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贞淑还未出生就由爷爷作主与韩国的望族安东权氏家族的宗孙赫俊订下娃娃亲。此后,贞淑家境日渐衰落,与母亲相依为命。

  转眼贞淑已是女校高三学生,她整日与几个死党同学逃学旷课,一副小太妹的模样。一次贞淑与死党去舞厅跳舞,被检察官权赫俊逮到,因按韩国法律未成年人不得进入娱乐场所,贞淑被狠狠训斥了一顿。不久,双方家长安排两人相亲,他们才发现彼此竟是对方订亲的对象。

  赫俊本不想与自己年龄、个性相差悬殊的贞淑成婚,但为不使爷爷失望,最终同意了贞淑的主意,两人订下“契约婚姻”,婚后互不干涉彼此的私生活。

  正当二人准备完婚时,赫俊的姐姐从中国回国,一次偶然的误会使姐姐对贞淑产生偏见,极力阻止二人的婚事。克服了重重困难后,二人终于如期举行了婚礼。

  婚后二人一直分房居住,在共同的生活中,二人渐生爱意。恰在此时,赫俊昔日女友可莹从美国飞回汉城,打算重新挽回赫俊,赫俊的姐姐亦从旁帮忙,使赫俊与贞淑总是好事难成。

  一次,可莹遭黑帮报复,幸得贞淑相助脱险,但贞淑却被黑帮绑走。赫俊得知黑帮藏身处后,只身去救贞淑,险象环生后两人终于脱险。经过此次意外,二人终于向对方表白出心底的爱意。而可莹也终于与贞淑和好。

  贞淑怀孕,赫俊及宗族长辈都很高兴。但可莹劝贞淑要有自己的人生梦想,生了孩子之后就要作为妻子、母亲和宗妇度过余生是很悲哀的事。贞淑听后情绪低落。在赫俊的鼓励下,贞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梦想,她打算以制衣作为自己的工作。赫俊爷爷要她先为自己制作一件韩服,看看她的手艺,贞淑欣然应允。

  赫俊的同事宗璨在在与赫俊姐姐的接触中彼此渐生好感,宗璨向爷爷提亲,爷爷高兴地同意了他们的婚事。

  爷爷的身体每况愈下,赫俊不得已打算辞去检察官的工作回安东老家继承宗族,以减轻爷爷的负担。但爷爷却告诉他身为宗孙,最重要的不是守住宗族的房子,而是守住宗族的精神。

  贞淑与赫俊带着刚刚缝制好的韩服回老家看望爷爷,一直等着他们到来的爷爷看着他们含笑而逝。

  转眼若干年后,赫俊与贞淑带着他们的宝宝终于完成了他们的心愿—济州岛的蜜月之行。深感幸福的他们在心底默念着要永远陪伴在对方身旁。

分集剧情:
第 1 集

  尹贞淑还未出生就由爷爷作主与韩国的望族安东权氏家族的宗孙订下娃娃亲。但不久贞淑的爷爷过世,临终前叮嘱一定要遵守婚约。此后贞淑家境日渐衰落,全靠母亲开洗衣店为生。

  转眼贞淑已是女校高三学生,但她无心学习,整日与几个女生逃学。一次被班主任逮到,翻其笔记本竟抄有诸葛亮的《出师表》,原来一次贞淑偶然撞到一身着朝鲜传统服饰的男子,那男子手中的《出师表》掉落在地,不知何故贞淑对那男子心生好感,始终念念不忘。而另一方面,高中生池南哲对贞淑苦苦追求,令贞淑烦恼不已。

  一次贞淑与同学去舞厅跳舞,被汉城地区检察官权赫俊逮到,按照韩国法律未成年人不准进入娱乐场所,所以贞淑被权检察官狠狠训斥了一顿。

  不久安东权氏家族派人与贞淑母亲商议安排相亲之事,贞淑母亲高兴不已。但意想不到的是,与贞淑订下娃娃亲的竟就是不久前训斥贞淑的权赫俊检察官。

  贞淑为让赫俊知难而退,慌称池南哲是其男友,而后又疏远南哲,令南哲十分难过。南哲的几个朋友为此来找贞淑,恰好赫俊在场,赫俊误以为几人是自己得罪的歹人,将几人打伤,其敏捷的身手令贞淑钦佩不已。虽然贞淑对赫俊渐有好感,但仍对那日遇到的读《出师表》的男子念念不忘。

  回到家中,母亲告诉贞淑要随赫俊回其老家,贞淑去找赫俊询问此事,不想撞到赫俊在洗澡。贞淑羞得急忙跑了出去,夜晚躺在床上想起此事却有不禁发笑。

第 2 集

  赫俊爷爷要赫俊带贞淑回安东老家,赫俊认为贞淑年纪太小,两人相差十岁,并不想与其结婚,所以拒绝了爷爷的要求。贞淑来到赫俊家中,偶然看到赫俊的传统服饰以及一本《出师表》,发现原来赫俊就是她一直念念不忘的那个男子。

  赫俊回到老家正要向爷爷解释为何不带贞淑回家,却发现贞淑已到家中,贞淑更向爷爷大献殷勤,令赫俊爷爷对其大为赞赏,赫俊哭笑不得。

  回到汉城后,因贞淑知道了赫俊就是其念念不忘的梦中情人,为取得赫俊好感使出浑身解数。拿了赫俊家的钥匙,趁其不在帮他收拾房间,将来家里帮赫俊取文件的赫俊同事误当作小偷痛打一顿,更到赫俊工作处当着众人宣布自己是赫俊未婚妻,令赫俊无可奈何。

  赫俊到贞淑家中与其母亲商量解除婚约,贞淑母亲表示同意。恰被回家的贞淑听到,令贞淑苦恼不已。但贞淑不甘心就此解除婚约,终于想出一个办法,她打电话给赫俊爷爷诉苦,赫俊爷爷得知赫俊解除婚约十分生气,为此事来到汉城,与贞淑订下一计逼赫俊就范。

  爷爷告诉赫俊既然他觉得与贞淑结婚不合适也不勉强,但赫俊作为权氏的长孙必须在当年完婚,否则就回安东老家。赫俊无奈只得一一与爷爷安排的姑娘相亲,但这些姑娘都是贞淑的死党,有意装扮夸张让赫俊失望。此时贞淑却在偷笑,但没想到这时又有他人要给赫俊介绍亲事。

第 3 集

  贞淑和她那班死党将给赫俊介绍亲事的女人痛贬了一顿,那女人来找赫俊告状。赫俊找到贞淑劝她好好读书考大学,别再想着什么结婚的事,贞淑却提出契约婚姻的主意,即婚后互不干涉彼此的私生活,这样赫俊满足了爷爷的心愿,而自己也不必按母亲的要求去考大学,但赫俊没有同意。

  赫俊对爷爷表示还没有成婚的打算,爷爷气得晕倒被送进医院,赫俊深感愧疚。

  贞淑因为一心想要与赫俊结婚,没有参加大学联考,贞淑母亲很失望。

  圣诞夜赫俊回到家中,发现贞淑已经给他做好晚餐,还有他最爱喝的味噌汤,赫俊很是感动,他找到贞淑,表示同意她契约婚姻的主意。

  赫俊的姐姐从中国回国,得知赫俊要结婚的消息后,找到赫俊表示坚决不同意赫俊与贞淑这样一个没落家族的小丫头结婚,但赫俊表示自己决心已定,赫俊姐姐要求见见他的未婚妻。

  赫俊找到贞淑要她去买两件象样的衣服去见姐姐。贞淑和一班死党去选衣服,买帽子时与一女子发生争执,贞淑将那女子一番讽刺奚落。晚上见面时贞淑才发现原来那女子正是赫俊的姐姐,赫俊姐姐表示坚决反对他们成婚,并要将此事告诉爷爷。贞淑非常后悔。

  赫俊姐姐到爷爷那里告状,说贞淑一无是处,反对他们的婚事,但爷爷表示婚事是一定要办的,赫俊姐姐很生气并说就算他们结婚也要拆散他们。

  赫俊带贞淑参加朋友的订婚酒会,遇到赫俊大学时的学妹,贞淑向她们吹嘘自己在意大利名校学习声乐,这时恰有一人是那所学校毕业,问起贞淑的导师是哪位教授,贞淑尴尬不已。

第 4 集

  赫俊的学妹们为了让贞淑出糗要她在酒会上演唱意大利歌曲,贞淑正在尴尬时赫俊上台演唱了一首为她解了围,赫俊悠扬的歌声让贞淑既惊讶又钦佩。事后赫俊责怪贞淑不该撒谎,贞淑表示自己也是为了不让赫俊丢脸才撒谎的,贞淑生气跑掉。

  赫俊姐姐找到贞淑要她不要不切实际,她根本配不上赫俊,贞淑赌气离家出走。

  池南哲来找赫俊并痛打了赫俊责怪他不该伤贞淑的心,告诉赫俊贞淑从小除了母亲和去世的爷爷一个亲人都没有,这反而提醒了赫俊,赫俊终于在贞淑爷爷的墓前找到了贞淑。

  赫俊开车带贞淑回家,路上却遇到暴风雪,两人只得入宿旅馆。贞淑终于同意同赫俊结婚,但第二天赫俊的车子却出了问题,而两人在赫俊老家的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眼看已过时间婚礼就要取消时,两人截了一辆摩托车终于及时赶到。婚礼照常举行,众人都很高兴,只有赫俊的姐姐大失所望。

  新婚之夜赫俊却因为有案件要处理而赶回了汉城。第二天一早,贞淑就被赫俊姐姐从床上揪起来并当着爷爷的面要她准备全家的早餐,不善烹饪的贞淑不知该如何是好,才领教到被大姑恶整的恐怖。

第 5 集

  贞淑将稀饭煮成焦黑,却狡辩说其爷爷在世时有意把饭煮焦,以忧国忧民,时刻想着贫民的疾苦,令赫俊爷爷反而对她赞赏一番。赫俊姐姐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要贞淑清洗婚礼后的碗筷并要她从此负责全家的饮食起居,贞淑因此不辞而别到汉城去找赫俊。晚上,爷爷打电话来问起此事,贞淑借口说实在太惦记丈夫,为了照顾赫俊的起居才会不辞而别跑到汉城的,看着贞淑撒谎的样子,赫俊在旁既好气又好笑。

  第二天赫俊上班,同事以赫俊有未洞房打赌,并劝赫俊早日与贞淑洞房才算真正的婚姻。而与此同时,贞淑的母亲也劝贞淑早日为权家传宗接代才会令权家满意。夜晚,正当贞淑跑到赫俊房中想要与其洞房时,贞淑的那帮死党姐妹却喝得烂醉没有车钱回家跑来借宿,赫俊正好借故离开。

  赫俊从此一直借口公务繁忙不回家中,贞淑每日在家倍感无聊,于是约昔日姐妹出来聊天,而后被姐妹们拉去舞厅跳舞,却在舞厅巧遇赫俊。赫俊责怪贞淑不该来舞厅这种地方,而贞淑更指责赫俊每日借口公务繁忙不回家却有时间来舞厅跳舞。在众人撮合下两人终于和好。

  晚上回家,两人正含情脉脉时,贞淑却放了个屁,赫俊因此大笑,贞淑气得回了房间。

  贞淑的姐妹为让二人早日洞房来给贞淑出谋划策,贞淑精心准备后借口感冒打电话要赫俊回家。而与此同时,赫俊昔日的女友可莹飞回了韩国。

第 6 集

  赫俊在回家的路上被同事叫回,贞淑等待赫俊迟迟不归,闷闷不乐喝了很多酒,恰好这时赫俊姐姐来访,赫俊姐姐看到贞淑弄得家里乱七八糟,又得知贞淑和赫俊还未洞房不禁暗自高兴。赫俊姐姐回老家将这一切告诉了爷爷。

  赫俊被同事骗去喝酒,酒馆陪酒的女子被高利贷追讨求赫俊帮忙,赫俊介绍一警官给她,女子十分感激。

  赫俊回到家中,看到烂醉的贞淑还有桌上贞淑精心准备的晚餐,心中倍感愧疚。

  第二天,贞淑去赫俊工作处找他,想因为喝醉的事向赫俊道歉,赫俊也因感到愧对贞淑,要贞淑在单位门前等他下班一起去高级餐厅共进晚餐。贞淑等候时恰好看到那酒馆女子来找赫俊,因赫俊上次介绍给他的警官已不在任,于是赫俊又给她介绍别的警官,酒馆女子感激得拥抱赫俊。贞淑误会赫俊与该女子有染十分生气,晚餐也不欢而散。

  回到家后,正当二人争吵时爷爷突然到来,二人为哄爷爷又装做和好的样子。爷爷走后二人又相互指责,贞淑一气之下说也要去找异性约会。

  赫俊昔日女友可莹归来欲挽回赫俊,得知赫俊已经结婚黯然神伤。她想到家中拜访赫俊,却刚好碰到贞淑与邻居妇女打架,可莹替贞淑解了围,贞淑十分感激。可莹看到赫俊娶的竟是这样的女子,又恢复了挽回赫俊的信心。

  贞淑去联谊会找到一男子去看电影,其间男子欲抱贞淑,被贞淑一顿痛打,但手机却掉到地上,恰好此时赫俊打来电话,那男子接听了电话,赫俊得知贞淑竟然真去与异性约会气愤不已。赫俊质问贞淑此事,而贞淑更指责他根本没有尽到一个丈夫的责任,赌气回了娘家,赫俊心生愧疚,到贞淑娘家来接贞淑。

第 7 集

  赫俊带贞淑去天文馆看星星,并买了结婚戒指送给她,贞淑十分感动,两人约定并不急于洞房,最重要的是两人能彼此真心相爱。

  赫俊约贞淑和她的朋友吃午餐,路上遇到可莹,赫俊发现他负责的“诸葛帮”的案子辩护律师正是可莹。赫俊与可莹谈话忘记了与贞淑的约定,贞淑和她的朋友十分生气。朋友们指责赫俊的不是,贞淑却对朋友们大发脾气。

  赫俊为了避免与可莹接触,把“诸葛帮”案子的出庭工作交给同事宗璨。因为可莹的事,赫俊晚上喝得酩酊大醉回家,第二天又对贞淑发脾气,贞淑气得在家中大哭。可莹到贞淑家中安慰贞淑,并送给贞淑舞台剧的门票,要她与赫俊一起去看,使二人和好。贞淑十分感激,却不知道这是可莹可意安排的,更加不知道原来可莹竟是赫俊昔日的女友。

  赫俊买了玫瑰向贞淑道歉,贞淑原谅了赫俊并拿出可莹送她的门票要赫俊第二天一起去看,赫俊欣然同意。

  可莹请赫俊的姐姐缠住贞淑,她装做巧遇来剧院与赫俊见面。赫俊坦言不想做任何让妻子贞淑不开心的事,离开了剧院回家。而另一方面 ,赫俊姐姐借口要贞淑学习茶道提高修养缠住贞淑,贞淑借口肚子痛溜掉,赶到剧院时恰好赫俊刚刚离开,贞淑等到散场也没有看到赫俊。

第 8 集

  赫俊姐姐打电话来质问贞淑溜走的事,赫俊得知贞淑溜走去剧院找他,急忙又返回剧院。在剧院门前看到冻得发抖的贞淑,赫俊很是感动。

  贞淑去找可莹聊天,可莹约贞淑一起去逛商场,可莹有意纵恿贞淑买昂贵的高级服装给赫俊。赫俊得知贞淑把信用卡刷爆十分生气,拉着贞淑去退货,贞淑在商场又哭又闹弄得赫俊无可奈何,赫俊只好答应留下一条领带,贞淑又破涕为笑。

  可莹派人送东西给贞淑,派来送东西的人竟是南哲,原来南哲现在可莹的律师事务所工作。贞淑将东西退还给了可莹,并要南哲转达谢意。

  贞淑约了可莹一起吃饭,同时也叫上了丈夫赫俊。席间趁贞淑不在,赫俊指责可莹不该可意接近贞淑,但可莹表示认识贞淑纯属偶然。可莹装做哭着离开,令贞淑误会赫俊是因为他与可莹同负责一个案子才不让自己接近可莹的,两人为此又吵了一架。

  次日贞淑去找可莹道歉,在可莹事务所门前,看到“诸葛帮”的大哥在欺负南哲,贞淑上前将那人教训了一番,那人得知原来贞淑就是自己的对头权赫俊检察官的太太,想出了一个诡计。

  贞淑回到家,一个自称刚刚出狱曾接受过赫俊帮助的男子送来一箱苹果以表达谢意,贞淑不知是计欣然接受了礼物。送礼之后,“诸葛帮”打电话到检察厅举报赫俊收受贿赂。

  晚上,正当赫俊在叮嘱贞淑千万不要接受陌生人的东西,警察到来搜出苹果箱中有大量现金,赫俊被警察逮捕,贞淑深感不安。

第 9 集

  贞淑突然惊醒,原来赫俊被捕是贞淑作的恶梦。但是贞淑的确在苹果箱中发现了现金,贞淑不知该如何是好,于是去找可莹帮忙。可莹一方面劝说“诸葛帮”陷害赫俊对他们有害无利,另一方面要贞淑去找赫俊认错,并派人将苹果箱掉了包。

  贞淑到赫俊工作的检察厅向赫俊坦白此事,但在苹果箱中并未发现现金,贞淑以为是自己梦中错觉。赫俊还是将她训斥了一顿并要她写悔过书。贞淑认错并保证不会再做错事让赫俊担心。贞淑告诉赫俊此事多亏可莹帮忙,赫俊见到可莹向她道谢。

  赫俊叫贞淑一同回老家参加宗亲会。可莹借机将贞淑接受贿赂连累赫俊的事告诉赫俊姐姐,赫俊姐姐表示一定要将此事告诉家中长辈,可莹暗自高兴。

  贞淑和朋友们在街上看到那个送她苹果陷害赫俊的男子,和朋友们一起追赶结果耽误了参加宗亲会。爷爷问她为何迟到,贞淑因为想起答应赫俊不再让他担心,所以慌称自己忘记才会迟到,赫俊姐姐又从旁说出贞淑接受贿赂的事,使爷爷对贞淑非常不满并责骂了贞淑。

  赫俊回家发现贞淑不在,所以打电话给贞淑的朋友打听她的下落,贞淑的朋友告诉赫俊,贞淑是因为想为赫俊挽回名誉追赶那个送苹果的男子才会迟到的,赫俊既感动又后悔,急忙跑出家门寻找贞淑。赫俊终于找到贞淑,贞淑哭诉自己其实一直想做个好太太,可却总是做错事,赫俊感动得亲吻了贞淑,贞淑却突然晕倒住进了医院。

  爷爷得知此事知道自己错怪了孙媳,要赫俊一定好好照顾贞淑。

第 10 集

  贞淑醒来想起与赫俊亲吻兴奋异常,她那些死党朋友们也为她庆祝。贞淑向可莹说起此事,但可莹说男人就算不爱对方也可能亲吻女人的,贞淑又不禁黯然。

  赫俊姐姐为了让可莹有机可乘挽回赫俊,借口准备祭祖的事要带贞淑回赫俊的老家安东。赫俊本不想让贞淑一个人回去,担心她会受苦,但姐姐欺骗贞淑说赫俊让她先回安东,贞淑以为赫俊不管她,生气地跟姐姐回了安东。

  贞淑回到安东,被赫俊的姐姐一顿恶整,每天从早到晚做家务。而与此同时,可莹趁贞淑不在来找赫俊,又假装不慎将衣服淋湿,最后穿了赫俊的衣服回家。家里没了贞淑,赫俊突然感到很是无聊。

  赫俊惦记贞淑提前回到安东,看到贞淑正一边哭着一边擦着铜碗,贞淑见到赫俊到来,抱着赫俊委屈地大哭。赫俊帮助贞淑擦好了铜碗,两人和好如初,度过了开心的一晚。

  第二天一早,赫俊与贞淑被姐姐叫去见家族长辈,家族长辈们考问贞淑学问,贞淑支支吾吾不知该如何应答,急中生智背诵了一首诸葛亮的《出师表》,令各位长辈大为赞赏,只有赫俊的姐姐在一旁大失所望。

  清晨,赫俊看着正在晾晒衣服的贞淑,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第 11 集

  贞淑与可莹在咖啡馆聊天,贞淑告诉可莹自己已经知道她就是赫俊的初恋情人,可莹吃惊得险些将手中的咖啡杯掉落。原来贞淑不慎将家中可莹当初送给赫俊的瓷娃娃打碎,发现了藏瓷娃娃中可莹写给赫俊的字条。贞淑表示不想再与可莹见面。

  赫俊发现贞淑总是闷闷不乐,赫俊的同事宗璨劝赫俊对贞淑多花些心思。赫俊问贞淑有什么心愿,答应贞淑今天无论她提出什么要求都会满足。贞淑要赫俊穿上传统服饰跟她出去游玩,招来很多游人好奇的目光,纷纷要与赫俊合影,赫俊还被附近剧组误当作演员拉去排戏,两人玩得十分开心。

  赫俊带贞淑去参加校友运动会,可莹也来到学校,她找到赫俊向赫俊表白自己仍然爱着他。贞淑来找赫俊,在楼梯遇到可莹,可莹告诉贞淑自己对赫俊仍未死心,并将上次借穿赫俊的衣服还给了贞淑,贞淑很不开心。

  回到家中,贞淑刚想向赫俊问起他与可莹的事,赫俊的手机突然响起,赫俊接到通知赶去处理“诸葛帮”的案件,贞淑在家很替赫俊担心。

  赫俊的行动很成功,除了“诸葛帮”的头目逃走外,其余人全被抓获。贞淑在电视上看到扫荡“诸葛帮”的行动中有部分人员伤亡放心不下,冒雨在门前等候赫俊回家。贞淑终于等到赫俊回来,但自己却着凉病倒。

第 12 集

  贞淑病倒,赫俊一直守候床前,令贞淑十分感动。赫俊告诉贞淑以后就算自己晚归也不要在外面等,因为自己一定会平安回来。

  这天是赫俊的生日,贞淑精心准备了赫俊喜欢的天文望远镜做生日礼物,并准备向赫俊表白爱意。赫俊正要下班回家,同事宗璨叫住赫俊,告诉他上次密报“诸葛帮”案的原来是可莹,正在这时接到南哲打来的电话,可莹被“诸葛帮”报复,赫俊急忙赶到将可莹送进了医院。赫俊打电话回家告诉贞淑自己今天恐怕不能回家了,正准备给赫俊庆祝生日的贞淑很失望。

  赫俊想将自己的初恋情人就是可莹的事告诉贞淑,赫俊刚说到一半,贞淑却阻止了赫俊,贞淑建议就将彼此的过去埋在心底好了。

  南哲感觉到可莹喜欢赫俊,对贞淑说起此事,贞淑表示早已知道。但南哲又说密报“诸葛帮”案件的原来竟是可莹,而赫俊为照顾可莹整日呆在医院,贞淑惊讶不已。

  赫俊问可莹为何冒着危险密报“诸葛帮”案,可莹表示这是自己送给赫俊的生日礼物。可莹要赫俊陪在自己身旁作为报偿,赫俊拒绝了可莹。贞淑在医院看到来看望可莹的赫俊,感到很不开心,但又觉得自己不该怀疑赫俊。

  赫俊爷爷从安平到汉城来参加贞淑爷爷的祭拜,贞淑带着爷爷一起逛汉城,爷爷却要去KTV,贞淑唱过后要爷爷也唱一曲,爷爷唱起了赫俊曾唱过的民歌《先驱者》,歌声中贞淑回想起与赫俊相处的点点滴滴,不禁泪流满面。

第 13 集

  赫俊刚要从单位离开去参加贞淑爷爷的祭拜,突然接到电话说正在住院的可莹不见了,赫俊去找可莹,打电话告诉贞淑不能参加爷爷的祭拜了。赫俊找到可莹,可莹哭着要赫俊陪他,赫俊拒绝了可莹的请求,打电话叫警察来保护可莹。正当赫俊离开到室外时,他的手机响了,可莹接起电话,电话是贞淑打来的,可莹告诉贞淑自己正和赫俊在一起,贞淑痛苦万分。赫俊得知后责怪可莹,可莹告诉赫俊其实贞淑早已知道她是赫俊的初恋情人。赫俊联想起近来贞淑的反应,突然明白原来贞淑为了不让自己为难,一直装做对一切一无所知,急忙开车回家去找贞淑。

  回到家中,贞淑没有向赫俊询问一句关于他和可莹的事,仍然装做一无所知的样子,令赫俊十分感动。

  赫俊见过可莹后很不开心,贞淑带赫俊去游戏厅散心。回来时贞淑把赫俊生日时买给他的望远镜送给赫俊,赫俊拿来看星星却从望远镜里看到的都是贞淑。第二天上班,赫俊也处处错觉看到贞淑,赫俊发现自己竟然真的爱上了贞淑。

  贞淑来找可莹想与她谈谈,但可莹却对她冷嘲热讽,把贞淑说得一无是处,还害得贞淑摔了一跤,贞淑只好一瘸一拐地回了家。可莹却暗自发誓即使自己得不到赫俊也不会让别人得到。

  赫俊在家中准备好烛光晚餐想向贞淑表白爱意,贞淑被可莹气得发疯,回到家又对赫俊大发脾气,结果两人又大吵一架。

第 14 集

  赫俊姐姐要去汉城,爷爷要她带捎补药给贞淑,以让他们早日为权氏家族传宗接代。刚到汉城,赫俊姐姐接到赫俊同事宗璨的电话约她见面。宗璨称赞她美丽,赫俊姐姐以为宗璨对她有意,没想到宗璨又要给她介绍男友,令赫俊姐姐十分失望。

  清晨,贞淑在垃圾桶发现蜡烛和酒杯,想起前一晚的事,突然明白赫俊可能是想向自己表明爱意,追悔不已。贞淑来找赫俊问他前一晚为何准备烛光晚餐,赫俊因为还在生贞淑的气,赌气说晚餐不是为贞淑准备的,二人不欢而散。

  可莹来找赫俊姐姐遇到贞淑,两人口角直至大打出手,恰好此时“诸葛帮”的人来抓可莹报复,贞淑为保护可莹自己却被“诸葛帮”的人抓走。

  赫俊在得知诸葛帮藏身处后只身来救贞淑,二人被“诸葛帮”包围,危急时刻赫俊终于向贞淑说出“我爱你”,贞淑高兴非常。在赫俊掩护下,贞淑逃脱找人来救赫俊。贞淑终于拦下一摔跤队的面包车,摔跤手们将“诸葛帮”制服,这时警察也赶到现场。没想到此时一漏网的“诸葛帮”成员驾车欲撞贞淑与赫俊,赫俊将贞淑推开,自己却被车撞伤。

  贞淑看到赫俊被撞,晕倒在地。醒来后在医院寻找赫俊,赫俊看到门外贞淑找来想逗逗她,于是将床单蒙在头上假装已经死去。贞淑看到装死的赫俊伤心痛哭,哭诉自己一直深爱着赫俊还未表白,而自己所谓的初恋情人其实就是赫俊,赫俊听到深受感动。

第 15 集

  经过这次意外,贞淑与赫俊终于相互表白了爱意,两人感情也日益融洽。

  赫俊的同事和上司们来看望赫俊,检察长责备赫俊做事不该如此冲动,只身去救贞淑,险些出了危险。恰在这时,赫俊的长辈们也来看望赫俊,长辈们却又将检察长一番责备。赫俊姐姐在一旁添油加醋,向长辈告状说完全是因为贞淑的缘故才使赫俊受伤,赫俊替贞淑辩解却得罪了姐姐。

  赫俊正要出院时,可莹到来向贞淑与赫俊表达歉意。但贞淑感到可莹似乎还是尚未悔过。

  赫俊与贞淑回到家中,两人正准备要结束分房而眠的历史,赫俊姐姐却突然到来并表示要一直住在家中照顾赫俊直到他痊愈为止。两人含情脉脉却总是被姐姐棒打鸳鸯,又气又恨却又无计可施。赫俊找同事宗璨诉苦,宗璨答应帮忙借口约姐姐去看画展以给二人创造机会。二人趁此机会出去约会玩得很开心。宗璨劝姐姐回安东不成只好打电话给赫俊,要他们去酒店开房间,结果却因为贞淑对初夜的恐惧搞得一团糟。赫俊姐姐回家见到二人争吵,于是心满意足地回了安东。

  贞淑接到同学的电话得知中学老师已经结婚,她和同学们一起来看望老师。贞淑在与老师的倾心交谈中,终于化解了对初夜的恐惧。

  回到家中,赫俊送给贞淑一个沙漏做礼物,并对贞淑说自己不该太心急,他会给贞淑充分的时间,直到贞淑不再恐惧。赫俊回房正要睡觉,贞淑抱起赫俊的枕头要他来自己房间,二人终于倾心相拥。

第 16 集

  次日清晨,二人醒来发现竟已相拥着睡在一个房间,彼此即羞又倍感幸福。

  可莹约贞淑见面。她刚离开,赫俊姐姐到事务所来找可莹。姐姐在事务所等候时恰好有可莹的同学到来,从其口中姐姐得知原来可莹已经结过婚。赫俊姐姐跑去质问可莹,可莹反而责备姐姐也有很多事做得不对,姐姐气愤不已要打可莹,贞淑怕姐姐因此被可莹控告死死抱住姐姐,姐姐却对贞淑不满。

  姐姐到赫俊处告诉他可莹已经结过婚的事,临走时发现宗亲们送给贞淑传宗接代的补药却被贞淑拿给赫俊服用。赫俊姐姐回老家将此事告诉了家族长辈,长辈们得知后十分生气,决定召开宗妇集会,除非贞淑在集会上表现良好才可以原谅她。

  赫俊依依不舍地送贞淑回了老家,赫俊姐姐告诉贞淑参加宗妇集会最重要是表现出家族的厨艺。姐姐教贞淑厨艺,但是贞淑笨手笨脚却怎么也学不会,还弄得厨房一团糟,把烙饼甩到了别人的头上,炸东西弄得厨房要爆炸。姐姐无可奈何,只好把记有家族食谱的笔记给贞淑,要她连夜背熟。

  赫俊十分想念贞淑,深夜开车回老家来看她。赫俊告诉贞淑即使做不好也没关系,只要诚心诚意去做就好,并找出儿时的护身符送给贞淑。在赫俊的鼓励下,贞淑终于有了一点信心。

  第二天,宗妇集会终于开始了,面对众人的考问,不知贞淑将会有怎么样的表现。

第 17 集

  赫俊姐姐为了家族的名声,做好菜点慌称是贞淑制作的,但在众人的考问下还是露了馅。贞淑和姐姐因此被爷爷训斥了一番。正当贞淑心情难过时,赫俊打来电话,听到贞淑委屈地哭泣,赫俊急忙驱车赶回安东安慰贞淑。

  次日,赫俊与贞淑拜见家族长辈,长辈们决定让贞淑留在安东学习作为宗妇的礼仪。赫俊怕贞淑吃苦替她求情,希望能带贞淑回汉城,但长辈们不允。正要吃饭时,贞淑突然感觉恶心呕吐,大家发现她好象怀了身孕都很高兴,只有赫俊面露难色。因为怀孕的缘故,长辈们终于答应让贞淑跟随赫俊回汉城。

  回家的路上,赫俊对贞淑说她不大可能真的怀孕,因为二人才同房不久,不可能这么快有妊娠反应。可贞淑不相信,而且还把家中的方便食品都扔掉,要加强腹中宝宝的营养,并且还开始进行胎教,弄得赫俊无可奈何。

  贞淑的死党们得知贞淑怀孕,纷纷买了婴儿用品送给贞淑,贞淑十分开心。

  赫俊听贞淑说她能够感觉到腹中的宝宝,而且还是经常恶心,怀疑贞淑真的怀了孕,于是去向医生询问。医生也认为不可能这么快有妊娠反应,他认为贞淑可能是压力型肠胃炎。但赫俊看到贞淑高兴的样子又不忍把她没有怀孕的事告诉贞淑。

  经过一番考虑,赫俊最后还是决定带贞淑一起去看看医生,没想到贞淑竟然真的怀了孕。赫俊和贞淑非常兴奋,两人纷纷打电话给各位亲友,亲友们早已知道贞淑怀孕的事,又接到他们的电话来还以为他们别有企图,场面十分滑稽。

第 18 集

  赫俊姐姐有事要去汉城,爷爷要她捎一包柿子给贞淑他们吃。姐姐拿柿子给赫俊,却在赫俊工作处遇到宗璨和可莹。赫俊姐姐告诉可莹贞淑已经怀孕,让她不要再对赫俊有非份之想。可莹反唇相讥,讽刺赫俊姐姐至今还嫁不出去,两人又大吵一架。

  赫俊与贞淑去饭店共进晚餐,没想到遇到姐姐和宗璨也在饭店。贞淑看出姐姐对宗璨有意,想要撮合他们,提议饭后一起去唱卡拉OK,姐姐和宗璨唱得很开心。

  可莹约贞淑见面,送给她怀孕的礼物。可莹劝贞淑要有自己的人生梦想,生了孩子之后就要作为妻子、母亲和宗妇度过余生是很悲哀的事。贞淑听了心情低落。贞淑来找赫俊一起吃午餐,贞淑因为心情不好又对赫俊发脾气。赫俊感觉到贞淑有心事,带贞淑去海边散心。在海边他们遇到两个要寻短见的情侣,贞淑劝解了他们而同时自己的心情也好了起来。

  赫俊姐姐与宗璨正要去吃饭,恰被可莹撞见,可莹为了气赫俊姐姐,故意装做与宗璨亲近的样子,姐姐与可莹一起争强宗璨,这下可苦了宗璨,在众人面前被二人拉来扯去。

  贞淑想出去工作,可是无论她提出要做什么,赫俊都不同意。贞淑气得不理赫俊,赫俊只得在地板上睡了一夜。

  第二天赫俊醒来,发现贞淑已经出门。贞淑留下字条,说要自己出去寻找工作。

  贞淑来到朋友恩珠打工的快餐店,向恩珠诉说自己也想来快餐店打工,恩珠却劝她说有那么英俊又能赚钱的老公就该在家里好好呆着,继续做家庭主妇,养育就要出生的宝宝。贞淑听后心情不快。

第 19 集

  赫俊终于想通,同意贞淑出去工作。同事宗璨出主意要他请贞淑看歌舞剧作为道歉,原来宗璨也约了赫俊姐姐也一起来看。可是没想到贞淑看完歌舞剧后却要应聘去做歌舞剧演员,而且开始自己动手做起舞台装。看着贞淑兴致勃勃的样子,赫俊只得同意。

  贞淑去参加歌舞剧演员的招聘考试,但考得并不理想。晚上,心情失落的贞淑回到家中,却没想到家族长辈们来到汉城看望她。等在家中的长辈们看到身着舞台装回家的贞淑大吃一惊,纷纷责备贞淑,但赫俊却替贞淑辩解,说是自己要贞淑去做事的。长辈们愤愤然拂袖而去。看到长辈们的反对,贞淑情绪低落,赫俊却鼓励她继续追求自己的梦想,贞淑很感动。

  宗璨送赫俊姐姐去车站,恰好此时可莹打来电话给宗璨,可莹与姐姐又在电话中大吵,没想到可莹的从中搅闹反而促成了宗璨与赫俊姐姐。

  宗璨请赫俊与贞淑吃饭,想要把他和赫俊的姐姐交往的事告诉他们。正在此时,姐姐打来电话说爷爷病倒,赫俊与贞淑急忙赶回安东。

  回到安东,赫俊要爷爷去汉城做全面的体检,但爷爷却坚决不肯,这使赫俊很替爷爷担心。

  次日清晨,宗璨来安东送花给赫俊的姐姐。赫俊带他来见爷爷,宗璨向爷爷提出求婚,想娶赫俊的姐姐为妻,爷爷欣然同意,众人都替他们感到高兴。

第 20 集

  大伯找赫俊谈话,因为爷爷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他要身为宗孙的赫俊做好准备回安东继承宗族。贞淑与爷爷聊天,爷爷问起贞淑考歌舞剧演员的事,贞淑回答说发现自己对做衣服很有天份,打算以此为工作。爷爷请她先为自己做一件韩服,贞淑答应一定会用心去做。

  回到汉城,赫俊因为要回安东继承宗族,不得已准备辞去检察官的工作,心情很沉重。

  赫俊与贞淑回到安东参加宗亲会,到了安东才得知爷爷已重病不起。深夜,赫俊与贞淑守在爷爷病床前期待爷爷能够苏醒。

  第二天清晨,爷爷终于醒来,他坚持要赫俊回汉城,并且告诉赫俊身为宗孙最重要的不是守住宗族的房子而是守住宗族的精神。

  回到汉城,赫俊还是决定辞职回安东继承宗族,以减轻爷爷的负担。他请同事宗璨替他递交辞呈。赫俊安排好一切准备回安东,贞淑也日以继夜缝制送给爷爷的韩服。他们打电话告诉爷爷贞淑已经为他做好新韩服,第二天就回去看望他。

  夜里,爷爷突然感到身体不适,他坚持到清晨看到赫俊他们到来才含笑而逝。赫俊与贞淑伤心不已。

  处理完爷爷的后事,赫俊与贞淑回到汉城,意外收到爷爷的来信,原来是爷爷临终前写给他们的。爷爷告诉他们自己感到很庆幸为他们订下这门娃娃亲,要他们用真心相守一生。

  转眼若干年后,赫俊与贞淑带着他们的宝宝终于完成了他们的心愿—济州岛的蜜月之行。他们在心底默念着要永远陪伴在对方的身旁。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