用钱可以收买炳,但炳却反为此不回衙门工作。

第五集

  炳准备回乡之际,却又再次被吸引去看球赛;最后炳更被邀与娴合作双打,更成母局揤鴾漶A娴不禁对他另眼相看。恭劝炳留下担任幕僚更说出博之身世,炳得悉恭才是博的父亲,只得留在博身边工作。博见炳对娴甚有好感,心中暗笑;博把其余幕僚辞退,要炳一人兼任所有工作。博为实践承诺给炳送上新房子,但炳却发现当中空空如也。炳乘势住到击酒馆,更向娴多加亲近;二人晚上突然听见厨房有声响,于是合力把贼人捉拿送到衙门。炳回到新居时发现家俬俱在,以为博有心和好大表兴奋,但回头却看见卿出现在眼前!

第六集

  山西派来的师爷汪正到金山县,要求博交出重犯任昌盛;博与炳商量,炳才知当日在击酒馆所捉拿的小偷竟是杀害七条人命的重犯。博偕炳找盛问话,盛说本是山西粮仓之管事的他,得知山西官员贪污之秘密而遭他们陷害。博却要盛交出官员贪污的证据,更提出要他一起到京城揭发贪污之事。正到衙门要人,炳只得施计拖延时间让博出发。盛在上京途中诸多要求,博按炳的建议提防盛逃走。盛在酒楼使计让博的手下与人争执,然后伺机逃走;幸炳早已安排一切,暗中派人监视把他捉回。炳带正到击酒馆喝酒,意图灌醉他却弄巧反拙。

第七集

  博等人遇上大潮不能出海,惟有先在船上住宿一宵;正当盛欲逃走之际,突然有黑衣人出现把他掳走,更将博等人绑在船上。炳遇上刁夫人送丧,原来辉因赈灾不力而遭斩首;炳伤痛不已,因此决心帮助博揭发贪污案。博等人获人相救;博向恩人说出要告发山西官员贪污之事。炳与博在客栈相遇,更发现有人把盛之尸首抛入博房间;胡大人不受理贪污一案,更把炳与博收监。两江总督李大人把圣旨带到山东交给博,原来皇上命他为为监察御使到山西调查贪污一案。娴因挂念炳决定到山西寻找他,更被正发现。

第八集

  洪庆南大人从密探得悉博已成为了监察御使,博与炳打算微服在山西境内寻找证据,岂料南竟亲自到大街上迎接博,破坏两人私访之计。博见是炳之红颜知己坏他大事,对炳直斥其非,两人不欢而散。博打算独力查出证据;可惜博的行踪均被南之手下所掌握。博要求调查粮仓及银库,经南精心安排下,博无法觅得任何破绽。炳与娴缠绵之际,卿竟突然出现。娴因东窗事发伤心离去;炳与博大吵一顿,博更怒把炳辞退。卿当众指娴勾引炳,娴看见卿的泼辣,终明白炳之苦况,决意留在他身旁。博无法查出任何证据,只得回金山县。

第九集

  炳中途阻止博回金山县,更提议暗中调查真相。炳看见南等人在厢房聚会,却苦无办法偷听众人谈话;此时卿突然助夫偷听贪官们之秘密。娴的行踪被正发现,炳情急下带娴离开,卿暗中放火助二人逃走。卿发现有刺客跟踪,刻意与娴争执让众人发现有剌客。炳要博先到河南向陆云成将军借兵马,自己则回头带卿与娴到山神庙暂避风头。博赶至军营借兵,但成不想得罪山西官员,特意拖延时间不与博见面。炳赶至与博会合,得知他尚未能与将军见面;于是炳心生一计,让博与自己扮成小兵在军营内捣乱……

第十集

  成不愿出兵,炳以违抗圣旨是死罪为由迫成妥协。卿与娴行踪败露被南手下所捉;炳与博带兵到山神庙,发现卿留下之发钗……博与陆将军入银库检查,却发现银库满是白银不禁大表惊讶。当众人争执之际,炳潜入银库调查,终发现当中的破绽。正以娴与卿之性命要挟博放弃调查,但博为求功劳不理两女死活,更要成充公银库内的白银。当充公白银之消息传开后,山西各处的商家纷纷赶至银库认回自己的白银……炳从地牢寻获卿与娴,三人见面彷如隔世。博要上京面圣,炳为两女而不愿同往,二人分道扬镳……

第十一集

  炳三人即将回到金山县,娴问炳会否纳她为妾,炳惧怕卿不敢答应,娴气得独自离去;娴回到击酒馆,郎突然向娴提亲。博初到京师拜会果,果带博认识京中各官员,博不知好歹向各官员痛陈贪官。炳发现凤北辰一家遭铁二所杀;炳到狱中听取铁之说词,原来辰奸污了铁之妻,更欲借出镖为名杀害铁;但铁只承认杀害辰一人,否认杀害其家人,炳认为凶手应另有其人。博遇上洪与司徒,见二人未有因山西贪案被治罪而愤怒不已。周日清带博入宫见皇上,博始知当日的恩人就是当今皇上;博向皇上问为何不治两贪官之罪。

第十二集

  皇上吩咐博挟二品官名回金山县作县令,要他在官场上再多历练。炳向娴保证用七出之条迫卿答应让他纳妾,娴答应给他十天限期。炳见铁师妹英英到牢房中探望铁,向她详细查问铁日常琐事。炳在街上遇上郎,发现娴以自己的婚事作赌注与郎比赛击走。卿跟踪丈夫知他私会娴,不禁醋意大发把炳打伤。博回到金山县见炳为两女之事烦恼,决定助他向卿提出纳妾之事。娴见炳多日来未有消息,逐派胜送信给他,表示二人以后也不要见面。博定下凤家血案之开审日期,与娴郎比赛击走日子相同;炳不想失去娴,但又想到公堂协助博。

第十三集

  博等候多时也不见炳,决定如期审问铁;娴见炳赶至,高兴地问炳是否已有答复,炳却无言以对。娴为向炳报复故意打失,令郎赢得击酒馆与自己。博草率审结铁杀人案,炳赶至要求翻案,反被博指他失职。炳带徐管家见博,博为想出风头答应为铁翻案;卿见郎欲强抢娴,暗中救走她更让娴在家中暂住。果派抚台大人到金山县,抚台赞赏博断案如神,博不想放弃仕途,决定不替铁翻案。炳私下打探线索,更决定偷入义庄开棺验尸。炳有新发现欲通知博,却被牛县丞与桂主簿阻止。炳借酒浇愁在酒馆内大数博之不是,却被清听见。

第十四集

  正当铁将被处斩之际,清带皇上口谕要博刀下留人。皇上要博将功补过重审铁之案。博虽不敢违抗皇命,惟有表面上对炳言听计从。炳向铁说出在辰尸体上发现有长针伤口,但铁不肯回答一心求死。英偷入牢房找铁,更向他道明真相;英欲杀铁之际,幸被埋伏的官兵捉拿。铁一案令皇上对炳另眼相看,博见炳日渐受器重甚感不悦,更独自到酒馆喝闷酒。博重遇汪正,汪正为答谢博在山西一案放过他,主动向博献计。博与炳吃饭更向他道歉,炳以为好友已改过。娴正欲离开周家之际,郎却找上周家;炳凭其口才,令郎答应与娴再比赛。

第十五集

  郎为免娴抵赖,要求双方画押作实择日重赛。牛县丞等人搜获未完税之货物,发现全是景德镇所出产之官瓷。博审问货主时,发现是山西撤职官员司马文风。果因病访寻名医而到临金山县,博把搜获货物之事向果报告。博回家祭祖,相邀果同行;恭见儿子事业有成,过分高兴而酒后失言,幸得炳阻止;果成功得悉博之身世后暗喜。果向博道出他的身世,更要挟博将货物放行。博赶回家向父亲问明一切,为了自己仕途只得为果办事,把货物放行。击走比赛将至,炳因娴之终身大事而着紧;娴在比赛时想出了新的规则,终于把郎难倒。

第十六集

  郎在比赛占上风,卿替娴打出最后一球为娴赢得比赛。炳以为自己可享齐人之福时,娴却表明今后两人只是朋友。炳得悉博放走文风后大表不满,博终说出果是山西一帮高官的幕后黑手,而博更以打击果为由解释为何放走文风。博要恭与麟说出所有知道他身世的人,恭把炳之名说出。恭决定找当年替麟夫人接生的稳婆何二姑商量,却不慎把她杀死,恭不欲儿子受牵连宁愿自首。果以恭之性命迫博协助自己运鸦片;博不欲受制,以苦肉计迫恭自尽。炳找麟商讨营救友恭,博乘机说出果要挟他运鸦片一事,炳献计让博向皇上揭发此事。

第十七集

  恭死前写下遗书给炳,要他义无反顾地帮助博,更把炳父亲留下祖居之事告知他。博与炳在上京途中经过父母被杀之处,博因此得悉炳之身世。炳拜祭父母时遇上一白衣女子程大娘,娘把当年炳父亲周雄之死的真相说出。炳陪伴大娘回家时遇上果,才知道谋害他父母的人正是果。炳因大腿受伤不能上京面圣,博决定自行前往;皇上接见博更对他赐予封赏,博感前途一片光明。皇上发现已解散的粘杆处文件,博亦因此得悉雍正曾被刺之事。博为求领功,不惜把炳身分说出;炳有感在朝廷工作太危险,答应卿辞去幕僚一职。

第十八集

  博故意在信中通知炳有关卿的身分;炳以为卿在自己身边多年,只为工作并无真爱,因此对她极为失望。卿向炳表露自己身分,炳觉被骗多年不能接受,卿只得黯然离开。博知卿已离开后派人拘捕炳,更将此事归咎卿向朝廷告密。博欲哄骗炳供出行刺主谋身分,但炳却一无所知。卿得知炳被捕,立即向博求助,但他只是敷衍了事。卿偷入沈家调查,终得知一切真相。卿成功将炳救出之际,却遇上博所聘之杀手;卿把杀手们解决,但亦身受重伤。炳把卿带至击酒馆,娴协助二人避过追兵。卿中毒极深,临终前吩咐丈夫要小心博。

第十九集

  炳得娴之助离开金山县;炳埋葬爱妻,更在她墓前许下承诺为她报仇。炳打算回周家祖居暂避风头,娴亦决定追随左右。炳在祖居内没有发现任何线索,竟决定回金山县自首。博见炳自投罗网心中不禁狐疑,汪正更提议按兵不动。炳找麟帮忙,更问及恭遗书的内容。博偷听到两人之对话,怀疑周家祖居可能藏有当年行刺雍之证据。炳与娴遭人袭击,幸得博及时出现把两人救回,博暗示可能是主谋欲杀人灭口。炳与博到周家祖居搜查,博在观音像前有所发现。博认为炳已无利用价值,吩咐士兵包围,欲放火烧死炳与娴……

第二十集(大结局)

  博终于把所有得知其身世的人也消灭,汪正感博不信任自己,亦自行求去。皇上得知主谋真正身分后大为震惊;带博往宗人府见十四皇叔并毒杀皇叔,博亦被关入大牢。炳在火海中逃出生天,更买通衙差入牢房见博;博认为是炳陷害他,炳指他只是自作自受。皇上开恩,让博到关外当看马人;博竟向清说出炳仍在生。炳回到金山县,请沈老爷作主娶娴作填房。炳决定与娴四处飘泊以逃避追捕;博在关外捱不住刻苦之生活,久病成疾……炳最终逃避不了大内密探的追捕,铁二奉皇命要取炳之首级,娴欲求情,但铁二表示皇命难违……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