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周有兰的生活里,虽然到处充斥着谎言,但在她的内心深处还保留着纯真善良的本性。如果善意的谎言可以救人,即使骗子的名声不好,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当那个从出生那天起就拥有一切的男人薛孔灿与有兰相遇后,他才明白自己的人生只有拥有了她才是完整的。

  这是一部在男女主人公之间冲突不断的浪漫喜剧,演员们精心塑造了充满个性的角色,这在以往的任何一部电视剧中是不常见的。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周有兰(有兰)担任观光导游在机场里等待旅游团的到来,但左等右等旅游团却一直都没有出现,这可把有兰急坏了。当机场的工作人员要把有兰赶出去的时候,有兰谎称自己要在这里等着见自己爱人最后一面,此时坐在头等舱的薛孔灿(孔灿)识破了有兰的装模作样,便揭穿了她的把戏。

  有兰因爸爸惹下的麻烦而被黑帮追赶,差点被孔灿的车撞上。孔灿将有兰送到了急救室之后因还有事情处理,所以留下自己的名片后匆匆离去,就回到公司。孔灿的公司要接待来自中国的客人,但是原定担任翻译任务的人员却因故缺席,此时孔灿想起了找精通多国语言的有兰,正在苦恼着没有住处的有兰,以入住孔灿的别墅为条件,答应了孔灿的请求。

第二集

  有兰住进了孔灿的别墅后,打起了孔灿种在别墅周围的桔子树的主意。有兰靠卖桔子尝到了甜头,天天都忙着摘桔子拿去卖,因为过于专心摘桔子,以至于连孔灿进别墅的动静都没有注意到,等到有兰察觉到孔灿的到来之后再要逃跑已经是来不及了。有兰情急之下,谎称自己正在跑步健身。

  有兰又被黑帮盯上了,虽然装作日本游客躲过了眼前的危机,但还是被他们识破,要不是正宇的及时相助就要被黑帮抓住后的下场可就悲惨了。孔灿一时粗心忘记给有兰导游费,结果在机场被有兰堵截索要薪水而丢尽颜面。

  孔灿去日本寻找失散的妹妹最后还是没有结果。孔灿如此急于寻找表妹是因为他的爷爷的病情越来越严重,老人最后的遗愿就是看一眼多年未见的孙女。手足无措的孔灿当听到秘书说有兰和姑母长得很像后,心生一计让有兰当自己的表妹去冒充爷爷的孙女。

第三集

  有兰因欠下了高利贷而四处被黑帮们追赶,此时恰巧从孔灿那里接到了冒充他表妹的委托,为了摆脱黑帮的不断纠缠,只好马上答应了下来。

  孔灿向有兰讲述了自己表妹小到大的详细成长过程,唯恐她一时失言被爷爷察觉。有兰让孔灿写一份事成之后会重金酬谢的保证书,结果被孔灿拒绝。孔灿此举不禁让有兰心生感慨真是人越是有钱就越抠门。有兰从餐厅出来时,接到了孔灿的爷爷病危的消息急忙赶到医院,有兰凭借出色的演技瞒过了孔灿的爷爷。孙女的出现和贴心的安慰让孔灿的爷爷渡过了危险期。虽然有兰觉得骗人是不对的,但是一想到自己这么做是为了救人,也就感到心安理得了。

第四集

  世贤抱着孔灿希望能够求得他的原谅,但孔灿告诉她是不会再接受曾经抛弃过自己的女人了。有兰趁孔灿不在偷偷享受泡泡浴,结果一不小心就滑倒在浴室中,孔灿听到有兰的尖叫声慌张地跑进浴室将她抱了出来……

  孔灿接到上司的命令让他出席世贤的新闻发布会,孔灿感到十分为难。记者会现场有人问起世贤脖子上所挂项链的来历, 世贤望着孔灿说,这个项链是能够打开自己爱人心的一把钥匙,她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个项链是以前孔灿送给她的。

  薛会长一直将有兰当作自己的孙女,心情倍感愉悦病情也日渐好转,终于可以出院了。这一天薛会长在和有兰一起吃饭的时候对她说,让她去给去世的妈妈扫墓,这个建议让有兰紧张不已,生怕自己冒牌货的身份被揭穿。世贤在机场因为围观的FANS过多而不小心摔倒受伤。当孔灿在得知世贤是因为保护自己所送的项链后才受伤时,心中颇为感动,不但亲自去看望她而且还温柔的拥抱了她,这一情景让一旁的有兰心里非常不是滋味。

第五集

  有兰粗心将自己的包落在孔灿的车上,等到车开走之后有兰才察觉。有兰拼命的追赶孔灿已开走的车,和世贤一起坐在车中的孔灿看到狼狈不堪的有兰忍不住笑出声。

  孔灿和正宇打台球的时意外的发现有兰的台球水平接近职业选手的水平。薛会长突然想要和抚养自己孙女长大的恩人通话,表达自己的谢意。慌张的有兰无奈下只好随便找人来扮演自己养父。正宇在孔灿的办公室里看到了从日本发来的传真,看到传真上的内容,正宇明白原来有兰是个假孙女冒牌货……

第六集

  郁兰对孔灿说,如果他对自己太好的话,自己会永远缠着他不愿离开他,如果不想要那样的结局,就开始对自己冷淡些吧。郁兰找到郑宇警告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将冒充爷爷孙女的事情泄露出去。

  孔灿和世贤一起看演出的时,情不自禁地想起了郁兰,而郁兰也感觉到了自己和孔灿之间关系的尴尬。郁兰为了避免再与孔灿纠缠在一起,便向孔灿提议应该和自己保持单纯的雇主和雇员的关系。郁兰的这番话让孔灿感到不知所措……

第七集

  孔灿因为郁兰的关系而得了感冒,心里感到内疚的郁兰自觉要对孔灿负责,亲自为他准备热茶。

  薛会长将世贤叫到家中,嘱咐她在和孔灿交往的时不要太招摇,但世贤却将薛会长的这番话理解成他已经允许自己和孔灿交往,不禁令世贤兴奋不已。

  世贤偶然在孔灿的房间中发现了孔灿为郁兰准备的礼物,却误以为这份礼物是孔灿专门为自己准备的而欢喜雀跃。

  孔灿将自己准备的礼物在迎来第一场初雪时,送给了郁兰。郁兰虽然被孔灿的情谊深深地感动着,但为了不让自己越陷越深,她还是决定要离开他。

第九集

  正宇同有兰一起去看电影,有兰本以为是两个人之间的约会,出乎意料的是正宇连孔灿也一起叫了出来。有兰在看电影的时候不知不觉靠在正宇的肩上睡着了。

  薛会长再次提议要去日本拜访有兰的父亲,闻讯后有兰慌张不已情急之下只好向薛会长谎称父亲出差了。有兰无奈下打电话告诉孔灿紧急关头自己只好使用最后的方法了。有兰故意一脚踩空从楼梯上滚落,虽然是蓄意的事故,但有兰也因此身受重伤而住院。孔灿随后赶到医院后,凝望着躺在病床上的有兰,心里感到十分内疚,他明白有兰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为了自己。

第十集

  有兰借机假装昏倒失去知觉,慌张的孔灿抱起有兰,没办法只得将她塞进车里拉回家。回到家后孔灿才发觉有兰是在假装昏迷……孔灿望着头也不回的跑出去的有兰,不知该如何是好。

  正宇因有兰的关系内心烦乱,为了将有兰的身影从脑海中剔出,正宇拼命地运动,但有兰说的那句话始终都回响在他的脑海里“谁也不能对爱说谎。”

  有兰在报纸上看到了世贤和孔灿要结婚的消息,此时她才明白孔灿没去济洲岛的真正原因……

分集:1-10 11-16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