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我们渴望爱情,那种命运般的永久的爱情。但是这种你越努力不动情越陷得深、越想恨越爱得深的甜蜜而痛苦的爱不是谁都能够遇到的。任何人都想在有限的生命里能拥有渴望厮守一辈子的那种致命而美妙的爱。

  该剧的女主人公不知自己爱着的男人是大财主的接班人,狂热得爱上了他。经过6年的心灵创伤之后,她再一次遇到了他,并从新开始了这段未续的前缘……爱是甜蜜的梦!命运召唤的唯一的爱!

  车恩在比学习更喜欢烹饪,她瞒着父母参加了烹饪大赛得到了冠军,并作为额外的奖赏将要去意大利的烹饪学校研修。为了得到通心面的制作秘法,她去找以前自己住过的小旅馆主人,但秘法的主人早已搬走。而在她面前出现了和自己找同一个人傲慢无礼的韩毅俊,但恩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他,并和他双双陷入了甜蜜的爱情中。有一天玄成突然出现在恩在的面前,毅俊误认为他是恩在的爱人,而选择离开她,并回到了韩国……

分集剧情:
第 1 集

  参加厨艺竞赛的恩在(韩彩英)做了利用绿茶的拉面而得了大奖。到家的恩在在妈妈面前骄傲的拿出大奖,但说到大学落榜有什幺骄傲的妈妈只是指责她。妈妈说必须考大学然后成为成功的女性人才而把她送到学院去。在恩在眼里不可能有功课,而且她的笔记里全记着些料理方法。不能放弃厨艺的恩在得到郑玄成的帮助而留学到意大利去学厨艺。在维查琴料理学院里因恩在无意中弄出来的辣椒酱而有一场惊动。秀燕去找恩在说只要在料理学院的最终评估过程及格的话,在大型企业立会给矛承担学费与生活费。另一方面毅俊(赵显宰)得到找到亲生母亲的消息而坐上了驶往venechia的火车。登上火车的恩在知道自己丢了火车票而感到慌了。恩在看到毅俊是同胞而遇到困难而不给帮助而开始吵起来。到达维查琴的毅俊因不能沟通意大利语而苦恼。恩在告诉毅俊说亲生母亲已经离开了家。因火车罢工而登上卡车的恩在和毅俊在去vichencha的路上后面跟着的警察突然向他们举枪而感到慌张……

第 2 集

  因不知道那卡车上面有走私犯的,所以毅俊和恩在被抓到警局。以恩在的机智而逃出警局的毅俊去了母亲在的餐厅。看了穿这结婚服装的妈妈受到刺激后想要离开。毅俊觉得连自己都认不出来的母亲感到非常难过。恩在为了心情不好的毅俊而做了pasta给他吃,而且毅俊说这个和小时候妈妈给他做的味道一样而掉眼泪。为毅俊惋惜的恩在温暖的抱住了他,然后视线对碰的两人进行了甜蜜的接吻。和毅俊过了一晚上的恩在感到混乱,而且郑玄成则向毅俊挥了拳头。回到汉城的毅俊受到父亲的批评而去服兵役。6年后恩在在市场干厨房活,与儿子辛苦得过着。韩会长指示让结束了学习后回国的毅俊重振意大利1号餐厅。另一方面恩在工作的餐厅关门了,得到玄成的帮助而在意大利餐厅里当厨房辅助手……

第 3 集

  品味过pasta的毅俊觉得跟恩在做的pasta味道一样。经理说恩在随便做菜而将她开除。回到家的恩在后悔当时跟经历计较。玄成看到无力的恩在而感到伤心。毅俊在职员面前说6个月内如能提高收入的话,警告不好好干会被开除。正在和s秀燕谈话的玄成看到毅俊表情凝固了。在酒吧当厨房辅助手的恩在为了换伴酒菜而进入房间,发现喝酒的毅俊后吃惊。毅俊跟着走出房间的恩在。毅俊傲慢的说毕业于意大利料理学院的人怎幺会在酒吧工作,而恩在觉得丢脸而不知所措。伤心的玄成喝了酒与恩在见面。玄成问若再碰到毅俊的话会怎幺做。恩在生气地说不要再提起毅俊的事。朱经理得到毅俊的推荐而把恩在叫出来。看了恩在的历历表的朱经理报告说几乎没有经验,任厨房的事有点过于重。毅俊忽略掉朱经理的报告而指令说从明天开始上班……。

第 4 集

  在卖场与毅俊不自然的碰面的恩在向玄成做不自然的手势。毅俊看到快要爆发了的玄成抓着恩在的手向外走进行默默的嘲笑。玄成说从什幺时候开始和他见面而生气。玄成说对在意大利发生的事情不知道的话就好了的事而计较,恩在对此感到惊讶。毅俊说要开除玄成而显露出傲慢的态度,恩在对毅俊恳求收回开除。与玄成见面的恩在说必须争到钱,所以要在意大利餐厅工作。想起毅俊的玄成问是不是因为那个没出息的家伙而感到生气,但最后还是答应了恩在的请求。第二天早上,扔掉自尊心的玄成去找毅俊请求给他一次机会让他尽最大努力教育恩在。进入公司本营的毅俊由kang理事听到意大利餐厅是由他母亲开的而感到受到打击。毅俊命令恩在一周内开发出新的菜单,并指示玄成回到公司本营。开发新菜单的恩在向毅俊说明时,接到儿子真率的电话而感到慌张,注意着毅俊的眼神,并连向儿子说话都不敢说,只是小声的通话中……

第 5 集

  把恩在送回家的毅俊看见玄成出现在自己面前,恩在感到很尴尬。急忙跑进房间的恩在看见儿子在睡觉,感到放心。误认为与玄成同居的毅俊, 恩在对他嘲笑地说好好的过你的人生吧。生气的恩在对毅俊警告他说不要干涉她的私人生活。对恩在和毅俊不和的样子感到很奇怪的感觉的秀燕说看上去曾经爱过但分手的恋人,所以执着的问玄成不放。不喜欢恩在的姐姐伊庆看见恩在对毅俊过不去而吼到马上开除。评价恩在做的食品的日子,听恩在父母说的话的毅俊确认恩在和玄成不是同居而显出微笑。确认恩在和玄成不是爱人关系的毅俊任命恩在为正式的厨师。伊庆知道恩在动员家人对分数做手脚,所以决定不能让这样低水准女人在毅俊身边……

第 6 集

  恩在看到毅俊太小看她而感到伤心掉泪。准备品尝食品的恩在,玄成进来想帮她忙,但她说想一个人呆一会而对他生气。对玄成生气后紧接着觉得后悔的恩在去追玄成。毅俊看见恩在握住玄成的手而皱起脸来。恩在和玄成看到毅俊傲慢的态度而愤怒起来。伤心的两个人换地方到小酒吧,然后玄成向恩在递戒指。秀燕对心乱的毅俊说恩在除了玄成外,不会对别人有感情,毅俊的心更乱了。上班的恩在忍耐伊庆对他的侮辱。毅俊找不着恩在而焦虑。毅俊向恩在递手机但恩在说不要而将之度外。恩在知道毅俊是大型企业的后继者的事实而感到头乱。毅俊把她叫出来,然后去约定地点的恩在, 对提起6日前发生的事的毅俊感到非常烦人。有料理评价加上得到的落榜的分数好不容易从开除的危机逃出来。准备向恩在告诉开除事实的毅俊从秀燕口中听到恩在有个儿子的电话。毅俊说这是不是玄成的孩子,但恩在说不是,毅俊生气地对恩在说有另一个男人吗?……

第 7 集

  秀燕说恩在是未婚妈妈和哥哥不相配所以请毅俊忘记恩在。和毅俊碰面的恩在说自己在你面前不是个值得低头的人,然后走出餐厅。觉得恩在的话听过不去,所以毅俊去找恩在。毅俊问恩在孩子的父亲是谁,恩在对毅俊吼道说绝对不是你的。伊庆听到秀燕试图把毅俊的心夺过来的心里觉得很痛快。但是秀燕看到对毅俊特别关心恩在样子而感到失望。而另一方面去找恩在工作的地方并求婚1周的玄成说想听到答复。恩在以疲倦、累等理由拒绝结婚还有说再给她些时间。特别关心恩在的毅俊对恩在劝说恢复职位。恩在继续拒绝,毅俊说他真心的爱她,而与恩在走得越来越近……

第 8 集

  恩在对对她表白的毅俊说不是真心的人她不需要而生气。走进厨房的玄成看见恩在走出去的样子,与毅俊进行激烈的争吵起来。玄成看到恩在在毅俊面前有点动摇的样子觉得很不安。去找恩在的毅俊说服她说为了拯救1号店她是个必需的人物。知道毅俊是大型企业的后继人这个事实的玄成去找毅俊说休想玩弄恩在然后给了他一拳。去恩在家的毅俊与在院子里玩的真率碰面。睡完午觉出来的恩在看见在毅俊怀里睡着了的真率的样子眼睛开始充满泪水。恩在担任厨房活以后客人有所增加,对此毅俊感到满意,对此伊庆也很惊讶。伊庆劝说毅俊想想把秀燕当成对象怎幺样。而另一方面,kang理事叫出原厨师长将韩毅俊店长的一举一动向他禀告……

第 9 集

  四人在陷入尴尬的气氛中后,恩在试图打破这样的氛围。但玄成和毅俊展开了口角,恩在准备离开时两人同时捉住恩在的手臂。玄成和毅俊都表示能庇护恩在的全部的东西…包括孩子。玄成深知态度坚决的毅俊也深爱恩在,害怕恩在的心会动摇。传唤了恩在的韩会长要求她为家族集会准备食物的事。 看了从爸爸办公室出来的恩在时,毅俊的姐姐脸凝固。指示对返回了事务室的i秘书试着调查恩在的全部的东西。毅俊质问恩在到底是什幺原因她一直不能推开玄成.去了与玄圣一起公园的恩在,在经常为了只自己牺牲的玄圣的关怀里落下眼泪。毅俊姐姐得知恩在是未婚妈妈的事实后,更厉害地催促恩在尽快结束与毅俊之间的关系。 自尊心能损害了的恩在流下了忍耐了很久的眼泪….而毅俊却表明自己所爱的女人只有恩在后也矮了姐姐的耳光……

第 10 集

  当毅俊问恩在为何不赶快推开玄成时,恩在无言以对…..并把玄成送的戒指交换给他。玄成回忆16年的岁月,请求恩在再一次考虑。心情不好内心矛盾的恩在只能借酒消愁,回到家的恩在遇到在她家门口徘徊的毅俊,心情不好的恩在向毅俊乱发脾气,而明白恩在的心的毅俊把恩在紧紧的抱在怀里。玄成一直没有和恩在联络,也不来看她,恩在很是担心玄成。恩在觉得自己是玄成的负担,便告诉妈妈他们应该搬家,而毅俊越来越觉得真率就是6年前,自己和恩在的儿子,于是又向恩在询问,另一方面,玄成喝醉酒后,把真率的亲生父亲就是毅俊的真相说了出来,知道真相后的秀燕对毅俊的背信弃义感到愤怒,于是找到恩在.。.恩在不得不承认了事实,但更感到不安.姐姐知道毅俊仍没有放弃恩在,还买了套公寓,便向父亲透漏了2人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