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没有伤痕的爱是不存在的。

差就差在那伤痕是怎样呈现,主人公又是怎样战胜它。

几乎所有的爱都要经历苦痛,只是承受痛苦的方式不同而已……

电视剧《美丽的日子》中的四个年轻人,也都如此。为了各自的伤痕和爱情,他们彼此牺牲、彼此折磨。可是人性本不恶,是他们的命运和爱情使他们时而成为被害者,时而又让别人受伤。

可是不管怎样,他们绝不会自暴自弃,为了成功、为了自己的爱,他们竭尽全力,又默默地忍受一切。当然等待他们的并不都是成功的喜悦和幸福的美酒,但是他们最终会明白,那些“伤痕累累的日子”正是追求幸福的过程,正是让他们拥有希望的、美丽的日子。

分集剧情:
第1集

  故事从70年代讲起,李善才(柳时元饰)的父亲和李民哲(李秉宪饰)的父亲李成春(李正吉饰),两人各自拥有最为知名的唱片公司,以提拔新进歌手为业。在一次的年度新人歌唱比赛中,外界一致看好善才父亲唱片公司的旗下艺人最有冠军相,但没想到,最后揭晓的结果却由李成春旗下的歌手坐上冠军宝座。在颁奖典礼的后台,善才的父亲气愤地直指李成春暗中动了手脚,两人因此起了争执,善才的父亲一时情绪激动冲上去压住李成春猛打,在混乱中,成春顺手拿起放在桌上的冠军奖座砸向善才的父亲,他本想反击,谁知用力过度,一下失手杀害了他。而整件事情,只有成春和他的助理两人知道这件意外的发生原委,助理并把这件事处理成意外事件,隐瞒大众。事过境迁,李民哲的母亲不幸过逝,而一直心中还爱着善才母亲的成春,在过失杀害善才的父亲后,把年幼的善才和其母亲一起接到家中住,但却也引来民哲和妹妹民知(申敏雅饰)的不满及怨恨,因为除了成春之外,大家都以为彼此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兄妹。 故事另一主线是同在孤儿院长大的金艳秀(崔志友饰)及金细娜(李贞贤饰),两人虽然毫无血缘关系,但情比姊妹深。细娜从小活泼,喜欢唱歌、文静的艳秀长大后,为了实现人生的目标梦想、离开孤儿院,临走前她对细娜许下承诺,在完成梦想后会将她一起接走。梦想成为时装设计师秀艳,为了能赚取学费,在民哲的唱片公司打工。细娜在孤儿院被老师骂了一顿后,偷偷的跑了出来。知道细娜出来的艳秀非常开心,连忙跑去接细娜,但是却在半路上被一辆疾驶而来的汽车撞倒,错过与细娜见面,细娜以为艳秀丢下她不管,心中对她产生极度的痛恨。

  留学国外、就读音乐系的高材生李民哲,回到韩国接手父亲的唱片公司,是员工口中的“皇太子”。一天,约定来的歌手没有出现,于是他临时到楼下的CD售卖店找人代替,刚好看到推车走过的艳秀,于是他二话没说,把艳秀带了出去。

第2集

  一天,艳秀的店铺发生盗窃CD事件,艳秀追着小偷出去,却意外的发现这个小偷竟然就是细娜。细娜不听艳秀的解释,掉头就走。在家里,善才母子虽然受到成春的疼爱,但却经常受到民哲兄妹的冷漠对待。那天,他们又因为一点小事吵了起来,善才开着电单车出去兜风,不小心撞倒了细娜。两人因此相识。细娜对这个体贴的男人产生好感。民哲的妹妹民知对父母和后母非常厌恶,而唯一尊重的大哥又因为工作没有时间管她,于是她经常和一些不良分子混在一起。一天,她来到一家DISCO大跳艳舞,刚好艳秀也和朋友来到这里。她看到台上的民知,不禁想起细娜,于是连忙上去把民知拉下台拉。而民哲也正好在,他望了艳秀一眼,把民知带走。细娜看到民哲的victory唱片公司招聘歌手的广告,于是去应聘,谁知却和民哲的妹妹民知发生冲突。刚好送茶上来的艳秀看到,于是,她去找民哲,拜托他录取细娜。

第3集

  民知和那些混混朋友在街上破坏公共财物,被警察抓走了。民哲觉得不能在放任她一个人,应该找个人好好管教她,于是他想到了艳秀。回到家,善才的母亲关心民知,问她去了哪里,可是有引起民哲兄妹非常激烈的反弹,善才为了保护母亲,忍不住和民哲再次发生冲突。民哲忍不住又回到公司,看到艳秀还在店里工作,于是跟她开了一个小玩笑,两人的心又向前靠近了一步。工作完成后,民哲送艳秀回来,被艳秀的好朋友看到,她问艳秀是不是喜欢他,艳秀否认。艳秀去找细娜,细娜为了气她,故意说自己跟人同居,艳秀听了非常心痛,觉得是自己对不起她。细娜约善才出来散心,两个心中都藏着痛苦的人相互依靠,相互安慰,尽情的发泄心中压抑的伤痛。

第4集

  民知到细娜工作的酒店捣乱,激进的细娜为了吓她们,燃着了酒店房间的地毯,并把民知困在里面。艳秀接到通知去救细娜的时候,遇见来带民知的民哲。民哲送艳秀坐地铁。艳秀拿自己好不容易存下来的钱赔偿细娜给酒店造成的损失。却只换来细娜的不原谅。细娜终于被victory公司录取,善才陪她去买衣服庆祝,进去培训的当天,她才发现原来民知的朋友金淑——她的死对头也在培训班里。两人经常暗中斗劲、摩擦,互不相让。艳秀去多谢民哲帮助细娜,民哲强迫的塞给他一个手机,并告诉她,希望她去当自己妹妹的家教,代他管教一下民知作为补偿。艳秀答应。艳秀以约搬去民哲家的时候,刚好和善才坐同一辆车,这时天下大雨,善才把艳秀送到目的地才发现原来是自己的家。善才虽然善才没认出艳秀,但却对她产生莫名的好感。民知开始对艳秀非常抗拒,后来在大哥民哲的劝导下,才慢慢的接受艳秀。

第5集

  一天,细娜生病了。被前去探望她的以前孤儿院的朋友江娜罗发现,连忙把她送到医院。在门口,刚好遇到来找细娜的善才,于是善才把细娜送到医院。艳秀在医院意外的看到善才,误会他和细娜有不正当关系,于是责备他,善才有口难辩,非常生气。民哲突然去找艳秀,并把她带去从头到脚装扮一番,然后把她带到酒会。父亲看到后,责备民哲,民哲不惜和父母反脸。另一面,善才和母亲在家里拜祭民哲的母亲,刚好民知回来看见,把东西都砸碎后,还大骂她不要脸,破坏她的家庭。善才带母亲出去散心喝酒,回来的时候刚好碰到民哲和艳秀回来。民哲先送善才的母亲回家。善才突然倒在地上痛哭,艳秀听到后心中难过.

第6集

  晚上,艳秀看到善才房间的灯光,走过去,看到善才正独自一人在弹琴,她忍不住走了进入,善才伸手把她拉到身边,为艳秀带上耳机,亲自为她弹了一曲。艳秀被他感动。艳秀带民知到百货商场公开画画,以培养她和人接触,减少心中对社会的愤恨。民知用自力更新赚来的钱为自己买了第一件礼物。看到民知开心的样子,民哲非常感谢艳秀。民哲给艳秀一张支票作为报答,艳秀不收,并给民哲画了一张速写画。细娜和善才无意中谈起童年往事,发现原来善才就是小时侯曾经在孤儿院度过一段日子的朋友。善才知道艳秀就是他一直魂牵梦萦的女孩后,感到非常的高兴。善才拿着一直珍藏的艳秀小时候画给他的画在门口等艳秀回来。却看到艳秀和民哲一起回来。

  第二天,善才在艳秀的唱片店门口等艳秀,并一直跟踪她到百货店,然后假装偶遇的突然出现。他们为细娜挑选了一个MP3机。善才当场为艳秀弹一曲。回到家后,善才给艳秀看小时侯的画,艳秀非常高兴知道他就是儿时的玩伴。艳秀和善才在厨房做东西吃,两人玩起了以前儿时的游戏,刚好民哲回来看到他们开心的样子,非常生气。

第7集

  民哲和善才一言不合又吵了起来,民哲把艳秀带出来兜风,忍不住把心底的伤痛跟艳秀说。自从知道艳秀就是小时候喜欢的女孩后,善才一直沉浸在重逢的喜悦中。这天,他在门口等待艳秀下班,并把她带到游乐园玩。善才带了亲自做的便当和艳秀一起分享,还带她去玩高速升降轮,把艳秀吓得脚都软了。幸好善才及时扶住她。由于游乐园人声吵杂,民哲打几次电话给艳秀,她都没听到。善才得知victory唱片公司今天会带新人进行首次公演,于是带艳秀过去看。开始艳秀看到细娜在台上生动活泼的样子,非常高兴;后来舞台另一边突然进来一群美女明星,大家都涌到那边去,没有人再听细娜唱歌,细娜伤心的哭了。艳秀把伤心的细娜送回家,并安慰她。晚上,善才和艳秀回去的时候,刚好民哲开车经过,看到他们在一起的样子,民哲一言不发疾弛而过。艳秀下意识想追过去。

  最近在网路上流行一个代号ZERO的歌手,可是他从不露面。victory公司一直想找出这个zero,帮他出唱片。后来,民哲从医院一个要动手术的女孩处证实zero就是善才。因为小女孩非常崇拜zero,曾经在动手术时要求Zero在场陪她。

第8集

  细娜到唱片店找艳秀,却意外的看到善才和艳秀在一起。任性的细娜非常生气,认为是艳秀抢了她的“大哥”。于是对艳秀说,善才是她的男朋友,请她不要介入。

  这天,细娜生日,善才给细娜庆祝。刚好艳秀也拿着蛋糕来找细娜,却看到善才搂住细娜。艳秀想转身离开,但被善才看到,硬把她来过来一起庆祝。艳秀不想妨碍她们,借口出去找刀叉盘子,溜了出来。她看到民哲的办公室有灯光,情不自禁的走过去,看到累极的民哲躺在长条上睡着,于是走过去,给他盖上衣服。正当她要离开,突然被民哲拉住,原来民哲已经醒了。民哲拉着艳秀坐下。善才见艳秀久不归,出来找她,正好看到她和民哲在一起。艳秀的手机突然响了,民哲因为艳秀随便把手机号码给了别人,因此大声责问艳秀,艳秀伤心离开,善才看到,冲进去,对民哲说,如果不爱她,就不要接近她。民哲也指出善才就是公司一直在找的网路歌手ZERO。善才二话没说就走了,细娜的生日会因此搞砸,于是她更恨艳秀了。

第9集

  民哲在唱片店门口,强硬把艳秀劫持上车。两人再度一言不合,艳秀气愤下车。登上公车的她望着独自站在车边的民哲……民哲转过身,不想看着她离开,当他再度转过来时,惊喜的发现,艳秀正站在身后不远的地方,静静的看着他。民哲带艳秀来到海边,玩得非常开心。民哲望着艳秀,忍不住深情的吻了她。另一面,善才一直在门口等着艳秀。一整晚,民哲和艳秀都没有回来,善才也呆坐了一晚,他打电话给细娜询问艳秀的出去,细娜非常生气。

第10集

  细娜在选拔赛中败给金淑,非常伤心,她忍不住又去找善才。善才也因为艳秀的拒绝而难过,两个人同病相怜的人一起来到河边大叫发泄。细娜醉了。善才把她送回家,刚好艳秀也在。善才把门外静静的等艳秀出来。过了一会,艳秀出来,却接到一个电话,原来民哲约她去吃饭。艳秀匆忙截车离开,善才一直跟着她来到酒店门前,艳秀终于见到善才。民哲在酒店等很久都不见艳秀来,准备离开,来到门口,正好见到善才和艳秀在说话。民哲把善才也叫了一起吃饭。正吃着,民哲的电话响了,他匆匆离开,故意留下艳秀和善才。

  最近在他们身边,经常出现一个自称梁美美的神秘女人。她以是他母亲朋友的名义,经常故意去接近善才。这天,梁美美又来到学校找善才,并对他做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亲密动作,她送善才回来的时候,正好被民哲看到,民哲心中生疑。显然梁美美对善才并无恶意,但是当善才无意中跟母亲提到梁美美时,母亲显得非常惊慌。到底这个善才父亲以前旗下的歌手的突然出现会给善才他们带来怎样的风波呢?民知发现那张艳秀给民哲画的速写画,生气的把它撕掉了。民哲安慰艳秀,两人的关系变好。

第11集

  民哲和艳秀去上次的酒店吃饭,看到上次酒店为善才和艳秀照的相片。民哲误会他们,非常生气,和艳秀的关系再度变僵。民知把艳秀和民哲的关系在唱片店里大肆宣传,一向针对艳秀的唱片店的主管趁机整艳秀。民哲经过,竟然对艳秀被欺负毫无关心。艳秀非常失望。

  善才承受不住所知道的事实,决定离开一下。在门口遇到艳秀。艳秀看他心情不好样子,一直陪他到车站。善才正要上车,艳秀突然接到民哲的电话,匆匆离开,善才看到,连忙追过去。艳秀正要上计程车,善才赶到,阻止了她。艳秀正在安慰善才,民哲的第二通电话来了,善才见状,黯然的转身离去。艳秀看着他伤心的背影,忍不住对民哲说,自己不能去了。于是,民哲在酒店等了艳秀一晚,而艳秀也陪了善才一晚。善才不想回家,艳秀把他带到公司。本来想就这样离开的艳秀不忍心把善才一个人留在那里,于是留下来陪他。

  民哲回到家还不见艳秀,于是开车到公司,正好被他看到善才和艳秀在一起。两人打了起来,艳秀觉得民哲无理,处处维护善才,使民哲更加生气。

第12集

  自从那次以后,民哲对艳秀的态度变得非常冷淡。艳秀几次想跟他解释,可是民哲都不愿意听。艳秀非常难过、失望。那天晚上,艳秀特意在门外等候民哲,可是民哲依然很冷淡的对她,艳秀痛哭着跑去找娜罗倾诉。回来的时候经过民哲房门前,想进入,又不敢;而这时门里的民哲也想出来找艳秀,于是两人在门里门外相互徘徊,最终还是无法冲破那扇门。

  艳秀见无法得到原谅,决定离开。善才知道自己无法留住艳秀,于是故意约艳秀出去散步,然后偷偷打电话给民哲。民哲经过很久的思想斗争,终于去了。善才借故离开,民哲终于在人群中找到艳秀。两人相互凝望了,一切尽在不言中。善才在远处默默看着相拥的两人,既开心又伤心。

  一个人独自在街上走着的善才又见到那个女人。女人把他带到小剧场,跟他说起以前他父亲的事情。时元不相信自己听到的,冲动的跑回家,向母亲询问。这时,父亲回来了。

第13集

  梁美美从美国回来后,开了一家美珠唱片,开幕时民哲带花去致贺。美美对他说,她以前是李永俊老板的歌手,而民哲父亲也是在那里做事,两人像兄弟一样亲密。她叫民哲回去转告其父,她已回来。

第14集

  一来为了对父亲的报复,二来为了实现自己当歌手的愿望,善才和细娜加入了梁美美的美珠娱乐公司,正式成为歌手。于是善才和细娜与民哲和细娜以前的对头正式展开一场竞争。在艳秀的教导下,民知不再跟以前的朋友混在一起,而是很积极的去学习画画,发挥自己的所长。民哲和艳秀看到她现在的样子都非常高兴。他们一起去为民知庆祝。而善才却在家里等了艳秀一晚。善才决定自己搬出来住。一天,善才看着小时候艳秀送给他的那幅画,突然灵感而至,创作出《HEAVEN》一曲。

  李成春因为一些事情把助手大骂了一顿。不服气的他敢怒不敢言,在酒吧喝酒,正好碰到梁美美。美美故意勾引他,想骗他说出当年善才父亲死的真相。victory公司以美淑的主打新歌抢先推出,受到大家的好评。作为反击,美珠娱乐公司也迅速以细娜演唱的《HEAVEN》作出反击。并以最绚的舞台和舞蹈赢得众多的掌声。

第15集

  民哲的父亲知道民哲和艳秀的关系后,非常生气,他认为孤儿出身的艳秀配不上民哲,于是他瞒着民哲,对艳秀说,我不会同意你跟民哲在一起。他逼艳秀离开他们家。艳秀听了非常伤心,但为了民哲,她默默收拾行李。民知知道艳秀要走,觉得很难过,可是她没办法抗拒父亲,只好告诉哥哥。民哲对父亲的做法非常愤怒,他决定向艳秀求婚,永远跟她在一起。

  民哲把艳秀带到一个酒店房间。艳秀推门一看,整个人呆住了。原来一个用很多很多玫瑰花摆成的大大的心型就在房间中央。民哲拉艳秀走到心型的中间,跪下来,从花心中拿出一个精致的蓝色绒盒,把一只钻石戒指放到艳秀手中。大家听到这个消息都替艳秀开心。民哲故意把这个消息告诉善才,善才听了,心痛不已。细娜想安慰他,但善才再次拒绝她。

第16集

  善才跑去找艳秀,想阻止她。但艳秀说,她爱的是民哲。所以她要跟他结婚。即使父亲不同意,民哲还是执意要和艳秀结婚。他们相约一个日子独自举行婚礼。成春的助手去偷公司将发表的新唱片,被民哲的手下当场发现。民哲要处置他。助手以告诉民哲当年的那个秘密为交换条件,企求民哲放过他,不然他就把这个秘密宣扬出去。民哲非常震惊的听到原来善才的父亲是父亲杀死的。善才母子,沦落到今天这个寄人篱下,受自己和妹妹无理对待都是父亲的错。

  身穿礼服、头戴花环的艳秀和几个好朋友在礼堂等待民哲。可是民哲迟迟不来。善才悄悄的站在礼堂门外,痛苦的望着里面满脸幸福表情的艳秀。民哲拖着疲惫的脚步来到教堂,正好看到善才黯然离开。他望着善才孤独的背影,觉得是自己抢走了他的一切。他站在教堂门外,竟然没有勇气走进去。

第17集

  民哲非常痛苦,觉得自己欠了善才母子,而艳秀是他唯一可以补偿给善才的。于是,他向艳秀提出分手。艳秀苦苦哀求,可是民哲不能把真正的原因告诉艳秀,只好狠心抛下艳秀离开。艳秀伤心欲绝。

  成春的助手在美美的煽动下,暗中带着录音机去找成春。成春责问他为什么把当年的事告诉民哲,两人争吵起来。所有的对话都被录下来。民知看到大哥和艳秀非常痛苦的思念对方,故意约他们出来,但是民哲还是狠心的不理艳秀。善才到学校找艳秀不果,来到她家,意外的发现艳秀病得非常厉害。善才连忙把她送到医院。民哲接到通知赶到医院,看到善才正痛苦的在旁边看护着艳秀,民哲连忙避开。细娜和娜罗赶到医院。娜罗看到艳秀昏迷中还叫着民哲的名字,大骂民哲。善才这才知道民哲和艳秀分手,生气的冲去找民哲,狠狠的打了他一顿。

第18集

  成春的助手把录音带交给美美,美美把它给善才听。善才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而梁美美又在一旁逼善才为死去的亲生父亲报仇。善才心里一团乱,他回家要带母亲离开,被民哲阻止。善才恍恍惚惚的又来到医院看艳秀。细娜把善才的事告诉大家,艳秀听到,才明白民哲要离开的原因。她去找民哲,希望挽回,但是这时民哲已经决定要离开。

  娜罗把艳秀带到机场,让她跟民哲再见一面,但是民哲最后还是没有答应为艳秀留下来。艳秀伤心之下,把民哲给她的戒指投入了池中。这时,民知接到电话,知道家里出事了。原来成春的助手在美美的支持下,召开记者会,公开当年的秘密。大批记者涌到李家,而善才的母亲因不堪承受这个残酷的事实,自杀身亡。善才、艳秀、民哲知道后,火速赶回家中。

第19集

  艳秀和善才一起去拜祭母亲。艳秀突然看到民哲,连忙追过去,可是民哲有意避开她。善才看到艳秀仍然对民哲念念不忘,非常失望。victory公司因为这件丑闻,形象大受影响。而不得不暂时停业。艳秀和几个原唱片店的同事在门口抱头痛哭。民哲默默的站在远处看着艳秀,不敢前去。民哲的父亲受不住打击,变得痴痴呆呆的。民哲把善才母亲的遗物收拾好,还给善才,并请他好好照顾艳秀。

第20集

  最后,为了让艳秀得到好的治疗,善才终于把这个结果告诉艳秀。知道自己病情的艳秀,忍不住又来到民哲的门前,悄悄的从远处的望着里面的民哲。第二天,艳秀约民哲出来,叫他陪他去喝酒。艳秀喝醉了,民哲把他背回去,半路上,艳秀看到路边的公仔机,便要夹一个试试运气,可是没夹到。民哲看到艳秀失望的样子,于是帮她夹了一个。在门口,艳秀忍不住吻了民哲,她希望民哲能留下,可是民哲还是转身走了。

  善才回家见不到艳秀,出去找她,看到她独自坐在公园哭。善才对艳秀说,我们重新开始吧,不要再想他了。可是艳秀说:对不起,我只爱民哲。细娜回家看到善才和艳秀在一起,想到善才竟然为了艳秀不管她,非常生气,忍不住大骂艳秀不知羞耻。艳秀知道自己无法接纳善才,又不想细娜继续误会她,决定独自离开一下。

第21集

  艳秀突然晕倒在家里,被娜罗回家的时候发现,正好民哲刚从她们门前离开,于是两人把艳秀送到医院。美美到成春家里示威,成春气得病倒,民哲接到民知的求救电话后,离开医院。这时候,医生来给艳秀换输血,娜罗才知道艳秀得了白血病,非常震惊。她问善才,善才只好把真相告诉她。娜罗怪艳秀不早点告诉她,两人抱头痛哭。

  善才劝艳秀去医院医治。vistory公司重新开张,娜罗带艳秀去祝贺,艳秀一看到民哲,掉头就走。民哲连忙追上去。可是艳秀还是走了。娜罗把艳秀患病的事告诉民哲。第二天,民哲到学校找艳秀,强拉艳秀出去。两人去吃饭,然后看电影。电影很好笑,可是艳秀笑不出来,民哲虽然在笑着,可是眼中却含着泪。看完电影,民哲拉艳秀去照贴纸相。 第二十二集

  善才知道艳秀心里一直都只爱民哲,于是对民哲说,好好照顾艳秀吧,不要再因为他而放弃艳秀。民哲真心的说:谢谢。民哲和艳秀去约会,两人穿起了情侣装,过得非常开心。晚上,两人一起回到宿舍,并排躺在床上聊以前开心的事。刚好娜罗回来,民哲连忙从床上“滚”下来,不过还是被娜罗取笑了一顿。

  善才在给艳秀打针,刚好细娜进来,她才知道艳秀得病。民哲把艳秀带到一个佛像的前面虔诚祷告。并再次向艳秀求婚,为她带上一个戒指。艳秀知道自己的病情,不愿意接受民哲的感情。于是娜罗偷偷联合大家一起帮他们。艳秀终于感动的答应。结婚当天,艳秀和娜罗遭遇塞车,两人一路跑到结婚礼场,终于在大家的祝福下完成了婚礼。

第22集

  善才拜祭母亲,看到“父亲”在母亲的遗像前伤心的哭,忏悔自己的过去。成春看到善才,请求他的原谅,善才没有答应。成春伤心的倒在地上,善才把他背回去。

  民哲和艳秀去度蜜月,有对方在身边,两人都感到非常幸福,可是,艳秀的病情日益加重。娜罗送了件漂亮的内衣给艳秀,祝她新婚快乐。艳秀看着漂亮的衣服,想到自己的病,忍不住偷偷的躲在洗手间里哭,民哲在外面听到,心情也非常难过。

第23集

  民哲连忙把昏迷的艳秀送到医院,善才把艳秀的病情告诉民知。为了救艳秀,大家分头动员所有朋友,希望可以找到和艳秀相符合的血液。一天,善才兴奋的告诉大家已经找到相同的血液了。于是大家都非常高兴。艳秀也对自己的病充满希望。谁知道后来又说,不能捐血了,民哲忍不住搂住民哲痛哭起来。艳秀假装无所谓的安慰民哲。

  正当大家以为艳秀没希望的时候,民哲接到医院的通知,可以尝试进行手术,但是成功率不高。艳秀一面装作充满希望的安慰身边的朋友,一边收拾安排好自己的事情。善才把艳秀动手术前,把他为艳秀写的《承诺》一曲送给了艳秀。艳秀带着大家的祈祷,进入了手术室。手术终于成功了!

  细娜的演艺事业也取得非常大的成功,在她的演唱会上,细娜走下台,深深的拥抱了艳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