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该剧改编自颇受欢迎的同名网络小说,讲述了三对年轻人的恋爱故事,是一部轻松幽默的浪漫爱情剧。

  美丽善良的金达贤是仁川一所中学的老师,一次在地铁里达贤帮助了一位老人,却想不到这位穿着普通的老人竟是韩国大财团——圣贤集团的张贵哲会长。张会长对善良的达贤深有好感,有意撮合达贤与孙子在仁,也希望能借达贤改改在仁的火爆脾气,虽然这种可能性只有百分之一。

  为让孙子乖乖去见达贤,张会长修改了遗嘱:无论孙子在仁还是外孙太亚,谁能娶到达贤就可以得到他的遗产。虽然在仁对遗产并不感兴趣,但为了不输给势同水火的太亚,还是硬着头皮去见达贤。

  在仁对爷爷的做法很不理解,误会达贤使用手段迷惑爷爷,刚一见面就出言不逊,达贤反唇相讥,两人互相都没什么好感。最终,达贤以在仁资助班上的贫困学生为条件,答应与他合作,两人签下合同书,按合同定期约会。

  太亚的母亲打听到遗嘱的内容,吩咐太亚寻找达贤,可太亚却阴错阳差地将达贤的妹妹妍珍当成了达贤,并开始有意接近她。

  在仁与达贤在相处中渐生好感,两人最终步入婚姻殿堂。在达贤的管教下,在仁也逐渐改掉了他的坏脾气。

  在仁的妹妹在英一直暗恋着哥哥的好友形俊,但形俊却一直把她当作妹妹看待。在达贤的帮助下,在英最终抓住形俊的心,两人成为一对甜蜜的恋人。而太亚也真心爱上了妍珍,虽然双方家长极力反对,但两人还是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故事的结尾是皆大欢喜的大团圆结局,三对年轻人都找到了各自的真爱。这个故事想告诉我们一些什么呢,我觉得还是这样理解比较好:让我们多做些好事吧,这个世界还是善有善报的,说不定无意中的举手之劳就会给我们带来天大的好运气呢!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李在仁是圣贤集团李贵哲会长的孙子,在爷爷退居幕后后经营着集团的酒店业务,而李会长的外孙太亚则负责商场业务,两人一直势同水火。在仁英俊帅气又善于经营,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他的火爆脾气,令爷爷一直为此头疼。

  李会长带着水果等去祭奠亡妻,在拥挤的车厢里,一位年轻的姑娘给他让座并帮她拎东西,令李会长十分感激。这位善良美丽的女孩叫金达贤,是仁川一所中学的老师。

  在仁的好友金形俊律师告诉在仁爷爷修改了遗嘱:他与太亚无论谁能娶到一位叫做金达贤的女孩就能得到遗产。爷爷的决定令在仁感到莫名其妙,但是为了不输给太亚,还是硬着头皮同形俊一起赶往仁川去见达贤。

  达贤问明二人来意深感意外,在仁误会达贤是用什么手段迷惑了爷爷,对达贤出言不逊,他的臭脾气也令达贤对他没有一点儿好感,双方不欢而散。

第二集

  回家的路上,达贤想着刚才发生的事心不在焉,差一点儿撞到电线杆上,幸好妹妹妍珍拉住了她。达贤向妹妹说起刚才发生的事,两人都感觉在仁他们象骗子。

  在仁同爷爷协商,李会长最终作出让步:在仁必须与达贤交往十个月,还是不行就由着在仁。

  今天是在仁奶奶的祭日,太亚一家早早就来到爷爷家,母亲一再叮嘱太亚要讨爷爷欢心。在仁因为公司出了意外迟到,令爷爷有些不快。拜祭过后,爷爷询问在仁与太亚公司的经营情况,太亚如实汇报,而在仁则表示那是公司机密不肯透露。太亚自觉输给在仁一招。

  在仁再次来找达贤,向达贤表示爷爷希望他们结婚。达贤哪里知道自己昔日无意中帮助的老人就是在仁的爷爷——圣贤集团的李会长。在仁的话令她感到简直不可理喻,将在仁挖苦了一顿后,两人再次不欢而散。

第三集

  达贤与妹妹妍珍聊天,令妍珍想起童年往事。妍珍与达贤是小学同学,一次达贤偶然到妍珍家拜访,见到继父酒后殴打她的情景,于是将妍珍带回了自己家,从此两人象姐妹一样生活在一起。回忆起往事,妍珍对姐姐由衷地感激。

  达贤与李会长聊天,对在仁一番数落,却不知道他就是在仁的爷爷。爷爷回去狠狠教训了在仁一顿,令在仁很纳闷到底是谁在打小报告。

  达贤学校的江善浩老师对达贤暗恋已久,终于在暑假前鼓起勇气向她表白,令达贤颇感意外。

  妍珍在网上查到在仁的资料,急忙将此事告诉了达贤。看到网上对在仁极高的评价,令达贤对他有些刮目相看。

  达贤班上的一个学生天资很好但家境贫寒,达贤以在仁资助孩子为条件同意与他合作,并要求他签下合同书。妍珍看到姐姐的合同书规定每星期必须约会一次,提醒达贤很容易擦出火花,达贤回答“不可能”可却似乎没什么底气。

第四集

  达贤与在仁一起商议合同书的细节,两人都看着对方不顺眼。达贤闲聊时向李会长抱怨在仁的坏脾气,令会长决定对在仁进一步施压,在仁只得乖乖就范,准备与达贤的约会。

  达贤与妹妹外出归来,遇到守候在家门口的江老师,江老师借口请达贤帮忙找房子请她一起喝茶。听说达贤第二天要去汉城,江老师主动提出开车送达贤前往。

  次日,达贤按照母亲的安排到汉城相亲,江老师听说她去相亲的心里很不舒服,但无奈怕达贤生气只好送上一束花后离去。达贤拿着花去见在仁,得知达贤相亲后来见自己,在仁对她大发脾气,惹来警察上前盘问。达贤慌称与他素不相识,令在仁差一点儿被送进警察局。

  达贤最终向警察解释清楚,为在仁解了围并向他道歉。但在仁依然余气未消,指责达贤不该去见其他男人。达贤反问他们只是合同关系,自己去见谁与他何干,反令在仁一时无言以对。

第五集

  在仁请达贤陪同自己去听音乐会,太亚的母亲看见在仁身边的女孩很感兴趣,但在仁却不肯透露她是谁。音乐会后,在仁请达贤喝饮料,两人第一次聊得很开心。

  在仁送达贤回家,丢三落四的达贤将钥匙忘在车上,在仁送还钥匙时拉达贤躲车却意外拥抱在一起,达贤生气地踢了在仁,令在仁苦笑不得。

  次日的报纸和网络上,都刊登出达贤与在仁一起听音乐会的消息,幸亏没有照片。达贤看到报道十分生气,认为在仁明知会曝光还拉她同去。

  达贤因被新闻曝光的事指责在仁,让他负责任。在仁戏称达贤的语气很象求婚,问道:“难道你要与我结婚吗?”。达贤点头称是,反令在仁一时不知所措……

第六集

  达贤与在仁按照合同书的规定约会,两人一起去看画展,为免再遇记者,两人分开行动。达贤在美术馆巧遇江老师。见到江老师拉着达贤,在仁醋意大发,冲过来搂着达贤声明她是自己的女朋友,令达贤无可奈何。

  达贤回到家,看到来家拜访的江老师感到很意外。江老师说起美术馆的事,令母亲一再追问达贤身边的男人是谁,弄得达贤不胜其烦。达贤坦言对江老师没有感觉,但江老师表示在她的心还没有归宿之前,希望能够给他一个机会。

  在仁的妹妹在英对形俊一直很有好感,约他一起吃饭。形俊打电话约在仁一起来,但在仁表示要去仁川见达贤。在仁的态度突然转变,令形俊很是惊讶。

  太亚的母亲对在仁身边的女孩很好奇,而爷爷知道在仁有女人也不闻不问更令她感到奇怪。母亲嘱咐太亚调查一下那女孩的来历。

  在仁给达贤家打去电话,母亲听到有男人与达贤约会,欣喜万分。母亲一再追问对方身份,但达贤却始终不肯言明。最终母亲从妍珍处听说对方竟是圣贤集团李会长的孙子,大吃了一惊。

  达贤与在仁例行约会,达贤要去图书馆看书,而在仁却觉得是在浪费时间,两人又吵了一架。

第七集

  在仁与形俊在电梯里聊天,在仁说达贤既土气又狡猾,却不知道达贤也在电梯里。听到在仁对自己这样评价,达贤决定气气在仁,故意穿得很暴露去见他,令在仁目瞪口呆。看到旁人色迷迷的目光,在仁硬是要她披上自己的西装。最终在仁妥协,答应不再说她的坏话,而达贤也同意换了一套衣服。

  江老师的父亲不忍见儿子得相思病的样子,亲自上门提亲,令达贤感到十分为难。

  达贤与在仁聊天,问她最喜欢的是什么,在仁回答自己最喜欢钱,令达贤很失望。恰在此时,一个孩子险些被车撞到,在仁奋不顾身救下孩子,令达贤对他刮目相看。两人一起滑旱冰,玩得很开心。

  李会长找达贤吃饭,达贤又向他抱怨在仁的坏脾气,表示如果他们能走到一起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

  达贤约在仁、妍珍一起见面,分手后在仁想起买给达贤手机忘了送给她,回头去找却撞上达贤刚退伍回来的哥哥俊贤。俊贤自我介绍是与达贤同住的男人,令在仁误会,几乎要动起手来。幸亏达贤及时出现才解决了危机,不过火爆脾气的在仁又被达贤数落了一顿。

第八集

  在仁给达贤打去电话,达贤恰好不在办公室,江老师替她接听了电话。听到又是那个总缠着达娴的老师,令在仁醋意大发,质问达娴为什么和他在一起,弄得达娴哭笑不得。

  江老师再次到达贤家中拜访,父母劝达贤尽快作出决定,令达贤心中迷茫不知如何选择。弟弟建议她写出在仁与江老师的优缺点慢慢挑选,可写来写去达贤还是拿不定主意。

  达贤的父母为让她早下决心,决定请在仁和江老师一同来家里作客。江老师准时赴约,他的言谈举止很得达贤父母好感。而在仁却因意外被送进了警察局,深夜才赶到仁川,却又找不到达贤家。达贤始终等不到在仁,感到十分失望。

  爷爷李会长得知在仁没去达贤家赴约,对他大发脾气。在仁犹豫再三,有生第一次放下架子,决定去向达贤道歉。

第九集

  在仁向达贤解释清一切,他真诚的态度终于取得达贤的原谅,临别时在仁情不自禁拥抱了达贤。达贤在父母面前替在仁解释,父亲决定改天再安排在仁见面。

  爷爷聊天时说起之所以让在仁接近达贤,不只是因为达贤善良美丽,更重要的是只有象达贤这样的女孩才能改变在仁,虽然这种可能性只有百分之一。

  在仁去见达贤,在她家门口看见达贤与江老师在一起有说有笑,生气地拉起达贤就走。恰在此时,达贤父亲出门看见他拉着达贤粗鲁的样子,很不高兴。虽然达贤一再为在仁辩解,但父亲还是表示他们之间门第相差悬殊,希望两人以后不要再见面。但在仁回答两人的约会是合同书规定的,而且已经经过公证,弄得父亲一时无可奈何。

  在仁请妍珍转交达贤忘在车上的手机,太亚跟踪在仁,误会妍珍就是那个在仁身边的女孩,开始有意接近她。

  江老师约在仁见面,劝他离开达贤并问他能给达贤带来什么,令在仁一时无语。身边的朋友也开始劝说在仁离开达贤,令在仁感到茫然。他决定带着达贤一起去看日出……

第十集

  在仁向达贤表示,如果她真的喜欢那个老师,自己会考虑退出,达贤却反问难道你就不能努力吗。看完日出后,因为担心达贤一夜未归被父亲责骂,在仁亲自送她回家。父亲对在仁大发脾气,命他以后不要再见达贤。

  父亲请江老师照看达贤,负责每天把她送回家。母亲又没收了达贤的手机,令在仁与她无法联系。在仁每天都在达贤门前徘徊,可达贤的父亲始终不肯让在仁见到她。

  太亚的母亲终于打听清楚,李会长的遗嘱上写明谁娶到达贤就可以得到他的遗产。母亲将此事告诉太亚,太亚却误会妍珍就是达贤。

  在仁始终无法取得达贤父母的认同,形俊建议他请爷爷出马。在仁不惜下跪请求爷爷帮忙,看到孙子的脾气大有改观,李会长暗暗高兴。

  李会长想登门拜访达贤父母,可又担心达贤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后,误会自己有意欺骗她。李会长想向达贤解释清楚,可却因为一个小插曲没能开口。

  李会长带着孙子在仁特意挑达贤不在时登门拜访,李会长恳求达贤的父亲能给两个年轻人见面的机会,所有不利的结果都会由自己承担,父亲只得勉强答应。李会长与在仁出门恰好碰上回家的达贤,得知李会长就是在仁的爷爷,达娴以为祖孙二人都在故意欺骗自己,感到十分生气。

第十一集

  在仁欲向达贤解释一切,达贤表示会同意见面,但那只是出于遵守合同的考虑。她的话令在仁感到失望,一气之下说只是因为合同才见面就算了。达贤闻言将手机退给了他,令在仁心里很不好受。

  江老师要去留学,请求达贤与自己同去,但达贤拒绝了他。江老师感觉到达贤心底记挂的还是在仁,很是失望。

  达贤想起与在仁共度的点点滴滴,开始想念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给他打去电话,可在仁却因开会恰好不在,达贤感到怅然若失。

  江老师出国前来见在仁,他痛打在仁责备他不该令达贤伤心。江老师告诉在仁次日达贤会到机场会送自己,请他把握机会。

  在机场里,达贤为江老老师送行,而在仁却迟迟不肯出现。江老师故意装作要拥抱达贤的样子,在仁生气地从角落里冲出来拉开了他们,江老师笑着向他们告别。

第十二集

  在仁带着达贤去见爷爷,见到达贤来看望自己,爷爷的心情一下子好了很多。太亚的母亲撞见在仁与达贤从爷爷房间出来,一再追问达贤的情况,但爷爷却不肯透露。

  在仁再次拜访达贤父母,看在女儿面子上父亲虽勉强同意他们继续交往,但要求在仁与自己签署一份合同书。他与在仁讨价还价的样子,弄得家人哭笑不得。

  妍珍回家看望生母,却被继父打得遍体鳞伤,回家的路上妍珍遇上等待她的太亚,看见妍珍满脸伤痕的样子,太亚将她送回家并买了药给她。太亚向妍珍表示好感,但妍珍却回答以自己现在的情况不想结交男友。

  在仁同达贤约会,询问达贤想要什么,达贤却回答想要星星。在仁于是买了很多焰火,两人玩得十分开心。

  韩朱化学集团韩会长的女儿珠儿一直对在仁深有好感,在影院门前遇到等达贤的在仁,缠住他不放。看到达贤到来,在仁一边解释一边挣脱珠儿,却不慎将手中的可乐都泼在了达贤身上……

第十三集

  达贤心里满是醋意,看着她一脸的不高兴,在仁一再解释才好不容易取得她的谅解。珠儿到在仁家里拜访,向爷爷表示自己喜欢在仁,爷爷却笑着未置可否。

  在仁约达贤吃饭,却再次被珠儿缠住,在仁挣脱珠儿与达贤离去,令珠儿十分难过。珠儿向达贤表示自己一直爱着在仁,自己也有能力令他的事业更加成功,而达贤却无法给他任何帮助。达贤闻言心情矛盾。

  在仁多次打电话给达贤,达贤想起珠儿话犹豫着不肯接听。在仁特意赶到仁川见达贤,达贤表示他应该找个能在事业上帮助他的女孩,但在仁回答只想找个自己爱的女孩。听到在仁的回答,达贤心底十分甜蜜。

  珠儿向在仁表明爱意,并表示自己可以在事业上帮助他。但在仁回答爱情不是交易,自己真心爱着达贤。

  次日报纸上刊登出在仁与珠儿即将订婚的消息,达贤看到报道心灰意冷。在仁担心达贤误会,急忙赶往仁川……

第十四集

  在仁向达贤解释订婚一事纯属谣言,虽然达贤最终相信了他,但达贤的家长却不肯善罢甘休。家长命在仁解释清楚,在仁提出订婚表明诚意,终于取得达贤父母的信任。

  珠儿来找在仁,却被在仁赶出了公司。珠儿无可奈何,又向在仁的家人展开进攻,一面争取在仁母亲的好感,一面请求爷爷的支持。在珠儿的攻势下,母亲也劝说在仁考虑珠儿,但在仁回答自己想娶的人只有达贤。

  珠儿劝说达贤离开在仁,表示已经取得在仁爷爷的赞成,并再次质问达贤能带给在仁什么。达贤回答自己会带给在仁普通人的幸福生活。

  达贤因为珠儿的事心情烦闷,向爷爷倒苦水,爷爷鼓励她主动进攻。在爷爷的鼓励下,达贤亲手做了饭菜带给在仁吃,她突然如此体贴倒令在仁很不适应。

  珠儿到在仁住处纠缠在仁,死死抱住他不肯放手,这一情景被达贤撞见。珠儿慌称自己已与在仁订婚,但达贤表示自己和在仁是盖过章的法律关系,珠儿不明所以,一下子愣住了。事后达贤责备在仁总与珠儿纠缠不清,在仁有口难辩,为表明诚意向达贤提出求婚,达贤一时不知如何应对才好。

第十五集

  形俊无意中将在仁合同恋爱的事透露给在英,在英又将此事告诉了珠儿,珠儿这才明白达贤所说的法律关系是指什么。得知在仁与达贤是因为合同才交往的,珠儿又有了信心。

  珠儿亲手做了点心,来讨在仁家长的欢心。而珠儿的父亲—韩朱化学的韩会长也要求见爷爷。珠儿向在仁表示自己一直深爱他,当初也是为了他才远赴美国求学,希望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女孩。在仁隐隐有些感动,默默无语。

  在仁的母亲要见达贤,她向达贤表示要嫁给在仁就要做好吃苦的准备,自己就是一个例子。达贤听了,心里很不好受。

  珠儿再次找达贤谈话,表示她与在仁并不合适。达贤回答只要他们真心相爱其他的都不是问题。达贤虽表面坚决,其实心里不是滋味。

  在仁生日,珠儿到在仁家里亲手做了晚餐,母亲和妹妹一再夸奖珠儿的手艺,但在仁却说只喜欢母亲做菜的口味。事后在仁请珠儿不要如此,自己已决定与达贤订婚。

  爷爷表示要见珠儿的父亲,在仁以为爷爷也倾向珠儿,表示他要见对方家长也要等自己结婚后再见。见在仁中了自己的激将法,爷爷心中暗笑。

第十六集

  在仁向达贤求婚,两人正在门口聊天时,太亚送妍珍回家。在仁质问太亚为何会到仁川,太亚回答“我们不是有着同样的目标吗”。在仁却答道“你找错了目标。”从他们的对话中,妍珍猜到太亚追求她的目的,心中十分难过。次日太亚欲向妍珍解释,妍珍却不肯给他机会。

  在仁听从形俊的建议,约达贤一起庆祝相识一百天。在仁得知达贤送他领带的含义是要留住他,于是买了戒指送给达贤表示要抓住她的手。

  太亚再次向妍珍解释,表示自己早就知道她不是达贤,但是自己真心爱上了她。但妍珍依然不肯原谅他,太亚伤心离去。虽然赶走了太亚,但妍珍心中其实难以忘记他。

  珠儿不甘心就此失去在仁,指使人绑架了达贤。之后珠儿找太亚提出交易,表示会让他得到圣贤集团,而自己只要在仁。

  达贤迟迟未归,家人十分着急。在仁得知达贤一直没有回家,请俊贤先撒个谎瞒住父母,自己再去找找。

第十七集

  在仁四处寻找不见达贤的身影,心中万分焦急。正在此时,在仁接到太亚的电话,告知达贤的下落。找到达贤后,在仁误会是太亚从中捣鬼,痛打了太亚,事后才明白自己错怪了他。

  在仁送达贤回家,因怕达贤父母担心,他隐瞒了绑架的事,慌称她一直与自己在一起。这么晚才送女儿回家,达贤父母对在仁十分不满。

  得知策划绑架达贤的人是珠儿,在仁十分气愤,找来形俊提出要控告她。珠儿事后也很后悔,到在仁公司向他求情,但在仁却不肯善罢甘休。

  达贤听在仁说起控告珠儿的事,表示坚决反对。在仁虽不情愿,但在达贤的坚持下还是放弃了诉讼。珠儿听说后向达贤表示谢意,两人终于化敌为友,第一次象朋友一样愉快地相处。

  在仁正式向达贤求婚,他的诚意感动了达贤,答应了他的求婚,然而婚事却遭到达贤父母的坚决反对。

  在仁与达贤正在门口聊天,遇到太亚送妍珍回家,原来太亚已经取得妍珍的谅解。两对恋人相视而笑。

第十八集

  韩朱化学计划收购圣贤集团的百货店,由于太亚父亲的疏忽,眼看收购即将成功。太亚找在仁帮忙,两人一起为公司奔走,第一次默契合作。就在收购成功在即时,韩会长突然放弃了收购,并感谢在仁放过珠儿,在仁表示那都是因为达贤大度。

  妍珍因为身世的关系,对爱情和婚姻心存顾虑。太亚约妍珍钓鱼,表示要学习等待,无论怎样都会等待着她回心转意。两人的心渐渐靠近。

  在仁再次向达贤父母求婚,父亲虽然终于答应,但把婚期定在明天秋天,而在仁却希望今年秋天就结婚,无奈之下在仁只好再次请爷爷出马。

  在仁安排双方的家长见面。达贤的父亲提出明年春天订婚,秋天结婚。在仁的爷爷却表示不知自己还能活多久,唯一的心愿就是能抱上曾孙,希望两人今年就结婚。一番商议之下,爷爷甚至提出当天订婚,并命太亚取出事先准备好的蛋糕和服装,弄得达贤父母措手不及,只好勉强同意。

第十九集

  太亚的母亲问爷爷遗嘱会怎么写,爷爷问在仁是否想要遗产,在仁回答想凭自己的能力生活。爷爷又问太亚,太亚也是同样的答案。听到这样的回答,爷爷十分高兴,可太亚的母亲却很失望,对太亚大发脾气。

  在仁希望当年结婚,可是酒店到明年都排满了,只有下周二有空挡。在仁向达贤父母提出下周二结婚,父亲虽不愿答应,但经不住在仁的软磨硬泡,只好让步。

  达贤父母担心她进门后受苦,向在仁提出婚后必须与达贤搬出单过。在仁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可达贤却表示自己愿意与长辈同住,以尽儿媳、孙媳的责任,令在仁十分感激。

  妍珍再次去见继父,继父又要殴打妍珍时,太亚护住了她,太亚表示会一生守护着她。太亚约妍珍一起去海岛游玩,妍珍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幸福。

  在仁的母亲向达贤表示不反对他们出去单过,与长辈们共同生活会感觉很累,但达贤回答自己会顺从在仁的心愿。看着如此贤惠的儿媳,母亲十分满意。

第二十集

  在仁与达贤一起挑选结婚戒指,他们分别为对方的母亲也买了一枚,双方家长都很开心。

  太亚与妍珍一起挑选结婚贺礼,两人共处的情景被太亚的母亲撞见。母亲命太亚离开妍珍,不然就不要再见她这个母亲。太亚一气之下收拾行李离开了家。

  太亚的母亲找妍珍谈话,请她离开太亚,因为他们并不般配,自己也一定会坚决反对。妍珍心里很不好受,默默点头答应。

  太亚的母亲见说服不了儿子,只好到达贤家拜访,请对方家长管好妍珍不要再见太亚。出乎太亚母亲意料的是,对方父母也很反感妍珍与太亚来往,表示怕妍珍嫁过去会受苦,双方不欢而散。

  在仁与达贤新婚旅行,到了宾馆在仁却始终忙于工作,令达贤很不开心,一个人在海边呆了很久。新婚之夜,在仁好不容易才哄得达贤原谅,手机响起他又去忙于工作,达贤气得让他睡沙发。

第二十一集

  在沙发上熬了一夜后,在仁约达贤一起看日出。路上在仁说起打算在这里建宾馆,得知在仁新婚旅行也是公私兼顾,达贤十分生气。在仁买了花向达贤道歉,两人终于和好如初。

  父母问妍珍是否在与太亚来往,妍珍表示会与太亚断绝关系,父母这才放下心来。

  在仁的妹妹在英一直暗恋着形俊,她向形俊表明心意,而形俊却表示只把她当作妹妹。在英向达贤请教是如何抓住哥哥的心的。达贤回答距离太近就看不到闪烁的星星,劝她与形俊保持距离。

  在仁被同事教唆新婚后不能太听话,结果喝酒喝到很晚才回家。到了家却找不到达贤,急得在仁如热锅上的蚂蚁,原来她睡在了婆婆的房间。达贤抱怨在仁总是让自己独守空房,令在仁深感歉意。

  达贤的父母到在仁家拜访,太亚当着双方家长的面向妍珍求婚,令众人都颇感意外,然而妍珍却拒绝了他。

第二十二集

  妍珍突然晕倒,原来她怀孕了。太亚得知后欣喜若狂,向达贤父母(妍珍的养父母)提出求婚,却被坚决拒绝。他征求妍珍的意见,妍珍担心自己连累太亚被赶出家门,也不同意婚事。

  在英按照达贤的建议同形俊保持距离,又故意约俊贤一起吃饭让形俊撞见,事后对俊贤夸赞一番,令形俊隐隐感到有些醋意。

  太亚再次企图说服母亲,母亲虽然心里还是不愿同意,但听太亚说起妍珍已经有了他的骨肉,也只好勉强答应。太亚父母到达贤父母家求亲,达贤父母却坚决反对。双方家长询问妍珍的意见,妍珍也表示没有做好结婚的准备。

  妍珍拜访太亚的母亲,懂事的妍珍很得母亲好感。而太亚母亲的态度也终于解开妍珍的心结。另一方面,太亚的诚意也最终打动达贤父母,同意了他们的婚事。

第二十三集

  达贤见在仁的家人很少能聚在一起,于是提议全家每天必须共进早餐,家务也一起来做。她的提议得到全家的一致同意,家人都很喜欢这个贤惠的媳妇。

  在仁总是忙于工作很晚回家,感到很对不起达贤。于是中午抽空到学校看望她并一起共进午餐,饭后达贤感到恶心,到医院检查才发现达贤已经怀孕了,在仁欣喜万分。

  在英故意频繁接触俊贤,令形俊十分不安。看着形俊着急的样子,在英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暗暗好笑,感谢达贤给她出了个好主意。

  由于妍珍已经怀孕,太亚希望尽早结婚,可又不方便说出妍珍怀孕的事,只好苦苦恳求达贤父母同意。太亚的母亲也一反常态,劝说亲家答应尽早完婚。这令达贤父母苦笑不得:我家的女婿怎么都这么心急。最终还是同意了他们下个星期完婚。

  在太亚与妍珍的订婚仪式上,太亚的父母偷偷塞给她百货店的贵宾卡,让她好好筹备嫁妆,太亚又对她关心倍至,令妍珍倍感幸福。达贤父母听说妍珍已经怀孕大吃一惊,但最终还是谅解了这对年轻人的错误。

第二十四集

  太亚与妍珍正式完婚,婚后两人生活得很幸福,太亚父母也对妍珍疼爱有加。

  俊贤医院有个小患者友珍无人照顾,俊贤将她领回了家,友珍的姐姐惠珍找上门来。听说了他们姐妹相依为命的身世,俊贤父母表示愿意收留他们,姐妹俩暂住在达贤房间。

  俊贤与惠珍姐妹去游乐场玩,叫上形俊和在英也一起参加。俊贤与在英故意装作亲热的样子,形俊见了醋意大发,在一旁急得抓耳挠腮,在英暗暗好笑。

  妍珍怀孕后一见食物就感到恶心,看着她不吃不喝,太亚一家坐卧不安。听说妍珍想念娘家的饭菜,太亚的母亲放下架子,恳求亲家母到家里给妍珍做顿饭吃。太亚的母亲给亲家母打下手,终于让妍珍吃上一顿可口的晚餐。事后太亚的母亲却吹嘘自己的厨艺如何了得,令众人哭笑不得。

  在英将自己故意演戏气他的事告诉了形俊,形俊这才恍然大悟,两人正式确立了恋人关系。约会之后,形俊送在英回家,两人在门前拥抱的情景被形俊的父亲撞见,父亲对他们的恋爱表示反对,令形俊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第二十五集

  形俊问父亲反对的原因,父亲表示自己大半生都在为圣贤集团工作(李贵哲会长的秘书),不希望儿子也象自己一样,而且他们结婚的话,自己也很难与会长相处。

  爷爷知道了形俊与在英的事,鼓励他们向在仁和太亚学习,想办法说服家长。在英问形俊的父亲为什么反对形俊与自己交往,父亲表示从小看着她长大,一直把她当作女儿看待,很难接受她成为自己的儿媳。听形俊的父亲如此回答,在英不知如何是好。

  在仁的母亲生日,太亚一家也来庆祝。两位母亲都争着夸自家的儿媳好,爷爷听了不禁喜形于色。

  圣诞节到了,太亚母亲陪妍珍回娘家看望,两家人相处得越来越融洽。俊贤同惠珍姐妹出去过圣诞,他表示愿意尽自己的能力照顾惠珍,令惠珍流下感动的泪水。

  在仁忙于宾馆的工作,达贤跑到公司陪他一起过圣诞,两人互赠圣诞礼物,内心充满了甜蜜。

第二十六集

  在欢乐的圣诞节,只有形俊和在英过得并不快乐。在形俊父亲的坚决反对下,两人无奈地商量着分手。

  做医生的俊贤要去非洲援助医疗,由于那边还处于战争状态,父母坚决反对,无奈俊贤始终坚持,弄得父母也毫无办法。俊贤父亲来找在仁的爷爷倒苦水,听到俊贤的父亲说起巴不得儿子赶快结婚,免得到那么危险的地方,坐在一旁的形俊父亲若有所思,想起了自己儿子的恋爱。

  俊贤向惠珍道别,惠珍表示一定会等着他回来,令俊贤十分感动。他们缠绵的情景被父亲撞见,见儿子有了心上人,父亲也感觉放心了许多。

  在英来到形俊家为形俊的父亲做好早餐,看到在英如此懂事,而儿子又与在英那么相爱,父亲终于同意了他们的恋爱。

  在仁的爷爷决定正式隐退,在仪式上爷爷向达贤表示谢意,奉劝人们不要轻言放弃,哪怕机会只有百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