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武赫刚一出生就被抛弃,在他的想象中生父母一定是个穷人,迫于生计才会如此。 所以他并没有怀恨抛弃他的父母,甚至打算以后找到他们,让他们过上好一些的日子。

  两岁时,武赫被一个澳大利亚家庭收养,因养父的虐待,十岁时离家出走。街头艺人比罗叔叔收养了他,把他当作亲生儿子一样共同生活了五年。但是,当遇到一个浅薄的女人之后,比罗也抛弃了他。好似命运的捉弄,武赫天生就逃不出被抛弃的宿命。

  此后的武赫过着流浪汉一般的生活,为了生计也时常干些抢劫、贩毒的勾当。后来,他遇到同是韩国来的女孩文志英,志英成了他心爱的女友。但是,为了金钱,志英最终也离开了他。在志英的婚礼上,为了保护她武赫中了两枪,一颗子弹永远留在了头部,没人知道他还能活多久。

  拿着志英给他的一大笔钱,武赫回了韩国。在这里他发现生母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而他的弟弟崔允已是韩国顶尖的偶像歌手。看着他们富足的生活,想到自己凄苦的身世,武赫决心报复狠心的生母。

  为了寻找机会报复生母,武赫留在了弟弟崔允的身边,成为弟弟的经纪人,并在这里又见到了在澳大利亚曾偶遇的女孩恩彩。

  恩彩是崔允的助理,同崔允一起长大并一直暗恋着允。尽管朝夕相处,但粗心的崔允却一直没有感觉到恩彩的感情。恩彩几次想向崔允表白,但每到关键时却始终无法开口。崔允对女明星姜敏珠产生好感,他央求敏珠的好友恩彩为他们牵线搭桥。恩彩忍着内心的伤痛,为二人创造机会。崔允与敏珠相恋后终于发现恩彩一直暗恋着自己,崔允表示一直只把她当作朋友,恩彩伤心离开。

  见到武赫后,敏珠为他放荡不羁的男性魅力深深着迷,几番挣扎后,她还是放弃了崔允选择了武赫。但此时的武赫已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恩彩,并愿意为了恩彩放弃复仇。敏珠的离开让崔允大受打击,伤心之下发生意外,徘徊在死亡边缘时,崔允发现恩彩才是自己最重要的人。

  武赫终于与恩彩相爱,武赫知道自己已时日无多,他深爱着恩彩,却无法对她承诺未来。武赫告诉恩彩,他会把心脏捐给患病的弟弟崔允,不知内情的恩彩却误会他不是真的爱自己,对他日渐冷淡。

  得知了一切后的武赫终于原谅了生母,不愿拖累恩彩的他在风中离开了这个世界,追随他的,还有深爱着他的恩彩……

分集剧情:
第 1 集

  车武赫从小就被生母抛弃,后被澳大利亚的一户人家收养。在他的想象中一直以为生母是因家境贫寒才不得已遗弃了他。在这里,他过着流浪汉一般的生活,为了赚钱时常也干些抢劫游人的勾当。

  韩国的偶像红星崔允与姜敏珠到澳大利亚拍摄外景,崔允爱着敏珠,但敏珠却是一个把感情当作游戏的人。她对崔允并无好感,而且因为知道好友恩彩爱着崔允,所以屡屡拒绝崔允的求爱。作为崔允助理的恩彩一直默默爱着他,但崔允却一点儿也没有感觉到。他要恩彩帮助他接近敏珠,恩彩只得答应。

  武赫拿着刚刚抢劫到的钱到时装店为女友志英买礼物,却在店里遇到志英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原来女友已决定嫁给那个有钱人—一个黑社会头子。

  清晨,恩彩一个人前往机场回国,路上却遭人抢劫。被劫掠一空的恩彩在街上游荡,遇到了武赫,武赫告诉她自己也是韩国人,无助的恩彩只好一直跟在他身后,却发现他竟是一个流浪汉,恩彩也只得与他一同露宿街头。第二天一早,当恩彩醒来,却发现武赫已经离开。

  崔允为向敏珠表达爱意跳下海,敏珠感动,两人开始交往。

  武赫穿戴整齐去参加女友志英的婚礼,他拉起女友驾车就走。女友坦言因他太穷所以不得已离开他,武赫最后还是把她送回了婚礼。婚礼遭杀手袭击,武赫为救志英身受重伤,两颗子弹射进了他的头部。

第 2 集

  武赫被送进了医院,但手术只能取出一颗子弹,而另一颗却永远留在了他的头部。

  愈后的武赫变得更加暴躁,他带着女友给他的一大笔钱还有头中的那颗子弹回到了韩国。

  回到汉城,武赫在电视台录制节目寻找他的生母和亲人。通过节目武赫找到了一个女人,她戴着和武赫被遗弃时放在他身边的同样的戒指,但那女人却因车祸智障,已经什么都记不得了。

  崔允看到敏珠与其他男人约会,与那男子大打出手,恩彩帮忙解围受伤。看着恩彩脸上的伤痕,崔允关切地责备她以后不要再这样冲动。

  武赫找到的那个女人原来是他的孪生姐姐庆淑,姐姐的儿子带着他去见一位大叔,那位大叔把生母的事情告诉了他。武赫终于远远地看到了他的生母吴腾姬,没想到她竟是大富之家的贵妇人,更想不到的是她就是崔允的母亲。看着享尽荣华富贵的母亲,回想自己被抛弃的身世,心情悲伤的武赫更加不平衡,复仇的计划在他心中酝酿着。

  看见母亲出门走远,武赫敲门借口要借用卫生间,开门的竟是恩彩,原来恩彩就租住在崔允家的地下室。在韩国又见到武赫,恩彩颇感意外。

第 3 集

  武赫智障的姐姐因偷拿时装店的衣服被人告进了警察局,武赫花钱解决了此事并把姐姐背回了家。深夜,武赫去砸碎了那家店的玻璃。

  崔允与敏珠约会,被歌迷认出,恩彩装作大哭吸引众人的注意,使他们得以逃脱歌迷的包围,恩彩却被当作了精神病。失落恩彩在回家的路上再次遇到武赫,她误会武赫因为喜欢自己才从澳大利亚追到韩国。善良的恩彩以为武赫仍是个没钱的流浪汉,带着他到家里吃饭,武赫却在这里看到了生母。

  见到生母在富丽堂皇的别墅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看着智障的姐姐却过着艰难困苦的日子,武赫对生母愈感愤恨。

  武赫远远地看着自己同母的弟弟崔允在排练,台下是歌迷们的尖叫,联想自己的身世,心中深感不平。在附近拍戏的敏珠也来看望崔允,崔允看见台下的敏珠被别的男人拉走,冲到台下来追敏珠。面对两个男人,烦恼的敏珠跳下了湖。为了向敏珠证明爱意,不会游泳的崔允也跳下了水。岸上焦急的恩彩正想跳下去救他们,武赫拉住了她。救了二人的武赫却突然晕倒。

  在医院里,武赫与崔允渐渐熟识,崔允把武赫当作自己的哥哥看待,却不知道武赫竟就是自己的亲生哥哥。

第 4 集

  武赫教崔允游泳,崔允突然抽筋溺水。武赫的脑海中闪着狠心的生母,静静地望着在泳池中挣扎的崔允,直到水面又恢复了平静,武赫才将沉入水底的崔允救起。

  看到报纸上刊登的绯闻,恩彩责备敏珠,但敏珠告诉她自己已真的爱上了崔允。正在此时,崔允到来,看到在责备敏珠的恩彩,崔允却对她大发脾气,恩彩伤心离去。

  武赫始终跟随在恩彩左右,恩彩提出要同武赫约会。两人去酒馆喝酒,旧病发作的武赫神情恍惚,把恩彩当作昔日的女友志英,亲吻了醉酒的恩彩,之后两人却相拥着双双晕倒。崔允赶到,将昏迷不醒的武赫带回了家。看到恩彩和别的男子在一起,崔允莫名地感到不快。

  武赫醒来,走下楼梯默默地看着正在做饭的生母。生母不慎打碎了盘子,脚被碎片轧伤,武赫抱开生母,撕下衣服为她包扎伤口。然而生母却对她怀有敌意,喊来崔允并告诉崔允以后不要把陌生人带回家。听到母亲的话,伤心的武赫握紧手中的碎片,鲜血从指间滴落。

  武赫在街头看到卖紫菜饭的姐姐和她的儿子,他们为武赫包好了伤口。回想刚才的情景,伤心的武赫内心更加失衡。

  夜晚,武赫在电视上看到崔允正在和明星姜敏珠恋爱,一个报复计划开始在脑中酝酿……

第 5 集

  武赫乔装改扮后,借口敏珠压死了他的狗同她争吵起来,以此引起敏珠的注意。后又搬到敏珠住的同一幢大楼,接近敏珠,开始一步步地实现自己的复仇计划。

  崔允请武赫做了他的经纪人,恩彩不愿与武赫共事,向崔允提出辞去助理的职务。崔允的母亲相劝下才勉强同意再做一天。

  崔允与母亲一起外出拍摄照片。崔允的母亲在外景地的一家餐馆用餐时,不停地数落饭菜太脏,生气的老板娘将一盘菜全部泼在了她身上。武赫赶到,把餐馆砸得一片狼藉,他的举动把大家吓得目瞪口呆,恩彩死死抱住了他,他才算住了手。

  拍摄结束后,大家正要返回汉城,恩彩借口看望当地的朋友留了下来。在回去的路上,崔允说起善良的恩彩一定是又去那家被砸的餐馆了,武赫听了记在心上。把崔允和母亲送到家后,武赫又匆忙返回,果然看到恩彩正在帮老板娘收拾东西。恩彩的善良打动了武赫,他一直跟在恩彩的身后。恩彩帮忙收拾好一切后天色已晚,错过火车的她只好在雨中的街头闲逛,最后找了一家旅店住了下来。淋了雨的恩彩病得人事不醒,武赫默默地护理了她一夜,然后又在凌晨悄然离开。

  恩彩醒后回到汉城,她误会是崔允照顾了她一夜,见到崔允时哭着扑进了他的怀里。崔允看着痛哭的恩彩,也为之打动,两人紧紧相拥在一起。不远处的武赫看到趁机拍下了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