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这部电视剧共分成三个系列:《当爱已成往事》24集;《让爱留在心底》22集;《爱,让我们在一起》24集,共70集.

  退伍的卢允泽寻找以前入伍时连面都没露过的初恋情人,但每次都扑空.他被舅舅卢马镇带进了夜总会.想当平凡教师的允泽在夜总会当服务员是绝对不可能的,因此他拒绝了舅舅.但在那里发现了他的初恋情人姜银波.银波也在夜总会当服务员,银波的冷漠无情使允泽十分沮丧,但想到每天都能守候她身边,他毫不犹豫的当起了服务员。

  允泽无论如何想帮助她,可是得知欺负她的竟然是与她同居的那位男子后深受打击。

  有一天,银波同居的事实被暴露,爸爸迫不得已准备让银波与全成基结婚。银波结婚那天全成基最终没有出现,用惨淡的心情送走参加婚礼的宾客后的爸爸妈妈开始争吵。

  另一面,过着让人羡慕的律师妻子金波,察觉丈夫的行为异常,开始查手机,邮件……通过各种渠道查出老公有了外遇的她痛苦万分,她却没有勇气离婚.因为她知道在韩国社会里没有经济能力的离婚女子生活是多么累。

  就因为跟爱丽当晚发生的事被捆住的允泽一边在爱丽家所经营的饭店里担任经理,一边在大学复学。

  允泽把银波埋在心里.一天晚上,他碰见走进饭店的银波,于是俩人又从新开始了……

分集剧情:
第一部《当爱已成往事》

第一集

  韩国汉城,故事讲述了姜、罗、卢三家两代人之间的一系列感情纠葛。

  姜翰杰有三个引以为傲的女儿。大女儿姜金波已结婚生子,丈夫陈正翰是一名律师,年轻有为,六岁大的儿子陈秀彬聪明可爱,更是全家人的掌上明珠。

  二女儿姜振波,国际律师,典型的单身“不婚族”。三女儿姜银波即将大学毕业,理想是当一名教师。

  罗家有一对儿女,儿子罗长秀在美国留学,是妈妈李贤实心中的骄傲,女儿艾莉刚刚学成回国,主修珠宝设计。贤实的老公万德操持家务,几十年来一直是支持贤实开创事业的“贤内助”。

  搓澡工卢马镇单身一人将两个自幼双亲亡故的侄子抚养长大,虽然生活艰苦,倒也其乐融融。哥哥光泽为老板开车,弟弟允泽在部队服役。

  这日,贤实和绮子相约见面,贤实一心想物色一个家庭教育良好,从事教师行业的儿媳妇。今天她要见的正是姜家的三女儿银波。银波因为和盛基同居,又在夜总会工作,没有去相亲,不知实情的翰杰非常生气,不顾银波的哀求,命她搬回家住。

  允泽服役回来,一直在打听银波的消息,但始终没有音讯。万德妹妹贞德一直没有正式工作,也没有成家,年过三十的她急于找到一个金龟婿,于是假称自己是小学教师与冒牌公司老总的马镇碰到了一起。马镇和光泽想从贞德那里骗点钱财,答应给贞德换一部进口车,贞德信以为真。正翰没有按时回家庆祝岳丈的生日,对此岳母琦子有所不满,金波极力为老公辩解。

第二集

  一日,允泽在街上偶遇银波,在追赶中一时情急,被艾莉的车所撞。马镇和光泽想借机敲诈艾莉一笔,允泽知道后很是气愤。银波对盛基提出结婚,盛基不同意,因此二人发生口角。

  马镇和光泽因欠了夜总会的钱,想让允泽去夜总会上班挣钱还债,对此允泽非常苦恼。为解决家中困境,无奈之下还是前去报到。在应聘中却意外发现银波在那里当助兴小姐,惊讶不已。但银波却把允泽拒之以千里之外,不愿再提及从前。 。 金波对正翰的一些古怪举止心存疑虑,猜测他在外面有女人,在争论中被正翰驳斥了一顿。

第三集

  银波和盛基同居的事情唯一的知情只有金波,她很为银波的幸福担心,劝银波尽快和盛基有个结果。马镇找到艾莉讹赔偿金,艾莉很恼火,但还是出了这笔不合理的赔偿金。马镇用这笔钱大置行头,开始实施对贞德的“诈骗计划”。允泽得知叔叔向艾莉诈钱,急忙前去道歉,给艾莉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一直在家里扮演贤妻良母的金波最近总是心神不宁,正翰最近的反常举止不由得让她想入非非。其实,一切并非空穴来风,正翰的确有一个交往超过一年的秘密情人——他的属下白珍珠,白律师。盛基因欠债未还,被债主绑架,债主逼银波替盛基还债。马镇和贞德开始了“猫捉老鼠”的游戏,真真假假好不热闹。翰杰决定去银波住所看望 ,在金波的掩护下 ,银波和盛基同居的事没被爸爸发现。

  因手机短信事件,金波再一次对正翰起了疑心。正翰极力掩饰,拒不承认。

第四集

  金波到电信局查正翰的手机通讯记录但未能如愿。她找到已经离婚的好朋友美善倾诉烦 恼,美善的劝说不但没有让金波心绪平静,反倒更加不安。正翰自觉有过错,主动找金波讲和。马镇继续以会长身份蒙骗贞德。正翰带金波外出就餐,珍珠尾随而至,正翰紧张万分。高利贷主来找银波催债,恰被允泽遇上,很为银波担心。他找到艾莉借钱,艾莉欣然同意但提出了交换条件。允泽将钱交给银波解了燃眉之急,银波内心感激万分。

第五集

  光泽要马镇赶快处理和贞德的事情,马镇因对贞德产生好感,对她恋恋不舍,不愿立刻结束这场“骗局”。盛基领女人回家被银波撞见,银波伤心离去,盛基醉酒后来找银波道歉,希望得到原谅,银波不为所动。

  艾莉向允泽提出的条件就是让允泽做她的男朋友,历时一个月。为了帮助银波,允泽别无选择只好硬着头皮做起了飞扬跋扈的艾莉的“男朋友”,被银波误会,允泽有口难辩。

  珍珠以正翰的名义给金波买了一件连衣裙,使金波对正翰的疑心烟消云散。一家人气氛又融洽起来。盛基为让银波回心转意,向银波求婚,但银波已经无法再相信他的承诺。

  正翰假称有官司要办和情人珍珠一道去清平游玩,金波无意中从振波那里得知不是这样,疑心又起,一张清平的罚单让金波心绪大乱。和盛基分手的银波在大姐的劝说下终于回家看望父母。

第六集

  金波去律师楼给振波送文件,在门口巧遇珍珠,从振波口中得知珍珠是正翰的助手,大为震惊,正翰有外遇的猜测终于得到证实。痛苦万分的金波找美善商量,美善劝金波再给正翰一次机会。

  允泽等银波下班带她一起去吃面,仿佛又回到了高中时代,二人内心感慨万千。银波感觉身体不适,允泽劝她到医院去做检查,两人在一起的情景被艾莉看到,醋意大发。光泽以为允泽有了女朋友,允泽有口难辩。盛基又来找银波纠缠,但银波下定决心不再原谅他 。

  振波找到珍珠,警告她不要再纠缠姐夫,破坏别人家庭。允泽与银波交往日益渐近,萌发一同复学的念头。翰杰带银波去吃烤肉,恰被人认出是夜总会的助兴小姐石一乐文,慌忙掩饰,翰杰未觉出异常。金波尾随正翰至珍珠住处,内心矛盾的她最终还是没有勇气直面二人的尴尬场面。

第七集

  正翰直到第二天才回到家,继续编造借口欺瞒金波,金波内心痛苦但表面还是装做一如常态。正翰心中也深感对金波有亏欠,约她中午一道用餐,满心欢喜的金波特地换上正翰送的裙装赴约,没想到珍珠又来搅局,也穿了同样的裙装出现在餐厅,金波大受刺激,终于忍无可忍拂袖而去。外遇一事终于挑明。振波从中斡旋,希望大事化小,正翰向金波深刻道歉,暂时得到金波的谅解。艾莉到夜总会找银波,警告她不要纠缠允泽,允泽十分恼火。金波开始了对正翰无休止的盘问,正翰渐渐失去了耐性。

  银波去医院检查身体,却被告知已怀有身孕。银波不知如何是好。正翰向珍珠提出分手,被珍珠拒绝。美善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劝说金波不要一时冲动提出离婚,金波不知何去何从。

第八集

  心情郁闷的金波醉酒回来,正翰看到此情此景心情复杂。银波因为怀孕的事再次找到盛基,盛基趁机搬了回来,但他仍坚持让银波在夜总会打工维持生计,银波深感失望。艾莉对允泽展开猛烈的追求,让允泽左右为难。马镇为了骗钱,又在贞德面前布下圈套,诱其投资。

  允泽在夜总会偶遇前来找银波的盛基,老友重逢很开心。可盛基却神色慌张,允泽此

  时才从好友范秀口中得知银波和盛基已同居两年,他受到了打击,和盛基大打出手,让盛基离开银波。贞德根本没有能用于投资的储蓄,她一面找借口拖延时间,一面向哥哥万德求助借钱。

  金波夫妇为了平复感情的裂痕,相约去清平庆祝结婚纪念日。就在二人沉浸在甜蜜的回忆中,珍珠给正翰打来电话,说自己在医院,手术需要正翰代为签字,正翰左右为难,心中不忍决定去医院,金波苦苦哀求他留下未果,再次为两人埋下裂痕。

  翰杰给银波打电话无意发现了她在夜总会上班的事,到住处找银波又碰到了盛基,同居一事也被发现,翰杰怒不可遏,到夜总会把银波带回家。绮子担心颜面受损,常发牢骚,更令翰杰恼火万分。

第九集

  银波把怀孕的事告诉了金波,金波又疼又气,银波想把孩子生下来,金波无奈之下只好和爸爸决定,让银波和盛基尽快完婚。贞德来找哥哥,碰巧贤实回来吃饭,只好藏在桌子下,听到兄嫂的对话,贞德很为哥哥在家里的地位抱不平。翰杰找到盛基商量他们结婚的事情 ,看到盛基不争气的言谈举止,甚为恼火,无论如何也不允许女儿与这样的无赖成婚。翰杰把银波变成如今的样子归罪于绮子对她关心照顾不够尽心,绮子不服两人争执起来。

  金波因为正翰去照料珍珠的事心中不快,正翰想办法弥补但无济于事。金波希望银波打掉孩子,银波不肯,连夜跑回与盛基同居的小屋,想和他私奔。就在两人在车站等车之际,盛基退缩了,丢下怀孕的银波自己逃开了,银波被来找她的翰杰带回了家。纸包不住活,银波怀孕的事被绮子知道了,家里又掀起轩然大波。

第十集

  金波查到正翰和珍珠关系仍然密切,又和正翰开始了新一轮的争吵。允泽和范秀想创业赚钱,两人打算成立一个清洁公司。 因为银波已经怀孕,翰杰别无选择,打算接受盛基这个女婿,准备在家里招待盛基。了解到盛基家境窘困,生计没有着落,翰杰打算让他来公司从头做起,盛基感到压力巨大,想推脱,令翰杰不满,催促他们尽早完婚。盛基此时才知道银波怀孕的事,气急败坏,责备银波给他平填了无形的压力与负担。翰杰为了银波的婚事费心费力,出资替盛基还债,还打算为他们购置房产引起绮子不满。

  贞德鼓动万德用私房钱搞投资,万德犹豫不决。 美善见金波痛苦不堪,就到医院找珍珠理论,正翰得知此事对金波更加不满。美善劝金波要多为自己的以后着想,寻求经济保障,在此之前,金波对这些毫无概念。

  银波希望盛基改过自新,能承担起家庭的责任,敦促他上进却招来盛基的抱怨。在工地,盛基好逸恶劳的本性暴露无遗。盛基带银波见妈妈,盛基妈妈见到银波欲言又止。

第十一集

  金波心情复杂,还是想挽回和正翰的感情,美善给她出主意,让她利用正翰对孩子的感情夺回丈夫的心。正翰因失误,事业面临危险,珍珠挺身而出,帮正翰度过难关,正翰因此感到歉疚,也十分感动。

  银波找到允泽感谢他出钱帮她度过难关,并告诉允泽自己即将结婚,允泽听后伤心欲绝。光泽见弟弟心事重重,便陪他谈心,劝他忘掉银波。

  盛基妈妈单独来找银波,劝银波对结婚一事要三思而后行,她不忍心看到银波步自己的后尘,失去一辈子的幸福。与此同时,盛基也对结婚一事产生抵触,银波内心苦不堪言。

  金波觉得不安决定找珍珠谈话,希望她能放弃正翰,珍珠不置可否。

  金波找珍珠谈话被正翰当场撞到,正翰感觉有失颜面,当中呵斥金波,责令其马上离开,金波心碎不已。回到家里,正翰大发脾气,任金波如何解释都无济于事,.两人矛盾加深,夫妻关系进一步恶化。

第十二集

  贞德把钱交给马镇,马镇叔侄心中暗喜,要用这笔钱帮允泽离开夜总会.。几天来一直躲躲藏藏的贞德还是被嫂子贤实发现,往日宿怨被提起,历来不和的姑嫂间的唇枪舌战也随之展开。艾莉进一步对允泽发动爱情攻势,令允泽哭笑不得。

  经过的紧张的筹备,银波和全盛基的婚礼如期举行,但就在宾朋满至的婚礼上,盛基还是选择了逃避……!与此同时,姜家那个隐瞒了20多年的秘密也初露端倪……

  银波终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原来她是姜翰杰年轻时带回家的私生女。伤心欲绝的银波再次离家出走。她又回到幼儿园开始了打工的生活,决心一边赚钱一边复习功课准备教师资格考试,开始新的生活. 母亲绮子向金波道出当年旧事,翰杰年轻时的出轨行为造成了他们夫妻二十多年来关系不合。

第十三集

  银波结婚的消息令允泽痛苦万分,独自一人到酒馆买醉,被艾莉接走,酒醒的允泽被艾莉告知犯下了无法挽回的错误……金波的初恋恋人明秀通过美善了解到金波的现状,给予了她 无微不至的关心。.在艾莉的暗中帮助下,允泽和范秀成立的卫生间清理公司终于有客户问津,但这一切允泽毫不知情。金波与正翰的关系继续恶化,振波看不过去,单独找姐夫谈判,试图让他回心转意。

  美善不忍看金波继续痛苦下去,找到正翰,试图劝他悬崖勒马,这引起了正翰的反感,也更增加了对金波的不满,与此同时,珍珠也约金波见面摊牌,企图让金波放弃与正翰的婚姻。二人回到家爆发了最激烈的争吵。金波终于将离婚二字说了出来,

第十四集

  悲痛欲绝的金波无处诉说,就在这时,明秀的关心让金波感动不已也让她放下了最后的防线……金波把自己出轨的事告诉了美善,自责、后悔充斥着她的内心,怀有身孕的银波继续打工谋生,挣扎在生存边缘。盛基妈妈找到银波,表示愿意承担养育未出生的孩子的责任,银波表示自己将独自抚养孩子。为了生活,光泽开始在驾校当教练。艾莉到允泽家里拜访,马镇和光泽受宠若惊。

  光泽劝允泽忘掉银波,寻找新的幸福。盛基又惹上了债务麻烦,债主再次找到银波,逼她代为还债。

第十五集

  银波在夜总会当洗碗工赚钱还债,在旁人的唆使下,为了尽早还债也为了未出生的孩子,银波当起了陪唱小姐,恰被允泽发现,不知新郎逃婚的允泽很是心痛,但又不知如何助她一臂之力。

  明秀开始了对金波的爱情攻势,内心矛盾的金波无力抗拒,这也引起了正翰的怀疑。贞德也终于发现自己被骗,恼怒不已却束手无策,只得向哥哥求助,在嫂子面前隐瞒实情。

  明秀的追求日益强烈,令金波难以招架也充满矛盾,允泽见到当陪唱小姐的银波既心痛又失望,却束手无策。

第十六集

  珍珠替正翰接秀彬回家。珍珠的反常举动引起了金波母亲绮子的怀疑,也令金波大为不满。同时,正翰查到明秀发给金波的短信,加重了心中疑惑,夫妻二人再度爆发争吵。银波跟姐姐金波借钱,把欠下的酒店的钱还上,重新找到托儿所的工作。允泽知道盛基抛弃银波的事情之后,很是心疼,决心全力帮助她。一次,艾莉碰见两个人在一起,心里不安,就找到银波,让她离开允泽。

  珍珠告诉正翰金波可能有外遇,正翰半信半疑。

  金波看见妈妈在喝闷酒,听妈妈聊以前的事情,自己不知不觉地把正翰有外遇的事情告诉了妈妈,金波母也由此埋怨女婿,正翰对此很生气,责怪金波不知羞耻。

第十七集

  次日,金波约明秀去郊外练车,回家路上与正翰碰个正着,她心里很是不安。与明秀见面被老公发现的金波,为掩饰实情,和正翰大吵了一架,结果是两败俱伤。从金波那里知道银波身世的允泽,去找银波,但被拒之门外。

  面对自己深爱的银波和爱着自己的艾莉,允泽充满矛盾与痛苦,无从选择。允泽的客户就是艾莉的父母,在艾莉的蓄意安排下,允泽与艾莉父母的见面十分尴尬。艾莉母亲对允泽的境况十分不满;允泽也深感自尊心受到伤害。

第十八集

  珍珠雇佣私家侦探监视金波的外出活动,并拍下了照片。已经开始怀疑老婆是否出轨的正翰,从珍珠那里得到了照片又看到了明秀发给金波的邮件,这样的事实令他无法接受,也令他痛苦万分。

  艾莉来找允泽,想求得原谅,允泽向艾莉坦白了内心的情感,希望她能给他时间忘记过去。艾莉伤心不已,精神一撅不振。

  正翰从各种渠道打探金波的行踪,引起金波的不安,内心也陷入自责与矛盾当中,但她还没有足够的勇气向丈夫坦白一切。贤实不忍看到女儿为情所伤,决定作出让步,让允泽来公司上班实习。

第十九集

  允泽跟踪到银波的住处,并把地址告诉金波,他决心放弃和银波的感情,开始新的生活。

  银波因过度劳累住进了医院,由于营养不良导致孩子流产。金波决心断绝与明秀的交往,但明秀不肯放手,继续纠缠令金波烦躁不安。金波父母希望正翰与金波重归于好,但并不能改变正翰与金波的现状。

  金波希望流产后的银波与允泽重新开始,银波不敢确定自己是否有勇气接受这份感情。翰杰的公司出现危机,他也因心力交瘁而病倒。在这紧要关头正翰挺身而出帮姜家渡过难关。贤实终于发现万德和贞德向她隐瞒的被骗事件,恼怒万分。

第二十集

  在正翰,振波的帮助下,翰杰终于度过了财政难关,房子也保住了。姜家又渐渐恢复了平静。正翰与金波感情日渐好转,但由于明秀的纠缠,夫妻之间仍然危机四伏。金波手足无措找美善商量对策,两人决定保守秘密,不让正翰发现出轨一事。马镇和光泽还在为生活奔波着,二人的婚姻问题也成了大难题。

  万德被逐出家门后,贤实深感诸多不便,但还是不肯原谅万德兄妹的欺骗行径。幸有艾莉从中周旋才得以让爸爸回家。贞德和哥哥一起回了家,并且保证要用在桑拿中心按摩打工赚的钱还给嫂子。

第二十一集

  金波来看望银波,希望她能和允泽和好。 银波决心重新振作,开始新的生活,也鼓起勇气要接受允泽的感情。美善找到明秀,希望他不要再纠缠金波,但明秀根本听不进任何劝告。艾莉一时疏忽说出了自己并没有和允泽有越轨行为的事实,允泽感到被欺骗,很是气愤。

  珍珠用金波有外遇之事催促正翰离婚,但正翰摆出种种理由加以拒绝。允泽打算带银波离开汉城,为两个人的未来共同打拼。美好的前景令银波心动,经过反复权衡,决心和允泽远走高飞。不能接受分手事实的艾莉选择了自杀,以此要挟允泽回到自己身边。允泽不得不再次让银波失望,回去挽救艾莉。贤实的“小朋友之家”终于成功开业,翰杰前来道贺,贤实有意在事业上助其一臂之力。

第二十二集

  一心想学开车的振波遇到的教练竟然是鬼灵精怪的光泽,一对欢喜冤家的故事由此展开。

  银波决心忘掉过去的一切,包括和允泽的感情,以幼儿园教师的身份开始了新的生活。珍珠再次找到金波,企图逼她放弃与正翰的婚姻。金波偶遇银波,才知道允泽的失约令银波再次受到极大的伤害。

  翰杰继续为家庭的生计而努力的奔波着。金波和正翰的夫妻关系,因明秀的插入,最终走到了不得不离婚的地步。

  贤实又为翰杰新起步的锅炉事业提供资金支持,令翰杰心存感激。

第二十三集

  万德兄妹总能想出新花样寻开心,令贤实看不顺眼,除了冷嘲热讽 也没办法阻止他们。正翰正式向金波提出离婚,并且暗中将财产转移。更令金波无法接受的是,正翰争夺孩子抚养权。视儿子为自己生活的全部的金波为了得到秀彬的抚养权,向正翰一再恳求,但狠心的正翰却对此无动于衷。绮子知道金波有外遇的事,又气又恨。在朋友和家人的劝说下,金波决定动用法律维护自己的权利。

  身为国际大律师的振波面对方向盘却无计可施,为此常常遭到光泽的奚落,十分沮丧。万德想把马镇介绍给贞德,却遭到贞德的拒绝。但在万德的说服下,勉强同意见面。

第二部 《让爱留在心底》

第一集

  翰杰找到正翰,希望他继续维持与金波的婚姻,当正翰告诉他离婚的真正原因是因为金波也发生婚外情时,翰杰对女儿十分失望。贤实对银波的工作能力非常满意,赏识有嘉。金波来到银波住处,姐妹俩聊起往事感慨万千。贞德在哥哥的劝说下出来与马镇见面,马镇前来赴约,发现贞德坐在那里,落荒而逃,万德兄妹空等一场。金波为了争取秀彬的抚养权决定向法院提出上诉。贤实的儿子长秀回到了汉城,偶然在“小朋友之家”幼儿园里遇见了银波,俩人因误会而相识,长秀对银波有了心动的感觉。

第二集

  马镇心中忐忑,和光泽商量如何避祸。长秀学成归来,为罗家带来的欢喜不言而喻,贤实开始盘算给儿子安排相亲,艾莉和允泽的婚事也提到日程之上,双方家长见面一事迫在眉睫。金波始终无法忘怀旧日情感,还是撤销了对正翰的起诉,放弃了秀彬的抚养权。长秀对有一面之缘的银波念念不忘,于是以小石头爸爸的身份开始接近银波。金波母亲绮子不忍心看到女儿痛苦不堪的境遇,跑到正翰工作的公司大闹一场,正翰也因此被公司辞退。

第三集

  离婚后的金波开始找工作,但自身的现实条件让她四处碰壁,只能在餐馆打工。为了找到理想的儿媳妇,贤实搜集了不少符合她要求的女孩子的资料,让长秀从中挑选,可长秀迟迟不作回应。马镇和光泽到罗家与艾莉家长见面,与贞德碰上,骗局不攻自破,两家人分外尴尬。辞职后的正翰成立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但因有秀彬需要照顾,使他分身乏术,无法公私兼顾,陷入了两难境地。在美善的帮助下,金波到一家比萨店帮忙,生活出现了转机。

第四集

  允泽到“小朋友之家”送货,与银波不期而遇,银波的异常冷漠令他感慨万千。银波决定搬回家住,翰杰夫妇欢喜不已。珍珠劝正翰将秀彬交给金波抚养,但正翰坚决反对。长秀以感谢银波名义请她吃饭,借机增进了解。艾莉发现长秀手机上的神秘电话,怀疑哥哥已有女友。马镇和光泽因为设计骗钱而忐忑不安,希望允泽能从中帮忙缓和,罗家权衡利弊后,决定不报警,但马镇必须将每日所得悉数上交给贞德以充债务。贤实将一个锅炉项目介绍给翰杰,并出资帮他走出事业的低谷。

第五集

  允泽又到小朋友之家来找银波,银波对他冷若冰霜。正翰因为秀彬不能适应新的环境而苦恼,甚至因一时疏忽弄丢了秀彬。正翰不慎把孩子弄丢,惊吓了包括金波在内的姜家所有的人,于是全体出动寻找秀彬。最后金波和正翰在警察局找到了秀彬。贤实怀疑儿子在美国有私生子,急于弄清事情真相,结果发现是空穴来风。琦子因为街道上几个邻里间的女人在背后说金波的闲话,一气之下与她们大动手脚。明秀来跟金波道歉,并且给她钱做补偿,但金波没有接受。艾莉怀疑允泽和银波之间有关系,无法控制自己情绪去找了银波。允泽知道了非常生气。

第六集

  长秀渐渐对银波产生了好感,经常去“小朋友之家”找银波,两人的接触日益增多。允泽因为放不下银波,与艾莉的感情也是产生了危机。艾莉到小朋友之家对银波出言不逊,允泽知道后与艾莉产生分歧。艾莉因与允泽吵架独自醉酒回家,在全家人面前说出银波曾在夜总会做助兴小姐的过去。长秀送银波回家被振波遇到,全家人都希望银波能借此发展新的感情,银波心有顾虑。正翰喝醉酒后给金波打电话说一起庆祝秀彬的生日,金波很是感动。

第七集

  秀彬生日当天,珍珠来找正翰,要给秀彬过生日,正翰把约金波一起给孩子过生日的事忘得一干二净,金波大为恼火。振波学车不太顺利,遭到光泽奚落,可这并没有引起振波反感。贞德每日来找马镇索要其所得工钱,马镇敢怒不敢言。贤实得知银波曾在夜总会工作过,找其谈话,根据她的表现还是决定让她继续在“小朋友之家”工作。银波家人误会长秀是银波的男朋友,银波有口难辩。范秀一时失口提到盛基,引起艾莉的注意,她想从范秀那里了解银波的过去,允泽很不安。

第八集

  允泽和艾莉还是继续冷战,艾莉因为怀疑允泽跟银波的关系,四处调查并从光泽那里得知,银波就是允泽的初恋,又气又恼。贞德整日与哥哥粘在一起,让贤实看不顺眼。秀彬还是很难适应新的生活,而珍珠也察觉出正翰心中爱的仍是金波,决定要离开正翰。长秀为了跟银波见面,还是骗银波说自己是小石头的爸爸,他对银波的好感也越来越深,想向银波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但因担心会有负面效应,迟迟不敢坦白,但最终还是被银波发现了真相。长秀明确表示要以结婚为目的继续交往,遭到银波拒绝。正翰出于无奈,决定把秀彬送到别处寄养。

第九集

  银波家人得知长秀追求银波的事情,欢喜不已,但银波始终无法接受。马镇在贞德的压力下,烦恼万分却无力反抗,在不停的冲突中,仿佛又有一种奇妙的感情在滋生。长秀向家人宣布有了心上人,贤实听后既担心又好奇。金波因为被正翰抛弃,再加上秀彬也不在身边情绪十分低落,生活异常苦涩。一日,金波带着做好的比萨去看秀彬才得知秀彬被送到孩子之家,当她赶去看望时发现秀彬性情变得孤僻,甚至认不出自己……这使金波对正翰的怨恨更加深了一步。

第十集

  长秀开始了对银波的爱情攻势,甚至登门拜访,令姜家人又惊又喜不知所措。秀彬的反常表现令人担心,正翰带他到医院检查,医生告诉正翰孩子需要到精神科进一步检查和治疗。长秀不知道允泽和银波以前的恋爱关系,因为和允泽关系不错,又觉得允泽为人正直可靠,已经被银波深深吸引的长秀为了追到银波向允泽请教方法。无奈的金波在种种事情的压力下,决定不再想着抚养秀彬,要追求美好的新生活。正翰和珍珠都大吃一惊。

第十一集

  在长秀的安排下,长秀、银波和允泽一起吃饭,允泽和银波装作第二次见面。为了逃避允泽,银波故意接近长秀。这一举动令长秀喜出望外,对允泽更是视为兄弟。允泽去找银波,但银波却避而不见。允泽得知一点长秀的过去,想劝银波认真考虑再做决定,但银波为了回避允泽,特意在允泽面前吻了长秀。正翰妈妈来到汉城看望儿子,儿媳,她还不知两人已经离婚,正翰不想让母亲生气,就拜托金波暂时不要说出真相。去相亲的金波深受打击,得到了仁赫的安慰。决心开一家属于自己的比萨店,干出一番事业。

第十二集

  银波找到长秀直言只想做普通朋友但遭到长秀的拒绝。珍珠对正翰向母亲隐瞒离婚一事十分不满,怀疑正翰始终对金波无法忘怀。翰杰找到正翰,希望他能与金波重归于好。正翰心有所动但无法接受金波去相亲的事实。琦子不能理解丈夫此举,两人又起争执。允泽发现长秀是个花花公子,想劝银波冷静对待,但银波充耳不闻。贤实开始盘问万德兄妹每日行踪,兄妹俩极力隐瞒。正翰的母亲福实到比萨店找金波,训斥其不该为了娘家而忽略丈夫孩子,金波有口难辩。长秀又约允泽和银波共进晚餐,两人很是尴尬。

第十三集

  允泽因为银波和长秀在一起而过度伤心病倒。但这一切都没有让银波改变心意。允泽嘱咐范秀不要将盛基和银波的过去告诉任何人。允泽伤心醉酒,光泽劝其忘记银波,重新振作。金波和仁赫去市场买东西,巧遇正翰、珍珠二人,误会再次加深。长秀为银波精心准备的求婚仪式令银波大为感动,二人关系急速升温。但银波因为过去的事情留下的阴影而不敢接受长秀的感情。正翰母亲来到正翰公司,无意间从秘书小姐那里得知正翰与金波离婚的真相……

第十四集

  贞德和万德活脱一对活宝,兄唱妹随,气坏了贤实,将兄妹二人赶出家门,二人只好暂时寄住在允泽家中。福实迁怒珍珠破坏儿子婚姻家庭,并希望金波能够回心转意原谅正翰。银波因为自己的过去,没有勇气接受长秀的求婚,也不敢向其坦白,金波鼓励她要大胆的追求自己的幸福,银波陷入两难境地。长秀的前女友继续纠缠长秀,被银波撞见,两人均感尴尬。允泽请求银波再给自己一个机会,遭到断然拒绝。

第十五集

  秀彬病情加重,单纯的精神科医学疗法效果甚微。医生建议;孩子如果得到母亲的照顾与关心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福实为了能让正翰与金波复婚再次登门拜访,却受到绮子冷遇,很是沮丧。长秀为讨好银波而努力着,银波看在眼里,对长秀的过去给予了谅解。贤实不能容忍万德兄妹欺骗自己,坚决不让这兄妹二人回家。珍珠为讨好正翰母亲费尽心思,但仍不能得到老人的欢欣。 绮子为振波的婚事发愁,敦促其快点找个好男人成家,振波不愿苟同。

第十六集

  艾莉知道长秀喜欢的女人是银波后非常气愤,认为银波不适合哥哥而表示坚决的反对。发誓要把这门亲事搅黄,她找到允泽质问此事,允泽劝她放过银波。贞德闲来无事,到卢家来找马镇消遣,两人聊起天来,增进了了解。正翰母亲无意中知道秀彬在受精神科治疗,把这件事告诉了金波,金波从正翰那里将秀彬接走,决心不惜任何代价一定要把秀彬治好。光泽无意中得知振波是国际律师,大为吃惊。长秀意外得知银波与允泽曾经谈过恋爱,心中不安,但听到允泽的解释后终于释怀,决定带银波拜见家长。贤实看了长秀喜欢的女人是银波后大为震怒。

第十七集

  银波被气急败坏的贤实赶了出来。妈妈对银波这种态度长秀感到很不理解。银波怕家里人担心,只能谎称见长秀家长一切顺利,而自己默默地承受着心里的痛苦。贤实将银波找来进行单独谈话,明确表示不能接受这门亲事。贞德到马镇处收拾家务,一家人被她这反常举动搞得一头雾水。长秀因为妈妈对银波态度恶劣,母子终起冲突。珍珠发现正翰与金波的联系日益增多心中惶惶不安。艾莉想从范秀口中调查银波过去,范秀矢口否认。在金波的悉心关怀下秀彬终于能说话,也能认出人来,金波和全家人喜出望外。

第十八集

  振波自从学开车 ,言语行动的变化让大家捉摸不透,连她自己也不清楚这一切都和光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正翰约金波吃饭,想缓和关系,但因珍珠的一通电话使两人又起矛盾,不欢而散。因为贤实的强烈反对,银波决定和长秀分手,长秀不甘心,表示要努力做工作争取妈妈的同意。但贤实亦态度坚决,情急之下,长秀离家出走。无助的银波向爸爸道出了实情,翰杰亲自出面约见贤实,恳请她同意子女的婚事,无奈之下长秀的父母同意了长秀和银波的婚事。

第十九集

  姜、罗两家的家长终于有机会为子女的婚事正式见面,商量婚礼事宜,一切都进展顺利。但就在此时,盛基妈妈的出现给银波本应甜蜜幸福的生活带来了巨大威胁。原来盛基因故意伤人被抓,欠下巨款,盛基妈妈希望银波能够帮盛基度过难关。银波担心长秀发现自己过去的事情,整日心事重重,惶惶不安。姜家在为银波结婚一事高兴的同时也为置办嫁妆的经费心存焦虑。艾莉对哥哥的婚事耿耿于怀但也无力反对。正翰母亲为让儿子与金波复婚费尽心思,不断游说金波家人,希望得到支持,但似乎毫无起色。马镇和光泽因为允泽也要结婚的花费犯起了愁。

第二十集

  金波提出让正翰负担秀彬的抚养费,正翰误会金波要另嫁他人而不愿承担。福实见劝和不成,便将秀彬偷偷带走,引起了金波家里一场骚动。因照顾不当,秀彬发高烧,无奈之下只得把金波找来,婆媳二人因秀彬的探望问题又起争执。罗家也在为长秀的婚事紧张筹备,艾莉怨言满腹,银波找其沟通,希望今后和平相处。就在长秀和银波的婚礼前夕,盛基母再次为盛基的事威胁银波。银波惊惶万分,不知所措,也因此害怕结婚。正翰母对珍珠百般挑剔令珍珠心中不悦。

第二十一集

  福实因背秀彬腿部旧伤复发,金波前来看望,福实在金波面前大数珍珠不是。珍珠在为自己和正翰的婚礼费尽心思,但正翰似乎另有打算。银波对自己的过去深感忏悔,越来越认为自己配不上长秀,也不能给长秀带来幸福。同时,她也预感到自己的事情早晚会被长秀知道。金波以抚养秀彬为名让正翰付赡养费,正翰心中不悦,感觉金波较以前有了明显变化。翰杰嘱咐银波如何面对婚后生活,希望她能幸福。在结婚的前一天,不知所措的银波选择了逃避。全家又陷入混乱之中。

第二十二集

  经过一番周折,在允泽的帮助下,银波和长秀还是幸福的结婚了。允泽默默的在心里对银波祈祷着幸福的祝愿,目送着银波成为别人的新娘。福实以为金波要另嫁他人,对珍珠态度有所转变,催促她与正翰早日完婚。贤实打算让允泽和艾莉一起出国留学,但允泽婉言拒绝,表示一定要实现当教师的梦想。振波整日心绪不宁,脑海里总浮现出光泽的身影,金波劝她理智对待。贤实因对儿子婚事心存不满,总是在挑亲家的不是,自寻烦恼。正翰终于得知结婚的是银波而不是金波,心里总算平静了下来。

第三部《爱让我们在一起》

第一集

  金波没有再婚的事实让正翰心中萌生再续前缘的念头。福实听说此讯也不再催促珍珠与正翰的婚事。贞德来找马镇喝酒,二人聊的很投机,关系也有所缓和。长秀和银波婚后,贤实订立出苛刻规矩刁难银波,但银波都默默承受下来,并且深得万德喜爱。银波的出嫁让振波触景生情,苦闷之余找光泽宣泄,光泽深感诧异。允泽因银波结婚情绪低落,光泽劝弟弟忘掉过去。银波因怕长秀知道自己的过去而一直忐忑不安。

第二集

  光泽打电话给振波,表示关心,振波酒醒后却态度大变,令光泽摸不着头脑。银波努力适应婚后的生活,为让公婆满意煞费苦心,也受了不少委屈。金波苦心钻研,终于研制成功一种适合韩国人饮食习惯的比萨饼配方,准备通过总部考核。正翰主动联系金波,提出复婚。但两人在冷面馆因服务员一语失言又引起争执,不欢而散。艾莉又来找范秀打听银波的事,范秀疲于招架。长秀夫妇回岳父家拜访,贤实心中不悦。翰杰希望长秀善待银波,给她幸福。艾莉向允泽问起盛基,允泽将她搪塞回去。盛基母亲继续纠缠银波,令银波心神不宁,方寸大乱。

第三集

  银波原以为自己的幸福生活开始了,会成为天下最幸福的人。但婆家的生活,并不如想象的那样美好。面对和婆婆的隔阂,艾莉无中生有的挑衅,为了和长秀的幸福生活,银波决定默默忍受。福实再次到姜家为儿子与金波复合的事说情,绮子态度冷淡。为了摆脱盛基母亲的纠缠,银波私自从长秀帐户取款交给盛基母,但这一场面恰被艾莉撞见,引起艾莉的怀疑,并且告诉了长秀。为了能和金波复婚,正翰在金波面前努力表现。正翰和金波母子出去游玩引起珍珠嫉妒,两人开始了争执。振波又找光泽喝酒诉说心中苦闷,并且趁醉意强吻了光泽,光泽慌乱不已。

第四集

  银波为讨婆婆欢欣,费尽心思,但贤实还是吹毛求疵,发泄不满。正翰决定向珍珠提出分手,珍珠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伤心不已。长秀不忍银波因家务事过渡操劳,但银波反而劝长秀放心。艾莉将银波给大婶钱的事告诉了长秀,长秀向银波问起此事,银波谎称是借给姐姐金波。正翰连夜赶回汉城,告诉金波已与珍珠分手,并希望与之复合,金波亦心有所动。但绮子并不希望两人仓促复合。允泽打算辞掉工作,专心复习准备复课,马镇和光泽担心家庭财政出现危机。

第五集

  金波母对金波再婚一事心有疑虑,但金波心意已决,但此时的金波已与从前大不相同,她提出将房产主换成自己的名字的要求,大大出乎正翰意料,但他还是同意了。两人又走到了一起。盛基妈妈以做小生意为由再次向银波提出借钱要求,银波懊恼不已但又怕她说出自己的过去而不知所措,这一切都引起艾莉的怀疑。长秀见岳父公司经营状况不甚理想,打算托朋友照顾岳父生意。银波对此心存感激。银波想向长秀坦白自己的过去,金波坚决反对,怕她因此而失去眼前的一切。贞德找到马镇,想和他一起做小吃店生意,马镇也有此意。银波提议为贞德祝贺生日,贞德颇为感动。

第六集

  银波因精神过度紧张而晕倒,令长秀担心。第二天,银波鼓足勇气想向长秀坦白自己的过去,于是到公司找长秀。就在她想说出实情的时候,再次晕倒,长秀将她送到医院,经大夫确证银波已经怀孕。这一喜讯令姜罗两家大为欢喜,也让银波失去了说出实情的勇气。金波与正翰两个人以及双方家里人都在为复婚的事情努力着,但是两个人在一些事情上总有矛盾,再加上金波的思想不再像从前那样单纯,两人之间仍不断有隔阂。允泽得知盛基妈妈威胁银波的事,想帮银波,但遭到银波的拒绝。

第七集

  而艾莉从思想上对银波的怀疑也转变为着手调查银波的过去。为了获得确实证据,受艾莉的委托,金部长利用关系着手开调查银波的过去。金波研制的新比萨配方获得总部认可,销量很好,金波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比萨店。银波为了摆脱盛基妈妈的纠缠,将贤实送的结婚礼物交给她,让她换钱度日。光泽将喝醉酒的振波送回家,被误当作振波同事,深得金波母亲的喜爱,希望二人有所进展。

第八集

  银波无意从贞德那里得知允泽与艾莉交往的真相,发现自己误解了允泽对自己的感情,心中百感交集,但事已至此,只能将对允泽的感情埋藏起来。长秀找到盛基母亲,警告她不要再纠缠银波,并将结婚礼物要回。正翰,金波,珍珠三个人的感情纠葛还在继续,白珍珠觉得自己和正翰的关系受到严重威胁,于是把金波也有过外遇的事情告诉了正翰妈妈,但冷静下来后她发现金波有很多优点也有善良的一面,陷入深深的愧疚之中。

第九集

  金波与正翰终于复婚,一家团聚。金波研制的比萨热卖,引起公司总部关注,决定奖励她一所新分店。正翰妈妈无法原谅金波出轨,要将金波赶走,婆媳关系陷入僵局。正翰被夹在中间左右为难。贞德和马镇开小饭馆的资金来源让两人最为头疼,希望都寄托在贞德嫂子身上。银波为贤实做了包饭当午餐,贤实心中喜欢。因银波的出面,长秀同意出钱帮姑姑贞德开小吃店,贞德喜出望外,对银波更是赞赏有嘉。允泽得知艾莉派金部长调查银波,很替她担心。

第十集

  正翰妈妈知道金波外遇的事情后,对金波的态度骤然恶化,金波无所适从,既觉得委屈,也对以前的事情感到后悔。为了阻止艾莉继续调查,允泽强烈要求艾莉立即陪他一起出国留学。长秀带银波去朋友的诊所做产前检查,银波担心被查出曾经做过流产,忐忑不安,并且恳求医生替她保密。金波的比萨店开张,大家都来道贺,允泽祝银波将来的生活幸福快乐,两人内心复杂。银波每天都生活在不安之中,担心自己的以前的事情被婆家人知道,被深爱她的老公知道,她在极力的掩饰,也在为改善婆媳间关系而努力。但是银波的过去还是被艾莉查了出来。

第十一集

  金波(忙于比萨店生意,无暇顾及家事,福实借题发挥,家庭气氛紧张。正翰尽力安抚金波,缓和矛盾。银波怀孕让罗家上下欢欣不已,但知道了金波过去的艾莉,气愤至极,要说出这个秘密,但在家中看到银波与长秀恩爱的情景,还是不忍心说出口。贤实夫妇希望允泽和艾莉在出国之前能够举行订婚仪式。金波因与婆婆关系恶化,回到娘家,却被父亲勒令回家,绮子内心伤感。就在出国前夜,艾莉告诉银波自己已经知道她过去的所有事情,但决定把秘密带走,条件是要银波保证一辈子对哥哥好,爱哥哥,不背叛哥哥,银波感激不尽,但这一切都被站在屋外的长秀听得一清二楚。

第十二集

  长秀偶然的在门外听到了银波的讲话,了解了银波过去的长秀,不知如何是好,开始四处查证,终于知道了事情真相。艾莉和允泽幸福地去留学,临走时,艾莉让金部长不要把事情说出去。金波与正翰还在争吵。知道真相的长秀痛苦万分,愤怒冲昏了他的大脑,行为举止一反常态,银波选择了忍耐,默默的接受这一切。金波母亲为了促成振波和光泽花尽心思仍乐此不疲。曾经是范秀学生的翰芝来到汉城找范秀,范秀却唯恐避之不及。

第十三集

  因为不能接受银波过去和别人同居的事实,长秀便找到以前在美国的女朋友,和她常常相约,喝酒。长秀在银波面前与别的女人亲热,银波有苦难言。福实看不惯金波社交活动频繁,冷嘲热讽,令正翰夫妇关系尴尬。绮子希望光泽和振波关系有所进展,主动创造机会让两人相处。在长秀的帮助下,翰杰签到大订单,高兴之余,请长秀夫妇回家吃饭。正翰和金波也被邀回家聚会,绮子想借机劝说正翰善待金波,长秀继续装出与银波恩爱的样子。琦子有意对长秀好,冷落正翰,正翰为此抱怨。银波告诉金波长秀已经知道自己过去同居过的事,金波去找长秀,但长秀没有理会金波。贞德发现长秀睡地板,心中生疑。

第十四集

  金波将见长秀的情形告诉银波,劝银波要有分手的心理准备。长秀在众人面前仍对银波关爱有嘉,银波内心凄苦强颜欢笑。金波忙于外面的事天天晚归,因为此因,正翰一直对金波怀有不满。翰芝向马镇说出事情原委,原来范秀曾戏言要娶翰芝,众人大呼意外。正翰母亲打算从儿媳那里拿了零花钱做美容,但由于没有帮着做家务金波只给了很少的零花钱,两个人正在争执时,正翰回来了,金波又和正翰争吵起来,金波被正翰打了一巴掌而跑回了娘家。银波和长秀关系继续恶化,银波不忍长秀痛苦,决定离开这个家。光泽假扮律师到振波家做客。

第十五集

  银波到翰杰公司看望爸爸,心中苦闷却无从说起。贞德的小吃店终于成功开业,马镇却沦为贞德手下,心中不服,却是敢怒不敢言。翰芝天天过来纠缠范秀。让范秀哭笑不得。正翰打了金波,金波一气之下回了娘家,琦子耿耿于怀,翰杰却劝金波回家,正翰接金波回家,两个人重归于好。绮子见振波与光泽久久不见进展,心中着急,为促成这段感情费尽心思。贞德为招徕生意,使劲浑身解术,小吃店生意日渐兴隆。

第十六集

  银波不忍见长秀自我折磨,决定独自离开,长秀心急如焚四处寻找。金波把银波的过去以及身世告诉了长秀,并告诉长秀,银波一直因此深感愧疚。长秀听罢恍然大悟,决心和银波重新开始。光泽与振波有所进展,但因生活环境与经历的不同,二人进入了磨合过程。绮子的热情招待让光泽感到不安。范秀对翰芝态度冷淡,马镇等人都想促成二人的好事。金部长将银波曾和男人同居的事情告诉了贤实,贤实听后大惊失色,恼羞成怒。责令翰杰将银波领回家。

第十七集

  翰杰回到家中卧床不起,银波开始了在罗家倍受侮辱的生活,为了孩子,她决心坚持下去。光泽深感与振波差距悬殊,不想继续交往下去,振波十分失落。长秀找正翰倾诉烦恼,正翰也道出自己的苦闷。自从长秀父母知道银波的事情后家庭关系开始破裂。银波和金波见面回来,家里人却不让进去,银波在门外一直等到长秀回来才进了家门。长秀因公司事要出差,走前和银波说一定要等他回来。但贤实一番质问令银波退却,为了长秀的前途,银波决定放弃这段婚姻,离家出走。

第十八集

  银波在海边晕倒,幸被村民救起,她想在这里等待孩子的出世。长秀从日本回来发现银波离家出走,不顾一切的要把她找回来,但遍寻无果,贞德将长秀走后,银波在家中境遇告诉长秀,长秀心痛不已,与母亲隔阂加深。最后找到通讯社,用位置探测器找到了银波,但银波不愿回去。正翰妈妈要正翰以房子做抵押向银行借款帮妹妹度过难关,但遭到金波的拒绝。振波对光泽痴心一片,不愿就此放手。福实怀疑金波与仁赫有染,金波心中不悦。在长秀极力劝说下银波才回了家。

第十九集

  由于婆婆从中挑拨,正翰与金波又爆发了激烈争吵,其实二人一直对对方曾有外遇而耿耿于怀。绮子看到银波如今的境遇,心中难过,后悔当初对银波少有关爱,母女二人终于冰释前嫌。中秋节来临,翰杰劝银波回婆家过节,却招致贤实一番奚落,不欢而散。振波终于鼓起勇气主动来找光泽,想来一出先斩后奏,等到木已成舟再告知父母,光泽内心犹豫。翰芝的执著和痴情渐渐将范秀打动。贤实仍然不能接受银波,银波不忍长秀背负不孝之名,决定与长秀分手。贤实通过金部长知道了银波的过去,到亲家大发雷霆,说要解除婚姻,而且还要翰杰立刻还清借款。

第二十集

  银波向长秀提出离婚,回家路上由于伤心过度,险遇车祸,幸被长秀救下,长秀因此身受重伤被送进医院。长秀父母为此更加痛恨银波,在医院众人面前痛斥银波,幸翰杰夫妇赶到才得以解围。长秀的状况要等检查结果出来才能确定。车祸发生后,银波的父母也认为这桩婚姻没法继续下去,劝银波离婚,但银波却一反常态,坚持要留在长秀身边照顾他。振波的求婚让光泽心情烦乱,马镇看穿侄子心思,鼓励他勇敢追求自己的幸福。金波为了还父亲的事业资金,没和正翰商量就抵押房子贷款,但正翰还是知道了这件事,心里不满。翰杰也为此训斥金波做事欠思考。

第二十一集

  在银波精心照顾下,长秀终于醒来了,而银波却由于过度疲劳进了医院。长秀醒后心中最为惦念的还是银波,却苦于联系不到。金波陪银波回到家中,告诉大家银波因疲劳过度而流产。家人都认为是到了二人分手的时候。正翰心中郁闷,整日在酒馆喝闷酒,金波疑心他故技重施,正翰则因房子抵押一事认为金波无视自己的存在而恼火,两人又起争执。贤实为了让长秀尽早忘掉银波,开始物色新任儿媳人选。银波告诉长秀孩子流产一事,并向其吐露内心感受,长秀无奈。振波的诚意让光泽感动,但自身条件也让他心有顾虑,左右为难。姜罗两家都已认为长秀和银波的婚姻无法继续维持下去。

第二十二集

  马镇得知自己也被姜家接纳,喜出望外。由于贷款的事情,正翰连续两天夜不归宿,与酒馆老板娘推杯换盏,恰被金波看到,金波认为二人关系暧昧,一气之下提出了离婚并搬回娘家住。万德不忍儿子整日精神萎靡,劝贤实作出让步,经过权衡,贤实决定不再逼迫二人离婚。银波正式向长秀提出离婚,一番坦诚的自白让长秀痛苦万分,但也无力挽回,离婚在所难免。绮子发现银波行为古怪,怀疑孩子并没有流产。

第二十三集

  原来银波是为了让长秀死心,和姐姐联合编出了孩子流产的谎言,她要独自抚养长秀的骨肉。不知情的长秀决定和银波离婚,两个人一起去法院办理了离婚手续。虽然儿子离婚已如贤实所愿,但也勾起了她对银波的恻隐之心,贤实找到银波,经过一番推心置腹的交谈,两人冰释前嫌。离婚后的银波决定继续投入教师行业,开始新的生活,当她得知长秀决定回美国工作,奔向机场,但还是错过了最后的机会。金波和正翰开始了分居生活。

第二十四集

  三年过去了,振波先斩后奏的成婚让绮子十分懊恼,每提及此事都是牢骚满腹,但振波夫妇的小日子却过的人丁兴旺,好不热闹。银波在儿童之家的工作有声有色,长秀从美国回来,一家人深感欣慰。金波已经成为家喻户晓的成功女士代表,在做电视节目时偶然见到长秀,她欲言又止,让长秀去见银波。在见面时长秀得知,他和银波的孩子名字叫银秀也叫小石头,他悲喜交加,终于明白了银波的用心良苦及美丽的心灵。正翰和金波时隔三年后又重新走到了一起。姜、罗、卢几代人的恩恩怨怨在相互理解中发展着,为美好的幸福生活努力追求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