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福童经营澡堂已30年。现在,他感到老了,于是便把儿孙全召呼到身边一起生活。其实,他的身体还很壮。福童的大儿媳英子为三个女儿的婚事很是着急,现在,她指望二女儿恩京出去相亲能有希望,没想到回来却满腹牢骚。

  福童的女婿炳烈没回家聚餐,而是偷偷和小姐们去看电影。回家为应付胖老婆福姬的查问,还编出了一套谎话。

  帮助恩京相亲的媒人前来告状,说恩京相亲时装疯卖傻,这使母亲英子很是过意不去。她为女儿婚事着急,规定今年三个女儿必须有一个出嫁。

  尽管母亲英子嫌弃恩京相中的对象,但恩京还是把对象带回了家,并表示要结婚。这使英子不知所措。弟媳慧英和小姑子姬子好言相劝,但英子仍固执己见表示反对。为了充分发表意见,全家人展开了讨论……

分集剧情:
第1集

  福童经营澡堂已30年。现在,他感到老了,于是便把儿孙全召呼到身边一起生活。其实,他的身体还很壮。福童的大儿媳英子为三个女儿的婚事很是着急,现在,她指望二女儿恩京出去相亲能有希望,没想到回来却满腹牢骚。

第2集

  福童的女婿炳烈没回家聚餐,而是偷偷和小姐们去看电影。回家为应付胖老婆福姬的查问,还编出了一套谎话。帮助恩京相亲的媒人前来告状,说恩京相亲时装疯卖傻,这使母亲英子很是过意不去。她为女儿婚事着急,规定今年三个女儿必须有一个出嫁。

第3集

  英子得知那个相亲的小伙有意要和恩京再见一面,她很高兴。但当她偷偷打量这个小伙后,又为他个头高、样子粗感到失望。她意想不到的是恩京突然对小伙倍加欣赏,这使英子不知所措。福童和半秀为炳烈夫妻俩怄气进行调解,其中为炳烈出了很多主意。但炳烈不以为然,他认为这是八字注定。

第4集

  尽管母亲英子嫌弃恩京相中的对象,但恩京还是把对象带回了家,并表示要结婚。这使英子不知所措。弟媳慧英和小姑子姬子好言相劝,但英子仍固执己见表示反对。为了充分发表意见,全家人展开了讨论。

第5集

  英子因女儿婚事心情沉重,加之家务事繁忙,结果闪了腰而卧床不起。弟媳慧英无奈接过所有的家务。小姑子福姬贪吃的习惯惹怒了老母,连父亲也发话让她减肥。

第6集

  炳烈尊照岳父母旨意要妻子减肥,没想到被妻子赶出门外,他不得不住进旅馆。福童闻讯后火冒三丈,他要当着受气姑爷的面狠狠地教训自己的女儿。英子为女儿婚事伤心透顶,丈夫等人好言相劝均无济于事,慧英和福姬见此状不得不改变态度站到英子那边。

第7集

  恩京的婚事遭到其母亲的反对,致使男方得了相思病。媒人赶来苦口婆心相劝,始终未能改变英子的初衷。恩京本想和母亲抗争,但终究不敢和家人决裂,她不得不向男方表达了母亲的意思。福姬遭父亲训斥后一时下不了台,但在母亲和哥嫂的关怀下改变了态度,这使一贯受气的丈夫很吃惊。

第8集

  英子的长女尹京正为乘出租车丢书事着急,一个叫浩俊的青年来电话说明了下落,但他们几次相约均落空。英子的小女儿秀京是个风流女性,她刚刚被哈佛的男友抛弃,又与尤烈哥和敏基两人有了交往。两个男友间还有了醋意。天冷了,全家人为腌白菜忙翻了天。

第9集

  由于全家人做泡菜过于劳累,慧英的儿媳正花开始感冒发烧。正在外打高尔夫球的炳烈被家人匆忙叫回,他对病号做了处理。老爷子福童召集全家人搞慈善捐款,教导子女不要忘记帮助家人。他立下规矩要后代继承这一传统。

第10集

  福童的二儿媳慧英干家务一个劲叫苦,还对大嫂表示不满,英子一气之下不让她干活,她要带着女儿们支撑起家务。这时,正花病情加重欲住院,姑父炳烈帮助摆脱了危机。英子的小女儿秀京约敏基和智娜进咖啡屋,她要当着情敌的面夺回敏基,不料敏基逃跑。英子做噩梦,担心大女儿尹京变成大肚子。因为她经常叫着要独身。

第11集

  秀京为夺回男友敏基做了很大努力,但均未成功,因为她感情不专一。炳烈热心为尹京介绍了一名男友,全家人热衷于促成这门婚事。但后来弄清他是臭名昭著的花花公子,全家人的心全凉了。

第12集

  秀京纠缠敏基摔伤了腿,敏基将其送回家。秀京全家责怪敏基不忠诚,敏基不得已说出真情。炳烈从医院带回新的信息:一是主治医生和弟弟要相亲;二是上次相亲者为花花公子不属实,对方正想靠法律澄清事实。秀京和拾到失物的浩俊终于见面了,但由于秀京的傲慢,不得不中途散伙。

第13集

  新年即将来临,爷爷福童办了很多年货,这可愁坏了二儿媳慧英。为了争取患感冒的正花能干些家务,她和自己的儿子发生了口角。恩京相亲失败了。现在,三姐妹均为各自的婚事发愁,爸爸丰秀只得开导她们。

第14集

  除夕之夜,全家人欢聚一堂。爷爷福童衷心感谢子女们的团结合作精神,他感到非常幸福。丰秀的妻子英子传过来消息,说他弟弟和妻子关系冷漠,正想离婚。丰秀急忙找弟弟谈话,不许他乱来。刚刚得到消息的老父老母也赶来,他们要狠狠教训这个不争气的二儿子。

第15集

  福童老俩口严厉批评了次子,令他今后再不准提“离婚”二字,直欲将其关入地下室反省。事后,慧英欲淡化这件事,并埋怨英子扩大了事态。秀京和敏基来往较为频繁,智娜受冷落使敏基感到不安。

第16集

  大年初一,儿孙们偎在爷爷、奶奶身边表演节目、互相拜年,全家人十分和睦。一件意外事情发生了:福姬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弃婴。一直没有孩子的福姬认领这孩子是理所当然的事,可是福姬不肯认领。为了确定孩子的未来身份,福童召集全家人展开了讨论。

第17集

  全家人一致认为,弃婴应由福姬和炳烈抚养。但福姬还不太情愿,她必须接受实际锻炼。秀京和智娜争风吃醋,结果敏基突然失踪了,她们只得四处寻找。慧英感到孤独、寂寞,恩京为婶婶算命,说她是理想主义者,她的心高高地飘在空中,脚也没踩在地上。

第18集

  姬子发现澡堂账本上有许多“十全大补汤”的支出,便埋怨老伴为何不去药店抓药,老伴解释去传统茶屋是为了交际。长子丰秀的新大衣又送人了,妻子表示了不满,丰秀反倒发了火。敏基终于出现了,他约秀京和智娜去咖啡厅见面,并表明了跟丰秀的关系,智娜一气之下将咖啡泼向敏基。

第19集

  福姬在母亲协助下开始带孩子,还去服装店购置衣服,不免和二嫂为生活琐事有些磨擦。丰秀的公司里资金周转发生困难,他打算挪用家里的现金贴补,而妻子不同意这种做法。丰秀则埋怨她在自己困难时得不到支持和同情。智娜出了车祸,听说是因为与敏基分手欲寻短见。

第20集

  智娜出事后,秀京受到父母责骂,他们要求女儿和敏基断绝关系。秀京按家长意思向敏基做了表示,并一起去看望智娜。智娜为“自杀”事做了解释,并表示已有了男友。浩俊主动与尹京约会,尹京冷漠的外表掩饰不住内心的真情。功课不好的智焕竟然征得家长同意去济州旅游。

第21集

  敏基对智娜的关怀使秀京产生醋意。可是,当敏基正式向她求婚时,她又显得不太积极了。福姬正为认领小孩事举棋不定,炳烈却在医院宣布妻子生了儿子。这一突如其来的好消息致使同事和亲友纷纷前来祝福,使得福姬不得不将瞎话编到底。福姬全家也积极配合严守秘密。丰秀为从家中拿出周转现金,他同意从外边买房子转到妻子名下。

第22集

  慧英对农村儿媳的不尊重引起了儿子、儿媳的反对,双方的口角使慧英卧床不起。直至熙秀从中调解、子女当面认错才算了结。秀京对敏基的求婚先是不情愿,但很快又演变成不同意,因为她不愿过门后住进婆婆家。她的想法受到了父亲的严厉批评。

第23集

  智焕突然往家里来电话,说是在外做了阑尾手术。父亲急忙驾车赶往外地,将儿子接回家。福童陪朋友外出旅游很开心,姬子怀疑老头跟茶馆女老板有什么勾当,直至弄清真相才解除疑虑。秀京和敏基约会,敏基向她介绍了家庭的真实情况,使她的心豁然开朗。浩俊带尹京看病打动了她的心,她突然向家人宣布,她要结婚了。

第24集

  秀京带敏基来家拜访,全家七嘴八舌像炸了锅,现在秀京的婚事将走在前边,这使恩京心里很不好受,她甚至喝醉了酒。恩京的父母和姐姐不忍看见这局面,他们正积极想办法。福童感冒病倒了,老伴感到郁闷,但没说出原因。

第25集

  福童家的男人们没按规定早上去爬山,这使福童很气愤。他把膝下儿孙叫到身边训斥,大家互相推御责任,只有老大丰秀急忙检讨。浩俊受尹京之托,为她妹妹恩京找了一个电子公司的科长,双方见面均还满意,就连浩俊也觉得恩京很漂亮。秀京穿起超短裙去见未来公婆,她自我感觉很好,但不知婆婆怎么想。

第26集

   因为老爸福童发了脾气,老大丰秀、老二熙秀和妹夫炳烈发生了口角。他们互相指责,甚至没法收场……直至炳烈主动检讨,才使事态稍有缓解。尹京不愿承认浩俊是男朋友的事实。但浩俊仍耐心等待。秀京等来了敏基母亲的态度,她说更喜欢智娜。

第27集

   智焕的一伙朋友来家作客,为了解决午餐,福童带着家里的男人们和智焕的朋友去了茶馆,女人们则留家就餐。可是,由于没上山跑步的矛盾波及到了姑嫂,大嫂英子再三请慧英出来吃饭,可就是请不动,她不得不拉慧英以上街买东西为由出去谈。姬子听说老伴去了朴女老板的茶馆,她又起了疑心。

第28集

  福姬的儿子即将过百岁,全家人都在商议如何好好庆贺。最后决定由两位嫂子出面张罗,筹办一批食品送给塔谷公园的老人,这是一个最有意义的活动。丰秀为公司资金周转受阻而发愁,难免与不知情的妻子有磨擦。老爸福童看出了儿子的难处,偷偷给他现金以解燃眉之急。秀京主动登门见敏基妈,希望她改变态度主持与敏基的婚事。

第29集

  炳烈和福姬为儿子过百日生日做了最有意义的庆贺。哥嫂们亲自前来祝兴,为公园的众多老人服务,使夫妻俩十分感动。尽管炳烈因疏乎忘记安排照像,但也有人临时补缺,使这次活动十分圆满,只是尹京不太高兴,因为她不愿男友浩俊当众亮相。本秀借父亲钱买了30坪房产,公司资金运作解决了。

第30集

  福童憋在家里没去茶馆,但没完没了跟老伴老茬,把她折腾得够呛。浩俊与尹京的恋爱毫无进展,便主动登门拜访,全家人待他十分热情。可是,当尹京回来时却想把他赶出门。敏基母亲本来就不愿意将来儿子听儿媳摆布,现在又听说秀京不会干一点家务,更是心凉半截了。

第31集

  姬子再三动员老伴外出散心的事始终未成,便留下来与之谈心。她回忆起当年艰苦岁月的恩爱,希望老伴珍惜今天的幸福。英子三个女儿的婚事各有所难,长女尹京不顾男方的诚意和全家人的劝说,彻底回绝了浩俊的求爱,二女儿恩京由此也担心自己的恋爱受影响,因为浩俊是媒人,小女儿秀京则因不爱干家务而动员敏基一起单过,自从母亲批评后才改口。

第32集

  姬子再三动员老伴外出散心的事始终未成,便留下来与之谈心。她回忆起当年艰苦岁月的恩爱,希望老伴珍惜今天的幸福。英子三个女儿的婚事各有所难,长女尹京不顾男方的诚意和全家人的劝说,彻底回绝了浩俊的求爱,二女儿恩京由此也担心自己的恋爱受影响,因为浩俊是媒人,小女儿秀京则因不爱干家务而动员敏基一起单过,自从母亲批评后才改口。

第33集

  对于尹京无数次的回绝,浩俊仍不死心。经过他的再三开导,尹京突然哭了,她讲述了自己初恋时所承受的一次沉重打击……夜深人静,已酒醉的尹京被浩俊背回家,家里人见状尚不知出了什么事,爷爷便认定浩俊沾了孙女的便宜,并欲将其关进地下室。

第34集

  自从英子大嫂教训了一下慧英,慧英一直感到憋气,一天她竟外出没回家。姬子一直和老伴闹别扭,据英子所见,公公和茶馆女老板可能真有点意思。敏基母亲约秀京过去谈话,言谈中透露了对秀京的不满。恩京喜欢算卦,她刚刚给对象算了一个不吉利的卦,想让对象听听是否灵验,结果出了乱子。

第35集

  慧英心里一直不痛快,她对大嫂有意见,又感到丈夫冷冰冰。为此她常独自出门散心。恩京的对象喝醉了酒,他们的约会不欢而散。虽然过后男方表示了歉意,可是恩京对他已失去了兴趣。敏基母亲认为秀京不像一般姑娘温顺,她不同意他们的婚事,但迫于儿子的压力也没办法。浩俊向尹京简单告别后便出差去夏威夷了。

第36集

  敏基母亲对秀京约法三章,希望她做个好媳妇。秀京勉强答应了条件,并促成了双方父母见面。浩俊托人送来了贵重礼品,尹京先是拒绝,后经长辈们劝说才收下。恩京和男友解除了误会,原来男方命相很好,是她算错了。

第37集

  英子自从见了秀京婆家,心里一直不是滋味:一是他们打扮那么华丽,似乎有点吓唬人;再则对方一个劲挑秀京的不是,不如看不上眼就算了。其实,敏基父亲更看重秀京长相,认为其它可以调教。姬子对老伴的行为再也不能忍耐了,她要把老伴赶出去。

第38集

  福童即将被赶出门,但他还不知因为何故,直至老伴说在电视里见到了他和茶馆女老板的镜头,他才恍然大悟。福童再三解释,但老伴就是不饶,他只得收拾行李准备出走。次子熙秀尚不知家中出了大事,他正和妻子谈心,在烛光映照下别有情趣。妹妹福姬赶来报告消息,他俩才如梦初醒。

第39集

  长子丰秀将父亲送进旅馆,并做了简单安顿。他遵照父亲的嘱托:不跟弟妹们谈吵架的真正原因;不能说爸爸是被赶出家门的。尽管弟妹们有多种猜测,但丰秀始终坚持原则。次日一早,丰秀又安排爸爸搬进新购的别墅的准备,福童真的要跟老伴分居了。

第40集

  长子丰秀向母亲报告说父亲住进了别墅。父亲方面由大儿子照着,母亲姬子由大儿媳陪伴。尽管子女们对他们努力劝说,但双方各执己见,谁也不肯退让。突然,福童回家向老伴要澡堂账本,又掀起了新的矛盾……秀京单位专门给了假期,她可以全身心接受母亲调教。恩京与男友的恋爱在发展,对方已提出求婚。