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大结局
  

二零零九年的某一天,十九岁的方晴带着她研究古代建筑的男朋友景文来到了她的故乡老宅,老宅里的一张照片引起了景文的注意,照片里的女子安详,美丽,端庄,大方,仿佛一个幽梦般地凝固在墙上,百岁的太奶奶流云告诉他,这个女人叫桑采青,八十年前,她的美貌,她的传奇曾经一度流传。

  老照片将故事回溯到遥远的某一天,采青之母月香为免采青嫁给老头冲喜,愤然杀夫,被判死刑,在生离死别之际,月香拿着玉观音要采青投靠青城首富沈渊,不想沈渊的夫人玉茹发现采青是沈渊和月香的私生女,故意将她安排在家中做丫鬟,从此采青便跟少爷流年,小姐流云一起长大,少爷流年对采青一往情深,却因为上一代错综复杂的关系而另娶他人,流云深爱童年玩伴方少陵,而少陵却一心扑在美丽的采青身上,并且为了采青,不惜一错再错,以性命相博,就在所有的人都指责采青是祸水时,采青毅然做出决定,代替沈家还债,嫁进了青城的另一个大户萧家,丈夫萧清羽一心认定她是坏人,对她百般折磨,萧家上下亦不把她当人看,可是采青却凭着一股韧劲,慢慢赢得了清羽的青睐,一曲高山流水,将二人的距离拉近,采青决定向清羽托付终身,可是方少陵的再度出现又一次改变了采青的命运,他要萧清羽在灭族和采青之间选择,清羽冲冠一怒为红颜,几次历险,危难重重,采青不忍见他悲苦,跟着方少陵来到了方家,没想到方家是另一个战场,流云的不谅解,清羽的生死追随,还有少陵妹妹心怡对清羽产生的爱慕,把采青逼进了死胡同,一边是自己心爱的男人,一边是自己尊敬的姐夫,面对情和义,采青该如何抉择呢?不久,战争爆发了,少陵为救采青一命,拿枪对准了自己的脑袋,清羽不顾一切地向她奔来,却在最后一刻消散于人群中,结果如何,谁也不知道,可是所有的爱与恨都纠葛在了那一刻,老年的流云慢慢地淌下了一滴泪,她告诉年轻人,要勇敢去爱,要懂得珍惜,因为生命短暂,错过了,就永远回不来了……

分集剧情:
马雅舒饰 桑采青
陈思成 饰 萧清羽
   李彩桦 饰 沈流云
   吴卓羲 饰 方少陵
   何晟铭 饰 沈流年
   米 雪 饰 玉 茹
   白 珊 饰 月 香
   汤镇业 饰 沈 渊
   张 彤 饰 顾润雪
   邓 莎 饰 谢晚晴
   张 檬 饰 方心怡
   邬倩倩 饰 方夫人
   李耀敬 饰 萧汝章
   刘 芳 饰 瑞 珠
   沈保平 饰 林 越
   魏 巍 饰 武志强

这是一个年代版全新 “灰姑娘”故事,一个小丫环的成长史和奋斗史。

  清末,青城县洛水村。秦月香为保护女儿采青误杀桑老三,被知县萧汝章利用,将月香的旧主子、采青生父青城富商沈渊卷入是非漩涡。润雪陪采青执月香血书投奔沈渊,被沈渊妻玉茹扣押信物,采青、润雪入沈府当丫环,与大小姐沈流云、二少爷沈流年一同长大,流云处处刁难采青,而流年却对采青情愫暗生,时时维护。

  萧汝章趁时局变化弃官从商,始终垂涎沈家财产。次子清羽希望迎娶流云,萧汝章为了却爱子心愿,同时谋取沈家财产,设计陷沈渊入困境,欲要挟强娶其女儿流云。恰逢流云未婚夫方少陵从省城来商议婚事,愿意为沈府解困,却提出要娶采青为妾。

  玉茹嫉妒沈渊对月香念念不忘,不愿沈渊和采青父女相认,又因为被采青无意发现自己隐私,欲除之而后快,却被萧清羽救下。后沈渊发现端倪,即将父女相认时,沈渊却死于非命。玉茹嫁祸采青,被流年搏命救下。

  玉茹为保住流年在家族中的地位,告知采青流年是她同父异母的兄长,采青痛不欲生,主动疏远流年,并应允陪嫁流云,与少陵为妾。不明就里的流年痛苦不堪,与表妹晚晴走到一起。流云猜忌采青勾引方少陵,恶语相向。采青不甘受辱,在流云和少陵洞房之夜抢先带走少陵,流云悲伤不已。

  萧汝章要求沈府履行契约,玉茹将采青作为沈家小姐抵押给萧家当粗使丫头,采青在萧府忍辱负重,对流年念念不忘。清羽误以为采青水性杨花,兄妹乱伦,憎恶不已。

  清羽无意中得知真相,方知误会了采青,开始对她另眼相看,并答应采青帮忙打理生意,提取佣金为自己赎身。偶然一次辨识古琴,清羽惊讶地发现对流云的倾心竟然是场错爱,而真正仰慕的知音就是眼前的采青。清羽决定帮助采青赎身。

  少陵为得到采青,处心积虑将妹妹心怡许配给清羽。心怡对清羽一见钟情。急于攀附豪门寻找靠山的萧汝章投桃报李,答应将采青送给少陵为妾。

  全面掌管生意的流年在与萧汝章的博弈中节节败退,清羽为使采青放心,暗中帮助流年解困,被兄长鸿羽告发,清羽遭父亲痛责,采青赎身计划遇阻。

  清羽感觉父亲隐藏阴谋对采青不利,抢先下手将采青送出萧府。清羽以退为进,答应去见心怡,掉入萧汝章圈套。方少陵带着清羽写下的契约找到采青,采青误会清羽遗弃自己,万念俱灰。同时为换取少陵对沈府支持,采青对少陵虚以委蛇。

  醒悟的清羽逃往省城寻找采青。两人借机逃跑却被少陵将计就计尽数擒拿。少陵指使手下绑架萧汝章胁迫清羽,冲突中萧汝章被流弹打死。

  流云与采青尽释前嫌,偷偷将采青和清羽放跑,少陵追击时误伤前来送行的心怡。

  少陵将心怡受伤嫁祸于清羽采青,方母大怒欲兴师问罪。少陵以私藏军火罪名要挟萧府,萧夫人独揽罪名,慷慨就死。孝顺的清羽执意自投罗网,少陵迫使采青回到自己身边。少陵终于又抱住了自己日思夜想的采青!

  方母带走清羽去省城照顾一直昏迷不醒的心怡。

  采青和清羽挥手道别,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他们都会为彼此坚守到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