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在珍雅年幼时母亲就离开了家,父亲也早早去世,珍雅一直与哥哥昌烈和奶奶相依为命,哥哥的好友成宇一直暗恋着她。珍雅拼命做工赚钱养家糊口,然而哥哥却总是惹是生非,珍雅为哥哥顶罪丢掉了工作,奶奶为昌烈交保释金又变卖了房子,一家人只好暂居在废弃的棚屋里。

  在美国生活八年的世亨回国,按照父亲的遗嘱继承了他的暖炉公司,在世亨手下工作的厂长是个极富人情味的长者,与只讲效益的世亨有些格格不入。珍雅在朋友的帮助下,进入世亨公司当了一名装配工。

  作了社长的世亨参加朋友的酒会,对一美貌女子一见钟情,事后世亨才知道这名女子就是自己幼时的伙伴艳姬。

  奶奶为了昌烈和珍雅的前途,放下自尊去寻找抛弃他们的生母赵女士求助,但赵女士却以女儿艳姬即将回家为由,将奶奶赶了出去。原来艳姬与珍雅是同母异父的姐妹。伤心的奶奶喝醉了酒,竟跑到马路中间,结果撞到艳姬的车子上。看着艳姬害怕的样子,世亨对外谎称是自己开的车。

  看着奶奶惨死的模样,珍雅伤心得昏了过去,令世亨心里很不是滋味。昌烈拿了赔偿金去赌场输了个精光,成宇将病中的珍雅接回家,可家里却连取暖设备都没有,世亨放心不下,将接近昏迷的珍雅接到自己家,拜托姑姑代为照顾。

  在世亨的悉心照料下,珍雅逐渐康复,她也在心底渐渐原谅了世亨。而随着频繁的接触,世亨对活泼善良的珍雅渐生好感,不觉深深爱上了她。就这样珍雅、世亨、艳姬和成宇,四个年轻人的命运从此交织在一起,而故事结尾是皆大欢喜的大团圆结局,一对历经生活困苦的兄妹都找到了各自的幸福。

分集剧情:
第1集

  美丽善良的姑娘珍雅与奶奶和哥哥相依为命,哥哥的好友成宇一直暗恋着她。珍雅在工厂做电焊工拼命工作养家糊口,但哥哥昌烈却终日惹是生非。

  正在工作的珍雅远远看见警官走来,知道一定又是哥哥惹了麻烦,急忙跑去报信。在逃跑中珍雅被逮住替哥哥顶了罪,然而珍雅的牺牲也是白费,昌烈又因暴力行为被抓进了监狱。

  珍雅希望让哥哥在监狱中反省一下,但奶奶不听珍雅的劝告,卖掉房子把昌烈保释了出来。昌烈虽然出狱了,但珍雅因有前科丢掉了工作,家人也没了住处,只好在一间废弃的房子暂住。

  独自在美国生活八年的刘世亨回国,按照父亲的遗嘱继承了他的公司。在世亨手下工作的厂长是个极富人情味的长者,与只讲效益的世亨有些格格不入。在公司会议上,世亨决定开除一名有过失的手下,厂长以其家庭困难为由极力劝阻,但世亨还是坚持己见。

  因替哥哥顶罪失业的珍雅希望能找个好工作,但因她只有高中学历又有前科,朋友们对她的前景都不看好,只有成宇全力支持她。珍雅试了好多单位都不愿录用她。心情失落的珍雅独自跑到教堂借酒浇愁。最终在朋友的帮忙下,珍雅进入世亨的工厂当了一名装配工。

  世亨参加朋友举办的酒会,对一美貌女子一见钟情,在朋友刻意安排下,给了世亨一个同她约会的机会,但那女子却在中途不辞而别,令世亨无限怅惘。

第2集

  珍雅在一户人家打工,对方却找借口不付工钱,气愤的珍雅在对方围墙上乱画,却被住在这里的世亨逮个正着。在珍雅的苦苦哀求下,世亨放开了她。但珍雅走出不远,却警告世亨不该对她不敬,弄得世亨哭笑不得。

  世亨回到姑姑家,竟然见到前日酒会遇到的女子,令世亨大吃一惊,原来她就是世亨儿时的伙伴朴艳姬。

  珍雅刚入厂,就被班长成实派去一线工作,出了一大堆次品。在班长的示意下,珍雅和两个朋友深夜潜入车间,打算将次品处理掉,结果被保安发现,三人一同被工厂解雇。因自己连累朋友,令珍雅心中十分过意不去。

  珍雅不甘心自己和朋友因此被解雇,在厂门前打算拦住社长的车子求情。当她见到社长就是世亨时有些不知所措,世亨答应考虑后答复她。

  在工厂门前焦急等待的珍雅趁保安不备溜进了世亨的办公室,她向世亨讲述了自己的不幸经历,甚至不惜跪下恳求。但是世亨只允许她一人复职,令珍雅不知该如何选择。

  世亨参加工人的联欢喝得烂醉,珍雅送他回家。珍雅的善良活泼令世亨对她有了一些好感。

  奶奶为了昌烈和珍雅的前途,放下自尊去寻找抛弃他们的生母赵女士求助,但赵女士却以女儿艳姬即将回家为由,将奶奶赶了出去。原来艳姬与珍雅是同母异父的姐妹。

第3集

  伤心的奶奶喝醉了酒,竟跑到马路中间,结果撞到艳姬的车子上。看着艳姬害怕的样子,世亨对外谎称是自己开的车子。奶奶被送往医院不治身亡,昌烈和珍雅匆忙赶来,看着奶奶惨死的模样,珍雅伤心地晕倒在地。世亨看着珍雅难过的样子,心中也很不是滋味。

  事故初步认定是奶奶的责任,但世亨为免闹上法庭,主动找昌烈商谈赔偿和解。昌烈原本不想接受,但看着家里简陋的棚屋,还是接受了对方的赔偿金。他给珍雅留下字条,表示要出去赚钱,独自离开了家,然而却在赌场把赔偿金输个精光。

  珍雅想起奶奶,伤心得再次晕倒。因在她口袋里发现工厂的证件,医院通知世亨前来处理。珍雅却拒绝了世亨的帮助,叫来了成宇。无力支付医疗费用的珍雅请成宇帮忙办理出院手续,但回到家里却连取暖设备都没有。世亨担心珍雅的身体,将接近昏迷的珍雅接到了自己家,拜托姑姑照顾,懂事的珍雅令姑姑很有好感。

  艳姬驱车路过奶奶出事的地方,想起车祸的情景,不禁心情紧张得难以自制,车子撞在了路边。幸亏路经此处的成宇帮忙,将她的车送到自己的车场修好。

  珍雅的身体在世亨的悉心照料下渐渐痊愈,她也逐渐在心底原谅了世亨。康复后的珍雅无家可归,来到了成宇的住处。

第4集

  世亨邀请艳姬一起去滑雪,其间正式向艳姬求婚。艳姬回家与母亲商量此事,母亲建议他们先订婚后再结婚。

  世亨回到家,姑姑对珍雅赞不绝口,并表示珍雅曾为他做好早餐。世亨到成宇住处找到珍雅,表示愿意尽力帮助她。珍雅提出希望能让自己和朋友一起复职,世亨同意了她的请求,并命手下为她安排好宿舍。

  珍雅从奶奶的遗物中翻出一张已故父亲留下的老式唱片,却找不到可以播放的机器。珍雅想起曾在世亨家中见过一部老式唱机,只好跑来求助世亨。珍雅听着父亲演唱的的歌曲,不禁泪流满面。令世亨对珍雅的身世更添了解。

  世亨回到家里,姑姑提醒他小心艳姬的父亲是个野心家,世亨父亲在世时也对他畏惧三分。世亨表示相信艳姬会是个贤惠善良的妻子,其他的现在不想过多考虑。

  珍雅和朋友一起滑旱冰去上班,不慎将来车间视察的世亨撞倒在地,班长成实大惊失色,世亨却丝毫没有责怪珍雅。世亨惦记珍雅,特意到女工宿舍视察。但珍雅却责怪他害女工们在大冷天打扫宿舍。

  警察找到珍雅的哥哥昌烈,他两晚就将奶奶的赔偿金输个精光,珍雅对他的行为气愤不已,要拉着他一起自杀……

第5集

  世亨目睹珍雅要拉着哥哥一起自杀的情景,赶来劝慰并细心地为她包扎好伤口。他与珍雅谈了许久,珍雅才知道他也曾有着不幸的身世。

  成宇得知珍雅要拉着昌烈自杀的事,很担心她。深夜跑到工厂探望,却被门卫挡住。成宇摆脱门卫跑到寝室楼下唱歌鼓励珍雅,令珍雅倍感甜蜜。

  珍雅与昌烈一起到世亨家商谈关于奶奶赔偿协议的事,哥哥一再向珍雅要钱,令世亨很看不过去。在珍雅走后,训斥了昌烈几句,气愤的昌烈开走了世亨的车子。

  昌烈开着世亨的车却半路出了毛病,只好打电话求助成宇。成宇赶到认出是世亨的车子,狠狠揍了昌烈一顿,劝她不要再惹是生非让珍雅承担后果。昌烈闻言流下悔恨的泪水。

  艳姬的父亲找世亨商谈生意上的事,面对毫不妥协的世亨,父亲不惜以艳姬相威胁,令世亨感到为难。回到家中,父亲劝艳姬选择更好的对象,但艳姬表示自己真心爱着世亨。

  珍雅想起世亨曾经提过家里的秋千颜色不好,为了表达对他的谢意,买了油漆帮他重新粉刷。世亨也过来帮忙,两人在嬉闹中度过了开心的一天。

  成宇为让珍雅生活得更好,找了一处新房子拉着珍雅一起来看。成宇向珍雅表示希望能够一起生活,可以相互照应,但珍雅却没有表态。

第6集

  身无分文的昌烈来到成宇住处,向成宇诉说自幼母亲离家后,自己心中的痛楚。在成宇处饱餐一顿后,昌烈拜托成宇照顾珍雅,匆匆离开了成宇的小屋。

  成宇和珍雅在教堂约定一生相守,成宇亲手为珍雅戴上项链。而此时,世亨与艳姬也正在举行订婚仪式。在为艳姬戴上订婚戒指时,世亨想起珍雅无意中说起不希望他订婚的话,不觉迟疑起来。最终,仪式还是圆满举行。

  订婚仪式后,艳姬父亲作为公司股东向世亨表示,希望按照他的意愿经营公司,世亨婉言拒绝了他。父亲咄咄逼人的野心令艳姬和世亨都很反感。

  珍雅和哥哥昌烈一起搬进成宇的新房子,朋友们都来帮忙搬家。大家一起痛饮了一番,眼前的情景令珍雅倍感温馨幸福。

  珍雅与几个女工在公司球场打篮球,路过的世亨也来参加,大家玩得兴高采烈。这一情景却被第一天到世亨公司上班的艳姬看见,望着世亨与珍雅开心的样子,艳姬心中不是滋味。

  艳姬的父亲的父亲找世亨商谈合作的事,令世亨感到有些不愉快。艳姬父亲告诉世亨工厂有他不知道的秘密项目,令世亨颇感意外。世亨向厂长询问秘密项目的事,厂长表示那是老社长遗留下的项目,请他不要过问。

  珍雅夜晚加班,世亨碰巧看到,他想帮忙却弄伤了手,珍雅小心地帮他包扎。珍雅告诉世亨自己现在同成宇住在一起,令世亨心头一颤。得知还有珍雅的哥哥住在一起,世亨才放下心来。

第7集

  珍雅在办公室赶报表,一同在办公室里加班的艳姬拿出母亲做的紫菜饭请珍雅一起吃,两人终于和解。忙完工作后,两人一起去洗桑那浴,在浴室睡了一夜。次日,艳姬请珍雅到家里尝尝母亲的手艺,珍雅在艳姬家度过了愉快的一夜,却想不到艳姬的母亲竟然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员工们在工厂排队献血,老社长在世时总是带头献血,而世亨却对此不屑一顾,大家为此议论纷纷。珍雅听到大家的议论,硬是拉来世亨,当众宣布他要献血的消息,世亨只好硬着头皮走上献血车。调皮的珍雅弄得世亨无可奈何。

  珍雅在家中祭祀死去的父亲,朋友们也来参加。只有昌烈大发脾气,对死去的父亲颇多怨言。看着昌烈无礼的样子,珍雅工厂的班长姐姐成实打了昌烈一记耳光,弄得昌烈目瞪口呆,乖乖拜祭了父亲。

  世亨姑姑要去日本看望女儿,担心家中无人照顾,向艳姬的母亲表示希望艳姬能常到家中看看,但艳姬母亲却以其工作忙为由拒绝了她。世亨的姑姑只好拜托珍雅,珍雅愉快地答应了她的请求。

  艳姬的父亲约世亨一起去打高尔夫,再次向世亨施压。艳姬击球时,两人都为她指点,最终艳姬按照世亨的指点击球进洞,令父亲很没面子。

  珍雅受托帮世亨打理家务,世亨回家看到正在厨房忙碌的珍雅,倍感亲切。珍雅要洗衣服,世亨家的洗衣机却坏掉了,珍雅硬逼着世亨来洗,弄得世亨无可奈何。家务做完了,世亨拿钱表示谢意,却被珍雅气愤地撕成两半。最终,世亨诚挚的道歉取得了珍雅的原谅。

第8集

  世亨为筹措开发新产品的资金,冻结了职工的薪金,职工们纷纷来找世亨理论,令珍雅很替他担心。

  世亨公司的投资商纷纷解除和约,艳姬知道是父亲暗中捣鬼,请求父亲放过世亨,但父亲表示除非艳姬说服世亨顺从自己的意愿。艳姬回答会通过自己的努力重新赢得投资。

  世亨为向珍雅道歉,请他一起吃饭,珍雅上世亨车子的情景恰被艳姬看见,令艳姬感觉心里酸酸的。

  昌烈撞见世亨开车送珍雅回家,责怪珍雅不该同撞死奶奶的人在一起,如果被成宇误会更加不好。珍雅看到成宇留下的字条,到车站去找他。看着在寒风中等待自己的成宇,珍雅感动不已。

  艳姬打电话给珍雅询问世亨下落,珍雅坦言世亨刚才与自己在一起,但只是一起兜兜风而已。珍雅的话终于令艳姬发下心来。

  艳姬逐一说服投资商重新投资,然而却很不顺利,停在门口的车子也被拖走,追车子时又弄断了鞋跟。艳姬回来生气地将鞋子摔在父亲面前。

  艳姬听说投资人之一的崔社长去看集邮展览,也赶到展览馆。艳姬丰富的集邮知识令崔社长很有好感,最终同意了她的投资计划。

  珍雅计划在网上卖自己编织的工艺品,世亨总给她泼冷水,艳姬却很热心帮忙。但世亨还是帮忙为她办好执照,并陪她一起购买需要的东西。

  昌烈在劳动学院学习做面包,希望珍雅和成宇能给他出钱开个店,但两人担心他本性难移都不愿帮他。暗恋昌烈的成实得知后愿意同他合伙,令昌烈十分兴奋。

第9集

  世亨陪珍雅选购东西,正遇见艳姬和成宇,四人目光交错,都感到有些尴尬。成宇带走了珍雅,他向珍雅表示希望她不要再和世亨有瓜葛,珍雅默默点头。

  劳累过度的珍雅在车间晕倒,世亨硬是把她拉到社长办公室休息。看着不知不觉睡着的珍雅,世亨小心地为她盖好衣服。

  世亨无法忘怀珍雅,他向珍雅表明爱意,但珍雅却违心地拒绝了他。同时,世亨向艳姬坦白自己爱的是珍雅,令艳姬万分难过。

  艳姬约珍雅、成宇和世亨一起见面,她要世亨当众表明心意,世亨无言以对。艳姬提醒珍雅世亨是撞死奶奶的人,世亨责怪她太过残忍。成宇拉走了为难的珍雅,两人促膝长谈,一起回忆着过去美好的日子。

  艳姬的父亲到公司找厂长,表示希望购买他手上的股份,却遭到的厂长婉言拒绝。艳姬父亲走出车间,正撞见世亨拉着珍雅的手,令他深感诧异。

第10集

  父亲向艳姬询问珍雅和世亨的事,艳姬表示珍雅只是她和世亨的朋友,要父亲不要瞎猜。父亲告诉艳姬之所以自己一直没有整垮世亨,都是因为她爱着世亨。

  艳姬得知公司的日本客户被人抢走,焦急地通知世亨,却怎么也打不通世亨的电话。艳姬在公司门前遇到正与珍雅通话的成宇,她要成宇同自己一起去寻找世亨和珍雅,但成宇表示相信珍雅。

  世亨请求珍雅在已故母亲的房间陪他一天,珍雅答应了他的请求。夜晚,当珍雅走出世亨的房间,正遇见寻至此处的艳姬,气恼的艳姬打了珍雅,珍雅难过地默默离去。

  昌烈归来看到在车站焦急等待的成宇,他对珍雅的行为很生气,命令珍雅辞职避免再见世亨。世亨得知珍雅辞职的消息,命人寻找店铺让珍雅开店。同时,失去日本客户的事令他焦头烂额。

  昌烈在劳动学院学习制作面包,但他不求上进的态度令成实十分气愤,成实提出不再合伙。两人大吵一架,不欢而散。

  艳姬的父亲以世亨另有女人为由,向世亨的姑姑提出取消婚约。姑姑听说世亨的女人竟是珍雅,深感意外。到公司向世亨质询。

第11集

  姑姑提醒世亨考虑艳姬父亲的威胁,一再劝说他放弃珍雅,但世亨表示自己无法违背自己的心。姑姑只好找厂长商量。

  昌烈到珍雅房间偷拿奶奶留下的存折去取钱,发现存折中生母存进了三千万韩元。昌烈到银行查询存款人资料,却因不是本人存折被赶了出来。心情沮丧的昌烈喝得烂醉。

  世亨暗中为珍雅选好店址并支付了租金,但又担心珍雅不肯接受,于是委托珍雅的朋友从中帮忙,将店低价租给珍雅。

  成宇对珍雅频繁接触世亨感到生气,珍雅真诚地向成宇表示歉意,最终取得成宇的谅解。此时,艳姬也在苦苦挽留世亨,甚至表示就算让他利用自己阻挡父亲的攻击也好,但世亨的心中只有珍雅,令艳姬痛苦万分。

  珍雅到公司正式办理辞职手续,来到车间不禁触景生情,想起与世亨在这里发生的点点滴滴。告别中,世亨拉住珍雅的手,却被珍雅挣脱。望着珍雅与成宇离去的背影,世亨心中无限怅惘。

  艳姬与世亨正式分手,艳姬将两人的信件合影等都交给了世亨,并含着泪鼓励世亨努力工作。艳姬怀着难过的心情找成宇聊天,她对世亨的痴情令成宇感动。

  昌烈终于查到生母赵女士的住处,赵女士面对亲生儿子对她当初离家的埋怨,不禁泪流满面,心中五味杂陈。赵女士追赶离去的昌烈,却在门口看到成宇扶着烂醉的艳姬回来。看着女儿伤心的样子,赵女士不禁暗暗责怪珍雅,拒绝再帮助她。

第12集

  艳姬的父亲联合厂长将世亨被拉下社长的宝座。回到家中,世亨看着父亲临终留下的录像带,听着父亲一再叮嘱他经营好公司的遗言,心中很不是滋味。艳姬因为世亨的事离家出走,她向父亲表示在他停止行动前不会再回到家里。

  赵女士找昌烈谈心,希望能够帮助他。但因她的离去受尽生活困苦的昌烈却难以原谅她,令赵女士痛哭失声。

  昌烈拉着珍雅来到艳姬家门前,将生母的情况告诉了珍雅,但珍雅却不愿相信赵女士就是狠心的母亲。正在此时,艳姬与母亲出门撞见珍雅和昌烈,昌烈告诉赵女士珍雅就是她的亲生女儿。艳姬向母亲询问详情,母亲却无言以对。艳姬怀着难过的走出了家门。独自在街头徘徊许久后来到成宇的修车场,哭诉当初是自己驾车撞死了珍雅的奶奶。看着艳姬痛哭的样子,成宇不知该如何是好。

  艳姬托成宇找来珍雅,希望能与她好好谈谈。珍雅来到成宇的修车场,却发现艳姬正在发高烧接近昏迷,急忙将她送进医院。在艳姬的病床前,珍雅将艳姬是自己妹妹的事告诉了成宇。赵女士闻讯赶来看望艳姬,在医院与珍雅长谈。赵女士诉说当初离家的情境,但珍雅仍然难以原谅她。

第13集

  世亨责备厂长不该倒向艳姬父亲一边,厂长则回敬说世亨从不象他父亲一样把他当作朋友,对公司也不负责任,令世亨无言以对。

  满怀伤心的艳姬到舞厅买醉,险些被坏人趁机占便宜,幸被路过的成宇撞见。艳姬向成宇诉说心中的痛苦,而此刻成宇心里也不好受。

  珍雅的小店开业了,世亨派人送花过来表示庆祝,令珍雅很开心。艳姬路过珍雅的店前,却又迟疑没有进门,珍雅 看见将她拉回了自己家。

  艳姬暂住在珍雅家,珍雅登门将艳姬的近况通知赵女士。赵女士担心女儿艳姬受穷,将信用卡交给珍雅,但珍雅拒绝了她。同样身为女儿,母亲对艳姬的偏爱令珍雅心中不是滋味。

  世亨为寻找新的投资人,前去参加朋友的酒会联络关系,却受到他们的嘲笑,世亨愤然离去,只有好友明勋陪伴左右。 珍雅为让世亨振作起来,拿了公司的资料来见世亨。在她的鼓励督促下,世亨终于又打起精神,珍雅这才放心离去。

  世亨来见厂长,厂长告诉他重返公司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穿上工作服从底层做起,这样才有可能赢得股东支持。世亨虽很为难,但在珍雅的影响下,世亨还是穿上了工作服去上班。在车间做了一天的世亨几乎被累散架,珍雅为他拿来膏药,但她与世亨的频繁来往引起世亨姑姑的不满。

第14集

  世亨的姑姑因世亨被排挤一事来找厂长算帐,厂长坦言自己的目的是为锻炼世亨。

  赵女士来找艳姬,希望接她回家。但艳姬却坚持不肯回去,表示自己在珍雅这里生活得很好,并希望母亲能向珍雅和昌烈道歉,多关心一下他们的生活。

  昌烈终于取得面包师的证书,珍雅、成宇和艳姬一起为他庆祝,昌烈喊着“妹妹艳姬”,频频为她斟酒,大家度过了一个开心的夜晚。

  世亨担心珍雅开店要经常搬运货物,将车子借给了珍雅,而自己每天坐巴士去上班。

  成宇开导心情不佳的艳姬,令艳姬心中明朗了许多。艳姬向珍雅表示希望继续住在家里,但珍雅却劝她回到母亲那里。

  艳姬的父亲在车间看见身着工作服的世亨十分吃惊,他要求厂长辞掉世亨,但厂长拒绝了他。厂长看到在车间努力工作的世亨十分欣慰,将新产品图纸交给世亨,对图纸不甚了解的世亨准备向珍雅请教,却撞见赵女士与珍雅的对话,才明白珍雅与艳姬是同母异父的姐妹。

第15集

  世亨得知珍雅的身世后,表示希望帮助她分担心中的苦闷,但珍雅劝他先做好公司的事情。

  艳姬回家看望母亲,见到家里一片狼藉,才知道父亲因为昌烈和珍雅的事对母亲大发脾气。艳姬希望劝解父亲,却收效甚微。

  世亨在车间认真工作,同工人们一起联欢,学到了很多东西,也更加了解工人的苦衷。另一方面,艳姬和明勋等人全力帮助世亨恢复社长职务,令世亨信心倍增。

  股东大会举行在即,厂长将世亨父亲生前开发新产品的资料交给世亨,告诉他那就是所谓的秘密项目,使他有更多机会赢得股东信任。对父亲满怀思念的世亨来到父亲墓前,告诉父亲自己心爱的人就是身旁的珍雅。

  昌烈撞见珍雅与世亨在一起大发脾气,责怪珍雅不该与撞死奶奶的人在一起,艳姬闻听不禁手中的茶杯落地,坦言当时开车的是自己。气愤的昌烈要赶走艳姬,令艳姬心情十分难过,幸亏珍雅尽力安慰。

  成宇与世亨促膝交谈,令成宇更加了解世亨,明白他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人,可以放心地看着珍雅同他走到一起。成宇决定卖掉修车场,到加拿大与父母团聚,昌烈得知后急忙通知珍雅……

第16集

  珍雅问成宇是否因为自己才选择离开这里,成宇否认,表示会记住两人之间美好的回忆。望着即将离去的成宇,珍雅心中很不是滋味。

  在公司股东会上,世亨凭新产品开发方案终于取得股东们的支持,重新恢复社长的职务。艳姬和珍雅听说后都很高兴。

  艳姬决定回到母亲身边,回到家里却遇到父亲向母亲提出分手的情景。艳姬与父亲倾心交谈,令父亲感动。

  这天是艳姬母亲的生日,昌烈得知后亲手制作了生日蛋糕请艳姬交给母亲,这一情景恰被艳姬父亲撞见。他主动找昌烈交流,了解了他们兄妹的身世后,从心底接纳了他们。

  艳姬请昌烈兄妹吃饭,赵女士也来参加。看见生母到来,心中仍有怨恨的珍雅欲起身离去,昌烈将她拉住。母亲的诚挚的忏悔最终取得珍雅的谅解。

  姑姑有事外出,世亨打电话要珍雅来为他做饭,珍雅请他来自己家里吃,结果不胜酒力的世亨同珍雅没喝上几杯就醉倒了。回家的昌烈最终接纳了世亨。

  转眼一年过去了,昌烈兄妹与艳姬父母成为一家人共同生活。昌烈与成实终成眷属,成宇赶来参加他们的婚礼,而珍雅与世亨也即将结婚,一对曾经历经生活困苦的兄妹终于都找到了各自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