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故事讲述皇族出身的郑兰贞阴差阳错地被京城一位大官的妾室收养,她的真实身份被掩盖。因为不是正室夫人所生,兰贞受尽了歧视和嘲笑。

分集剧情:
第1集

    朴元宗在'中宗反正'的过程中刺杀了领议政慎守勤,他想铲除祸根因此要求中宗废掉皇后,伤心难过的中宗去找慈顺皇太后禀告这一切希望她能保全皇后,但慈顺皇太后非常清楚宫中目前的情势因此也莫可奈何,过了几天中宗还是不愿决定皇后废位的问题,因此朴元宗决意把皇后赶出宫外,反正功臣发现中宗和他的宗亲有可疑的行为因此开始监视他们。中宗的宗亲密秘的聚会还提出刺杀朴元宗的意见,这时候偷听到他们谈话的蒙面人去找朴元宗把事情告诉了他,朴元宗立刻去找中宗告知宗亲密谋的事并把他们全部抓进来,巴陆郡被抓之前让已经怀孕的太太继香偷偷的逃跑。

  巴陆郡跟继香分离的时候将自己的玉佩折成一半交给继香,希望她生下孩子之后把一半的玉佩交给孩子证明孩子是自己的骨肉,继香往自己的故乡逃跑没想到在半途中被倭寇射伤,还好得到唐秋的帮忙生下了女儿后才闭上了眼睛…

第2集

    唐秋遇到了鞋贩跟鞋贩说他很担心兰贞的命运很坎坷,鞋贩不懂唐秋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唐秋告诉鞋贩,这孩子的命中充满了男人的真气,将来会掌控整个天下但也因此会短命,因此唐秋要把孩子送到寺庙出家当尼姑,水军节制使郑允谦的太太朴氏她决定暗杀妾张兴妻,因此派了丫环把张兴妻推到悬崖下,张兴妻虽然好不容易保住了性命但是肚子里的孩子却流产了,她为了安慰孩子的灵魂到寺庙去,在那里发现了唐秋带来的孩子兰贞,她决定把兰贞当作自己的孩子。

  唐秋把孩子的出生秘密及一半的玉佩交给张兴妻,皇后被废之后慈顺皇太后决定重新选出新的皇后,反正功臣知道这件事情之后纷纷推荐自己的女儿和亲戚,把她们全部送进后宫中宗一开始对她们一点兴趣都没有,不过到最后仍被她们的美色所吸引,最后尹任的妹妹尹氏成为第二任皇后,反正的核心人物朴元宗一天入宫的时候突然感到胸口巨痛,没多久便断了气…

第3集

    郑允谦发现兰贞非常的聪明,因此送她一本'明心宝鉴',玉莲知道后非常忌妒兰贞,骂她居然看汉人的书而非韩文并顺手将明心宝鉴丢到火堆里去。后来郑允谦叫兰贞拿书来阅读时兰贞只好告诉郑允谦说她不小心把书给烧了,郑允谦于是叫管家再从儿子阿廉的房间拿明心宝鉴出来,又送给兰贞,兰贞拿着书从郑允谦的房间出来后,阿廉刚好看到自己的书在兰贞的手中,气愤之下打了兰贞一巴掌。

  皇后的身体一直很不舒服,因此中宗非常的担心,后来太医告知是皇后怀孕了,皇后得知后感动的流下泪来并开始殷殷期盼着太子的诞生,而一直想独占皇上宠爱的敬频得知这消息之后非常的气愤,兰贞对着母亲说她希望过着像人的日子,所以要求母亲离开这个家…

第4集

    玉莲和阿廉为了赶走兰贞母女因此打破了皇上赐给父亲允谦的砚台,想陷害兰贞,兰贞跟朴氏说她没有打破砚台,朴氏非常的生气,把兰贞关在仓库里不让她吃任何东西,允谦听到这消息之后跟朴氏说打破砚台的人是他跟兰贞无关。敬嫔朴氏听到皇后怀孕的消息非常的不悦,因此煮了一碗松粥里面放了奇怪的白粉送给皇后吃。皇后非常感激敬嫔把松子粥全部吃完了,后来皇后一直想呕吐但是大家以为她是在害喜,

  兰贞的母亲叫兰贞以后不准再看书,兰贞吓了一跳问她理由,兰贞母回答兰贞说看书了解天下,只会带来痛苦而已。巴陵郡从巨济岛回来他到紫云儿家碰巧遇到了郑允谦,那天晚上巴陵郡就到郑允谦家过夜遇到了拿水来的兰贞…

第5集

    兰贞想问阿廉跟玉莲,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这样欺负她,玉莲告诉兰贞说,她的罪就是像狐狸精一样,在他们的父亲面前撒娇而独得父亲的宠爱,兰贞说虽然她的身份不同,但是大家都是同一个父亲的骨肉,她也是个官宦之家的子孙,玉莲却嘲笑兰贞说,她是个谋反罪人的子孙,赵光祖遇到了巴陵郡,跟他说朝廷充满着靖国功臣所散发出来的恶臭,要拔除他们的根,朝鲜才会有将来可言,巴陵郡反问赵光祖说,但是他们不就是服侍皇上的栋梁,但是赵光祖说要把烂掉的栋梁砍掉,选用道学政治才能导入像尧舜时代一样的太平盛世。

  鞋贩做了一双花鞋送给兰贞,阿廉看到兰贞穿的花鞋问她是在哪里偷来的,结果兰贞把阿廉称为哥,说她没有偷花鞋,阿廉听到兰贞叫自己是哥哥,一气之下打了兰贞一巴掌,兰贞母替兰贞向阿廉道歉,结果阿廉把兰贞母用力的甩开,生气的兰贞打了阿廉一巴掌…

第6集

    兰贞打了阿廉一巴掌之后离开了郑允谦的家,但是兰贞没什么地方可以去因此只好到鞋贩的家,她跟鞋贩说她不要再回到喜欢欺负她不把她当人看待的家。鞋贩看着兰贞觉得很心疼,他说如果哭可以发泄心中一些恨意的话叫兰贞好好的哭出来。

  赵光祖想找巴陵郡讨论有关清明政治,但是看到尹任在场赵光祖说他不要跟皇上的外戚谈政治,因此转身就走,尹任说如果太直的话很容易断掉,赵光祖就是这样的人物,但巴陵郡说赵光祖才是可以领导这国家的大人物。

  兰贞在鞋贩家认识了玉梅香,因此跟她做了朋友,兰贞想她这一辈子既然只能当官婢或人家的妾不如当妓女掌握整个权势,好向那些曾经蔑视她的人报仇。

  因此兰贞就去找玉梅香的母亲紫云儿,玉梅香知道兰贞想当妓女之后跟兰贞说要打赌谁先成为朝鲜最有名的名妓。兰贞在紫云儿的酒店厨房里帮忙,她端着酒瓶进客人房间没想到在那里遇到了巴陵郡和郑允谦…

第7集

    兰贞想就算回家里去她的处境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因此感到很痛苦,兰贞说她想当妓女,结果玉梅香建议兰贞到松岛去找个叫做黄贞伊的大名妓,玉梅香将玉戒指送给兰贞叫她需要的时候拿来用。

  敬嫔朴氏找赵光祖来让她的儿子福城君接受太子的教育,结果赵光祖却很生气的说嫡庶的身分很清楚一个后宫所生的孩子,怎么能接受太子的教育。敬嫔怀恨在心,并且要赵光祖走着瞧,兰贞到松岛找黄贞伊但没见到她,偶然之间遇到了吉尚和小莉,因此加入了他们的马戏团。马戏团的团长慕加非向黄参奉收了一百两银子将兰贞卖为童女(陪老人睡觉的女孩童)…

第8集

   唐秋听说兰贞为了想当妓女而到松岛去告诉兰贞母说,如果兰贞当妓女的话她的未来就会发生无法收拾的灾难,兰贞母听了之后吓了一跳唐秋提醒兰贞母说,当初唐秋已经警告过兰贞母,兰贞未满十六岁时千万不能让她穿华丽的衣服,唐秋因此到松岛去找兰贞,在吉尚的帮忙下兰贞从黄参奉家逃了出来, 但是兰贞没有地方可去,吉尚劝兰贞回家里去,这时候兰贞和吉尚遇到了到处寻找他们俩个的慕加非,慕加非打算把兰贞带走,但是棱金哭着求慕加非让兰贞走,章敬皇后辛辛苦苦生下了皇子中宗和慈顺太后都非常的高兴,跟着唐秋上路的方伯人偶然之间遇到了尹氏,方伯人看到尹氏之后突然跪了下来称她为皇后…

第9集

  方伯人跟唐秋在一起偶然之间看到兰贞的面相,他告诉唐秋说兰贞脸上呈现高贵与卑贱相混的相,而且说她是皇室的骨肉唐秋听了之后吓了一跳,他怪方伯人说他在汉阳待太久才会眼花撩乱看错面相,生下太子的章敬皇后产后不到七天因为产后血崩而过世,她临死前拜托中宗好好保护他们的太子章敬皇后死了之后,为了抓住中宗的心后宫们手忙脚乱,兰真不小心听到风水婆和方伯人讨论自己身世的问题,因此跑去找娘问她自己的父亲是谁

第10集

    兰贞为了自己的出生问题感到烦恼,兰贞母很确定的告诉兰贞说,兰贞的确是郑允谦的女儿,兰贞母去找风水婆,如果谁再提到兰贞出生的问题那么她也不会善罢甘休,风水婆一开始还顶撞兰贞母,但是看到兰贞母不寻常的态度还是感到害怕,因此答应兰贞母以后再也不敢提有关兰贞的出生问题。尹任和金安老决定要专门从没有地位也没有背景的家庭里选出一个,新的皇后因此尹任推荐了尹氏,但是入宫当天因为她生病晕倒,所以失去了机会尹氏的哥哥元衡为了算妹妹的八字,因此去找方伯人,结果方伯人告诉元衡说尹氏未来将掌握整个天下。

  兰贞穿着玉梅香送给她的华丽衣服跳舞却被兰贞母发现,兰贞母怪兰贞结果兰贞反过来问兰贞母,她为什么不能穿华丽的衣服,也不能看书,兰贞母告诉兰贞说这都是她的罪孽…

第11集

    唐秋看着兰贞很痛苦的样子请兰贞母把兰贞带回去,唐秋说虽然命是天生注定的但是克服自己的命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兰贞回到家里来之后告诉兰贞母说她要掌握财势和权力,不要再让任何人看不起她兰贞母说兰贞疯了,但是兰贞认为如果要不受人蔑视的话一定要掌握财势以及权力。

  章敬皇后的丧礼结束之后中宗娶了第三个皇后尹氏,尹氏看着敬嫔禧嫔昌嫔说过去章敬皇后因为怕后宫的眼神,因此连害喜都不,能但她为了确保内命妇内宫夫人的法道以及纪律,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再发生兰贞去找紫云儿说她想成为妓女,梅香在旁边听了之后骂兰贞说她想当的不是妓女而是个卑贱的娼妓,兰贞说只要能够掌握财势以及权力她什么事情都愿意做…

  解说因为上吐下泻因此无法参加评选的尹之任的女儿尹氏在丁丑年三月和时任刑曹判书的坡成君尹金孙的女儿一起重新参与评选,比了才色之后被选为中宗的第二继妃,军器寺别坐尹之任的女儿尹氏能成为新的皇后,那是因为当初为了预防外戚的跋扈,因此皇上决定从寒微的家门中挑选姑娘,但因为要生出皇子因此必须要具有才色,在这样的名义下尹氏是非常适合的对象,加上当时主张废妃慎氏复位的新进士林势力以及主张从后宫中选出新皇后的那些靖国功臣的竞争,在当时政治情况之下因为主张两是论而受皇上宠爱的金安老以及去世的章敬皇后的哥哥也是太子的舅舅尹任。为了保护太子所以在选尹氏为皇后的时候出了不少的力量,因此尹氏才被选为新的皇后尹氏被选为新的皇后之后,因为她是未来的皇后因此大家认为不应该继续让她住在民间,因此把她请到太平馆住尹氏透过从宫里派出来的尚宫们学习身为皇后应该有的礼仪以及宫中法道还有风俗等等,等待着大婚的到来。

第12集

  玉梅香说她不能看到兰贞变娼妓。因此怪紫云儿接受兰贞。但是紫云儿说兰贞的身体里流的是天下名妓的血。就算兰贞想当下流的娼妓也是不可能的。因此劝退了梅香。尹氏皇后叫来敬嫔和禧嫔以及昌嫔问她们有没有看过<内训>这本书,叫她们背出来听听。她们开始慌张,结果尹氏皇后骂她们说她们只会损伤皇上的龙体,叫她们子时之前把<内训>背熟,慈顺太后听到这消息之后跟皇后说,虽然皇后要很严厉但是有时候还是要包容。内宫夫人元衡到紫云儿的妓院来,他要找梅香,结果兰贞求紫云儿说让兰贞服侍元衡,元衡看到兰贞之后被她的美色迷住了…

第13集

  中宗听到敬嫔向尹氏皇后跪下来请罪,因此去找尹氏皇后,皇后说她认为敬嫔可能是悔悟自己过去的错误,这是确保内宫夫人纪律的好机会,中宗说敬嫔是个脆弱的女子叫皇后不要让她继续跪着,但是皇后非常倔强的跟皇上说,她不能这么做,兰贞背着自己的母亲偷偷到紫云儿的妓院里,从厨房的工作开始学起,过了几天之后,紫云儿教兰贞妓女必须要遵守的三件事,开始让兰贞接受妓女的课程,兰贞去找梅香说她想跟梅香学歌舞和伽琴,但是被梅香拒绝。慈顺太后把章敬皇后所生下的皇子介绍给尹氏皇后,拜托她像亲生儿子一样养育,虽然尹氏皇后满口说她会但是却露出不悦的表情,吉尚到了汉阳吃饭结果发现被一群人追打的白致洙,吉尚救了白致洙之后白致洙为了表达感激因此带吉尚到妓院去,没想到吉尚在那里遇到了兰贞

第14集

  被兰贞迷上的尹元衡去找兰贞说他愿意做兰贞一辈子的情人,因此希望能跟兰贞过一夜,但是兰贞要求元衡希望他带兰贞去见皇后娘娘或把她娶为正室,元衡说那是不可能的事,结果兰贞说那么她也不要再跟元衡见面了,禧嫔洪氏没办法背<内训>,因此自己准备鞭子去找尹氏皇后,皇后跟禧嫔说她的腿有什么错,有错的话是内训都背不起来的愚蠢的头脑污辱了禧嫔,兰贞母透过朴氏知道兰贞成为妓女的事,一气之下去找紫云儿,兰贞母骂紫云儿说都是紫云儿煽动了兰贞,兰贞才想当妓女的,兰贞母失魂落魄走路回家的时候被狂奔的马踩了一脚因此昏了过去…

第15集

    兰贞的母亲在闪避马匹的时候不慎撞到了头部,没想到之后她就不认得兰贞了,兰贞非常的担心准备药给她吃,但是兰贞的母亲拒绝吃药。皇上透过敬嫔听到有关宫中的周转金的事,件因此去找皇后,骂皇后说皇后的父亲买了豪华的住宅,各个地方送来的礼物堆满了仓库,这还不够还想挪用宫中的周转金,皇后不敢讲话结果,皇上还骂皇后说喜欢挑人家的毛病却不会去看自己的缺点,皇后感到污辱。

  朴氏叫兰贞来命令她说老爷回到内职之前叫她们母女离开都城,兰贞问起理由结果朴氏说娶谋反罪人的女儿为小妾,这还不够她的女儿居然成为妓女,这样只会影响到老爷的前途,结果兰贞回答说她们早就跟这个家断绝了关系,不管她们在哪里做什么事情都不要干涉…

第16集

  贝管家受夫人朴氏指示带着几个奴仆到兰贞的家,叫兰贞马上离开都城,兰贞觉得很荒唐说她绝不能这么做,贝管家只好叫奴仆们把兰贞拖了出来,把房子里所有的东西都破坏。这时候唐秋刚好出现,因此兰贞逃过了一劫,唐秋建议兰贞为了兰贞的母亲暂时换个地方去住,敬嫔朴氏贿赂两个皇后殿的宫女监视皇后殿的事,被皇后尹氏发现因此这两个宫女被 拷打皇上根本搞不清楚状况,听到消息之后非常的生气…

第17集

  兰贞去找朴氏问她为什么要这样逼迫她们,把她们母女赶出都城外,朴氏说兰贞成为娼妓丢光了老爷的脸,她怎么能袖手旁观,结果兰贞反问朴氏说什么时候把兰贞和兰贞母当人看待过,她还说如果一直这样欺负她们母女两个,那么她只好做出真的会影响老爷前途的事情来,皇后召见敬嫔但是敬嫔说她心情不好所以拒绝过去,皇后非常的生气下令说就算拖着来也可以,让敬嫔跪在她的面前这时候敬嫔就跑到慈顺太后面前告诉太后自己怀孕的消息,太后听了之后非常的高兴,皇后知道之后非常的不悦…

第18集

  兰贞见到尹元衡的时候问他是不是真的一辈子都不会结婚,只有她是唯一的元配,元衡说男儿一言重千金绝不会违背他的誓言,兰贞要求元衡把这句话写在纸上,因此元衡在纸上写"一片丹心"四个字。梅香向兰贞道歉,这一阵子她对兰贞非常的凶,希望像以前一样做好朋友,结果兰贞说其实她一直把梅香当作是最好的朋友。慈顺太后叫皇后尹氏来说敬嫔怀了皇上的骨肉,因此就算她做错了什么事也原谅她不要再计较。元衡和金氏举行婚礼的前一天晚上,兰贞请元衡到他们的新婚房来,结果这天晚上他跟尹任以及金安老大醉因此没办法去找兰贞…

第19集

    兰贞问吉尚说如果她成为人家的小妾会不会依然喜欢她,吉尚说他有把握让兰贞过着幸福的日子,兰贞说虽然她也喜欢吉尚,只是虽然不愁吃住的问题也无法填补她的空虚。敬嫔把皇后送给她的汤药在禧嫔和昌嫔面前摔掉,昌嫔骂敬嫔说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不敬的行为,结果敬嫔跟昌嫔说她到底站在皇后那边还是后宫这边,叫她最好表明清楚她的立场,昌嫔觉得很荒唐,结果敬嫔说她早就知道昌嫔是扮演皇后的耳朵和眼睛的角色。

  跟金氏举行婚礼的尹元衡始终忘不了兰贞,因此又来找兰贞了,兰贞怀疑元衡对兰贞的一片真心,结果元衡说他愿意在兰贞面前跪下来发誓…

第20集

    兰贞跟元衡说容易燃烧的心也容易熄灭,所以有一天如果他真的有把握可以实现诺言的时候再来找兰贞。郑允谦从边境回到内职来兰贞到郑允谦的家里来恭喜他升迁到内职来,结果允谦很生气的问兰贞是不是真的当了妓女,兰贞告诉允谦说她正在接受妓女训练,允谦骂兰贞说不要丢家门的脸,兰贞反问允谦说她是小妾生的女儿,就算她当了妓女怎么可能会影响到允谦的家门,还求允谦说希望让她们母女离开他的影子下。

  敬嫔为了顺利的生下皇子,因此在昭格署不分昼夜施行法术,结果听到谣言的赵光祖去找皇上,请皇上革除昭格署听到此消息的慈顺太后以及敬嫔激烈的反对赵光祖的意见…

第21集

    兰贞对尹元衡说既然不能娶她为妻,就要带她去见正宫王后。兰贞见尹元衡面露难色,就说只要能见到王后,她会心甘情愿做他的小妾。尹元衡只好来到尹妃处提起兰贞,尹妃说自己偶尔会想起那个聪明的女孩。

  兰贞母对唐秋说起兰贞要当妓女的事情,决意要去拜见正巧住在寺庙里的巴陵君。唐秋极力阻止她去见巴陵君,兰贞母说不让她说出女儿的出生之谜,她一辈子都会感到内疚。

  大臣们见中宗(崔钟焕饰)不愿意废除昭格暑决定集体罢官辞职。中宗为这件事自责,慈顺大妃却说这都是因为赵光祖在幕后操纵一切。

第22集

    兰贞来找尹元衡的正夫人金氏,将尹元衡写给自己的‘一片丹心’拿给她看。金氏耻笑说除了兰贞说不定别的妓女也拥有同样的字据,要是想要钱,她可以给兰贞一点。金氏见兰贞说不出话,严厉指责她不要再用这些废纸条来给大人的脸上抹黑。

  朴熙亮将要跟玉莲成亲,这一天朴熙亮来到兰贞的住所,对她表白假如得不到兰贞的爱,他宁愿去死。兰贞坚决摔开朴熙亮的手,说自己虽然只是一个身份低下的小妾的女儿,但也不愿意被两班的儿子玩弄。

  兰贞让方伯人看看自己的生辰八字,方伯人吃惊地说兰贞的八字是一个死人的八字。

  巴陵君(崔东俊饰)从妓院里出来的时候不小心将装有半块玉佩的带子掉到地上,兰贞拾到了这块玉佩。。。

第23集

    尹元衡埋怨兰贞去找金氏,兰贞却指责他身为国家的大臣竟要欺骗一个女人,气得尹元衡无话可说。

  皮鞋匠告诉兰贞她的母亲因为女儿要当妓女的事情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兰贞说自己决意要当妓女也是为了母亲。皮鞋匠忠告她不管以后做什么,只要是为了自己就好。

  吉尚从白致洙(金基贤饰)处拿到自己的赎金。吉尚把钱交给兰贞,并请求她回到自己的身边,兰贞说钱并不能买到一切,生气地将钱摔在吉尚的脸上。。。

第24集

    兰贞母(金英兰饰)说她不愿意失去女儿,决定将兰贞的出生之谜永远地埋在心里,并把玉佩还给唐秋。

  尹妃赞成赵光祖等大臣们废除昭格暑的主张,慈顺大妃指责她在嫉妒敬嫔怀有身孕。

  朴熙亮又一次来找兰贞,并想抱住兰贞。兰贞从怀中拿出银匕首,警告他不要乱来。朴熙亮说得不到兰贞的心他愿意去死,并强行抱住兰贞。就在这个时候,郑允谦开门走了进来。。。

第25集

    郑允谦指责朴熙亮明明知道兰贞是自己的庶女,为什么还要做出这样的事情。朴熙亮百般求饶,郑允谦说要重新考虑朴熙亮和玉莲的婚事。慈顺大妃说尹妃是因为嫉妒敬嫔,所以才会与赵光祖等人同流合污,尹妃极力否认。慈顺大妃威胁尹妃她可以以昭格暑和敬嫔的事情为由,废了她的王后资格。尹妃深感自己没有后嗣和朝廷势力是多么危险的事情。吉尚表示自己并不是想用钱财来收买兰贞的心,不管她做别人的小妾也好,做妓女也好,他都会一直等下去。

  郑允谦决定解除朴熙亮和玉莲的婚姻,朴氏听到原由后面露不快。朴氏认定是兰贞先去勾引朴熙亮,便动手打她。。。

第26集

    朴氏去找兰贞说 都是兰贞勾引了她未来的女婿 同时破坏了玉莲的未来,兰贞说勾引的人并非她自己 而是朴希良 结果朴氏骂兰贞说居然污辱官宦家的子弟,在旁边听的兰贞母说她也相信兰贞 所以请她了解清楚状况之后再来找兰贞。

  敬嫔流产了 结果慈顺太后认为 这都是因为皇后忌妒敬嫔还帮赵光祖讲话 革除昭格署的关系,因此责怪了皇后 皇后把有血痕的手帕拿给慈顺太后看 说敬嫔让福城君接受皇太子的教育 因此这次敬嫔流产反而是转祸为福的事 看到手帕的慈顺太后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郑允谦把朴希良叫来问他 当初是谁先通知对方的 朴希良觉得立场很尴尬 因此说是兰贞先通知朴希良的,郑允谦因此去找兰贞母 说他要跟她们母女断绝关系,兰贞听到之后也很生气地说,既然郑允谦为了他的颜面断绝关系的话,她也不会把郑允谦当作自己的父亲…

第27集

    阿廉嘲笑的口气跟希良说:兰贞是不是在希良面前脱衣服勾引希良的,朴希良说:他只要看到兰贞,心里像火一样一直燃烧着,叫阿廉不要再污辱兰贞,这时候玉莲去找兰贞,问她说:她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为什么要把希良抢走?兰贞说玉莲就像一只乌鸦怕被凤凰抢走腐烂的鱼而紧张的样子,玉莲非常的生气,因此打了兰贞一巴掌,没想到兰贞居然打回去。

  皇后尹氏决定把敬嫔的吐血手帕处理掉 因此召全部的后宫到皇后殿来 在福成君的面前命令敬嫔把有血痕的手帕洗干净 洗手怕的敬嫔终于大哭了起来,皇后把唐衣交给元衡 叫他拿给兰贞穿 还叫元衡把兰贞带进宫里见她…

第28集

    兰贞见到皇后尹氏之后感动了流眼泪,结果皇后突然就责怪兰贞说:兰贞怎么可以叫她娘家停止祈福怀孕这件事,不知所措的兰贞向皇后尹氏说,她这么说都是为了皇后好,就算她死了一百次 她还是会这样建言的。皇后尹氏原本很凶的盯着兰贞,突然之间慈爱地笑着说,兰贞不只是漂亮 还拥有聪明的头脑。

  皇后尹氏先叫兰贞出去等,又对元衡说:兰贞是个聪明的女孩,可以成为他们的张子房,因此要让她待在他的身边,兰贞告诉梅香说 她已经决定要成为元衡的小妾 梅香听了之后觉得非常的惊讶,她反问兰贞,那么当初说要成为天下名艺妓的怎么办?兰贞说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皇后重新召兰贞进宫 问她为什么要向朝廷表明她不怀孕的意思?兰贞说:如果这么做的话,皇后就可以成为被歌颂的对象,而且朝廷对皇后的戒心也会消失,皇后尹氏听了点点头,这时候敬嫔的随从金儿看到皇后和兰贞一起在后花园散步,把这消息告诉了敬嫔…

第29集

    兰贞跟梅香说她决定要成为尹元衡的小妾,因此梅香就问兰贞,为什么改变了梦想,结果兰贞告诉梅香说,她已经见过皇后娘娘,怕如果她成为艺妓的话,永远都不能见皇后,所以决定放弃当艺妓的,而且兰贞说能解开她心中怨恨的人,只有皇后她一个人而已,所以能够靠近皇后的话,她什么事都愿意做。

  皇后把三位嫔妃和她们所生的皇子们全部召进皇后殿,这些嫔妃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因此非常的紧张,皇后让正室皇子坐在她的膝盖上,要求嫔妃所生的皇子对正室皇子誓死效忠,其它的皇子们都向正室皇子誓死效忠,但惟独福城君保持沉默,让整个气氛变的非常紧张,福城君说:根本不知道将来被封为皇太子的人是谁,所以他不能对现在的皇子誓死效忠…

  兰贞想让朴氏很难堪,所以故意把希良请到自己的家里来,搞不清楚状况的希良,跟兰贞说只要能够得到兰贞的心,就算跟玉莲退婚一百次他都愿意,在外面听到这些话的朴氏,气冲冲的跑进来…

第30集

    朴希良知道兰贞是为了让朴氏难堪所以故意利用他,因此骂兰贞说太残酷了,结果兰贞说:她从小就遭受朴氏轻视,过着像连猪狗都不如的生活,怎么可以责怪兰贞残酷.

  皇后尹氏叫敬嫔和福城君到皇后殿来,责怪福城君,怎么可以在皇后面前大声讲话,还当场离开位子,决定要打他的小腿,吓的敬嫔直说:是她没有训育好福城君,因此愿意替福城君挨打,皇后说没有训育好,的确是敬嫔的错,因此叫敬嫔来打福城君的小腿,敬嫔只好忍着痛打了福城君的小腿。

  郑允谦从风水婆那里听到,以前朴氏想谋害兰贞的母亲,所以派风水婆把兰贞的母亲从悬崖推下去的事,因此严厉的骂朴氏,但朴氏说她是为了郑允谦的前途以及家门的发展才这么做,郑允谦说他不想看到朴氏的脸了 因此叫她回娘家等候消息…

第31集

    兰贞回答假如皇上站在反正功臣一边,责罚大使宪,尹妃会因为失去靠山而自命难保。尹妃称自己绝不会与敬嫔妥协。尹妃交给兰贞一个出入牌,让她可以随时出入王后的住处。   尹妃问尹元衡愿不愿意纳兰贞为妾,尹元衡面露难色,尹妃说兰贞会给自己和尹元衡带来很多好处,并说会代他筹办迎娶兰贞的事宜。

  兰贞劝吉尚要想保住性命就不要再跟着赵光祖做事,吉尚回答自己已经卖给了赵光祖,不得不一直跟着他。

  金氏从正宫殿里出来的时候碰见了正要进正宫殿的兰贞......

第32集

    兰贞再次追问尹妃是不是真的不愿意跟敬嫔妥协,尹妃回答自己绝对不会跟敬嫔合作。兰贞说既然这样就得趁早打听朝廷里在搞什么阴谋。

  皮鞋匠问赵光祖何必为取消反正功臣的功绩和废除昭格暑之类的事献出生命,劝他为了国家的命运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性命。

  禧嫔与敬嫔携手,命香儿(丘紫美饰)在后院的每一片树叶上都用蜂蜜写上‘走肖为王’四个字,意思就是姓赵(趙)的人将会成为王。严尚宫将被虫子啃吃后现出‘走肖为王’四字的树叶拿给尹妃看,尹妃大吃一惊。郑廉对兰贞和朴熙亮怀恨在心,决定利用金鱼眼帮害死兰贞......

第33集

    吉尚救出了被金鱼眼帮捉去的兰贞,兰贞知道了是郑廉要害自己,发誓决不放过他。

  尹妃因为‘走肖为王’的事情心乱如麻,命吴尚宫将被虫子啃过的叶子都摘下来,然后让宫女们用舌头添树叶。宫女们异口同声说树叶是甜的。

  尹妃来到慈顺大妃出告知详情,断言有人在离间殿下和赵光祖的关系。慈顺大妃听到赵光祖要称王,面露不快。尹妃召集众嫔妃,说‘走肖为王’之事可能是后宫所为,这让禧嫔紧张起来。

  尹妃将树叶交给尹元衡,让他转交给兰贞。兰贞看到树叶后急忙入宫求见王后......

第34集

    兰贞称树叶事件将会引发一场血光之灾,劝尹妃不能站在事件的前头,尹妃答自己身为王后不能对殿下的事情坐视不管。兰贞说中宗为了保住自己的王位,不仅会除掉赵光祖,连王后也不会放过。

  禧嫔将写有‘走肖为王’的树叶交给中宗,并说这是赵光祖心怀逆心的证据。中宗问禧嫔是不是就他自己仍被蒙在鼓里,禧嫔回答是尹妃命人不要声张出去。

  中宗质问尹妃为什么要庇护赵光祖,并称他怀疑尹妃是不是真的适合做交太殿的主人。

  兰贞将郑廉引到妓院,命他跪下来求饶......

第35集

    因为吉尚和金鱼眼帮的人在场,郑廉只好向兰贞下跪。

  兰贞问敬嫔,禧嫔和昌嫔是谁向中宗泄露了树叶事件,敬嫔回答可能是禧嫔,禧嫔慌忙跪下来,称绝对不是自己泄露出去的。尹妃称不管是谁泄露出去的,事情到此为止,谁要是再搬弄是非,她绝不会放过那个人。这个时候,中宗推门走进来,中宗警告尹妃不要再干预朝廷的事。

  洪庆洲(安大勇饰)为了铲除赵光祖,请求郑允谦帮他动员五卫都总府的军队。郑允谦以没有得到御命为由,拒绝派兵。兰贞穿上尹元衡的官服,偷偷进宫......

第36集

    兰贞告诉尹妃殿下站在靖国功臣一派,尹妃不肯相信。兰贞解释中宗站在靖国功臣一边并不是因为他的性情残忍,而是为了保存自己的王位不得已而为之。兰贞劝尹妃必须得跟敬嫔妥协,尹妃面露难色。

  皮鞋匠劝赵光祖回乡避难,赵光祖不愿意相信中宗会害自己。

  兰贞问皮鞋匠怎样才能保护好尹妃,皮鞋桨给了兰贞一张封书,封书上写着“怀孕”二字。兰贞笑着说自己跟他的想法一样。

  中宗心里知道赵光祖不会企图谋反,陷入矛盾之中。这个时候敬嫔走了进来,劝中宗一定要铲除赵光祖这个祸根......

第37集

    敬嫔和禧嫔告诉中宗要是不尽快除掉赵光祖,他将会失去自己的江山。中宗说赵光祖不会是那种心怀不轨的人,禧嫔却流着泪劝他不要被赵光祖的外表蒙蔽了双眼。

  尹妃知道了敬嫔和禧嫔去找中宗的事情,面露不快。敬嫔告诉尹妃中宗将在今晚除掉赵光祖,让她好自为之。尹妃问敬嫔为什么要把这些告诉自己,敬嫔回答是为了看看她是不是真的会为元子的将来誓不怀孕。

  吉尚问皮鞋匠怎样才能救赵光祖,皮鞋匠回答只有杀了兵判大人。

  兰贞将烈酒递给尹妃,告诉她这样就可以睡一个安稳觉。

第38集

    严尚宫将酒递到尹妃得面前,尹妃喝完后又要了一杯。尹妃见严尚宫担心她喝太多,就说是兰贞的聪明和勇气不知觉中让她多饮了几杯。

  中宗在犹豫了一阵之后终于下御命将赵光祖一派抓获归案。赵光祖被抓入狱,却说自己今天陷入这种处境并不是中宗不明事理,而是因为小人在中间做埂。

  洪庆洲劝中宗判赵光祖一党图谋叛逆罪,兵判李长昆慌忙跑进来劝中宗事情还未查明,应该三思而后行。

  禧嫔听到赵光祖入狱的消息,说终于除去了一个儿子金元君被封为太子路上的一个绊脚石。   尹妃名吴尚宫召兰贞入宫......

第39集

    工判大人金铨拷问赵光祖,赵光祖坚决否认自己试图谋反,并骂金铨是小人的走狗。

  洪庆朱和南昆劝中宗趁早除掉赵光祖,中宗却默不作声。

  敬嫔向尹妃行完礼,准备走出去。尹妃问她是不是忙着去打听赵光祖的事情,敬嫔反驳说赵光祖已经是翁中之鼠,不用自己再费心。尹妃冷笑说殿下还没有下命令杀赵光祖,不要高兴得太早。

  数百名成均官儒生和士夫学堂的儒生涌入宫内,请求赦免赵光祖。儒生和禁部士兵之间发生了争执。   兰贞来祝贺尹妃身怀龙子,这个举动让尹妃措手不及......

第40集

     尹妃见兰贞泄露了自己怀孕的秘密,面露不快。兰贞解释只有让中宗知道这件事,王后才能自保。尹妃执意不肯让别人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坡陵君听到赵光祖被捕入狱的消息,急忙进宫替赵光祖求情。中宗最终决定流放赵光祖。

  兰贞从尹妃处出来后直接来到敬嫔的宫殿......

第41集

    兰贞告诉敬嫔应该尽快除掉朝廷中赵光祖的余党。敬嫔问兰贞怎样才能要赵光祖的命,兰贞回答应该在赵光祖一党中引起矛盾,让他们自相惨杀。兰贞告诉敬嫔尹妃可能怀有龙子,敬嫔大吃一惊。

  尹妃问中宗为什么只听小人之言,惨害忠良,中宗反问尹妃是不是想让自己在朝廷上认错,丢尽面子。

  尹妃知道了兰贞去过敬嫔处的事情,大发脾气......

第42集

    兰贞问尹妃为什么要责打自己,尹妃回答这是她在正宫和后宫之间挑拨离间的结果。

  敬嫔认定兰贞来找自己不过是奉尹妃之命,来告诉自己尹妃怀孕的消息。当听到兰贞被尹妃打成半死的消息后,开始怀疑兰贞来找自己的目的。房百仁告诉坡陵君应该放弃寻找女儿,不然会有血光之灾。坡陵君不肯相信。房百仁对皮鞋匠说坡陵君的面相很不好。

  敬嫔想尹妃可能真的怀有身孕,决定去找兰贞了解详情......

第43集

    敬嫔问兰贞尹妃为什么要隐瞒怀孕的事情,兰贞回答是为了在紧要关头借此除掉对自己有害的人。兰贞告诉敬嫔现在要防的不是尹妃,而是禧嫔。尹妃允诺尹元衡娶兰贞为妾,兰贞听到消息,甚感委屈。尹元衡不知道兰贞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第二天,兰贞来到尹妃处,质问尹妃为什么不相信自己。

  儒生们奏请中宗将赵光祖赐死,中宗急忙召见朝庭众臣商议此事。南昆说不仅要将赵光祖赐死,还应除掉其余党左议政安唐和兵判李长昆。中宗仍犹豫不决......

第44集

     尹元衡为了与兰贞的婚礼来到郑允谦家里,郑允谦拒绝接受两人的大拜。兰贞暗暗下决心总有一天要让郑家跪在自己的脚下。

  尹妃责问福城君为什么对元子动手,福城君辩解说是为了改掉他遇事慌慌张张的性格。敬嫔急忙赶过来,打福城君的耳光,并对尹妃说应该受惩罚的是教子无方的自己。

  中宗最终决定将赵光祖赐死,并将安唐和李长昆革职,使得洪庆洲一党欢呼雀跃。

  尹元衡发现自己与兰贞的成婚之日和与金氏的同房之日是同一天,陷入矛盾中。兰贞笑着说通过此事可以看清他的真心。

第45集

  兰贞母担心尹元衡纳小妾还要举行婚礼会让人们说闲话,兰贞劝说这是王后允诺的事情不用担心。尹元衡也说这是出于自己对兰贞的一片真心。沈正私自命令禁部都史(宋锦锡饰)将为赵光祖打坐示威的宗亲们捉进监狱,中宗知道后大发雷霆。金铨说打坐示威行为有损王室的尊严,并有轻视中宗之嫌,请求中宗定他们大罪。中宗将坡陵君和宗亲们流放到外地。赵光祖在流放地被赐药,并得知朝廷里已是小人当道,深深叹息......

第46集

    敬嫔从御医那里得知尹妃并没有怀孕,责问兰贞接近自己是不是为了让她相信尹妃已怀孕。

  郑允谦被怀疑是赵光祖的遗党,被捕入狱。朴熙亮对他说要是让自己成为郑家的女婿,他就可以在朝廷里替他说请。郑允谦指责他为人不实,自己宁愿一辈子都被关在监狱里面。

  尹妃决定整顿后宫秩序。尹妃例举了金尚宫的种种罪行,并说她跟敬嫔勾结。尹妃责打金尚宫,并警告她要以此为戒。

  兰贞告诉吉尚自己要跟尹元衡成亲,吉尚极力反对......

第47集

    吉尚问兰贞为什么不顾他的感受,兰贞回答自己要做的事情很重要,让他从此忘了自己。吉尚劝兰贞假如是为了荣华富贵才与尹元衡成亲,最好趁早打消这个念头。

  中宗问尹妃责打金尚宫的理由,尹妃回答说是因为她出入后宫的时候泄露了中宗和朝廷大臣们的秘谈内容。中宗回忆起自己与尹妃的种种不愉快,说两个人可能真的是没有缘分。尹妃要呕吐,中宗以为尹妃怀有身孕。

  尹妃急忙叫来御医,求他要是中宗问起,就说自己已有身孕。御医面露难色,尹妃解释说御医的一句话就可以救自己的性命。第二天,御医对尹妃诊脉后对中宗说尹妃已怀有龙子。

  敬嫔叫来御医追问详情,御医在无奈之下只好坦言尹妃并没有怀孕......

第48集

    兰贞问尹妃说假怀孕之事会后患无穷,尹妃充满自信地说御医不会欺骗自己。兰贞告诉尹妃敬嫔已经知道了假怀孕的事情,让她尽快跟中宗说自己已不慎流产。

  白致秀问吉尚愿不愿意跟苹儿成亲,吉尚回答自己一直都当苹儿是妹妹,没有想过要与她成婚。白致秀说自己要把苹儿培养成一名大商人,让他尽快离开苹儿。

  敬嫔让金儿在宫中散布尹妃并并没有怀孕的消息,慈顺大妃命人严查消息的来源。

  敬嫔来到尹妃处,劝她不要再演戏,尹妃火冒三丈......

第49集

    敬嫔告诉尹妃自己早已知道尹妃跟梁御医之间的密谋,尹妃说既然那么确认为什么不直接去告诉慈顺大妃,敬嫔回答是为了想看清楚尹妃是怎样自掘坟墓。

  兰贞来到白致秀处,让他阻止吉尚当尹院衡的护卫,白致秀断然拒绝,并指责她对吉尚的真心视若无睹。兰贞说自己喜欢的人只有尹元衡一人,白致秀指责兰贞已经失去了从前的纯真,并叫她不要再踏进自己的家门。兰贞说总有一天他会跪下来求她。

  申正受敬嫔之托来找郑允谦,告诉他只要跟自己合作,就可以无罪释放。郑允谦骂他是小人之辈,不可同谋。

  慈顺大妃为了证明尹妃并不是假怀孕,决定重新诊脉,这让很是尹妃忐忑不安......

第50集

    尹妃对慈顺大妃说这是有人嫉妒自己怀孕而散布的谣言,自己不想搭理她们。慈顺大妃说不能让小人之辈散步谣言给王室抹黑,尹妃称自己接受重新诊脉才是最伤王室自尊的事情。慈顺大妃说谣言散得太多反而对胎儿不好,执意劝她重新诊脉。

  尹元衡对兰贞说假如尹妃的假孕之事被泄露,说不定会满门抄斩,所以不能娶她。兰贞表示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自己都要跟着他。

  敬嫔对兰贞说尹妃想活命,只有向自己求饶。兰贞笑着说假如诊断出尹妃并不是假孕,到那时候尹妃绝对不会放过敬嫔。敬嫔断言尹妃不可能有身孕。尹妃决定接受诊脉。敬嫔的脸上出现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