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神仙范统(廖启智)原为灶君座下粥、粉、面、饭四大弟子之一,因偷吃极品冬瓜盅触怒皇母娘娘,被罚囚于大冬瓜内五百年静思己过。凡间田大贵(陈锦鸿)、锺碧玉(苏玉华)夫妇无意解开金锁,救出范统,岂料大贵之兄田大富(廖启智分饰)失足堕崖,与路过之范统撞在一起,范统竟附到大富身上,法力全失。

  范统无奈暂住在大贵家中,却与一家人建立真挚的感情,唯碧玉始对其身份起疑,暗中使计欲揭穿其真面目,弄致笑话连篇。范统一心重返天庭,但法力尽失,乌龙百出,幸得六只因沾染其仙气得到法力之小神仙连番解救,因而看尽凡间人情冷暖。其后当日嫌弃大富家贫出走之妻子凌凤(刘玉翠)忽然回归,不但为田家带来麻烦,更连累大贵无辜一命呜呼,范统为救大贵,不惜再犯天条,强闯地府……

本剧看点:
  富有人情色彩的民间传奇,以轻松手法,配合奇幻特技,编织出一场神仙与凡人的梦幻童话,叫人会心微笑之际,亦体会到知足常乐,乐天知命的处世之道。

分集剧情:
第一集

  神仙范统约了仙女浣纱迟到,于是他以颈链讨回她的欢心,而她就叫统去天厨进食。统在天厨吃了一个冬瓜盅,岂料该冬瓜盅竟是为皇母娘娘贺寿之物。娘决定将他关在大冬瓜内五百年,希望他静思己过。五百年后的武地镇,村民趁田大贵妻子锺碧玉不在店铺,于是纷纷占田贵便宜。贵兄长田大富不事生产只懂赌博及借钱,更连儿子小康的利是钱也不放过。富妻子凌凤发现嫁妆竟被他拿去典当,两人发生争执,及后凌凤更跟人私奔。小康因父亲富不长进而不开心,贵以种冬瓜作比喻开解他。富得罪了狐妖化成的妓女霍思思,她施法令富连家传的杂货店也输掉。玉去老爷坟前祷告,她和贵因大雨被困山洞,两人发现了大冬瓜。

第二集

  统得玉与贵相助重获自由,但玉与贵看见统出现却立即逃走。玉往找债主有福商讨赎铺之事;但福坐地起价,更要玉陪自己饮酒作乐才答应延期收铺,玉为了田家只得答应。贵见洞内有小冬瓜两个,遂把它们带返家中栽种。玉与贵在街上遇上劳财老伯,贵见财找寻工作,终聘请他到田家工作。富回家看见贵所种的冬瓜可制成冬瓜盅,于是欲割下冬瓜,却反被神奇冬瓜将他五花大绑。富在贵房间觅得金锁,立即运气大好,于是到赌坊望能赢钱赎回店铺。富因贪得无厌把金锁力量用尽而把银两输清。富欲卖掉儿子小康还债,贵与玉阻止……

第三集

  统与从山崖堕下的富相撞,富的灵魂飞离肉身,统却被困在富肉身内。统醒来,贵等人看见富语无伦次,认定富精神失常。统欲在众人面前施法,但却发现随身的百宝袋及法力尽失。统叫贵说出富以前的为人,得知富为人极差,决定以富的身分重新做人。福等人欲硬拉富去打马吊;富凭仙气可看穿马吊大获全胜。富把赢到的廿两交给玉,更说出自己有透视眼一事,玉指可凭富的透视眼赢回杂货铺,但贵反对。玉找出贵早前借钱给街坊的单据,要丈夫把债项追回。贵把关仁的债项追回,但玉发现收回的田地已被荒废不禁大为气结……

第四集

  富看见两位小冬瓜神仙突然出现,不禁怕得要死;小冬瓜施法唤回了统的往事,令富明白自己是神仙统。富指二人是远房亲戚,贵答应让他们住下。贵代玉把付利息的银两交给福,在途中遇见关仁受伤,竟把身上银两赠予他治病。玉得知后气得跑回外家暂住。富帮助两人,小冬瓜提议替玉取回契约。富藉两小冬瓜帮助取得契约,贵要他们归还契约时,谁知官兵已到田家把贵捉拿。玉得知贵是替兄长顶罪,劝贵说出实情。玉见贵拒绝说出真相,只得再向福求情,福却乘机作弄她一番。玉走投无路,竟想「劫狱」……

第五集

  锺劝玉回田家,玉虽挂念贵却碍于面子不肯回去。贵决心以诚意哄玉回家,连夜赶制「田兴隆」流动杂货铺木头车;玉看见贵仍着紧自己,终气消偕贵回家。福将赎回杂货铺契约的期限缩短至十天,玉无计可施,想把贵送给她的定情金链典当……富与两冬瓜在福与官威前演戏,哄骗两人以为贵拥有灵气宝地。福与威欲把宝地据为己有,富提出用杂货铺之契约向贵换取宝地。富认为自己已成戊灡式A能返天庭做回神仙,但却未能如愿;富为报恩,想出任由玉使唤自己,但却发觉玉只是存心玩弄他;为了不想任人鱼肉,富决定自焚……

第六集

  凌凤在各人面前做戏,指称因娘亲病逝要赶回娘家奔丧,玉心知凤红杏出墙也没有证据指证。凤发现富失忆,于是趁机骗说二人本是恩爱夫妇。贵看见玉与凤处处针锋相对,劝妻子以和为贵。福在镇上另开杂货店福临门,更以本伤人举行大平卖。金山大骂儿子败家,但福却想出送赌坊特制筹码给客人,意图让他们到赌坊赌钱。小仙冬菇头自从被人捕获后,被迫在杂技坊表演喷冬菇;凤回田家原来另有目的,欲把田家的家传之宝据为己有。凤为查宝贝下落,挑拨丈夫对玉的不满。富听从凤说话到贵房寻找失物,却让他发现小铜锣金链。

第七集

  玉以为富欲偷金链而大发雷霆,贵向兄长说出金链乃两夫妇的定情信物,富失望离开。富认为贵是浣纱的转世,更把对浣纱的思念灌注在贵身上,但玉认为他别有所图。祖因挂念思而神不守舍,锺袁氏决定为祖相亲;众小仙被杂技坊班主所捉,被迫在人前表演。凤为夺田家宝贝,刻意拉拢小康与富,令众人接受她成为田家的当家。富为助田兴隆,特意到福临门购物探听敌情;富最后更带同镇上的居民一同到赌坊赢钱。金山不想赌坊输至关门,要福关掉福临门。凤见丈夫立功,竟重提担任当家之事,玉竟答应……

第八集

  凤把所有的家务交给丈夫,富以为玉又再欺负凤,吩咐冬瓜仔施法把所有家务做好。凤向富投怀送抱,富只好使出催眠咒。富突然有能力听到千里音,听到福派手下放火烧田兴隆,于是与冬瓜仔前往救火。福欲以牙还牙,到杂技坊以巨款买下三小仙,更以冬之性命要挟,两小仙为救冬只得答应去田兴隆放火。幸富及时出现,几经波折富终与六位小仙徒弟相认。玉得知雪月勾栏酒馆欲找新的蔬果供货商,玉特意找伍姑娘游说。伍要两铺作冬瓜盅比试,才决定谁担任供货商。威得悉后,带官兵到田家破坏贵之冬瓜田……

第九集

  贵与富一同堕崖,富看贵对自己着紧非常,于是向贵与玉说出自己的身分;三人商议后决定让范统以富的身分活下去。伍邀请贵到酒馆当大厨,玉不想得失大客要贵答应。两冬瓜得悉儿喜欢祖,于是找他探其心事,却发现祖心系思。祖被锺强迫相亲,乌龙王等为破坏相亲,把祖弄晕再化身成他,成功将相亲对象吓跑。儿替祖洗衣服,竟把祖的百宝袋也拿走,怕丑草等小仙发现百宝袋后竟据为己有。思试探富,发现他仙气不足认定他不是范统。凤欲与富同床,富只得再施催眠咒。威购入一批劣品人参,用美人计将人参转售给基。

第十集

  玉与凤谈起富之事,令玉怀疑富其实喜好男色。玉更发现富收藏了贵穿女服的画像……云为家人煮人参鸡汤,基才得悉购入了劣质人参。基找威讨回公道,但威不承认人参是他卖出。两冬瓜发现四小仙竟拥有百宝袋,于是立即夺回交还富;富见玉针对自己,只好运用百宝袋中的宝物控制玉。凤无意中拿了富的法宝「五行手链」要与富亲热,令富差点失身;基与如梦同为威所欺负,两人更勾搭一起。思认定贵是统所扮,欲借福之手对付他。福不能与思共度春宵而迁怒于贵,竟派人以五石散毒害无辜,更插赃嫁祸给贵,令他被官兵捉走。

第十一集

  玉赶往衙门为贵伸冤,却无法入内。威安排梦与五指证贵毒杀商人贾氏,更将贵屈打成招。富认为这是报恩的好机会,答应协助玉救贵。锺袁氏吩咐基助贵到衙门疏通一番,基向威与福求情,却反遭两人以他的奸情要挟。祖收到匿名字条,叫他检验贾氏之尸首;玉与富赶到衙门翻案;但官兵回报指义庄大火,贾氏的尸首被烧毁。玉竟要凤带她到衙门自首。官虎知玉欲代夫认罪,将玉与凤施以杖刑以惩罚。贵特写血书托富交予家人,富不知如何是好,幸得铜锣提示,富终想出办法助贵。威与福收到传言,指钦差大人将到武地镇出巡……

第十二集

  富赶至谋人寺见罗标被杀手追杀,立即出手相救;标终挺身而出指证福与威诬陷贵杀人之事。富愈来愈习惯凡间生活,两小冬瓜提醒他应回天庭复命。凤听到富对康说话,以为富患有绝症不久人世。凤偷店中银两欲与丈夫到京城游乐;玉发现此事只得向凤说明一切,凤始知丈夫竟变了神仙。思以威欲污辱她为借口住进田家,但因田家屋小人多,玉提议让思到锺家暂住。众小仙对富未能取回法力感奇怪,更怀疑贵才是富的恩人。小仙们贪玩抢走了金铜锣,更因此释放了铜锣仙子。铜锣仙子为答谢富,让他实现一个愿望……

第十三集

  富还了恩情给贵后,终变回神仙范统。乌雅嘴发现玉向铜锣所许的愿望出了问题,特意通知统赶回田家;结果发现田宅满是鬼怪,凤更被发现吓死当场。统到地府寻找凤的魂魄向陆判求助,说判若能找出凤之鬼魂,愿替他医好眼疾,凤终能还阳。思久居锺家无发现,决定向康下手;但思见康孤苦伶仃地过中秋,不禁感怀身世放过了他。四小仙探望儿,更送她偷天换日帽……统偷偷地从天庭回人间探望贵,玉以为统对贵余情未了。富坦言不舍各人,玉决定安排贵以女装与统见面;但统看见贵之女装却感呕心。思设计欲以贵引统上当……

第十四集

  玉得知贵被大黑熊捉走,以传话田鸡通知统救贵。统救贵时触动机关,贵为救统竟以身挡箭。统以霹雳火对付狐妖,思为救玲挡火受伤。统再往地府请陆判相助,陆判拒绝更偷偷通知粥粉面三仙带统回天庭。关仁夫妇到田家讨钱,得悉玉与凤有事隐瞒,以为她们杀掉富与贵,玲施法让仁到衙门报案,指玉与凤杀夫。统从天窗窥看到凡间田府的状况,发现六小仙欲以仙气封贵的身体,却弄巧反拙令贵气绝身亡。统更发现浣纱转世实为玉而非贵;统觉自己犯下大错,不理反对亲自到地府救贵。

第十五集

  统在六道轮回界中找到贵之魂魄,立即出手相救。灶君欲带走统,见统与众人难舍难离决定让统多留一天。统回天庭复命,六小仙更获玉帝送赠神仙襟章,以奖励他们的功德。儿知道祖因思失踪而茶饭不思后,无意中听到锺袁氏不喜欢自己面上的胎痣,更感自卑。虎借皇上出巡为由,要收回大街不让小贩摆卖营商,贵动员众街坊与虎对抗。梦对基说出有了身孕,威与福趁机威胁他,要基将妓女之内衣放在贵房,让他们夫妻不和无闲抗争。云收到匿名信指基与梦私通,基把心一横竟抛弃糟糠。岂料梦竟把基赶走,最终得贵收留在小屋中。

第十六集

  基发现小屋失火慌忙逃生,玉与凤误会基恩将仇报火烧田兴隆。小王爷与师傅十三娘到武地镇微服私访,小王爷因沉迷看杂技而与娘失散,幸得儿相助才能与师傅团聚。贵无意中得知小王爷身分,更打算利用他对付虎。思施法令威以为与她度过春宵;威为讨思欢心决定以强硬手段对付村民。儿遇上玲,得悉思对祖并无情意。威与福得思指点,终决定出手镇压村民……贵以为可让小王爷出手相助时,六小仙却突然出现打退官兵,令贵功亏一篑。福与威把贵捉至衙门,要挟他放弃抗争,但贵不肯就范。

第十七集

  玉发现贵的影子内竟有角,更怀疑贵被鬼上身;祖与儿在街上遇上威与思在一起,祖以为威迫思跟随他,竟欲抱打不平。贵引福与威之手下到茶楼,让小王爷看见他遭人跟踪,欲引小王爷对收地一事插手,但小王爷拒绝。思吩咐玲引冬至山洞,把他捉拿以便吸取其仙气增强法力。福与威派手下捉拿小王爷,贵及时出现助娘救回小王爷。思发现贵没有仙气护体,于是利用他的同情心到田家暂住。贵向玉说出思遭威污辱而有孕,玉因此答应让思留下。凤跟踪思时重遇情夫孚,不禁大为担心。统在天庭得知六小仙将有大劫,于是赶往凡间……

第十八集

  统下凡与四小仙寻找冬与乌鸦嘴的行踪,凭法宝「仙人指路」找到玲,但玲骗称不知二人去向。判到凡间找统,更把收藏「善贵」的葫芦交给他;原来当日统只救走「恶贵」,留下了善贵的灵魂在地府。恶贵不愿让善贵返回身体,只得骗统,说玉也不想善贵回来。凤中了思的妖法而偷去了田家的传家宝;田家各人替凤求情,但翌日凤竟留书出走。统跟踪凤,见她原来被孚要挟,于是出手教训孚。凤感激统但仍不肯回田家。声见儿为面上的胎痣而烦恼,竟提出与她交换胎痣。思得知玉是统的宿世情人,决意要对付她。

第十九集

  统知玉为家事操劳头痛,特送上驱风发钗给她。思让贵得知此事,令他对统怀恨在心。贵吩咐财伯把统交托的葫芦烧毁,统知贵想免除后患。儿变得漂亮后大受欢迎,小王爷得知应声为儿的付出后,主动替应声提亲。思故意挑拨贵与玉的感情,令两人误会对方与别人有染。统发现康收藏有善贵灵魂的葫芦,更将整件事向玉说出。思叫玲引四小仙到山洞,成功把他们捉拿吸取仙气。贵突然发现所有人也看不见他,担心自己会灰飞烟灭,只得答应与善贵合为一体。冬引思吸取自己的仙气让她中毒;思一怒下放妖火烧死众小仙……

第二十集(大结局)

  统及时救回六小仙,更引领大家到小屋劝凤回家,田家终能一家团聚。贵得知基在穷乡僻壤处为百姓医病,特意带云见他,夫妇两人终和好如初。儿大婚在即,冬瓜女施法令祖昏睡三天,而他醒来后发现儿正准备上花轿……统对贵说出玉是纱转世;玉得悉后竟提出与统一起回到天庭。二人逃走时玉不慎跌倒地上,统欲扶她时竟遭被刺伤。原来玉是思所变,当她以为大仇得报时,统突从天而降……幸得六小仙协助,统终成功压制思;思向统说出当年恩怨,统召来山神作证,令思明白事情真相。统追问玉之下落,思指为时已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