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申贤俊与崔志友,因为父母亲的再婚而成为没有血缘的兄妹,而申贤俊(韩太华)对崔智友(贞熙)产生了爱意,但是贞熙已经有富家子弟的未婚夫车松宙(权相宇)。一开始,崔智友就因为车祸而失去记忆,太华便把贞熙藏起来用心照顾她,而松宙一直在寻找贞熙,可惜失去记忆的贞熙已经完全不记得他了……

分集剧情:
第1集

  松洲和贞瑞是一起长大的玩伴,从小如同亲兄妹般渡过了孩童时期,在贞瑞困难的时候,得到了松洲特别的帮助跟支持,两人逐渐的产生了感情。 松洲的父亲突然因车祸逝世,贞瑞的妈妈也因为癌症而去世。所发生的这一切,让松洲跟贞瑞的关系更加密切了。某一天松洲的父亲突然车祸身亡,不久之后贞瑞的母亲也相继因病过世,同样失去至亲的两个人更加珍惜对方。原本与女儿贞瑞相依为命的韩教授,迎娶女明星美拉为妻,而美拉接回与同居男友所生的一对儿女泰华和有利同住。有利表面上乖巧懂事,事实上极有心机,而且对善良的贞瑞心怀敌意,经常夺取贞瑞所有的东西并占为己有,贞瑞只能默默的承受着这一切。

第2集

  松洲出国当天,有利故意将贞瑞关进储藏室里。泰华无意间打开储藏室的门,贞瑞匆匆赶往机场终于见到松洲最后一面。松洲走后,美拉等人的百般刁难让贞瑞过着痛苦不堪的生活,美拉总想把有利打扮成这世上最漂亮的人,因为有利是她唯一的女儿,有利也想抓住松洲的心。她们甚至私自拿走松洲的私人信件,这令贞瑞忍无可忍。…贞瑞翻手册时发现哥哥泰华的生日将近,于是为他准备了一份礼物,泰华的生父也为儿子的生日买了一双布鞋来到家门口,美拉为此和泰华发生争执,于是将他关进储藏室。贞瑞放学后匆匆赶回家,将亲手为泰华煮的海带汤及围巾拿到泰华面前,并祝他生日快乐,泰华流下感动的泪水。渐渐地,贞瑞的爱和关心,使泰华敞开了他的紧闭的心门……

第3集

  时光如梭,三年的时间转眼间就过去了,松洲即将回国,他计划着带贞瑞一起出国留学,泰华虽然深爱贞瑞舍不得让她走,然而贞瑞却始终把他当亲哥哥一样看待。有利为了阻扰贞瑞的出国计划,怂恿哥哥泰华想办法挽留贞瑞,某日泰华喝醉后鼓起勇气向贞瑞示爱,恳求她不要离开,这时电话铃声突然响起,贞瑞赶往游乐园与多年不见的松洲相见,有利开着车紧追其后。贞瑞远远看到思念已久的松洲,正当她穿越马路时,有利驾车迎面撞来,贞瑞晕倒。有利将失去意识的贞瑞带到生父家,要求生父帮忙藏匿尸体。有利的亲生父亲在有利的哀求下,隐瞒此事。另一方面,松洲与韩教授误将另一人的尸体当作是贞瑞,在葬礼上,松洲含着泪水,内心痛苦万分。

第4集

  经过五年之后松洲再次回到国内,他从机场直奔海边,那里他和贞瑞曾经共同拥有许多美好记忆,就在这时,泰华和贞瑞也来到这里,但是两人却擦身而过,有利知道松洲始终都忘不了贞瑞,于是和母亲美拉联手,想办法尽快和松洲举行婚礼,松洲决定宣布和有利的订婚喜讯当天,却在游乐园中发现坐在旋转木马上的贞瑞,松洲又惊又喜向贞瑞跑去。然而失去记忆的贞瑞无法认出松洲。贞瑞的出现,使松洲的思绪追溯到过去的种种回忆中,可是贞瑞却自称自己为智秀....松洲没有赶到订婚现场,有利和美拉气急败坏…….

第5集

  松洲再次回到贞瑞海边的家,却看到有利留下的遗书,松洲从水中救回有利。松洲为了引起贞瑞的注意不断出现在她面前,贞瑞却丝毫不领情,有利计划将品牌引进大卖场,松洲在候选名单中意外的发现贞瑞的服饰店也在其中。于是大力支持有利的构想,并暗中收购贞瑞的店面,使贞瑞不得不答应进驻大卖场。不知情的有利突然见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贞瑞非常吃惊,担心真相揭露.泰华也因为贞瑞与松洲的重逢感到害怕。贞瑞坚持自己的名字就叫智秀,松洲对此表示十分怀疑,贞瑞的出现,令美拉大为惊惶,不断催促松洲与有利早日订婚.松洲仍然与贞瑞一起工作。某日,韩教授来到公司.,望着贞瑞,眼含泪水.贞瑞尽管试着去回忆,却依然没有对他的印象.,而韩教授对五年前贞瑞的车祸事故也起了疑心.

第6集

  贞瑞得知产品开发部的总监是松洲之后,终于知道这一切全是他的巧妙安排,贞瑞本想解除合约,但却因为付不出十倍的违约金而作罢。自从贞瑞变成智秀出现在面前以后,有利就非常不安,害怕贞瑞记起往事。松洲为了证明智秀就是贞瑞,带着智秀来到当初车祸的现场,又带她去了很多以前他们常去的地方,企图唤起她沉睡的记忆。.物是人非的悲伤让松洲痛苦万分,不禁流下眼泪,,但是贞瑞自己始终不愿承认这个事实,正当贞瑞准备离开时正巧碰上韩教授,韩教授看着贞瑞,激动得失声痛哭。泰华看到松洲送贞瑞回家,再也压抑不住妒火,因此要求贞瑞和他一起离开…

第7集

  在松洲生日那天,松洲带贞瑞来到韩教授家。有利尾随着他们俩走在回家的路上,难掩内心的惶恐不安。松洲之母闵董事长甚至以为是贞瑞回来了,美拉看到情况不妙,因此为了分散大家的注意力立刻假装昏厥,闵会长把他俩叫出了屋外并严厉地责怪了松洲的卤莽行为。松洲对于妈妈的责备不以为意。闵会长对于松洲漠视门户相当的婚事、置家族利益于不顾的不负责态度感到失望。贞瑞望着家中熟悉的壁画似乎想到了些什么,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泰华不安的等在家门口,深怕被贞瑞知道所有真相从此失去她,但是当他看到贞瑞平静的重回自己身边令他欣喜若狂,他趁机拿出订婚戒指送给贞瑞,贞瑞欣然接受并告诉泰华,她将拋弃过去,一切重新开始…

第8集

  贞瑞因松洲的一句话得到灵感,并完成了新的企划案,她在众人面前做演示文稿获得一致的好评,有利错失将智秀赶出公司的机会而气愤难当。松洲得知贞瑞和泰华有约,故意安排了员工聚餐,松洲喝醉酒倒在贞瑞的肩膀哭诉对贞瑞的想念之情,贞瑞匆匆离开了舞厅,有利开车急驶而来差点撞到贞瑞,贞瑞想起了所有的事,于是为了找寻她所熟悉的松洲哥而来到游乐园,不巧却在电梯内与美拉碰个正着,贞瑞认出美拉令美拉大吃一惊。另一方面,泰华看着已经逐渐恢复记忆的贞瑞,内心的不安和痛苦也在加剧,情绪低落。但是,善良的泰华终究还是克服了自己的伤痛,清楚地意识到一个事实:属于他和贞瑞相依为命的甜蜜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他决定把贞瑞送回到她心爱的人松洲身旁,于是他拨通了松洲的电话……

第9集

  松洲和贞瑞在分离五年后,终于又再次回到了在海边的家中,两人执手相对,感慨万千,但此时松洲并不知道智秀就是贞瑞。美拉母女对于贞瑞恢复记忆的事情感到恐慌不已,而其它人都为贞瑞的归来由衷的高兴,贞瑞又重新回到了原来的家中,泰华不愿意跟随贞瑞一起回去,但想到美拉母女两人的恶毒嘴脸,又不由得替贞瑞担心。有利洗掉了泰华给贞瑞的电话纪录,贞瑞知道后,勇敢的与她理论,另一方面,松洲和贞瑞面对失而复得的爱情,都异常珍惜,两人形影不离,诉说着对彼此的思念之情,现在对于松洲来说,唯一的心事就是与有利曾经定下的婚约,松洲暗下决心要找个适当的机会解除婚约…..

第10集

  贞瑞没有将自己是智秀的事情告诉松洲,松洲为智秀的离开难过不已,悄悄的到智秀以前住过的地方,喝醉后的贞瑞不忍看松洲如此痛苦,向他坦白自己就是智秀,但松洲却以为这只是贞瑞酒后的醉话,并没有放在心上。贞瑞望着熟睡中的松洲,决定把这个秘密一直隐瞒下去,她收拾好行李,打算和泰华一起离开。松洲醒后,贞瑞已经离去,回想起两人在一起时度过的快乐时光,松洲黯然泪下,此时却接到了泰华的电话。泰华将贞瑞就是智秀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松洲,松洲惊喜不已,在海边,一对有情人经过种种磨难,终于再次相见,以真实的身份来面对彼此。贞瑞在松洲的鼓励下,决定回到父亲家。

第11集

  贞瑞回到家中,所有人都非常震惊,美拉母女更是慌乱,美拉支使有利假装离家出走,全家一片混乱,把矛头又对准了贞瑞,松洲不忍心看贞瑞为此事受苦,不得不答应与有利订婚的事情。与贞瑞再度重逢,两人的感情都再也无法掩饰的强烈,松洲尽管有了婚约,但还是情不自禁的想向贞瑞靠拢,而贞瑞心里也深爱着松洲,却不得不疏远他,两人都非常痛苦。终于松洲明白自己再也无法离开贞瑞,决定抛开一切的束缚,要与贞瑞长厢私守,他带着贞瑞去挑选了戒指,并把自己想和她共同生活一辈子的心意告诉了贞瑞。

第12集

  松洲和有利即将举行订婚仪式,但松洲在心里已经决定将在订婚典礼上向贞瑞求婚。另一方面,有利却又开始陷害泰华,并向警方告发泰华有不良纪录。在订婚典礼举行的那天,泰华听说松洲将与有利订婚的事情,也前往阻止。松洲当着大家的面,向贞瑞求婚,哪知这是警察赶到,将泰华带走,面对松洲的求婚,贞瑞含着泪追着泰华的身影离开,松洲不得已与有利完成了订婚仪式。事后,松洲也知道了泰华的事情,他赶到警察局安慰贞瑞,两个恋人虽然相爱却因为重重障碍,而无法面对彼此的感情,心痛不已。松洲痛下决心与贞瑞成为好朋友,他将贞瑞约出来,把戒指仍然给贞瑞带上,告诉她作为象征友情的戒指,要做朋友的二人,最后终于又不自主的拥吻起来。

第13集

  贞瑞和松洲分手以后,心情失落的来找泰华,但泰华却不在。另一方面,松洲也来到了贞瑞家,等待贞瑞的归来,美拉假意关心贞瑞的未来,而提议让贞瑞和泰华结婚。松洲听到这样的话后,难掩内心的痛苦而拼命灌酒,想一醉解千愁。喝得酩酊大醉的松洲无意识之下却又来到了贞瑞的家门口,正好碰上回家的贞瑞。看到松洲,贞瑞逃避的向远方跑去,松洲紧追其后,他们向以往一样的大叫着,追逐着,尽情的吐露着对彼此的感情。

第14集

  松洲终于离家出走,住在条件极差的小旅馆中,由于松洲没有了经济来源,开始变卖身上值钱的物品,松洲也试图想找一个工作开始新的生活,生活过得非常窘迫,一方面松洲很不甘心没有家族支持的他这样的一事无成,同时也不希望贞瑞为他担心,还要做出一派欢喜乐天的样子。贞瑞也十分满足现在来之不易的短暂幸福,两人苦中作乐日子也过得苦中有甜,可突然有一天,贞瑞发现自己的眼镜有瞬间什幺都看不见了,这让贞瑞惶恐不已。与此同时,由于松洲的离开,公司的继承人失踪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公司陷入了困境……

第15集

  松洲因为曾是企业继承人的身份而很难找到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身上的钱眼看着就要花光了,而贞瑞的视力状况也越来越差,到医院检查的结果,有失明的可能,贞瑞虽然内心痛苦但还是对松洲隐瞒了这件事。同时,松洲的离开,也让公司谣言四起,影响了正常运作,松洲十分担心,松洲母亲希望他能重回公司,但条件是要与有利结婚,松洲没有答应。贞瑞看出了松洲对公司放心不下,极力劝松洲回到公司,松洲最后同意,但坚持不会与有利结婚。哪知松洲的母亲擅自向媒体发布了二人将结婚的消息,想逼松洲就范,贞瑞看到这个消息后伤心不已,松洲向贞瑞很坚决的表明了自己非她不娶的决心…….

第16集

  因为病情,贞瑞独自承受着内心的痛苦,泰华将贞瑞当年出车祸的前因后果都说了出来,希望能改变松洲母亲对于贞瑞和松洲婚事的看法。贞瑞的视力每况愈下,但她还是打算对松洲以及家人隐瞒这件事,不想成为大家的负担。谁知泰华在无意中却知道了真相。贞瑞请求泰华为她保密,她希望能快乐的和松洲有一个最美好的约会后,就离开松洲,而松洲仍然很努力的做着母亲的工作,希望母亲能祝福他和贞瑞的未来。贞瑞和松洲有了最后一次约会,当天贞瑞打扮得非常漂亮,两人愉快的度过了一天,第二日清晨,松洲醒来,却发现贞瑞已经不在身边,留下了一封信和那枚戒指。

第17集

  在信中,贞瑞骗松洲说自己还是忘不了与泰华相处的时光,她将和泰华共度一生。松洲赶到贞瑞家,发现她和泰华都已经离开,松洲悲伤不已,但是内心却坚信贞瑞爱的是自己,一定会回到他的身边。知道真相的泰华来到海边小屋,照顾贞瑞,贞瑞一方面饱受相思之苦,另一方面又被即将失明的恐惧所折磨着,一日,她终于忍不住拨通了松洲的电话,但却久久不语,松洲猜出打电话的是贞瑞,赶到海边小屋,但那时贞瑞已经离开。泰华为了替贞瑞筹集手术费,而上美拉的当,做了非法的事情,被警察逮捕,逼不得已泰华只能告诉松洲真相,松洲震惊之下赶向了海边小屋…….

第18集

  松洲来到海边小屋,发现这时的贞瑞已经失明,松洲难过不已,他假装是泰华照顾着贞瑞的生活起居。贞瑞太过想念松洲,因此央求泰华(也就是松洲)带她最后一次见见松洲,松洲忍痛同意。见面时,松洲看到贞瑞强装出一副泰然无事的样子,不由掉泪。贞瑞也终于察觉现在的泰华是松洲假扮的事情,她将松洲赶走,但松洲固执的留下来与泰华一起照顾贞瑞,并说服贞瑞进行手术。手术非常成功,尽管还有复发的可能性,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松洲决定无论如何也不离开贞瑞,他打算不顾母亲的反对也要与贞瑞结婚。在泰华的帮助下,松洲秘密的筹备着婚礼,并给美拉母女也发了邀请贴…..

第19集

  婚礼当天,松洲大声的宣布了贞瑞将成为他的新娘,完全没有心里准备的贞瑞本来还很犹豫,但在松洲坚定深情眼光的鼓励下,最后和他走上了红地毯,而泰华也当场揭露了有利当年蓄意制造车祸的事实,松洲的母亲也终于接受了贞瑞,送上了祝福,一对新人开心的完成了结婚仪式,有利被捕,美拉受了刺激神经失常被送往了精神病院。松洲和贞瑞也开始了甜蜜的婚后生活,但贞瑞的眼睛仍然是一个隐患。泰华听说松洲曾打算将自己的眼角膜给贞瑞,但却因为血型不合,只能作罢,泰华暗暗决定要成全松洲和贞瑞将自己的眼角膜捐献出来,他骗家人即将到法国留学,在走之前,将贞瑞约了出来……

第20集

  泰华为了把自己的眼角膜给贞瑞,选择了自杀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在手术那天,松洲得知了真相,非常伤心,也向在天国的泰华发誓将永生照顾贞瑞。手术非常成功,重新获得光明贞瑞开心不已,但是松洲对他隐瞒了泰华的事情,突然某天,贞瑞产生了呕吐现象,眼角膜产生排斥现象,贞瑞再次面临失明甚至有生命的危险,贞瑞痛苦之下失去了求生意志,不得已的松洲只能把泰华的事情告诉了贞瑞,希望她能勇敢的与病魔做斗争。贞瑞最终振作起来,决心和松洲度过最后的美好时光。而服刑中的有利也终于对自己犯过的错误有所悔悟,在贞瑞去看她时说出了对不起。松洲带着贞瑞再次回到了属于他们的海边小屋,在那里,贞瑞安然的合上了双眼,带着松洲对她无止境的爱离开了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