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第一章 医世情缘

  许浚的父亲平安道龙泉郡首(相当于县令),母亲是妓女,因为出身卑微、备受歧视,因此虽然他天资聪颖,却终日放荡、不求上进。有一天,他在偷袭走私商的过程中认识了多喜,被她事亲的孝心感动因而对她关怀备至,在帮助她的过程中目睹了针术的奥妙,之后,多喜的父亲去世,深爱多喜的他便一肩承担起照顾多喜的责任。

  后来,许浚被诬告走私,被捕入狱,幸被向来冷漠的父亲营救。他带着他的母亲和多喜离开故乡,前往庆尚道山阴,但因迭生的意外事件,俩个人被拆散。他与母亲到达山阴,在一位叫具一书的猎手的帮助下勉强安置下来。

  有一天,为了医治母亲的急病寻找医生的过程中遇到了山阴的名医柳义泰。经过一番曲折成了柳义泰家中的挑水杂工,开始了他的医术生涯。但是,严重的歧视和柳义泰的冷漠,让他倍受艰苦。幸而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认识了客居柳家,的才女睿珍,睿珍欣赏他的学问及人格,开始教导他关于药草的相关知识……

  第二章 命运迭宕

  此后,凭着诚恳的态度与执着的信念,再加上睿珍的真心教导,许浚以杂工身分开始学习草药医学,突飞猛进的医术受到了所有学徒的嫉妒--尤其是柳道知。因为他爱慕睿珍已久,在得知睿珍与许浚过从甚密之后,他开始刻意打压、陷害许浚,对此,备受艰难的他几欲放弃学医生涯。幸而他与多喜再度相逢,并得到母亲同意让他娶多喜,对此,睿珍虽然感觉落寞,但仍旧尽心教他药学知识。

  在两个钟爱他的女子极力支持鼓励下,他更坚定钻研医术的志向,经过屡挫屡战的辛勤努力,他终于得到师父柳义泰的肯认,只是,不幸因为道知的嫉妒,他被误会收贿而被驱逐出医院。他在滂湟和绝望之中遇到了名医金民世,这番奇遇让他得以专心钻研整理自己的医术,去汉阳赴考。

  考试前夕,他为了医治紧急患者没赶上准备已久的科举考试,反而以小偷的罪名被监禁。但是这件意外让他声名大燥,师父柳义泰被他的仁心感动,重新收他为名下弟子,此事让中科举的柳道知与父亲柳义泰之间起了冲突,两人脱离父子关系。原本一直不愿接受柳道知的睿珍,不愿让许浚在睿珍和多喜之间为难,于是选择离开许浚与柳道知结婚。

  这时,师父柳义泰一病不起,柳义泰为了许浚的解剖试验,决定自杀,将自己的身体捐给许浚作为试验品。为了实现师父的心愿他更加奋发,终于在次年赴考,中了头榜,前往汉阳医院学习更高深的医术……

  第三章 苦难再起

  在汉阳医院,许浚遇到了杨礼寿,在那里得知杨礼寿是曾在三十年前与师父柳义泰开展针灸大战的针灸大王,因败在柳义泰手下而含恨在心。在杨礼寿的迫害下,他被发配到惠民所(形式同监狱),又开始了他痛苦的生涯。在惠民所里,他在杨礼寿的牵制折磨下过着痛苦的日子,但是在此,他也认识了对他崇敬深爱有加的医女-美霞,以及其它关心他、帮助他的许多朋友们。

  暗花明终于,许浚得到机会与杨礼寿展开医术大战。在大王、重臣和内医院所有人员的注视下,许浚以独特精妙的医术在极恶劣的环境下取得最后成功!杨礼寿和他的手下被赶出内医院的要职,许浚成为人人崇敬的神医,入主宫中成为御医之首。

  先祖二十二年,全国爆发传染病大流行,许浚积极研究病症和药方,紧接着出现的壬辰倭乱,许浚和母亲、妻儿被拆散,与美霞为了保存医书而努力着。后来,他在平安道定州与染病的睿珍邂逅,为了挽救睿珍,许浚投入了所有的精力钻研……

  第四章 潜心治学

  终于,战争结束,许浚与妻儿重逢,重整内医院的医疗设备与医书。先祖大王不顾大臣反对,破格将他认命为正一品崇录大夫。

  永昌大君出世之后,许浚的人生再次急转弯,拥护永昌大君和拥护光海君的两股 势力之间展开了激烈的政治斗争。虽然许浚一直身为光海君的御医,但他坚持医生只医病,不过问政事的清高的态度引来政治迫害,被免去大夫之职。

  先祖大王去世,光海君登基之后,许浚背负逆谋的罪名被判流放到南方。虽然生活颠沛流离,他在那里独自著述集传统韩国医学大成的“东医宝鉴”。

  终曲 献身苍生

  过了两年的流放生涯,光海君赦免了他,但是不顾大王的挽回,他回到故乡从事单纯的医疗和著述,历时十余年,终于编纂完成“东医宝鉴”。这时,又发生了全国性的瘟疫怪疾,全国上下群医无策,光海君急召他入宫研究,终于成功研制出抗病处方,然而他自己却因疲惫过度,不察自己也已染上此病,未来得及施以药石,便死于妻子怀中,举国哀恸扼腕……

分集剧情:
(1-6集)

  许浚为龙川郡守之子,但母亲是贱人出身,在阶级制度严格的韩国,许浚只可与官宦之子一同求学,却无法应试;纵使满腹经纶,却难展抱负,使他蒙受极大的耻辱,于是,他自甘堕落,终日与市井无赖为伍,流连烟花之地, 甚至走私交易。许浚在张大夫家商量与清国秘密交易时,认识了前来求医的多喜,多喜的父亲是被冤枉的大逆罪人,在逃亡中病逝。许浚基于对多喜的怜悯,替其父安葬,并为多喜安身。

  许浚为筹钱离开龙川及帮助多喜,与一帮兄弟再次冒险到渡头交易,被官兵逮捕,将其押送回父亲许纶的衙门处置。张大夫害怕秘密交易的事情败露,告发许浚帮助大逆罪人举行葬礼,许浚因此受到严刑拷问,幸被向来冷漠的父亲营救。父亲临行前一晚的说话, 令许浚深有所感, 他带着母亲和多喜离开故乡,前往庆尚道山阴,途中被同行的长番使令将钱财全部带走。

  许浚为筹足钱乘船,多喜向父亲的好友闵大人求助,原来闵正是陷害他父亲的人,多喜被闵捉走,许浚和母亲也被闵的手下捉住。许浚打倒闵的手下逃出,冒险到衙门告发闵大人,解救了多喜,而多喜也随之恢复官家小姐的身份,与多喜拆散后,许浚沮丧地与母亲到达山阴,得知父亲的朋友山阴县监已辞官回到汉阳的消息后,使他非常失望。在猎手具一书的帮助下,许浚母子得以勉强安置下来。

  许浚为了医治母亲的急病许浚来到山阴的名医柳义泰的医院求医。见识过柳义泰高明的医术后,许浚经过一番的曲折成为柳家的挑水杂工,开始他的求医生涯。许浚受到柳家杂工的歧视,因不了解要挑什幺的水作为药材用水,使其受到柳义泰的责难。幸得客居柳家的餋女睿珍指点,教会他分辨水的种类,正确了解水质对用药的关键。某夜,许浚看到睿珍在写药方,得知写的是病人的病历簿,里面记载了药名及处方。从此,许浚每晚深夜就去药仓抄下药方,但此事终被睿珍发现。

  病历簿记员吾根把钱全输给具一书,于是到药仓偷取名贵药材,被许浚碰见,义泰的儿子柳道知叫来许浚问话,睿珍出面替许浚解围。许浚劝吾根把偷了的药材放回药仓。义泰的夫人掌管着医院的经济权,要将没有钱看病的人赶出医院,刚巧义泰回来,病人才得以留下。道知不顾父亲的反对,到汉阳参加科举考试,义泰命许浚与道知同行。许浚因为到汉阳有望再见多喜而开心不已。在赶往汉阳的路上,道知遭到举子的奚落,许浚驳斥举子的问题,他学识令道知惊讶,要求许浚帮助他复习草药知识。

(7-12集)

  道知顺利通过第一轮考试,许浚则在汉阳到处打听到多喜的下落。道知进行第二轮科举考试,针灸技术非凡,但因考官是父亲的仇人御医杨礼寿而名落孙山。道知愤怒不已想到内医院理论,一考官告诉道知,十年前义泰也是同样原因落榜,且义泰与杨的针灸比试中赢了。道知认为父亲为逞一时之快而令杨礼寿难堪,认为这辈子也不能踏进内医院,因此一蹶不振,终日沉迷酒色。良太带着多喜来到山阴寻找许浚。

  良太拜托一书找许浚,一书以为是找许浚寻仇的人,说许浚已离开山阴,多喜得知后晕到,被送到了义泰的医院治疗。从汉阳回来后,许浚得到道知的允许,开始担任采药工作。其间良太找到了许浚的母亲孙氏,孙氏得知多喜来了山阴,为免许浚采药回来见到多喜,便劝多喜及早离开,此事被睿珍所见。柳家的杂工故意叫许浚到经常有猛兽出没的山壁采药。

  途中许浚迷路,因为太饿,吃了采回的草药而中毒,幸得三积大师相救。道知受到科举失败的打击,回到山阴后仍终日在妓房与酒为伍。许浚虽平安采药回来,但又遭到杂工永达的嫁祸。许浚痛打了永达一顿出气。睿珍被多喜对许浚的情义所感动,通知许浚到渡头接回多喜。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孙氏答应让许浚和多喜完婚。道知受到父亲义泰的斥责,重新振作回到医院工作。因为欣赏许浚的学问及人格,睿珍开始教导他关于药草的相关知识,并受到义泰的赏识。

  一书的妻子想把许浚一家赶走,许浚和良太到处寻找栖身之所。道知之母吴氏一向不喜欢睿珍,但道知对睿珍爱慕已久,吴氏想替道知作媒,让道知对睿珍死心。在得知睿珍与许浚过从甚密后,道知故意陷害许浚,要其做回挑水工作。此事被多喜看见,多喜心里很难受。一次偶然的机会,许浚遇到了性情怪异的名医安光翼,受到其指点,许浚对药物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

  道知的刻意打压、陷害使许浚在彷徨和绝望中,决定找安光翼拜师学艺。光翼终被许浚的坚持所打动,收其为徒。许浚一边在柳家做挑水工作一边在安光翼处潜心学习医术。跟义泰出诊时,许浚看到义泰用咀亲自为病人吸取脓水,让许浚佩服不已。吴氏分别替道知及睿珍作媒,让他们分开。睿珍不想自己的婚事受人摆布,决定离开山阴。光翼认为许浚已学会医学的基础,赶走许浚。县监大人的亲家病逝,许浚想将尸首交给光翼解剖。

(13-18集)

  但挖坟时被人发现,许浚逃往光翼处,发现光翼已离开住处,光翼将所有的医书都留给许浚。许浚潜心学习光翼所留下的医书。另一方面,多喜怀上了身孕。某夜,一船夫带着上吊自杀的女儿到许浚家求医,被许浚所救活。船夫将此消息传开,引来许多村民到许浚家求医。行医的事被柳家发现生,许浚被杂工们痛打了一顿。睿珍跟随义泰回到山阴,义泰要求许浚将看诊的处方拿给他看。

  许浚经过义泰在医术上考察,得到了赏识,被提升为药仓管理员。在许浚被提升为药仓管理员的同时,多喜在家里生下了儿子谦儿。柳家上下都反对许浚掌管药仓,特别是认为许浚取代了他位置的山浦。听说柳家有祖传的医学秘籍,山浦用刀要挟义泰交出秘籍,许浚及时赶到收服山浦。义泰将山浦放走,并向许浚表明提升他的职位是因为他懂得怜悯和同情病患的心。由于全国各地闹灾荒,许浚家的生活也变得困难。多喜将以前所穿的衣服拿去市集买,被怀疑衣服是在进士家偷的。许浚赶去迎救妻子却一起遭到毒打。

  三积将麻风病人带到柳家医治,道知与吴氏对此非常不满。经过妻子被打的事件后,许浚有了放弃学医的念头。此时,义泰派许浚和睿珍出诊,为右相夫人治病。许浚的医术受到右相大人的怀疑。右相大人认为其夫人的病情加重,是因为许浚施以针灸的缘故。右相大人将许浚囚禁,并派人到柳家找义泰。由于义泰和三积一同出远门,所以右相大人的手下把道知和吾根一并抓走了。

  其它的大夫都对夫人的病无能为力,右相大人想叫回许浚为夫人治病,但许浚早已失去了踪影。由于听到许浚治不好右相夫人的病的消息,许母病倒在床。原来许浚逃走是为了帮夫人准备汤药。经过许浚的再次施针,右相夫人的病渐得好转。道知被带到右相府,看到右相大人对许浚的赏识,心里对许浚的忌妒也进一步的加深。为脱离卑贱的身份,让家人过上好日子,许浚接受了右相大人的谢意,收下了右相大人推荐信,准备到汉阳考取科举。

  许浚医治好了都提调右相夫人贞敬的中风病。令右相大人夫妇感激万分,送了许多财物,还写了一封参加内医院医科考试的介绍信给他。许浚让睿珍帮他整理医书准备参加医科考试。岂料被义泰发现,更认为许浚私自收下财物和介绍信,是背叛了自己。因此,将许浚赶出医院。许浚认为自己被义泰抛弃,决定向义泰讨回被其烧毁的介绍信。

(19-24集)

  许浚为了讨回参加医科试的介绍信,决定去昌宁找右相成大人。结果成大人受令去了中国。许浚没有找到成大人,开始自暴自弃,整天喝得烂醉如泥。一书妻子终于有身孕,想去找大夫看看是男孩还是女孩,结果找到曾被赶出医院的山浦大夫。一书叫山浦找许浚合作开医馆,许浚没答应,继续沉醉酒里。直到自己在街上看见母亲和多喜在卖草药,内疚不已,决定去找山浦。

  义泰将许浚赶出医院后,许浚放弃了要成为士大夫的心愿。山浦将许浚带到一户有钱人家那里,为怀孕的媳妇诊脉。山浦为了骗取钱财,谎称媳妇怀的是女孩,结果与许浚一同被捕。右相大人之子到柳家医院找许浚,得知许浚被赶出医院,拒绝让道知到右相府出诊的同时,失望地离开了山阴。道知日夜苦读,准备参加科举考试。得到义泰的求情,许浚得到了赦免。许浚决定到矿山工作,期间遇上了矿坑崩塌,多喜前往矿山看到许浚救助伤者的情形,便劝说许浚重回义泰门下。

  许浚恳求义泰让自己重回他的门下,睿珍则请求三积收留许浚。受到睿珍的劝说,许浚决定到三积寺照料麻风病人。另一方面,睿珍对许浚思念成病,道知则时刻陪伴左右。许浚到三积寺途中遇到麻风病人的袭击,幸得三积及时制止。许浚在三积寺重遇光翼,并遇到三积的养子尚华。光翼向许浚透露,三积曾在内医院工作,因为治好了东宫太子的病,受到礼寿的重用并对他寄予厚望,而且家庭生活美满。可惜好景不长,一天,两个麻风病人抓走了三积的亲生儿子尚华。

  三积四处寻找失踪的儿子,发现儿子被一对患有麻风病的夫妇杀害,三积在盛怒之下将其一家三口杀死。在回家的路上,三积遇见逃过一劫的麻风病夫妇的儿子,将他收为养子,并取名为尚华。三积的妻子受不了丧子之痛,上吊自尽。三积也无心留在内医院,落发为僧,集合流浪的麻风病人在三积寺生活, 并研究医治他们。受到三积的影响,光翼也步他的后尘,离开了内医院。睿珍病愈后前往三积寺,途中遇上偷走的尚华和麻风少女秀延。

  许浚下山买药材,期间医治了受伤的吏房大人。偷走的尚华和秀延在市集受到人们的袭击,得到吏房大人的解围,许浚把尚华两人带回了三积寺。三积下山找不到尚华,却把一家麻风病患者带寺内。为了研制出治疗麻风病的处方,三积亲身试验用毒草、毒药制成的药丸。服下药丸的三积后失去了意识,许浚将三积事先写好的遗书交给尚华。三积终于清醒过来,尚华为自己以往的过错向三积道歉。三积劝说许浚参加科举考试,进宫学习医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