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剧情:大结局

第二十一集

  为了避免商号被查封,同时也为了襄饷债券不会中途夭折,孟洛川只能答应将三处商号盘给艾隆标。高夫人将李士朋留下的,经过批注的《论语》交给孟洛川,并告诉他,师傅对今日早有预料,要他潜心读书。翻开《论语》的扉页,李士朋亲笔写下的“陶朱经商石中玉,鬼谷兵法璧有瑕。大商之道何处寻,半部论语治天下。”孟洛川将自己关在房中,开始潜心研读论语。众人守在门口三天三夜,等待孟洛川走出来。王雪莹跪求高夫人叫孟洛川出来,高夫人告诉大家倘若他能自己走出来,那就将是脱胎换骨之变。门打开了,孟洛川走了出来。商号正式转交艾隆标,但是瑞蚨祥的字号没有交给他。众商号伙计流泪留在店门前,看着牌匾被摘下。丁宝祯得知此事痛苦不已。耿宝坤向耿夫人表示想要入股艾隆标的新店,被耿夫人严词拒绝。韩祺祥和吴尚云向孟洛川表示,绝不在艾隆标的新店留任,孟洛川告诉他们一定要继续干下去,因为现在的生意和伙计是瑞蚨祥留下来的,留住他们就是东山再起的保证。吴尚云和韩祺祥理解了孟洛川的用意,同意留任。孟洛川怪罪孟觐侯不该害死艾老掌柜,孟觐侯下跪也不能改变孟洛川赶走他的决定,含泪离开了山东。

第二十二集

  孟觐侯向龙爷说委屈,龙爷鼓励他要扳回商号,这才是大丈夫的行径。孟洛川决定去北京谋划东山再起之事,母子含泪告别。孟洛川拜祭艾中庆,忏悔自己当初不该把矛盾告诉孟觐侯,导致艾中庆含冤死去。龙爷陪孟觐侯来到北京找六姐儿,三人商量如何帮助孟洛川东山再起。六姐儿拿出积蓄,交给孟觐侯办事。孟觐侯以孟洛川的名义跑来安抚兆奎,兆奎深受感动。耿夫人请媒婆为自己的丈夫纳妾,为的是将来家业能得以继承。孟洛川途中遇到因为平乱而逃难出来的老人,在老人口中,孟洛川得知乱军是百姓拥戴的义军,自己出资支持官府平灭他们是有失道义的。当难民们得知他就是支持官府的孟洛川的时候,齐声大骂他是官家的走狗,孟洛川痛心疾首。

  第二十三集

  余志福及北京的伙计纷纷表示要离开艾隆标的新店,孟觐侯将孟洛川的道理转达给他们,这才安抚住大家。途经乱军墓地,孟洛川洒酒祭拜,他懂得了自己襄饷官府其实是无道之举。王雪莹因为思念孟洛川而伤感,高夫人耐心开导,王雪莹表示理解。得知瑞蚨祥店号易主,澄贝勒决定唆使官府查封艾隆标的新店,孟觐侯和六姐儿认为这是扳回商号的唯一方法,只好答应。孟洛川路遇一位在给大家讲“秤”的老者,大受启发。一系列的遭遇,孟洛川开始懂得了“道”的含义。更深刻的领悟了“财自道生,利缘义取”的道理。孟洛川途中得知艾隆标的北京商号被查封,即日即将拍卖。艾隆标请古书贩子郑五帮忙,要在拍卖会上挣回商号。拍卖会上郑五因为惧怕龙爷,假装发病离开。在孟觐侯即将拍下商号时,孟洛川及时赶到,阻止了拍卖。在孟洛川的恳求下,澄贝勒答应归还艾隆标商号。

  第二十四集

  龙爷和六姐儿为孟觐侯求情,孟洛川原谅了孟觐侯。六姐儿典卖首饰为孟洛川筹款。兆奎得知瑞蚨祥倒闭,向孟洛川表示愿意帮助他东山再起,放下旗人的面子开成衣店,孟洛川感激的同时告诉他不要着急,要等待时机。六姐儿不明白孟洛川还在等什么,孟洛川告诉她,自己在等一个人。六姐儿路遇郑五,郑五提起自己和六姐儿已故父亲的交情,六姐儿往事涌上心头。郑五为孟传举淘弄古书,忽然想起六姐儿相貌酷似孟传举的已故夫人,心生借花献佛之意。兆奎典卖房产为孟洛川筹资,六姐儿急忙叫孟觐侯赎回兆奎的房产,并决定立即筹备成衣店。孟洛川回济南途中拜访常先生,向其求教“半部论语治天下”这句师傅的批注,为何不用“整”字而用“半”字。常先生并未明示。孟洛川路遇一位看林老者,见此人自己和自己下棋,便问到输赢如何定夺。看林人告诉他,输赢的最高境界是“和”。

  第二十五集

  新衣店在孟觐侯,兆奎,六姐儿的操办下,红火开张。艾隆标目中射出妒忌之火。军机处接到报告,俄兵犯境。恭亲王决定效仿诸葛亮屯兵之策,向关外大批移民,并推荐孟传举为总管移民的钦差大臣。澄贝勒将移民需要大量布匹的消息告诉孟洛川,孟洛川等人看到了东山再起的希望。与此同时,郑五也将这个消息通报给艾隆标,二人也在谋划拿下移民布的生意。孟洛川为自己定下准则,绝不靠和官府拉关系拿下移民布,同时他又强烈的渴望能有一位有大境界的贤才辅助自己。孟洛川准备开始筹划自己的榷茶生意。他和孟觐侯经过百般游说,终于聘请到了经验丰富的李昌龄出任茶行掌柜。回到家的孟洛川告诉王雪莹自己渴望得到贤才辅助的愿望,并提到了周汉元推荐的沙闻英。夫妻二人决定以万两银子卖《论语》的办法试探对方的眼光。在王雪莹的计划下,沙闻英果真出万两银子买下《论语》。孟洛川兴奋地赶来与沙闻英相见。

  第二十六集

  二人彻夜长谈,孟洛川横在心中的块垒得以消除,二人结拜为兄弟。郑五打探到六姐儿的住处,准备靠给六姐儿和孟传举做媒来争取移民布生意。沙闻英帮助孟洛川分析出移民布生意的关键环节,不是资金而是货源。郑五宴请六姐儿,向她表明了保媒的用意,六姐儿愤然离去。当得知六姐儿是孟洛川的女人后,艾隆标放弃了郑五的计划,决定靠生意场上的招数与孟洛川争夺移民布。考虑到货源问题,艾隆标邀请谦祥益合伙争取移民布生意。同时孟洛川也找到耿夫人表示希望合作。耿夫人决定谦祥益不参与这场龙虎斗。正当孟洛川在为东山再起缺少资金发愁时,高夫人拿出珍藏一生的地契交予孟洛川,孟洛川热泪盈眶拜谢母亲。

  第二十七集

  梦想做第一大地主的耿夫人得偿所愿,包买了孟洛川出售的所有土地。郑五见保媒不成,想到孟传举的著作没钱刊印,决定和艾隆标出资为孟传举付梓印书。钱业泰斗袁子兰亲自来到矜恕堂,将瑞蚨祥当初在众钱号的托盘存款交给孟洛川,同时变卖了自己的一处房产,和其它钱业同行再为孟洛川筹得资金。韩祺祥也将原瑞蚨祥成员们的集资款交给孟洛川,孟洛川向大家保证,东山再起,指日可待。周雅雯突然到来,并带来了上海同行为孟洛川筹集的资金。高夫人发现了周雅雯对孟洛川的感觉,委婉告诉她孟洛川已有妻室。周雅雯伤心地想要离开,高夫人巧妙地挽留了周雅雯,维护了孟洛川同上海方面的关系。

  第二十八集

  王雪莹在高夫人的开导下,消除了对周雅雯的醋意,并同意周雅雯与孟洛川推心置腹的谈一次。最终,孟洛川与周雅雯将感情埋藏于心底,改以兄妹相称。澄贝勒得到消息,郑五和艾隆标已经成功为孟传举的新书付梓印刷。郑五向艾隆标保证,由于孟传举已经接受了他们出资印刷的著作,移民布已经有了十成把握。关键时刻,六姐儿想到郑五曾向自己提起自己与孟传举已故夫人酷似,于是乔装来到孟传举府,一番激昂之词,搞得孟传举以为是自己夫人显灵,于是还给了郑五印刷的书资,并表示不要再来往。孟洛川想要效仿襄饷债券换取榷茶,用捐助移民布来换取关东三省的珠宝和皮货专卖,被沙闻英阻止。沙闻英向孟洛川讲解了商业秩序的正常法则,孟洛川深以为是。郑五猜到了孟传举大反常态的原因一定是六姐儿所为。艾隆标决定提前抢下货源,但将移民布让给孟洛川,然后栽赃陷害。郑五还不死心,恐吓六姐儿说,孟传举已经知道了她冒充其已故夫人的事,要拿孟洛川是问。六姐儿为了保护孟洛川并得到移民布生意,含泪答应郑五嫁给孟传举。

  第二十九集

  按照艾隆标的计划,郑五游说孟传举答应将移民布交给孟洛川来做。六姐儿向孟觐侯辞行,被灌醉的孟觐侯未能及时改变六姐儿改嫁的决定。在前往孟传举府的花轿上,六姐儿脑中不断回忆起与孟洛川的一幕一幕,以及这段时间的遭遇,最终改变了主意。孟洛川的泉祥茶局正式开业。回到北京的孟洛川发现孟觐侯和六姐儿已经拿到了移民布。正在为货源发愁时,得到消息,大量货源已经被艾隆标提前定走,孟洛川意识到中计了。孟洛川没有办法,只能找艾隆标谈合作,艾隆标趁机敲诈,孟洛川不肯,但却知道了六姐儿曾经欲嫁孟传举的事。悲愤至极的孟洛川将六姐儿赶出家门。

  第三十集

  沙闻英连夜赶到北京,告诉孟洛川解决货源问题的方法,就是将纱线贷放给织户织布,再按照统一要求回收布匹,这样便等于形成一个万人规模的纺织厂。二人将这种方法定名为——贷纱放织。移民布按时交付朝廷,艾隆标的计划破产。进修堂迎来了新生儿,耿夫人为他取名孟广宦,而耿夫人的丈夫却辞世离去。大雪纷飞的一天,六姐儿重新回到孟洛川的身边。孟洛川筹划开办商务学堂,沙闻英毛遂自荐任学堂总教习。艾隆标约孟洛川以下棋决定商号归属,孟洛川获胜,艾隆标扬言自己会和孟洛川继续争斗下去。瑞蚨祥的招牌重新被挂上。

第三十一集

  王雪莹为孟洛川产下第一个儿子,高夫人为孙儿起名孟广塾。十二年过去了,中年孟洛川已经和王雪莹有了三个儿子。艾隆标在一个日本女人的陪伴下,拜祭父母。沙闻英向孟洛川报告,济南出现一家日本商号,名为瀛华洋行,其纱价和布价低得惊人。一种危机感涌上孟洛川的心头。济南布行掌柜们找孟洛川和沙闻英商量对策,表示因为日本洋行的低价销售,本地商号正面临严重危机。沙闻英打探到,瀛华洋行的老板是日本人松原次郎,而经理就是艾隆标。在商务学堂任教的程家驹找来资料,说明了松原次郎的皇室背景以及眼下他们的行为叫做倾销,是一种不正当的商业手段。艾隆标向松原次郎介绍济南布行目前的格局,是以贷纱放织为主。要破坏这种格局,就要从布号入手进行倾销。艾隆标首先找到了耿宝坤,在利益的驱使下,耿夫人同意了耿宝坤经营东洋纱的主张。

  第三十二集

  孟洛川发起成立济南布行公会,用以团结起来对抗日本洋行。谦祥益没有参加。瑞蚨祥出资支持公会商号进行赊卖,百姓看到可以赊销,纷纷回到了本地商号。瀛华洋行的第一步进攻被化解。松原次郎和艾隆标想出以利益瓦解布行公会的办法,通过耿宝坤拉走了孙介安为首的几家布号。布行公会对有人叛变大为痛心和失望,沙闻英告诉大家孟洛川早有预料,毕竟商人总体上是个注重利益的群体。程家驹送来消息,瀛华洋行的目的在于破坏山东的棉纺织业,进而夺取山东的棉业资源。孟洛川更加坚定了击垮瀛华洋行的决心。沙闻英与程家驹商量将瀛华洋行倾销的事告诉上海的英国和法国洋行,对方在看到日本对自己利益的侵害后,一定会出面干预。松原次郎接到前线电报,日本和中国在朝鲜的战局处于僵持阶段,必需尽快夺取山东的棉业资源,以便断了清兵的后勤供应。知府胡大人在松原次郎的利诱下,颁布告示要求百姓只能购买东洋纱。孟洛川急忙向胡知府讲明利害关系,却被胡知府撵出门去。

  第三十三集

  孟洛川约艾隆标面谈,告诉他为了向自己报仇而助纣为虐的严重后果,艾隆标被触动了。艾隆标跪在父母坟前,在个人仇恨和民族利益之间,内心苦苦挣扎。沙闻英出面对百姓讲明了利害关系,但仍旧有一部分人去进购东洋纱。程家驹到上海通知英法两国的洋行大班,洋行大班紧急上报,两国领事保证会阻止日本继续倾销,从而保证本国商人在华的利益。看到艾隆标动摇后,松原次郎派人刨了艾隆标父母的坟墓,并栽赃给孟洛川。艾隆标发誓与孟洛川势不两立。在英法两国的干预下,松原次郎不得不停止倾销。艾隆标再出一计,抢订棉花,达到釜底抽薪的目的。面对资金雄厚的瀛华洋行,孟洛川决定抵押所有家产,筹集资金,与瀛华洋行对抢棉花,做最后的决斗。

  第三十四集

  在抢订棉花的争斗中,艾隆标与孟洛川都意识到了谦祥益的重要地位。就在耿宝坤快要说服耿夫人为瀛华洋行订棉的时候,孟洛川来到,向耿夫人说明了事情来龙去脉,表示渴望谦祥益与本地商号合作。耿夫人提出了日本洋行给出的优厚好处。孟洛川坦言愿意和解瑞蚨祥与谦祥益俩家多年的积怨,并表示会向族内提议,十年一次修订族谱的时候,由咱们两家出资。耿夫人听到族谱的事不由得怦然心动。但又提出三个条件才能答应孟洛川。孟洛川逐一给了满意的答复。就在谈判即将成功的时候,北京谦祥益分号送来信,耿夫人看罢,全盘推翻了刚才的承诺。松原次郎临时要回日本,艾隆标向其发誓,如果输给孟洛川,剖腹自尽。孟洛川匆忙赶到北京,在六姐儿那得知是孟觐侯要买一处门面,但被谦祥益横加阻拦买了过去,孟觐侯气不过,就把谦祥益门前的空地买下,天天搭台唱戏,让谦祥益做不成生意。孟洛川劝孟觐侯以大局为重。就在孟觐侯准备撤戏台的时候,耿宝坤将瑞蚨祥告上了公堂。

  第三十五集

  孟觐侯碍于自己和瑞蚨祥的面子,提出辞柜,拒绝撤戏台。孟洛川一气之下答应了他。龙爷想出妙计,指点孟洛川就给足孟觐侯面子,把他逼出来。一日三餐,顿顿大席,在孟洛川的感情攻势下,孟觐侯向孟洛川承认了错误,撤了戏台,并将地皮转给了谦祥益。耿宝坤被深深的折服,谦祥益站在了济南本地商号一边。一败涂地的艾隆标酒后失手杀了日本侍女。走投无路的艾隆标为了向孟洛川报复,投靠张鸣九,当了土匪。

  第三十六集 (大结局)

  孟洛川牵头在北京建立齐鲁会馆,并为会馆题写碑记。高夫人七十大寿在即,耿夫人劝说高夫人接纳六姐儿,高夫人没有表态。祝寿当天,亲朋好友,各地掌柜都来祝贺,高夫人示意耿夫人领来六姐儿,并将一对手镯赠予六姐儿。艾隆标派土匪劫持了高夫人,威胁孟洛川带着瑞蚨祥的牌匾来虎山。孟洛川在众人的陪同下来到虎山,艾隆标要孟洛川劈了瑞蚨祥牌匾,否则就杀了高夫人。正当孟洛川准备劈匾的时候,孟觐侯带着一箱财宝赶到。孟洛川和孟觐侯带着财宝箱换下了高夫人。艾隆标枪指孟洛川,继续要求他劈了牌匾。孟洛川见母亲已经安全,不肯就范。艾隆标开枪击中孟觐侯。孟洛川被逼无奈,将劈匾的刀举了起来。千钧一发之时,孟觐侯点燃财宝箱下面隐藏的炸药,自己和张鸣九同归于尽。土匪们四散奔逃。艾隆标被生擒。孟洛川举刀要为孟觐侯报仇,被高夫人拦下。孟洛川告诉发了疯的艾隆标,输赢的最高境界是“和”。老年孟洛川领着孙子孙女站在群山之巅,说出了一生对于大商的感悟:“大商无算”。当代天安门,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分集:1-20 21-36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