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18岁,29岁》又名《爱的呼唤》。

  该剧是根据韩国超热门网络小说《天使之吻》(作者池秀贤)改编的轻松爱情喜剧。讲述了因妻子失忆而引起的一系列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

  柳惠灿是个被全韩国女人嫉妒的幸运儿,因为她的丈夫是国内第一帅哥——大明星江尚永,但她却并不把这当作幸运,由于尚永的绯闻,两人即将离婚。

  在去办理离婚手续的路上,惠灿出了车祸,失去了十八岁以后的记忆,只记得高中时尚永处处与自己作对的情景。苏醒过来后一对男女自称是她的丈夫和妹妹,可惠灿却不记得他们。一番周折之后,惠灿才终于相信这对男女就是她的丈夫尚永和妹妹惠媛。可自己的丈夫竟然是记忆中最讨厌的尚永,令惠灿难以接受。

  依然深爱惠灿的尚永藏起了之前已经签字的离婚书,对惠灿惠灿慌称他们的婚姻生活一直很幸福。为了不给自己和妻子的生活带来影响,尚永还要瞒住无孔不入的媒体。

  惠灿的记忆从二十九岁的已婚女人一下子变成了十八岁的少女,一切都仿佛回到了从前,尚永能否抓住机会扭转婚姻危机呢,我们只有拭目以待……

分集剧情:
第 1 集

  柳惠灿是个被全韩国女人嫉妒的幸运儿,因为她的丈夫是国内第一帅哥——大明星江尚永,但她却并不把这当作幸运,由于尚永的绯闻,两人即将离婚。

  在去办理离婚手续的路上,惠灿出了车祸,失去了十八岁以后的记忆,只记得高中时尚永处处与自己作对的情景。苏醒过来后一对男女自称是她的丈夫和妹妹,可惠灿却不记得他们。

  医生检查后表示惠灿是暂时性精神错乱,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尚永打电话时的对话令惠灿产生误会,以为他是黑帮分子,于是偷偷逃出了医院。尚永追赶惠灿,可却被一群女影迷包围无法脱身。

  惠灿出院后又回到高中时的学校,自以为还是这里的学生,最终被老师赶出了学校。惠灿找到以前住的老房子,被房主误会是小偷送到了警察局,尚永和惠灿的妹妹惠媛把她接回了家。

  看到自己镜子中的模样以及家中到处挂着的结婚照,惠灿只能接受自己已经二十九岁并且已婚两年的现实,但更加令她难以忍受的是自己的丈夫竟然是自己最讨厌的江尚永……

第 2 集

  惠媛把尚永与惠灿的离婚书藏了起来,让尚永自己拿主意。原来此前尚永与执意要离婚的惠灿吵架,一气之下,尚永在离婚书上签了字,而惠灿拿着离婚协议书去法院的路上出了车祸。深爱着惠灿的尚永对她隐瞒了两人要离婚的事实,告诉惠灿说他们的婚姻生活一直很幸福。

  惠灿回老家故地重游,有想起高中时的点滴往事。高中同学善美约她在电视台见面,在电视台里惠灿遇见和尚永传绯闻的智英,智英刚想打招呼,可惠灿却不理不睬,不明所以的智英表情一下子僵住了。

  被晚辈称作“大魔王”的尚永爷爷来看望惠灿,带来补药让她补身子,希望她能早生孩子。爷爷的话令十八岁记忆的惠灿不知所措。

  惠灿连怎么使用手机、交通卡也不记得了,尚永担心惠灿,独自一人参加了原本要两人一起参加的酒会。尚永的经纪人永浩偷偷接来了惠灿,酒会上惠灿象高中生一样疯狂跳舞,令尚永头疼。他们的争吵被智英听见,隐约明白了惠灿失忆的事。正在此时,酒会宣布惠灿获得最佳晚礼服奖项……

第 3 集

  站在领奖台上,惠灿想着刚才尚永说她的母亲已经去世的话,不禁哭得泪流满面,幸亏尚永及时上台为她解了围,但智英和崔记者还是看出了异样。

  惠灿从聚会偷偷溜了出来,她想去惠媛的补习学校,可学校却锁着门又打不通电话。独自在街头徘徊的惠灿被一个醉汉骚扰,惠媛补习班上的男生金荣救了她。

  惠灿想与尚永离婚,可咨询之后昂贵的律师费和诉讼费令她打了退堂鼓。惠灿遇到智英,坦言自己得了失忆症,向她打听自己与尚永的情况。

  为了找回惠灿的记忆,尚永找到了用催眠术治疗的医院。但是却适得其反,使惠灿想起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反而让病情更加恶化。

  惠灿不愿与尚永同住,搬到了妹妹惠媛的补习学校。惠灿收到了以前消费的信用卡帐单,但她却无钱支付。惠媛吓唬她会坐牢,建议她去找尚永,但她仍然执意不肯。

  尚永惦记惠灿,到惠灿常去的小店去吃辣年糕,结果肠胃不适晕倒。惠灿以偿还信用卡帐单为条件,答应暂时服侍他。

  尚永父亲的忌日即将来临,爷爷让尚永和惠灿回家。爷爷和尚永争吵起来,惠灿从保姆那里了解到了尚永的伤心往事,上前劝架,却被爷爷要求与尚永同床共枕……

第 4 集

  从爷爷的家中回来的途中,惠灿在尚永的车里被撞头部,之后她告诉尚永,自己好象记起一些事情了。尚永激动得热泪盈眶,随即惠灿又说出一堆莫名其妙的话,令尚永和惠媛大失所望。

  惠灿不愿放弃从前当电影导演的梦想,与金荣一起报名参加针对高中生的电影学校。之后又为了与尚永拍摄广告,找金荣一起练习跳舞。两人亲密的样子惹起暗恋金荣的女生恩智的妒忌,结果被恩智痛打了一顿。尚永得知惠灿总与金荣在一起,不禁心生醋意。

  脸被打肿的惠灿用厚厚的粉盖住伤口,出现在广告拍摄现场,可她糟糕的表现令人失望,尚永决定换智英与自己搭档。在海边的拍摄现场,尚永与智英亲密的样子令惠灿生疑。夜晚看到尚永在海边搂着智英散步,更让惠灿怀疑两人的关系……

第 5 集

  惠灿突然出现在正在散步的尚永和智英面前,令二人有些尴尬。次日,三人一起共进早餐,惠灿故意对尚永表示亲热。智英明白她的心思,随即热情地帮尚永夹他喜欢的菜,而惠灿记不起尚永喜欢的口味,不禁又气又急。

  在片场里,惠灿看到智英和尚永默契地跳着华尔兹,感觉自己好象是多余的人,独自在釜山的海边徘徊。惠灿遇到来旅游的日本高中生,热情地带他们游玩。兴致勃勃的惠灿没有听到尚永打给她的电话,令尚永十分着急。

  尚永好不容易找到惠灿,带着她来到了有着两个人美好回忆的地方——黄玉公主像前。

  面对惠灿的奇怪举动,爷爷开始怀疑,并指使保姆跟踪惠灿。保姆看到惠灿穿着校服和金荣一起上学,差点儿晕过去……

第 6 集

  惠灿与尚永的感情日渐融洽,失去记忆后第一次接吻,惠灿象十八岁的少女一样羞涩,而尚永也感到象回到与惠灿初恋时的感觉。惠灿在金荣的帮助下修好笔记本电脑,发现打开日记文件的密码原来是尚永生日。

  尚永受惠灿就读的电影学校的邀请,来到学校讲课。他看到金荣和惠灿亲近的样子,感到十分伤心。金荣得知惠灿因为交通事故而失去了记忆的事情,对她心生怜悯,并逐渐对惠灿产生好感,不知不觉中越陷越深。

  爷爷的突然到来,暴露了尚永与惠灿分居的事情,爷爷还发现了惠灿与金荣在一起。面对爷爷的盛怒,惠灿同意与尚永住在一起。

  惠灿悄悄准备为尚永庆祝生日,而智英却把惠灿发给尚永的短信偷偷删除了……

第 7 集

  惠灿看到笔记本电脑里的内容,得知当初自己即将与尚永离婚的事,惠灿装作若无其事地与尚永告别,但转身后再也忍不住泪水。

  尚永看到惠灿留下的为他庆祝生日的录音,十分想念惠灿。金荣给惠灿发来短信,约她在电影学校见面,尚永看到短信,心里更加不好受。

  尚永担心惠灿,焦急地到处寻找她,最后终于在惠灿母亲的墓旁找到她,但却因此错过了拍摄,导演生气地要找他算帐。

  惠灿跟尚永怄气,尚永装作要跳崖自尽的样子争取原谅,却不慎失足险些假戏真做,惠灿吓坏了,拼命把他拉上来。事故过后,两人终于和好。

  惠灿听从惠媛的指点,亲手做了饭菜拿到片场看望尚永。在片场外,惠灿听到尚永与智英的对话,说他们要一起离开这里。惠灿不知道他们是在练习台词,一气之下收拾行礼离开了家。

  尚永好不容易找到惠灿,惠灿却冷冷地让他回答智英身边,令尚永伤心不已……

第 8 集

  惠灿得知尚永为了自己被导演炒鱿鱼,本想回家向尚永道歉,可见了面两个人却大吵一架。

  尚永去找惠灿,却看到她与金荣在一起的情景,伤心地离去。金荣带着失落的惠灿去汽车影院看电影,委婉地向她表白情感,可惠灿却没有体会到他的心意。

  尚永经常因惠灿耽误拍摄,事业受到很大影响。经纪人永浩劝惠灿为尚永澄清,惠灿开始不愿答应,但偶然看到尚永演出的电视剧,才明白之前听到尚永与智英的对话是在练习台词,顿时醋意全消,决定接受记者的采访。

  采访中惠灿说出因为自己生病才导致尚永无法专心拍戏,当记者问她得了什么病时,永浩谎称是忧郁症,而惠灿则赶紧装一副很忧郁的样子。

  在惠媛的课上,金荣总是溜号。惠媛找他谈心,金荣说自己爱上了一个姐姐难以自拔。随后惠媛看到金荣与惠灿共处的情景,才明白金荣说的姐姐竟是惠灿。惠媛将此事告诉惠灿,令惠灿不知如何应对才好。

  尚永出演电影的编剧善美被迫承认自己的剧本其实出自惠灿之手,令惠灿欣喜万分,尚永和惠媛也高兴地为她庆祝……

第 9 集

  正在尚永他们为惠灿庆祝时,智英给尚永打来电话。惠灿还沉浸在戛纳获奖的幻想中,尚永却从智英处得知惠灿的剧本有抄袭之嫌。

  尚永担心惠灿一时接受不了,没有告诉她实情,当惠灿打算接受媒体采访时,尚永只好装病企图拦住她,但惠灿还是兴高采烈地抽空去见记者。

  尚永的弟弟峰奎考取了厨师资格证书,并从惠媛那里获得了祝贺之吻。爷爷叫保姆给峰奎介绍女朋友,但峰奎却不愿去见面。

  惠灿见到从美国留学归来的戏剧班前辈郑世元,在惠灿脑海里还是十八岁时暗恋世元的记忆,她的话常令世元摸不着头脑。

  媒体即将披露惠灿抄袭剧本的事情,尚永为瞒住惠灿,想带她出国旅行。临行时惠灿看到智英发给尚永的短信,责问智英短信的含义,智英不便言明是抄袭剧本的事情,一时无言以对,幸好尚永及时赶到拉走了惠灿,恰在此时,记者围拢上来……

第 10 集

  从记者口中,惠灿得知了抄袭剧本的事,大受打击,将自己反锁在房内。尚永担心惠灿,亲手做了很多好吃的给她,可惠灿仍然不为所动,留下字条独自去外出散心。

  尚永去寻找惠灿,在房门外听到惠灿哭着忏悔对不起丈夫,尚永十分感动。尚永又仔细看了剧本,终于明白那是惠灿的真心之作,后悔当初没有相信她。

  金荣把惠灿在电影学校的奖状带给她,令惠灿很开心。为了安慰惠灿,金荣又在路边舞台演唱了惠灿喜欢的老歌。事后,两人一起吃饭,惠灿告诉金荣其实尚永是个很不错的人。

  峰奎不敢违背爷爷的意愿,乖乖前去相亲。惠媛得知消息后,装作服务生来到他相亲的地方捣乱。

  因为惠灿的事,很多导演都不愿再找尚永排戏。尚永心中郁闷,但为了不让惠灿担心,却装作若无其事。尚永独自回到老房子周围徘徊,想起两人曾经同甘共苦的日子,心中十分甜蜜。

  世元请惠灿做助手,担任编导工作,可尚永却很不高兴,惠灿本想推掉,但世元表示请她先帮自己回母校拍个外景。在车内,世元帮惠灿吹掉脸上的脏东西,这一情景恰被尚永看到……

第 11 集

  尚永看到惠灿与世元在一起的情景,对惠灿心存误会,感到很不开心。尚永到智英家拜访,碰巧智英家的灯坏了,尚永帮忙修好了灯,却在洗手时把手表忘在了智英家。

  无戏可拍的尚永只好到水产市场做体验节目,结果不慎被关进冷库里,放出来时已经冻成了冰人。

  世元想请智英担任节目主持人,智英本想拒绝,但听说编导是惠灿后接受了邀请。智英把尚永遗忘的手表还给惠灿,令惠灿心里很不舒服。

  惠灿在图书馆翻阅资料,困得伏案睡着了。金荣叫醒了她,两人一起在公园的小路上漫步。惠灿的脚突然抽筋,金荣小心翼翼地为她按摩。惠灿感觉到金荣的感情不同寻常,表情很不自然。

  惠灿回到家看到瑟瑟发抖的尚永,为不让惠灿担心,尚永竭力掩饰。惠灿把手表交给尚永,警告他不要随处落东西。

  尚永不喜欢惠灿与世元一起工作,为了阻止惠灿担任世元节目的编导,尚永故意拉下电闸,令惠灿电脑里的资料都白准备了。随后尚永又教惠灿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和答案,令惠灿次日出了丑。

  惠灿偶然看到尚永录制的体验节目,不禁感到心酸。在戏剧班的同学聚会上,尚永与世元因为惠灿的事大打出手……

第 12 集

  回到家里,惠灿对尚永打架的事很不满,而尚永却对惠灿大发脾气。惠灿表示对他很失望,欲转身离开家,尚永哭着恳求她留下来,两人相拥而泣。

  妹妹惠媛告诉惠灿金荣因为单相思无心学习,劝她与金荣一刀两断。惠灿终于狠下心来向金荣表示不想再见面,坦言自己深爱着丈夫尚永,金荣闻言伤心不已。

  尚永从智英那里收到了电影公司主办的电影回顾展的邀请函,在嘉宾名单里发现了曾经是电影演员的母亲任知玉的名字。

  智英听到惠灿与尚永通电话约好一起吃饭,故意提议同事去聚餐,令惠灿只好推掉与尚永的约会。聚餐过后,智英拿演出服给尚永,两人一起在车里看服装,被路过的金荣误会,指责尚永对不起惠灿,一旁的智英见了感觉蹊跷。

  这一期的节目在金荣所在的高中录制,金荣历尽千辛万苦后获得冠军,得知他与惠灿关系的智英诱导金荣,让他说出喜欢的姐姐是谁……

第 13 集

  节目中金荣表示会在公园等待惠灿赴约,最终也没有等来惠灿,令金荣十分伤心。

  智英提议将历次节目的冠军组织在一起,金荣感觉难以面对惠灿拒绝了邀请。世元请惠灿劝说金荣,崔记者看到惠灿与金荣共处的情景产生疑惑。

  智英偶然得知要来参加电影回顾展的任知玉是尚永的母亲,亲自到机场迎接并竭力讨她的欢心。

  爷爷要峰奎带女朋友回家,见到峰奎的女友竟是亲家人惠媛,爷爷大发雷霆。

  惠灿当着尚永的面告诉金荣自己爱的是丈夫,金荣难过不已。惠灿看到骑车在街头飞奔的金荣很不放心,尾随他来到江边安慰,却被人拍下照片……

第 14 集

  惠灿因为安慰金荣错过了尚永的演出,尚永得知后很不开心,喝醉了酒被智英送回家。看到尚永的样子,惠灿很过意不去。

  惠灿与金荣在江边共处的照片在网上流传开来,崔记者来找智英了解情况,智英提出与他交易。智英向惠灿表示可以替她妥善处理这次事件,但条件是离开尚永,惠灿拒绝了她。

  因为与金荣的事,连累尚永的事业也陷入危机,惠灿感到很伤心。为了尚永,惠灿强忍心痛提出分手。回到房间里,惠灿翻看着两人的结婚相册,不禁泪流满面。

  分手后,惠灿回到曾与尚永蜜月旅行的地方,慢慢回忆着过去。惠灿突然晕倒被送进医院,检查之后被告知她怀孕了。

  尚永得知惠灿的消息赶去找她,可车子却陷进了泥里,幸亏也到此寻找惠灿的金荣帮忙。可当他们赶到医院时,惠灿已经出院了……

第 15 集

  尚永与金荣一起到旅馆投宿,却不知道惠灿也住在这里。深夜,两人躺在床上聊天,终于消除了误会。惠灿悄悄趴在门外偷,听到他们说自己不漂亮身材也不好,恨得牙根痒痒。次日,尚永终于找到了惠灿,看到他们团聚金荣独自回了汉城。

  回到汉城后,智英责备惠灿不该回来,表示真正能帮助尚永的人不是惠灿,而是自己。惠灿闻言心里很不是滋味。

  尚永将惠灿从前的笔记本电脑还给她,看到里面自己从前的日记,令惠灿对两人的过去更加了解,惠灿决定出国留学。

  任知玉向爷爷恳求带儿子峰奎回美国,可爷爷大发雷霆,将她赶了出去。而长子尚永也不肯原谅她,令知玉伤心不已。

  峰奎与惠媛即将结婚,惠灿默默地为他们准备好结婚礼物后打算离去。而此时尚永从智英处得知了惠灿怀孕的消息……

第 16 集

  惠灿乘坐的出租车出了车祸,撞击之下又回到了原来的记忆,睁开眼睛第一句话就是问起离婚的事,而失忆期间尚永为她做的一切都忘了,弄得尚永快要疯掉了。

  惠灿渐渐恢复了一切记忆,想起自己惹了那么多麻烦,令惠灿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好继续装作什么都不记得。可没过多久她的谎言就露馅了,尚永与她谈心,两人终于和好如初。

  爷爷依然反对峰奎与惠媛的婚事,惠媛慌称有了孩子,爷爷只好同意。这时,尚永也带来惠灿怀孕的消息,令爷爷欣喜万分,可当听到峰奎说新婚旅行要去美国看望母亲,又勃然大怒。惠灿以即将为人母的心情劝说爷爷,令爷爷怒气渐消。

  任知玉即将返回美国,在机场频频回头希望尚永能来送行。在惠灿的劝说下,尚永来到机场,终于等到儿子到来,知玉激动不已。

  经过了这场风波,惠灿与尚永的感情更加融洽,就像他们说的:“回到了十八岁我才知道,离开你是多么可怕的事情,这些美好的回忆拿什么都换不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