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美丽可人的张秀珍是韩国帝盛集团张会长的独生女儿,一直在英国读书。由于集团的运程专家金博士推算出公司本年会有危机,须水运的秀珍在当年完婚方能化解。于是张会长慌称自己病重将秀珍骗回国。

  秀珍走出机场,受到父亲张会长下属的隆重迎接。秀珍来到公司看到父亲安然无恙,知道自己受骗却也无可奈何。父亲命令她与挑好的人选相亲,并派服装设计师立即为她量体裁衣。秀珍接连与几位父亲精心挑选的女婿人选见面,她千方百计挑剔对方缺点,对所有候选人都不满意。不甘心的父亲又为她准备了第二轮的相亲。不厌其烦的秀珍只得慌称自己在英国已有男友,并且生辰八字也极为合适。这个谎言让父亲非常高兴,开始催促秀珍尽快把这个乘龙快婿带回家。

  秀珍眼看谎言就要被戳穿,为了自圆其说只好央求与自己关系亲密的朴秘书找人来假扮男友,暂时骗过父亲。朴秘书找到昔日的恋人明导演请他帮忙物色假男友的人选,并许以丰厚报酬。明导演应允,而他选定的人选就是送水员金雍男。

  雍男是名退伍军人,富有同情心和正义感,并且在送水员中间颇有威信。雍男为了帮助急于用钱的朋友,只好答应了明导演的建议,暂时冒充秀珍的男友。出身卑微的雍男对上层社会的繁文缛节一无所知,朴秘书和明导演不得不对雍男加紧培训。秀珍在与雍男的接触中对他的不拘小节十分反感,但为了骗过父亲,也只得暂时忍让。

  在父亲的一再催促下,秀珍带着经过紧急培训的雍男回家。冒充留洋博士的雍男虽一身公子打扮,但他这个冒牌货难免露出本性,大谈江湖义气等等,没想到却博得几位有着类似经历的叔叔的好感,最终竟得到家人的一致肯定。而秀珍也因此看到雍男积极的一面,对他渐有好感。

  另一方面,大旭集团的会长江盛益因经营出现困难,急需资金扭转危机。那日,盛益在机场目睹秀珍回国的排场,派人调查后得知她是大富豪张会长的女儿,便开始费尽心思追求秀珍。

  盛益听说秀珍在英国已有男友的消息,疑惑之余暗中调查,终于查出所谓的留洋博士却是送水员假扮的。于是将此事匿名告发给张会长。

  秀珍的谎言被戳穿,雍男因此被赶出公司,秀珍也被父亲“软禁”。而此时的两人已是心生爱慕,仿佛一对热恋中的情侣被硬生生地拆散,饱受相思之苦。另一方面,心怀叵测的盛益又不断地从中作梗,不知这一对有情人是否能够终成眷属

分集剧情:
第1集

    故事的主人公金雍男是一名送水员,为人真诚善良、开朗幽默,做事也积极进取,这个月他又取得公司的最佳业绩,深受大家好评。一次送水途中,雍男遇到同样是送货员的光值,互为竞争对手的二人从赛车直至大打出手,好打抱不平的雍男以当兵时练就的不凡身手制服二人,并告诫他们今后要互相帮助。

  张秀珍是韩国帝盛集团张会长的独生女儿,她本来一直在英国读书。由于集团的运程专家金博士推算出公司本年会有危机,须水运的秀珍在当年完婚方能化解。于是张会长慌称自己病重将秀珍骗回国。

  秀珍走出机场,受到父亲张会长下属的隆重迎接。大旭集团的会长江盛益恰好也来机场接人,看到秀珍的排场,命手下调查其底细。原来盛益的公司正陷入经营困难,他指望娶到豪门之女以化解危机。

  秀珍来到公司看到父亲安然无恙,知道自己受骗却也无可奈何。金博士一一介绍了精心挑选的相亲对象,父亲命令她准备与挑好的人选相亲,并派服装设计师立即为她量体裁衣。

  雍男搬到他租的新住处—明导演家,遇到同样租住在此的光树。热情的雍男邀请光树喝酒,在酒馆又巧遇封值等几人,大家不打不相识,几个年轻人都把雍男当作大哥看待。聊天中,雍男得知光树与封值不和是为了明导演的侄女徐恩儿争风吃醋。雍男向他们讲起自己当兵时的经历,并告诉他们兄弟之情的珍贵。

  盛益正在女友幼贞处缠绵,下属打来电话告诉他那日在机场遇到的女孩是富豪张会长的独生女。盛益得知后,心中暗暗谋划如何追求秀珍,以得到其家的财产。

第2集

    秀珍接连与几位父亲精心挑选的女婿人选见面,她千方百计挑剔对方缺点,对所有候选人都不满意。不甘心的父亲又为她准备了第二轮的相亲。不厌其烦的秀珍只得慌称自己在英国已有男友,并且生辰八字也极为合适。这个谎言让父亲非常高兴,开始催促秀珍尽快把这个乘龙快婿带回家。

  秀珍眼看谎言就要被戳穿,为了自圆其说只好央求与自己关系亲密的朴秘书找人来假扮男友,暂时骗过父亲。朴秘书找到昔日恋人明导演求助,明导演虽不情愿,但耐不住她的苦苦央求,加之巨额酬金的诱惑,终于答应帮忙。

  另一方面,居心叵测的盛益开始实施追求秀珍的计划,他派手下监视秀珍以了解她的情况,并开始有意接近张会长,初步取得了张会长的好感。

  光树与封值为争风吃醋再次赛车,两人造成交通意外致使多人受伤被抓进警察局。雍男和明导演来保释他们,但对方提出八百万的和解金方肯善罢甘休,雍男和明导演一筹莫展。无奈之下,明导演要雍男假扮秀珍的男友,这样就可以用得到酬金解救二人。雍男虽然满心的不情愿,但为了朋友只好答应。

  明导演将雍男打扮一新,穿着好似富贵公子。雍男穿着借来的礼服来见秀珍,高贵美丽的秀珍令雍男眼前一亮。

第3集

    秀珍邀请雍男和明导演一起用早餐,对西餐礼仪一窍不通的雍男把洗手水当作汤喝掉,席间糗态百出,秀珍对他十分不满。感到自尊心受到伤害的雍男起身离去。

  在张会长的一再催促下,秀珍不得不拿出雍男留下的照片敷衍。父母对帅气的雍男十分满意,但母亲又要看他们的合影。秀珍只好再次打电话给明导演,让他带雍男过来照相,不忍看到光树和封值在警局受苦的雍男只好答应。在明导演的安排下,秀珍和雍男极不自然的拍了几张合影。

  盛益苦心寻找接近秀珍的机会,当他得知对古董颇感兴趣的秀珍要参加一个古董教授组织的讲习班,捐出巨款赞助。在教授的介绍下,盛益终于见到了秀珍,追求秀珍的计划迈出了第一步。

  雍男拿着秀珍的酬金将光树和封值保释出来,两人对雍男感激不已。雍男为大家的利益组织送货者工会,附近的送货人员都积极参加,心高气傲的恩儿也对他另眼相看。

  张会长看到秀珍与雍男的合影十分高兴,要求与秀珍慌称的英国博士男友联络。雍男突然接到张会长打来的电话,慌乱之中答应下个星期见面。为了准备即将到来的见面,明导演对他进行集中培训,雍男也积极配合。

第4集     秀珍父母见到一身西装革履的雍男相貌英俊,对他十分满意。席间雍男虽有些小纰漏,但终于总算勉强过关。可仁哲又提出让雍男第二天随自己参观公司。

  次日,仁哲的司机把雍男接到公司,一番寒暄之后,仁哲让雍男开车与秀珍同行,以便给这对情侣多些相处的机会。没想到道路不熟的秀珍却指错了方向,两人开到郊外,车子也陷进了泥里。雍男冒雨去找电话,害怕独自呆在车上的秀珍也执意同行,雍男体贴地脱下上衣为她挡雨,令秀珍心中充满暖意。

  恩儿巧遇叔叔明导演与雍男鬼鬼祟祟,心中好奇的她趁雍男不在,偷偷进入他的房间。恩儿看到雍男书桌上牛津博士江志匀的资料以及很多商业金融方面的书籍,误会雍男是富家公子,装做送水员来体验生活,顿时对他充满好感。

  第5集

    盛益听说秀珍的未婚夫已从英国归来,心中十分不安。但分析之后,又感到其中蹊跷,他命手下暗自调查。盛益手下偷偷潜入秀珍的住处,发现培训雍男的资料,这更加让盛益心中疑惑。另一方面盛益也加快了接近张会长的步伐,他经常找机会拜访张会长,善于言谈的他日渐取得张会长的赏识。

  雍男和秀珍终于找到一部公用电话,仁哲接到电话后先将雍男送回家(明导演临时为雍男租的房子)。雍男见仁哲走远,换上了工作服开着送水的卡车离去。然而这一切都被暗中监视的盛益手下赵主任看在眼里

第6集

    盛益的手下赵主任将看到的情况报告给盛益,盛益不明白为什么出身豪门的独生女会跟送水员在一起,而且身边还总有两个中年男人。他指使赵主任绑架了明导演和摄影师昌浩,逼问之下还是没有得到答案。盛益担心时间一长对方家属报警,命赵主任先释放二人再随后跟踪。惊慌逃出的明导演二人以为是假冒男友的事情败露,张会长派人教训他们,急忙打电话联系雍男。

  光树见雍男整日与明导演在一起神神秘秘的,联想他拿出巨款为自己保释的事,以为雍男去做舞男赚钱。他向雍男求证,被雍男笑着否认。光树向送货者工会的成员说起对雍男的疑惑,大家决定决定调查此事,尽全力帮助他们的会长雍男。

  对雍男身份心生疑惑的恩儿尾随雍男,看到他车内西装革履的照片大为诧异,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雍男是个假扮平民的贵公子。

  雍男随张社长和仁哲等一同参观张社长旗下的汽车公司,参观中张社长向雍男询问了几个生产经营方面的问题,雍男的回答令他相当满意。参观结束后,张社长请雍男试驾公司生产的新车,雍男欣然接受,邀请秀珍同行。路上雍男想请秀珍看电影,可是两人都忘记带钱,恰好一辆送水车经过,两人装做送水员混进了影院。看过电影后,雍男和秀珍又混在别人的婚宴上饱餐了一顿。愉快的一天结束了,雍男的任务也即将圆满完成,但两人却都感到了依依不舍

第7集

    雍男得知明导演被绑架后,急忙将此事告诉了秀珍。起初秀珍以为是父亲知道了实情才绑架他们报复,但父亲却对雍男赞不绝口。这使大家如坠雾中,始终猜不透到底是谁指使此事。遭到绑架之后,明导演和昌浩都不想再参与假扮男友的事,但雍男却执意帮忙到底—应邀参加张会长的酒会。

  恩儿认定雍男是假扮平民的富贵公子,买来礼物送给雍男,更为接近雍男辞掉理发师的工作,到他经常去帮忙的小饭馆工作。

  盛益对雍男等人的行踪越来越怀疑,手下赵主任拿着雍男的照片到送水公司调查,更加确定他只身一个普通的送水员。盛益开始对整件事猜出了个眉目,他决定趁此机会全面展开他的计划。

  雍男与装作叔叔的明导演一同来参加张社长的酒会。酒会结束了,这也意味着雍男的任务已圆满完成,他依依不舍地与秀珍拥抱告别。对他很有好感的仁哲请他一起喝酒,仁哲以过来人的心情劝他对待爱情要把握机会,心情矛盾的雍男喝得大醉。光树在门口遇到醉酒的雍男,将他扶入室内,看到书桌上他与秀珍的合影感到奇怪。

  次日,雍男回送水公司上班,同事说起曾有一男子拿着照片来此询问关于他的情况,雍男感到不妙。

第8集

    按照雍男假扮的江博士的行程,他马上就要回英国了,张会长热情地向他告别,并让秀珍送他。雍男虽心中对秀珍不舍,但身份的差异却令他感到自卑,违心地声称帮他假扮男友纯粹是为了钱,秀珍闻言十分失落。

  明导演和昌浩凭记忆画出绑架的主脑,并让朴秘书和雍男看,但谁都不认识此人,大家只好暂时作罢。

  再过三天秀珍就要回英国了,她与雍男彼此想念,但却都难以启齿。秀珍到学校去见教授,恰好雍男来此送水。看到衣着华贵的秀珍,身着工作服的雍男深感自卑,转身离去。秀珍跑出叫住雍男,告诉他自己很怀念共处的日子,但自卑的雍男却难以说出对秀珍的爱。

  盛益已经掌握雍男假扮博士男友的全部真相,计划借此拉近与张会长的关系,进而取得秀珍的芳心。盛益一方面邀请张会长吃饭,另一方面打电话要雍男送水到饭店,戳穿他的假贵公子身份。张会长看到送水员雍男心中诧异,命手下立刻调查。盛益见计划初步成功,心中暗暗得意。

  调查得知雍男是仁哲公司下属的一名送水员后,张会长大发雷霆,气愤地叫来仁哲和秀珍。仁哲看到调查资料也很吃惊,但表示自己并不知情。秀珍还在企图掩饰时,张会长的手下带来了雍男。

第9集

    张会长得知真相后,气愤地要赶走秀珍,雍男看着泪流满面的秀珍,跪下向张会长表示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张会长给了雍男一笔钱要他保守这个秘密。秀珍看着离去的雍男,心中满是歉意和不舍。从此以后,秀珍也被张会长软禁。

  盛益得知张会长因此震怒,朴秘书已经被开除,而秀珍也被软禁,暗自得意首战告捷,并开始准备下一步的行动—赢取秀珍的芳心。

  上司通知雍男被调到别地区,心中难过的雍男主动提出了辞职。仁哲找雍男喝酒,表示很欣赏他,令意志消沉的雍男感到了一些温暖。

  女友幼贞几次向盛益提出结婚的要求,他都找出各种借口推脱,而另一方面却正在加紧追求秀珍的计划。

  做记者的幼贞希望采访秀珍,可是秀珍被父亲看得牢牢的,她只好打电话给朴秘书,希望能够采访她。明导演和昌浩想起被绑架时曾听到对方提到幼贞这个名字,所以让朴秘书答应去见她,希望可以找到一些线索。

  雍男带着送货者工会的成员到孤儿院帮忙,却在这里巧遇秀珍······

第10集

    雍男在孤儿院遇到秀珍,两人互诉离别之情。雍男得知秀珍被父亲张会长软禁,很替他担心。但秀珍表示自己早已习以为常,并嘱咐雍男多多保重。父亲派来的随从还在门前等候,秀珍不敢耽搁,两个年轻人依依不舍地告别。恩儿看到雍男对秀珍不舍的神情,心中醋意大发。

  朴秘书如约会见幼贞,明导演和昌浩尾随调查。夜晚,幼贞到盛益住处等他回家,明导演和昌浩也尾随而来。不久,赵主任开车送盛益归来,幼贞再次提出结婚的请求,但盛益依旧态度冷淡。明导演二人认出赵主任正是上次绑架他们的主脑,但始终猜不透他们几人和整件事的关系。次日,他们又跟踪盛益至其公司,但想起被绑架的经历,二人不敢轻举妄动。

  张会长约盛益一起吃饭,要秀珍也来参加。盛益得知秀珍前来,刻意精心装扮一番。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张会长对盛益十分赞赏,有意撮合二人,但此时的秀珍心中已装满雍男,对盛益不屑一顾,令他十分扫兴。

  雍男辞掉了送水的工作,把送水车改装成了卖菜车,开始走街串巷做起了小贩。光树看到雍男当初为了帮自己度过难关弄成这样,心中很是过意不去,时常过来帮忙。

  秀珍十分想念雍男,但父亲派来的随从寸步不离左右,令她无可奈何。一次秀珍逛百货公司,突然心生一计。她借口试衣服,换好一身运动装后拔腿就跑。摆脱掉尾巴的秀珍来找雍男,两人象普通的情侣一样一起吃饭逛街,度过了开心的一天。夜幕降临了,秀珍也要回家了,恋恋不舍中她终于对雍男说出了心底的思念。

第11集

    明导演、昌浩和朴秘书暗中调查盛益等人,但却始终摸不着头绪。昌浩想出在盛益办公室安装窃听器的主意,但他与明导演怕遇上赵主任被认出,于是找光树帮忙。昌浩与光树化装成邮递员潜入盛益公司,将窃听器安装在盛益办公桌下。

  张会长邀请盛益到家中作客,有意撮合他与秀珍。盛益精心挑选了古董做礼物,以讨好有收藏爱好的秀珍母亲。在盛益的伪装之下,秀珍父母对他都十分满意,张会长更提出要见盛益的家长,盛益闻言心中大喜。不过,秀珍对盛益并无好感,对他态度冷淡。

  通过安装在盛益办公室的窃听器,明导演他们得知盛益与张会长家来往密切,还有他与幼贞的关系,但还是猜不透盛益的最终目的。于是昌浩与光树故伎重施,在盛益家中也安装了窃听器。

  张会长得知秀珍上次逃走是为了去见雍男,再次大发雷霆,派手下金经理去警告雍男,并且对秀珍更严加看管。秀珍得知父亲派人教训雍男,打电话问候情况却被父亲撞见,愤怒的张会长砸碎了电话,并且不准秀珍再离家半步。父亲的做法让秀珍忍无可忍,她决定偷偷溜出去找雍男。

  深夜,秀珍换上便装,收拾好行囊,打算溜出家门。可当她刚打开门,报警器就响个不停,秀珍躲在暗处趁乱开车逃跑。不会开车的秀珍差一点儿出了车祸,惊魂未定的她急忙给雍男打电话。雍男开车赶到接走了秀珍。

第12集

     雍男得知秀珍是从家里偷偷跑出来的,有些生气并劝她马上回家。但秀珍却表示不在乎他的贫穷,只希望能和他生活在一起。秀珍的表白令雍男十分感动。他带秀珍去旅馆,自己却睡在车上,不愿离开他身边的秀珍也到破车上和他呆在一起。

  秀珍逃走后,震怒的张会长命手下四处寻找。明导演的住处也被其手下包围了起来,出入都有人跟踪。这使大家都很替雍男担心。

  为了让秀珍适应平民的生活,雍男让她保管钱财。两人驾驶货车在公路奔驰,却被金经理委托的交警带进了乡村派出所,幸亏遇到贵人相助才得逃脱,但他们的货车却留在了警局。秀珍提出希望去看海,两人搭火车赶往海边。

  盛益也听到了秀珍出走的风声,命赵主任打探消息,希望能先张会长一步找到秀珍。赵主任窃听明导演与雍男的通话,得知他们二人正要前往海边,于是也跟踪而至。盛益得到赵主任的报告后,决定安排一场好戏给张会长看。

  张会长接到电话,有人密报警察局告知了秀珍的下落。仁哲提出自己去接秀珍。

第13集

    雍男不忍秀珍跟着自己受苦,他主动打电话给张会长,将行踪告诉了他并表示不会再接触秀珍。张会长接到电话后告诉仁哲立刻赶去接秀珍回家。

  在海边,秀珍深情地依偎在雍男身边,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正在这时,仁哲带人赶到。秀珍得知是雍男给父亲打了电话,气愤地质问他原因。雍男表示两人的背景相差悬殊不可能在一起,与她的爱只是出于对富家女的好奇心。秀珍闻言心如刀割。

  秀珍离去之后,雍男想起与秀珍相处中的点点滴滴,想起秀珍对他的真情表白,心中五味杂陈,独自在海边喝得大醉。

  秀珍回家后,张会长更加频繁安排她与盛益见面。加之雍男的态度令她十分伤心,秀珍终于答应父亲的要求,开始与盛益交往。而早已对秀珍的兴趣爱好加以研究的盛益十分了解如何博得她的好感,使秀珍渐渐对他不再那么排斥。

  明导演和昌浩一直在跟踪盛益,调查终于有了些头绪。朴秘书得知盛益的目标是秀珍和公司后,十分为秀珍担心。她找仁哲打听盛益与公司的关系,但仁哲却表示此事不方便开口。大家千辛万苦发现了事情的真相,却又苦无证据揭露盛益的阴谋,这时明导演突然想起了幼贞。

第14集 (电视剧情大全 http://www.tvpad.cn/)

    得知盛益与秀珍即将订婚的消息,明导演他们决定行动起来,帮助雍男和秀珍这一对有情人。他们找到幼贞,将盛益的阴谋告诉了她。幼贞这才明白盛益最近为何总是疏远自己,她对盛益的不择手段也十分痛恨,决定帮助明导演揭露盛益的阴谋。

  仁哲趁盛益和幼贞争吵时,偷偷翻看了盛益钱夹内的照片,识破盛益谎言的仁哲对他的人品有了新的认识。仁哲与明导演等人决定策划一个盛益与幼贞共处的场面,让张会长亲眼目睹,以戳穿盛益的本来面目。

  雍男还在做送水员时,就经常到秀珍奶妈的小吃店里帮忙,奶妈对热心的雍男印象很好。这天,在店里忙碌的奶妈突然晕倒,雍男急忙将她送往医院。奶妈经过手术终于度过了危险期,秀珍得知后对雍男十分感激,但两人相见之下却都感觉有些尴尬。

  明导演等人的一番精心安排之后,幼贞打电话给盛益,表示自己即将出国,希望在出国前能与他共度最后的一晚。盛益以为终于可以摆脱幼贞,欣然应允。他万万没想到这是明导演等人的精心布局。

第15集

    在明导演与仁哲等人的精心策划下,盛益终于露出了本来面目。一向对他十分赞赏的张会长亲眼目睹盛益的丑行后大受打击,决定退出公司的一线管理。

  眼看大势已去,不甘失败的盛益又以曝光大财团独生女离家出走的丑闻为条件,要挟张会长将其名下的汽车公司转让给自己。张会长反复思考后,决定以公司为重牺牲秀珍,拒绝了他的要求。盛益见接管张氏企业已经无望,决定杜撰一篇关于秀珍与雍男的花边新闻,作为杂志社的头条。

  经过一场场的变故,秀珍对这里的一切已是心灰意冷,决定回英国继续学业。盛益事件之后,张会长也不再对女儿实行高压政策,决定一起顺从女儿的心愿。

  就在盛益与手下赵主任企图利用假造的花边新闻陷害雍男和秀珍时,送货者工会的成员闻讯赶来,将他们二人团团包围。正当大家打算狠狠教训作恶多端的盛益时,雍男赶到制止了众人。盛益为逃脱困境,答应次日将假造的秀珍与雍男的亲密照片等物交给雍男。善良的雍男示意大家放盛益走,一旁的明导演和昌浩忿忿不平,他们可不相信阴险狡诈的盛益会遵守约定。

第16集

    明导演和昌浩通过窃听得知,盛益把陷害雍男和秀珍的照片等物存放在办公室的保险柜里。深夜,他们与请来的开锁专家偷走了照片。

  次日,明导演将偷来的照片以及窃听的磁带交给雍男,要他把这些转交仁哲。仁哲在感谢雍男的同时告诉他秀珍出国在即,希望他能把握机会。但自卑的雍男依然举棋不定。

  仁哲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张会长,张会长听后气愤不已,决定起诉盛益。同时,仁哲告诉张会长此次全靠雍男才解决了危机,张会长闻言对雍男有了新的认识。

  盛益与赵主任正打算把照片等物交给媒体,却发现保险柜里早已空无一物。二人见事以败露,准备逃走。正在他们匆忙收拾行李时,被赶来的警察抓获。

  张会长到医院探望秀珍的奶妈,在此巧遇雍男。一番交谈之后,雍男对待爱情的态度令张会长十分赞赏,决定不再干涉他与女儿的恋情。

  雍男对待感情的消极态度,令周围的朋友都感到着急。明导演和朴秘书分别苦劝雍男与秀珍,但雍男的自卑和秀珍的腼腆,使二人都拿不出勇气表白。

  秀珍临行写了一封信给雍男,请仁哲在自己走后交给他,但仁哲提前交给了雍男。雍男读完秀珍充满深情的信,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情感,立刻驱车奔向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