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米,中国人最重要的粮食,亲情、关爱就是维系中国家庭的核心力量。作为当家人,责任是要令一家人能得到安乐茶饭。但家业越大,问题越多,自私、贪心的人在争权夺利,当家人要有非常的胸襟和手段,才能令顽石点头。

  京城王府厨娘康宝琦(邓萃雯饰)随王爷到无锡,只为见曾刻骨铭心的无锡米王蒋乔一面。二人几经波折,终可再续前缘,蒋乔娶宝琦为四姨太。面对蒋家妻妾互相倾轧,米行风云暗起,家中各种风波等,宝琦皆以其识见及坚持一一面对。后蒋乔更将当家之权交予宝琦,执掌家业,管治一个米业王国。宝琦肩负千斤重担,外忧内患之下,仍咬紧牙关,为的是实践对蒋乔的承诺:为米行寻找合适的接班人,延续蒋乔数十年的基业。

分集剧情:
  一场天灾,粉碎了本是小家碧玉康宝琦(邓萃雯饰)与无锡米王蒋乔(岳华饰)的婚约;一次断粮,灭绝了她全家的性命而沦落为朝廷钦犯。多年来,在宝琦的内心只惦念着当年弃约的蒋乔,总在设法亲自求证自己所爱之人绝非无情之士,直至一次偶然的机会,宝琦与蒋乔再遇,得以再续前缘,顺利嫁入蒋家成了四姨太。自入门后,宝琦常遭大奶奶殷凤仪(谢雪心饰)及二少奶彭娇(商天娥饰)的无理加害,但她心思慎密、不拘小节,眼观全局,总是化危为机。乔深明大义,心里由衷敬佩宝琦的识见及坚持,当他病危离世前决将米业交由她托管,希望她找出最适当的接任人。

  这个千斤重任令宝琦腹背受敌,但她不负所托,竭力掌管家业及细心寻觅接任人,终让她发现外表只管吃喝玩乐的二子蒋必正(吴卓羲饰)原是为人正直、重情重义之士,且在米行内极具亲和力,宝琦便一面扶植必正上位,一面力挡当年在蒋家受尽折磨,存心报仇的柴九(黎耀祥饰)。柴九事事冲着蒋家而来,处处对蒋家不利,二人斗智斗力,时而短兵相接,时而拳脚交加,最终强强相对后,二人竟变成惺惺相惜,柴九更因而对宝琦产生倾慕之情……

第一集

  厨娘康宝琦(邓萃雯饰)随王爷将御赐白米送往无锡时,被饥民围攻,幸得琦说服饥民首领柴九(黎耀祥饰)以御米换取饥民让路。无锡庆丰年米业老板蒋乔(岳华饰)乐善好施,把三分一的财产捐出赈灾,皇上特派王爷赏赐米宴赞扬。乔要求必文(敖嘉年饰)、必正(吴卓羲饰)和武(梁证嘉饰)三位儿子挑选礼物作王爷的见面礼。九辗转来到无锡,无意中烹杀了清帮当家彭铿的爱犬,九惨被毒打。九不断求饶,当铿知道九的名字后,为泄心头之恨,竟要九从街头咬着狗骨,边吠边爬至街尾。米宴开席前,乔在厨房看到琦后变得心神恍惚,一切被其长房太太殷凤仪(谢雪心饰)看在眼内,仪认出眼前的琦是当年曾和乔有婚约的未婚妻宝燕,遂联同二房太太彭娇(商天娥饰),将琦是朝廷钦犯的身分公开……

第二集

  仪与娇要文不动声色,不影响王爷的情况下通知官差捉人;琦最终被捉被带到王爷跟前;王爷说出在确定琦身分后就斩立决;乔竟奋不顾身要求王爷放过琦,更直指琦之父是位好官,只为救灾民才开仓派粮惹来杀身之祸。王爷听后,仍坚持违反大清律例者便应受罚,乔竟提出也一并将他责罚……事情告一段落,乔提出迎娶琦,琦答应,但为了蒋家安宁答应当四姨太。仪联同两位姨太向蒋老太玉如提出反对,但却反被斥责。乔大宴宾客迎娶琦时,突然发现武失踪;众人只得暂停行礼四出寻找他……文向工人询间提高稻田生产之计,九主动献计。

第三集

  为了对付影响稻米收成的禾花雀,文发动全无锡居民一起杀雀。琦要求文停止,更说出滥杀雀鸟会引至虫祸,可惜文执意不从。正在苏州遇上丘敏母女被人推倒街外,母亲玉卿说出两人可怜身世,正忍不住送赠金钱救济她们。正在无锡再遇上敏,她更说母亲已过世;正大发善心欲赠丘敏殓葬费时,冷眼旁观的乔刻意把燃烧的烟灰弹向「死去」的卿脚上……仪偶然听到琦称赞正是个人材,要乔多加栽培后心感不安;仪夜访文的干爹大掌柜祥发,请他支持文在蒋家的位置。正接武放学时突然被打晕,回家发现仪收到武被绑架的勒索信。

第四集

  当大家六神无主,争辩是否应交赎款之际,铿夸下海口说将派出手下救出武。出外洽购田地的乔得悉儿子被绑架后,欲赶回无锡时,收到了琦的来信……琦欲托九调查工人,请他大吃大喝。仪等人收到乔的来信,指将此事将交由琦全权处理。九戏弄铿被捕,更被他诬蔑偷窃而入狱。娇担心儿子夜不成眠,在早上提出欲交赎金,玉如更担心得晕倒当场;乔在外地恶梦频生,害怕武遭遇不测。琦探望九,九说被狱卒毒打,提出以自由换取可疑人物的名单。琦回家后被家人禁锢,幸得正出手相助;琦为阻止娇交赎款,不惜抢去银票跑到街上。

第五集

  乔回到家中说决定交赎金予绑匪,琦力阻无效。琦贿赂铿的爱人海棠,终成弗洏X九;九突然回到米仓,讹称乔请他吃饭时,对他说不会交出赎金,更说如绑匪撕票,将散尽家财对付他们。正发现武被弃在山间,通宵把弟弟背回城中。文发现正与武,竟借机将武背回家,更在众人前说是自己救回弟弟。乔想升正担任二掌柜。仪得知正受到重视后,借娇之手迫刘芳发毒誓不与她们争权。九被提升为副工头后替工人争取福利,文先言听计从,跟着借故将九与工人们辞退。九带领被文解雇的工人到蒋家理论,乔才知儿子刻薄工人。

第六集

  文欲向父亲奉茶请罪,但乔却气愤难平拒绝接受;吃早饭时,文突然说出欲离家到北京创业,乔竟赞成,令家人错愕不已。在庆祝必武回归的晚宴上,文收敛气焰主动向九敬酒,乔大感安慰。九酒后闹事,说出自己是「四奶奶帮」的人,琦当众宣布将九辞退。有外省官兵寻找正,更说敏等人被捕请他协助调查;正看见敏与母亲被捕,不禁又起恻隐之心……琦发现九锲而不舍的表示歉意,终让他以工人身分回米仓工作。天灾出现,米价大幅涨升;琦劝说乔向铿要求减漕运费时,铿主动约众米商见面,原来他提出欲加漕运费三成……

第七集

  为了不被铿欺压,乔接受九意见以陆路运米,更叮嘱正同行;正为了逃避山贼袭击,只得冒雨推车赶路,终出了意外令手臂脱臼。琦代表乔出席会议,要求众米商团结拒绝加价,更说出已尽办法由陆路运米,不用再依靠铿的漕运。米将运到无锡时,山贼沙震天突然率众杀到把米粮抢去;九向正提出留下想办法将米夺回。九不惜伪造书信直闯山寨,希望能以谎话将米赎回,但却被识穿……琦与众米商继续与铿谈判,但铿一时激动下误伤了琦;九带山寨的人偷看铿的手下如何风光,更借震天的生日送礼时,以火枪要挟他与自己谈判。

第八集

  九成功说服震天,将米粮运回无锡;九立下大功后回到米仓,但在宴庆功上,琦当众宣布九将升为工头,九失落。正在家中发现敏成为丫环,乔向儿子解释因为同情她们,所以乔做了担保让敏母女在蒋家工作。乔因心纹痛晕倒街上,幸遇上懂医术的西洋传教士将他救回;乔对四位夫人说出,暂由琦掌权管理蒋家生意,自己则专心休养。九被袭受伤,琦与乔特意请铿见面,要求他放过九。乔再次晕倒,幸琦要娇去请传教士再次救助乔。传教士需传教离开无锡,只答应回来后才医治昏迷了的乔。那边厢,仪决定要替文夺回蒋家大权……

第九集

  仪对娇说出当年乔并不是真心迎娶她,娇坚拒不信;仪要娇带芳到观音像前,要她对娇说出当年乔被铿迫娶娇的经过。仪突然提出要琦将权力交回给文,更说从未听过乔曾说出让她管理蒋家;大感疑惑的琦遇上娇与芳,想不到两人亦同时提出要收回琦权力……琦要求正协助将账房锁上,让她出外寻求乔曾寄出的书信内容作为证据,但这事亦同时被仪得悉……九提出欲离开米行,想不到琦竟没有挽留他,只承诺会保护他不被铿伤害。仪与文出重金收买九,要他协助抹黑琦,九竟答应。仪请来蒋氏一族的父执辈,欲当众要求收回琦的权力……

第十集

  琦感谢如在危急关头出手相助,如坦言明白琦要经营蒋家实在是个重担。棠欣赏九豪迈直率的表现,竟主动接近情挑他……琦与昏迷中的乔细说家中情况,提到正整个人如脱胎换骨,不再过分嬉笑玩乐,反而认真地学习经营米店。琦到米仓通知九准备升他为三掌柜,但却发现他已外出;原来九抵受不住棠的引诱,到她的家中与她畅饮。文看到九进入棠家,特意向铿告发此事;铿赶至发现属实,决意斩杀九。九虽逃脱,但铿亦动员全帮兄弟追杀他。得正与敏之助,琦冒险与九见面,了解他被追杀的前因后果;此时铿的追兵亦赶到……

第十一集

  清帮众人围困九,琦出现直入屋中,更指无人可伤害九。铿赶到与琦谈判,琦举出证据要铿放过九,铿被说动。传教士医生诊断后指乔情况好转,很大机会随时苏醒。文担心乔醒来后得悉自己所做之事,欲找母亲商量应变方法。琦提出将九升为三掌柜,但九竟拒绝。沙家寨众人运米粮到无锡后,约九见面喝酒,更招揽他到寨中担任三当家。芳发现卿被指偷窃娇的首饰而被拉往衙门;芳答应敏找娇营救,但想不到娇说出,下一个要对付的目标就是芳母子……发受仪指示,特意在琦前提出重新整顿米行的人手,安排文亲信升职。

第十二集

  正听从芳要求陪她回乡;为保护敏母女,正亦请她们一起离开蒋家。无锡天气变得异常炎热,琦更发现有大量飞蝗出现,琦翻查乔昔日写下的札记,发现可能会有天灾出现……另一边厢,九亦决定离开蒋家……九在街上重遇棠,特意向她查问是谁人陷害他,但棠坚称不知。琦召集米商见面,提出将有蝗灾出现,要求众人留储备应急,但众米商并不热衷。琦执意收割,文与祥发等欲阻止,幸得九回来率领工人协助。正收到琦的来信后向母亲提出要回蒋家相助,芳大怒。琦发现娇对乔心怀怨恨,特意把乔写下的旧札记交给她看。

第十三集

  文与九起争执时,刚遇上铺天盖地的蝗虫来袭,整个无锡陷入混乱之中。琦与九要其它人赶回家保护家人,两人则努力守护米行。家人发现乔快将苏醒,仪要文冒漫天蝗虫赶去请传教士来到蒋家。不知乔苏醒的琦发现有人敲打米行大门,原来是正与敏刚好赶回无锡。趁琦与正等人不在,文在父亲前邀功说自己帮助打理生意及应付此蝗灾。蝗灾过后米价急升,文要求琦与其它米商看齐把米价调高,但遭她拒绝。居民为抢购米粮险酿成暴乱,琦向居民说明无锡米粮充足,更带领大家参观新建的米仓。铿收到密函,内容告之棠与文通奸之事。

第十四集

  敏看不过文夺去了琦与正的功劳,欲向乔说出真相,但被刚出现的琦与正阻止。九看到铿看过告密信后毫无反应,心有不甘继续投书告密。多番接获告密信的铿,终成功把文与棠捉奸在床。铿提出如欲息事宁人,便要付出五万两赔偿;九发现琦如临大敌,琦直接质问九是否他向铿告密,九直认不讳更向她说出前因后果,但琦只直斥他令米行陷入困境。仪往别苑探访如,更特意在她面前下跪,请求她不要对乔说出文曾迫琦交出权力。文获释后回家,竟欲在父亲前狡辩,将责任推卸往琦身上;乔气得当众说出要与他脱离父子关系……

第十五集

  为了阻止文被赶离家,仪狠心杖打儿子,令乔收回成命;乔欲向娇解释年轻时提过不爱她之事,但娇坦言心情混乱,更决定陪武到杭州应考秀才。九欲与沙家帮众人准备开办漕运抢铿生意,但遭琦反对。乔发现正与敏过从甚密,于是要琦陪自己偷看两人谈情。棠走投无路请九帮忙,得他资助回乡;铿得知九帮助棠更教沙家帮人染指漕运,特恐吓九要他收手。王爷突然到临无锡,原来他打算告老归田后于在这一带建别苑;得琦之助,九在王爷与众商人的宴会上,提出开放漕运引入竞争。为感谢九令沙家帮众脱贫,沙天与马雄决意与九结拜。

第十六集

  文对九心怀怨恨,决意对付他;棠再找九,原来她回乡后被家人赶走,九只得再施援手。铿突然出现,更欲以重金收买九,要求他不要一下子夺去太多生意;九当场拒绝。棠到九新居,更提出要成为他的女人。仪向乔提出带文到静院与如居住,如与刘芳等人要求乔原谅儿子。九高调迎娶棠为二夫人,特意向铿派囍帖要他不可再骚扰棠。铿发现有神秘人跟踪九,派人调查后有所发现……九与棠成亲当晚,突然有杀手掳去九,他们杀害九时更说出幕后主使人的名称,以免被厉鬼缠绕……

第十七集

  乔从林知府之处得知太平军乱党作乱攻打杭州,亦发现与娇及武失去联络,因而担心不已时。琦要求铿运用清帮力量搜寻娇母子,亦私下请镖局前往杭州救人……九失踪数天,棠忍不住向铿查问却反被毒打。天等人决意要替九报仇欲夜袭铿,琦得知后前往阻止……琦证明铿清白,众人更认定九必死无疑。琦回到家后要正贴身跟踪文,正从后跟踪,竟发现兄长……正向琦说出发现,但琦却要他保守秘密。林知府突然到蒋家要求捐助米粮,乔忍不住当场斥责他;晚上仪却带文探访林知府。敏发现正拜祭九,追问他为何得知九已死……

第十八集

  文不满卿指他谋害九,在众人面前大吵大闹,琦出现替文说好话,要求蒋家上下不得再提此事。天发现九大难不死,于是决定将他接回山寨治疗。琦与正商量,为让时日无多的乔安心,希望正与敏能将婚事提早举行。武被乔聘请的镖师从杭州救回无锡,乔与铿看到武身旁的骨灰坛,大受打击;铿更大声指责是妹夫害死自己的妹妹,更迫武说出娇的死因。乔一病不起将弥留之际,仪使计令琦与正不能及时赶回蒋家。琦等虽及时见到将乔的最后一面,但仪却说已听到乔的遗言;藉铿与林知府撑腰,仪更提出要琦将蒋家权力交给文。

第十九集

  琦把蒋家家产整理妥当,然后将它们锁于账房后把账房锁匙交给文;早上文带发现家产及重要文件全不翼而飞。原来琦竟与正及其它人躲在教堂地库。文召集米行工人,更向他说将重开米行,亦展示官府通缉琦之告示。传教士突然向琦说出有人欲见她,原来竟是九!文宣布将辞退与琦关系良好的工人时,王爷突然到临蒋家,指受乔所托在他身故后宣读遗嘱。此时琦亦带着家产与众人出现……文因事被带回官府审问,仪为请琦救助文,不惜向她下跪……因得悉王爷因军情告急离开无锡,仪贿赂林知府,终顺利令文获释。

第二十集

  琦向文说出九尚在生之事,更将自己发现有人监视蒋家之事说出。仪得知九将找文报仇后,禁止儿子踏出蒋家半步。文突然要求下人替他觅船逃离无锡,当深夜文离开蒋家到码头下船时,九突然出现向他攻击……天被太平天国军队所杀,众人推举九为新帮主。林知府召集众米商努力安抚,但反被琦发现林已开始将重要的文件烧毁。九不满琦曾将消息泄露给文,刻意对她冷淡。琦约众米商与铿及九见面,聘请铿带清帮兄弟暂时维持城内秩序;但铿却借机勒索;九激于义愤,决定答应琦带领沙家帮众人负责无锡城内治安。

第二十一集

  九欲向文报仇,琦与正见状,只得努力阻止他;仪为救儿子,竟趁此刻用枪胁持琦……太平天国的赵将军向众米商要求借米的三成作为军粮,亦宣布将委任昔日同乡铿担任无锡团练统领,更请九担任副统领。芳与正母子拜祭乔时,遇上仪也前来拜祭;仪向芳哭诉,说文开了小米铺,因战乱而欠下了别人五百担米,因此希望正能私下借出米粮让兄长应急。在母亲的拜托下,正借米更答应不将此事通知琦。铿指琦私藏白米,更将琦带至赵前发落。琦几经辛苦凭机智脱身;正自责被仪所骗,芳与琦一起开解他;芳为了保护儿子亲自与仪对质。

第二十二集

  家人见正下定决心承继米行,因此特设宴庆祝;仪偷偷潜入琦的房间,更在她的札记上动了手脚。赵突然带兵到蒋家搜查,更要琦详述她与王爷之间的关系。赵决定把琦带走收监后,琦当众把蒋家掌权的大锁匙暂交予正,由他暂时掌管蒋家。仪宣布因琦被收监,令乔的遗嘱无效,要求正将蒋家权力交回。芳担心琦安危,不惜将蒋家锁匙及印鉴抢去交给仪。九向铿说出将在今天之内筹募足够的团练费,竟不惜将米商的家人锁起带走。铿私下安排仪、文与赵见面,这时却遇上众米商,请求赵替他们主持公道,九这时开腔……

第二十三集

  九一口气在众人面前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赵看到九与无锡人对琦的爱戴,决定释放琦离开。九受赵之命抄铿的家,九不禁意气风发,大感吐气扬眉。作恶多端的铿,被赵派往照顾那些咯血病病人。经过琦与九的努力,赵宣布,答应每天派米给无锡居民以稳民心,他亦公布太平天国准备授予官职给琦及九。赵单独传召琦,更欲对琦不轨,九阻止却反被官兵所捉,琦再挺身拯救九。因清军快将入城,所有太平天国的官员将被护送离开;九与众官兵撤走时,他发现琦并没有出现在集合地点,竟因此舍命赶回无锡寻找她。

第二十四集

  九遇上刚逃出来的铿,向他询问琦下落。铿误导九到咯血病人的集中地寻找琦;几经艰苦九觅得昏迷了的琦。文与芳得到琦与九被捕的消息后,赶往衙门见林,却竟发现文与仪已是座上客。为了营救琦,正召集无锡居民签下万言书,更带领众人在衙门外跪求开恩,却被林派官兵驱散。武通知正王爷于附近作战,正决定带万言书见王爷。正出发之际却发现芳与玉卿竟在清晨已带万言书离开……林召见琦说开恩让她与九回家与家人团聚。回家后琦竟发现芳为了救她而被炮弹炸死,不禁伤心莫名。病重的九,得知林欲带走琦,特意前往阻止。

第二十五集(大结局)

  看到无锡居民上下一心帮助琦,王爷终被众人的热诚感动;林得知王爷因打败仗而失势竟要求他不要多管闲事……正执拾母亲遗物时,发现芳在出发寻找王爷前写下了家书,于是特意取出与家人阅读当中内容……文与铿到处花天酒地,更拒绝依从母亲之愿离开无锡。经王爷的努力,琦与九终还以清白。仪发现文一身衣行装,更装备了满身火把,仪欲阻止儿子犯下滔天大祸,但把母亲推倒。铿带领手下洗劫蒋家,把财物搜刮一空。仪要求发阻止文,发赶到米仓与文纠缠;仪赶到米仓,竟看见文与发已被火海包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