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韩国MBC最新浪漫周末喜剧,阳光梦中情人柳时元和观众心中的永远灰姑娘崔真实倾情演绎异国罗曼史!本剧通过与韩国男性结婚的朝鲜族姑娘的立场,描写了克服文化差距结成爱情之侣的浪漫的电视剧。在该剧中,柳时元扮演有点冒失、但具有快活性格的报社演艺部记者,崔真实扮演精明强干、明朗、坦率的朝鲜族姑娘。另外,这也是崔真实时隔2年6个月后重返电视剧的新作,非常值得期待!

  贫穷的玉花是中国的朝鲜族,在哈尔滨读完大学以后,以开朗的性格,聪明的头脑艰难地开辟着自己的人生。一次,她为来到中国采访韩国歌手的演艺部记者奇元当了翻译,结果出色的能力使她在韩国的某一贸易公司就了职,并开始了陌生的韩国生活。孤独的时候,玉花有时会找奇元派遣寂寞,可是好虚荣爱奢侈不懂事的奇元,心中对玉花无意,酒后却信口开河道:“我们结婚好不好”。玉花信以为真,针对奇元开始了“教他做人”紧接着就是“培育新郎”……

分集剧情:
第1集

  赵南德是超级市场的收银员,有一对双胞胎儿女金秀正(金泰贤 饰)与金美珍(朴真喜 饰) 。这一天赵南德一家人去参加大弟的女儿惠媛(朴艺真 饰)的演奏会,美珍在演奏会场刚好见到她所单恋的人江民石(李瑞振 饰),无巧不巧江民石交往的对象正是她的表妹惠媛,前往中国上海出差的启元(惠媛的哥哥)遇到流氓,这时玉花(崔真实 饰)及时出现救了启元(柳时元 饰),启元临走前对玉花说不会忘记她的恩惠,启元回国当天在机场巧遇到小舅舅,却看到在上海的救命恩人玉花正好站在舅舅身边…

第2集

  南奇带着玉花来到她所居住的房子,但是原本应该空着的房子却住着陌生女子,这时候南奇才发现,朋友将房子卖掉失去了踪影,南奇只好将她带到汽车旅馆,请她在这里过一夜等明天再来接她,但是玉花说什么都不肯,南奇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只好将她带到大姊南德家,南德一家人却误以为玉花是南奇的准娘而闹出笑话。第二天,南奇起的太晚匆忙赶着去上班,不料车子抛锚,于是要求启元让他搭便车,当他坐上车时,突然想到玉花还在大姊家中等他来接,因此请求启元先到大姊家一趟…

第3集

  启元因为正在等待采访对象徐敏英的电话,因此即使不愿再与玉花碰面还市前往舅舅的公司拿回手机,但是两个人再次你来我往发生口角,启元气冲冲的准备离开,不料却因玉花清洁地板的泡沫摔的四脚朝天,甚至还扭到腰。南德在原本任职的超级市场,因年纪太大为理由被解雇,令南德烦恼不已。美珍为了减轻妈妈的负担,不得已只好接下酬劳很高的兼差工作,启元和自己梦寐以求的女主持人见面进行采访,并确认她和某小开交往的事是传闻,决定展开猛烈追求......

第4集

  美珍跟随民石一同去见民石的奶奶,美珍要求民石不要将此事告诉惠媛,因为她不能让母亲知道接了这份差事。美珍见到民石的奶奶,却因太过紧张而不断的犯错,奶奶看不下去请美珍回去,美珍只好将母亲失职,自己非常需要这份工作的事告诉民石的奶奶。启元认为最近自己运气很背都是玉花所造成了,玉花听到这番话气愤不已决定找启元谈判,当启元稍微有点醉意时,想起了从小被父亲瞧不起的往事,于是对着玉花开始哭泣…

第5集

  南德趁莲子回家拿镇定剂时前往地下钱庄,不管南德如何苦苦哀求对方仍然不领情,回到家中的想办法解决目前的局面,但是其它家人随即知道此事,反而让事态越演越烈。美珍在民石的家中工作,奶奶的要求比想象的还严格,但是最让美珍难以忍受的事,必须在自己的暗恋的民石面前看起来像一个佣人,因此美珍伤透了自尊心。启元在奶奶的祭日当正到南德的家中拿祭拜用品,却与身着汗衫的玉花碰个正着,玉花匆匆躲进房里…

第6集

  民石在半推半就下走进惠媛的家中,刚好遇到前来参加祭拜的所有亲戚,惠媛的妈妈把民石当成准女婿一样热情对待,让民石感到非常不自在。这时美珍的双胞胎哥哥秀正刚好又认出民石是前几天送美珍回来的司机,民石深怕事情被拆穿因此立刻打断秀正,并告诉他可能是认错了人, 惠媛回想秀正所说的话,开始怀疑美珍和民石的关系。英淑虽然对南德一家人搬进来一事百般不愿意,但是为了看南亿的脸色,只好假装欢迎他们,南德突然想到玉花顿时失去住所,因此决定使出煞手剑...

第7集

  美珍一家人搬进惠媛家,但是当英淑看到玉花也一起搬来时,气的说不出话来。南德为了说服其它家人费尽了口舌。就是此时,启元突然挺身而出,替玉花说情,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使在场的所有人目瞪口呆,但是正因启元临门一脚,这四个人得以再次住在一起。惠媛虽然想和民石进一步发展,但是民石却告诉惠媛,自己还没准备好去爱人,某一天,惠媛在校园内看到民石正在等韩教授与美珍,民石只好告诉惠媛,美珍目前在自己家中照顾奶奶 ...

第8集

  从民石家中工作完回来的美珍刚好在门口遇到惠媛,惠媛邀美珍一起去附近咖啡屋聊一聊,惠媛告诉美珍虽然自己与民石看似男女朋友,其实没有特别的进展,如果美珍夹在两人之间很可能会拆散他们。美珍听到这番话心中感到有些落寞。最后,惠媛甚至要求美珍辞掉民石家的工作,南亿的家中突然出现了一只老鼠,包括南亿在内的所有人都怕的一动也不敢动,只有玉花勇敢的对抗老鼠,启元对她刮目相看…

第9集

  美珍为了遵守和惠媛之间的承诺,只好骗民石她找到其它工作,请民石另外找人。民石要求美珍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但是美珍只能独自难过。玉花为了自己最新的企画案前往百货公司做市场调查,不料却有人将女性内衣趁着慌乱塞进了玉花的购物袋,玉花追过去问为什么把东西放进自己的袋子里,结果这个举动却被百货公司人员当成顺手牵羊,因而将她移送警局,启元接到南奇打来的电话,匆忙赶往警察局…

第10集

  启元与玉花等人三人喝得烂醉,回到家里英淑目睹启元搂抱玉花,急着要帮启元安排相亲。惠媛与民石发生不愉快,英淑忙着帮惠媛化解,挑了一份厚礼送给民石的婆婆。玉花想要努力在工作上获得肯定,无奈自己的讲话语气和行为举止都有待改进,苦思如何使自己更加进步,以便突破工作上遇到的瓶颈。南亿希望大姐南德在自己家里帮忙做事,遭到英淑强烈的反弹...

第11集

  英淑离家出走一夜未归,南德一家人感到着急又难过,但是南亿坚持自己的想法,并且决定说服英淑。美珍执意要辞掉照顾婆婆的工作,民石从惠媛口中得知美珍要离开的理由。同时美珍也对民石告白自己暗恋民石, 不过已经成为过去。启元为了表示对玉花的歉意,买了一个漂亮的手机送给玉花。玉花欢喜接受礼物,不过两人很快又起了言语冲突...

第12集

  民石到美珍家里拜访希望南德,帮忙说服美珍继续在民石家里工作,被南德拒绝,民石接着到惠媛家中,告知自己尚未有任何结婚的打算,也并不认为惠媛是自己的女朋友。玉花突然接到妹妹来电,得知自己的弟弟可能已经来到韩国,心中着急,希望早日找到弟弟。英淑终于同意让南德在家中帮忙做事,南德也欣然接受。民石的婆婆邀请惠媛到家中晚餐,英淑又燃起心中的希望,认为惠媛与民石两人也许可以重新交往.

第13集

  民石察觉奶奶非常喜欢惠媛,于是顺水推舟就让惠媛来陪伴奶奶,而他本身并不理会惠媛对他的感情。民石邀美珍一起去散散心,两人来到位于汉城近郊的民石家,度过了愉快的一天。但是美珍突然又觉得这样很不应该,匆匆离开只留下错愕的民石。南德正式在大弟南亿家帮佣的第一天,南适和艾青来串门子并当成自己家一样,摊在沙发上睡觉。从外面回到家中的英淑,看到这种情形虽然不悦,也只能硬挤出笑容。玉花去见过躲在汉城的弟弟朋友之后,知道弟弟没有偷渡,这才松了一口气.....

第14集

  看到玉花时髦的模样,启元和银彩感到非常惊讶并决定替玉花,找一个男朋友,因此组成了李玉花结婚促进委员会,英淑看到启元和玉花深夜一起回来,内心非常不安。民石传简讯给美珍说要付她打工的酬劳,惠媛对两人的关系一直放心不下,秀正和凤淑猜测民石是否就是美珍暗恋已久的人,但是美珍却矢口否认…

第15集

  玉花将完成的样品拿给南德及她的家人试穿,以便听取穿着感想做为参考。艾青看到玉花时髦的模样,不断赞美她,这时候南适将英淑想要给玉花找个鳏夫配对的事说了出来,启元听到这番话立刻替玉花打抱不平,并在众人面前指责英淑的不是。民石因为美珍始终不愿接纳自己对她的感情而独自喝闷酒。前来担任代理司机的秀正看到民石这种模样,感到不以为然。当民石发现秀正怀疑自己对美珍的感情时,狠狠的挥了秀正一拳…

第16集

  南德终于知道美珍,惠媛和民石的三角关系,但是看到女儿不断退缩的样子,内心又颇不是滋味。奶奶擅自决定要尽快替民石和惠媛促成这门婚事。民石只好告诉奶奶,自己已经有了喜欢的人。玉花为了英淑的事,数落启元永远离不开妈妈的羽翼下,甚至认为启元在自己身边打转是因为闲着无聊没事干,启元仔细回想玉花的这番话,并自问为什么自己喜欢徘徊玉花身边,民石前往美珍实习的养老院,并要求美珍给他时间,整理目前的局面,美珍深怕自己有所动摇因此调头离开…

第17集

  民石认为唯有和惠媛理清两人的关系,才能使美珍和她的家人完全接纳自己。于是找惠媛将自己的想法说清楚,但是惠媛却要民石多为家人着想,认为只有自己才能协助民石分担所有责任。启元发现自己对玉花早已有了特殊的感情,因此找南奇商量此事,但是并没有告诉南奇他所讨论的正是自己,不过很快就被南奇所拆穿。约民石一起喝酒的秀正,终于感受到民石是真心真意喜欢美珍。他将此事告诉家人,一向表现消极的美珍,听到南德鼓励的话,终于下定决心打电话给民石。

第18集

  启元向玉花示爱,但是玉花却丝毫不为所动,甚至威胁启元再来纠缠就告诉启元的妈妈,启元听到这番话直接到公司找玉花,玉花拿起扫把要把启元赶走。经过一阵子拉扯,启元突然用力搂住玉花强吻。民石为了向南德表达歉意,因此约南德和美珍在住家附近见面。惠媛突然向美珍与家人宣布从此要对民石死了心,奶奶从惠媛口中得知民石交往的人是美珍之后,奶奶告诉美珍民石将要出国留学...

第19集

  玉花将启元的事告诉家人,英淑认为一定是玉花勾引启元,于是不断指责她的不是,玉花的自尊心深受伤害,因此决定搬离启元的家。南德为了留住玉花而故意对南亿夫妻说,如果玉花搬走,启元更有机会和玉花见面,英淑只好再将玉花留下,奶奶知道无法阻止民石和美珍交往,于是在惠媛的刻意安排下,来到玉花的家中,民石从管家口中得知此消息立刻赶往美珍家,启元为了改善和玉花间的关系,安排单独相处的机会,并向南适和南奇要求帮忙…

第20集

  民石的奶奶来到南德家中,要求南德阻止美珍继续和民石见面,但是南德丝毫不甘示弱,并告诉民石的奶奶,这两人的问题自己不便多管,民石的奶奶气愤的离开了南德家。启元打定主意不要回家因此故意带玉花到郊区一起用餐,玉花知道启元的意图所以并没有上当,最后启元喝的不省人事,玉花只好打电话给银彩求救,南亿为了启元与玉花的事决定召开家庭会议,启元在家庭会议途中借机先离开,并打电话请求南奇尽量拖时间,不要让家人太早回家。启元赶回家中,并在门口与玉花相遇…

第21集

  启元邀玉花到附近聊一聊,不料突然下起了雷阵雨,两人匆忙跑回家中,却发现刚好碰到停电,启元认为绝不能错过这大好机会,因此硬是紧搂住玉花不放,玉花激力反抗,这时突然灯亮, 玉花匆匆拿起换洗衣物冲向浴室,这时惠媛刚好走下楼梯,惠媛看到玉花惊慌的神情感到很可疑,却又听到哥哥启元在玉花房间打喷嚏。惠媛误以为这两个人发生过越轨的事情,启元将错就错,临时召回所有家人,并宣布玉花已经怀了身孕,英淑听到启元的这番话晕了过去…

第22集

  南德听到英淑轻视玉花的言词,马上替玉花打抱不平,为此英淑和南德发生激烈口角,南亿认为既然事情演变成这样,必须早点为启元和玉花举行婚礼,而南适和南奇也对大哥的看法深表赞同.南德为玉花特地炖煮有营养的汤,为玉花补身.玉花认为以假怀孕欺骗南亿实在过意不去,因此下定决心告诉南亿事实真相,下班回到家中的启元,带着一篮水果送给玉花,玉花趁启元也在场时,把自己假怀孕一事告诉南德,但是南亿却说服玉花结婚前先保守这个秘密…

第23集

  南德担心自己说溜嘴一事会让英淑察觉到玉花是假怀孕,因此不断的自责,南适夫妻知道启元说的是谎话,决定替他圆谎甚至和南奇等人连手演了一场戏,不料启元和玉花突然回到家中跪在家人面前,把所有事实说了出来,令在场的所有人错愕又尴尬。英淑对南德的心结越来越深,因此要求她以后帮佣的事改为每两天一次,南德想到往后薪水会减半,因此想到了二十年前曾经参加过广播电台征文比赛得奖一事,于是决定打电话给当年赏识她的人…

第24集

  玉花要求在婚前写下切结书,启元很不以为然,两人为了此事发生口角,南德劝两个人经过很多波折才获得家人允许,所以应该懂得珍惜,英淑为了办理启元的婚事,决定在假日带玉花到百货公司购物,英淑趁机百般挑剔玉花,被南亿带到高尔夫练习场的启元,深怕玉花受不了英淑的态度而忍不住顶撞她,因此借机离开球场赶来百货公司把玉花救走,但是玉花丝毫不领情,把启元冷落一旁,一直忙公司的事,南德带着秀正和美珍与朴启俊碰面…

第25集

  玉花为了彻底改变启元的生活习惯,因而没收了他的信用卡,并且告诉南亿夫妇,希望婚礼一切从简,英淑认为两人让父母没面子,一气之下决定不邀请玉花的弟弟妹妹参加婚礼。民石趁奶奶出院前一天,将自己的行李搬到清平家中,避免为留学一事和奶奶发生争执,美珍得知民石已经离开奶奶家心中担忧不已。南奇的工厂所生产的内衣在中国市场获得了极大回响,并取得了更多的订单,让玉花等人感到非常兴奋。玉花和启元结婚当天,南奇前往机场接回玉花的弟弟妹妹,在回程时却接到任专务打来的电话…

第26集

  婚礼结束之后,启元和玉花在家人的欢送下打算前往济州岛度蜜月。南奇为了带玉花去见中国来的客户朴老板,因此自愿替新婚夫妻充当司机,南奇告诉玉花公司临时发生了急事,希望玉花先前往处理再去度蜜月。最后玉花和启元没来得及赶搭飞机,因此只好在一间破旧的旅舍渡过新婚初夜。南德从南奇口中得知此事,开始担心又该如何瞒过南亿夫妇。第二天早上启元和玉花回到家中,英淑等人大吃一惊,并且从南德的谈话中知道他们又被朦在鼓里,于是要求南德以后有关启元夫妻的事不能再隐瞒她…

第27集

  南亿在众人面前大声斥责刚下班回来的启元夫妻大伙对南亿的态度感到讶异,但是南适却看出南亿夫妻早就串通好往后由南亿来扮黑脸。美珍在别墅照顾生病的民石,却与突然前来的奶奶撞个正着,奶奶对此事感到非常气愤,并要求美珍尽快离开。秀正问凤淑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不如找份固定的工作,凤淑为了让秀正刮目相看因此主动去找女经纪人。玉花一早起来准备家人早餐,英淑嫌弃有鱼腥味及菜味,要求玉花立刻收起来,但是南亿却很满意玉花的早餐…

第28集

  为公司的事烦恼的启元,把所有的真相告诉玉花并问玉花会不会对自己感到失望,玉花这才说其实自己早就知道这件事,她是因为喜欢他才嫁他不会在乎他是不是无业游民,让启元听了好感动。启元喝醉酒来到南奇公司,将自己是空降部队的处境向南奇诉苦,他的这番话刚好被金彩偷听到,同时也传入了银彩的耳朵里。南德将写好的文章拿给启俊,却在谈话途中突然对启俊说他讲话不清楚,启俊自尊心受损,于是要南德去做听力检查,两人为此不欢而散…

第29集

  民石的父母亲一回到国内,民石就迫不及待安排母亲和美珍见面民石的母亲对美珍似乎留下不错的印象令美珍雀跃不已南德为上次的假牙事件向启俊表达歉意,并告诉启俊美珍及自己目前所面临的状况,因此希望启俊能够继续给予指导,好让自己真的成为一名作家,启俊建议南德将身边所发生的事写成文章。银彩告诉启元,部长希望他暂时避避峰头,直到空降事件获得平息,启元对自己的未来感到忧心…民石的母亲突然出现在美珍实习的养老院门口…

第30集

  民石的妈妈当面告诉美珍,不希望看到两个人重蹈覆辙,因此要求美珍和民石分手,美珍听到这番话难过不已。启元听从部长的指示,决定暂时不回公司,因此前往玉花公司帮忙整理东面,回家途中顺便买菜带回去,英淑看到儿子这种模样忍不住又向玉花训话。凤淑听到广告主要和她签约感到很兴奋,但是秀正得知此一消息,却有些落寞南德带着自己第一次以计算机打成的文章来到朴启俊的工作室启俊邀她一起吃楼下餐厅送来的午餐,南德说菜里有太多味精,吃多了会引起各种疾病,令启俊听了相当不悦…民石的妈妈派家中司机送来礼盒,南德却在信封袋中看到两人的分手费…

第31集

  南德派南奇与秀正将支票退还民石的母亲,美珍也在当天对民石说两人不适合,民石对美珍突如其来的改变感到非常错愕。民石追问美珍和妈妈见面发生了什么事情美珍只说他妈妈看起来很不幸福,她害怕自己也变成这样南德因美珍的事难过不已,因此前往启俊的工作室向他诉苦,启俊安慰南德,但是两人说不到几句又发生口角凤淑取得了一千万元的广告签约金,莲子和凤淑为此感到很兴奋,但是喜贞提醒凤淑,为了将来必须要整理目前的私生活,凤淑却没有听出其中的含意。南亿告诉启元因报社老板亲自出面摆平了所有事情,所以明天开始重回报社工作,启元认为回去上班很没面子…

第32集

  惠媛从民石口中得知美珍已向民石提出分手,第二天惠媛约美珍见面,而此时民石出现在两人面前,美珍为了让民石彻底死心,因此以坚定的口吻告诉民石,她讨厌民石的傲慢自大,美珍的言语重重伤了民石的心。玉花为公公南亿准备晚餐时,突然接到启元的电话,希望她前来参加同事的聚会,玉花请公公亲自张罗晚餐,公公欣然答应。前去参加聚会的玉花,当着所有同事的面赞美启元是个非常不错的男人,同事给予热烈掌声,令启元感到面子十足…艾菁为了打探消息特地约玉花吃中餐玉花在不知不觉中说出了美珍的事,并请求艾菁一定要保守秘密,但是…

第33集

  启元从前来报社的学妹口中听说自己看起来像叔叔辈让他深受打击,当他回到家中马上吵着要做皮肤管理,并用黄瓜泥敷脸,玉花对启元的这种举动啼笑皆非。惠媛知道美珍坚持和民石分手的理由之后,有意将事实真相告诉民石,看看民石会有什么反,但是美珍却说无论如何自己的决心都不会改变。美珍在早餐桌前把前一天和朴老师见面的事告诉南奇等人,并说朴老师很想让妈妈知道他是单身汉的事,南奇立刻说他要去见见朴老师,令南德惊慌不已。对大姊的事向来很积极的南奇立刻打电话告诉南适,大姊好像有了追求者,趁此机会应该将她嫁掉。惠媛终于将美珍坚持分手的理由告诉民石令民石难过不已…

第34集

  民石终于明白美珍突然提出分手的原因,惠媛原本以为他会立刻去找美珍,但是民石却告诉惠媛自己仍要出国留学令惠媛感到非常讶异,美珍这才明白民石对自己已彻底死心。启元瞒着玉花买了超过一百万(台币约两万七千)的名品服饰玉花在偶然情况下看到启元皮夹内的百万元签单,于是故意在早餐餐桌前交给启元,南亿发现这事实认为启元用钱挥霍并将启元的经济大权交给玉花,而且要求英淑全力配合。南亿三兄弟为了大姊南德交男朋友一事见面商量对策,由于深怕南德遇到爱情骗子,因此派南奇探听启俊的底细,南德对于家人的过度反应感到不悦,甚至还向玉花发了一顿脾气。玉花在南德的激烈反应中感受到南德确实不寻常。民石向前来机场送行的父母亲道别并走进出境大厅…

第35集

  美珍改变发型试着将民石忘掉,而民石始终没有让美珍知道没有离开的事实,他为了过独立自主的生活,到英文补习班应征讲师的工作,打算一切安顿好之后再让美珍了解他的决心。奶奶等人终于知道民石并没有出国,奶奶怀疑民石的妈妈早已知情,并大声斥责尽快把民石找到。自从信用卡被玉花扣留之后,启元向银彩陆续借了很多,玉花特别要求银彩不要把钱借给启元,银彩只好催启元早点还钱。启元接到采访新人的案子,并在新人递给他的宣传稿中发现夹着贿赂金,启元偷偷放进自己口袋。南奇奉大哥之命前来启俊工作室打探消息,南适也忍不住好奇自己跑来,两人和南德在启俊的工作室碰个正着…

第36集

  玉花知道启元收了红包立刻告诉南亿和英淑,英淑认为玉花大惊小怪,南亿要求启元将钱拿去退还,但是启元却拿这笔钱还了欠银彩的钱。秀正和美珍去找启俊,并对前一天舅舅的举动向他道歉,南德在咖啡店等启俊,却看到美珍和秀正也一起走进来让南德大吃一惊。美珍发现民石家的司机暗中跟纵自己,令美珍感到很气愤,这时她接到民石的妈妈打来的电话,民石的妈妈告诉美珍民石并没有出国,而且也不知道其下落令美珍担忧不已。民石鼓起勇气去找美珍,希望她能够相信自己的决心…美珍把民石的事告诉南德,并以坚定的口吻说从此不会再和民石分开。玉花和启元一起出来喝酒却无意间接到白蔷薇给启元的简讯…

第37集

  玉花从启元的手机中看到蔷薇传来的简讯但是始终表现出蛮不在乎的样子。启元对玉花这种反应感到很不安,于是更激力的否认和蔷薇的关系,启元收到蔷薇送的玫瑰花束及香水,银彩发现可疑,于是将此事透露给玉花,启元带蔷薇送的花束回家,并向玉花谎称是自己买来送给玉花的礼物,玉花内心感到非常气愤,启俊带着一大束红玫瑰来到南德家门口,南德一阵慌乱,于是拉着启俊到附近公园,并质问启俊为什么不买有用的白菜,萝卜而买花束,让启俊哭笑不得…

第38集

  启元和蔷薇一起喝酒到不省人事,迷迷糊糊打电话回家英淑瞒着玉花偷偷去接启元,玉花接到银彩的电话,告诉玉花启元喝醉酒一事,玉花忙赶到酒店但是启元已经被英淑接回去,只留下蔷薇一个人,和启俊大打出口的南亿要求大姊南德再也不要和启俊见面,秀正在凤淑家门口等凤淑刚好看到她从广告主儿子的车上下来,秀正和小开一言不和发生肢体冲突,第二天公司接到广告将无限延后的通知,莲花开始对秀正有些埋怨,启俊突然开口向南亿求婚,不知情的南亿等人却为商量南德的事召开家庭会议…

第39集

  启元想要早点当爸爸,但是玉花告诉启元除非做好准备当个好父母不然不愿生小孩,启元非常生气并惊动所有家人,南亿夫妻责备玉花,启元也因生气决定分房,玉花对家人的反应感到难过而偷偷流泪,民石将美珍邀请到他所租的小房间并在秀正和凤淑的见证下为美珍戴上戒指举行了一场小小的誓言式,正当大家一阵感动之际民石的奶奶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奶奶对眼前的景象大为吃惊而病倒,英淑为南亿物色了七十二岁的有钱老伴…

第40集

  喝醉酒被南奇背回家中的金彩,借着酒意在南奇家大吼为什么反对南德的婚事,因此把楼上的人全部吵醒第二天早上醒来的金彩完全不记得前一天晚上所发生的事启元从银彩口中得知凤淑与广告主之间所发生的事于是要求银彩将这篇报导交由他自己写。启元和凤淑等人见面,询问当时的情形并答应一定替凤淑好好打响知名度。看到启元资料的部长要求启元加入类似的其它案子扩大报导,启俊这一次买了白菜来到南德家,两人在公园聊天的时候听到南德家人为她物色皮包店老板而大发雷霆...

第41集

  为了南奇的婚事大哥南亿召集家庭会议,但是当事人南奇因公司临时有事而缺席,南亿看到大姊南德为了和启俊约会没有赶回来煮晚餐而向南德发脾气,民石因奶奶向补习班施压而失去了讲师的职位,就连租房子的地方也要将民石赶走,民石带美珍去见奶奶,并告诉奶奶绝不放弃美珍,启俊问南德是不是嫌他没钱才不愿嫁给他,南德听了非常不悦,但是仍坚持做普通朋友惠媛透过朋友介绍认识承佑,并在他的车上看到著名钢琴家崔智元的独奏会简介,这才知道承佑是钢琴家的弟弟,令惠媛眼睛为之一亮…

第42集

  凤淑一早就到报社要求部长向她道歉,但是部长仍然无动于衷,凤淑气愤之余扬言要提出告诉但是这时秀正却告诉部长,启元是他表哥,令部长大吃一惊,承佑一早就来到惠媛家门口等待惠媛英淑看到这种情形露出了兴奋的神情美珍认为奶奶目前的处境比自己和民石更令人同情因此瞒着民石去探望奶奶,硬化解了奶奶之间的心结民石得知美珍的这种行为,认为美珍没有替自己着想而发生口角,启俊带南德一起去跳舞,两人在舞厅里开心的跳着舞并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第43集

  南亿为了南奇婚后要继续住在家里,兄弟两人争吵,僵持不下刚好此时南德回家,在所有弟弟与弟媳面前宣布她即将与朴先生结婚要搬出去住,这样南奇结婚就可以与新娘一起住在南亿家中凤淑与秀正对于启元错误报导事件,想要讨回公道启元苦苦相求,不过凤淑绝对不肯原谅启元这时候上海传来消息,玉花昏倒,启元匆忙赶到上海去看玉花凤淑与秀正终于放过启元,玉花由于过度劳累导致昏晕幸好腹中胎儿保住,但是医生吩咐绝对不可以操劳以免胎儿再生危险英淑得知正为此事忿忿不平,此时南德自愿提起愿意照顾玉花...

第44集

  南德为了给玉花准备孕妇吃的东西而忙的不可开交南亿看到玉花回到家中马上要她回房间去休息,而且还答应玉花要分担家事,南德带着秀正和美珍一起去看启俊为他们找的房子,他们认为房子和之间住了二十年的房子很像而欣喜不已,在网络上刊登道歉启事之后,凤淑一炮而红,而且网友们还为她成立了网友会,晚餐过后南亿先挽起袖子洗碗令全家人大吃一惊,莲子得知南亿的结婚消息因此约南亿见面启俊听到莲子一直担心南德再也忍无可忍突然大发雷霆,美珍向乃撒娇要她盖一座养老院民石决定和秀正一起担任代理驾驶…

第45集

  玉花严重害喜吃不下任何东西,甚只闻到菜的味道或者一提到菜字就会孕吐,南亿要求家人暂时不要开伙,全部在外头吃完再回来,南亿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告诉南亿已经找到将来要住的房子,南亿认为启俊的状况令他不能安心的将大姊托付给他,于是再次邀请启俊到家中玉花闻到南亿煮给金彩的泡面味道,突然触动食欲于是到楼下大口吃泡面,英淑和启元看到这种情况认为玉花是装病惠媛向民石打听承佑的家庭情况,民石告诉惠媛承佑家的所有财产都登记在财团法人名下,令惠媛感到很失望 ...

第46集

  喜贞知道秀正要来探班,因此警告凤淑公私要分明,此时凤淑刚好接到秀正打来的电话,只好请秀正不要过来,惠媛知道承佑不能够继承家产之后直接告诉承佑不要再见面,并将自己的想法,想让承佑死心,但是承佑反而认为惠媛为人很率直而继续追求,惠媛把承佑的情况告诉英淑,并要求英淑积极安排相亲,民石为了让奶奶改变主意,决定带她去见见因为他们家族儿生活陷入困境的人奶奶知道此事原本大发雷霆,但是后来态度终于软化南德听到启俊说已将南亿写的短篇小说拿去参加征文比赛南德非常期待 ...

第47集

  惠媛告诉英淑(妈妈)自己很欣赏承佑,并问英淑如果将来两人一起出国留学,愿不愿意供承佑读书英淑认为两个儿女都和自己所希望的背道而驰因而向启元发牢骚,承佑一大早就慢跑到惠媛家一带做运动惠媛特地等在门口并告诉承佑已对他产生好感,南亿在早餐桌上宣布自己即将被迫离职,所有家人只顾着担心自己的立场,却没有人安慰南亿,这时玉花提醒家人不该考虑到自己而是应该先安慰南亿,南适夫妻告诉南亿等人已经将医院预让打等到乡下去去过田园生活,并建议南亿一起过去南亿表现出高度的意愿令家人感到惊讶…

第48集

  民石和美珍为了让奶奶设立老人村,因此去拜托当初将惠媛介绍给奶奶的韩教授帮助,韩教授故意骗奶奶现在舆论界都已经知道奶奶要做善事,奶奶知道这一切都是民石刻意安排的,但是后来还是决定成立财团法人,南奇拜托南亿经营公司,英淑认为曾任大企业重要干部的人不应该去杂货店工作,因此激力反对,但是南亿却接受了南奇的建议,惠媛在承佑的帮助下生平第一次开始打工赚钱,准备创新的人生,南德搬家当天,玉花因百般不舍而流下泪来,惠媛回忆过去与美珍之间许多难忘的往事,并将自己珍惜的饰品送给美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