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盐——一些看来毫不起眼的东西,欲是生命中不可或缺。在古时盐比黄金还要珍贵,是国家重视的民生课题,也不知多少人为了盐而妻离子散、流血丧命。《胜雪盐栈》将为你娓娓道来。

  缉私营的聂致远(马浚伟饰)为剿灭盐枭窦家寨,故意扮作落难秀才博取盐枭窦猛(欧瑞伟饰)之女窦胜雪(杨怡饰)的同情及收留,因而与胜雪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某天官府突然派兵剿寨,在混乱之中胜雪身受重伤并与致远及家人失散,幸得盐商胡坚(郭峰饰)之子胡亭轩(黄浩然饰)相救,并暂留胡府待找回双亲及致远。但胜雪却惊见窦猛及亲母窦夫人(李丽丽饰)的尸首被悬于城楼示众,而站在楼顶大义凛然地告诫众人不要贩卖私盐的官员,竟是令自己日夜牵肠挂肚的致远,胜雪柔肠寸断,且对致远有彻骨之恨......

  亭轩为助胜雪忘却不快,安排她在胡府经营的盐栈工作,而胜雪为报答亭轩救命之恩,不计劳苦为盐栈出心出力,那段日子令亭轩对胜雪由怜生爱,却碍于恶疾缠身,一直未敢表白,直至胜雪的二叔窦雄(李国麟饰)突然现身,暴露了胜雪的真正身份,亭轩为防家人报官竟向胜雪提亲......

分集剧情:
  窦胜雪(杨怡 饰)本是盐枭之女,无意中救了聂致远(马浚伟饰),却不知他原来是官家派来调查盐帮之探子。结果在致远的引路下,胜雪父亲(郭峰 饰)的盐帮被官兵杀过鸡犬不留。逃脱性命的胜雪独立支撑整个局面。此时致远又再次出现,与胜雪再度相对,本来贩卖私盐是触犯王法,可是从胜雪口中,致远却发现平民此举实在是迫不得已,而且官盐交易内亦存著种种贪赃枉法。从这一点点盐,致远看到了天下百姓的困苦。

第一集

  话分两头,一边是一群盐枭(就是卖私盐的)被官兵追杀(其中就有女一号杨怡),打算从密道土遁,结果还是被围剿,小部分人突出重围,但亦身受重伤。另一边,盐栈(就是卖盐的官方版)老板胡老爷被分销商围攻,要压其盐价,胡老爷无奈,向二儿子(也就是男二号黄浩然,据说戏份比马仔还要多)求救,而黄浩然也很拽的帮老爸解决了难题,但刚刚搞定难题,他的消渴症(百度了一下,貌似就是糖尿病)就犯了,于是两队人马为了同一个目标——看医生而走到一起来了,杨怡这队人是先到的,为了打发走来求医的黄浩然,杨怡自称是吕神医的女儿给黄浩然胡乱的开了个方子……吕神医搞定了盐枭的伤后得知了杨怡开的方子,马上和杨怡去找黄浩然阻止误喝“毒药”,而且断言黄浩然还有一年活头了,黄浩然黯然。而官兵则是锲而不舍对逃脱的盐枭穷追猛打,终将其一网打尽,而杨怡侥幸逃脱,被黄浩然救起,她只好跟着他们去扬州。路上,在客栈,黄浩然因为不能吃甜食(其实是因为糖尿病快死了的原因)一时想不开要自杀,刚好被杨怡看到,就开解了他。杨怡跟着黄浩然回到扬州,在街上了瞥到了因为官兵围剿而走散的恋人男一号马仔……

第二集

  在扬州街上杨怡没有找到马仔,就跟着黄浩然回了胡家,也认识了胡家的一群人,刁蛮任性的四小姐,被休回娘家的大小姐,玩物丧志的三少爷和没什么地位又丧夫的胡老爷的妹妹。而黄浩然也因为杨怡看不懂姑姑拿的药材而开始怀疑杨怡的身份,正在这时盐枭(包括杨怡的父母)的尸首被曝尸城楼,而站在城头宣读圣旨的,正是杨怡的恋人马仔……原来马仔是缉私营(专抓私盐的)派到盐枭那的卧底,也是缉私营统领的干儿子,他这次因为成功剿灭盐枭而升了职。而他爹当年也是被盐枭所杀,所以他就立志要剿灭所有盐枭……杨怡为了给父母报仇,找到了马仔,但终因武功不行打不过人家,没能如愿,这一切都被知道了杨怡身份的黄浩然看到了,杨怡被黄浩然带回家后,开始绝食求死,黄浩然除了悉心开导和照料,还答应她帮她取回她父母的尸首,杨怡这才肯吃饭了。黄浩然去找马仔走后门(他们之前就是朋友关系)帮杨怡取回了父母的尸首,并让他们入土为安,并要求杨怡不要报仇而是好好的活下去……

第三集

  杨怡因为不想在胡家吃闲饭而要求去盐栈打工,而胡家上下则认为她和黄浩然有暧昧。马仔的妈妈和黄浩然的姑姑臭味相投,合伙开了间酱油铺,外带卖水盐(也就是水货盐)、放高利贷,马仔的妈妈因为怕聂家无后(忘了说马仔的角色叫聂致远),所以想给马仔找个媳妇,姑姑就把四小姐介绍给她,四小姐得知后本不打算答应,但见到马仔够靓仔,就改变了心意,结果轮到不知情马仔不干了,更当众宣言早已心有所属,虽然是有缘无分,但心里已再容不下他人,这些话也被在一旁的杨怡听到了……晚上,在胡家做客的马仔私下对杨怡表明,自己对她的心意是真的,但被杨怡则拒绝,更骂他是伪君子,这些也都被四小姐偷听了去……新任盐运使与胡家三少爷在妓院争风吃醋而大打出手,使得一心想巴结盐运使的胡老爷心存忧虑,没想到第二天盐运使就和三少爷握手言和,这个貌似糊涂但其实不简单的盐运使更是心直口快的抖出了大小姐的伤心往事,还顺手发现了胡家有家贼,而这个家贼——胡家大小姐则是为了帮补情夫才去偷家里的古董……

第四集

  原来胡家大小姐的情夫蔡子安和缉私营统领屠应龙是狼狈为奸,蔡子安把大小姐偷来的古董都送给了屠应龙,而屠应龙则暗地支持蔡子安巴结新任的盐运使姚守正,以便得到总商之位,而屠应龙的最终目的就是要侵吞胡家所有财产。在胡老爷和蔡子安争相巴结的酒宴上,姚守正大醉,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屠应龙,原来他们曾经结过梁子,姚守正更指屠应龙是个贪官……胡老爷为了抓家贼夜守书房,结果却误抓了妹妹,大小姐便借机演戏,令胡老爷相信其与蔡子安已无私情,继而取代了姑姑开始掌管胡家的账目。胡四小姐托三哥撮合她和马仔,结果被马仔婉拒,令四小姐怀恨在心,于是把马仔与杨怡有暧昧的事在胡家宣扬,更联合大姐和姑姑一起来抹黑杨怡,人言可畏,正当杨怡准备离开胡家去找黄浩然道别的时候,听到了黄浩然和马仔的一番对话,使得杨怡最终决定留在胡家。马仔追剿盐枭屡屡失手,于是怀疑线人耍诈,追查下去却发现线人和姚守正的师爷有接触,而且这个师爷也是个练家子……公布总商之位人选的时候,姚守正突然称本次总商的位子由世袭改为公开竞投,气的胡老爷当场晕倒……

第五集

  马仔于胡三少爷吃饭时无意中看到放假消息的线人,便追了上去,没想到居然与姚守正和其师爷一起将线人抓获,正当二人逼问线人是谁指使其放假消息时,线人就被冷箭射死,马仔怀疑是姚守正所为,更指姚守正本就是贪官,姚守正便带马仔去看他给灾民派米,并表明自己表面贪,其实是把贪来的钱用来赈灾。姚守正提醒马仔缉私营有内奸,并暗示内奸就是屠应龙,马仔虽敬姚是清官,但却不认同自己眼中一向正义的干爹是坏人。黄浩然为能投标成功而联合其他盐商,岂料其他盐商阳奉阴违暗地纷纷支持蔡子安,黄浩然得知后连夜清算身家并做好了标书。胡大小姐为帮蔡子安,设一计偷看到了标书的内容,并告知蔡子安……胡家上下为了投标一事弄的鸡犬不宁,黄浩然亦心力交瘁,不惜加大自己用药的分量,这一切都被杨怡看在眼里,于是杨怡夜探蔡府偷看到了蔡子安的标书,岂料被家丁发现,逃走之时却又遇上马仔……

第六集

  马仔放走了杨怡,与蔡家家丁打了起来,蔡子安和屠应龙赶来,马仔质问屠应龙为什么会和蔡子安勾结在一起,屠应龙承认自己是贪官,连马仔的爸爸和他都是一丘之貉,马仔当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岂料又被他发现老妈放高利贷卖私盐,终于明白自己一直以来似乎都无法明辨是非……黄浩然在竞标前修改了标书,最终在竞标中击败了蔡子安,而黄浩然怀疑将自己的标书透露给蔡子安的人是姐姐,但大小姐矢口否认。黄浩然让杨怡在姐姐上街的时候跟着她,结果被大小姐戏弄而结识了青楼女子映月……大小姐甩掉跟着她的人与蔡子安密会,结果被四小姐发现,大小姐求她不要告诉胡老爷,四小姐答应……杨怡和映月吃饭时看到喝醉了的马仔和三少爷去妓院,原来映月喜欢三少爷,不料三少爷让她服侍马仔,映月对三少爷死心,打算嫁人做妾室……马仔回家后见到屠应龙,屠应龙要他去假装围剿盐枭,被马仔拒绝……

第七集

  屠应龙走后,马仔与老妈吵了一架,不开心便到街上散步,在街上抓到个扒手,但被偷的婆婆却不敢去报官,马仔开始怀疑做官是否能够真正服务于民,最终决定辞官……城中举行彩灯会,黄浩然与杨怡不期而遇,二人在一起玩得甚欢,黄浩然想送耳坠给杨怡,却一直没勇气开口;大小姐买通四小姐传递消息给蔡子安,欲与其在彩灯会私会,不料与姚守正斗嘴时不小心扭伤了脚,未能赴约;三少爷在彩灯会看到映月与廖老板在一起,便与廖老板打了起来,第二天三少爷到妓院要出廖老板的双倍价钱为映月赎身,结果却遭到家人反对……屠应龙打出亲情牌,逼得马仔就范。马仔在追剿盐枭的过程中遇到了杨怡,杨怡为了救二叔而拦住了马仔……杨怡在村子里找寻二叔的下落,却看到马仔将剿获的私盐发放给了村民,杨怡刚欲上前,马仔却转身离去……

第八集

  马仔因为派盐一事被屠应龙责怪而降职做了看门的,姚守正则找到屠应龙要调马仔到盐运使衙门…… 胡家三少爷为了帮映月赎身,找姑姑借了两千两的高利贷,马仔和姚守正也纷纷支持他,而廖老板为了得到映月出到了三千两,情急之下,映月和妓院的姐妹拿出自己的私房钱来帮三少爷,最后二人掷骰子定胜负,三少爷胜出。岂料帮映月赎了身的三少爷并没有想娶映月的打算,只是为了和廖老板斗气而已,映月一气之下跑掉了,而三少爷也被所有妓院封杀。杨怡在查找二叔下落的时候遇到了映月,才得知当日马仔和映月并无苟且,而映月也决定重新开始生活。回到家,杨怡因映月的事与三少爷吵了起来,三少爷脱口而出说出了二少爷对杨怡的心意,使得二人很尴尬……烂醉的马仔在回家的路上被人蒙头痛打,此时杨怡正巧经过……

第九集

  杨怡本打算转身离开,却还是返回帮马仔包扎了伤口,她亦发现原来自己对马仔余情未了……胡家大小姐与蔡子安正欲私会被姚守正撞到,于是姚守正将二人戏弄了一番,四小姐帮姐姐传递消息给蔡子安,而蔡子安却对四小姐起了色心……屠应龙发现马仔受伤,知道是自己手下所为,便把手下教训了一番。姚守正欲把马仔挖过来,屠应龙却不肯放人,马仔陷入两难境地,最终决定辞职,姚守正不肯,马仔用刀划破自己的手掌逼迫姚守正,姚守正无奈只得同意马仔的请辞。于是三少爷打算帮马仔在盐栈谋一份差事……蔡子安打算卖私盐给盐商以打击胡老爷,没想到被胡老爷“截胡”,而屠应龙也不再支持他,蔡子安怀恨在心,勾结盐枭打劫胡府,杨怡的二叔亦在其中。劫匪在胡家没有搜到钱财,便绑架了黄浩然……

第十集

  杨怡挣脱了绑着自己的绳子,去追劫匪,却遇到了二叔,杨怡要求二叔救出黄浩然,二叔为了兄弟义气不肯答应。绑匪要胡家拿二十万两来赎人,而胡家其实已经是外强中干了,蔡子安又将黄浩然被绑架的消息放了出去,胡老爷只好降了五成的价钱将盐引卖给盐商来筹钱。三少爷找马仔帮忙救人,却被杨怡拒绝,马仔只好在暗中帮忙。杨怡想通过二叔给黄浩然送药,却被绑匪发现,抓了起来……屠应龙想趁机铲除黄浩然,要绑匪收钱后撕票,杨怡的二叔在情急之下被绑匪识破身份,也被绑了起来。黄浩然知道自己逃不掉了,便劝杨怡一定要找机会逃脱,并要她照顾自己的家人,杨怡哭着对黄浩然说一定不会让他死的,而黄浩然也终于有勇气将自己为杨怡买的所有耳环送给了她……就在绑匪准备撕票的时候,马仔冲了进来,救出众人,在与绑匪打斗过程中,三人滚下山崖,躲过了绑匪的追杀。三人不得已在山洞中过夜,而三人的关系也起了微妙的变化。杨怡的二叔逃脱后遇到了马仔等人,二叔欲杀马仔报仇,却被赶来的屠应龙出手打伤……

第十一集

  杨怡的二叔伤愈,去找马仔报仇,还好被赶来的杨怡和黄浩然制止,黄浩然则透露了当初能够安葬杨怡父母都是靠马仔的帮忙,最后二叔留在了盐栈打工,在黄浩然的劝说下,二叔也和杨怡和好……盐栈被银号逼债,要求在十天内还清贷款,杨怡和黄浩然在姑姑的启发下想到了融资的对策渡过了难关,而马仔调查绑架案的真相却受阻,还好姚守正出手,找来盐商问话,抽丝剥茧,终于查出散布黄浩然被绑架的消息的人正是蔡子安的心腹,黄浩然将此事告之姐姐,大小姐便去质问蔡子安,最终与蔡子安决裂。姚守正将蔡子安抓来审问,蔡子安谎称是胡家大小姐告诉他黄浩然被绑架的消息的,他与绑架案并无关系,姚守正无奈只好放了他。蔡子安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蒙面的马仔,在马仔的逼问下,他终于说出绑架案的幕后黑手正是屠应龙,接着马仔赶往胡家击退了屠应龙派来杀黄浩然的杀手,马仔去找屠应龙,屠应龙却并不肯收手,最终二人彻底决裂……

第十二集

  马仔到胡家做了护院,而屠应龙却不肯善罢甘休,继续派杀手刺杀黄浩然,杨怡在胡家经常与马仔见面,不禁回忆起与马仔的过往,而杨怡也对二叔表明自己照顾黄浩然只是为了报恩……三少爷在众人逼迫之下去盐栈帮忙,但却没有长进,还离家出走……胡家大小姐想约蔡子安出来见面,但因四小姐从中作梗,二人未能见成。蔡子安带领众盐商来胡家,想趁黄浩然生病让胡家好看,黄浩然只好硬撑着出来主持大局,终于化解了危机……蔡子安在胡家时与四小姐眉目传情,被姚守正看在眼里,而在蔡子安离开时则与大小姐吵了起来,也被姚守正看到,姚守正好心劝说大小姐离开蔡子安,大小姐却不领情……姚守正问马仔是不是知道屠应龙要谋害黄浩然,马仔却不肯告诉他,这一幕都被屠应龙看到,马仔则对屠应龙表明,虽然他不会背叛屠应龙,但如果屠应龙不改过,他就会继续与其斗下去,当晚,马仔就与杨怡及众家丁守在黄浩然门口,等待着随时可能出现的刺客……

第十三集

  屠应龙又派了杀手去胡家,马仔因为保护杨怡而受伤,正当杀手要对马仔下手的时候,屠应龙发出信号将杀手召了回去。第二天,马仔找到屠应龙,屠应龙称不会再对黄浩然下手,反正黄浩然气数将尽,不会再对他造成什么威胁……三少爷离家后无人理,只有丫鬟小沅去找他,二人便发生了关系。小沅回府后对杨怡说三少爷要离开扬州,于是黄浩然杨怡马仔等人去客栈找三少爷回家,但三少爷死活不肯,把黄浩然气的病发,蔡子安等人则想趁此机会抢夺总商之位……三少爷代二少爷去参加盐商的会议,结果出尽了洋相,还好胡老爷及时赶到。而三少爷与小沅的事也被胡老爷撞破,小沅被胡老爷赶出胡府,到盐栈去做工……杨怡和马仔为了救黄浩然去吕神医的家乡找他,岂料吕神医的家乡发生了瘟疫,吕神医在半年前就死掉了,而马仔为了进村找吕神医,也感染了瘟疫……

第十四集

  马仔怕病传染给杨怡,就躲了起来,杨怡急的到处找他,最后在庙里的桌子下找到了他,经过杨怡一晚上的悉心照料,马仔身上的红斑竟奇迹般的褪了,二人激动的抱在了一起,但杨怡看到地上的烤红薯,脑海中突然闪过和黄浩然在一起的画面,便推开了马仔。二人回到胡家,撒谎说黄浩然的病并无大碍瞒住了胡老爷……大小姐发现了四小姐与蔡子安的私情,与蔡子安大吵了一架,蔡子安则从四小姐处得知,原来四小姐的妈妈是个青楼女子,当年她生完四小姐,胡老爷就拿钱把她打发走了。蔡子安便利用这点来攻击胡老爷,胡老爷气的回家与四小姐吵了起来,四小姐离家出走,投向了蔡子安的怀抱,在蔡子安的引诱下,四小姐与其发生了关系……胡家乱作一团,黄浩然终于苏醒了,马仔见杨怡很紧张黄浩然,亦希望杨怡能有个好归宿,便决定退出,离开了胡家,而黄浩然却劝杨怡不要放弃与马仔的感情,杨怡陷入两难境地……而此时,蔡子安正派人去胡家向四小姐提亲……

第十五集

  胡老爷一气之下,打破了蔡子安家下人的头,原来蔡子安是想引胡老爷入局,趁机夺得总商之位,其实被打之人本无大碍,但屠应龙趁夜出手杀死了那个下人。第二天胡老爷就被抓到了官府,胡家乱作一团,还好杨怡帮二少爷主持大局,黄浩然想让杨怡出来主事,胡老爷却宁肯盐栈毁在三少爷手里也不答应。三少爷在姚守正的帮助下,做上了总商……胡老爷一案升堂审理,一切证供皆对胡老爷不利,胡老爷被收监。马仔和杨怡觉得胡老爷的案子有隐情,想要重新验尸,岂料屠应龙事先收买了马仔请来的仵作……屠应龙设计将姚守正和三少爷引到了妓院,并带来了江苏总督刑大人,将二人堵个正着,三少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打伤了刑大人,被押入大牢并免去了其总商之职。蔡子安与四小姐成亲,伤心至极的大小姐突然出现在喜宴上,想杀了蔡子安,被家丁制伏,并打算拉她去见官,还好姚守正说情,才放了大小姐……

第十六集

  大小姐心灰意冷想要自尽,还好姚守正多次出手相救,将大小姐安置在了马仔家里,姚守正还向刑大人求情,放了三少爷。蔡子安做上了总商,姚守正也被刑大人削权,胜雪盐栈面临危机,三少爷想向蔡子安借盐引,蔡子安却落井下石。三少爷没有颜面再回胡家,却得知小沅怀孕了,三少爷不肯负责任,杨怡逼他去和胡老爷说清楚,三少爷却一走了之,而小沅还是留在盐栈等三少爷回来……胡老爷一案再次开审,胡老爷被判斩首。狱中,胡老爷执意不肯由外人来持家,黄浩然只好求杨怡与他做一对有名无实的夫妻,这样杨怡就可以名正言顺出来主事,杨怡为了报恩决定嫁给三少爷,并要求与黄浩然做一对真正的夫妻,黄浩然不想一再耽误杨怡的幸福,执意要求先写好休书才能与杨怡成亲……

第十七集

  杨怡和黄浩然准备成亲,外面却一片闲言碎语,马仔虽然很痛苦,但也只好祝福他们。杨怡去马仔家接大小姐回家,大小姐不肯,还说中了杨怡的心事。小沅在街上碰到三少爷,三少爷却劝她去堕胎,小沅被家里赶出来,杨怡以婚前庆祝为由和小沅等人喝了个烂醉。婚礼当日,孱弱的黄浩然,死心的杨怡,痛苦的马仔,明明是大喜的日子,三人却没一个人开心。小沅对马仔说其实杨怡最喜欢的人是他,马仔便打算带杨怡走,杨怡却说,既然已经选择了黄浩然,以后和马仔就只能是朋友关系。蔡子安带着四小姐到婚礼上找晦气,被家丁赶了出去……新婚第二日,杨怡正式掌管胡家,宣布节流,姑奶奶不服,到处煽风点火,被杨怡赶出胡家。杨怡把胡家的全部资产抵押给银号,却也不能解决胡家的难题,于是杨怡决定铤而走险,制造私盐,并请马仔做胡家的二当家……

第十八集

  三少爷落魄的回了扬州,杨怡表明如果三少爷还不肯负责任,则不会让他回胡家;姚守正逼大小姐面对现实,大小姐被逼无奈躲在了依翠楼。姚守正打算查蔡子安卖私盐和在盐里掺石膏的事,岂料没能揭穿蔡子安却被屠应龙设计陷害,姚守正被迫辞官……马仔看到百姓受苦,终于决定帮助杨怡一起贩卖私盐。杨怡将打算贩卖私盐一事告诉了黄浩然,黄浩然也只好支持她。送走杨怡马仔一行人,吕神医却突然出现,原来他之前是为了躲避官府而诈死,他这次来找黄浩然是想尽力治好他的病……杨怡马仔一起寻找盐田,虽然朝夕相对,但马仔向杨怡表明,既然她做了胡家二少奶奶,他就会把她当做最好的朋友,不会再有非分之想。二人经过一番寻找,终于找到了好的盐田……马仔虽然打探好扬州缉私营的关卡设置,但在运私盐时却遇到了外省的缉私营的官兵,逃跑途中,又遇到了另一伙盐枭,火拼在即……

第十九集

  杨怡和这伙盐枭的蔡当家打了一架,终于化解了这次危机……倚翠楼老板娘成亲,姚守正前往道贺,想找大小姐诉苦,大小姐躲起来不肯见他……杨怡等人安全回到了扬州,并带回了卖私盐得来的银票,而杨怡派人去京城疏通也有了结果,胡老爷的刑期被押到明年秋后,杨怡也把胡家的大宅赎了回来,胡老爷很开心,但他希望杨怡能够让胡家一家团聚,杨怡答应了他。三少爷依然在扬州流浪,杨怡便暗地把他弄去倚翠楼做工,让他学会长进,三少爷在倚翠楼吃尽了苦头,还受到蔡子安的凌欺辱……最终三少爷醒悟,明白了杨怡的一片苦心,打算回胡家,岂料这时三少爷的外婆派人来接他,一向对做生意没信心的三少爷还是离开了扬州。大小姐在姚守正的鼓励下,终于肯面对现实,回了胡家……杨怡的盐田生意很好,但无意中抢了蔡当家的生意,杨怡的二叔去和蔡当家谈判,岂料蔡当家想要抢杨怡的盐田,一早埋伏好的杨怡带着人马出现,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第二十集

  蔡当家挟持了杨怡的二叔,杨怡只好放走了蔡当家等人;姚守正在街上含沙射影的骂屠应龙结果被人打,还好大小姐暗中派了护院去帮忙。马仔想找汪师爷帮忙对付蔡当家,汪师爷不肯,却被二人无意中发现当初他们找来验尸的仵作突然发达,追查下去,终于查到蔡子安家丁的死的真相,帮胡老爷洗脱了罪名。胡老爷被无罪释放,一家团聚,三少爷也会了扬州,却不敢回胡家,只是在暗中跟踪小沅,小沅突然难产,三少爷一时找不到大夫,只好去胡家找吕神医帮忙,小沅终于产下一男婴,对三少爷已经死了心的小沅却不肯回胡家。三少爷终于痛改前非,在盐栈从底层做起,期望能够挽回小沅……杨怡等人追查蔡当家的底细,居然发现蔡当家的老巢就是当初的窦家寨,众人趁夜潜入窦家寨,却被发现,屠应龙也突然杀了出来,原来蔡当家是屠应龙的妹妹,当初他要铲除窦家寨就是为了让妹妹帮他卖私盐……

第二十一集

  马仔屠应龙等人战在一处,还好汪师爷出手相助,使得马仔等人逃了出来,原来姚守正也怀疑屠应龙和蔡当家有勾结,屠应龙一把火烧了窦家寨,毁灭证据,马仔终于认清了屠应龙的真面目,跪在杨怡父母坟前忏悔,并下决心不会再放过屠应龙……屠应龙将蔡银花安置在蔡子安家,黄浩然为了安全起见打算举家迁至江宁,三少爷为了小沅决定留在扬州。黄浩然想趁胡家离开扬州之际,放杨怡走成全她和马仔,便让吕神医对他们说出他的病情,并告诉马仔其实他和杨怡是假夫妻……姚守正打算去江苏告发屠应龙,大小姐在送别之时向姚守正表白,姚守正亦承诺为了她会安全回来,岂料半路遭人追杀,和汪师爷双双坠崖入海。原来是屠应龙派人所为,他更打算在胡家离开之后将其赶尽杀绝……杨怡决定留在扬州,黄浩然也终于对家人道出了与杨怡假结婚的真相,胡家人虽舍不得杨怡,但也只好放手。屠应龙到胡家挑衅,更暗示姚守正已遭毒手。马仔等人一路护送胡家出了扬州……马仔杨怡回到扬州,安排好了刺杀屠应龙的计划,杨怡还打算如果大仇得报,便去江宁找黄浩然,陪他度过最后的日子,马仔也赞同杨怡的想法,并承诺只要她需要他,他就一定会出现,而这一切都被折回扬州的黄浩然看在眼里……

第二十二集

  屠应龙无意中发现了杨怡暗杀他的计划,便事先做好了防范;黄浩然回扬州是因为吕神医通知他杨怡要对付屠应龙,他在杨怡等人出发前阻止了他们,原来他想利用蔡子安指证屠应龙,杨怡便取消了行动,但两手下却私自行动,结果二人一死一被擒。黄浩然抓了蔡子安的心腹,引蔡子安入局,又找到四小姐,让她帮忙安排与蔡子安见面,蔡子安避开蔡银花的监视与黄浩然等人见面,还答应了与他们合作……姚守正和汪师爷大难不死,流落到一个小村子,而且无意中发现屠应龙在老家建了一座奇怪的祠堂……三少爷去小沅父母的豆腐铺打工,小沅知道后还是对他没信心,并不打算原谅他……马仔和黄浩然去找刑大人告发屠应龙,吕神医便设计让屠应龙相信马仔染上天花不能出门,而杨怡却无意中从吕神医口中得知黄浩然的消渴症已经治愈。马仔在路上也发现了黄浩然的秘密,原来早在胡家离开之前他的病就已经治愈,而他觉得杨怡最爱的是马仔,所以一直隐瞒这个秘密,二人都觉得自己亏欠杨怡太多所以希望对方能够给她幸福,而这一幕正好被杨怡撞到,二人的做法另她很伤心……

第二十三集

  杨怡和马仔黄浩然一起上路,通过杨怡的劝说,二人想通不再谦让,让杨怡自己来选择,而三人也都觉得如今解决屠应龙才是最重要的事。三人平安到达苏州,当晚便夜探总督府,将屠应龙的罪状告知刑大人,刑大人答应暗中来扬州调查此事。行动前夜,三人皆辗转……第二天,计划正常进行,屠应龙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但他却挟持了黄浩然,众人只好放他走,屠应龙发现黄浩然沿途暗中留下记号,便对他痛下杀手,众人追来将受重伤的黄浩然带回给吕神医救治,但吕神医却也回天乏术……屠应龙被通缉,打算到泰国东山再起,蔡子安则被抄家,四小姐带着她的妈妈回了胡家,小沅也终于肯原谅三少爷回胡家,黄浩然总算看到了胡家一家团聚,而他也在杨怡的陪伴下度过了人生的最后一个夜晚……大小姐到处寻找下落不明的姚守正,终被她寻到,她将屠应龙的事告诉了姚守正,姚守正恍然大悟,终于想通了屠氏祠堂的秘密……

第二十四集

  姚守正派汪师爷去报官,他和大小姐则留守在祠堂,岂料屠应龙带人前来取贪污来的黄金,姚守正只好躲了起来,屠应龙凿墙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