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在韩国东豆川周围,有不少的美军基地,而这附近大大小小的夜总会,则是美军大兵们寻欢作乐的“欢乐谷”。

  在基地村酒馆里,醉客们不断的诱惑和彻夜不熄的霓虹灯下,俊英在小姐们的关爱中蹒跚学步,在叔叔的膝上慢慢长大。夜晚,俊英是待在没有母亲陪伴的空房间里,害怕得发抖,跑到夜总会的休息室,与隆隆作响的音乐和噪音为伴,蜷缩在角落里睡着的孤独孩子。慢慢懂事后,俊英羡慕有父亲的平凡家庭生活,他对于卖笑为生的母亲深感憎恶。俊英唯一的玩伴是母亲好友黄敏京的女儿华贞。小一岁的华贞好似俊英的影子一样,然而俊英对华贞却从来没有一句好话。

  俊英10岁那年,夜总会一名新舞台歌手美淑带来了她的女儿慧仁,这是俊英与命中注定的恋人慧仁的初次见面。见到9岁少女慧仁清澈的眼神,温暖的笑颜,那一瞬间,俊英前所未有的怦然心动。他一贯掩藏的伤痛和孩子般的感性渐渐释放出来,只有在慧仁面前,像野马一样的俊英才表现出温柔和善。初相见,虽然面对俊英粗暴的语气,慧仁却仍然注意到他深藏的美丽心灵和天赋。慧仁用纯纯的爱温柔地抚慰着俊英,然而这一切却遭到同龄朋友们的嫉恨。被华贞视为情敌的蕙仁一边庇护着不断为难她、令其心痛的华贞,一边憧憬着被活泼好斗的华贞所喜欢。最终,华贞成为慧仁的朋友。

  就这样带着纯纯的爱,隐藏着自己音乐才能的俊英长成为一名17岁的少年。可是,美淑却在半夜带着慧仁离开,俊英和慧仁还没有来得及做任何约定,就这样分离了。之后,终日在房间里夜夜笙歌的俊英,被汉城的亲生父亲改名为车俊奎,开始新的人生。

  正值豆蔻年华的慧仁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妈妈在半夜带到汉城的梨泰院。慧仁非常思念俊英。可是在这陌生的城市里,她无法联络到俊英。第一次对自己的处境感到绝望,躺在床上不吃不喝,而妈妈却突然积极地筹备着巨额手术费。

  不久后,妈妈与美国军人结婚。好不容易过上安乐的生活,慧仁对俊英的思念与日俱增。听说俊英来到汉城的消息,慧仁心中升起与俊英重逢的希望。一直相信俊英总有一天会找到这里。结果,在慧仁将随继父前往美国的前夕,她与俊英命运般地重逢。慧仁与俊英独自举行了婚礼并共度了婚后的第一个夜晚。临去美国前,慧仁与俊英约定此去一定要恢复视力。等长大后,彼此再也不分离……

  入读新学校的俊奎,与命运中的朋友健宇建立起深厚的友情。最初认为音乐是女人的专属物而不感兴趣的健宇,见到好友俊奎学习吉它,并且结交了地下音乐家真浩的弟弟真彪,从而开始接触音乐。那时健宇姐姐秀芝与尚镇结婚了,从开始就不喜欢尚镇的健宇发现秀芝过着不幸的婚姻生活,于是将尚镇痛殴了一顿,打得半死。此后,尚镇将健宇恨之入骨,为健宇未来不幸的命运埋下伏笔。

  送别慧仁的俊奎,与慧仁约定,他日重逢时一定成为最好的吉它手。于是专心地投入学习,并参加汉城大学器乐系的考试。然而,由于突发的意外事故,导致其无法参加考试。俊奎的梦想破灭了,再度跌入黑暗与绝望的地狱中。

  而另一方面,大学入学考试失利,健宇选择了留学美国,活跃于学校的橄榄球队,在女同学中大受欢迎,并且与实力相当的准音乐家们组成了乐团,逐渐沉溺于音乐创作事业。慧仁在到达美国后,一直沉浸在失意中。答应为慧仁作手术的养父,实际上是个身无分文的恶棍,抢走美淑辛苦挣来的钱,而且经常对其施暴。慧仁母女下定决心离开他,于是登上了开往纽约的巴士。由于没日没夜辛苦地在舞台上卖唱,慧仁的妈妈一病不起,慧仁只得代替妈妈登台唱歌。美貌的韩国盲女歌手的演出大受欢迎,这意味着慧仁稳固了夜总会歌手的地位。尽管如此,慧仁依然怀着回韩国与俊英相见的希望。然而,通过华贞得知俊英已经去世的消息,所有的希望在一瞬间破灭。慧仁失魂落魄地走过大街,不慎被健宇的车撞倒。

  调查了蕙仁的身世后,健宇感到震惊……慧仁在医院醒来,在匿名慈善家的帮助下得以重现光明。但是,睁开眼后却无法看到俊英的脸,蕙仁依旧无法从绝望的泥沼中走出来,于是又返回夜总会做歌手。一天,夜总会里流氓调戏慧仁,健宇出手相助救了她。两人渐渐地熟悉起来,感受到健宇无尽的爱,慧仁那颗冰封的心也慢慢融化。健宇结束了留学,在回国前,他推荐慧仁以歌手身份登台亮相。慧仁想起俊英的话,‘长大后,要为你亲自作曲’,于是接受了健宇的提议。在健宇的帮助下,蕙仁与妈妈一起回到韩国。几乎忘却那样的爱和梦想,艰辛工作、疲惫生活着的俊奎与慧仁再一次相遇。视为自己唯一的希望和生命的慧仁,成为最好的朋友健宇的恋人回来了……

分集剧情:
第 1 集

  俊英与在美军基地村经营酒廊的母亲香子相依为命,因为从小的生活环境使然,让他缺乏了童年快乐,每天都是孤孤单单一个人,而他唯一的乐趣是躲在属于自己的秘密基地创作歌曲。双眼失明的蕙仁,跟随欠下大笔赌债而逃亡的阿姨美淑来到馨子所经营的酒廊,阿姨担任酒廊的驻唱歌手,俊英和蕙仁从此生活在一个屋檐下。自从蕙仁来到俊英家中,俊英总是形影不离的默默守护着双眼失明的蕙仁,也因此两个人培养出很深的感情。

第 2 集

  俊英担心母亲将蕙仁交到债主手里,因此带着蕙仁逃到秘密基地...进入青春期的蕙仁和俊英,仍然共同分享着深厚的友情与爱情,俊英为了即将来临的圣诞节,为蕙仁创作一首歌曲做为礼物,而蕙仁努力的为俊皓编织微笑手套。

第 3 集

  在圣诞节前夕,敏皓等人将蕙仁带到废弃的仓库上下其手,俊英及时赶到并与敏皓等人大打出手,敏皓身受重伤住进医院。俊英之母不愿看到儿子为了蕙仁自毁前程,因此要求美淑带着蕙仁离开,美淑气愤之余,偷取俊英母亲的所有珠宝投靠朋友。母亲将俊英带到生父的住处,并拿出一大笔钱要求往后与父亲一起生活。

第 4 集

   俊英从查理口中得知,蕙仁可能前往梨泰院,因此开始寻找她的下落。俊英在加油站打工,并认识工读生振彪及死党健宇,俊英对健宇阔少爷的作风颇不以为然,于是狠狠给了他一拳,因此两个人刚见面就结下梁子。俊英为了前往他和蕙仁的秘密基地赶往车站,蕙仁刚好也搭乘同一班火车,不料健宇气不过白白被揍一拳也追来车站,让俊英错过了与蕙仁相遇的机会。华贞在车站见到俊英开心不已,这时却发现蕙仁也搭乘了同一班车,她立刻拉着俊英走出车站。蕙仁来到秘密基地却等不到俊英,只好将另一支手套挂在圣诞树上失望的离开。当她抱着一线希望来到莎宝伊酒店时,却听说俊英早已经离开这里。

第 5 集

  威利向美淑求婚,并要求跟随他一起到美国定居,阿姨听了雀跃不已,但是蕙仁担心从此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俊英而闷闷不乐。俊英的生父为他另外取名为崔俊奎,他在新转学的学校再次遇见健宇,从此俊英和健宇、振彪结为好友。

第 6 集

  俊英在一间教堂外听到,小时候他为蕙仁所做的曲子,俊英终于奇迹似的与蕙仁重逢。原本以为从此可以不再分开,但是俊英却从美淑阿姨口中得知,蕙仁将再隔天移居美国,俊英只好带着不舍的心把蕙仁送到机场,并且向蕙仁承诺一定会到美国去找她。

第 7 集

  阿姨带着蕙仁满心期待的来到美国,原本以为可以实现她的美国梦,不料威利带着他们来到的地方却是一个郊外的贫民区。阿姨不敢告诉蕙仁事实,因此谎称他们的房子是坐落在翠绿草原上的白色温馨小屋。俊英在常颢前辈的指导下积极投入音乐创作,并且持续和蕙仁以录音带书信往来。阿姨发现威利只要一喝酒,就会开始疑神疑鬼,甚至对她暴力相向,尹此开始生活在家庭暴力的恐惧之中。

第 8 集

  俊英信心十足的准备去参加术科考试,却传来母亲病危的噩耗,当他赶到医院时,母亲将存折交给俊英并咽下最后一口气。阿姨担心威利再次对蕙仁施暴,于是带着蕙仁逃往纽约。健宇到公园慢跑,看到街头艺人的表演,于是即兴弹奏了过去俊英经常弹的歌曲,蕙仁听到令她熟悉的歌不禁悲从中来,她含着泪站在人群中聆听健宇的吉他声,音乐结束后蕙仁走向钱送给健宇一个硬币。

第 9 集

  华贞故意将蕙仁寄来的信件退回,俊英不知道蕙仁已经搬家,因此仍然寄信到威利的住处,两个人阴错阳差从此断了音讯。俊英的父亲被关进警察局,俊英为了救他出来,将母亲留下来的存折拿给父亲的同居人允希,不料她却趁夜卷款逃走,俊英为了维持生计只好到工地打工。在健宇的安排下蕙仁代替受伤的阿姨在酒吧驻唱…蕙仁为了答谢健宇的帮忙,答应请他去喝茶,健宇为了亲自招待蕙仁,于是将蕙仁带到自己的住处,蕙仁听到电话录音机传来欣怡的声音,这才得知健宇带她来的地方不是餐厅,蕙仁感觉到受到屈辱,于是不顾健宇的挽留拂袖而去。

第 10 集

  蕙仁受到被退回的信件感到极为不安,正当此时她巧遇查理,并且得知俊英的母亲已经过世的消息。蕙仁为了早点回到国内与俊英相见,每天努力存钱,熟知阿姨再度沉迷赌博,将蕙仁赚来的钱全部赌光。欣怡的学长丹尼有意追求蕙仁,并和健宇赌一千美金,可以在一星期内将她追到手。丹尼知道蕙仁急着存钱,故意将钱塞进蕙仁手中,要求她在朋友的生日宴上献唱。健宇看到蕙仁出现在自己的生日宴上,误会她为了钱出卖自己…

第 11 集

  阿姨赶来查理工作的酒吧却没有见到人,当她回到蕙仁驻唱的俱乐部时,看到威利正在注视着蕙仁的宣传海报,阿姨立刻向酒吧辞职。蕙仁漫无目的的在街上徘徊,健宇赶赴机场时看见蕙仁,情急之下立刻叫住蕙仁,蕙仁以为是俊英直接冲向车道而被车撞伤。不知情的俊英和查理来到蕙仁的住处却始终等不到人,俊英决定到威利所住的地方寻找蕙仁。蕙仁昏迷多天终于清醒,但是她已经失去了活下去的意志。

第 12 集

  俊英因为查理不小心忘在巴士里的包裹,被警方误解持有毒品,健宇请公司的律师帮忙,俊英和查理被无罪释放,但是限制他们必须在三天内离开美国…健宇及时抓住想要自杀的蕙仁,并且劝惠茵必须活着坚守对俊英的爱。俊英回国之后大病一场,随即收到了入伍通知书,因此寻找蕙仁的机会越来越渺茫。健宇得知蕙仁的眼睛只要开刀就能恢复视力,于是变卖自己的骄车为惠茵筹措手术费,蕙仁经过开到终于重获光明。

第 13 集

  健宇在一年之后鼓起勇气向蕙仁表白,蕙仁因为仍然忘不了俊英而拒绝接受健宇,并要求健宇再也不要出现在她面前,健宇接受蕙仁的要求从此不再去找蕙仁。蕙仁再次走在她和健宇第一次相遇的公园,她听到远远传来熟悉的吉他声,并且在喷水池旁再次与健宇相遇。蕙仁成为好友健宇的未婚妻出现在俊英面前,俊英对眼前的状况感到难以置信,然而当他看到蕙仁手上的订婚戒指,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蕙仁突然听到俊英熟悉的声音,因此喊着他的名字冲了出来,但是她所见到的却是健宇的好友俊奎。俊英看着健宇和蕙仁所坐的车子逐渐远去,想起当年和蕙仁分离的那一刻,于是搭车直奔蕙仁所投宿的饭店。

第 14 集

  俊英在饭店门口巧遇蕙仁的阿姨,阿姨将过去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告诉俊英,并要求俊英放开蕙仁,好让她获得真正的幸福。蕙仁和健宇订婚当天,蕙仁留在她和俊英小屋没有赶回来,俊英得知蕙仁并未出现在订婚宴上,于是直奔小屋…

第 15 集

  蕙仁和健宇订婚当天,蕙仁留在她和俊英小屋没有赶回来,俊英得知蕙仁并未出现在订婚宴上,于是直奔小屋…俊英为了遵守自己所做的歌曲只给蕙仁唱的承诺,因此进入健宇的唱片公司,担任作曲家兼教导蕙仁唱歌。俊英为了隐瞒自己的真实身分,对待蕙仁时既冷酷又严格,甚至在蕙仁面前撕毁自己送给她的创作曲,蕙仁因此越来越讨厌俊英。健宇发现两个人的关系恶劣,于是安排让他们和好的机会。俊英和蕙仁在别墅练唱,却因为船班停驶而无法回去,俊英为蕙仁准备晚餐,两人面对面坐在餐桌前不发一语,但是心里所想的却是蕙仁前往美国前两人一起吃的早餐。

分集:1-15 16-28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