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炳哲年幼时父母就相继离他而去,小炳哲与爷爷相依为命。在爷爷去世后,附近庙里的师太收养了他。炳哲老师的女儿永珊是他最好的伙伴,每当永珊不开心时,只要摸摸炳哲的小光头就会雨过天晴。随着年龄的增长,炳哲已经不方便留在庙里,永珊的父亲继续抚养他,将他看作亲生儿子一般,而炳哲与永珊也逐渐由儿时的玩伴变成青梅竹马的恋人。

  大学毕业后,炳哲与永珊一同到电影公司求职。一次偶然的相遇,令公司老板赵怡娜对炳哲一见钟情,一向把爱情当作游戏的怡娜感到自己找到了真爱。但怡娜自知两人感情深厚,仅凭自己难以将二人拆散,无奈之下请求男友朴希顺引诱永珊。希顺不愿看着怡娜被感情折磨,忍着心痛答应了她的请求。于是在怡娜的精心安排下,两对恋人重新配对并同时结婚。

  然而婚后两对新人却生活得都不幸福。炳哲心底始终惦记着永珊,在得知怡娜曾谎称怀孕欺骗自己后,更是难以原谅她。而永珊也同样思念着炳哲,最终与希顺分手。四人又戏剧性地回到原来的配对,这次回归也让他们领悟到爱情与婚姻的真谛。

分集剧情:
第 1 集

  幼年的炳哲与祖父相依为命,在祖父去世后,被附近庙里的师太收养,永珊是他最好的伙伴,每当永珊不开心时只要摸摸他的秃脑袋就会雨过天晴。随着年龄的增长,炳哲已经不方便继续留在庙里,作为老师的永珊父亲收养了他,炳哲将他当作亲生父亲一样看待,炳哲和永珊也逐渐由儿时的玩伴变成了一对年轻恋人。中学毕业后,两人一同考取了汉城的电影学院,而故事也由此而展开。

  炳哲与永珊一同去电影公司应聘,紧张的炳哲独自到楼下抽烟,却在门口险些被一女子开车撞到。一同乘电梯时,那女子不慎将面巾纸粘到了鼻子上,炳哲笑着提醒她,他灿烂的笑容却令她心中一动。

  面试开始了,炳哲才知道电梯里女子就是这家电影公司的负责人赵怡娜。面试结束后,怡娜问炳哲如果只有他一人被录用怎么办。炳哲回答“只有一只翅膀是飞不起来的。”本来只想录取炳哲的怡娜只好将两人都录用了。

  怡娜路过办公室,看见炳哲与永珊有说有笑,心中莫名生出一股醋意,于是将炳哲派去编剧那帮忙,有意拆开两人。

  怡娜的男友-著名音乐人希顺旅行归来,缠绵之后怡娜告诉希顺,最近一个人的笑容总是浮现在眼前,希顺却不以为然,没有在意。

  怡娜去济州与明星赵在炎商谈演出事宜,永珊与炳哲也随同前往。为讨好爱好围棋的赵在炎,永珊故意输给他,反而引起他的不满。炳哲与他以棋打赌,如果自己赢了,赵在炎就要出演影片。最终炳哲赢得打赌,令怡娜对他更添好感。

第 2 集

  由于住在济州的旅店没有厕所,永珊只好到室外方便,不远处的希顺搞恶作剧,打开车灯照得永珊无法起身。两人却不打不相识,一起吃了顿饭。喝醉的炳哲醒来找不到永珊十分着急,事后永珊为此向炳哲道歉,炳哲宽容地谅解了她。

  怡娜翻阅炳哲与永珊的资料,两人青梅竹马的故事令怡娜心中不是滋味。

  永珊被调往策划部,部门主管对她的表现很不满,炳哲代她道歉,并且为此来找怡娜商量,怡娜约他晚上再谈。在约会的地点,炳哲见怡娜被车祸当事人敲诈,替她解了围,怡娜十分感激。炳哲提出让自己与永珊交换工作,怡娜反问永珊离开他就不行了吗,令炳哲无言以对。

  次日会议上,怡娜派永珊赴日本出差,夜晚临行时永珊才发现护照遗忘在公司里,炳哲急忙陪她回去寻找。黑暗中,炳哲意外触摸到永珊胸部,两人情不自禁相拥初吻。这一情景恰被怡娜撞见,竟令她伤心得难以自持。

  忍受着内心煎熬的怡娜找到希顺,求他勾引永珊,以成全她和炳哲……

第 3 集

  怡娜表示自己找到了真正的爱情,她爱上了公司的新职员炳哲,恳求希顺引诱永珊为自己创造机会。她的话令希顺感到痛苦。

  怡娜去见客户喝得烂醉,炳哲只好送她回家,守在门口的希顺看着他们走进房间,心情烦乱,驾车狂奔出车祸受伤。

  怡娜向炳哲表明爱意,不知如何是好的炳哲欲起身告辞,却被怡娜紧紧抱住,炳哲最终难以自持与怡娜发生关系。次日醒来,炳哲对昨晚的事后悔不已,感觉难以再去面对永珊。

  永珊赴日本出差,她的机智令谈判很顺利,合同签了个好价钱。可回到韩国,在机场迎接的人群中唯独不见炳哲,令永珊十分失落。

  炳哲回到老家向永珊的父亲忏悔认错,父亲在责打之后要求他保守这个秘密。永珊听说炳哲去见父亲,误会他是去向父亲提亲,满心欢喜。

  回到汉城,不会撒谎的炳哲还是令永珊感到他有事瞒着自己,但炳哲却支支吾吾不愿言明。在公司里,怡娜当着永珊的面,将炳哲遗忘在她家的的手机还给了他,看着永珊诧异的表情,转身离去的怡娜露出胜利的微笑。

  伤心的永珊与炳哲大吵一架后,按照怡娜的吩咐去找担任影片音乐监制的希顺,却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怡娜布下的圈套。

第 4 集

   永珊与希顺一对伤心人借酒浇愁,醉酒的永珊又习惯性地想摸炳哲的头,却发现眼前的人是希顺,顿觉伤心不已。永珊醉得不省人事,希顺只好把她背回自己家。

  炳哲随怡娜赴海岛拍摄外景,由于导演和制作人晕船,只有炳哲和怡娜登上了海岛。炳哲在一间废弃的房子里生好火,留下冻得发抖的怡娜独自出去拍摄。看着岛上的风景,炳哲触景生情,想起儿时与永珊嬉戏的情景,不禁心中思念。而此时的怡娜想着炳哲说难以接受她的话,内心十分难过。

  炳哲责怪怡娜引诱自己,然而怡娜回答道:“伸出手的人是我,抓住手的人却是你。其实我的心也很痛。”面对泪流满面的怡娜,炳哲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带怡娜与炳哲上岛的船夫因母亲突然去世,匆忙离开了海岛,将两人独自留在无人的小岛上,所有人都联络不到他们。永珊听说后,急忙找希顺一同赶来,却见到炳哲与怡娜相拥下船的情景,希顺拉着伤心的永珊离去。

  炳哲照料在海岛冻病的怡娜,在她病愈后匆匆离去。怡娜欲挽留他,但炳哲表示虽然自己无颜面对永珊,但也不想再留在怡娜身边。

  痛苦的希顺问怡娜,是否自己去引诱永珊,她就可以重回自己身边……

第 5 集

  希顺质问怡娜,如果让自己去引诱永珊,那么他们之间的感情又算什么。怡娜答道他们之间一开始就只是相互需要而已,现在已经没有了任何感觉。她的话令希顺难过不已。

  永珊向怡娜询问她与炳哲之间发生的事情,但怡娜表示那是他们之间的私事,请她亲自去问炳哲。永珊动身回老家寻找炳哲,而怡娜也正在到处寻找他。

  永珊在老家的寺庙找到炳哲,炳哲坦白了他与怡娜之间发生的事情,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正在反省自己。炳哲的话令永珊伤心欲绝,晕倒在回家的路上。

  永珊约炳哲见面,却遇到寻找到此的怡娜。永珊表示可以不去介意他们已经发生的事情,请怡娜离开。然而怡娜告诉永珊自己已经怀了炳哲的孩子,永珊闻言伤心离去。

  公司员工对怡娜与炳哲间的关系议论纷纷,怡娜坦言传言都是真的,她爱炳哲。在公司门前,希顺询问怡娜怀孕的事。怡娜承认自己谎称怀孕以此抓住炳哲,为了炳哲自己什么都做得出。

  泪流满面的炳哲向永珊道歉,他告诉永珊不希望怡娜的孩子出生后象自己一样无父无母,所以只好留在她的身边。心碎的永珊随希顺驾车离去。

第 6 集

  希顺带永珊来到酒吧,看着借酒浇愁的永珊,希顺打电话给怡娜,表示要要将她的阴谋公诸于众。但见到永珊泪流满面不停叨念着炳哲,希顺却欲言又止。

  永珊向炳哲表示父母那里自己会去解释,要他好好照顾自己。炳哲即将要搬出与永珊同住的宿舍,永珊的妹妹将此事告诉了父亲。

  怡娜质问希顺是否将自己的阴谋告诉了永珊,希顺表示因为自己开始喜欢上永珊所以才没有说。怡娜听希顺说起炳哲与永珊从前相爱的故事,心里满是醋意。

  永珊的父亲来到汉城,在父亲面前永珊一再为炳哲开脱,但父亲还是狠狠责打了炳哲。事后父亲含泪为炳哲敷药,感叹既然他作不成自己的女婿,只好把他当作儿子了。永珊听到他们的对话,心中怅然若失。

  炳哲主动约怡娜吃饭,令怡娜欣喜不已,精心打扮一番前去赴约。炳哲表示还不能马上与她在一起,希望怡娜能给他一段时间。怡娜问炳哲是否因为有了孩子,因为责任感才选择与她在一起,炳哲坦言的确如此。他们的对话偶然被员工听见,怡娜向他们表示自己即将结婚。希顺闻听说后心情落寞。

第 7 集

  炳哲就要离开宿舍,永珊为他做好最后一顿早餐,炳哲怀着难过的心情吃着用餐,永珊却一再地鼓励开导他。

  永珊想起与炳哲共度的种种情景心情烦乱,跟谁都说要结婚,希顺得知后带她一起出去散心。两人在影院里看电影,永珊突然想起炳哲有梦游爬上高处的毛病,十分担心,急忙赶往炳哲住处。

  怡娜听手下吴商务说起她谎称怀孕欺骗炳哲的事,知道那是希顺透露的。怡娜担心炳哲得知此事,急忙赶回公司去找他。怡娜在楼顶找到炳哲,误会他要自杀,泪流满面地恳求炳哲。不忍见她伤心的炳哲抱住她轻声安慰,这一情景恰被赶来的永珊和希顺看到,两人的心里都不好受。

  失恋后的永珊发起高烧,永珊的妹妹手足无措,只好到公司通知炳哲,炳哲听说后发疯一样地跑向永珊住处。怡娜看着炳哲跑去的样子,担心他再也不会回到自己身边,央求吴商务打电话给炳哲谎称自己流产住院。炳哲接到电话,站在永珊宿舍门前犹豫不决,最终还是返回怡娜身边。

第 8 集

  永珊回到老家整理心情,正当她陪父亲下棋时,希顺前来拜访,令永珊颇感意外。永珊告诉希顺家里是更大的伤心地,这里的一草一木都令自己想起炳哲。她决定随希顺返回汉城。

  永珊刚回汉城就听说怡娜与炳哲即将结婚的消息,她怀着悲伤的心情劝炳哲要坚持自己的选择,一定要得到幸福。炳哲情不自禁抱住永珊泪流不止。怡娜远远看见他们相拥的情景欲上前制止,却被希顺拉住,劝她不要破坏炳哲对她的印象。

  即将结婚的炳哲带着怡娜去见视作爸爸一样的永珊父亲,面对着亲人们责怪与伤心的眼神,炳哲心里不是滋味。怡娜感叹嫁给他比得到江山更难。

  永珊听说炳哲带着怡娜去见父亲的消息,再次借酒浇愁,希顺极力开导,两人的关系日益融洽。

  永珊的妹妹和朋友时光等人结队到怡娜公司示威,抗议她抢走炳哲。怡娜满心委屈地向炳哲哭诉,炳哲只好打电话请永珊将他们带走,令永珊心中不是滋味。

第 9 集

  永珊忍着心痛找借口骗回了妹妹和朋友们。希顺安慰伤心的永珊,表示会尽一切努力让她渐渐忘掉过去,并向她提出求婚。永珊十分感动。

  希顺告诉怡娜他已经向永珊求婚,自己真的爱上了她。怡娜担心炳哲得知后去找永珊,请求希顺最好不要现在结婚。但希顺表示这样的话就一切已成定局,不会再有反复,并笑着问怡娜是否要一起去旅行结婚。

  炳哲听说永珊要结婚的消息,在门口守候永珊,却见到她与希顺一起回家。看着他们亲近的样子,炳哲心情难过。炳哲劝永珊不要草率结婚,但永珊回答让她流血的人是炳哲,而帮她止血的人却是希顺,如果不是炳哲当初的不坚定,事情也不会到此地步。炳哲闻听无言以对。

  怡娜劝说住在公司的炳哲搬到家里住,炳哲答应了她,令怡娜很开心,憧憬着与炳哲未来共度的日子。

  希顺随永珊到家里向其父母求婚,但永珊的父亲表示现在永珊的心情无法作出正确的选择,没有答应他们的婚事。依然不甘心的希顺守候在学校门前等待永珊父亲下班,父亲告诉希顺如果他爱永珊就要等待。

  希顺的诚意逐渐打动永珊父母,父亲找希顺谈心,表示如果他要娶永珊就要搬到永珊宿舍去住,这样对永珊更好些,并且要全心全意爱护永珊。希顺一一答应。

  希顺陪同永珊去试婚纱,却巧遇炳哲与怡娜。两对恋人共进午餐,炳哲与永珊分别提醒对方恋人需要注意的生活细节,令希顺和怡娜心里颇不是滋味。

  两对新人几乎同时举行了婚礼,新婚旅行时又再次相遇……

第 10 集

  旅行归来,炳哲与永珊同在一个部门共事,两人都表现得很不自然:炳哲变成了工作狂,永珊刻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却很不成功。怡娜看在眼里很不放心。

  希顺按照永珊父亲的要求,搬进学生宿舍与永珊同住,这里严格的作息时间令懒散惯了的希顺很不自在,希顺向永珊表示自己会去尽力适应。而永珊身边突然换成了希顺,也令永珊的妹妹和朋友们感到心里不舒服,妹妹打电话给炳哲诉说大家对他的想念,炳哲闻言心中五味杂陈。

  炳哲、希顺两对夫妻共进晚餐,在饭店偶遇醉酒的吴商务,炳哲照顾吴商务,却听到他酒后失言说起怡娜慌称怀孕欺骗他的事,令炳哲大吃一惊。炳哲继续追问,感到自己失言的吴商务却不肯再说下去。

  次日清晨,炳哲得知吴商务被希顺安排在宿舍,打算前去将昨晚的话问个明白。怡娜在公司门口遇到炳哲,她感觉炳哲似乎已经察觉她假怀孕的谎言,急忙打电话给希顺商量,他们的对话被永珊听到,希顺神神秘秘的样子令永珊感到可疑。

第 11 集

  炳哲来到宿舍向吴商务追问关于怡娜假怀孕的事,吴商务无可奈何之下只好道出实情,得知一切后炳哲心中难过,请吴商务不要将此事再说出去。

  炳哲怀着难过的心情来找一起长大的好友时光,两人一起喝酒打架,尽情发泄心中的苦闷。

  炳哲想起今天是永珊母亲的生日,带了礼物回去看望,母亲虽然表面上对炳哲很生气的样子,但心里还是很关心当作儿子一样看待的炳哲,亲手为他做好饭菜。这令炳哲心里更觉亏对永珊父母。

  怡娜始终联络不到炳哲,心中焦急。听手下员工说他已经返回公司,匆忙赶来找他。愤怒的炳哲责怪怡娜不该慌称怀孕欺骗感情,但怡娜回答自己也是因为太爱炳哲,没有办法才出此下策。炳哲告诉怡娜她伤害的不仅仅是自己,她给所有关心自己的人都带来伤痛。

  永珊与希顺一起回去看望父母,带回母亲亲手做的螃蟹。住在宿舍的朋友们一起吃着,说起最爱吃螃蟹的炳哲,永珊听了心里不是滋味。

  永珊去找希顺,遇见怡娜正从希顺房间走出。怡娜借口来取唱片,她不自然的表情让永珊感到有些可疑。希顺托永珊带东西给朋友,朋友却误会她是怡娜,永珊才得知从前希顺与怡娜曾是一对恋人,深感意外。

第 12 集

  时光拉着炳哲与永珊见面,永珊询问炳哲怡娜是什么样的人,炳哲误会她已经知道怡娜慌称怀孕的事,问她是否见过吴商务。得知她还不知道真相,炳哲才放下心来。

  永珊到希顺工作室向他询问其与怡娜的关系,正当希顺无言以对时,怡娜从卫生间走了出来,见此情景永珊愤然离去。

  希顺告诉怡娜永珊已经察觉到了他们的关系,打算在永珊找吴商务询问前向她坦白真相,并劝怡娜向炳哲忏悔。

  怡娜叮嘱吴商务千万不要把自己从前与希顺的关系告诉永珊。怡娜刚走,炳哲又来找他,请他不要把怡娜慌称怀孕的事告诉永珊。吴商务却误会他指的是怡娜与希顺的关系,一不小心又说露了嘴。炳哲得知怡娜与希顺曾是恋人,深感意外。

  炳哲向希顺询问其与怡娜的关系,希顺坦言过去与怡娜曾是恋人,但那已经是过去的事。炳哲问他是否早就知道怡娜的阴谋,希顺承认知椴⑺党龅背踱惹肭笞约阂沼郎旱氖隆1芘豢啥簦胂K炒蟠虺鍪帧?/P>

  永珊来找怡娜,怡娜表示当初自己太爱炳哲才会说谎,如果永珊想重回炳哲身边,她可能会做得更绝。两人不欢而散。

  永珊得知怡娜曾慌称怀孕欺骗炳哲的事,叮嘱怡娜千万不要将真相告诉炳哲,以免炳哲因此伤心。怡娜回答炳哲已经得知一切,而自己也因感情纠葛早已满心伤痕。永珊闻言十分担心炳哲。

第 13 集

  永珊在酒馆找到炳哲,看着炳哲难过的样子,永珊欲哭无泪,两人一起喝得烂醉。

  永珊找借口离开了家,希顺苦苦挽留但依然无法取得永珊的谅解。与此同时,炳哲也正要离开怡娜,他向怡娜表示其所作所为不仅伤害了自己和永珊,也伤害了爱着她的希顺。

  希顺和怡娜都在焦急寻找着各自的爱人,他们在永珊的老家相遇。两人一起饮酒聊天,从希顺不经意的言语中,怡娜才体会到其实他一直爱着自己。怡娜与希顺一同去见永珊父母,然而永珊却不在这里,父母表示不相信炳哲与永珊一同出走。

  永珊在老家附近的旧屋遇到炳哲,两人一起度过了愉快的一天。永珊希望两人能够重新开始,但炳哲却表示自己难以再找回从前的感觉,难以再去面对永珊的父母。永珊闻言伤心地跑了出去,炳哲安慰永珊,两人在海边深情相拥。

  炳哲获悉曾抚养他长大的师太去世了,与永珊一同回去拜祭。跪在师太灵前,炳哲伤心不已。

第 14 集

  炳哲与永珊正在拜祭师太时,希顺和怡娜赶来。怡娜质问炳哲是否一直同永珊在一起,她的态度令永珊看不过去。永珊将怡娜叫到一边,表示自己一直与炳哲在一起,而且拜祭师太后还要与他在一起。怡娜闻听气愤不已,给了永珊一记耳光,两人大打出手。炳哲与希顺过来劝架,结果他们也动起手来。永珊父母见此情景,赶来将四人拉开。母亲生气地打了永珊,令满心委屈的永珊痛哭不止。

  炳哲晕倒在师太灵前,怡娜将他带回汉城,昏迷不醒的炳哲呼唤着永珊的名字,令怡娜感到心碎。

  永珊含泪向父母道出一切,说出怡娜与希顺曾是恋人关系以及她慌称怀孕夺走炳哲的事。父母为女儿和炳哲感到伤心。离开家后,永珊向希顺提出分手,两人心平气和地解除了夫妻关系。

  炳哲始终昏迷不醒,默念着永珊的名字,无可奈何的怡娜只好打电话叫来永珊。希顺将永珊送至怡娜楼下,看着永珊全心照顾炳哲的样子,怡娜默默地退出了房间。

  希顺不放心怡娜,打电话请她下楼。希顺问怡娜是否记得以前对她说过的话,怡娜回答遇到炳哲前的事对她来说都很遥远。希顺表示希望她能再想一想。

  炳哲终于醒来,守在床边的怡娜扔下手中的粥碗不顾一切扑进炳哲怀抱。看着泪流满面的怡娜和地上洒落的米粥,炳哲不禁感动,抱着怡娜轻声安慰。门口的永珊见此情景心中难过。

第 15 集

  炳哲看到地上永珊遗忘的手机才知道永珊来过。怡娜向炳哲表示等他病愈之后就可以自由了。

  炳哲病愈,怡娜却仍不甘心就此失去炳哲,约他一起到曾经共处的海岛回忆过去。希顺不愿见她一错再错,劝怡娜回头,两人不欢而散。躲在角落的炳哲见此情景,鼓励希顺说出对怡娜的爱,希顺终于鼓起勇气向怡娜表明爱意,但怡娜却一时难以接受。

  永珊的父亲询问女儿是否还希望与炳哲在一起,永珊表示他已经不再是从前自己认识的炳哲,很难再去接受他,自己也不想再去爱任何人。看着伤心的女儿,父亲心情难过。

  炳哲向怡娜表示自己只会让她痛苦,能够安慰她的人不是自己,他现在只想回到永珊身边。炳哲的话令怡娜深感无奈,终于决定放弃炳哲。望着炳哲离去的背影,怡娜笑着留下泪水。

  离开怡娜后,炳哲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永珊,然而永珊却不想同他再有瓜葛,请父亲慌称自己不在。父亲告诉炳哲永珊不想再见到他,令炳哲心情失落。

  怡娜终于想起希顺让她回忆的话,体会到希顺不愿离她而去的心情,赶到机场寻找即将出国的希顺。见到怡娜到来,希顺惊喜异常。两人破镜重圆,深情相拥。

  在朋友们的安排下,炳哲与永珊回忆起美好的过去,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情感,痛哭着紧紧拥抱在一起……

分集:15集剧情 20集剧情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