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豪门金枝泪》原名《大清国井,盐亨(点击这里查看详细的分集介绍)》,即是以此为题材的一部大型古装电视连续剧。该剧以咸丰二年(1852年)至光绪五年(1879年)为历史时段,以“川盐济楚”这一重大史实为主要背景,以川南富顺为故事主要发生地,包容了“川盐济楚”、石达开入川、捣毁水厘局、官运商销京控官司等重大历史事件,是国内首部以盐业和盐商为题材的大戏。

  清咸丰三年(公元1853年),太平天国定都南京,清廷为之震惊,举国惶恐。遂不遗余力,尽遣各部对太平军着力清缴,江淮之地成为清军与太平军你争我夺的主战场。

  江淮战事不断,清廷最大食盐产区两淮盐厂荒废、盐路阻断,朝廷重要课税来源的盐税随之全无,已捉襟见肘的清廷财政更显空虚。祸不单行,淮盐“片引不至”,历来为淮盐供区的长江中下游六省250个州县及周边地区被盐荒所困,使清朝统治雪上加霜……

  为解除楚岸上亿民众淡食之苦,更为增加朝廷赋税以充军饷,咸丰帝被迫下令:川盐济楚。随着川盐大量运销楚岸,一批“富甲天下”的大盐商应运而生,各种矛盾、冲突也随之凸现……

  “川盐济楚”历时二十六年。二十六年间,四川仅向长江中下游广大地区运送的食盐就达八十亿斤以上,上缴朝廷各种课税约合白银六亿七千万两。鼎盛时期,川盐占全国食盐销量的四分之一。没这些食盐和税银,摇摇欲坠的清朝政府不可想象……

  得此良机,四川盐业超常发展。短短二三十年,大部分盐厂即完成了由作坊向近代工矿的转化。在远离海岸的内陆地区,一个以私人资本为主体的近代工矿群悄然形成,并具相当规模,令世人惊讶……

  《豪门金枝泪(大清国井)》通过王、秦、梅、李等富顺“四大盐商”与清朝名臣骆秉章、丁葆桢等人的斗争及瓜葛展开,艺术地再现了中国近代工业萌芽时期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着力刻画了王正云、秦日朗、苏柳青、骆秉章、陆玑、盘信山、栀子、梅婧等艺术形象,多侧面地表现了蜀中盐商鲜为人知的多彩生活及浓郁的四川风情。

分集剧情:
  清咸丰三年,太平天国定都南京,清廷为之震惊,举国惶恐。清廷尽遣各部对太平军着力清剿,江淮之地成为清军与太平军你争我夺的主战场。

  江淮战事不断,清廷最大食盐产区两淮盐场荒废、盐路阻断,朝廷重要课税来源的盐税随之全无,已捉襟见肘的清廷财政更显空虚。祸不单行,淮盐“片引不至”,历来为淮盐供区的长江中下游六省250个州县及周边地区被盐荒所困,使清朝统治雪上加霜。为解除楚岸上亿民众淡食之苦,更为增加朝廷赋税以充军饷,咸丰帝被迫下令:川盐济楚。一时间,川南商贾云集,人们争先恐后起来,做发财美梦。

  川南富井县,与饱受战火的两湖不同,一派悠闲、恬静。本地大盐商借地利之便,争得了先机,生意迅速做大。

  富井最大的地主是李友堂,李家田地广阔,还在自家田地里凿了数口盐井。但李家遵祖训,从不卖一分田地,凿出的盐井也大多租给人家,收取租金。李家独生子李重林已十八九岁,跟随李家塾师苏先生及其女儿苏柳青一同读书。李友堂不识字,把全部希望寄托在重林身上,让重林跟着董管家学做生意。苏先生去世后,柳青孤苦伶仃,被李家收留,帮助李老爷保管契约字据,后被李老爷纳为小妾。心仪柳青的重林离家出走。

  盐枭王正云敢作敢为,买通大小盐官,一直在两湖和四川间偷运私盐,大发横财。其管家盘信山与牟师爷忠心耿耿,是王正云的得力助手。王正云不甘心从别人手中收盐,也加紧凿盐井,租码头,建盐厂。

  世代行医的梅贞卿因四川盐茶道台郎大人的小妾病未逾而迁怒梅父,遵照父训,弃医而专事盐业。女儿梅婧天生丽质。大盐商秦日朗是西秦货栈的老板,做人讲究内敛,他看到时机来临,也大肆买地凿井。儿子秦玉麟暗恋梅婧。

  扬州大盐商赵八爷入川避难。

  为得到蕴盐丰富的扇子坝这块宝地,王正云与秦日朗暗中较劲,均志在必得。王正云想拉赵八爷入伙,但被颇有城府的赵八爷婉拒,使王正云备感失望。就在王正云为银子的事一筹莫展的时候,盘信山想出了主意,王家伙计、盐工参股,募得银两,如愿买下扇子坝。

  王正云娶有两房太太,二姨太雪琴结婚十年一直没有生养,父母病故后,妹妹雪雁也到了王家,被王正云看上。

  川盐济楚后,巨额盐税撑起了清廷的半块天,皇上派能臣骆秉章为钦差大臣入川,同时,派失势的惠王爷也入川“督办盐务”。

  赵八爷不愿失去发财的时机,决定和李老爷合伙。

  为了少受官府的欺压和解决盐商们的纠纷,赵八爷提议组建盐商会,得到盐商们的一致迎合,秦日朗和王正云同时被选为“纲总”。两人去拜会新任县令陆矶,但却吃了闭门羹。

  重林跑到的荣井县,自杀被救。为维持生计,走街串巷卖布,因创卖“缩水布”,赢得了布店老板女儿的青睐,入赘做了上门女婿。

  梅家的盐井地处川滇边界,一直在云南活动的石达开准备进军四川。梅贞卿为保住自家盐井,同意了师爷的主意,向一个义军的头领求情。师爷酒后失言,陆矶正想拿大盐商开刀,他趁机判梅家举家问斩。梅贞卿借给惠王爷福晋看病之际,恳求惠王爷收留梅婧,王爷答应。

  为解清廷库银空虚,骆秉章设水厘局,开征水厘,遭到盐商的反对。秦、王两家表面上无任何抗拒之举,却由下人出面,对水厘差役百般刁难。水厘差役也纷纷以各种名目向盐商们搜刮钱财,官商矛盾一触即发。井场多辞退盐工,盐工生活无着,民怨沸腾。经过精心策划,水厘局被捣毁。

  李家盐井伙计逼李家减租金,赵八爷主动替李家解围,借此讨苏柳青欢心。柳青打理李家生意,不敢得罪赵八爷,赵八爷得寸进尺。

  陆矶发誓要抓到水厘案的元凶,他死死盯住王正云不放,没过多久就找到了些蛛丝马迹。王正云入狱,但一言不发,还对陆矶大加讥讽。秦日朗和王家上下活动,精心给朝廷钦差设套,使水厘案发生逆转,蜀中盐商大获全胜。

  王家的生意如日中天。秦日朗看破红尘,辞去盐商会纲总的职务。

  川盐济楚基本终结,盐商大受影响。王家与官府勾结,将码头独占,向过往盐船收取银两,与官府分成。四川总督丁宝桢将王正云的种种不法劣迹上奏朝廷,王正云连夜逃跑。

  赵八爷一直在生意上做手脚,使李家日渐衰败,苏柳青也上了赵八爷的当,被李老爷赶出家门。赵八爷为侵吞李家财产,与李家对簿公堂。柳青以身会知县,为李家赢得了官司,后吞金自杀。

  重林回到李家,担起了李家的重任。

  清明时节,四大盐商的后人在郊外不期而遇,一起祭祀父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