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大结局
  

二零零九年的某一天,十九岁的方晴带着她研究古代建筑的男朋友景文来到了她的故乡老宅,老宅里的一张照片引起了景文的注意,照片里的女子安详,美丽,端庄,大方,仿佛一个幽梦般地凝固在墙上,百岁的太奶奶流云告诉他,这个女人叫桑采青,八十年前,她的美貌,她的传奇曾经一度流传。

  老照片将故事回溯到遥远的某一天,采青之母月香为免采青嫁给老头冲喜,愤然杀夫,被判死刑,在生离死别之际,月香拿着玉观音要采青投靠青城首富沈渊,不想沈渊的夫人玉茹发现采青是沈渊和月香的私生女,故意将她安排在家中做丫鬟,从此采青便跟少爷流年,小姐流云一起长大,少爷流年对采青一往情深,却因为上一代错综复杂的关系而另娶他人,流云深爱童年玩伴方少陵,而少陵却一心扑在美丽的采青身上,并且为了采青,不惜一错再错,以性命相博,就在所有的人都指责采青是祸水时,采青毅然做出决定,代替沈家还债,嫁进了青城的另一个大户萧家,丈夫萧清羽一心认定她是坏人,对她百般折磨,萧家上下亦不把她当人看,可是采青却凭着一股韧劲,慢慢赢得了清羽的青睐,一曲高山流水,将二人的距离拉近,采青决定向清羽托付终身,可是方少陵的再度出现又一次改变了采青的命运,他要萧清羽在灭族和采青之间选择,清羽冲冠一怒为红颜,几次历险,危难重重,采青不忍见他悲苦,跟着方少陵来到了方家,没想到方家是另一个战场,流云的不谅解,清羽的生死追随,还有少陵妹妹心怡对清羽产生的爱慕,把采青逼进了死胡同,一边是自己心爱的男人,一边是自己尊敬的姐夫,面对情和义,采青该如何抉择呢?不久,战争爆发了,少陵为救采青一命,拿枪对准了自己的脑袋,清羽不顾一切地向她奔来,却在最后一刻消散于人群中,结果如何,谁也不知道,可是所有的爱与恨都纠葛在了那一刻,老年的流云慢慢地淌下了一滴泪,她告诉年轻人,要勇敢去爱,要懂得珍惜,因为生命短暂,错过了,就永远回不来了……

分集剧情:
马雅舒饰 桑采青
陈思成 饰 萧清羽
   李彩桦 饰 沈流云
   吴卓羲 饰 方少陵
   何晟铭 饰 沈流年
   米 雪 饰 玉 茹
   白 珊 饰 月 香
   汤镇业 饰 沈 渊
   张 彤 饰 顾润雪
   邓 莎 饰 谢晚晴
   张 檬 饰 方心怡
   邬倩倩 饰 方夫人
   李耀敬 饰 萧汝章
   刘 芳 饰 瑞 珠
   沈保平 饰 林 越
   魏 巍 饰 武志强

这是一个年代版全新 “灰姑娘”故事,一个小丫环的成长史和奋斗史。

  清末,青城县洛水村。秦月香为保护女儿采青误杀桑老三,被知县萧汝章利用,将月香的旧主子、采青生父青城富商沈渊卷入是非漩涡。润雪陪采青执月香血书投奔沈渊,被沈渊妻玉茹扣押信物,采青、润雪入沈府当丫环,与大小姐沈流云、二少爷沈流年一同长大,流云处处刁难采青,而流年却对采青情愫暗生,时时维护。

  萧汝章趁时局变化弃官从商,始终垂涎沈家财产。次子清羽希望迎娶流云,萧汝章为了却爱子心愿,同时谋取沈家财产,设计陷沈渊入困境,欲要挟强娶其女儿流云。恰逢流云未婚夫方少陵从省城来商议婚事,愿意为沈府解困,却提出要娶采青为妾。

  玉茹嫉妒沈渊对月香念念不忘,不愿沈渊和采青父女相认,又因为被采青无意发现自己隐私,欲除之而后快,却被萧清羽救下。后沈渊发现端倪,即将父女相认时,沈渊却死于非命。玉茹嫁祸采青,被流年搏命救下。

  玉茹为保住流年在家族中的地位,告知采青流年是她同父异母的兄长,采青痛不欲生,主动疏远流年,并应允陪嫁流云,与少陵为妾。不明就里的流年痛苦不堪,与表妹晚晴走到一起。流云猜忌采青勾引方少陵,恶语相向。采青不甘受辱,在流云和少陵洞房之夜抢先带走少陵,流云悲伤不已。

  萧汝章要求沈府履行契约,玉茹将采青作为沈家小姐抵押给萧家当粗使丫头,采青在萧府忍辱负重,对流年念念不忘。清羽误以为采青水性杨花,兄妹乱伦,憎恶不已。

  清羽无意中得知真相,方知误会了采青,开始对她另眼相看,并答应采青帮忙打理生意,提取佣金为自己赎身。偶然一次辨识古琴,清羽惊讶地发现对流云的倾心竟然是场错爱,而真正仰慕的知音就是眼前的采青。清羽决定帮助采青赎身。

  少陵为得到采青,处心积虑将妹妹心怡许配给清羽。心怡对清羽一见钟情。急于攀附豪门寻找靠山的萧汝章投桃报李,答应将采青送给少陵为妾。

  全面掌管生意的流年在与萧汝章的博弈中节节败退,清羽为使采青放心,暗中帮助流年解困,被兄长鸿羽告发,清羽遭父亲痛责,采青赎身计划遇阻。

  清羽感觉父亲隐藏阴谋对采青不利,抢先下手将采青送出萧府。清羽以退为进,答应去见心怡,掉入萧汝章圈套。方少陵带着清羽写下的契约找到采青,采青误会清羽遗弃自己,万念俱灰。同时为换取少陵对沈府支持,采青对少陵虚以委蛇。

  醒悟的清羽逃往省城寻找采青。两人借机逃跑却被少陵将计就计尽数擒拿。少陵指使手下绑架萧汝章胁迫清羽,冲突中萧汝章被流弹打死。

  流云与采青尽释前嫌,偷偷将采青和清羽放跑,少陵追击时误伤前来送行的心怡。

  少陵将心怡受伤嫁祸于清羽采青,方母大怒欲兴师问罪。少陵以私藏军火罪名要挟萧府,萧夫人独揽罪名,慷慨就死。孝顺的清羽执意自投罗网,少陵迫使采青回到自己身边。少陵终于又抱住了自己日思夜想的采青!

  方母带走清羽去省城照顾一直昏迷不醒的心怡。

  采青和清羽挥手道别,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他们都会为彼此坚守到最后…… 

1集

清末民初,青城县洛水村的郊外,一队迎亲队伍抬着采青急匆匆往前赶路,月香持刀在途中拦下了迎亲队伍,自己顶替女儿坐上了花轿。
贪财的石匠桑老三将9岁的女儿桑采青,卖给垂死的顾老太爷冲喜。桑老三欲强行把小采青拉入顾家与老太爷拜堂,月香为了救女儿失手误杀了丈夫。顾老太爷惊吓而亡。
月香知道自己犯下了死罪,要润雪陪采青带着血书,前往沈家投靠沈渊。
清廷崩溃在即,时为知县的萧汝章想趁机捞一把,向青城富商沈渊索贿被拒后怀恨在心。当得知杀夫的月香曾是服侍沈渊的丫头后,便欲借月香杀夫之事敲诈沈渊。
月香自知死罪难逃,对自己杀夫一事供认不讳,在萧汝章严刑威逼下也不攀咬自己的旧主人,使萧汝章妄想把此案定为月香与沈渊的通奸案的计划泡汤。
采青投靠沈府时,被沈家女主人玉茹趁沈渊不在府中,收为奴婢。

2集

采青不知沈渊是自己的生父,恳求老爷念救母亲一命,玉茹却提醒沈渊,不要落入萧汝章的圈套,沈渊只好决定自己不出面,请好朋友林越出面打点。
为保全沈家,林越按照玉茹的要求,贿赂萧汝章依律从快审结月香杀夫案,沈渊用于救月香的钱反倒成了月香的催命符,月香被判绞刑。
一进沈府,连遭剧变的采青就病倒了,润雪尽心照料采青。病好后的采青开始了为奴生涯。大小姐流云对采青看不顺眼,二少爷流年却对接连遭遇不幸的采青动了恻隐之心。
采青在润雪的陪伴下来到女监探母。月香告诉她,自己死不足惜,惟一的愿望就是想见沈渊最后一面。
年幼的采青对母亲与沈渊的关系似懂非懂,苦求沈渊去见母亲最后一面,沈渊答应了。
玉茹害怕沈渊去见月香,月香会说出采青的身世,用计绊住了沈渊,让月香临行前苦苦地空等了一夜,也没见到沈渊。
月香被游街示众,饱受屈辱。临刑前,绝望的月香要采青一定记住:身为女人,千万不要对一个男人付出真心,哪怕是失身也不要失心。
在林越的帮助下,沈渊终于在最后时刻赶到了刑场。但只能远远地看着月香惨死在刽子手收紧的绞索下。
采青目睹了母亲的惨死,也记下了母亲最后的话。

3集

沈渊为了弥补对月香的亏欠,格外善待采青,采青由粗使丫环变成少爷小姐的陪读丫环。采青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得到了沈渊的夸奖,并说要给予奖励,采青提出要跟沈渊学做生意,令众人大感意外。沈渊不顾玉茹反对,同意让采青和儿子流年一起跟着自己学做生意。
沈渊对采青的疼爱让玉茹十分不满,更引起了娇纵的流云的嫉恨。流云经常背着父亲欺负采青,流年却总是保护着她。
转眼八年过去了,此时擅于投机取巧的萧汝章摇身一变当上了青城商会的会长。沈萧二家因月香案结怨颇深成了死对头。
萧汝章不择手段挖走了沈家的刘掌柜,带走了沈家的一批客户,让沈萧二家积怨更深了。
酗酒好赌的顾老五为了五百元大洋,决定将女儿润雪嫁给了连死二妾的萧鸿羽为妾。为帮助润雪逃婚,采青求流年安排润雪跟随沈家商队去省城避难,却被萧家报警追了回来。清羽替逛妓院摔伤的鸿羽把润雪娶到了萧家。
成年后的流云成了青城第一大美人,前来为沈家小姐提亲的人踏破门槛。但流云从小就被许配给了沈老爷好友方逸之的长子方少陵,方家落难举家搬离青城,已多年杳无音信。但流云痴心不改,仍在苦苦等待少陵的归来。
流云不满流年对采青好过对自己,向母亲提出要采青陪嫁,把她和流年分开。玉茹因为采青是月香的女儿,把月香的恨转移到采青身上,编制各种理由将采青和流年分开。

4集

采青受到流云的警告,玉茹的严厉训斥后,故意躲避流年。孤单的她来到了母亲月香墓前,诉说着自己的痛苦,并表示要努力攒钱为自己赎身。流年也悄悄地跟着采青来到月香的墓地,并再一次要采青相信自己一定会娶她为妻。
采青发现月香留给她的玉坠不见了,流年返回去帮她找寻玉坠。采青脱掉了绣鞋坐在湖边戏水,被路过的方少陵调戏,找到玉坠回来的流年为了采青与他打了起来,少陵拔出了手枪对准了流年,采青挺身而出挡在了流年的前面,并厉声指责方少陵,让方少陵对她刮目相看。
沈渊知道流年喜欢采青后,与玉茹商量流年和采青的婚事。玉茹对当年月香与沈渊的私情耿耿于怀,极力反对流年娶采青为妻,只同意让采青做妾。
采青听到玉茹说只能做妾后,否认了与流年的感情,只承认二人的主仆关系,沈渊错以为她不爱流年,同意玉茹将自己表哥的女儿谢晚晴介绍给流年。
流年为了报复玉茹,来到了紫凤楼搂着两个风月女子,在晚晴面前表现出像个浪荡公子一样,并买通丫环春喜,在旁边添油加醋丑化自己,把晚晴气得再也不来沈家玩耍。
 

5集

润雪为了摆脱孤独,来到三少爷清羽处学画。鸿羽不满润雪老往清羽那儿跑,醋意大发并动手打了润雪。
玉茹问流年为何谢晚晴不来沈家,流年不以为然,玉茹教训流年不要为了采青,在外胡作非为,母子俩不欢而散。
芒种节这天,流云假借去桃花庵拜花神,要采青穿上自己的衣服,扮成自己在桃花观中弹琴以掩人耳目,自己却穿着采青的衣服溜了出去。寻着琴声而来的清羽,吹起了自己心爱的箫,琴箫合一奏出了曼妙旋律,清羽为寻得知音而心情愉悦。琴箫合奏美妙的声音,传进了方少陵和武志强耳中,少陵对琴箫合一的分析让志强佩服不已。
采青被那曼妙之曲打动便默记了下来。流云上轿时被悄悄躲在屋后的志强看到,并告诉少陵采青可能是流云的丫环。
流云思念少陵便来到了幼时与少陵一起玩耍的大榕树下,抚摸着树上刻下的少陵名字,那伤感的的形态被暗恋她的清羽看在眼里。为了保护流云,清羽悄悄地跟在流云后面,被流云发现后狠狠的训诉了一场。
清羽为了靠近流云,欲将自己心爱的琴谱送与她,想不到却遭到流云的拒绝,让他陷入痛苦之中。
 

6集

流云为了摆脱清羽的纠缠,让采青代她出题为难清羽。采青给清羽出了三道题。
第一道诗对题,清羽很快就答出来了。采青又出了一道算术题,清羽苦熬了个通宵也没想出那解题的办法,润雪知道后,为了不伤清羽的心,故意在他面前切苹果暗示,让清羽茅塞顿开,完成了采青出的五刀切出二十块绿豆糕的难题。
眼看清羽就要全部过关,采青想用一个千古绝对难住他,谁知清羽不费吹灰之力就答出了这绝对的下句。
按理三道题全答出来了,清羽已过了采青这关。谁知采青却按流云的要求,又提出要清羽爹亲自上门求亲的要求,明知沈萧二家积怨颇深清羽顿时暗然神伤。
一心想娶流云为妻的清羽,用帮助家里打理生意的办法,博得老爷萧汝章的欢心,萧老爷决定硬着头皮和夫人瑞珠一起去沈府求亲。谁知沈家不但不应承,还冷嘲热讽的挖苦了萧家一番。清羽知道求亲被拒后,责怪当年父亲审理月香案不慎,影响了自己的亲事。
萧汝章为了报复沈家,决定不惜一切要帮清羽把流云娶进萧家。
 

7集

月香的四十岁忌辰这天,沈渊来到了月香的坟头祭拜,遇上了前来扫墓的采青,他问采青对流年只有主仆之情是真心话吗,只要她爱流年他一定给她做主。采青回答说她和流年,就如同老爷和我娘一样的是不可能的。
沈渊从采青回忆的血书内容中,隐约感觉到采青就是自己和月香所生的女儿。回到府中声称只要查到采青是自己和月香的女儿,就要休了玉茹,并要求玉茹看好流年和采青,不要让他们做出有违伦理的事情。
玉茹担心沈渊查出采青是他和月香的女儿对自己不利,约林越来竹林商讨如何应对的事情,她想除去采青的念头遭到林越的极力反对。没想到他们的幽会却被采青看到了。
上门求亲遭到羞辱的萧汝章怀恨在心,想出了一个暗算沈家办法,并悄悄地开始了他的报复。
为了弄清采青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女儿,沈渊放下了所有的事情,把料理沈家生意的大任交给了做事冲动的沈流年,没有经商经验的他掉进了萧汝章为沈家设下的圈套。

8集

萧家大少爷和程师爷带着一帮人在沈家钱庄闹事,要求挤兑大量的银票,想致沈家钱庄于绝地之中。幸亏沈渊及时赶到,利用钱庄兑现的行业规矩说服了萧家大少爷,并约定十日后承兑萧家的大笔银票。
为了保住沈氏钱庄的信誉,沈渊不得不低头登门找萧家贷款。谁知萧汝章竟然提出一个月要十分的利,并逼着沈渊签下了以沈家小姐作为抵押有辱沈家的契约。
沈渊回来后才知方家已在省城置了家业,而且来信准备给少陵和流云完婚,刚与萧家签定的抵押契约让沈家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
流年知道方少陵就是调戏采青的人,而且他此次来正是奉父母之命来青城迎娶姐姐流云的,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找到采青告诉她调戏她的方少陵就是他未来的姐夫,为了不伤流云的心流年和采青决定将此事隐瞒了下来。
伤好后的方少陵,来到沈家商量与流云的婚事,却还忘不了采青,伺机调戏于她,被流年撞见受到严重警告。
萧汝章用尽了计谋想逼迫沈渊将女儿嫁进萧家,没想到此时方家却准备迎娶流云,权衡利弊后,他决定仔细调查方少陵到青城后,为何却迟迟不去沈家提亲的原因。
采青在给流云赶制嫁衣,看着艳丽的大红嫁衣,采青忍不住把它穿在身上试了起来,此举遭到了流云的一顿毒打。不甘终身为奴和嫁人做妾的采青,把积攒下来的钱买来大红布料,为自己也做了一件大红嫁衣。
流云为了采青试穿她的嫁衣,跑去玉茹那哭诉,再次要母亲把采青给她陪嫁,让她一生都做自己的丫环。

9集

玉茹利用阿旺偷东西被她发现的害怕心里,要他暗害采青以除去她的心头大患。为了达到暗害采青的目的,她诱使采青去南湖采莲,让阿旺潜入水中将船掀翻,幸亏来湖边散心的萧清羽及时搭救才让采青脱离了危险。
 眼看一个月的期限就快到了,沈家却还没筹齐那二十万大洋,萧汝章告诉儿子清羽,迎娶流云势在必得。
 清羽不满父亲采取卑鄙手段对付沈家,为了帮助沈家脱离困境,他来到了沈家提醒他们要尽快处理仓库的橡胶。并把萧家的客户写给了沈家,得到了沈渊的赏识。
 得到沈家橡胶仓库起火,日夜劳累的沈渊再也经不起这一连窜的打击病倒了。
 玉茹怀疑沈家仓库的大火一定与萧家有关,居然不惜牺牲帮助沈家的清羽,把他留给沈家脱险的亲笔商家名单送给萧家用以报复萧汝章,使清羽受到父亲萧汝章的重罚。
萧汝章气急败坏的踢伤了儿子后心疼不已,来到清羽床前道歉,并说这一切都是为了帮他娶到流云。
 玉茹和林越在帮沈渊煎药放药引川贝时,被路过的采青看到,误以为他们是想下药害沈渊,故意打翻了玉茹手中的药碗。
 

10集

采青怪异的行为,让玉茹和林越认为她发现了他们二个的关系,而且可能怀疑他们会加害沈渊。
待玉茹和林越离开后,采青仔细询问了沈渊的病情,并说出了自己怀疑他们二人对老爷不利的想法,和在竹林中看到玉茹和林越幽会的事情。沈渊听后大怒,决定给玉茹一纸休书,并要林越将玉茹带走。
萧汝章打听到方少陵对这门亲事并不中意,知道了他未及时到沈府提亲的原因,让清羽为流云的婚后幸福担心起来。
玉茹为害采青在她的花蜜中放了毒。沈渊听到仆人报告后,兴备地来到采青的房中,将采青泡给流年的百花蜜水喝了下去,并连夸好吃,采青就将整罐花蜜送给了沈渊。
回到自己房中的沈渊再次询问玉茹采青是不是他的女儿,并告诉她明天自己要请族人一起正式认采青为女儿,把月香和采青列入沈氏家谱中。他要玉茹看好流年和采青,以防他们做出兄妹乱伦的事情来,
说话中沈渊突然腹痛如绞,玉茹发现他误喝了采青酿制花蜜后大惊失色,沈渊明白了玉茹的狠毒之心,在采青喊出他一声爹后含恨离开了人间。
玉茹看到沈渊中毒身亡后,决定加害于采青,谎称采青是沈渊不同意采青做流年的妻后,怀恨在心而加害于老爷的。险些让采青遭受家族的酷刑,幸亏流年挺身而出救了采青。

11集

流年不相信采青会加害自己的父亲,与族长等人据理强争,代采青受过烧红的烙铁之刑,答应十天后查出真正的凶手,交与族人处理。
玉茹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为了把采青拒之沈家门外,把一直帮沈渊找王婆的管家召来,以保护老爷的名声和整个沈家的安危的借口,要他把采青身世隐瞒下来。
流年来到采青房中,说起下毒之人真正目的是要害死采青,只是阴差阳错地误害了老爷而已。采青联想到南湖的遇险和此次下毒事件,明白了夫人就是那下毒的人。
采青明知是夫人误毒了老爷,却为了流年隐瞒了事实的真相。林越知道是玉茹为除掉采青才误毒了沈渊后,不忍心让采青去为玉茹背这个黑锅,在流年面前谎称自己在对玉茹非礼时让采青看到,是他为了除去采青而下的毒手。
为救林越玉茹谎称他是流年的生父,使流年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12集

处理完沈渊的后事后,玉茹为了让采青对流年彻底死心,当着大家的面宣布了流云和少陵的婚事和流年与晚晴的订婚。流年为了让采青离开青城,脱离沈氏家族的惩罚,故意与晚晴演出一出亲亲我我的假戏,让采青十分不解。准备离开青城去方家避难的采青,不放心流年躲在桃花庵等待消息
外面传着说是采青不甘心做妾,毒死了沈家老爷的事通过仆人阿列传到了清羽的耳朵里,使他对采青产生了极其厌恶的印象。
十天的时间到期了,沈家仆人阿旺的失踪,让玉茹突然想到了如何脱离家族追究的办法。
为了帮助沈家,清羽决定将沈渊与父亲签定的契约偷出,不料被早有防备的父亲发现,并命家仆将他关在房中不许出门。
逃过家族惩罚的流年和采青,紧紧的拥抱在一起。玉茹为保住流云,上门求少陵帮忙,谁知他却要玉茹把采青嫁给他做妾。

13集

流年来到方家老宅指责方少陵的无情和无耻,激怒了方少陵,他放风出去如果有人贷款给沈家就是和他作对。方少陵的无情让流云失去了理智,居然把帐记在了采青身上,强行把她卖给了青楼,幸亏流年及时赶到才把采青从火坑中救出。
极力反对流年和采青结合的玉茹,告诉采青她和流年是同父异母的兄妹,要采青为了沈家保守住这个秘密。
 为救沈家脱离困境,采青找到了方少陵,要他答应自己的三个条件后就嫁给他为妾。方少陵按照采青的条件,积极筹备他和流云的婚事,三天内把流云娶过门。
就在流云出嫁的当天,清羽听说采青为了攀上方家,居然舍弃流年而转嫁方少陵做妾,担心她会对流云的幸福造成威胁,加重了对采青的憎恨。
知道自己和流年是兄妹后,采青决定搬去桃花庵,临行前却遭到了流云恶毒的诅咒:“你以前只能穿我穿过的衣服,以后也只能嫁我嫁过的男人”。
 

14集

就在流云与少陵的洞房之夜,采青为了让流年对自己彻底死心,穿上了为自己做的嫁衣,将醉熏熏的方少陵引入书房,造成抢流云洞房夜的假象,并把用过的嫁衣交与独守空房流云说:“大小姐,你只能穿我穿过的嫁衣,一辈子用我用过的男人”。
流云婚后回门却不见少陵,玉茹连忙问女儿发生了什么事情。流云哭诉着告诉玉茹,采青抢了她的洞房之夜,还把嫁妆留给她气她。看到采青故意留给流云的嫁衣,玉茹明白了采青的用意,将采青留下的嫁衣拿给了流年。
知道采青抢了流云洞房的流年,醉酒后错将陪他的晚晴看成了采青,犯下了无法挽回的错误。
流年来找采青被她的话激怒后,竟欲对她实施强暴,情急中采青说出了他们是兄妹的秘密。

15集

知道了采青是沈渊的亲生女儿后,流年痛苦地说出了自己并不是老爷的亲生儿子。
采青在林越那证实了流年的说法后,为了向流年证实自己的清白,采青决定请夫人出面找稳婆验证自己,谁知流年却说出了他已经有了晚晴不能再娶她为妻了。就在采青准备证明自己的清白时,玉茹却借口先一致对外稳住采青。
十天的期限已到萧家吹吹打打的抬着花轿来到沈府门外,准备迎娶沈家小姐。清羽劝父亲遣散了家人,进去跟流年商量时,却被流年错骂成是个笑里藏刀的小人。赌气的流年准备拿沈家的家业去给萧汝章还债时,玉茹当着大伙的面将采青的身世公布了出来,将采青送给了萧家用于抵债。
突然的变故让采青和流年措手不及,采青无奈地坐上了萧家的花轿,成为沈家三小姐被抬进了萧家。
少陵不明白为何沈家还没有来拿钱救急,听到了关于夫人将采青送给萧家抵债时,明白了沈家的秘密就是采青的身世。但他不明白明知流年是自己的哥哥,采青为何还要嫁给他做妾。

16集

采青被玉茹使计抬进了萧家,却只能做为萧家的粗使丫环,由于清羽听信传闻对采青印象极差,为了流云他把采青禁锢在萧府,连回沈家探亲都不行。
嫁入萧家做妾的润雪,不明白一向待下人宽厚的三少爷为何会如此折磨采青,来给采青说情,没想到却听到采青人品有问题的回答。
风流成性的萧家大少爷调戏采青,却被凤娘说成是勾引自己的男人,告到了清羽那儿,清羽本来就对采青印象不好,听信凤娘的唆使准备对其实施家法处置,幸亏润雪从中搭救才逃过一劫。
在萧家失去自由的采青仍不放心流年,托好友润雪打听到流年病倒后十分担心,趁着夜色逃出萧府来到沈家大门外要求看下流年,却被玉茹命家仆关在门外一夜。清羽听到采青逃走的消息后,带着阿列悄悄地来到了沈府门前,将悲伤过度晕倒的采青带回萧府。
方少陵知道采青在萧府只是个粗使丫环后,带上二十万大洋来到萧府赎人。清羽为了流云谎称自己已将采青收房,让少陵吃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拂袖而去。
流年病逾后问起采青在萧府的境况时,玉茹告诉他采青已被清羽收房了,还告诉他谢晚晴怀孕的消息。

17集

沈府张灯结彩的准备迎娶谢晚晴,为了蒙蔽方少陵,清羽打算带着采青去沈府参加流年和晚晴的婚宴。
第二天,采青以清羽妾室的身份出现在沈家时,才知道清羽是带她来看流年和晚晴成亲的。少陵将清羽约去,说他纳采青为妾是假,保护流云是真。当流年带着新娘进入沈府时,四目相碰那无比伤痛的眼神,让采青实在无法承受快速地跑上了回去的马车。
受到伤害的采青告诉润雪,清羽是个笑里藏刀心狠手辣的人,说自己变成现在这样全是他害的。润雪不同意她的看法,说出了他为何对采青如此狠心的原因。采青告诉润雪她这样做全是为了沈家和流年,抢流云的洞房夜纯粹是为了骗流年的,自己仍是清白之身,而且和流年也并非亲兄妹。此话被送伤药来的清羽在门外正好听到了。润雪的解释也让采青明白了以前错怪了清羽。
清羽让阿列去沈府找个人打听,看采青所说的话是否当真,得到证实后才知道自己果真是冤枉了采青,解除了对采青的禁锢。
萧家大少爷给润雪送了个金簪作为生日礼物,被厉害的凤娘看到怀恨在心,她买通了丫环阿香,将萧家丢失古董的事栽赃到润雪头上,就在萧老爷准备对润雪动家法时,采青挺身而出说那个小偷是自己,救润雪脱离了凤娘设下的圈套。

18集

采青不顾一切的救下润雪后,却未考虑自己将面临怎样的惩罚,清羽以采青是自己房中的丫环为由把采青救了出来。
采青不解清羽为何不惩罚自己,清羽说他早已看出了这是凤娘陷害润雪的圈套,也知道了她是为了救润雪而谎称自己是家贼的事实。他要采青配合他把戏演完。
采青和清羽消除了与对方的误解后,关系也融洽了,采青精心地为清羽煲制了养肺汤,清羽甚是感激,决定带采青一同去沈府看望流年。看到流年和晚晴幸福的样子,采青感叹自己命运的悲苦茶饭不思,为减轻采青的痛苦,清羽把她带到一个空旷的地方,让她大声呼喊把心中的郁闷发泄出来。并开导采青说:“放下了,便是拥有”,打开了采青一直想不通的心结。
采青向清羽提出了自己想和他一起去做生意赎身的想法,清羽答应只要她能答出自己的三道题,他就会去说服父亲带她去做生意。
流年不顾玉茹的反对,带着二十万大洋来萧家帮采青赎身,想不到遭到采青的拒绝,称自己已嫁给清羽做妾不愿再回沈府了。临走时流年嘱咐采青不要忘记这个永远会帮她的二哥。
 

19集

清羽不忘采青当日对他的考核,同样出了三道难题考核采青,采青顺利地完成了清羽的考题,清羽同意了让她跟自己学做生意,并说服父亲萧汝章同意与采青签订二万大洋赎身的契约。
在清羽的帮助下采青进入了萧家的生意当中,她认真学习经商之道,不负清羽重托将有利萧家生意的永禧药坊收购,并把它经营的头头是道,为萧家带来了不薄的利润。
回到省城的方少陵对采青一直没有死心,借口陪流云回青城探亲,实则是想去青城把采青接回给自己做妾。
清羽为弥补他之前对采青的不敬,常常破例的照顾采青引起了萧府众人的妒嫉。
在给清羽收拾房间时,采青发现了他收藏的珍贵琴谱,爱不释手。采青之举让清羽产生了用凤桐古琴进一步探究她的想法。
采青弹起了默记的曲子,让清羽惊讶不已,询问中知道了采青才是自己在桃花庵遇到的真正知音。
知道采青才是自己知音的清羽,对自己的粗心后悔不已,想到采青马上就可以赎身远走高飞了,清羽陷入了难以抑制的痛苦中。

20集

知道清羽心情不好失踪后,采青来到了他们上次去过的地方找到了清羽。她不明白一向豁达的三少爷为何会如此的忧伤,她要清羽把自己当朋友看,把心事说给她听缓解一下心里的苦闷。
清羽说因为自己的愚笨,不但错把流云当成了自己所爱的人,还在不停地伤害那个自己真正爱的人。因为有种默契,让他对那个姑娘深爱不疑,但当时他并没看到那个人的脸。
而且那个他爱的人,已经有了自己的心上人,但因为种种原因他们没能结合在一起,从此她心里就再也容不下别人了,近期决定离开青城远走高飞,所以他为即将失去这位知音而无比地悲伤。
为庆贺采青即将离开萧家重获自由,清羽、采青、润雪、阿列相聚喝酒提前为采青饯行,席间清羽想着采青即将离他而去,不停地喝酒但求一醉,发出了:“人生能有几回醉,莫使金樽空对月”的感慨。
为了得到采青方少陵决定把妹妹心怡嫁给清羽,把采青换回到自己身边。他利用萧汝章想攀高枝的心理,商定只要萧府答应把采青送他,他就极力促成清羽和心怡的婚事。心怡在方少陵的精心安排下来到萧府考察清羽,谁知清羽正为将要失去采青这位知音闷闷不乐,把自己关在房中喝闷酒,对心怡的拜访不冷不热。

21集

萧夫人怕采青的出现会影响心怡与清羽的见面,就把采青打发去药坊并嘱咐她越晚回来越好。萧汝章知道采青就要得到分红可以替自己赎身离开萧府时,唯恐得罪方少陵分咐不许给她结帐。
晚上采青说是夫人要她尽可能的晚点回来,心怡可能是老爷请来与清羽相亲的,所以让她这个名义上的妾回避一下。
萧汝章以如果清羽不陪好心怡,十天后就不给采青结帐相要挟,逼迫清羽同意陪心怡几天。他们来到了桃花庵附近,触景生情的清羽沉静在思忆中,心怡被毒蛇咬的惊叫出来,惊醒了沉思中的清羽。为了救心怡清羽用口将她身上的毒液吸出,并拉着车向林先生处狂奔而去,他的行动赢得了心怡的芳心。
少陵害怕心怡会留下后遗症无法向父母交待,只好嘱咐萧汝章千万不要让采青赎身离开,自己带着心怡回省城去了。
采青责怪清羽不该冒险用嘴吸蛇毒,看到采青这么关心自己令清羽十分高兴,他挽留采青在药坊继续做下去。
由于黄记麻纺厂的倒闭使沈家连本带息的损失了三十万大洋,眼看和省城张老板合资做生意的事即将泡汤,晚晴从当铺出来碰到了准备赎身的采青,知道了沈家有难后采青把用来赎身的二万大洋交与晚晴,用以缓解沈家的燃眉之急。
清羽知道了沈家需要的是三十万大洋后,不忍心看到采青愁眉苦脸的样子,决定帮沈家摆脱困境。

22集

采青为帮助沈家脱离困境,向清羽提出了预支一年提成的要求,清羽说那点钱远不够流年需要的数目。他告诉采青会找一个买家,把黄记麻纺厂抵给沈家的五万麻布全部买走,帮沈家渡过难关。
沈家变现了五万麻布后,得到了与省城客商合资做生意的本钱。萧家眼看就要到手的生意却又被沈家抢走了,气恼的声称一定要找到这个与萧家过不去的人。
萧家查到了清羽是那个帮助沈家,损害萧家利益的人,决定对他施以家法严惩。采青赶了过来据理力争,让萧汝章同意了只要清羽在十天内把五万麻布销出去就饶了他的建议。脱险后的清羽担心他爹会反悔,劝采青赶紧拿着契约离开萧家,采青却一定要帮清羽解决问题后再走。
回到省城的少陵告诉了母亲方夫人,心怡看上了青城才子萧清羽,正在为心怡婚事担心的方夫人,同意了和萧家结为亲家。
清羽从父亲不停地向他打听采青赎身情况中,看出了一定会有什么对采青不利的事情将要发生,催她赶紧拿着契约尽早地离开萧家。
清羽来到桃花庵为采青送行,临行前采青把自己为清羽做的鞋和衣服送给了他,清羽也把珍贵的凤桐古琴和琴谱送给采青做纪念。

23集

在采青转身离开时,清羽用箫吹起了那天在桃花庵的曲子,采青席地而坐附和着箫声弹起了琴,琴箫合一的曼妙声音引来了少陵和志强,看到采青和清羽紧紧拥抱在一起的少陵,举起了手中的枪,幸亏志强及时地制止,才让沉浸在幸福却不知危险的采青和清羽逃过了一劫。
气急败坏的方少陵来到了萧府,让萧汝章误认为方少陵父母不同意心怡与清羽的婚事,那知他是为了采青和清羽的亲热而大发雷霆的,并扬言谁要与他方少陵抢女人就一枪打死他。
逃出萧府的采青和清羽,在清羽预先买下的聚萍居中幸福地生活着。为了说服父母同意自己娶采青为妻,清羽决定回家一趟。那知萧汝章为了讨好方少陵,拆散采青和清羽,早已不动声色地布置了防止采青和清羽逃跑的行动。
清羽回到萧府,向爹娘说出了自己能娶采青为妻是他一生最大的幸福。萧汝章听后坚决反对,并向清羽说明了心怡的真正身份,和方少陵对采青是志在必得,如果不从将威胁到清羽的生命。谁知清羽爱采青胜过一切,宁愿与采青共生死也不愿断送他们的幸福,坚决不写把采青送给方少陵做妾的协议书,被萧汝章关在府中,失去了自由。

24集

润雪带来了萧家逼清羽娶心怡和打算把采青送给方少陵的消息,要她赶紧逃跑,采青却坚持要等到清羽才肯离开。
急于想得到采青的方少陵来到了清羽房中,要他签定把采青送给自己做妾的协议书,遭到清羽的拒绝和奚落,愤怒的方少陵拔出了枪对准了清羽的头。
萧汝章为了保住儿子的性命,答应一定想办法让清羽写好转让采青的协议书。他让清羽的母亲瑞珠去骗清羽,瑞珠来到清羽的床前,哭诉着说自己愿意成全他和采青。清羽相信了母亲的话,同意先写封信告诉采青他的计划,把采青在聚萍居的地址告诉了母亲瑞珠,并嘱咐她一定要带回采青给他的亲笔信。
萧夫人按计划来到了聚萍居,她没有按照和清羽商量的计划做,而是要采青为了清羽而离开他,采青知道这不是清羽的决定,执意在聚萍居等着清羽归来。
瑞珠悄悄地拿着采青练字留在桌上的: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的字条交与清羽,在清羽问起怎么只写了这个时,瑞珠作出了让清羽相信的解释,使清羽误解了采青的意思,为了尽快脱身去找采青,他写下了把采青转让给方少陵做妾的协议书。
流年听晚晴说是采青帮了沈家的忙,正欲去萧府找采青,正好碰到萧家的人送方少陵出来,听到了他们说把采青送给方少陵,清羽娶心怡为妻的话,扭头往回走时遇到了前来找他的采青,他们相约来到聚萍居,流年把他在萧家门口看到的一幕告诉了采青。就在这时方少陵闯进了聚萍居,并说清羽已经同意将采青送给自己做妾了。

25集

为了让采青相信清羽一直在骗她,方少陵拿出了清羽亲笔写下的转让协议书给采青看,使采青深受打击,决定跟方少陵一起去省城。
上当后写下协议书的清羽并未获得自由,而是被被萧老爷继续禁锢在府中,等方少陵带走采青后才肯放他出来。见不到采青让清羽整日惶惶不安,可阿列和润雪也都被禁足无法得到确切的消息,为了逃出去,他同意润雪的方法,画好了送给心怡的画后,去省城向方家提亲。在路上知道采青已补少陵带走时,伺机跳进河里逃跑后向聚萍居奔去。
去省城的路上,对不明白怎样才能让采青接受他爱的方少陵,说出了自己这所以爱清羽,是因为他给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回到省城方家后,心怡听到清羽一个月内会带上画来求亲时高兴极了。为了保住自己的清白,采青给方少陵出了个让他娶自己为妻的难题,方少陵想要得到采青的心,只好等有机会时再向母亲提及。
清羽逃跑后直奔聚萍居找采青,碰到了在此等侯的流年,知道清羽是上了当才写下的协议书,决定帮清羽一把。

26集

正当清羽在聚萍居回忆他和采青在一起的日子时,润雪闯了进来叫他赶紧离开,说老爷已经带人来抓他了。为了不暴露目标,润雪让清羽先走,自己却被抓了起来。
流云误解了采青,以为她正的想让少陵休了自己坐上方家少奶奶的位子。采青向她表明了自己完全是为了保全清白,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不忍心看着润雪为自己遭受折磨,清羽返回萧家救润雪,被抓到后关了起来。清羽看不起父亲的一些做法,并说萧汝章不配做自己的爹,激怒了萧汝章把他打成了重伤。
少陵以流云成亲后一直未怀孩子为由,提出流云和采青都做正室的想法,遭到方夫人的训诉和反对。少陵迫于母亲的威严不敢轻举妄动,只有用各种手段向采青献殷勤,让流云醋意大发。
被萧老爷打成重伤的清羽,通过林越的帮忙,瞒过了萧汝章,在林越、流年的帮助下,趁着黑夜的大雨带着阿列逃出了萧府,直奔省城去找采青。

27集

少陵带着采青和流云出去散心,没想到遇到有人开枪射击,紧要关头他丢下了流云紧紧的护着采青,采青虽然感激他的救命之恩,却不愿意把自己的心交给他,让方少陵十分的苦闷。
流云不满少陵对自己的不公,从少陵手中夺过采青穿过的嫁衣撕拆起来,遭到了少陵的辱骂和巴掌,不能忍受耻辱的她回到房中割腕自杀,幸亏采青及时赶到才将她救下。采青详细地解释让流云消除了对她的误解。
清羽的逃走把萧汝章气得病倒在床,他知道清羽一定会去省城找采青,连忙写信给方少陵告诉他清羽已来省城,让他不要伤害清羽,待自己病好来省城后,再一起想办法促成清羽和心怡的婚事。知道清羽来省城后,方少陵将采青软禁在府中,防止她与清羽见面。
带着伤病逃离萧府的清羽,在路上被人抢走了钱财,只好和阿列租住在一间偏僻的破旧民房中。阿列打听到方府门前有不少荷枪实弹的兵士把守着,外人一律不得靠近。
 

28集

采青和心怡利用给流云上平安香的借口溜出方府,正好被早有防备的方少陵碰上,只好打道回府再想办法。迟迟不见清羽上门来提亲的心怡问起情况时,方少陵以清羽要在病重的父亲跟前尽孝为由搪塞过去。
阿列在画斋知道清羽的画很值钱后,找老板借了十张玉板宣,叫清羽画几张画去换钱。就在阿列第二次拿画去换钱时,不巧碰上了来看画的心怡,迫于无奈只好带她来到了清羽租借的民房中。
方少陵为了让采青屈服,故意带她去看枪杀刺客的场面,并告诉采青,清羽已经来省城,提醒她说如果萧清羽敢悔婚,不但他会杀了清羽,他娘也会杀了清羽。
心怡来到清羽住处后,知道他爱采青是那么坚决,哥哥少陵是利用自己来拆散采青和清羽后,决定帮他们逃走。
采青在看完清羽托心怡带回的信后,说自己已经决定嫁给方少陵,不想再见到萧清羽。
盼着采青回信的清羽,不相信采青真的会忘记自己而爱上方少陵,决定亲自去方府求证。采青为了保护清羽,对清羽说自从你写下那份协议书时,我们就再也没有什么关系了,你流年一样与我是有缘无分,只有方少陵才是我最好的归宿。

29集

不相信采青会说出如此薄情之话的清羽,强忍悲痛跨出方府大门后吐血晕了过去。采青违心说出严重伤害清羽自尊心的话后,希望清羽能理解她,平安地离开省城,并决定为了清羽与方少陵同归于尽。
从方府回来的清羽不吃不喝奄奄一息,已毫无求生的愿望。心怡把清羽几经艰辛来省城见她的经过告诉了采青,采青托心怡带去了她亲手给清羽做的养肺汤,让他把病养好后再做打算。
采青在流云和心怡的帮助下,见到了病中的清羽,并和心怡一起商定帮助他们逃跑的计划。
清羽按照心怡的计划来到方家向心怡求亲,向方夫人解释了迟迟没来方家求亲的原因,在心怡的要求下,方夫人同意了五天后为他们办一个订亲宴。
正当众人准备实施利用心怡和清羽订亲宴,帮助采青和清羽逃跑时,病愈的萧汝章带着礼物来到了方家。

30集

看到心怡和清羽即将订亲,方少陵酒后来到采青房中,被采青以明天要照顾好多客人为由将他支走。
在清羽和心怡的订亲宴上,心怡以清羽身体为由,带着他来到租住的民房中等着采青。
流年不停地敬方少陵的酒,想把他灌醉后放松警惕,让清羽带着采青逃出省城。哪知多疑的方少陵早有防备,不动声色地布置了抓捕清羽的行动。得手后他威逼清羽放弃采青遭拒后,打死了清羽的贴身仆人阿列。
从少陵身边逃出的采青和流年来到约定的碰头地点,却只看到了清羽留下的一只鞋。猜到清羽的失踪与少陵有关后,他们赶来方府试探少陵,希望他能尽快的找到清羽。
萧汝章接到绑匪要三十万大洋的通知,立马准备了三十万大洋准备准备营救儿子,落入了方少陵设下的陷阱。

31集

采青、心怡、流年、流云向方少陵打听清羽下落被拒后,流云突然想起了采青逃跑那晚武志强的异常举动,估计与清羽的失踪有关。
少陵为防止清羽逃跑,想出了一个扣押萧汝章牵制清羽的毒计。萧汝章救儿子心切带着赎金准备与绑匪交割,不想半路被识破少陵诡计的流年救走,混战中萧汝章被志强手下打死。
萧老爷的死打破了少陵的计划,在流年的设计下,他误认为志强贪恋钱财杀了萧汝章,将志强的家人扣为人质。
喝醉了的方少陵带着采青来到牢房,看着他折磨清羽,逼她嫁给自己。采青不堪少陵对清羽的折磨,面对威逼,她举簪刺进自己胸膛自杀,方少陵忙于救采青,放弃了继续对清羽的折磨。

32集

志强为了救家人脱离危险,向方夫人禀报了清羽失踪和萧老爷丧命的实情,方夫人命志强救出了清羽。
心怡向方夫人承认了假订亲是自己出的主意,不关清羽的事,叫她放过萧清羽,并请她劝哥哥放采青和清羽一起离开方府。
面对极度偏执的儿子,方夫人说出了当年少陵的父亲就是夺人之爱,在少陵母亲准备和恋人逃跑时,方父开枪误杀了为保护自己恋人的少陵母亲,那个深恋少陵母亲的人,看到自己心爱的人离去后,也当场自杀身亡的往事。希望少陵不要步他父亲的后尘,放过清羽和采青,免得做出伤害别人和自己的错事。

33集

少陵的父亲来信叫方夫人去照顾他,临行前她再次嘱咐少陵不要为难清羽和采青,少陵应承了下来。
养好伤的清羽和采青,护送着萧汝章和阿列灵柩返回青城时,不甘心的少陵竟拔出了手枪向清羽射击,被前来送行的心怡挡住。
清羽知道心怡中枪昏迷不醒后,决定冒险进入方家帮助心怡,就在他即将唤醒心怡时,少陵把枪对准了他。为了救清羽脱险流年把枪对准了方少陵。
清羽因爱采青害死了父亲,让家人和族人极为不满,强迫他放弃采青,如若不从就要他放弃萧家子孙的身份,为了采青他决定放弃家业,终于和采青团圆。在流年的帮助下开了一家同心染坊,过上了平静又幸福的生活。

34集

在方夫人回府时,少陵把流云生了儿子和心怡受伤失忆的消息告诉了她,并说心怡是为清羽变成这样的,清羽却不顾心怡死活带着采青离开了。
听少陵说心怡是清羽害的,方夫人命少陵去把清羽抓回来,要他一辈子陪伴心怡直到她清醒,同意放他走为止。
得知少陵要来青城抓清羽的消息,清羽和采青躲了起来,少陵怀疑采青他们躲藏在沈家,晚上派人潜入沈家被玉茹碰上,搏斗中玉茹被刺伤,在告诉流年身世后身亡。
为逼清羽就范,方少陵将萧府团团围住,扣押了萧府所有的人,身为母亲的瑞珠为了不让清羽落入方少陵的圈套,在安排润雪逃走后服毒自杀,萧家仆人按照夫人生前的布置放出了“节身便是尽孝”的孔明灯,以阻止清羽前来救助。
 

35集 (大结局)

清羽在酒中下了迷魂药,让采青和流年他们昏睡过去后,带着流年的枪,来到了瑞珠的灵堂,用枪指着方少陵的头要他放掉萧家所有的人。
谁知贪生怕死的萧鸿羽却反过来帮方少陵制伏了清羽,方少陵逼迫清羽离开采青娶心怡为妻被拒绝后,他采取了极端地手段逼采青就范。采青决定与清羽共生死,打扮一番来到了萧府。
采青面带笑容地来到了少陵身边,让他欣喜若狂,将采青揽入怀中诉说着他的思念,采青将沾有忘情草巨毒的簪子插进了少陵的胸膛。
方夫人知道真情后,来到萧府却见到少陵已中毒倒地,把枪对准了采青,少陵夺过方夫人手中的枪朝自己开了一枪后,称自己是自杀的,让方夫人放过采青。对着采青说出了:我宁愿带着你的爱离开,也要让你带着对我的恨而活着。
清羽为了帮助心怡恢复记忆,同意了方夫人的要求和他们一起去省城方府。临别时他与采青约定无论多久都会等着对方。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